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性奴训练学园】(第四十九章)奖与惩(上)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性奴训练学园】(第四十九章)奖与惩(上)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性奴训练学园】

作者:Capricandy
2021/7/22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15,124

***********************************

  最近台湾疫情肆虐,一直忙到没时间写文,很不习惯上班一整天口罩都得戴
着,回到住处时都已经像是大脑快要缺氧般昏昏欲睡。然后这一章是奖与惩的上
半篇,下一章算是安安学姊的重要时刻了,知道很多读者喜欢这角色让我描写时
压力山大啊,另外也会额外释出一些设定补遗。连我都不得不承认这是有生之年
系列了……

***********************************

  前一章节:(第48章)「大学姊」的故事(thread-8903694-1-1.html)

***********************************

           第四十九章、奖与惩(上)

  「……朝会结束!接着进入今天的『公开处罚』环节。各班级小贱奴先由辅
导长整理队列,带往后方空地前集合。」

  「!!」一听到「公开处罚」四个字,刚刚听着Julic教官的故事及我
们还有机会因为晋升学园教官而免除性奴的悲惨命运,想象着Julic教官这
一路历程与对那微薄的希望憧憬而出神的我,才想起自己是要被公开处罚的,狠
狠被拉回到现实。

  排在我旁边,同样要被处罚的红屁屁,此刻也同样显得有些紧张,我迅速扫
视了四周,想寻求同样要被公开处罚的同学,以寻得心中一丝安定。

  不过,当我望向一个熟悉的身影时,内心却像是被注射了最强的镇定剂。虽
然因为被其他人遮掩,她又是排在第一列左数第二位的位置,所以我看不到她的
脸,甚至只勉强能看到一点背影,但还是能马上认出她是谁,内心也从原本的紧
张恐惧变得激动兴奋起来。

  此时,我们的两位辅导长学姊,也开始引导我们准备移动。

  虽然我们理应维持整齐队列朝目的地行步,但是毕竟不像朝会集合那样严阵
以待,在移动过程中如果没有太过零散或是落队太严重,辅导长们也就没太多意
见了。因此,我得以抓准机会,朝着她的方向靠过去。

  然后,在我走到她旁边时,她也发现了我,先是一阵惊讶不敢置信,随即确
认我们两个戴着同一颜色的项圈,脸上的表情旋即转为欣喜。

  「莉莉?!妳也是『小贱畜班』……唔……」晴晴发现我后,激动地说着,
但是这种说法就好像骂到我是小贱畜一样,发现自己说得不妥适,吐了吐舌头,
尴尬羞红着脸。

  「是啊,我是小贱畜的嘛。」我幽默说道,化解了晴晴的尴尬,她依然有点
不好意思地轻声说道:「我也是。」

  顿时,自报班级「小贱畜」似乎也不再是那么难以启齿的事了……

  明明昨天才刚分开,明明距离上次采买物品后的分离都不到12小时,但是
我此刻就彷佛有千言万语想跟晴晴聊,不过我还没开口,就先被其他声音打断。

  「晴晴。」小可的声音也从我后方传来,「能跟妳同班,真是太好了……」

  「小可!」晴晴像是看到好久不见的朋友一样,热情地扑上前去给了小可一
个拥抱,娇小的小可,穿着舍监配给她的,上面印有卡通图案的童装,此刻被晴
晴搂抱着,更像是妹妹被姊姊抱住一般,但是原本应该是充满温馨的画面,却因
为晴晴上半身只穿着一件胸罩,下半身穿着的热裤裤管又是只到腿根,这种过度
性感到不宜穿出门的打扮,使得小可原本应该很单纯可爱的小女孩形象,在此拥
抱一幕也染上一丝诡挶的淫靡氛围。而且,小可脸上的愁容,也不像是童贞年纪
的小女孩应该有的。

  「啊……抱歉!」发现小可表情异样,晴晴猜想是自己太忘情拥抱小可,导
致她感到难为情,便赶紧松手解释道:「因为没想到还能跟妳还有莉莉一起同班
……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三个人聚在一起了。」

  「没事……」小可淡淡地说着,转身继续跟其他同学一起,朝公开处罚的集
合地点走着,晴晴跟我也都随后跟上。

  「莉莉,能在这里看到妳跟小可,真是太好了……原本我跟其他室友都不同
班,走来朝会的路上遇见了萱萱跟小芬,她们也都各自不同班,本来担心大家都
要分散在各班了,却没想到可以在这见到妳跟小可。」晴晴跟我加快脚步要赶上
小可时,边小声向我说道。

  「我也是,晴晴,很高兴还能跟妳当同学……」我说道,面对自己即将被公
开处罚的羞耻与紧张,似乎也缓和一些了,「不过……那个讨厌鬼也是……小贱
畜……」

  「那个婊子……真是阴魂不散……难道,你脸颊红红的,竟是她打的吗?」

  「唔……不是啦……是刚刚我违规被辅导长学姊打的……」虽然确实跟讨厌
鬼有关系,但是我看到晴晴似乎想替我抱不平,怕她跟讨厌鬼吵闹起来反而受到
处罚,赶忙解释道。

  听到我是被辅导长学姊们罚挨巴掌的,晴晴有些欲言又止,像是想问我原因,
但还是忍下声来,而是伸手轻抚我那还有点疼的脸颊,顿时之间,我刚才所受的
委屈也消解许多了。

  在我们言谈之际,也差不多已经走到了集合地点,毕竟只是相隔数十公尺的
距离,但是看到铺设好的毯子跟软垫,想起要在晴晴、小可、其他姊妹们,甚至
全一年级的同学围观下被处罚,内心的羞耻感再次爆棚,刚才那段彷佛走上死刑
台的路,才彷佛变得走了许久。

  话说回来,我都还没跟晴晴说到要被处罚这件事,毕竟是为了那种事,就像
早上引起同寝室友芯芯反感一样,我也担心让晴晴知道,我其实曾经在她熟睡时,
在她身旁偷偷手淫一事,会不会也同样难以接受,但是纵然难以启齿,我还是应
该先稍微说点什么……

  「晴晴,其实我有一件事想跟妳说……」我压低声量只让晴晴听到,晴晴也
好奇地望着我,让我更不知道从何讲起,「其实我……」

  「小贱畜班要被公开处罚的同学现在出列。」面面学姊的声音从队伍最前方
传来,在Apple学姊负责整理我们的队伍,变成四列横队,与其他班级的同
学合并围绕成一个环状包围中间用毯子铺好的处罚台时,我们这些要被处罚的,
也要出列上前,等待着被围观自己受罚的命运了。

  「呜……」

  「莉莉,怎么了?妳想跟我说什么?」虽然那些要受罚的同学们都开始往前
靠了,晴晴却没半点兴趣看向她们,这是我们一贯的做法,虽然公开处罚时刻意
转头不看,被发现很可能轮到自己遭殃,但总归那些受处罚、被围观的,是那些
跟我们一样的同学们,在开始处罚前,我们其实都会尽量不去看她们走上台时的
窘迫模样,让她们心里好受一点,也避免对上眼时的尴尬,但是此刻的我被晴晴
关切的眼神盯着,反倒更加难堪。

  晴晴大概以为我是要跟她说刚才为什么被辅导长打巴掌的事情,所以格外谨
慎耐心地等待我说明响应,但是瞧见我的脸色越来越差,她也跟着不安起来。

  (呜……怎么办……该怎么开口……)我偷瞄一眼前方,包含红屁屁在内的
几个要被公开处罚的同学,已经陆续出列了,我怕再耽搁下去,到时又要吸引注
目,万一错过出列上前的机会,错过这次的公开处罚,不晓得又会对后续产生多
少麻烦。

  「莉莉?」

  「呜……」我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虽然我只要简单说一句「我要上台
接受处罚了。」晴晴应该也不会追问或阻拦我,但如果只是这样,最初还不如别
开启这话题;我应该跟晴晴多解释些什么,至少让她先知道我被处罚的原因,但
是像那种「我在妳们睡觉时偷偷慰慰被抓到」这么羞耻的事情,又怎么开得了口,
就算想解释清楚,现实也不容许我有太多的时间说明了……

  「还有要被处罚,尚未出列的同学吗?」几个班级的辅导长学姊们都在大声
重复着确认,甚至有几个刚才听到我要公开处罚的同学,也一脸狐疑地转头望着
我,我也没有时间解释了,此时晴晴殷切紧张的神情,反而让我感到进退两难。

  「晴晴,莉莉是想跟妳说,她要被处罚了。」此时,排在我们前头的小可,
注意到我这边的尴尬处境,直接代我说了出来。

  「咦?」晴晴吃惊地望着小可,又望着我。我只敢低头看着地面,既不敢望
向晴晴,也不敢瞄向小可。看样子,刚才我跟菲菲的争执,是有被小可看到的…

  晴晴在惊讶过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小可已经继续说道:「莉莉,妳先赶
快过去吧……耽搁了可不好,详细的事情我再帮妳告诉晴晴。」

  「唔…谢谢……」我有点尴尬地向小可道歉,明明之前还是好朋友,但是昨
天吵过一架后,这还是她第一次跟我交谈……却是为了这种事……

  「不用太紧张……上去后会有人指引妳怎么做……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
小可继续安抚着我说道。实际上,在幼奴时期,我们寝室也只有小乳头因为来不
及上完厕所,受过一次公开处罚,但是小可在这五周内,大概就因为同样原因受
了至少两、三次的公开处罚了……

  我一想到这一点,又回忆起之前露露说过,小可因为替我抱不平,反而被室
友们联合排挤,甚至轮到她最后上厕所时,她们都会故意把时间用到所剩不多,
让小可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只能因为来不及上厕所受到处罚……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跟小可忏悔的时候了,既然我跟小可算是吵完后重新破
冰,应该很快也能和好如初了,到时我再多想点法子弥补小可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踏上前去,想起小可平白所受过的屈辱与欺凌,我自
己犯的错误,就该由我自己承担,也不可以再却步了。

  我最后经过的,是菲菲的身旁,她故意别过脸不看我,但是不知何时钻到最
前排的她,似乎早就准备好看我的好戏了……

  「妳在搞什么?拖这么久才出列?」在班级队伍前面负责召集我们这些要受
处罚小贱奴的面面学姊,看我姗姗走出,有点不悦地一手拉住我一边说道,并直
接将另一只手伸到我的屁股后方,将我的裙子撩起来,确认我的屁股上是否有贴
纹身贴纸。

  「好了,把裙子脱下来吧!」面面学姊确认无误后,放开双手说道。

  「呜……是……」我颤抖着声音响应道。

  除了第一次朝会后的公开处罚,是本来就还没有制服可穿的全裸状态,之后
的公开处罚,受罚的幼奴们虽然原本穿着的制服裙子脱下来,一来是确认贴在屁
股上的公开处罚的标签贴纸,二来是要在没有布料遮挡下,让学姊每一下的手掌,
都准确地搧打在幼奴学妹们的屁股上。

  不过,今次的我们,状况跟之前略有不同,因为衣服是随各个舍监高兴发给,
每个人穿的都不一样,所以虽然同样要我们露出屁股,但是有的人是脱裙子、有
的人是脱裤子,就连裤袜也同样不得幸免,更惨的是有人原本穿着连身裙,结果
要整件都脱掉的……

  不像以往午课时大家一起忙着低头脱,而是第一次在众人环顾之下,因为要
被公开处罚而宽衣解带,这种感觉完全不同,我也在此刻认知到,小可跟其他这
样受到公开处罚的女孩们,在台前脱衣服,是多么羞耻屈辱,恨不得找洞钻的羞
人之事。

  然而,这还只是羞辱的前奏而已,我脱下裙子,折迭整齐摆好之后,跟着其
他一样光着屁股等着受罚的同学们一起,在毯子外围同样围绕成一圈跪候唱名处
罚,不过我们不是一般的跪坐姿,而是得以大腿与小腿呈九十度的罚跪姿,面朝
外,与站在圈外的同学们面面相对。

  这样的跪姿下,被同学们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屁股及上面的标签贴纸,而是从
无毛的耻丘开始往下的前半段外阴部,当然伸手遮掩是不行的,甚至我们罚跪教
育下,双腿还得打开来而不是并拢的,导致要想夹紧双腿掩住阴唇部位都办不到。

  我们接下来就必须这个样子,等待被一一唱名,朗声念道自己被处罚的原因,
以及要被处罚的内容,并且在全部同学环视下接受处罚……

  不过……不知是否因为跪在前面,太过紧张的错觉,总觉得这一次跟以往几
次相比,等了非常久都还没有开始,甚至以往应该会在我们围成的圆中间巡视我
们的标签内容,并担任主持公开处罚活动的Julic教官,似乎也还不见踪影
……

  而且,原本主要应该只有一年级的同学,偶尔会有一些二年级特殊班的同学
在旁边围观,但是这次基本上二年级的特殊班学姊们也都围拢过来(可惜我这角
度没看到梦梦学姊),甚至还有不少助教们也都朝这里聚集……之前有这样子吗?

  因为幼奴的保护禁令消失,我们也已经像学姊们一样,随时都有被侵犯、使
用的可能,这样的改变,使得原本已经较可以接受在男人面前裸露下体的我们,
面对助教们的靠近,又感到恐惧与不自在起来,甚至开始担心公开处罚会不会也
跟被使用有关……

  助教们似乎来得是越来越多,我因为不能左右张望,只能看到其中一角,但
是从我这边看到的,靠过来围观的助教与一年级同学们的人数比例来推测,恐怕
所有到此观看的助教人数,还要比一年级同学数的三百位还要多上至少半倍以上。

  面对这么多的助教,一脸带着让我们不明所以的诡异淫笑与兴奋表情,我们
几个向外望的待罚者以外,也发现其他观看的同学们,也因为助教的围聚,也开
始躁动不安起来。

  忽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助教们鼓噪的欢呼声,随即几乎所有的助教都望
向最初鼓噪欢呼的方向,并开始像是喝采一样大叫起来。

  被这场景突然吓到的同学们不在少数,但也难掩好奇地纷纷朝着跟助教们一
样的目光看去,而我也终于抓到机会,跟着偷瞄了一眼,却只见Julic教官
朝这边走来。

  (呜……终于要开始了……)因为只是匆匆一瞥,不敢偷瞄太久,所以只看
到Julic教官走来的我,还以为那些助教们对着她喝采的原因,是因为公开
处罚的活动终于要开始了,但是直到Julic教官靠近,我才发现跟在Jul
ic教官后方走来的,二年级特殊班的优等生,安安学姊……在场男人们鼓噪的
真正原因……

  我想起,芊芊曾说过安安学姊要被奖赏,但是似乎也没问起她被奖赏的原因
跟内容,不过这样一个全校风云人物,任何一件举手投足之事都能引来众多助教
们的关注,似乎也那么能理解了。

  Julic教官走到公开处罚台前,帮安安学姊安插个空位,像我们一样跪
着面对观众们,跟我们的罚跪跪姿不同,她是可以以比较轻松的跪坐姿态,不过
她原本就几乎什么衣服都没穿,反倒在双乳的乳头处拴着一条金光闪闪的炼坠子,
在她的双乳之间闪烁摇晃着。

  「各位贱奴们,今天的『公开处罚』跟以往会有点不同。实际上,这一个环
节,正式的名称应该是『公开奖惩』,除了处罚违规的贱奴之外,也会嘉奖、表
扬一些达成成就的贱奴,只是受罚的奴多、受褒奖的少,对于一年级的小贱奴们,
妳们或许还是第一次遇到过。就连二年级的资深贱奴们,今天的公开表扬环节也
跟以往不同。今天这一位二年级特殊班的女奴,安安,已经被主人买下,并且今
天要接受的,是来自于主人的奖励,而经过协调校方也同意了这项提案,待会公
开处罚结束之后,会先在此进行公开表扬,而实质的奖励也会在日后颁发给这位
优秀的女奴……」

  (呜……)果然就如同晨洗前芊芊跟我讲这件事时我的想法一样,芊芊虽然
认为安安学姊也跟我一样要上台,可以陪着我,但是奖励跟处罚根本是完全相反
的两件事,怎么可能安慰得到我,甚至这样一比较,我们这些做错事受罚的贱奴
们只会更加不堪而已……

  「那么,首先,就先处罚这些犯了错的小贱奴们吧!」Julic教官开始
说明起流程,「待会唱到名的,答『有』之后,转身以跪姿爬到中间这张椅子上,
跪在上面跪好后,再大声说出自己的班级、贱名,自己犯的错,以及被处罚的事
项。随后旁边的助教就会依照处罚,引导妳们这些小贱奴们该怎么做。」

  「『红屁屁』。」Julic教官开始唱名,第一个被点到的竟是刚才朝会
时排在我旁边的同班同学,红屁屁。虽然我们都是面朝外,也不敢回头张望,但
是也能隐约感觉到在我左侧大约相隔四、五人左右之处,有个身影正腾挪着身子
转向,并保持跪姿向我们身后的公开处罚展示台的方向膝行。

  然后,我也只能从后方传来的声音判断,那个女孩像是移动到了那张会自动
旋转的单脚座圆椅旁,并在助教的帮助下爬上那一张椅子,并随即传来椅子缓缓
转动的机械声。

  「开始吧!」站在红屁屁身旁的助教,低声示意红屁屁开始说出自己的数据、
犯的过错及处罚内容。随即,便听到红屁屁的声音,拉大嗓门说道:「贱奴小贱
畜班……红屁屁……因为在校园随……随地……大小便……惩罚……木拍打……
打屁股……二十下……报数……请助教赐罚……」

  被迫承认自己在校园里随地大小便的羞耻罪行,使红屁屁这番话说得断断续
续的,而等到她说完后,我看到台下几个女孩子们在偷偷交头接耳,不过也不知
道是为了红屁屁被处罚的原因还是处罚的方式。

  以前的公开处罚,虽然主角都是我们这些幼奴们,所犯的多半是上厕所时间
超时,而我们平时的失禁,因为都是坐在幼奴教室椅子上,又穿着制服裙子,如
果量不多还可以偷偷处理,甚至用裙子充当抹布擦拭干净,如果没有太夸张,J
ulic教官多半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被「举发」,就不一定需要被叫上
台公开处罚……就像我的偷偷手淫一事,也是后来被举发了,才落得我必须跪在
这。

  然而,不被「发现」自己的罪行就相安无事,一旦被揭露了,被公开处罚了,
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不仅要在大众之下坦承自己的过错,而且还常会被恶意
「加油添醋」一番,就像有些幼奴明明是轮到她上厕所的时间不够,却被说成
「太多尿」;我也只是手指稍微不安分一点,却被说成「一直手淫到高潮」;红
屁屁可能也是在校园走动时,憋不住尿意而小便失禁了,长期灌肠几乎没有正常
排便的状态,更不可能随地大便。被迫承认自己像是乱便溺的女孩,只是要煽动
底下观众们的淫欲,并更加羞辱台上受处罚的女孩而已……

  不过,这些就算我们清楚,却是有理也说不清,就像我今天早上面对芊芊跟
芯芯一样,其他同学更不会愿意花时间听我们的解释,到头来,我们在这公开处
罚时留下的印象,才是最被人熟识的……

  此时,红屁屁那边的处罚似乎也就绪了。以前幼奴时都有直属学姊在旁边,
幼奴们大多都是被罚趴在学姊的大腿上,由学姊自己用手搧打学妹的屁股,像是
母亲训诫调皮的女娃一样,这样虽然不痛,但是羞耻屈辱程度却不亚于用棍子、
藤条责打……

  啪!

  「咿呀啊啊——」清脆的巨响,伴随着红屁屁痛苦的哭喊,从我的身后传来,
虽然我不能回头张望,但是看着眼前与我面对面的女孩们,惊诧地瞪大眼睛望向
我身后,也知道处罚已经开始了,而且光凭那声响,也能看得出这一下力道可不
轻。

  「有准妳这样哀嚎吗?报数呢?没数满二十下就继续这样打下去喔!」

  啪!

  「咿呜!……『一』……」

  啪!

  「呜……二……」

  啪!

  「呀啊啊……思……三……呜呜……」啪!「啊啊……四……呜呜呜……」

  我们幼奴时期,虽然有可能像这样公开处罚时被叫上台让学姊搧打屁股;虽
然有可能在课堂上因为答不出问题被叫上讲台用棍子或藤条打屁股;甚至计上因
为让助教或舍监生气而直接挨耳光,但是这些经验加起来,都没有此刻红屁屁在
上面挨板子的力道,或者说这已经不是怜香惜玉的人能下得了手的力道了。

  啪!

  第五下下去,红屁屁已经没有之前哀嚎的那么大声,更正确的说法是,她已
经哭哭啼啼,难以再有力气号叫了。

  「如果报数中断了,就要重新来过喔!」

  「呜呜呜……五……」

  啪!

  ……

  大概打到第八下时,红屁屁已经痛到连哭都没力气了,只能虚弱地时不时抽
咽着答着不是很清楚的报数声。我也按捺不住,偷偷转头瞧着红屁屁受刑现场…

  因为这次没有学姊坐在椅子上,红屁屁是肚皮贴着椅座,整个趴靠在那缓缓
转动的椅子上,而且她的双手双脚似乎被铐在了椅脚处,使她只能维持这个姿势,
完全无法闪避或遮掩。

  负责处罚她的助教,手上拿着的木板,不仅有男人手掌般粗细,长度也大概
有半个手壁长,就连厚度恐怕都有一个指节厚,被那样的木板打屁股,与其像是
学生受处罚的挨打画面,恐怕还比较像古代审问犯人时所用的「大板」,被这样
的木板,没有任何布料地打在女孩娇嫩的屁股肉上,也难怪平时也同样常常挨打
的红屁屁,竟然会撑不住。

  挨打不是连续的,而是每打一下都会停一会,刚开始我还不明就里,以为是
让受罚的女孩可以稍微有喘息的空间,但是当我偷瞄着助教刚打完第九下,才明
白了为什么……

  因为椅子一直在转动,所以趴在上面的红屁屁,那正被罚挨板子的屁股,也
像是原地画圈一般,环绕着展示给外面围成一圈的所有女孩们看清,而助教像是
有意要展示得更清楚一般,也配合着绕着圈子,并且在不同的角度时打给不同的
同学们看,也因此,台下的女孩们不仅目睹红屁屁挨过打后的屁股变成怎么样,
也有机会直接目击助教的木板打在红屁屁的瞬间……

  ……

  啪!

  「……十……十九……」红屁屁的处罚已经接近尾声,但是她连报数都已经
有气无力了。

  「喂喂喂!大声一点,不然这下不算,妳可要从零开始数喔!」助教说着,
「好心地」又用手上的木板拍打着红屁屁那已经惨不忍睹的屁股唤着她。

  「咿呜……十九……」

  「嘻嘻!最后一下了喔!」

  啪!

  「啊啊啊啊——二……二十……」

  终于捱完了最后一下,红屁屁也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消了下去,整个软瘫
在那兀自转动的椅子上一动也不动。

  助教并没有马上帮红屁屁松绑,而是将右手戴上一个手套,并拿出一个小药
罐,挖取了一大块药膏,搽在红屁屁那满是瘀青,像是随时会皮开肉绽的屁股上,
使得原本得以喘息的红屁屁又痛得哀嚎起来。

  我们都清楚,那药不仅不是帮红屁屁治疗伤势,甚至还会延后屁股被打到瘀
青、红肿的屁股恢复的时间。

  「妳可以回去了,直到下周一之前,除非获得教官特别批准,否则妳下半身
必须赤裸一周,裤子、裙子,甚至会遮住臀部的丝袜或洋装都不准穿,让大家看
看妳挨打的屁股。」

  助教终于解开了红屁屁的手脚拘束,放红屁屁下来,痛到快要无法走路的红
屁屁,还是被其他助教一边一个地「架」下台去,途中经过我身旁,刚好让我能
瞥见红屁屁那被打得不成臀样的屁股,不仅肿胀了一圈,原本应该映在上面的棍
痕变成一整片的瘀青,紫一块黑一块,几乎看不出屁股原本皮肤颜色,也不是以
往叫上台处罚后的「红屁屁」,反倒成了「黑屁屁」或「灰屁屁」了……

  这还只是第一位接受笞打处罚的同学,其实红屁屁挨打的过程也才不过几分
钟,但是因为太怵目惊心,不仅对红屁屁本人像是度秒如年,还跪着等待同样受
罚的女孩们也同样煎熬痛苦。助教已经叫了第二位女孩,她似乎又是犯了未在规
定的时限内上完厕所,而被罚十下板子,虽然只有红屁屁的一半,但是也总归难
受了……

  对我来说,不晓得该说是庆幸还是不幸,我是因为睡觉时偷偷手淫……到高
潮(虽然没有实际高潮)……而被处罚也不是要被打屁股,而是要「公众手淫」
……这样或许不用像那些女孩痛到涕泪纵横,但是其他女孩所犯的过错,很多根
本不由自己能控制。而我的处罚却全是咎由自取,原本就已经被莫须有安了一个
「会高潮到昏睡过去」的ZZ罪状,如果要在这之上再被挂上「半夜睡觉时偷偷
手淫」,处罚还是「如愿」公众手淫给大家看,那会再被多少同学,多少女孩,
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好一阵子,已经可以预见的了。

  「ZZ。」

  (哎?)虽然早已有随时会被点到名的心理准备,但是突然被叫到名字时,
我仍无法控制地一阵剧颤,幸好我在被进一步处罚之前,赶紧回过神来,答了声
「有!」跪爬出列。

  此时,在台前围成一圈等待接受处罚的女孩,已经从原本二十人左右,到现
在剩约六、七人,但是在我前面的,有因为失禁或没准时上完厕所被打屁股处罚
的,有没跟助教或其他人请安或回答而被罚搧耳光处罚的,但是还没有人像我一
样,是要因为自己的淫荡下贱,而被罚更下贱地当众手淫处罚的,可想而知,我
的处罚一定也会备受关注……

  从我原本跪着的地方到摆放旋转圆椅的短短距离,虽然感觉好像很漫长,但
实际上我很快便爬到了。在椅子旁边辅助我们公开处罚进行的助教,也指引着我
爬到椅座上呈跪坐姿态,并且启动了椅子转动的机关,我身下的椅子便带动着我
开始圆地旋转了起来。

  「嘻嘻,终于轮到妳们这些会背地里乱搞的淫乱女了。」助教在刚才看过我
屁股上卷标文字内容后,便一脸色瞇瞇地说:「待会可要大声清楚地说出妳的淫
乱行为,还有要接受的处罚喔。」

  「呜……」听到助教这样说,似乎暗示着在我之后的这些还没处罚的同学们,
也都跟我同样是偷偷自慰被抓到,才要受到公开处罚了,这样让我的心情稍微好
了点,但是我成为第一个被昭告如此变态罪行而受罚的淫乱女,仍然是无法改变
的事实了……

  跪坐在高椅上,随着椅座转着圈子,让我能更清楚地看到下面围绕成圈的同
学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同学看我的表情似乎还有些轻蔑,但是大多数还
不知情的女孩们,对我也是投以怜悯同情的目光,而我也看到了站在一起的晴晴
跟小可,她们看我的表情更是充满担忧,我不确定小可是否有先跟晴晴说明我是
犯了什么过错而被处罚,但是我宁可在我昭告全校,自己曾经在她身边躺着时偷
偷手淫这件事时,是背对着她们,可以不用跟她尴尬的眼神对上……

  「贱奴……小贱畜班……ZZ……」我挑上了背向晴晴与多数跟我戴着相同
颜色的同班同学时的时机点,深吸一口气说着,「因为偷偷手淫……处罚……手
淫……五次……高潮……」

  我说出这番话时,已经羞愧到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了,即使低着
头不敢望向台下,都能隐约感觉到那些原本对我投以同情目光,以为我跟前面几
个女孩一样受此冤枉之罪责,却不料听到我自己承认是自己偷偷手淫所致,那些
同情的目光也似乎转为鄙视厌恶……

  不过,尽管这样已经够让我难受,助教却显然对我这样的自述颇为不满。

  「喂喂喂!妳讲这样子谁听得懂啊?是不晓得自己的屁股上写了些什么吗?
要我点名台下一个同学上来帮妳念出来吗?」助教自己就在我旁边,却故意不直
接念出来,还扬言要找其他同学上来帮忙,一想到万一成真,害得无辜的同学因
我被叫上台念出我那羞耻的淫行,我大概在她以及其他同学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了
……

  「呜……小贱畜班……ZZ……」

  「妳低着头讲话谁听得清楚,抬起头面向自己的同学,把自己淫乱的罪状当
面说给全校同学听。」

  果然,助教毕竟也经历过好几次公开处罚的现场了,我们这些受处罚的女孩
们内心想着什么,想规避什么,都完全逃不过他们的法眼……

  我只好怯怯地抬起头,与台下的同学们眼神直视,跟我低下头说出自己的淫
行之前相比,原本怜悯同情的目光已经少了许多,反倒是蔑视、嘲笑,甚至期待
看好戏的眼神多出不少。

  (呜……随便妳们了……想看好戏就看个够好了……)我自暴自弃地心想着,
虽然内心还是充满恐惧与羞耻,但是既然明白自己避不掉,看到那些同学们的嫌
恶表情后,有点自我放弃的我,反而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深吸了一口气,朗声说
着:「贱奴……小贱畜班ZZ……因为睡觉时间偷偷手淫……唔……高潮……」
说到高潮时我又犹豫了一下,才又接着说道:「……被罚……当……当众手淫…
…高潮……五次……」

  「虽然是『公众』手淫,不大一样……也罢,妳就先当众手淫吧,也顺便考
核妳的幼奴学习成果。」助教似乎嘀咕着什么,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寻思他所说的
意思,他就打断了我的思绪,接着说:「妳可以开始了,要五次高潮才能结束,
不快点努力可不行啊!」

  「课堂上教过妳们的手淫方式,都忘了吗?」助教看我没有动作,又补充了
一句。

  「呜……」其实不用助教提醒,我也知道我该怎么做。以前自己偷偷慰慰,
都会习惯夹紧双腿,用手爱抚豆豆时也会用手掌遮掩,毕竟是很羞人的事情,即
使旁边无人,也需要借助这样增加安全感,然而……

  我带着满心的不甘愿,却又在助教的威逼之下,变换自己的姿势。在圆椅上
摆出M字开腿坐的羞耻姿态。纵然本不愿意,但是摆成这种羞人的姿势,动作却
已如此熟练,在只有一般圆椅两倍左右的空间,还会缓缓旋转的椅子,也能很快
调整坐姿,将双脚都抬放到椅子上,也如课堂上学到的,不知羞耻地最大幅度开
腿露出小穴示众。

  这样熟稔的动作,当然得归功于我们幼奴时期的频繁练习,不管是在课堂上
面对着镜子练习,看着自己像是淫荡变态女露出私处的镜中成像矫正姿势让自己
更暴露一点;或是在放学后的寝室,学姊也让我们对着她或是彼此面对面摆出同
样羞耻的姿势,如今要摆出这样的姿势并不难,但是要当着全校同学的面这样摆
出淫荡的姿势,又看到其他女孩轻蔑的眼神望向着我,还是会不自禁双腿一夹,
但这反射动作数秒后却又缓缓张开,成为一种欲拒还迎的羞耻美景。

  然而,这样还不够,当我要将手伸向股间时,助教的声音又从身旁传来:
「妳穿着衣服,怎么手淫得尽兴?观众们的视线被衣角遮住了,又要怎么欣赏妳
手淫的模样?把衣服脱下来吧。」

  我转头看了助教一眼,也分不出自己是恶狠狠地瞪他,还是带着哀怨的眼神
乞求他,但是助教这番看似只是随口建议,我们都明白这其实是不能抗拒的命令。

  明明原本只需要撩起上衣就可以了,但是被助教这样「建议」,我也只能照
着做,真的把上衣脱下来了。

  (算了,反正也早已被看个够了,少掉上衣又算什么……)我只好一咬牙,
再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加上上台跪候唱名前脱下的裙子,还有跪爬上椅座前
脱下的高跟鞋,好不容易今早被发给的衣物,至此已全都脱个精光了。

  「哦?还想说这对骚奶子怎么这么大,原来是仪队社的啊!」等我脱下上衣,
经助教一提醒,我才想起我身上还有一件配饰,那个仪队社专属的金属乳托,而
大胸部跟让双乳向中间靠拢的矫正乳托,也成了我们一年级仪队社成员的标配,
或许同年级还有其他胸部原本就发育良好的同学,但是看到这个乳托,即使不认
识我的人也能马上认出我的社团了。

  但是,在这种场合,被认出社团可不是件好事……

  「仪队社的都这么骚贱吗?妳待会就一只手手淫,一只手揉自己的大奶子好
了。」

  「呜……不要……」我小声地反驳,但是台下的同学们固然听不见,就连助
教也不知道是真的或是故意装作没听到,但是羞耻与愧疚已经让我连大声反驳的
勇气都没有了。我也明白这公开处罚真正邪恶之处,除了我们自报姓名之外,被
揭露自己的班级或是社团,都会连带让同班或是同社团的同学们也跟着蒙羞,虽
然前面那些被打屁股的女孩们都属于非自愿地违规,其它同学都还能感同身受,
不忍苛责,但是当我一个会主动手淫的淫乱女被揭发出来,小贱畜班的同学们彷
佛都面上无光,而助教大声说着仪队社都像我这样骚贱,我更有注意到几个同社
团的同学都像是做错事般抬不起头,彷佛我这样的行为已经严重破坏了我们仪队
社的名声了……

  「还等什么?赶快开始手淫啊!记得高潮前要大声说出来,否则可不算数啊
!」助教似乎羞辱得我够多了,也要我开始我的手淫表演。

  (呜……还是好羞……)尽管课堂上、幼奴考试时,都这样对着别人手淫过
了,但是那毕竟身边还有同学一起,现在只有自己一个,在台上接受当众手淫的
处罚,还得被全校同学看着,而且前面还被助教狠狠揶揄、羞辱一番,更是让我
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始。最后,还是助教一只手不安分地伸向我的股间?我察
觉到他的意图,才吓得匆忙把手指伸向自己股间,不让他有机会「代劳」,他才
又缓缓将手收回去。

  不过,助教的手收回去了,我的手却搁在股间了,如今的我将手收回来或是
以这种姿势继续僵在那边不动作,又都显得太突兀,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
硬着头皮,开始用手指指腹摩擦、揉搓在小穴前端,藏在包皮下的小豆豆部位,
一边感受着众人的目光,一边透过手淫传来快感的刺激,直到数次高潮为止。

  跟自己私下的自慰方式不同,这样手淫的目的不是要满足自己,而是要给人
观赏的,所以除了要张开双腿,让股间清楚暴露出来之外,就连手指刺激小穴或
小豆豆,都要以不影响观看者的体验为优先,除了按压、画圆的手指之外,其他
根手指不仅不能遮掩、妨碍前方人的视线,还得尽量协助拨开其他可能会遮蔽视
线的物事,如唇瓣、阴毛(虽然我们都剃得精光了)等等,而且动作也不可太单
调乏味,除了自己习惯的自慰动作,还得多加一些变化,让观看的人更有新奇感。

  不只是负责手淫的那只手而已,我们手淫直到主人喊停之前的一切过程,每
一个细节都是取悦主人的表演,也因此,我们必须把肢体与表情的动作变化都练
到娴熟而自然。时而压抑时而忍不住发出的淫靡呻吟自然不可少;双腿在手淫过
程中摆出的开腿坐姿势随着快感袭来而忍不住蜷起的脚趾与双腿的滑动;还有时
而娇羞时而流露淫荡一面的表情等等。我们虽然还没练习到这么细节的动作,只
有在几次练习手淫表演时自然显露出乎预期的本能表现,但是当我独自手淫时,
脑海里却又想起了这一些课堂上的教晦。

  我并没有刻意矫揉做出那些不自然的行为,这在学校是不允许的,学校要我
们本质变得淫荡之后,再发自本能地,很自然地把那一幕呈现出来,而不是犹如
东施效颦般做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不过在我手淫之时,我的另一只手也按照助教
的指示,伸向我脱去上衣的胸前,抓住一边的乳房揉捏起来。

  (呜……这样好羞耻……不过,如果没照助教说的做……万一又说「这一次
不算」的话……)我一边想着,抓着乳房的手也又不自觉加了几分力道,(为了
快一点结束这一切,只能这样了……)

  在课堂上,助教及学姊们只让我们专精于小豆手淫的部分,虽然以前自慰时
偶尔会用另一只手爱抚其他敏感部位,或是用双腿夹拢磨蹭来辅助自己身体更快
进入状况,但是当要手淫给旁人看时,我们也都没有这样的胆量,所以这一次,
我还是第一次这样一边手淫一边揉乳房给人看的,我也把这归因于助教的指令及
害怕被罚重来……

  不过,我却忘了,平时都是会用抚摸、游移的方式刺激乳房增加快感,但是
当天晚上我偷偷手淫时,另一只手也是一样在抓捏着自己这几周以来异常膨胀的
乳房,也不知道是在发泄还是已经无法单靠爱抚得到足够的快感,才会变得粗暴
起来,想藉此渴求着乳房传来更多的快感……

  我并没有去想通这些,又或者是避不面对这一切的改变,但是却在不知不觉
间将抓着自己大奶子的五根手指更多了点力道,或许尽快让自己高潮结束处罚,
才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吧……

  然而,五次高潮,可不是简单就能达到的次数,甚至我来到这所学校虽然被
迫达到好几十次的高潮了,却没有像这次一样要连续达到这么多次高潮,每次高
潮前后都会消耗许多精力的我,都担心自己能不能顺利完成任务了。就算顺利五
次高潮,每一次的酝酿也都不是短短数分钟内可以达成的,尤其这次要在同学们
面前,虽然羞耻增添了屈辱的快感,但是内心的愧疚及恐惧紧张也抑制身体尽情
享受这快感刺激直臻高潮之路径,虽然我很快就让身体进入状况,但却也是持续
了几分钟后才终于在淫靡的叫床声中,当着同学的面达到一次的手淫高潮,而才
完成五分之一处罚的我,却在高潮后的余韵下开始感到疲倦了……

  (这样下去,待会一定会累瘫,甚至高潮到昏睡过去的……呜……)我「Z
Z」的名字由来,就是因为有时会在高潮中陷入昏厥的状态,才被叫成ZZ,虽
然在之后几周高潮次数多了,似乎渐渐有适应而不常发生了,但是如果遇到过度
激烈的高潮或是连续高潮次数较多时,都很有可能再度坐实「ZZ」的称号,而
现在,我就有这样子的预感……

  拜刚入学「报名」时助教故意宣扬我在前一晚被破处时高潮到昏睡过去一事,
使我不仅留下「会高潮到昏睡过去的『ZZ』」这种屈辱的称号,也让其他同学
都把我当成是即使被陌生男人实质强奸失身也会爽到高潮之淫乱女。后来,我也
在几次课堂上或是生活上,可能因为受到太过强烈的性快感刺激,几度爆发高潮
后陷入小昏厥的现象,但每次都靠着学姊跟姐妹们帮忙实时叫醒我,也会帮我掩
饰,才没有被其他同学察觉而又引发骚动,甚至就连我「会因为高潮爽到昏睡过
去」的淫乱罪名也渐渐获得平反,越来越不受其他同学们的关注,我介绍起自己
的名字ZZ也不再会跟高潮昏厥的淫乱形象联想在一起了。

  但是如今,学姊跟其他姊妹们都不在,我也被迫要在这么羞耻屈辱的状态,
达到多次高潮,绝对会再故态重萌昏厥过去的……该怎么办……虽然可以跟旁边
的助教或Julic教官求救,但是以她们的个性,必然不会同情怜悯有着高潮
昏厥的我,甚至助教还很可能藉此大做文章,把我这种羞于启齿的形象渲染得更
加色情不知羞耻……

  (算了,妳们要看就看个够,要说就说个够吧……)我只能自我放弃地这么
想着,孤立无援,而且又是因为私下手淫被处罚,我也没指望得到其他同学们的
理解,反正除了我身边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们,其他人早已把我说得有多难听了?
就算我在这公开处罚台的台上,手淫高潮到昏迷过去,也是被叫作ZZ的我本就
应该要有的模样……

  话说回来,虽然我高潮会昏睡过去的事情早已传开了,但是实际亲眼见识到
的同学却不多,这一切都是学姊跟姊妹们的帮忙,而今看来是无可避免的,得在
所有同学面前表演自己高潮昏厥,让她们见识到「ZZ」的本事了……

  我鼓起勇气,拖着疲惫的身子,再次将手指伸向刚充血肿胀到现在还没消肿
的小肉豆,准备开始另一轮刺激,达到五次高潮处罚的第二次高潮……

  「可以了,先到此为止吧。」让我讶异的是,Julic教官竟开口制止了
已经豁出去的我的动作,笑着说:「处罚是要『公众』手淫的喔!虽然就这样让
妳当众表演五次手淫到高潮也可以勉强算数,但是要这样高潮五次也要不少时间,
总不能让妳霸占这个公开处罚台太久,后面的流程都要耽误了。」

  (唔……)又一次,教官提到了我正确的处罚名称「公众手淫」而不是「当
众手淫」,但是同样没有给我太多的思考时间,助教就把我从圆椅上面赶下来,
让我可以不用再当众展示自己手淫的羞耻模样,这也让我感到十分意外。

  不过,虽然我的手淫处罚暂停,但似乎还没有结束,虽然我被赶下圆椅,却
也不能走下台回到队伍,而是被命令先在一旁跪候待命,让其他女孩可以先上来
昭告自己的违规事由及处罚内容。

  「贱奴…………因为偷偷夹腿磨蹭……有私下自慰之嫌……被罚『公众手淫』
三次高潮……」

  在我后面上台的女孩,也同样挨罚公众手淫,但是可能因为罪嫌较轻,所以
只要达到三次高潮即可,不过……想不到就连用腿蹭磨自己的股间也会挨罚,这
所学校要我们禁止私下触碰身体的要求竟然这么严格……

  那位女孩说完之后,助教并没有像对我一样要她摆成M腿坐开始手淫,而是
也把她赶下圆椅,同样跪在我身旁。

  而后,剩下几个女孩也都如法炮制地,同样都是昭告自己被罚公众手淫,但
是却连一遍手淫高潮都没有,就被赶了下来。到头来,我竟是唯一一个在台上表
演当众手淫的受处罚者……

  虽然,可能是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上课的时间吧?毕竟本来朝会跟公开处罚
都是大约一个小时内,而如果要我们每个都手淫达到多次高潮,一个一个轮流上
阵,再怎么快也远超过一个小时了,早课也都要开始了,所以我猜测,可能是要
放其他同学先回去后,我们再留下来手淫给助教们观赏;或是直接像刚才围绕一
圈面向同学们跪候时一样,也围成一圈对着不同角度的同学们表演手淫?不管是
哪一个,能够确定的是,她们都逃过了一劫,不用像我一样承受着坐在不断旋转
的圆椅上,手淫给三百六十度所有视角的同学们看得一清二楚的羞辱。

  面对这样的「不公」,我虽然不敢出言抗议,但是内心却一直忿忿不平。就
算我是第一个因为私下手淫受罚的,就算我是这些被罚公众手淫的女孩之中得要
高潮最多次的,就算是没有时间让所有受罚要达到数次高潮的女孩逐一坐在圆椅
上处刑,我也觉得自己平白受了这些其他同学们不用受到的屈辱而满腹委屈……

  然而,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让我原本因为不公平而受到的委屈,全都烟消
云散,甚至庆幸自己是第一个上台,而且还会错意误以为是要「当众」手淫的无
心之失,因为实际上,我们所要面对的公众手淫,更加屈辱万分……

               (待续)

***********************************

  下集预告:第50章(奖与惩(下))(thread-9060440-1-2.html)

  安安学姊脸带娇羞地说道:「上周,安安的主人莅临本校,让安安有这个机
会替主人服务,让主人考核安安的学习成长;主人知道安安一年级期末考试成绩
是全校第一名,也知道安安已经被使用了三千人次之后,大为赞赏安安的进步,
迫不及待希望安安能尽快到主人身边伺候主人。因此,主人同意让安安及早进修
完成,就可以提早一年毕业离校。另一方面,主人也希望安安在这所母校学习期
间,能够留下什么,做为安安在这所母校就读、成为合格女奴的纪念,也是对女
奴安安在求学过程中,最尊贵、其他女奴同学们都没有的,最特别的奖赏……」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