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主人的任务【第三章】失蹤的女友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三章:失蹤的女友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作者:夜光
  
  2021.10.16
  在发送好友申请时,我的心中是惴惴不安的。既想要这个草草酱的主人通过我的好友申请,又希望他不通过我的好友申请。但发送了好友申请之后,我的心一下平静下来了,之前不停在我脑海中交锋的两种想法里,相信萌萌的想法佔据了高峰。学习成绩优异,聪明而又乖巧的萌萌,连她自己的身体都不愿意在结婚前交给我,又怎么会去做福利姬呢?虽然萌萌现在经常在网上与我聊些色色的话题,但还是处女的她又怎么会在推特上发这么淫乱的照片呢?
  越想越觉得是自己胡思乱想的我,并没有继续看草草酱下面的推特,而是直接退出,点进联繫软件,和萌萌聊起天来。
  没有让我等多久,萌萌回覆了我的信息,而之后我们的聊天中,萌萌表现得十分正常,与推特上草草酱那么淫乱的发言反差极大,这更让我减小了心中的怀疑。
  一直聊到了晚上,和萌萌互道晚安后,我把手机放在床边,进入了甜甜的睡眠。
  ……
  “叮铃铃铃……”手机自定闹钟的刺耳叫声将我吵醒,睁开了眼睛,我先是被刺进房间中明亮的阳光透入眼中的辉芒而刺了下眼,之后才慢慢适应了这耀眼的光线,扭头看了眼放在床边的手机。
  “什么,已经12点了?”我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顿时惊得没有了一点睡意,咕噜一声便爬起了床,将手机从床边拿到了手中。
  点开了手机,我先点进了闹钟软件,把最后在12点启动的闹钟关闭。之前几个闹钟可能是被我在睡梦中关了,我根本没有被之前几个闹钟吵醒。
  点进了联繫软件,我首先看到了萌萌的两条未读信息,第一条是早上七点发的:“胧明大懒猪,我已经起床啦。”第二条是早上八点钟发的:“我要跟同学出去玩啦,你起床后给我发个信息哦。”还配上了一个害羞表情。
  我先给萌萌发了一条信息:“我起床了,你们今天去哪玩了啊?”然后退出了和萌萌的聊天框,看起了其他的聊天记录。这时,我发现草草酱的主人已经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并且发来了几条消息。
  我本来想直接把草草酱的主人删了。昨天一时冲动加了草草酱的主人的我,现在已经快打消了自己心中的怀疑了,也就不用留着福利姬的主人当好友了。但看到草草酱的主人发给我的几条消息,本来想要删掉草草酱的主人的手指,不由自主的移向了草草酱的主人发给我的那几条消息上面。
  这几条消息是:“你好,我是草草酱的主人,你是从推特来的粉丝吧?”
  “下面这是草草酱的简介和目前调教的成果表,和草草酱已完成的任务与失败的任务和惩罚记录,还有草草酱的原味定製表。”
  “你可以说一下你想要草草酱做什么任务,也可以购买草草酱的原味。”
  下面是三个文件,第一个文件的名字是草草酱简介成果表,第二个文件的名字是主人的任务,第三个文件的名字是原味定製表。
  虽然我已经不怎么怀疑草草酱可能是萌萌了,但那么相似的照片却像是在我的心里扎了根刺一样,让我的手指不自觉的点向了草草酱简介成果表,想要再确认一下。
  点开了草草酱简介和成果表,只见这是一张类似于简历的东西,但上面所写的文字却十分淫靡。
  圈名:草草酱
  年龄:16岁
  生日:7月14日
  身高:165cm
  体重:55kg
  胸部:c罩杯
  阴部:幼黑长条毛髮
  鞋码:37码
  文身:无
  嘴部初体验:主人的肉棒
  手部初体验:主人的肉棒
  胸部初体验:无
  小穴初体验:处女
  菊花初体验:无
  嘴部特徵:粉红
  手部特徵:白皙
  胸部特徵:粉色乳晕,粉色乳头
  小穴特徵:白色阴阜,粉色阴唇,粉色阴道。薄粉色处女膜,充血变红
  菊花特徵:豔红色
  嘴部调教成果:肉棒初吻,含龟头,吮吸,舔肉棒,内射,颜射
  手部调教成果:打飞机
  胸部调教成果:按摩
  小穴调教成果:阴蒂高潮,自慰
  菊花调教成果:跳蛋,灌肠
  足部调教成果:足交
  男友:有
  经验人数:1人
  自慰:62次
  口交:12次
  口爆:2次
  打飞机:13次
  颜射:1次
  乳交:0次
  性交:0次
  肛交:0次
  足交:3次
  高潮:35次
  潮吹:5次
  失禁:0次
  露出:3次
  吞精:7次
  而在简历和成果表的下方,则配了一张草草酱的正面裸体照片。这张照片应该是在教室里拍的,窗帘被拉上,昏暗的阳光下,草草酱戴着白色的小熊口罩,蒙着黑色的眼罩站在讲台上,挺立的玉乳饱满浑圆,洁白细腻,两点嫣红在昏暗的光线下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力。肉嘟嘟的小腹下面是草草酱的耻丘,覆盖着的黑色绒毛并没有能够阻挡我的视线,因为草草酱的两只纤纤玉手轻轻地将自己肥滑柔嫩的外阴唇拉开,展现出里面粉色的嫩肉,小小的阴蒂包裹在粉色的层叠中不愿见人,但那中间的洞口却被草草酱的手指拉开了一条缝隙。虽然看不清里面的风景,但高清的像素却捕捉到了草草酱从洞口的缝隙中流出的一道透明的爱液。
  肉感的大腿被白色的丝袜包裹,这是草草酱身上唯一穿着的衣物。完美无瑕的玉足就这么踩在讲台的地面上,如果不是被一层白丝包裹,不知道该有多可惜它被尘土玷汙。
  淫靡的照片就像是简历上应该附带的个人照一般,而那教室的背景也让人对草草酱的身份与这张照片拍摄的情景浮想联翩。
  废了好大的毅力,我控制着自己的手不要去触碰那已经昂扬挺立的肉棒,退出了草草酱的简历和成果表,又点开了第三个文件,也就是原味定製表。
  为什么我不先点第二个文件呢?可能我心中的怀疑又开始抬头,让我怕看到什么不愿意看到的东西,所以自动忽略了那第二个文件,打算放在最后来最终确定。
  太像了,太像了。
  我脑海中萦绕的念头,全都是这几个字。
  16岁,萌萌今年也是16岁。生日,萌萌的生日也是7月14日。身高,萌萌也是165cm。虽然我没有问过萌萌的体重,但依靠目测和拥抱,也大致在100-120斤之间,而鞋码上,萌萌的鞋码也是37码,胸部的c罩杯,也是符合的。这么多相似之处,再加上之前的种种相似,与一些巧合,不得不令我心中的怀疑引发地比昨天更加炽烈。
  点开了原味定製表,里面详细记载了各种衣物原味的价格,比如各种类型与颜色的丝袜,内裤,胸罩,棉袜,甚至还有情趣内衣,睡衣,跳蛋。
  我退出了原味定製表,没有继续点开主人的任务那个文件,而是直接在聊天框给他发起了信息。
  “请问你那里现在还有哪些草草酱的原味可以出售?”
  在等待他回覆的时间中,我又点进了与萌萌的聊天框,虽然刚才我看那些文件时已经过去了十分钟的时间,但是萌萌还是没有给我回消息。
  等了两分钟,我的手机响起了消息提示音,但不是萌萌回的消息,而是草草酱的主人回的消息。
  “兄弟,你也知道草草酱的原味有多火爆。昨天草草酱的原味我已经作为福利送给粉丝了,所以现在没有现成的原味。兄弟你要不要定製一下?”
  昨天的原味被送出去了?我瞬间想到了推特上草草酱说做完任务把原味送给粉丝的那条推特,难道任务这么快就做完了?
  我继续问道:“那我现在能不能发布任务呢?”
  过了两秒,他回覆了一条信息:“不好意思,这些天我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任务想要草草酱完成,所以你想要发布的任务就算会被我採用,也会很靠后了。你可以现在提出来,看看能不能给我一些灵感。”
  我想了一想,回覆道:“算了,那我定製原味吧。”
  过了一会儿,他回覆道:“你想要哪些原味呢?”
  看到这条消息,我考虑了一下,目前我迫切需要证实的是草草酱是不是萌萌,而不是发布任务,或者真的去购买一个福利姬的福利图或者原味,那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在于,通过福利图或者原味证明草草酱到底是不是萌萌。
  于是我开始发问:“有没有上面印着小熊的粉色内裤呢?”
  “抱歉呢?没有。”
  没有绣着小熊的粉色内裤吗?是已经卖出去了,还是他在骗我?
  “有没有白色的蕾丝内裤呢?”我在网上找了一张很像萌萌那时跟我视频时穿着的白色蕾丝内裤,发了过去。
  “抱歉呢,也没有。如果你需要内裤原味,现在草草酱有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只是阴阜部位和连接处採用了蕾丝,还有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是很透的那种丝质内裤,和一条粉色的三角内裤。你应该知道,我是不让草草酱穿那种保守可爱的少女内裤的,这在以前的主人的任务中说过,兄弟你要哪一条?”
  “我三条都要。”想了一下,一条内裤,是没法证明萌萌就是草草酱的,因为内裤太普遍了。买三条内裤,将它们互相参照着看,可能会找出蛛丝马迹。
  “那兄弟你想怎么定製。”
  我想了想,我也没有想好怎么定製,目前来说,让这三条内裤更多的沾染草草酱的信息体味,是最容易辨别草草酱是不是萌萌的。于是我回复他说:“让草草酱穿着这三条内裤自慰,每条内裤都要有草草酱下面的味道,但是内裤上面不能有其他的味道。”
  过了一会儿,他回覆道:“好的,总共600元,你先付账,然后把地址告诉我,最多半天我会把草草酱穿着这些内裤的照片和原味内裤发给你的。”
  真黑啊,我有些犹豫。600块钱买三条内裤,这不是正常人做的事情吧。但想了想,为了证明萌萌到底是不是草草酱,这钱是需要花的,我也不缺这点钱,于是我没有想太多,把600块钱给他打了过去,并告诉了他我家附近的一个地址。
  结束了与他的聊天,我退出了对话框,与他对话的这十多分钟,萌萌依然没有回覆我,这很不正常。在之前我找萌萌聊天,萌萌从来没有超过五分钟回覆我的,就算萌萌在上课,也会给我回一条消息。
  我想了想,点开了语音通话,给萌萌拨打了过去。
  “滴,滴,滴。”语音通话一直响断,萌萌也没有接听。
  我稍微有点慌了,退出了联繫软件,找到了通讯录里萌萌的电话,给萌萌拨打了过去。但直到电话响断,萌萌也还是没有接听。
  我的心中顿时慌了,难道萌萌遇到了什么事吗?难道萌萌处在危险之中吗?萌萌不是跟同学出去玩吗?之前这么久不回我的消息,不接电话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
  我要跟萌萌父母打电话确认一下吗?但我不知道萌萌的父母电话啊。我要去萌萌家里找她一下吗?可是萌萌现在并不在家啊。我要跟她的同学打电话询问吗?但是我不知道萌萌是跟谁出去玩了啊。
  一时间联繫不上萌萌的我竟然束手无策,但在我的脑海中却鬼使神差想到了推特上的草草酱。要不然,看看草草酱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打开了推特,我点进了草草酱的动态中,只见在今天一上午的时间,草草酱已经新发了三条推了。
  第一条推特是早上八点半发的,草草酱站在一只镜子前,用手机挡住了脸。她的上身穿着一条黑色的无袖连身褶裙,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水手衫,还繫了一条红色的领结。下身在玉足上穿了一双黑色的圆头小皮鞋,光洁的漆皮鞋面反射着阳光,上面点缀着可爱的蝴蝶结。绑带皮鞋的设计恰到好处将少女优雅的足面曲线展现出来,稍稍隆起的脚背被白色覆盖,与小腿浑然一体。小腿上穿着的是两条纯白色的短袜,包裹着少女完美无瑕的玉足,也显露出少女那冰清玉洁的玉腿,美得令人窒息。
  照片的配字是:今天被主人带出来调教了,开心,主人会给我什么任务呢?
  第二条推特是上午十点发的,是一个短视频,没有配文字。但下面的评论里有一个草草酱的评论:“今天草草酱就在这里完成主人的任务啦,有哪位幸运粉丝可以遇上草草酱呢?”
  点开了短视频,我顿时一惊,只见视频中的场景,竟然是海滨市的皎月公园,那熟悉的花草,树木,还有锻鍊的人群,曾经是我和萌萌一起逛街去过的地方,看过的景色,所以非常熟悉。而视频最后一段拍到的高塔,不就是海滨市的一个地标,友达高塔吗?
  难道草草酱就在海滨市,就在皎月公园里?她今天要完成的主人的任务是什么?萌萌今天跟同学出去玩了,有没有这么巧合?萌萌是不是草草酱?
  为了求证这个问题,我迅速起身换衣服,準备去皎月公园一探究竟。同时,这也是在萌萌联繫不上之后,我唯一能找到的一个与萌萌有关联的人了。
  在穿衣服的同时,我继续浏览第三条推特,这条推特是最新发的,发布时间是11点15,只有一段文字:“主人的第一个任务草草酱失败了,只能去完成主人的惩罚了,好可怕。主人在思考要怎么对草草酱进行惩罚,草草酱好害怕。”
  惩罚?没有完成主人的任务还会有惩罚吗?这个主人挺会玩的啊。
  ……
  赶到了皎月公园,这里离我家不远,坐地铁就可以到了。只见在中午炽烈的日光下,皎月公园显得人影稀疏,没有上午那么多锻鍊的人。
  进了皎月公园的大门,顺着小路绕了几个圈,我就走到了草草酱上午拍视频的所在地。环视四周的花木,比照视频中的景色,我更加证实了我的判断。但此时,这里并没有一个人影,更不用说草草酱会在这里了。
  到现在草草酱还没有发新推特,这证明草草酱还在皎月公园里,我四处找找,说不定就会找到草草酱了。
  虽然我家离皎月公园不远,但还是有几公里距离的,所以需要乘坐地铁来这里,但皎月公园距离萌萌家是很近的,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而且距离萌萌所上的高中也不远。
  因此我们之前出来约会的时候经常来这里,当时我们常常坐在那边的柳树下面,看着那些年轻人与老年人锻鍊,享受着树荫的遮蔽,说着甜蜜的悄悄话。
  柳树旁边,是皎月公园里一方小湖,皎月公园就是因为这个小湖而得名,水中种满了芙蓉,与旁边的柳树相映,恰似萌萌芙蓉如面柳如眉,但如今芙蓉依旧在,柳枝轻摇,萌萌却不知道在哪里。
  萌萌会是草草酱吗?萌萌会在没有完成主人的任务后,正在被主人惩罚吗?是怎么惩罚的呢?是在一处草丛中,正在被主人从后面侵犯吗?还是正在帮主人口呢?如果萌萌是草草酱,那主人又是谁呢?
  我颓废的坐在柳荫下的长椅上,给草草酱的主人发了几条信息:“你现在在调教草草酱吗?”“你跟草草酱是什么关係?”“你是怎么做到草草酱的主人的?能不能教教我?”
  等了十分钟,萌萌和草草酱的主人都没有回我。
  站起了身,我準备将整个皎月公园完全探索一番。
  ……
  下午四点,我坐在皎月公园的鞦韆上,任鞦韆慢慢晃荡。看着依旧没有回我的萌萌的聊天框,想到又拨打了两次电话,但萌萌依然没接的情况,我的心里充斥满了对萌萌的担忧。
  萌萌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担心的我这时在想,就算萌萌是草草酱,我也不会放弃萌萌。我们之间共同的爱情与回忆,在萌萌联繫不上的这段时间竟然显得这么珍贵而难得。即便萌萌是草草酱,但我相信她一定是有苦衷的。如果能联繫上萌萌,她的苦衷可以告诉我,让我们一起面对。这样的情况,总比萌萌失蹤要好啊。想到我在网络上看到的那些文章,像是《盲妻》这些文章描述了女友失蹤之后的遭遇,我现在宁愿萌萌是草草酱了,她没有回覆我只是因为在被主人惩罚。
  一直在三线处理线程的我终于刷出来了草草酱的推特,只见草草酱刚刚发了一个新的推特,也是文字的推特。“草草酱已经完成主人的惩罚了。还好主人手下留情,只是惩罚草草酱在女厕所自慰,而且要帮主人足交,主人没射出来之前草草酱不能高潮。好刺激呀,刚刚有个姐姐在草草酱自慰到一半来到草草酱的旁边隔间尿尿,吓了主人和草草酱一跳呢。”
  女厕所?对啊,女厕所!皎月公园的男厕所我甚至都去过寻找了一遍了,但偏偏还漏了个女厕所没去,原来草草酱是待在女厕所里的啊,甚至和她的主人在一起。她刚刚发推,如果现在去女厕所的话,说不定可以发现草草酱和主人两个人的真面目。
  我从鞦韆上起身,下午的阳光没有上午和中午炽烈,本来应该会有很多人跑来公园散步锻鍊的,但日光不炽烈的原因却是因为被阴云遮蔽,在这快要下雨的天气,也不会有太多人出来逛公园。
  鞦韆地距离女厕所有点远,全力的高速奔跑让我的肺部十分不适,我的气喘的愈发急促,心里愈发焦急,两三要走出公园的行人看着我这么奔跑,或者投来疑惑的目光,或者投来讚赏的目光,让我只想回头说一句:讚赏你妹啊。
  跑到了女厕所,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我没有多想,而是直接冲进了女厕所。等冲到了女厕所里面我才想起来,我这种行为已经可以算得上变态了。
  还好女厕所里没有人,我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懊恼,每个隔间的门都开着,在我从外面带来的风的吹动下摇摇晃晃。
  我环视了一下六个隔间,这六个隔间用的都是坐便器,里面放了一个垃圾篓,乍看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但不甘心的我还是走进了隔间,期望能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第一个隔间里很正常,垃圾篓里只有几张用过的纸,第二个隔间的垃圾篓里也只有用过的卫生纸和一张卫生巾,上面带着鲜豔的血红色。第三个隔间的垃圾篓里是几张卫生纸和两根卫生棉条,沾着暗红的血色。第四个隔间的垃圾篓很乾净,第五个隔间的垃圾篓里是一张还溼润着的卫生纸,而在第六个隔间的垃圾篓里,我终于发现了我想要找到的东西。
  第六个隔间,在洁白的坐便器上有一点溼润的痕迹,而在摆放在地上的垃圾篓中,扔着一双洁白的短袜。
  这双短袜一只被揉成了一团,有些潮溼,另一只侧卧在垃圾篓里,从袜口流出了一滩浓白色的腥物,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
  我取出了一张卫生纸,捏起了垃圾篓里的白色短袜仔细观察起来。那只被揉成一团的袜子被精液浸溼,可以看到在缝隙出已经形成了黄色的精斑。虽然离得这么远,但腥臭的精液味道已经直冲我的鼻端,可以想象刚射出来时味道有多么浓郁了。
  另一只的袜袋里,还残存着半数的浓白精液,可以想象到一个场景,一只壮硕腥臭的肉棒被套在了少女洁白色的袜子中,一挺一挺地射出了那庞大卵袋中积攒的精液。少女的一只玉足还穿着洁白的袜子,但已经被前走液浸溼了,而另一只白皙柔嫩的玉足隐隐显着青筋,与穿着袜子的玉足一起夹着正在喷射中的肉棒,少女玉足的长度甚至还比不上那肉棒的长度。而容貌姣好的少女则坐在马桶上,揉捏自己穿着黑色内裤的小穴,并在敏感的足底感受着粗壮肉棒的律动时达到了高潮。
  我已经可以确定,刚刚草草酱和她的主人,就是在这里完成了对草草酱的惩罚,而且他们刚刚离开不久。但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这我没法确定,他们又去哪里了?这我更不知道了。
  把短袜重新扔回垃圾篓,我离开了隔间,当我走到女厕所门口的时候,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这场雨还不算小,六七月份的雨,啪嗒啪嗒打在了地上,很快就在厕所门前积起了一个小水洼。而我没有带伞,从这里离开一定会被雨水淋溼。
  但不离开吗?待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呢?草草酱和她的主人已经离开了,我还在这里逗留就太傻了吧。
  走进了雨幕,我打算去萌萌的家里看一看,看看萌萌或者她的父母有没有回家。虽然被雨水淋溼我现在不是太在意了,但能不淋雨还是更好的,所以我一路飞奔到萌萌家的小区。
  萌萌家的小区是一个现代的建筑群,小区的绿化做得很好,基础设施也很完善。因为我上次寒假放假回来经常送萌萌回家,所以也有一个他们小区的门禁卡。刷开门禁卡走了进去,门岗亭的保安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又低头看起了他手中的报纸。小区的道路上行人很少,我迫不及待的跑到了萌萌家的楼下,在门口按下了她家的门铃。
  可惜,没有人接听。
  看到有一位老婆婆打着伞走了过来,我给她让了个位置,顺利地跟着她进了楼内。坐电梯上了七楼,走到了萌萌家门口,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按响了她家门口的门铃。
  依旧,无人接听。
  我颓唐的身子倚靠在萌萌家门口,多希望现在萌萌或者她的父母能快点回来。
  ……
  晚上九点,我坐在萌萌家门口旁边,身上被雨淋到的地方已经晾乾了,但萌萌还没有回我的消息,萌萌和她的父母也没有回家。
  而在这段时间,处女jk草草酱在推特上又发了两条推特。第一条是晚上6点发的,是一张图配上了一段文字,在照片之中,少女光滑的阴阜光洁无毛,微微隆起,那黑色的处女阴毛已经不见了蹤影。柔软的阴唇中,是一道细若无缝的一线天,柳叶形状的耻丘上,一线天像是柳叶中那一道叶茎,流出了一点蜜汁。
  照片中的少女,像是白虎一般诱人,而随图配上的文字也给这一幅蜜穴图增添了一丝淫靡:“主人今天要给草草酱剃毛啦。主人说,他喜欢没毛的小白虎,而且下一步要调教草草酱淫蕩的屁眼和小淫穴,有毛也不方便。剃了毛之后,白虎萝莉草草酱诞生啦,这样主人一定会更疼爱我吧。”
  剃毛?白虎?我捂着额头,感到了难以言喻的情感。而看着下一条推特,我更是感觉我快要晕眩了。
  下一条推特配了九张图,第一张图是草草酱穿着透明雨衣,脸部被涂抹了马赛克,坐在了一个鞦韆上的画面。蕩着鞦韆的草草酱虽然有一米六,但圆润的鹅蛋脸边缘与这充满童趣的画面还是给草草酱增添了几分萝莉气息,如果不是草草酱里面什么都没穿的话。沾了雨水的透明雨衣并不完全通透,但满屏的肉色却已经极具冲击力了。草草酱浑身上下,除了那件透明雨衣之外,可能只有脚上穿着的小白鞋算是一件衣物了。小白鞋露出了草草酱光滑圆润的脚踝,不知道在草草酱的玉足上有没有穿袜子。
  最关键的是,这个鞦韆,就是我刚在公园里坐着的那一个啊。
  懊悔充斥着我的内心,如果在那里再多待一会儿,可能就会看到草草酱和她的主人了,我为什么要这么早离开?而第二张图,则是草草酱骑着黄色的共享单车,在公园里裸体骑行,身上的透明雨衣,不知道有没有被垫到屁股下面。如果没有的话,草草酱的光洁圆润的屁股可是跟那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坐过的车座亲密无缝接触了啊。
  第三张照片是从侧后方拍的,这张照片让我鬆了口气,草草酱是把雨衣垫在屁股底下的。
  第四张,第五张,第六张照片,草草酱坐在了那张我和萌萌坐过的长椅,摆出了三种姿势。第四张照片草草酱横坐在椅子上,鞋子踩着椅子的边缘,照片中可以比较清晰的看到草草酱侧边美乳的肉色。第五张照片草草酱正坐在长椅上,面对着镜头,两只洁白的胳膊抱在了胸前,增添了一股我见犹怜的青涩。第六张照片草草酱两腿并紧,小白鞋踩在了椅面上,草草酱则背对着镜头,伸出柔荑去抚摸那柳树的枝叶。
  章台柳,章台柳,往日依依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我的脑海里,突兀浮现出了这首词。而照片之中,草草酱的美背,圆润的小屁股,肉感的玉腿,尽数得以展现。
  第七张,第八张,第九张照片,草草酱站在了水边,乍看没有太大区别,但仔细观察照片,可以发现镜头逐渐向湖面移动,裸体的草草酱的倒影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中逐渐显现。
  唯美的意境,透出的却是淫靡的事实,草草酱又一次露出了,而且还是近乎裸体。
  “叮咚。”电梯的响声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抬头看去,只见电梯门缓缓打开,而我的可爱女友,萌萌从里面走了出来。
  萌萌手上握着一把还洒落着水珠的粉色摺叠伞,另一只手则提着一个米色的帆布袋,不透明的帆布袋阻隔了我的视线,让我的视线转向了萌萌的身上。只见萌萌的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则穿着一条高腰牛仔裙,但牛仔裙的长度已经有萌萌那肉感大腿的一半了。白嫩的玉腿暴露在外,神秘的玉足上则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还有两只白色的袜子只能看到袜口,包裹着萌萌的脚踝。
  这一身衣服,与草草酱今天穿的一点也不一样,我的心里原本炽热的怀疑稍稍冷却了些许。而萌萌看到我,原本满是笑容的鹅蛋脸上露出了担心的表情,她快步走了过来,看着我被淋溼还没晾乾的头髮,疑惑的语气中透露着担心:“胧明,你怎么过来了?今天我不是告诉你我跟同学出去玩不在家吗?你这,都淋溼了?”
  看着萌萌扎了一条长马尾的后脑勺,清纯的脸蛋上满是担心,我突然觉得我的怀疑有些无据。我笑着说道:“没什么,看你一直不回我消息,打电话也没有接,我有点担心,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边说着,我边顺手不着痕迹地把手机息屏塞进了裤兜。
  “啊,”萌萌连忙掏出手机,看着上面我发的未读消息和未接来电,一脸抱歉的对我说:“胧明,不好意思,今天我同学让我把手机静音,我想着没什么事,就开了静音。我们玩的很开心,没有看手机,太抱歉了胧明。外面冷,你淋溼了不要冻感冒了,快来家里坐坐。”边说着,萌萌边伸出了柔荑,拉我的手。修长又软绵的手握住了我的手,冰冰凉凉的。
  “时间太晚了,我就不进去了。”我摇了摇头,刚看过时间的我知道现在已经九点十几了,现在去萌萌家里,难道要在这留宿吗?太快了吧,进展也太快了吧。“你玩的开心就好,都跟那个同学玩了些什么呀?”
  “玩了好多有意思的。”萌萌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微微浮现出了一丝红晕,“你真的不用进家里来坐坐吗?”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又问起了一个比较好奇的事情,“你的父母不在家吗?”
  “我爸妈这几天出差了,过些天才会回来。”看着我执意不进去,萌萌把她另一只手握着的伞递给我,“那你打这把伞回去吧,回去的路上不要再淋溼了。”
  我接过了萌萌手里的伞,冷冰冰的内心逐渐回暖:“好的。”
  “对不起啊胧明。”萌萌看着我身上也有一些被雨水淋溼的痕迹,可爱的眉头轻轻皱了下,粉嫩的小嘴轻启,低声说道:“我们明天出去玩吧?去乐园里玩,胧明你和我还没有去过乐园吧?”
  萌萌竟然主动约我去乐园玩?要知道,这个乐园可不是普通的乐园,在滨海市,能只被简称为乐园的地方,也只有euphoria乐园,这是滨海市最大的乐园,而且也是最贵的。
  “好啊,”我急忙点头,不过又疑惑道,“这几天你不是跟同学一起出去玩吗?”
  “后几天可以推了,陪男友去乐园当然要比跟同学出去玩重要啊。”萌萌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我重重点了点头,慢慢放开萌萌的小手,轻声说道:“那我们就,明天见?”
  “嗯,明天见。”萌萌摆了摆手,转身用可爱的手指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我也转过了头,走向了电梯,手中握着萌萌的粉色小雨伞。但我的脑海中,却有一幅画面一直挥散不去。那是萌萌刚才进门时,我看到萌萌穿着白色T恤的后背上,那一道若隐若现的黑色。
  萌萌不是不穿性感内衣吗?
  (待续)
  章后说:这一章时间拖得比较久,不过总算是完成了
  最近又有两个新想法,一个是女友被男主念进了书中,在书中被调教,男主在书外寻找进去的方法并看着书中故事的发展
  另一个是av企划,请一对情侣拍摄av,处女女朋友在车内被黑人ooxx,处男男朋友隔着车外的玻璃不知道里面在做什么
  不过没有很想写的慾望,有哪位读者写一写?挺想看类似文章的
  下一章预告——与女友的约会(淫靡的乐园)
  请大家多提提意见,任务,惩罚,玩法都可以。小弟拜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