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原创】妻子的缝纫课 (4)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创】妻子的缝纫课 (4)

——————————-
2022/01/24 原创首发于四合院
作者:linjcrm4x
——————————-

    小蕾一走出来,什么都没说就直接压到我身上。
   「啊!老婆妳…」
   「老公…我要…」小蕾的身体散发着一股温热又让人微醺的气息,「老公插我…」
    她这种主动又淫意满满的媚态让我血脉贲张,一摸她的蜜穴早已氾滥成灾,我二话不说便翻身把她压倒,直接脱下裤子插了进去。

   「啊!老公~~~嗯!老公~~~我爱你!我爱你!哦!插我…嗯!唔嗯!」小蕾迷离地喊着,双腿还向上盘住我的腰部不断上挺,彷彿希望我每一下都能插的更深、更紧似的。
    小蕾很少主动说爱,但今天的她扭动得特别激情用力,嘴里像是在给自己信心喊话般地不断喊着爱我。

    在一起这么久,这个女人我再熟悉不过了,但今天的我看着身下婉转娇啼的妻子,觉得今天的她似乎和之前不一样,她好像变得更靓丽、更妩媚、还散发出一股能让所有男人醉心的魅力。

   「老婆…妳好美…我也爱妳…」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在她耳边呢喃着,小蕾变得更加激动,把我环抱得更紧,叫床的声音也愈来愈大。

   「哦!老公插我…插我…我要!嗯!嗯!嗯哼!嗯哼!哦!顶到了顶到了~~~哦!」小蕾一边娇喊一边伸出舌头舔着我的耳垂,这一舔却触动了我的开关。
   「呼!啊啊!喔~~~喔嘶~~~!喔!喔喔!」我的精液汩汩地强力喷射进了小蕾的花心。

    今天的妻子让我特别兴奋,我的阴茎不但特别坚硬,而且射精的力道也特别强,我也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对我来说完全是人生中最棒的一次做爱体验。

    但此时我发现小蕾仍然没有鬆开她紧紧环住的四肢,而是继续扭动屁股往上顶,但随着阴茎逐渐疲软,很快地她就发现不太对劲。

   「老公?」小蕾停下了动作,「你怎么软了?」
   「啊?因…因为我射完了。」
   「你射完了?」小蕾有点惊讶。
   「对…对啊…」我尴尬地回答,小蕾显然没感受到我射精时的冲击,也难怪她刚刚没有像之前一样放声尖叫。
   「噢…」小蕾似乎有点无奈,鬆开了环抱。
   「呃,可能是老婆今天特别湿,所以老公射射的时候才没发现吧?」

    我开始为这件事理出一个说法,但实际上我也没有说谎,小蕾今天真的特别湿,刚刚我的每一下冲击都有撞在一摊水上的感觉,床上也湿了一大片,我从没见过妻子湿成这样。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方才每一次的插入,我都觉得只是插进一桶水里,完全感受不到小蕾阴道的摩擦,能射精并不是因为快感,而是因为她今天特别诱人,还有最后的那一舔。

    总而言之,我的精液并不是射进小蕾的花心,而是她的淫水里,也难怪她感觉不到了。
   
    我们像以往一样做了个简单的清理,小蕾穿上睡衣背对着我躺了下来,我从后面抱住她,在她耳边说:「老婆,我帮妳摸摸吧?」会这样做是因为我知道她没有满足,而且我仔细看了一下时钟,我刚刚以为自己很猛,其实也才做了5、6分钟而已。

   「不用了…我想睡了。」小蕾边说边把我的手从她身上拉开。
   「老婆妳生气啰?」
   「没有,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也是,通常只有我没做爱会心情烦躁,小蕾却不曾这样。
   「那怎么不让我抱妳?」我撒娇地说。
   「你这样抱着我我没办法睡,我累了,让我好好睡一下。」她冷冷地说着。
   「好啦…那晚安。」我觉得风向不太对,便默默地躺回自己位置。
   「晚安。」

    没多久我就睡着了,但小蕾并没有睡,她看着墙上我们的婚纱照,默默流着眼泪。
   
    她在想,为什么自己最近性慾这么旺盛?为什么自己变的如此敏感?为什么老公的触摸失去了以往的悸动?为什么和老公做完爱身心灵却没有满足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

    为什么自己知道这样做不对,却无法抗拒那个男人的触碰?
    为什么每次被他触碰到身体,都会产生如电流般的反应?
    为什么快感会随着触碰逐渐增加,最后淹没自己的理智?
   
    这段时间她一直不断的问自己是不是不爱老公了?是不是对别的男人动心了?
    但直到现在,她依然非常肯定自己对老师一点感情都没有,但她却无法控制想被老师触碰的念想。

    太多的为什么在她的脑海中盘旋,她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这种事情也无法和任何人倾诉,无助的她只能默默哭泣,带着泪痕睡去。

    从这天之后,小蕾就常常陷入沉思之中,会突然地就心不在焉,问了她也只是说没事,我和她在一起这么久,当然知道绝对有事。
    也因此,我也明白小蕾不想说的事情,就不要多问,再问只会让她生气,时候到了她自然会说。

    这几天晚上,小蕾也总是要我帮她按摩肩颈和背部,但按没多久她就让我停止,深深地叹着气,接着就会说她要去複习缝纫技巧,把自己关进房里直到就寝。

    本週我觉得自己状况还不错,所以总是醒着等到她上床然后跟她求欢,但小蕾的反应却和前阵子差很大,要不就是摸了很久都不够湿润,不然就是说自己累了要我快点睡觉,所以一次都没有成功。

    这下子换成我急了,怎么我想要的时候妻子却无感了,束手无策之下,我只好又重新发了一些色文和小片子给小蕾,希望能刺激她的感官,但这方法似乎失去了之前的效果,一直到礼拜六我们之间都还是相敬如宾,这种感觉比吵架还要恐怖。  

    难得迎来一个不用上课的週六,我决定带着小蕾和孩子们出去玩,顺便加温一下夫妻之间的感情,原本以为她会想留在家里複习裁缝技巧,没想到她居然一口答应,自从她开始上课之后,我们就不曾有过两天一夜的旅行了,所以我和孩子们都颇为兴奋。   

    这次旅行的地点是北海岸,我希望可以藉由广阔的海景让小蕾放开心事,恢复以往那开朗靓丽的样子,所以停留的景点我都特别挑过,虽然小蕾在旅途中还是不时会陷入沉思,但看得出来她的笑容变多了。

    这段时间只要下车步行,在不用牵孩子的状况下,小蕾总是会紧紧牵着我的手,偶而还会轻轻搓揉我的指尖,走路时还会用手臂贴着我的手臂,到了我都觉得有点刻意的程度,以前我这样对她的时候,她总是会唸着这样很难走路,要我正经一点,但今天的她似乎特别黏人,但既然我是她老公,我当然也乐得享受。

    晚餐吃饱后,我们去了饭店的儿童游戏室,我和小蕾坐在场外的父母休息区看着孩子,她依然牵着我的手,整个人靠在我身上静静地似乎在想些什么,我也安静地享受这阵子以来难得的夫妻独处时光。

   「老公啊…」小蕾突然轻声喊着我。
   「嗯?」
   「你们男生都会幻想自己的老婆跟人家那个喔…?」
   「呃?」听到她的问题,我差点把嘴里的饮料喷出来。
   「我说,你们男生都会幻想自己的老婆跟人家那个喔…」她不冷不热地又重複了一次问题。
   「咕噜!」我用力地吞下嘴里的饮料,「老婆妳…妳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就是要问你呀!」小蕾理所当然地说。
   「啊?」
   「你每次发给我看的那些,不都是这种的吗?」
   「呃…这…这…也不是…」我冒着冷汗,不知该如何解释。
   「不然呢?」小蕾虽然没生气,但想听到我解释的态度非常坚定。

    我的脑袋开始高速地运转,以便生出一套合理的说词。
   「其实…其实这就跟角色扮演类似啦…」我支支吾吾地说着。
   「是这样吗…?」小蕾面带怀疑地问道。
   「对…对啊…就满足一些幻想,让夫妻之间有点情趣啊!」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不心虚。
   「但自己的老婆跟人家…那个…你能接受?」
   「哈哈!如果老公没办法满足老婆,那老公也可以帮忙找小鲜肉呀!」我用开玩笑的语气回答。
   「最好是啦!你就不怕得病。」小蕾打了我一下。
   「可以叫他拿体检证明啊!呵呵~~~」
   「呵呵呵!」小蕾皱着眉用轻蔑的语气学我呵呵几声,便把目光重新投向孩子身上,不再说话。

    小蕾虽然看我发的那些文章会勾起自己的性慾,但她知道自己是因为里面描写的做爱情节而产生兴奋,并不是那些NTR或交换的剧情,她对那种剧情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自己对其他男人的触碰只会觉得噁心,怎可能会有兴奋的感觉?

    但最近发生的事情确实让她迷惘了,她发现老公的抚摸愈来愈像一般的触碰,爱抚带来的快感也不似从前那般强烈,她试过努力投入自己的情绪,甚至故意在走路的时候紧贴着老公,也还是没有特殊的感觉。

    更无奈的是,当老公加大力道摸她时,她觉得和自己摸自己没什么分别;当老公轻柔时,与其说是快感,不如说是痒。
    性爱对她来说原本是可有可无,但自从经历了那样的体验,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居然会不时地怀念起那种舒爽的感觉。

    孩子们晚上放电完果然累了,我早早便带着他们上床哄他们睡着,确认他们睡熟后,我悄悄地爬到小蕾的那张床上,钻进被子里抱着她。
   「嗯…睡觉了…」小蕾推推我,要我乖乖睡觉。
   「老婆我想要…」我在她耳边说着,不管不顾地爬到她身上开始摸着她。
   
    还是跟前几天一样,摸了半天小蕾都无法进入状况,我只能无奈地躺回床上。
   「老公,我们睡觉吧…」小蕾带着歉意说道。
   「那它怎么办?」我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坚硬的肉棍上。
   「你…你赶快睡就好了…」小蕾把手抽了回去,翻过身背对着我不再和我接触。
    我浑身慾火,哪可能说睡就睡,我不死心地也翻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一手揉捏着她的胸部,另一手伸进小蕾的内裤里,搓弄着蜜穴口的小豆豆。

   「老公…睡觉了…」小蕾挣扎着要我放开她。
   「我不是妳老公…」我在她耳边说着「你老公出差去了。」
   「什么?你在说什么…?嗯…」小蕾略带惊讶地喊着。
   「我是住在楼上的房客,我一看到妳就爱上妳了,我要跟妳做爱…」我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老公,不要这样,我不喜欢…嗯!啊!」小蕾嘴巴拒绝着,但我的手指此时却感到有些湿润了。

   「妳再挣扎,等一下会被发现哦…」我加快了手指搓弄的速度,「其实妳很想要吧…」
   「不要这样…嗯…不要再说了,我不喜欢…啊!嗯嗯!」小蕾的阴道愈来愈湿,我的手指已经可以在她的阴道里抽插。
   「可是太太…妳都湿成这样了…被我摸是不是更爽…为什么不好好享受一下呢…妳老公不会知道的…」
   「啊!嗯嗯~~~!哦~~~嗯嗯嗯!」小蕾紧紧抓住我的手,全身不断扭动着,叫床的声音也逐渐大了起来。

    打铁趁热,我快速地脱掉了我和她的内裤,撩起她的睡裙就直接把阴茎插进小蕾的阴道,直抵花心。  

   「啊啊啊!嗯~~~!哦嗯!啊~~~~~~!」小蕾突然被我直接插到底,不禁喊叫起来,浑身颤抖着。
   「太太,我要开始啰!」我伏在她耳边轻声呢喃,接着开始快速地做着活塞运动。

   「哦!哦!哦!嗯嗯!呀!嗯哼!嗯哼!嗯嗯嗯~~~啊嗯!」小蕾紧紧搂着我,双腿也向上盘住我,随着我的抽插销魂地叫着。
    我俩的脸颊紧紧地贴着,我努力地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忽深忽浅地变换着技巧,剧烈的运动让我和小蕾的脸上都出了很多汗,感觉湿湿热热的。

   「呼!呼!哦~~~啊嘶!太太…我…我要射了!」今天这个角色扮演让我也很激动,才不到10分钟不到我就快要精关不固,便照以往的惯例先跟小蕾打个招呼。

    身下的妻子没有像以往那样回答我,但我能从她弓起的腰部和渐大的音量感受到她的激动。
   「啊~~~!啊~~~~!啊嗯!啊嗯!哦~~~嗯嗯嗯!嗯哼!嗯嗯嗯嗯!」虽然孩子们还在房里,但小蕾叫床的音量仍压抑不住地变大了些。
    在一阵卖力的驰骋后,我终于在她的身体里一洩如注,无力的趴在她身上喘着。

   「射完了吗?」突然一句冷如冰霜的问句从小蕾口中说了出来,「可以下来了吗?」
   「啊?哦…好…好…我下来。」
    我直起身来才发现身下的小蕾满脸泪痕,原来刚刚脸颊那湿热的感觉不是汗水,而是小蕾的眼泪!
   「老婆?妳…妳怎么了?怎么哭了?」我慌乱地试着用手帮她擦去泪水,却被她一手拨开。
   「不要碰我!」
   「老婆…我…」
   「我说我不要那样了!」小蕾加大了一点音量,「我说过我不喜欢了,你为什么还要继续说?」
   「老婆对不起…我…我只是想增加一点…」
   「我不喜欢!」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妳不要生气了好吗…?」

    小蕾不再回答,逕直进了浴室,没多久我就听到阵阵哭声传了出来…
    我垂头丧气地坐在床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静地等小蕾出来后,快速地清理完躺回她的身边。

   「快睡觉,不要碰我!」
    小蕾冷酷的话语让原本想再抱抱她表达歉意的我缩回了手,只能默默地躺到另一边,虽然妻子生气让我不安,但刚刚的做爱对我来说也算是淋漓尽致,没多久我就进入了梦乡。

    小蕾并没有睡着,她红着眼睛盯着空白的墙面,甚至觉得有点后悔刚刚这样对我发脾气,因为她心里明白,自己其实只是恼羞成怒。
    当老公说出「我不是妳老公…」这句话的时候,她的下体竟突然间有种电流通过的感觉;随着老公持续地角色扮演,她的脑海居然出现了慕哲老师的身影!
   
    她想起了前几次上课体验到的那种快感、想起了老师在后面环抱着她、抓着手教她车布以及帮她按摩的场景,然后在我的引导下,她不由自主地把我想像成老师,而自己正趁着老公不在时,在老师家的那张沙发床上被老师爱抚着。

    想到这里,她的蜜穴居然无法控制地大量出水,整个人也变得饥渴难耐,她觉得自己的阴道深处搔痒着,她需要一根大肉棒狠狠地插进自己花心,纾解如火烧般地慾望。

    每当她闭上眼睛,她的脑海就会浮现慕哲老师正在抽插自己的画面;当她睁开眼睛或是听见我的喘息,她又会回到现实之中,并觉得自己的想法非常罪恶,老公虽然只是调情,但自己怎么可以真的这样想?怎么可以想念被老师触摸?怎么可以想念被老师环抱?

    当小蕾惊觉到老公希望她去尝试的"幻想"似乎变成"渴望"的那一瞬间,她慌了,她慌得不知所以!

    她发现当自己闭上眼睛时,阴道里的快感便急速上升,慕哲老师坚硬的肉棒顶得自己全身发颤,让她连忙阻止自己继续幻想。

    当她睁开眼睛回到现实,意识到身上的男人是老公时,虽然降低了罪恶感,但刚刚那种每一下都把往她高潮顶近一步的快感却消失了,甚至觉得老公的阴茎根本刮不到她的阴道壁,反而让她愈来愈空虚,让她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继续幻想。

    就这样不断地在罪恶感和渴求之间来来去去,小蕾的情绪终于崩溃了,她的眼泪不断落下。

她发现自己无法克制背德的幻想所带来的快感,也无法克制不断增生的罪恶感。
    挣扎了很久,在最后的几分钟她终究还是选择闭上双眼,直到我在她的阴道深处射精。

    快感消退后,小蕾稍微恢复了理智,她自然地选择了用怒气来消除自己的罪恶感。
    都是你!要不是你玩什么角色扮演,我怎么会想着别的男人?怎么会想念起那种快感?怎么会被这种不上不下的情绪给弄得如此狼狈?

    她也对自己在最后几分钟的选择感到羞耻,觉得自己背叛了丈夫,这正是她在厕所大哭的原因。

    小蕾翻过身来看着熟睡的我,在心里说着:「老公…对不起,刚刚不应该对你这么兇的…可是…我心里真的很烦…你知道吗?」

    她重新翻过身去想让自己睡着,但换了好几个姿势都没办法入睡,最后,小蕾咬了咬下唇,着魔似的缓缓拉下了自己的内裤,把中指按在了蜜穴口的小豆豆上。

   「啊…嘶…」小蕾抿紧了双唇,再一只手摀住嘴,开始慢慢地搓揉着那颗豆豆。
    这是小蕾全身除了耳朵以外最敏感的地方,每次我抽插都会刻意地让龟头和阴茎摩擦着它,否则小蕾没办法得到高潮。

    小蕾摸了一下之后,开始加快了搓揉的速度与按压的力度,连绵的快感不断窜出并流向全身,让她不断地扭动着身体,一边用力地抵紧自己的指尖。
   「嗯…嗯嗯嗯!唔嗯!唔唔!嗯!啊!呼…啊啊啊!」被强烈快感冲击小蕾喘不过气,放开了摀着嘴巴的手,紧紧地抓着被子喊出声来。

    以往老公不管插了她多久,只要能让她来一次小高潮就可以消除她的慾望,让她心满意足的睡着,而今天老公给了她一次大高潮,她居然还是觉得空虚,想要再多点什么来填满她的欲求。

    她继续加快了搓揉的速度,快感一阵一阵的从她下体传来,但她总觉得像是用小火在煮大锅汤一般,没办法把快感继续往上推升,她的额头逐渐渗出了汗水,心里面也逐渐烦躁起来。

    此时一个念头突然闪进了她的脑海里…如果…如果是老师…如果现在是那个光用触碰就能让她高潮的男人用手指搓她的…

    才想到这里,小蕾觉得自己的指尖好像产生了电流,每一次的揉捻都给她电击般的快感,透过阴道直冲她的花心,然后流窜全身。

   「啊!啊嗯!!唔嗯~~~~唔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蕾紧紧咬住棉被,用力夹紧双腿固定住自己的手,让它不会因为泥泞不堪的下体而滑开导致快感中断。

   「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呼啊!嗯嗯嗯~~~!」我的妻子此刻正紧皱眉头,用手指快速地抽插着自己的阴道,在幻想着被老师爱抚的情节中,把自己给送上了高潮,扎扎实实的一次高潮,比我刚刚给她的还要更高。

   「呼…呼…嗯…呼…」一阵抽搐之后,小蕾平躺在床上,大口地喘着气,她的手还放在双股之间,她能感受自己的手和双腿都淋满了自己的爱液,她想着自己居然又一次被慾望所击败,而且还是确确实实地在幻想中达到了少有的高潮,难道自己真的变了吗?

    小蕾默默地起身走进淋浴间,让莲蓬头的水不断淋在自己身上,她抚摸着自己姣好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轻轻揉捏那不算大但却匀称坚挺的双乳,然后滑向自己的细腰,「唉…我的身体啊!妳最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吹乾头髮后,小蕾穿回衣服走回房间,她把棉被掀开,用手撑着床正準备躺回去,突然发现手掌传来一阵湿湿凉凉的感觉。
   「咦…?」小蕾惊讶地定了定神,用手在那一块区域摸着。
    突然小蕾明白了那是什么,这一滩是自己方才流出来的淫水,把床单沾湿了一大块,她脸色一红,默默地走回浴室拿了一条乾浴巾垫在上面,然后才躺回床上。

    自己的淫水弄湿床单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像这次湿成这样一大片,却是前所未有的,小蕾又开始问自己到底发生什么事。
    这一想,老师的身影又闯进了她的脑海,她很确定自己对老师没有任何感情,但自己的身体却好像不受灵魂控制地眷恋着老师的抚触。

    想着想着,她觉得自己的蜜穴又湿润了起来,小蕾觉得自己又想要了,可是自己的手经过刚刚的一轮苦工真的已经累了,又不好把我叫起来灭火,只能难受地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过了多久才逐渐睡去。

    这一夜小蕾没有睡好,不断地做着梦,梦见老师环抱着她,在她耳朵旁边呼气,老师的右手从她的脖子慢慢滑向她的酥胸,接着伸进衣服里,用指尖挑开了她右边胸罩上缘,直接按上了她的乳头。

   「啊…老师…不可以…不行…」小蕾无力地挣扎着,身后的老师没有理睬,依然强硬地搂着她。
    突然,老师的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内裤里,中指指尖就直接插进她的阴道口。
   「啊嗯!老师!不要…不…」老师还是没说话,但也没有回应她的拒绝,而是直接开始搓揉着她的蜜穴口,「嗯~~~啊!老师!快把手…嗯!拿出来…」

   「啊!」突然小蕾睁开了眼睛,原来刚刚只是一场梦,那现在摸着她的是…?
   「老婆…我想要妳…」我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我一直相信夫妻之间没有什么争吵是打一砲不能解决的,如果还不能,那就打两砲。
    我刚醒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从后面抱住妻子,并把手往她的内裤里探,发现她的蜜穴流淌着淫水,一片泥泞,这种机会怎能不好好把握?

    小蕾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抬高了屁股,我知道这是她同意我继续的信号,我顺势拉下了她的内裤,接着把她翻过身来。
   「从后面…」小蕾细声说道,接着便稍微抬高了她的左腿。
    老婆都主动要求了,我也不再啰嗦,立刻脱下自己的内裤,撑开她的双腿就把阴茎插了进去。

   「唔嗯!啊~~~唔唔!」天色微亮,小蕾怕吵醒隔壁床的孩子,只能紧紧地咬住棉被来压抑自己的快感。
   「呼…啊…老婆…妳好湿啊!」我在她耳边挑逗着,慢慢地抽插,一边用手按摩她的小豆豆和乳房。
    这种技巧对小蕾一向很受用,她紧紧抓住我的手臂,仰起头紧紧地靠在我的肩膀,叫床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嗯…嗯…哦!嗯嗯!嗯哼!唔嗯…唔唔…」小蕾随着我的抽插小声地呻吟着,但她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虽然我同时给了她三点刺激,阴茎也能够顶到她的花心,但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就好像妳去按摩,按摩师按得妳很舒服,但总是没有按到妳真正的痠痛点那样。

    小蕾睁开了眼睛,咬了咬嘴唇,在心里挣扎着,心中的天使与恶魔不断地交战…
   「不管了!我受不了了!」小蕾受不了空虚感的不断侵袭,此刻的她只想纾解自己长期的烦躁。
    她重新闭上双眼,开始想像此刻身后抱着她的男人不是老公,而是老师,让自己的思绪延续刚刚被打断的那个梦。

    背德的罪恶感再次如同之前那样袭来,但猛烈的快感也同时流遍了她的全身,小蕾无法压抑地喊出了声音,身体不断地扭动着。
   「是…是你自己要我幻想的…」小蕾在心里喊着,「你自己说想想没关係,是增加情趣的…啊!太舒服了!天哪!」

    这样的喊话让小蕾的罪恶感瞬间降低,她的心中的堤防瞬间被澎湃如大浪的慾望沖塌,她不再天人交战,而是让自己全心去体验这种幻想带给她的绝顶刺激。

   「啊!啊嗯!哦!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唔嗯!」小蕾虽然咬着棉被,但依然无法压抑自己逐渐变大的音量。
    突然,小蕾把我向后推开,翻过身来骑在我身上,恣意地扭动着她的细腰,每一下都奋力地撞击着,恨不得把我的阴茎再往里面塞一点。

    她紧皱眉头,披头散髮地摇动着身体,双手和我十指交扣,把我钉在床上动弹不得,美丽浑圆的双乳不断上下晃动着,嘴里的吟叫声不断地放大,对小蕾来说,此刻的我只是一个真人自慰器,她不想再忍,她要自己控制抽插的深度和角度,她要狠狠地把自己积累的慾望给发洩出来。
   
   「哦呜!哦嗯!吼嗯!吼~~~哦!哦嗯!吼哦~~~吼嘶~~~~吼喔!」小蕾愈动愈快,下体也愈压愈大力,甚至发出了我从没听过的呻吟,我惊讶地看着她疯狂的样子,被深深地震撼。

    没想到一向靓丽优雅的妻子居然会有如此骚浪肉慾的一面,这一幅淫靡的景象深深触动了我,虽然才过了2分钟左右,但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快要撑不住了,逐渐涌出的精液让我的肉棒变得比刚刚更粗,硕大的龟头开始能够刮擦到小蕾的阴道壁。

   「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小蕾突然激动起来,放开了扣住我的手,整个人趴在我身上,边扭边用力夹紧我的阴茎,她这一夹让濒临边缘的我再也无法压制射精的感觉,阵阵的精液就这样被她从龟头给挤了出来。

    是的,不是射出来,而是挤出来。虽然如此,我还是感受到强烈的舒爽,「喔!吼吼!呼…喔喔喔!啊嘶…」我也无法克制地喊出了声音。
    身上的妻子还在摇动着臀部,似乎没有察觉我已经结束,只是随着阴茎逐渐疲软不断加大下压的力道,直到它阴道里滑出来的时候,小蕾才略带惊讶的说:「啊…老公你…射了?」
   「呃…对…对啊…」我尴尬地说着,刚刚我只觉得下半身好像在水里,然后精液就像牙膏被挤出来,也难怪小蕾会没感觉。
   「嗯…」

    小蕾轻轻地回答了一声,从我身上下来便直接进了浴室,这一去就又去了快20分钟都没出来,我也不好意思催促,等着等着我眼皮也慢慢沉重,失去意识之前我似乎听到浴室隐约传出一些声音…

    她确实还没"吃饱",长期累积的慾望怎么可能只靠10分钟的抽插就获得纾解?而且刚才老公射精时连冲击都感觉都没有,不要说解饥了,就连解渴都做不到。
    清理完成后,小蕾握着门把正要出去,却突然停止了动作,她咬着下唇站在门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就这样站了几分钟,她慢慢放开了门把,转身轻轻地放下了马桶盖,脱下内裤坐在盖板上,一只手慢慢地往下伸。
   「啊…嘶…嗯嗯…哦唔…」小蕾用自己手搓弄着豆豆开始自慰,给自己又来了一次小高潮,然后才回到房间内。

    看着已经熟睡的我,小蕾轻声地叹了口气,虽然她的慾望没有获得解决,但折腾一夜她也累了,不久她也沉沉睡去。

—– 待续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