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欲焰人间】序章;第一会所首发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欲笔勾魂
2022年3月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搜书吧、第一版主
字数:7716

  简介:

  欲者,放纵;智者,驭欲。

  吾等恶欲者,喜好端庄女神落下凡尘,喜好高门之妻化身荡妇;

  将深藏于内心深处的邪恶目光,看向那些一切吾等求而不得之事物。

  一体两面,恶欲之人,必有正欲。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一切恶欲之行,早已在萌生之初,标定好了价码。

  凡行欲之事,必有所付。

  这是一个欲者和智者的故事。

  你准备好付出应有的价码了吗?

  定位标签:

  架空,灵气复苏,伦理乱伦、欲望、谋略、异族战争、幻想畅想!(绿)

  注:只想看肉文的绕道,先立其意,后山崩海涌!{ 长篇} 【翻译过来就是,

前边基本没有一号女主肉,后面循序渐进随之疯狂,】

  定位:不是单纯的纯爱,也不是单纯的绿文,看你带入谁的视角了。

                          ——欲笔勾魂◎著

  说在前文:

  本文内,所出现的一切人物、故事、事物,纯属原生幻想;禁止对号入座!

与现世中的任何事件所挂钩。

  注:未满18周岁,禁止阅读本书。

  (若有违禁,所造成的价值观偏差,后果自负。)

  序:欲起之偷龙转凤。

  2206年3月2日。

  天灭星,玄华帝国边疆之城。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城市公路街道上的人们,忙于躲雨,三三两两在街上奔

走。

  大雨已经连续下了好多天,令这座城市的人们,都忍不住在心头蒙上一层阴

郁的气息。

  更何况,此刻城市各处,突然出现的那些帝国士兵,个个面色肃穆,手执威

力强横的枪械。

  无不标明,似乎这座城市有什么大事正在发生。

  实际上,若不是这些士兵臂膀上,粘着帝国国旗的臂章。

  恐怕戍边城的城民们,都要以为是他国的军队进城了,也不怪城民会如此想

法。

  实在是这些士兵身上的着装迷彩、武装装备,都是前所未见,从未在帝国公

众视角面前露面过的。

  不是帝国各地的戍卫部队,也不是地方内卫,亦不是各城市的特卫支队,更

不是安民所的吏员。

  这一切,都忍不住让城民们心头疑惑,心生揣揣不安之感。

  这些未知的帝国武装,封锁了戍边城的各个交通要道,似乎在寻找着些什么。

  即便他们的神情肃穆,却依然遮掩不了眼神中的急切。

  ……

  与此同时,戍边城第一公卿医院内。

  产房门口,传来一声声女子声嘶力竭的喊声。

  这喊声,让在产房外等待的两位男子,神情有些紧张。

  其中一位,虽精神沉稳厚重,但两鬓的斑白却显得有些老态了。

  若此刻有帝国公民在此,必然能认出此人。

  这快50岁的男人,不是别人。

  赫然是玄华帝国的戍边大将——季镇岳!

  手握边疆九城之兵权,威名赫赫、战功滔天,无不为公卿大臣、贩夫走卒所

知。

  而在他的身旁,则是一个二十五上下,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显得十分儒雅

的年轻人。

  细看之下,他的面貌和季镇岳竟有八分相似。

  他,便是季镇岳那不为外人所熟知的儿子。

  现任戍边市绝密级HZ563研究所一级研究员——季修远。

  虽是父子,但两人此刻的表情,看上去似乎都不怎么愉快。

  一根又一根的香烟,在季镇岳嘴边点燃。

  一阵又一阵的烟雾,从嘴唇中吐露而出。

  能让历经战火洗礼,曾经亲自上过战场的老兵,如此烦闷的事情可不多见。

  耳边依旧传来产妇声嘶力竭的喊声,沉寂了几秒过后,站在产房过道外窗户

旁的季镇岳,才扭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他的眼神,无比的复杂。

  怒火、不甘、期盼……等诸多的情绪不一而足。

  面对自己亲生父亲的复杂的目光,季修远只是微微低垂双目,双手交叠于腰

腹处。

  宛若他小时候听父亲训话那般,顺从、听话。

  看到儿子这般做派,又听着产房内儿媳妇那声嘶力竭的声音。

  最终……

  随着一声婴儿啼哭声的传来,所有的怒火,也随着婴儿的啼哭声烟消云散!

  「看在孙子的面上,这次的事情……」

  季镇岳目光悠悠投向产房门口,同时开口说着。

  「便算了。」

  「我来收尾吧!」

  季镇岳说完,转过身去,大步向走道远处走去。

  那里……

  还有他的私人侍卫。

  苍老的手掌微微一抬一招。

  一直隐秘关注着季镇岳这边动静的侍卫长,当即快步小跑过来。

  「将军!」

  面对满眼忠诚的侍卫,季镇岳心头思绪百转千回。

  几秒后,这才悠然叹息一声。

  「去,找个可以控制的护士,让她帮我做件事。」

  「你且附耳过来。」

  侍卫长闻言,心头一跳。

  下一秒却又丝毫不犹豫的附耳过去。

  「你这样……」

  「我听到旁边的产房刚刚也有个产妇生出个孩子,你暂时偷偷将孩子调换一

下……」

  「是!我马上就去安排。」

  侍卫长面色肃然,赶忙领命而去。

  伴随着侍卫长军靴在地上踩的啪作响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由远及近的密集

军靴踏地声音。

  季镇岳眉头一挑,在他的身后。

  是已然抬起头满脸冷峻之色的季修远,他的目光深邃又坚毅,颇有几分季镇

岳的风采。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一群穿着漆黑制服的士兵、以及吏员,来到了季镇岳面

前。

  同时间,原本留在过道门口,护卫季镇岳的其他侍卫们,也全都围了上来。

  季镇岳一对虎目微眯,扫视身前的诸人,眼神中露出一丝不解、两分疑惑,

三分警惕。

  下一瞬,季镇岳将目光放在为首的那人身上。

  「张锦荣,你不好好守卫HZ563研究所,你跑医院来干什么?」

  季镇岳话语中,赫然显露出不满之意。

  面对边疆九城军权一把手的喝问,身着帝国审秘司制服的张锦荣,微微低垂

下头颅,首先对面前的老将,奉上了自己的敬意。

  然而,下一秒……

  张锦荣的话语,瞬时令季镇岳身旁的侍卫们,都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咔吧吧!

  一连串枪机保险打开的声音。

  黑洞洞的枪口,已然指向张锦荣等人。

  张锦荣的话语,似还在产房外的过道上回荡……

  「季将军,研究所S级研究成果失窃,季研究员有重大作案嫌疑。」

  身为拱卫季镇岳的侍卫们,显然知道不少内情。

  平日里甚至也随着季镇岳出入过不少机密之地……

  因此,他们清楚张锦荣口中的S级研究成果,意味着什么。

  但他们不明白,这怎么和将军的嫡子扯上了关系。

  这事可非同小可!

  季镇岳闻言,也是瞬时面色一沉。

  「张锦荣,你什么意思?!」

  「你在质疑本将的家风吗?」

  猛虎不下山,虎威仍由在。

  即便离开战场已经多年了,季镇岳仍然威名依旧。

  他的话,直接让张锦荣及其身后的吏员、卫兵,全部低垂下头颅。

  没有人想,更没有人敢!质疑这位曾经戮战沙场的老将,对帝国的忠诚。

  不过……

  将军是将军。

  将军的儿子是将军的儿子。

  这不意味着,将军的儿子,同样享受将军的荣勋。

  尤其是在昔日帝国变法之后。

  心头千思万绪,张锦荣低垂着头,却不代表要看在季镇岳的面子上,此事就

此作罢。

  反而,他依旧坚持着说道。

  「将军,经审秘司调查,季修远有重大作案嫌疑,他是唯三位有资格进入S

级实验室的研究员。」

  言及与此,张锦荣微微一顿,又继续道。

  「而这两个月内,另外两位研究员已然被调往了其他研究所,且尚不处于西

南边疆诸城境内。」

  张锦荣言外之意,无需他言。

  已然是一口咬死季修远有重大作案嫌疑了,或者甚至说,他肯定研究所S级

研究物的失窃,和季修远百分之百有关。

  此刻,在季镇岳的身后,原本满脸冷峻的季修远,却突然在脸上露出笑容。

  随后,季修远跨出一步,和季镇岳并立,面向张锦荣,厚唇微启。

  「张司长,既然你怀疑我,那就调查吧!」

  「我也会配合你的一切调查行动。」

  「对了,另外说一句,我不知道张司长,有没有查到研究所的相关日志。」

  「我在昨天,就申报了身份磁卡,失效了……」

  季修远语气幽幽,似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一般。

  然其言语中的锋锐,张锦荣却清楚的感受到了。

  我,做好了相关的准备,现在的时代,还是要讲证据的,你有吗?

  思绪一动,张锦荣抬起了头,目光似箭一般,死死的盯着季修远。

  半响之后,张锦荣眼中的冰冷,突然如春风化雪,更在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

  随之而来他的话语,却让季镇岳眼神一动,神情稍显难看。

  「季研究员,既然你配合调查,那是再好不过的。」

  「想来,你也应当知道,S- 001研究成果,是作用在什么样的人身上才

有效的。」

  一言及此,张锦荣顿了顿,同时挥了挥手,指示身后的卫兵和吏员们。

  「马上,封锁第一公卿医院!」

  「所有的婴孩……」

  「抽血化验!」

  随着张锦荣的话语,季镇岳一个跄踉,险些站不稳。

  彻查整个医院,那他刚刚临时安排的手段,可就穿帮了。

  身为九座城市的最高军事首长。

  他可清楚张锦荣口中的研究所是那个研究所。

  也清楚张锦荣口中的S- 001号研究成果,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只能作用在婴儿身上的药剂。

  乃是从一颗天外陨石中提取出来的元素。

  经研究,那可以让使用者,多出许多意想不到的非凡能力!

  同时,季镇岳更清楚的是。

  如果,他的孙子或者孙女,被查出来注射了这种药剂。

  那……

  命是别想保住了。

  不过,此刻季镇岳疑惑的是,他没看到自己儿子季修远的脸上,有任何的变

化。

  甚至他的眼神,都没有产生任何波动。

  一时间,季镇岳不由皱起眉头。

  莫非……

  季修远另有安排?

  心中有些揣揣不安的季镇岳,强压下心头动用军事力量,干涉此事的冲动,

冷眼旁观张锦荣带着吏员和卫兵,封锁了整个戍边城第一公卿医院。

  ……

  第一公卿医院,住院楼6楼产妇病房内。

  一个面色苍白的美妇,正用着沙哑的嗓音,竭力呼喊着。

  「我的孩子呢?!」

  「护士!护士!」

  「我的孩子呢?!」

  「来了!宁夫人,在这呢!」

  「恭喜你,宁夫人,如你所愿,是个女娃!」

  满脸笑容的护士,推着婴儿车到病床旁边。

  而听到护士所言的妇人,则是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女娃……幸好。」

  妇人喃喃自语的时候,一声粗犷的男人声音响起。

  「女儿,女儿!咋样了,是孙女还是孙子啊?」

  话语响起时,声音的主人已经大步跨进产妇病房内。

  其穿着一身合体的西服,满脸的焦急。

  男人走到那美妇的身旁后,看到了病床旁的无菌婴儿车。

  也看到了无菌婴儿车内,有个皱巴巴的婴孩,分不清是男娃还是女娃。

  见此,中年男人的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素烟……这是……」

  名为宁素烟的美妇白了自己父亲一眼,没好气的回道。

  「爸,这是你孙女!」

  「哎哟哟,怎么长得跟水猴子一样,浑身皱巴巴的……」

  男人话音才落,就被宁素烟啐了一口。

  「呸!爸,你说啥呢!」

  「孩子刚刚出生是这样的。」

  「好好好!」

  男人凑到婴儿车旁,一脸满足的看着里面的娃娃。

  看了小一会后,这才直起身来,干咳了两声。

  「咳咳,那什么女儿……」

  「你真的不考虑……再……再嫁一个吗?」

  「这……我孙女刚刚出生就没了爸爸……」

  男人的话没说完,便被宁素烟打断。

  「爸,以后不要说这个事了。「父亲的话,瞬时冲淡了宁素烟脸上的幸福笑

意。

  然而,父亲的话却深深扎到了宁素烟的心头。

  孩子……

  不能没有父亲。

  而被宁素烟打断话语的男人,只好讪讪一笑。

  考虑到自己女儿才刚刚生产完,不宜考虑这些事情,他决定暂时不在女儿面

前提这些。

  心绪一动,男人看到宁素烟脸上的神情,决定说点别的来转移宁素烟的思绪。

  「哦,对了,女儿!你知道你隔壁住的是谁吗?」

  男人开口问道。

  宁素烟疑惑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不过也没管父亲问这个做什么,只是回答

道。

  「住的是一个姓姜的女人,哦,她也是今天生产,还比我早一步进的产房,

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男人闻言心头一跳,姓姜?!

  他刚刚过来的时候,可是看到隔壁病房的门口,站着荷枪实弹的士兵。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些士兵……

  似乎是西南季将军身旁的禁卫军……

  该不会是季将军的……

  想到这,男人暂时不敢继续想下去。

  他知道,自己的世界和权贵的世界,可从来不是一个世界的。

  知道某些事情,对自己可没什么好处。

  思绪一转,男人又说道:「诶,女儿,今天的戍边城,似乎不太太平。」

  男人说话时,眉宇间不由带上一丝忧虑。

  满大街的军车、士兵,从未见过的帝国军人制服,着实惊到他了。

  不过,即便他身为玄华帝国西南地区的首富,他也不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

什么事。

  听到父亲的话语,宁素烟则是成功被吸引了注意力。

  但还没等她仔细询问,她便看到刚刚推车进来的那个护士,再一次的走了进

来。

  而且那护士的身后,还跟着几个黑色制服的卫兵。

  几个卫兵看到官方中的男人,心中顿时惊了一下。

  原因无他,这个男人居然是帝国西南地区首富榜上的首富——高峻。

  这下麻烦了……

  这是几个卫兵心头同时冒出来的想法,几人更是不由对视了一眼。

  此时,高峻看到护士身后的卫兵,也不由皱起了眉头。

  这是干嘛的?

  言随心出,高峻当即表示疑惑。

  「几位……小兄弟,你们这是?」

  卫兵中的小队长闻言,尴尬一笑,心头思绪急转。

  刹那间,小队长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倒是没想到高先生在这里。」

  说话间,小队长靠近高峻,然后微微低于道。

  「相信高先生也是明事理的人,城内有人感染了病毒,为了百姓安全,我们

正在民众中抽血化验……」

  「这个……婴孩也无法避免……」

  高峻闻言,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抽血化验?感染病毒?!

  高峻连续今天城内遍布的士兵,从未见过的士兵制服,顿时信了几分。

  旋即高峻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连婴孩也要抽血化验,是什么人如此歹毒心肠,居然连婴孩也要投毒?!

  不过这不是要紧的事,重要的是当前要确定自己的孙女没什么事。

  想了想,高峻让开了身形,露出了身后的婴儿车。

  「既然如此,你们快点吧!」言语之中,颇有催促之意。

  小队长身后的卫兵见状,不由在心头暗暗给小队长竖起了大拇指。

  好家伙,三言两语间就让这位闻名于帝国西南的首富,放下戒心,你特娘的

可以啊!

  小队长见状,心中也舒了一口气,随即赶忙示意身后的护士给婴孩抽血。

  而一旁的高峻,此刻也贴到女儿宁素烟耳边,给宁素烟解释了一番。

  宁素烟闻言,眉头紧皱,心中疑惑万分。

  不过只是给婴孩抽点血,暂时还没有其他出格的举动,宁素烟便没有阻拦。

  何况……

  这些士兵身上那凛冽凶悍的气质,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

  必然出自精锐部队……

  也不知戍边城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宁素烟在心头暗暗思付着,同时心疼的看着那细长的针管插入自己女儿的手

臂上,抽了一点点血。

  ……

  半小时后,帝国西南地区审秘司司长,张锦荣面色难看的带队离开了戍边第

一公卿医院。

  季修远的嫌疑暂时摘除了,也没找到S- 001药剂在婴儿身上使用的证据。

  更因为此得罪了西南边疆九城的军事一把手……

  张锦荣心中的烦闷可想而知。

  公务车内,张锦荣烦闷的点燃了香烟。

  一旁的副司长,也是面色难看开口问道:「锦荣,这下……线索断了,我们

往哪里查?」

  张锦荣呼出一团灰白的烟气,深邃的目光中露出一丝狠色。

  下一秒,阴沉的话语从其口中吐出。

  「封锁戍边城!彻查全城!所有的婴孩,不!所有人都查一遍!」

  说到这,张锦荣微微一顿。

  「甚至连我们自己审秘司也要彻查一遍!」

  「查个底朝天,我就不信了!」

  随着张锦荣的话语,他伸出车窗那只手中的烟头,被拇指和食指狠狠泯灭,

徒留空气中的闪烁又快速湮灭的火星……

  ……

  2206年3月2日下午,15时52分。

  从未在大众面前露面过的帝国禁卫士兵,封锁了玄华帝国西南戍边城。

  2206年3月2日晚上;22时22分,戍边城外225公里之外的小镇

乡道上。

  一辆不起眼的越野车内。

  一个面相狠辣,带着刀疤的男人,和一个身材惹火,满脸整容痕迹的女人,

正后怕的朝车后面看了几眼。

  「两百多公里了,应该暂时安全了。」男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而一旁的女人却面色难看。

  「为了不让这些娃子说话,蒙死了3个,还剩2个活的。」

  女人言语中,蕴藏着痛惜的情绪。

  「这都是钱啊!」女人又补了一句。

  「我收到消息了,戍边城已经封锁全城了,到处在找小孩子……」

  「十有八九,是在找我们手上这些娃子。」

  「这里面……很可能偷到了不能偷的孩子……」

  男人眉头紧皱的说着,眉头的牵动,让脸上的刀疤显得更加可怖。

  「那你什么意思?」女人有些不满的问道。

  「这一单不能卖了!」

  「所有孩子,全部在路上丢下!」

  男人的回答,阴狠无比。

  女人顿时炸毛,「你疯了!这都是钱!」

  「臭婊子!你要钱还是要命?!」

  男人阴狠的看了女人一眼,女人顿时噤声。

  别人不清楚,她可是清楚的很,身边的男人可是真的敢杀人的主。

  面对男人的强势,女人选择了顺从。

  ……

  2206年3月3日,凌晨2时55分。

  一辆挂着玄华帝国,红色华字开头的黑色越野车,从西南边陲方向,朝帝国

中枢的方向驶去。

  车内,是一群气质十分精干的人,另外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萦绕

在这群人的身上。

  似权势、似威势,非贵不可言、威至无上之处不可养。

  此刻这辆越野车,赫然也行驶在某条乡道之上。

  突然,车辆的速度慢了下来。

  坐于副驾驶上的寸头青年,疑惑的挑眉道。「鹰爪,怎么了?」

  「鹰头,弃婴,路边。」

  驾驶员语气简短的回道。

  被称之为鹰头的青年闻言,眉头一皱旋即松开。

  「32号,下车看看,活着带走。」

  「死了打电话给地方安民所。」

  「是。」

  「鹰头这个死了,不过前面还有!」

  「艹?!现在的父母真的是……」鹰头怒骂一句,决定自己下车看看。

  ……

  2206年4月1日。

  封锁了近一个月的戍边城,终于再次解封。

  戍边城的城民,终于可以前往其他城市,近乎停滞的商贸也再一次运转起来。

  而戍边城封城一事,也引起了万里之外,玄华帝国首都上华城,权力中枢的

震惊。

  随之而来的,不仅是戍边城难得的自由,还有……

  一份来自玄华帝国帝都权力中枢的红头文件。

  玄华帝国西南边陲HZ563研究所相关人员,全部撤职查办,留待处理…

  西南边陲审秘司人员,全体记一级大过处分,司长卸任调离,副司长卸任落

为白身。

  其他一应相关人员也得到了相关处理,不一一表述。

  唯独让其中少部分知情人疑惑的是……

  身处在这场风暴中的季家父子,却没得到任何的处置。

  就连被审秘司列为嫌疑犯的季修远,也只是调任其他研究所的处理……甚至

听说还晋升了。

  外人的无数看法,都道不尽此刻季修远心中的复杂。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我明明安排好了!」

  「我的孩子,怎么会被掉包呢?!」

  开着车行驶在前往帝都某研究所赴任的季修远,心中抑愤难压,狠狠的一拳

敲击在方向盘上。

  他不明白,他已经算计到了那种程度了,为什么还会有意外发生。

  心中波涛汹涌,季修远花了好一会才平复了心情。

  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孩子了。

  可惜……

  他没机会了。

  他成为了……

  质子。

  所以,这件事,得交给别人来办。

  思绪翻涌之后,季修远拿起了加密手机,拨通了自己妻子姜若华的电话。

  电话那头,姜若华听完季修远隐晦的讲述了一些事情后。

  歇斯底里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季修远!」

  「我要跟你离婚!」

  「畜生都不如的东西!」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