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异种婉儿】(13)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异种婉儿】(13)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神之救赎
2021/9/7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0,201

          第十三章:命运注定的再次相遇

  夜色渐浓,一轮皎洁的明月高高的悬在九天之上,在点点星辰辉映中,显出
了一种带着神秘与幽静的旖旎美感,却又在一声声不时响起的兽吼与沙沙的树枝
摇曳声中,隐隐透着一种令无数人心悸的大恐怖。

  而且没有任何人会觉得这种恐怖只是由于周围无尽的黑暗让人产生的错觉,
因为这里不是被最厚可以达到几公里,中间夹着特种合金,上面带着穿云箭、轰
天弩,以及各式电磁大炮包围着的城市;不是那个就算是一些只是稍加训练的一
星二星猎人就可以踏足的荒野近郊与远郊,而是无数人根本无力涉足,甚至很多
超出常人认知的强者,稍不留神都会身殒魂灭的荒原。

  不过此时,就在一座大约三千米高的无名山丘的山腰处,一名上身围着上面
绣着淡金色花纹的月白色抹胸,下身穿着高开叉白色薄纱长裙,那精致宛如艺术
品般的玉足上套着一双有着十五公分高细高跟的白色系带小凉鞋,泛着淡淡绯红
的俏脸更是因为眼角处一点泪痣,而显出了几许淡淡哀伤的少女,却很悠然的蹲
在一处大约十米高二十余米宽的山洞旁边,完全无视周围零星散落的白骨,很认
真的在转动着一只正被她烤着的巨大野兽,不时还会从在很多人看来十分珍贵的
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些不知名的香料与药草,均匀的涂抹子那即使经过处理,去
掉了很多没用的部分,却依然有着数十斤的野兽身上,使得有一股越发诱人的香
味就那么越发肆意的向着周围蔓延,仿佛完全无视了这个荒野中的危险一般。

  「哒……哒……哒……」

  突然一阵仿佛带着特殊旋律的钢琴曲般的高跟鞋踏地声,从少女身边的山洞
中由远而近渐渐传入到了少女那玲珑的玉耳中。

  身在荒野,没有人敢随便失去警惕性,无论是对周围的环境,对潜藏的各种
凶兽,甚至是对身边的同伴们,这是无数人用生命得到的教训,然而这个少女对
于山洞中渐渐靠近的脚步,却仿佛充耳不闻般,依然如同一位最专注的厨娘般,
认真的烹饪着她手上的美食。

  很快山洞中的女人在那清脆中透着几分空灵与优雅的高跟鞋踏地声中,走出
了少女身边的山洞,透过薄云笼罩着的皓白明月洒下的曚昽月光可以看到,这个
女人身高至少一米七八,一双有着十八公分细高跟,让她那精致的玉足只能努力
向上踮着的紫红色高跟鞋穿在她脚上,不仅使得她那本就高挑的身材,显出了越
发惊人的高度,更是将她那一双被裸色丝袜包裹束缚着的修长美腿,都展现出了
越发夸张的比例。

  一件上面绣着紫金纹路,同时兼具低胸、露背与高开叉三种元素的暗红色晚
礼服,看似遮住了她那性感娇躯各处最旖旎动人的风景,却又仿佛在轻易间,让
她显出了一种兼具高贵与放荡两种看似矛盾的气质的另类美感。

  毫无疑问,胆敢在令无数人感的深深恐惧与紧张的荒野中穿着一身更像是参
加宴会的晚礼服的女人固然不多,但是在这个人数高达数千亿的世界中,也绝不
会很少,但是能够凭借着一身晚礼服,便显出那种兼具高贵与放荡双重气质,而
又不会因为彼此的存在削弱对方存在,那纤薄的朱唇仿若随意的一抿,更是让她
显出了一种不需要修饰,便天生带着野性张扬气质的女人,这个世界中却只有一
个人,那就是虽然没有绝世娇艳,依然让无数男人忍不住心生觊觎的绯红·婉。

  此时的绯红·婉不紧不慢的从山洞中走出来后,包裹在系带高跟鞋上的右足
只是随意的在地上一点,便飞身跃到了这个正在烤肉的少女身体侧后方一株一人
合抱粗的古树上一条高约一米五的树枝上,而后一边用那对精致的玉足,轮番在
这个少女那一头上面系着淡蓝色流苏小铃铛的乌黑长发上拨弄着;一边轻声道,
「泪儿……小姐我饿了……你的肉烤好没有,要是再弄不好……小心小姐我把你
弄火上烤了吃。」

  「唔……」

  正在烤肉的绯红·泪微微张开那两片带着些许寒凉气息的纤薄朱唇,发出了
一声清浅的低吟,而后有些不满的伸手朝后面正在拨弄她秀发的婉儿那精致的玉
足上拍了一下。

  接着,绯红·泪才用那轻柔中带着几许空灵的声音,对着婉儿说道,「好了,
好了,马上就好,这可是您催的第七次了,这是荒野狼兔的肉,里面有魔气,还
有比野狼更加坚韧结实的肌肉,你就是真的把我烤了,没四个小时它也烤不熟。」

  「好了,好了,泪儿,小姐错了……小姐不该威胁你……这就给你道歉。」

  听到了绯红·泪那带着几分抱怨的语气,婉儿连忙又在那纤薄朱唇轻轻开合
间,对着绯红·泪讨好的说了一声。

  接着,婉儿直接从树上跃下来,挤到了绯红·泪的身边,一边用自顾自的用
一柄不足一尺长的小刀,在面前的烤肉上割下一片片堪比白纸般轻薄的肉片,并
在将它们卷成手指大的肉卷后,不紧不慢的咀嚼着。

  一边又用那似乎刻意放轻,却又分明可以让绯红·泪清楚的听到的声音,有
些含糊不清的说道,「下次就直接动手,真的把你烤了。」

  「小姐……」

  听着才对自己道歉的小姐,转头便又说这种话,绯红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再次对着婉儿发出了一声有些不满的娇嗔。

  接着,看着似乎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婉儿,熟悉自家小姐性感的绯红
泪只得又无奈的叹息一声,跟着便在那纤薄朱唇轻轻开合间,继续道,「血儿姐
姐呢,她怎么没出来,还没好吗?」

  「那可是地底尸魔,你知道什么是地底尸魔吗?」

  正在用匕首吃着烤肉的婉儿听到了身旁的绯红·泪的话,微微偏头用那动人
的美眸望着绯红·泪,而后便用一种带着几分回味的柔媚语气,不急不缓的开口
说道,「地底尸魔,集万千生物腐尸,经数百年魔气孕育而生,每一种都有独特
的外形。

  我们这个山洞中的这只,更是少有的类人型尸魔,身高三米而无头,浑身无
皮遍布着暗红色肌肉,并有污血与脓水外溢,手脚形如狼爪,又遍布着青灰色鳞
片,胸腹处有獠牙巨口,尤其是那条鸡巴,三十多公分长的暗红色肉棒上面,不
仅遍布着尖刺、鳞片,还能从里面钻出一只只小甲虫,血儿遇到了当然会多玩一
会儿了。」

  「变态……」

  听着自家小姐叙述那只她并没有见过的尸魔的样子,绯红·泪完全想象不出
那种怪物有什么值得小姐脸上露出那么陶醉表情的地方,再想着一头紫红色长发
让很多男人心生觊觎,可是平时却一管清冷中透着煞气的绯红·血,主动在那只
地底尸魔胯下被肆意奸淫玩弄的的场景,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呵呵……泪儿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明白其中的乐趣,所以才这么说,等到
你被开苞了,体会到其中的乐趣,说不定比姐姐还要沉迷呢。」

  绯红泪的话音才落,一道带着些许沙哑与几分淫欲满足的声音,便从山洞中
传出,接着就在绯红·泪目光随着声音转向山洞的洞口时,一名头上留着紫红色
长发,纤薄的朱唇微微抿着显出几分淫媚与邪异气质,那有着妖娆曲线的娇躯上
没有任何遮掩,以至于娇躯各处遍布的凌乱伤痕、红肿,还有那依然大开着并有
着一滴滴带着骚臭味的污浊液体不断溢出的骚屄,都没有丝毫遮掩的暴露在空气
中的绯红·血,就那么赤裸着一双上面同样带着斑驳鲜血的精致玉足,有些艰难
的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小姐您不去体验一下吗,那个小家伙还挺会伺候人的呢。」

  好一阵后,终于走到了绯红泪身边的绯红血,先是用那灵活柔嫩的舌头在下
唇上舔舐了一下,而后便一边同样用一柄小刀切割着面前的烤肉,并直接用刀插
着往自己嘴中送,使得一直烤肉却还没有吃的绯红泪,忍不住直翻白眼,一边随
口对着婉儿轻声笑道。

  「是吗?」

  最近已经禁欲一个来月的婉儿,听到了绯红血的话后,忍不住心中一荡,一
对动人的美眸都瞬间闪过了一抹越发明亮诱人的神采,就仿佛一个昏昏欲睡的人
突然焕发出了蓬勃生机与灵动一般。

  只是,就在婉儿准备答应下来的时候,本能的望了一下天边那一轮皓白的圆
月后,婉儿心中却是突然再次一动,就那么愣神了好一阵,而后才在那纤薄朱唇
轻轻开合间,用一种仿若梦呓般的声音,悠悠的问道,「我们出来多久了。」

  「回小姐,近一个月了。」

  虽然不明白婉儿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但是既然婉儿问了出来,绯红泪稍稍
思索了片刻后,还是轻声对着婉儿回了一句。

  「这么久了啊,我们该回去了,收拾一下,我们半个小时候起身回海天市。」

  绯红泪的话音才落,婉儿便又低声发出了一声感慨,接着又随口下达了回去
的命令后,便在那性感娇躯轻轻一动间,径直跃上了不远处一块三米高的巨石,
一对动人的美眸则是不可抑制的朝着海天市所在的方向望了过去,这一刻向来游
戏人间,对于一切都无所谓的她,突然感到那里似乎有着某种牵绊,让她迫切的
想要回去。

  绯红泪与绯红血跟着婉儿时间很久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状态的婉儿,过去
婉儿确实也对一些男人认主过,但是离开就离开了,想去哪里也从来不会在意时
间,她们也早已经习惯了随时跟着婉儿漂泊的生活,此时看到婉儿这种样子,她
们不由得感到有些惊讶,不过早已经习惯听从婉儿命令的她们,却也没有反对。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眼看着那性感娇躯上满是狰狞可怖的伤痕的
绯红血,随着收束在体内的精血快速运转,不过片刻便完全恢复了过来,甚至在
一身覆盖着金属打造的黑色龙鳞的兽皮软甲覆盖下,又显出了一种飒爽与英武气
质;绯红泪也在简单的吃了一些烤肉后,又整理了一番她们这些天在荒原的收获,
婉儿只手又轻轻一挥手,一行三人便在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兽吼中,丝毫不顾忌着
夜色下荒原中隐藏的重重危机,径直以一种直线前行的方式,朝着海天市冲了过
去。

  就如同绯红泪所言,这次出行她们在荒原中游荡了近一个月,距离海天市说
远不远,但是说近也绝对不算近,即使绯红血与绯红泪都有着不俗的实力,婉儿
本身更是虽然有伤在身依然有着接近高级异种的身份,让她们在除了一些禁地外,
哪怕是身处荒也有着可以直面任何危险的能力,可是她们依然在接近黎明才堪堪
踏出荒原,抵达荒野最外围的险郊。

  接着,稍稍修整了一小时,又吃过了早餐后,三人从徒步行走换成了驾驶租
来的越野车,在下午五点左右,终于看到了海天市那恢弘的城墙,并在城门关闭
前,踏入了海天市。

  「呼……」

  站在海天市的街道上,看着周围来往的人群,听着一声声有些嘈杂的喧嚣声,
似乎已经习惯了荒原中那种即使休息都要保持警惕的绯红泪先是下意识的微微皱
眉,而后才长出了一口气,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

  跟着,绯红泪,便微微偏头对着很少会这么着急去哪里的婉儿开口问道,
「小姐,现在我们去哪儿?」

  「不是我们,是我。」

  婉儿先是在那纤薄朱唇轻轻开合间,对着绯红泪纠正了一句,接着那白嫩的
右手轻轻一拢鬓间稍显凌乱的酒红色波浪长发,轻声说道,「你们先找个酒店休
息一阵,过几天我自会联系你们,记住没有要紧的事情不要找我。」

  「是……小姐。」

  看着就在着嘈杂的闹市中,以一种惊人速度朝着远方走去,却没有引起周围
人注意的婉儿,绯红泪再次在心中感慨了一声自家小姐伤势又恢复了不少,而后
也只能在与绯红血对视一眼后,无奈的低声应了一下。

  至于婉儿这里,知道身边两个本身实力不凡的侍女,只要不闹得天怒人怨,
不得罪在这个城市中那几个顶级的存在,那么她们不给别人造成麻烦就是好事,
还没什么人有资格给她们造成麻烦,所以婉儿很放心的自顾自在几次娇躯快速移
动后,来到了我所住的那个街区。

  接着,婉儿的脚步突然一顿,心中升起了几分担心、迟疑,还有一种从未有
过的紧张与莫名的渴望。

  不过婉儿毕竟心智坚定,所以这种仿佛近乡情怯的念头,也只是在片刻后便
被她压了下来,而后婉儿便在又深吸一口气后,就如同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一样,
步履优雅的朝着我住的那处地方走去。

  看着上面挂着锁的房门,向来都是被人等待,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的婉
儿,不由得稍稍一愣,一时间甚至有点不知所措,就那么愣愣的呆在了原地。

  「这位小姐,你这是……」

  突然一道温婉柔媚的声音从婉儿身后传了过来,让愣神了不知道多久的婉儿
瞬间又回过神来,借着白嫩的右手轻轻在额前稍显凌乱的发丝上拢了一下的动作,
婉儿让她之前的表情迅速换成了一种混合着几分高贵与淫靡的妖野。

  而后,缓缓转身看着对面这个身材稍显丰腴,看年纪似乎不过三十五六岁,
那性感的娇躯上穿着一身白色家居长袍,白嫩的俏脸上泛着几分熟女特有的妩媚
与温婉气质的性感熟女,婉儿那纤薄性感的朱唇轻轻开合间,轻声说道,「我叫
绯红婉,不知道这位姐姐怎么称呼,我的一位朋友住在这里,这次过来本是想要
过来看看他,没想到他竟然不在家。」

  「你说的是王京吧,我是他的房东,名叫方晴,他最近几天一直在家,似乎
在等着什么,今天上午才好像不再等了,跟着他的一位朋友出去狩猎了,根据他
之前几次狩猎的习惯,估计要三五天才会回来。」

  「今天上午才走吗?」

  绯红婉轻声嘀咕了一句,想到了今天上午赶回来时心中传来的那种莫名悸动,
忍不住又感觉着似乎是某种冥冥中注定的天意。

  不过转瞬间,婉儿便又将这种念头从脑海中甩开了。

  「我绯红婉一生行事,什么时候在乎过天意,不就是三天吗,等着便是,没
有见到人便放弃可不是我的性感……」

  心中低吟了一声后,绯红婉又在面前这个从刚才言语中透出的神态来看,似
乎与我有着某种暧昧关系的方晴那性感娇躯上打量了几眼,接着便开口说道,
「谢谢姐姐您的提醒,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过几天再来看他好了。」

  五天,整整五天,与方晴说是过几天再来找我的婉儿,表面上走了,实际上
就在一处隐晦的屋顶,一直等了五天,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甚至中间下了一
场足足持续了一夜的暴雨,她都没有一刻将目光离开我住的那处住所,没有离开
那扇有些老旧的房门,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那里,以至于有时候她自己都不知道自
己这么坚持着去等,去坚持究竟有什么意义,为的又是什么。

  然后她终于在第六天的时候,看到了我与一身兽皮轻甲的零,一起从远处的
拐角走了回来。

  一瞬间,就仿佛是看到了某种珍宝般,婉儿那在这几天渐渐有些茫然呆滞的
目光骤然闪烁出了一种异样的神采。

  接着,在简单打量了一番自己那稍显蓬松的鬓发,有些凌乱的晚礼服后,婉
儿就在她所处的屋顶,就在阳光照耀下,径直褪去了她那性感娇躯上的所有衣衫,
让她娇躯上每一寸旖旎动人的风景都彻底暴露在了空气中。

  随后,婉儿先是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一坛她储存了好久,却一直舍不得品尝
的猩红血玛丽红酒,并径直将那足足十余斤的红酒倾倒在她白嫩性感的娇躯上,
让那带着诱人酒香气息的红酒,洗去娇躯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跟着又在简单梳拢
了一下那酒红色的鬓发后,重新换上了一件上面用紫金线与碎钻点缀着的绛紫色
晚礼服。

  又取出一只小镜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此时的形态后,婉儿那纤薄的朱唇再
次在仿佛随意勾勒间,显出了一抹妖野淫媚的弧度,而后便身形一闪出现在了街
道另一边。

  又是几步踏出,一身绛紫色晚礼服的婉儿,就如同一位优雅的贵妇般,来到
了我的面前,接着那纤薄朱唇轻轻开合间,用一种我很熟悉,却又仿佛已经太久
没有听到的柔媚声音,对我说道,「主人,奴婉儿回来晚了,还请主人责罚。」

  对于绯红婉,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内,我已经想过了太多了,她是我第一个
女人,带给了我一种以往无法想象的淫欲放纵,可是她的身份却又让我感觉她似
乎也只是我一段美好的回忆,不曾真的奢望在她离开后还能回来,尤其是在几次
踏入荒野,了解了这个世界更多情况后,这个感觉更加强烈。

  所以在我这次出去执行任务时没有等到她,虽然有些失落,却并没有太意外,
反而是现在她回来,才真正让我觉得意外,尤其是我才一到家,便看到她的身影,
更是让我隐约间感到她应该等了我许久。

  于是,不知为何,我脑中一热,忍不住开口问道,「等了很久了吧?」

  「不久……」

  婉儿轻启朱唇,淡淡的回答了一句,让我瞬间感到自己自作多情了,这种女
人怎么会为我等太久,不过随后婉儿便又再次缓缓地说道,「五天而已……」

  「轰……」

  一瞬间,我的脑子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敲击了一下一样,身在这个城市中,
我就像是没有任何根基的浮萍随处飘摇,婉儿离开的这些天,虽然先后又有房东
方晴与零跟随我,让我在她们身上释放自己的欲望,可是带给我的依然只是一种
性的释放与宣泄,甚至就算仅仅是性释放,想到了跟婉儿一起时最后爆发的暴戾
欲望,我也不敢过分沉迷,唯恐伤害到她们。

  此时婉儿这短短的几个字,却让我感到了一种有人在等待我,这里真的有我
可以留恋的存在,尽管此时我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可以持续多久,但是至少现在,
婉儿所做的一切,让我再次望向这个曾经我鄙夷不屑,后来又因为她帮我解决那
些混混而报以感激的女人时,眼中多了某种除了欲望之外的亲情与似乎带着懵懂
的爱情。

  「处罚以后再说,先回家吧。」

  勉强压下心中的悸动,我用看似正常的语气说了一声后,便径直转身,打开
了我这个面积并不大的出租房。

  「嗯……」

  婉儿轻轻的应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回家,那带着几分妖野与妩
媚的俏脸上泛起了一抹愈发明显的愉悦表情,接着便与零一样,跟着我走进了前
面这个简陋的出租屋。

  「主人……您们先聊着……我去看看晴姐那里有什么吃的……给您端过一些
来……」

  似乎看出了我与婉儿关系很亲密,有意让我们先独处谈话,零在进屋后,很
快便找了一个看似正常的借口,又从屋中打通的另一个房门那里走了出去。

  而婉儿则是又饶有兴趣的看了几眼那道在她离开时还没有的房门,接着,心
中更加确认我与方晴必然有着暧昧关系的她,便在那纤薄性感的朱唇轻轻开合间,
对我轻笑道,「看来我走这些天主人您倒也不算太孤单……那位晴姐应该很照顾
你,还有那个小姑娘,不知道她是……」

  「她……」

  听到了婉儿的提问,因为心中升起的那份莫名情愫,让以前一直觉得跟零发
生关系没有丝毫愧疚也没有任何不妥的我,心中突然升起了些许似乎不该有的心
虚,不过在稍一迟疑后,我还是没有对婉儿撒谎,而是直接开口道,「她是我收
的一个小女奴,也算是我的性奴。」

  「嗯……」

  听到了我的话后,婉儿并没有升起,反而在那泛着几分旖旎殷红的俏脸上,
显出了愈发明显的柔媚。

  接着,就在一步踏出,而后轻盈转身间,紧挨着坐在了我身边的婉儿,一边
用那白嫩的右手,绕过我的身体,轻轻地隔着我的裤子在我那不知道何时已经将
裤裆高高撑起额鸡巴上摩挲着,一边在那灵活的舌头轻轻舔舐着我的耳垂的过程
中,用一种混合着愈发缠绵淫欲挑逗的含糊声音,缓缓地对我说道,「那么她有
婉儿侍奉的你舒服吗?」

  「她还好,至于你……有段时间没有经历,有些忘了……」

  就在婉儿的挑逗下,之前所有的感动与暧昧都渐渐变成炽烈淫欲的我,一边
用那明显夹杂了淫欲喘息的声音对着婉儿说着,一边就在体内那不断升腾的欲火
冲动刺激下,情不自禁的将我的右手伸到了婉儿那有着白皙柔嫩肌肤的修长美腿
上。

  「忘了那就再试试嘛,婉儿也好久没有感受过主人的鞭挞了。」

  又一声混合着几分颤音与淫欲喘息的声音,随着婉儿那两片在我耳边的薄朱
唇淫荡的开合,传入我的脑海中,接着知道我已经对她有了一些了解的婉儿,那
白嫩的右手随意一挥,便给这个屋中布下了一层隔音结界,而后又将大量淫虐道
具直接倾倒在了我坐着的大床与脚下的地面上。

  如果说之前还有着些许生疏与不适应,那么此刻看着这些我曾经用来在婉儿
那性感娇躯上肆意宣泄着内心淫欲与暴虐的道具,感受着婉儿那已经伸进了我裤
裆里的白嫩素手缓慢抚摸着我那硕大坚挺,前面甚至还带着一只独角的鸡巴,所
带来的淫欲快感,我体内的淫欲立刻变得愈发升腾了起来。

  甚至因为这些天跟零与方晴虽然有过几次淫欲宣泄,可是却又因为害怕伤到
她们或者说误杀了她们而根本不敢彻底沉浸其中的我,这一次的淫欲与暴虐比第
一次看到了婉儿时更加炽烈狂暴。

  「你真是个下贱淫荡的骚屄婊子……」

  一声带着几分羞辱,却又让婉儿那已经染上了几分绯红的俏脸更加淫媚的低
吼,突兀的从我喉间溢出。

  跟着,我的双手猛地左右一分,便在婉儿一声半真半假的惊呼中,直接将婉
儿娇躯上那件晚礼服直接撕成了碎片,使得婉儿那对丰挺肥腻仿若软雪堆砌的白
嫩豪乳,平滑白皙的小腹,修长笔直的性感美腿,以及那两片没有丝毫阴毛遮掩
的粉嫩阴唇,都在时隔一个月后,再次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主人,你还是这么野蛮粗鲁……」

  迎着呼吸骤然变得粗重的我,那带着暴虐侵略欲的目光,婉儿不仅没有丝毫
的畏惧与紧张,反而俏脸上泛起了越发淫靡放荡的表情,那纤薄的朱唇轻轻开合
间,用越发柔媚缠绵的声音缓缓地对我发出了一声娇嗔。

  那双白嫩的素手,以更加熟练的动作,在我那已经被她从裤子中请出来的硕
大鸡巴上,来回抚摸揉捏着。

  「这不正是你这个婊子最喜欢的吗?」

  再次对着婉儿说了一声,跟着就在猛地拉过来婉儿那秀美的头部,与她进行
了一场长达十来分钟的激情热吻后,我的双手只是几下动作,便在经验丰富的婉
儿有意配合下,将她摆成了一种仰躺在床上,一双白嫩修长的美腿搭在了我的双
肩上的姿势。

  我那条长度长度超过二十五公分,上面不仅遍布着一个个绿豆大的疙瘩,最
前面紫红色的龟头上还有着一根独角的火热鸡巴,则恰到好处的抵在了婉儿那就
在着片刻间,便已经有了一滴滴淫水缓慢溢出的粘腻骚屄处。

  「游戏……马上开始了……你做好准备了吗……小婊子?」

  伸手拿起了一枚后端连着木质手柄,前面有着十公分长细长三棱型钢针的锥
子,我一边用那带着粗重喘息的声音缓缓地对着婉儿说着,一边用手中细长的锥
子的尖端,沿着婉儿右侧的腰肢,一路轻轻的向上滑动着,使得婉儿那白嫩性感
的娇躯上,开始浮现了一道沿着那纤细的腰肢、平滑白皙的小腹,缓缓上移的白
色划痕。

  「唔……」

  一声带着些许痛苦,可是更多的却是越强烈淫欲渴望的含糊呻吟,随着婉儿
那白嫩的性感娇躯微微颤抖,从婉儿纤薄的朱唇间溢出。

  跟着,婉儿那荡漾着深深淫欲波澜的美眸,只是又朝着已经抵在了她殷红乳
头上的钢锥瞥了一眼,便又用那带着些许颤音的柔媚声音,缓缓地对我说道,
「主人……不用怜惜婉儿……让婉儿看看……看看主人您到底多么暴戾吧……」

  「如你所愿……」

  听着婉儿的话,感觉体内的淫欲再也无法压抑的我,又对着婉儿说了一声。

  接着不等声音落下,更不等婉儿有什么反应,我那只握着锥子的手先是猛地
向上一扬,而后又突兀的向下一刺,便直接将锥子前面那足有十公分长的三棱钢
针,从身材比我还要高挑的婉儿那白嫩饱满的左乳上缘,深深的刺入进了婉儿的
豪乳内。

  那条硕大坚挺又有着火热温度的鸡巴,也随着腰身猛地向前一挺,直接挤开
了婉儿那两片粘腻的阴唇与里面层层叠叠的嫩肉,重重的肏进去了近十五公分。

  「唔……」

  一声透着明显痛苦与越发强烈亢奋的含糊呻吟,随着婉儿那性感娇躯不可抑
制的几下颤抖,从那泛着旖旎绯红的俏脸上显出了几分邪淫的扭曲与狰狞的婉儿,
骤然大开的纤薄朱唇间倾泻而出。

  而看到了着久违的一幕后,我的脸上瞬间便露出了越发暴虐的淫欲冲动,右
手猛地连续挥舞,在婉儿一阵闷哼中,直接左右开弓给了婉儿十几个响亮的耳光,
让婉儿那原本泛着淡淡绯红的面颊都在瞬间便显出了些许红肿与淤青后,我一边
在腰身耸动间,用那硕大坚挺的鸡巴继续粗暴的在婉儿那粘腻的骚屄处,一下下
快速抽插着。

  使得婉儿那已经许久没有被侵犯过的骚屄,再次如同一朵盛开在淫欲中的殷
红淫花般,不断地随着我那条更像是怪兽般的鸡巴一次次抽插,不断开合绽放着,
并不断地向外溢出越来越多的淫水。

  一边又用右手再次拔出了那只在婉儿左边豪乳上插着的锥子,并在左手粗鲁
的抚摸揉捏着婉儿右边那白嫩饱满的豪乳,让它不断变化出种种夸张的形状的同
时,再次用那只锥子最前面的部分,仿佛随意的在婉儿左边的豪乳,紧贴着肋骨
的皮肤,平滑的小腹,以及那饱满匀称的美腿上随意的刮擦着,使得她那性感娇
躯各处白嫩心的肌肤上,不断显出了一道道凌乱无序却又仿佛透着某种邪淫欲望
的划痕。

  「唔……唔……好爽……主人……好爽……婉儿……婉儿好久……好久没有
被您使用过了……唔……」

  「用力……用力……用力肏婉儿吧……啊……啊……啊……好爽……好舒服
啊……啊……啊……」

  「主人……主人不要怜惜婉儿……请您尽情……尽情在婉儿身上宣泄吧……
唔……婉儿喜欢……啊……啊……」

  ……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忍了太久的原因,这一次婉儿感觉她的身体分明比以
往敏感了太多,仅仅只是在我一阵粗暴的奸淫抽插下,便感受到了仿若潮水般不
断涌入脑海中的淫欲快感,一声声比以往更加激烈的呻吟,也就这样不断地随着
她那纤薄性感的朱唇快速开合,从她的喉间涌了出来。

  那有着夸张曲线的性感娇躯,更是在这一声声激烈高亢的呻吟中,仿若展示
着内心的淫欲亢奋般,随着那已经显出了些许红肿的潮红俏脸在不断颤抖间显出
的带着深深淫欲渴望扭曲与狰狞,狂乱的扭动了起来。

  「肏你妈……肏你妈的……你真他妈的是个下贱的婊子……老子肏死你……
肏死你……你这个下贱的骚屄贱货……」

  听到了婉儿那激烈的呻吟,我那本就带着深深淫欲亢奋的脸色,也瞬间显出
了越发暴虐狰狞的表情,双唇快速开合间对着婉儿发出了一声暴虐的低吼。

  接着,就在一声声粗重的喘息中,正在用那硕大坚挺的鸡巴一次次愈发粗暴
的奸淫着婉儿粘腻的骚屄的我,那握着锥子的右手再次猛地一挥,便又将那只锥
子前端的钢针,沿着婉儿左乳的乳孔,深深的刺入到了婉儿左乳内。

  那条在瞬间从婉儿粘腻的骚屄内抽出的硕大鸡巴,则是在几乎同时,又随着
腰身一挺,在我都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巧合的情况下,硬生生的挤开了婉儿那紧窄
干涩的屁眼,整个肏进到了婉儿的直肠内,使得婉儿的直肠都因为这次粗暴的插
入,被撕裂出了几道狭长的伤痕。

  「啊……」

  一声有些凄厉,却又带着愈发强烈的淫欲亢奋的呻吟,随着婉儿那性感娇躯
骤然如同触电般的颤抖,从那光洁的额头上赫然瞬间溢出了一层细密汗水的婉儿
两片朱唇间溢出。

  婉儿那被我硕大的鸡巴撑出了夸张开口的屁眼中,也有几滴鲜血溢出,并在
滴落到地面后,显出了仿若梅花般的图案。

  「好美……」

  看着婉儿在那泛着深深潮红的精致俏脸,不断扭曲变化中,显出的一种凄迷
与残忍,我的心中不仅没有丝毫的怜惜,反而升起了愈发暴虐的淫欲冲动,双唇
轻轻开合间,随着右手轻轻抚摸着婉儿白嫩娇躯的动作,发出了一声仿若梦呓般
的赞叹。

  「嘤……」

  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应着我的赞叹,一声含糊的呻吟也再次从那动人美眸中闪
出来与俏脸上的痛苦截然不同的淫欲亢奋与激动的婉儿,微微颤抖着的纤薄朱唇
间溢了出来,并传入到了我的耳中。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