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老婆的耻奸地狱】(24)完—— 分胜负决生死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老婆的耻奸地狱】(24)完—— 分胜负决生死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art_dino
是否首发:否
发表日期:2021-8-13

***********************************

  作者有话说:

  这个大结局去年就写完了,发在四合院。一直没有发在这里,今天发上来,
算是有始有终。

  不过作为整个耻奸系列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后面会有新的续篇接上
来,不过韩玲不在是主角了。

***********************************

            (24)分胜负决生死

  伴随着韩玲的再一次消防水栓一样的高潮,消防员的脑袋上也爆出了一片红
白的浆水,喷向韩玲的身后。高大的身躯咕咚一下砸在了地上,近距离的射击,
直接打飞了消防员的半个脑袋。

  软在台子上的韩玲则毫无反应,她的世界在高潮之后可以说是陷入了静止的
状态。她没有一丝力气移动自己,也没有一丝力气去反应发生了什么。

  几个带着棒球帽的黑衣人手里拿着枪迈过地上的尸体向会所内部走来。最后
的一个人背起面条一样的韩玲,跟在最后面。

  大屏幕上的这一切,并没有引起大厅里的恐慌,因为大厅里现在已经没有了
嘉宾,剩下的,只有保安的尸体和被枪顶着头的我。还有一大帮拿着枪的黑衣人。

  15分钟前,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大屏幕,韩玲在被消防员蹂躏,柳云
还在汽车站座着喷尿高潮,但好像已经接近尾声了。外面突然传来密集的抢声。
身后的大门被推开,门口的保安已经一边一个死在了地上。

  舞台上的主持人还没来及说话就被一枪打死了。舞台后面的保安也在同一时
间被来自舞台两侧的枪手全部打死。然后,我看到吴鹏慢悠悠的走上舞台。他踢
了踢地上的主持人,拿起地上的话筒,拍了拍。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嘉
宾,这是我们会所内部的事儿,和各位无关。从今天开始,这个会所就姓吴了。
大家该怎么玩儿就还怎么玩儿!但是今天抱歉了,我们需要打扫一下,调教大赛
改日重赛,今天扰了各位雅兴,全是我的不对。今天各位的消费全部算会所的。
即日起五折酬宾,为期两个月!那各位就慢走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台下的这些大人物倒是见惯了世面,只是刚开始惊慌了一下,马上就都淡定
了下来,我身边的一个人跟他身旁的人说道:「又是黑吃黑,他们黑社会就爱这
一套。」

  「无所谓,他们随便折腾,折腾完占便宜的还是咱们,听见没有?五折优惠。
我回头来多买点儿药,好好整整我那个研究生,一天这不行那不行的。操,你看
刚才18号那个女奴,发情套一用,啥样了都?真他妈过瘾!这个玩意儿我多买
点儿。」旁边的人说道。

  「嗯,这个地方上次黑吃黑是啥时候的事儿了?得有好几年了吧?」

  「风水轮流转,谁能保证自己的拳头永远最硬啊?走吧走吧,今天也算过瘾。
走了走了。别一会儿崩身上血。」

  这些有权有势的贵宾们排着队,拉着自己的女奴,有条不紊的好像电影散场
一样,说说笑笑的走了出去,在门口逐一拿下面罩验身份。我想混出去,但没混
出去,也是,我这样的都不用身份核实,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不是个有权有势的样
儿。

  很快,大厅里除了我,都走了。吴鹏笑嘻嘻的看着我说道:「你挺狠啊!把
我妈弄来了,你还把我妈操了?你牛逼!你真牛逼!要不是我在会所系统里检查
今天的来宾,我都不知道我妈居然也在。幸好被我发现了。等会儿我当着你的面
儿好好玩玩儿你老婆韩玲,玩儿完了我再送你上路,然后继续玩儿你老婆,往死
里玩儿!」说完一脚踹在我的胸口,抬手一枪打在我的左腿上,我从来不知道被
枪击是这样的感觉,左腿瞬间没有了知觉,我的感觉就是我腿没了,然后半边身
子就麻了。我都不知道我能喊出比杀猪还惨的惨叫声……

  两个持枪的黑衣人过来把我拉到一边,扔在了舞台的墙角。

  「老大,清完场了,各个地方现在都是咱们的人,除了这个胖子,没留活口。」
从门外进来几个人黑衣人,把一个大腹便便的光头中年男人推到舞台的边儿上。
对着吴鹏身边的一个黑衣壮汉说道。

  「你们是哪个道儿上的?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照的?暗瞳你们也敢惹?」光
头气愤的说道。

  「暗瞳?什么玩意儿?你们谁听说过?」吴鹏莫名其妙的看着周围的人问道。

  「不知道,我们只是枪手,又不是黑帮!我们干完这一票,你兑现承诺的金
额。我们就走了,后面的事儿是你自己的事儿。所以你自己想好了,我只管服从
命令。」吴鹏旁边明显是这群枪手头目的黑衣壮汉冷冷的答道。

  「哦,那你是谁?」吴鹏看着台下的光头问道。

  「我是这儿的老大!你他妈踩过界了!」光头大喊道。

  「小弟都死光了还老大?」吴鹏说着话给了旁边的那个头目一个眼色。

  「砰」一声枪响,光头肥胖的身躯堆了下去,从一堆肥肉变成了一堆死肉。
黑衣壮汉毫不犹豫的执行了吴鹏的命令,没有一丝犹豫。

  这时候韩玲也被带了回来。没过多久,柳云也被带了回来。吴鹏看了看这两
个女人,指着柳云说道:「这个送回会所性奴宿舍。是块赚钱的好料啊。对了,
清点了么?会所有多少性奴?」说着回头看向旁边的小头目。

  「点了,328个,个个都是大美女,但这俩肯定算是这里面上数的。」旁
边的一个枪手一边说,一边一脸淫邪的大量着韩玲和柳云。

  「这个,留在这儿,我要玩儿点儿有意思的!」吴鹏指着韩玲说道。

  柳云很快被带走了。韩玲早就吓得说不出话了。

  「你告诉他们,你管我叫什么?」吴鹏一把扯掉韩玲的面罩并捏着韩玲的下
巴说道。

  「主……主人……」韩玲头一次看见这么多死人,还有这么多拿着枪的人,
表现的十分害怕。

  「哦,你管我叫主人,那你是我的什么?」吴鹏一边说一边用枪管撩拨着韩
玲的阴唇。

  「奴……玲奴……性奴……」韩玲说道。

  「哦,那你看看靠墙坐着的人是谁啊?你叫他什么?」吴鹏说着用手扭过韩
玲的脸,让她看向我这边,韩玲被带回舞台后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现在被
吴鹏一指,一眼就认出了我。韩玲马上用手捂住自己赤裸的下体,发出一声绝望
的喊叫:「啊!」然后就晕了过去。

  吴鹏看了看晕倒的韩玲,嘿嘿一笑,拿开韩玲一直到晕倒都捂住下体的手,
看到她高度勃起的阴蒂,这是韩玲身体的自然反应,她只要接进吴鹏,她阴蒂里
面的电磁珠就会疯狂刺激她的阴蒂,强制勃起到极限。吴鹏伸手过去,用力的狠
狠弹了一下韩玲的阴蒂。

  「啊!!!疼!!疼!!啊!!疼啊!!」晕倒的韩玲瞬间被阴蒂的剧痛弄
醒了。双手捂着阴阜夹着腿在地上打滚儿,可见吴鹏的这一下弹的是有多用力!

  「行了,没用多大劲儿。接着回答我的问题,他是谁?你管他叫什么?你是
她什么人啊?」吴鹏蹲下后一把抓住韩玲的头发,把她扯到自己身边,把话筒递
到她嘴边。等着她的回复。

  「呜呜呜呜,不要……老公不要看我……我不是自愿的……是他们逼我的…
…呜呜呜呜……」韩玲哭了起来。很绝望,同样绝望的,还有我,怎么就到今天
的地步了?我有些恍惚,要不是腿上的枪伤,我绝对相信现在是做梦。

  「哦,我逼你的,行!那我给你们两口子一个机会!你过去让你老公操你!
他要是能在射精之前让你高潮我就放你们走!」吴鹏说着一把将韩玲推向我。

  韩玲趴在地上看着我,回头又看了看吴鹏。突然手脚并用的跑到我身边,看
着我的腿哭着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这么多死人啊?老公你的腿?…
…你怎么在这儿?他们抓你来的?老公你相信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呜呜呜
呜……我不是……我真的不是……你相信我,呜呜呜呜……老公,你疼不疼啊?」
韩玲有些语无伦次的一边哭一边说。我都没有插嘴的地方。

  「老婆……我……你……」终于老婆停下来,我张嘴却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
磕磕巴巴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别墨迹,我打的是他的腿,又没打他鸡巴?受伤了鸡巴硬不起来是么?这
个会所里最不缺的就是药!给他拿点儿壮阳的,让他能一炮操一宿都不射的那种!
快去!」吴鹏说完,旁边的黑衣大汉向手下人使了一个眼色,一个枪手转身跑了
出去。

  「不,不,他流好多血,放了我们吧,主人。」韩玲说完这句话突然意识到
她还抱着我,马上回过头来托起我的脸泪汪汪的看着我说道:「老公,他们逼我
的,不是你想的这样的,真的不是。」

  「我去,太他妈感人了。我的玲奴,你老公在你入珠前就知道你的事儿了,
从你被五个学长轮奸开始,他都知道,你的日记他看过了!你的事儿你老公知道
的可多了,你的骚逼入珠的全过程他都看过。你在诊所被轮奸的全过程他就在镜
子对面看的嗷嗷射精!你被我们操了多久他就在镜子那边儿看了多久,知道为啥
操你的时候床要挨着镜子了吧?为了让你老公看清楚,我们的鸡巴是怎么让你欲
仙欲死的!没性奋死他!你还在这儿害羞?哈哈哈哈哈。不光是你,你妈也被他
给卖了。你妈的身体被改造的现在比你没差多少!哦,还有最重要的,整个筒子
楼里都有监控,你老公哪儿有个ipad,从你主进筒子楼的那一天开始,你每
天是怎么被我们玩儿的,你老公看的清清楚楚!每天!是每天哦!」吴鹏连珠炮
似的说着,每一句话都是一个炸雷。我无力辩解,也解释不清楚。韩玲完全傻在
那里。看着吴鹏,回头看看我。

  「老公……他……他说的……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啊!!!!他瞎
说对不对,瞎说的对不对?还有,我妈是怎么回事儿?老公你说话啊!!!」韩
玲用力的摇晃着我受伤的腿,疼的我冷汗直流。

  「老婆,别听他瞎说,我,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我是为了救你。」我抱着
韩玲说道。

  韩玲一把推开我!喊道:「他说的是真的了?他说的都是真的了?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没一个好人!你们都是坏人!你们都是畜生!你们不就是要玩儿我
么?玩儿!来,都来操,你们都来操,我让你们随便操!畜生!没一个好人!啊
!」

  韩玲爬起来,去拉扯旁边的黑衣人,被一把推开,她又去拉另一个人!又被
推开,直到最后被推到吴鹏的坏里。吴鹏没有推开她,而是一把抱住了韩玲,一
只手探下去熟练的用两根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她虽然刚才经历了大量的高潮,
酸痒缓解了很多,但是发情套的药效要三天才能过去,所以高潮过去一段时间酸
痒感还是会再次提升的,刚才主持人专门介绍过。三天之内,高潮和男人手指的
触摸只能不同程度缓解,但酸痒不会消失。阴道完全变干后,很快就又酸痒难耐
了。刚才韩玲一定是过于激动的情绪压制了酸痒的感觉,现在吴鹏的手指进入干
燥的阴道,那种解痒的舒服再次弥漫她的全身,从她突然安静下来,眯起的眼睛,
我就知道,她这个时候又舒服了……

  吴鹏逗弄了很长时间,再次放开韩玲的时候,她的身体里的酸痒再一次占据
了她的神经,刚才熟悉的一幕又一次上演。

  刚才跑出去的人回来了,拿了一个大箱子,吴鹏看了看,拿出一个长条包装
的东西,看了看,说道:「这就是发情套啊,玲奴……你既然不想你老公操你,
那就在这儿选一个人戴上这个发情套,狠狠的操你吧!」

  韩玲看了我一眼,伸手拉住了吴鹏身边的黑衣大汉,没有说什么,而是用她
柔软的身子盘上了他。这一刻的韩玲,十分的妩媚。吴鹏在一边发出了大声的淫
笑:「玲奴的骚逼里面又酸痒的不行了!哈哈哈。」周围的枪手也爆发了出了一
阵哄笑。

  在吴鹏的指挥下,我被这些枪手拖到韩玲的旁边,在近距离看着韩玲的阴道
被带上发情套的粗大鸡巴洞穿。

  他操了我老婆足足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里,韩玲一直抱着他的脖子,头
埋在他的耳边。这样从我这个角度,就无法看到她的脸,她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
的呻吟,只是偶尔断断续续的发出几声无法控制的呻吟。

  而她的淫水,却完全不受控制的伴随着黑衣大汉的每一次抽插飞溅出来。从
操弄韩玲十分钟开始,黑衣大汉的表现就开始变得异常享受。他一边剧烈的操弄
着我老婆,一边舒服的发出低吼声,给人的感觉是他马上就要射了,可他却并没
有,反而越战越勇。

  毫无抵抗能力的韩玲就这样当着我的面,被这个黑衣大汉带着发情套操到内
射,伴随着内射,韩玲高潮了,她是笑着高潮的,笑的十分凄惨。

  高潮之后还不到五分钟,之前发情套的药效和新的发情套的药效叠加了。韩
玲到底酸痒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老婆疯了。吴鹏让人搬过一张小桌
子把韩玲绑在了桌面上。胳膊和腿分别绑在四条腿上。

  「酸痒到受不了吧?就这么先晾你一天,我看看能不能酸疯你,痒死你?」
说完变态的笑了起来,韩玲趴在桌子上,一动也动不了只有屁股在不停的扭动,
她不断的说着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工作单位,自己家的地址,自己的电话,她一
切一切的个人信息,一遍又一遍。但始终没有按照吴鹏的要求,说出愿意留下来,
愿意离开我…………

  「这个废物也杀了吧。」吴鹏轻蔑的看着我说道。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一凉,我的手在衣服口里握紧了安吉给我的刀,可我的
身体却好像完全不受控制一样僵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不论我的大脑如何鼓动我
的身体跳起来,一刀刺向吴鹏!我的身体始终无动于衷。

  「操我,求求你们操我!我叫韩玲,操我吧,做什么都行!你们行行好!」
绑在小桌子上的韩玲哭求声越来越凄惨。我知道,我老婆疯了……我的手把安吉
给我的那把刀握的更紧了,但我却没有拿出来,我的腿很疼,根本站不起了,旁
边都是那些拿着枪带着棒球帽的黑衣人,我估计我刀从兜里拿出来的瞬间自己就
会被他们打成筛子……

  可是周围的枪手却没有一个人向我开枪,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们并不听命
于吴鹏,他们在等吴鹏身边的那个黑衣大汉的命令。而那个黑衣大汉却没有给他
们任何命令,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我和吴鹏。

  「杀了他!等什么呢?」吴鹏回头看着身边的枪手头目说道。

  「要杀你自己杀!你花钱找我们的时候只说杀光这个会所里的人,这个人显
然不是会所的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现在,我要我们的钱。」黑衣大汉冷冷的
说道,同时,周围的枪手则把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吴鹏。黑衣大汉也从容的拿走
了吴鹏的手枪。

  「我……我……别,别,把枪放下,我这就去给你们拿。我去给你们拿。」
吴鹏瞬间软了下来,连忙说道。

  「去哪儿拿?地下室的金库是么?金库的守卫是我的人杀的,金库的大门是
我的人打开的!然后里面的钱是这个会所的,刚才我了解了一下,这些钱好像是
那些大人物们的黑钱。好像怎么说都轮不到你用这个钱给我结账吧?我不会自己
拿么?用你给我?」枪手头目看着吴鹏冷冷的说道。

  「我……我已经给了你两千万了!」吴鹏大声说道。

  「远远不够!但是你显然没有钱了,不过你调教的这个女奴真的不错,现在
我要带着这些钱走了。临走之前我要杀了你,因为你没钱给我们结账!不过,这
个机会我送给这个兄弟了!哥们儿,他把你老婆搞成这样,现在你来杀了他吧。」
说着把刚从吴鹏哪儿拿过来的手枪扔在我的身边。

  一直在拼命哭求的韩玲这时候突然安静了下来,她的屁股还在难受的扭动,
瞪着满是泪水的眼睛看着我。我一把拿起手枪对着吴鹏。

  吴鹏吓坏了,他想躲开我枪口的范围,却被围上来的枪手推来推去,让他始
终处于我的枪口前方。

  「兄弟,你老婆不简单,知道刚才我操她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么?她的骚逼好
像一个灵活的手,居然可以让我处于射与不射的边缘。她的子宫口好像一张灵活
的嘴,在我龟头上灵活的亲吻。我操,我操过这么多女人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好的
逼。然后她在我耳边跟我说,只要我帮她杀了吴鹏。她就做我一辈子的女奴。每
天给我不一样的体验。说实话,她的话打动了我。尤其是我射精前五分钟的体验,
真他妈舒服到骨头缝儿里去了!她在我耳边偷偷告诉我,吴鹏其实什么都没有,
既然我已经杀了会所所有的人,也不差多杀他一个,会所的钱,会所里的女人。
都是我的。虽然这个城市不是我的地盘。但我也不会在这个城市呆着。有了这么
大一笔钱,加上这些调教好的女人!我今后走到天涯海角,都是过着帝王般的生
活。同时,她还告诉我,把她的身体改造成这样的那个老头儿,也在这个会所里。
带他一起走,她愿意接受这个老头的一切改造让我体验到比现在更极致的女奴。
她只有一个请求,就是杀了吴鹏,还有跟着吴鹏来的那九个人。兄弟!你老婆一
边给我的鸡巴服务一边在我耳边讲了半个小时的利弊关系!所以,我决定奖励你
一个报仇的机会!下去几个人,去找找这个女人刚才说的人。带过来,让这个绿
帽老公出出气!」枪手头目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没多大一会儿,张晨和赵天雷一帮人就被绑着带了过来。

  我的枪口始终对着吴鹏,胸中充满了仇恨但我却始终没有勇气开枪,我在心
里一遍遍的鄙视着自己,给自己鼓气,但就是没有勇气扣动扳机。这时候冷静下
来的吴鹏看着满头是汗,哆嗦着始终不敢开枪的我,突然眼神一冷,对着我就扑
了过来,我下意识的开了一枪,但同时我也闭上了眼睛。

  「砰」的一声,枪响的同时我也把枪扔了出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吴鹏已经拿起了手枪,而我刚才那一枪,显然并没有
打中他。

  「砰」又是一声枪响,我原本中枪的左腿又挨了一枪,我不知道是吴鹏打歪
了还是他有意戏耍我。但腿上再一次传来的剧痛让我再次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嚎叫,
伴随着这些枪手的哄笑声,我感觉到我裤子湿了……

  我失禁了……

  绑在桌子上的韩玲扭过了头,刚刚强行压抑下来的性欲再一次几何级的增长
爆发。她疯了一样的求着有人去操她,同时伴随着无比凄惨的哭声,哭声中充满
了无限的绝望。

  对她自己的,应该也是对我的……

  大厅响起了劲暴的音乐,很魔性,让人感觉突然置身夜店一样,我听过这个
曲子,《索命梵音》的高潮部分,循环播放,一遍一遍,所有人都奇怪怎么突然
音乐就响起来了?大厅门外也传来同样的音乐。好像整个会所所有的音响都同时
开始播放这个音乐。

  我觉得我的脑子变的有些迟钝了,眼前的景物也都变的很慢,这个感觉就好
像自己马上就睡着了还没睡着,既清醒又有些迷糊的状态,我感觉好像腿都不疼
了,这一刻我突然有些高兴,我真的是一场梦?那就太好了,等下醒来,就还是
和老婆躺在我们的床上,什么都没发生过。

  舞台旁边的LED后面,打开了一道暗门,一个仙子一样的性感美女穿着一
袭长裙,缓缓走了出来。她的身后,跟着四个带着隔音耳包的人,全套的战术装
备,端着枪开始射击,现场的枪手们甚至都不知道反抗,他们反映慢的出奇。我
也一样,看他们的动作好像都是慢动作。但就这样,我的反应更慢。

  世界开始旋转,加速,越转越快,我的眼前呈现出一片白色,很纯净,天堂
么?我死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恢复意识的时候。舞台的中间放着一把椅子,那个性感的
美女坐在那儿,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女神,名副其实的女神。四个穿着全套战术
装备的人端着枪站在她身后,十几个西装笔挺的精壮男人在大厅里出出进进。他
们每一个人的西装左侧领子上,都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圆形蛇眼徽章。

  我看了看身边地上,还座了一排人,全部双手反铐在身后,胶布封嘴,一个
男人健步走上舞台,恭恭敬敬的走到这个美女的身边,低下身子说道:「董事长,
所有的枪手都解决了。这几个怎么处理?」

  「封嘴干嘛?都揭开!」美女说道。

  「是」男人应一声走过去一个一个的揭开了嘴上的胶布,揭的很粗暴。每揭
开一个都伴随着一声惨叫,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嘴也是封着的。

  「刺啦」一声,胶带被男人从我脸上用力的揭开,我感觉我半张脸都要掉了。

  「都解开吧,一人给把椅子。我和他们聊聊……那个叫韩玲的姑娘麻药打完
了吧,让她在那边儿睡一会儿吧。」美女说话的声音很好听,酥酥麻麻的感觉。
让我想到摄人心魄这个形容词,这可真是人间的妖精啊……

  「你姓吴对吧?你刚才说以后这儿就姓吴了,所以你姓吴。那么吴先生怎么
称呼啊?哦,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露!这个地方,是我的。虽然也不是什么
大地方,而且也不是我直接管理,但终究是我罩着的地方。吴先生要接手,可以
谈,干嘛把人都杀了?本来我是来看调教大赛的,没想到碰上这么一出,很扫兴
呢……」孙露笑着对吴鹏说道。

  「你?你是这儿的老板?那刚才为什么不出来?要等人都死完了你才出来?」
吴鹏奇怪的问道。

  「你敢吃御女泉,却没听说过我?你刚才杀死胖子的时候他提到了暗瞳,你
不知道。说明你不是道上的,一个不是道上的人,临时招募了一帮枪手。所以,
你背后有一个人。是她给的你信息,给你出的主意。或者鼓动的你来动御女泉。
我说的对么?顺便告诉你我为什么没出来,因为我想看看你们的实力,万一我打
不过你们怎么办?所以我就一直呆在LED后面的密室里看你们耍。还有,这个
胖子一直在黑我的钱,我早看他不顺眼,但我出手不方便啊,你这一来,正好啊。
那就借你手中枪,办我心头事咯……」孙露说完,吴鹏的脸色煞白。

  「嗯,我说对了是吧。那你没什么用了,其它的事儿看你这张脸我都猜的到。
那姑娘你玩儿的够狠的?我这儿就是调教女奴的地方,对这些我就是看个热闹,
但有一条在我这儿是大忌!就是用无法忍受的酸痒来往死里折磨女人!我感受过
比这姑娘狠十倍的痒!永远无解的痒!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所以,在我的场子
里,所有酸痒相关的药物都是有缓解方法的,可以用酸痒调教女人但必须有缓解
的办法,而且你得给女人用,你得让她缓解。你给她用了多少药?她药效还没过
你又给她用?用完药你不操她你晾着她?你还不如杀了她!拖下去,给他鸡巴和
屁眼里打刑药,我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痒!」孙露生气的说道。

  「我……啊!!!」吴鹏刚张嘴要说什么,站在孙露旁边端着枪的四人组之
一上来就是一枪拖,狠狠的咋在吴鹏的脸上,瞬间吴鹏满脸是血。他被拖走之后
地上还散落了几颗牙齿。

  赵天雷一看这个阵势,马上说道:「误会,误会啊,这里面什么黑吃黑的跟
我可没关系啊,我就是来玩儿啊!」

  「对呀,跟我也没关系啊,我啥也不知道啊。」黄毛在一边接着说。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这些个事儿可真没我什么事儿啊!」张科长接话道。

  「我也是,我就是来玩儿的」

  「还有我也是,这里面没我事儿」

  吴鹏拉走了,剩下的九个人连忙你一嘴我一嘴的辩解。好像一群苍蝇。

  「张晨,你在这儿干嘛?」孙露没有搭理这几个人,看着一边的张晨说道。

  「我……我……韩玲和吴艳都是我改造的,我就是想显示一下我改造出来的
女奴……想……想得到您的重视。刚才发生的这些,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我一直在后面药房呢,我都没上前面来。」张晨说道。

  「撒谎!等会儿我撕了你的嘴!差不多人该到了吧。」孙露说着抬头向大厅
的门口看去,大厅的门口一个西装男扛着一个高挑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被扔在
了舞台上,西装男给她解开了反铐的双手,站在了一边,我这才认出他就是刚才
调教比赛里面那个把柳云吓尿了的神秘调教师。

“哇哦,好漂亮的姑娘呀~你叫什么名字?”孙露看着地上的女人
说道。

  女人爬起来,弹了弹身上土,扯了扯皱了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也没有
回答孙露的问话,而是认认真真的重新把头发扎了个高马尾,整个人精神了起来。
安吉!她也被抓了?

  「你一定就是孙露咯?没有人是你一眼看不穿的?没有人是你控制不了的?
那你猜猜我是谁?」安吉有些调皮的说道。

  「哈哈哈,真好玩儿……我又不是算命的,我上哪儿知道你叫什么?不过,
也不见得就猜不到,我猜到了,你来给我做性奴啊?好不好?可好玩儿了……」
孙露调笑着说道,听她们俩说话,有一种闺蜜打闹的错觉,可是这一地的死人…

  「可以啊,不过既然赌注这么大,那猜名字就太容易了,大数据时代,十分
钟,一个名字怎么都查得到了。我们换一个。」安吉说道。

  「好啊,你说。」孙露饶有兴致的翘起了二郎腿,洁白修长的小腿露出裙子。
十分的晃眼。

  「你来猜今天发生的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完完整整的猜出来算你赢,猜不出
来,我要走,韩玲我要带走!」安吉说道。

  「算我赢,但又不说我赢了怎么样?反而把我输了以后要怎么样说的这么明
白,给自己留了一手。你没想过一定能赢,在拖时间对不对?」孙露说道。

  「对,就是这样,你敢不敢让我拖?」安吉毫无犹豫的说道。

  「以退为进,激将法么?你真坏,知道我喜欢猜谜,好啊,那就一起等等你
外援呗。不过说清楚啊,我猜对了整件事,你,就是我的性奴。」孙露笑着说道。

  「好啊……猜吧。」安吉笑着说道。站在那儿抱着肩膀笑嘻嘻的看着孙露。

  「不着急,你的救援如果在外地,神仙都来不及救你了。可以忽略。如果在
本地,五十分钟以内一定到。这个时间够我们玩儿了。我在看比赛的时候注意到
一个细节,就是那个叫韩玲的姑娘打电话开门的时候,这帅哥应该是她老公吧,
刚才那个姓吴的是这么说的。然后这帅哥就在门口打电话,五分钟后门开了,韩
玲挂了电话,但是他却没有马上回来,反而是我的保安进了会场转了一圈儿。然
后说对讲通信问题没听清楚,以为大厅有事,就进来看了一眼,没事儿又出去了。
不会这么巧,你一定是在那个时间和这个帅哥见了一面。」孙露说完看着我,我
也下意识的对视过去,我觉得有点儿晕,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好看了……反正脑子
有点儿转。

  「哈哈哈,看他这个样子,我说对了!你们见面了,你能干扰我通讯系统,
虽然我这儿是个会所,但我的安保、内部通讯系统可不是普通会所的那一套,我
这儿见不得人的东西太多。只能从内部干扰,外面的人帮不了你,所以,只能是
你干的!那么你是一个黑客或者计算机方面的高手!」孙露兴高采烈的说着,安
吉保持不置可否的态度,笑盈盈的看着她。

  「看你这么A,我就当你是黑客好了,刚才我在楼上看热闹的时候把韩玲查
了一下,还有那个马上鸡巴就要痒死的吴先森。」孙露有些搞怪的说道。

  「我发现她在网上自学过黑客,哎……你说多有趣,你也是黑客……然后我
查了一下她老公,哎……他在网上买了好多人的隐私资料。当然。你们黑客都厉
害,我的人肯定是查不到资料是谁给他的了,不过你今天站在这儿,那就一定是
你给的!」孙露笃定的说道。

  「韩玲之前自学黑客,她老公在网上找黑客买资料,结果提供资料的黑客还
跑来管闲事,管闲事不说还想参与黑帮火拼!所以,不是她老公在暗网上找到了
你!而是你,找到了她老公!」孙露说完看着安吉。

  「继续说啊,你要都猜完了我才告诉你对不对。完整的,别拿片段说事儿。」
安吉笑着说道。

  「这气场,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公主……当心我催眠了你让你当母狗!」孙
露笑着说道。

  「韩玲在网上自学黑客,目的就是偷东西咯,按照刚才那个吴鹏说的那些话。
韩玲自学黑客就是要偷回威胁她的东西,你完全可以帮她,那时候帮她应该比现
在容易的多。我猜也就是些不可见人的羞耻视频而已,内容肯定是大尺度啦……
但是你没有!有能力帮而不帮,这显然是在选择啊!你在选择你要帮的对象,你
要看她值不值得帮!那么,肯定有一个事件,让你觉得这个女人值得你帮!但是
这个事件发生之后,变的严重了,不是你一个黑客在网上动动鼠标就能解决的问
题了。于是,你要从电脑后面走出来。对吧!」孙露得意的说道。

  「一个黑客,如果在网络世界里解决的不了的问题,走出来也一样解决不了。
但是,你现在站在这儿,等下还有救援来?那么,你是一个组织中的一员,小黑
抓你用的时间很长,那是你藏的好,你并不能打。一会儿来的,才是有战斗力的
!」孙露用手指摸着自己高挺的鼻梁,思索着说道。

  「既然你是要救韩玲的人,那么你要对付的就是吴鹏!是你通过一些手段让
吴鹏带韩玲来御女泉的,刚才吴鹏说他的妈妈也来了,还是个嘉宾性奴,嘉宾就
是韩玲的老公。可是如果你知道吴鹏今天会黑吃黑,你作为策划者不会冒险跟韩
玲的老公见面。你肯定交代了一些重要的话,但是重要的话,一个电话一个短信
都可以啊,冒险见面干嘛?你有东西要给韩玲的老公对不对?应急的东西!今天
是火拼,应急的话,就是武器!你给了韩玲老公武器!」孙露说完看着我,说道
「掏出来吧,是枪还是刀啊?」

  孙露话音刚落,几把枪就顶了上来,一个人过来摸了摸我,从我兜里掏出安
吉给我的刀。

  「我是不是特别聪明……你的人是不是快到了?」孙露看着安吉说道。

  「你还没赢呢,乱七八糟说一堆,都连不上。谁知道你说的什么聪明个屁!」
安吉瞟了一眼孙露说道。

  「这个废物看着自己老婆让人操到疯都没用上这把刀,不是形容词啊!真疯
了!连刺激带操,加上药量太大。现在疯了!好好的一个姑娘,现在彻底废了!
我让人给她打了麻醉,睡着了。要不就那些药的酸痒,我得让这一屋子人连着操
她三天,到时候,药性过去了。人也操死了。所以,让她睡几天吧。」孙露有些
惋惜的说道。

  安吉听到这里突然紧张的用目光在大厅里寻找韩玲的位置,终于看到她躺在
角落里,身上盖了一个毯子,在睡觉。当安吉的目光再次回到孙露这里时,只见
孙露笑嘻嘻看着安吉说道:「既然是你计划外的,那吴鹏在你的计划里就不是要
黑吃黑,因为你一点儿能打的人都没安排,所以,你计划的是一次巧妙的借刀杀
人。你通过什么手段我不知道,但一定是你鼓动吴鹏来偷钱,偷他们自己的钱,
吴鹏拿着钱去存入保险柜,但是中途他没有存。自己拿钱跑了,其它的这九个人
在现场就肯定出不去,韩玲上场了,竞价款没有,在御女泉这种行为是要死人的。
这样你就除掉了九个人,还跟你没关系,然后韩玲被御女泉没收,张晨说韩玲是
他亲手改造的,那么张晨就一定要拿韩玲来上位。那么事成之后,他一定要跟组
织把他最满意的作品要回去继续试验改造,改造出更好的性奴给我看。所以,韩
玲最后会回到张晨的手里。你只要从张晨手里弄人就可以了。对付一个只懂得研
究改造女人的小老头,就容易很多了。至于拿钱跑路的那个吴鹏,没有帮会、组
织的任何背景,随便就可以弄死,弄残,反正随便你,可以自己动手,也可以花
点儿钱,又不贵。」

  孙露突然一下站了起来,看着安吉说道:「结果吴鹏失控了,他居然动起了
黑吃黑的心思,这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所以,今天原本应该不涉及武力的,最
后却演变成了屠杀!他把所有人凑的钱当做本钱,来做这个生意。真是不自量力
!」

  孙露转身走到我们这边,看着我们一排人说道:「张晨,和韩玲的老公留着,
其它人,杀!」孙露话音刚落,就是一阵抢声,我吓的一闭眼,再次睁开眼睛我
的周围已经全是尸体了。

  「我猜的都对么?」孙露看着安吉说道。

  「差不多,但是有你没猜到的地方。」安吉说道。

  「差不多的意思就是!你也差不多是我的性奴了对不对?」孙露向着安吉走
过去。

  门口突然大乱,从外面冲进来十几个人,孙露的人居然完全阻挡不住。安吉
笑了,说道:「你今天留不住我了,但是我还不走了!今天不用你收我,我收你
!」

  孙露表现的并不惊慌,回身抓着张晨拖到椅子旁,她自己在椅子上坐好,张
晨完全没有挣扎,看着孙露的眼睛呆滞的慢慢跪在她的脚下……

  舞台下打做一团。舞台上安吉一直站在那儿,看着孙露催眠张晨,张晨嘀嘀
咕咕的说着话,太嘈杂了,不知道说的什么。

  当大厅安静下来了。孙露的人也死的死伤的伤了。安吉走过来,居高临下的
看着孙露,说道:「就剩你了,你的催眠不是很厉害么?来啊?」说话的同时,
登上舞台的几个女人举着枪对着孙露。

  「安吉!一个性奴能转变成今天这样还真是不容易!张晨知道的还真不少。
他要是知道那个鼓动他的神秘人是自己曾经的杰出改造作品,不知道会怎么想?
真讽刺啊!所以吴鹏并不是唯一的目标,这个张晨才是你的最后目标。刚才被吴
鹏偷偷弄走的他妈妈吴艳,今天原本是作为韩玲老公的女奴来参赛的。他们能以
临时VIP的身份进来,是有人改了系统,那一定是你干的了。吴鹏这边,并没
有针对张晨的行动,那么对张晨的报复,你一定是计划让韩玲的老公来帮你完成。
虽然我不知道你打算通过什么方法。但一定是这么回事儿。这些人里只有张晨是
我暗瞳的人,所以你这么做的目的只能是你想找张晨报仇又不想暴露自己在我暗
瞳组织面前。」孙露说完看着走到安吉身边女人。看着刚刚冲进来的女人对安吉
问道:「你们很亲密?她是谁?好能打啊!我这些人可都不是白给的,居然打不
过你们几个女人?认识一下?怎么称呼?你是我见过第二能打的女人!」

  「我现在要把你带走,找个没人的小黑屋关起来,省得你在外面祸害人!你
不是催眠厉害嘛?你催眠我啊?你不是号称一个直视就能搞定大多数人么?来啊,
我现在就看着你的眼睛呢!瞪大点儿来啊!」安吉一把抓过孙露的下巴扬起她的
头,就这样站在她旁边居高临下的跟孙露对视。孙露抬眼去看安吉的眼睛,她愣
住了,她直直的盯着安吉的眼睛看。安吉也瞪着她。

  孙露却笑了,那种甜甜的很温柔的笑,她显得特别开心。她看着安吉漂亮的
眼睛,好像看着心爱的人。安吉显然被她这种眼神看的发毛了。甩开孙露的脸后
退一步,说道:「还说会催眠!小雨,把她带走。孔雀,去吧人都放出来。今天
算歪打正着,没想到居然捡了一个大佬。我去看看韩玲。」

  孙露看着安吉走远的背景,大家可能以为她毫无战斗力,只有一个持枪的女
人站在她身边看着她,别人都去忙了,张晨被安吉叫人绑起来拉了出去,是死是
活不知道了。我也想去看看韩玲怎么样了,却被安吉一脚踹了回来。拖着我的伤
腿。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算是那一头的,我明明是个受害者啊。

  我看到大量的女人从外面走廊走过去,应该是被安吉他们解救出来的女奴。
韩玲还没有醒。安吉正在叫人把她背出去。这时候我看到孙露的脸色从刚才的开
心转变到了阴冷,她抬起手腕,在手表上点了一下。整个会所再次响起《索命梵
音》的音乐,震耳欲聋的声音面对面说话可能都听不见,音乐一响,安吉和她的
人全都愣住了,这一幕我太熟悉了,吴鹏所有的人,就是伴随着这个背景音乐被
团灭的。

  可是孙露的人都没了呀,就她自己独自对付安吉他们十几个人么?有人的时
候都打不过呢!没人的时候凭什么就能赢了?就算这音乐是催眠音乐,也不是一
下就晕的,是有过程的,刚才团灭吴鹏的人靠的也是孙露的手下身手好。可现在
只有孙露一个人啊,刚想到这里,我发现我错了。所有的女奴突然进入了狂暴模
式,疯狂的冲上去撕咬安吉和她的团队。她们没有向这些催眠状态下僵尸一样的
女奴开枪,只是躲避,但最终还是被逼到了死角,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我失
去了意识,最后看到的,是除了安吉所有人都失去意识倒了下去,丧尸一样的女
奴扑了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一次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躺在舞台上,女奴都不见
了,安吉和她的团队一字排开被绑了一排,她们都是被红色的带子反绑的双手,
所有人的嘴都塞着红布,只有我自己一个人趴在这儿,都没人在乎我的存在,看
来我不论对谁都是无用的人吧?

  再看孙露,身上基本不剩多少布料了,近乎全裸的站在安吉她们一群人面前,
手里提着枪。她是把自己的衣服撕了用来绑安吉她们。感觉不是为了捆绑,更像
是一种仪式。

  所有人里,只有安吉是清醒的,其它人全部处于无意识状态。

  「他在哪儿?」孙露冷冰冰的问安吉。

  「谁?我不知道你问的是谁?」安吉说道。

  「赵文在哪儿?他在哪儿?!!」孙露开始歇斯底里了。

  「我……我不认识什么赵文……我只是查你们资料的时候知道有这个人。我
不认识。不是死了么?」安吉看着孙露的样子也有些怕。

  「你被催眠过,赵文干的!而且肯定是刚刚干的!专门抵御我的催眠,和小
青一模一样!小青就是赵文催眠的,你也一样,你们是一模一样的!区别就是你
是刚刚的,小青是之前的,但你们都一样,我没有办法催眠你们!小青我打不过,
万幸你比较容易打!你到底是谁?」孙露叫喊着把枪顶在了安吉的头上!拉开了
枪栓!

  「他没死为什么骗我?!我亲手埋的他他是怎么活的?你们都骗我!但你们
谁也骗不了我!你在哪儿?出来!出来啊!不说我就杀了她!」孙露一边环顾四
周大喊同时手指一边扣上了扳机……

  「你真好看……可惜了这张脸……」孙露并没有开枪,而是犹豫了一下后扔
了枪,在地上找了一圈儿,找到了刚才从我这儿搜出来的那把刀。

  孙露握着刀走到安吉面前,说道:「在哪儿?」

  安吉只是摇头,没有说话。

  孙露举起了刀,阴阴的说道:「跟你的漂亮脸蛋说再见吧。」

  「不许动,刀扔了。站好。」一个轻轻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看到一个清瘦
的男人,从后面走过来。他走到孙露的背后,面对着被绑住双手的安吉说道:
「不好意思,安吉小姐吧,受惊了。初次见面,我叫赵文。」赵文一边和安吉说
话一边抬手摸了摸孙露的头。此时的孙露好像定住一样,一动不动,连头都无法
扭动一下,她早已是满脸的泪痕,却笑的异常开心。

    ***     ***     ***     ***

  我的左腿差不多好了,医生跟我说今天可以出院了。我不想回家,那个家也
早已不是家,吴鹏揭露我对韩玲的调教全程旁观的那一番话,加上当着我的面所
遭受的凌辱,以及当天使用的超剂量的药物影响,让韩玲的精神完全崩溃了。我
想她应该彻底疯了……

  那天她是被安吉的人背出去的,当时她在麻醉状态,完全没有意识。在那之
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老婆了。

  昨天安吉的律师给我带来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同时告诉我安吉带她回了澳大
利亚,并转告我说韩玲说她不恨我,但也不再爱我。

  说到安吉,她曾经也是一个性奴。后来被一个叫周小雨的女孩儿救了出来。
周小雨的经历听说也十分波折,在澳大利亚,她们有一个团队,主要针对性奴贩
卖的地下组织。属于正义联盟?我最近在医院住院,加了很多性奴贩卖什么的一
些群,大概了解了一下这个圈子,暗瞳这个组织应该算是很有名的组织了,但这
个组织背后的暗黑力量到底有多大?江湖中始终都只有传说。

  但是,所有人都说,赵文已经死了,执掌暗瞳的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不过
没什么人见过。还有一个更神秘的人物,说叫小青。据说只要有影子的地方,就
有她的势力。没有她的组织杀不死的人。但她的杀手集团却并不属于暗瞳,她们
之间的关系很微妙。

  我一直想不明白,在会所那天,安吉明明已经是任人宰割了,为什么那个一
直被说是死了的赵文会出来制止。还客气的打了招呼,然后拖着孙露就那么走了?
我想不明白,我只记得我躺在地上,在赵文和孙露离开的时候赵文说了一句,自
古邪不压正,动真格的,你我不一定占到便宜,能相安无事就是最好了。以后见
到这个安小姐,绕着走就是。孙露表示不理解,一个黑客?赵文只是意味深长的
说了一句,有很多硬实力,安小姐自己还不知道呢。再说,也许有合作的一天也
说不定。

  吴鹏听说被孙露不知道卖到什么地方去了,他的鸡巴因为太痒,又没有能解
痒的方法,后来被自己活活挠烂了。相当于自宫。屁眼里面也是痒,一会儿没东
西插都不行。也算生不如死了。

  张晨是偷渡去的澳大利亚,不过是在罐子里过去的……四肢是在箱子里过去
的,但是他活的很健康。他要用他全部的知识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会有人配合他,
需要什么会有人买给他,偶尔也会有人把他放到厕所……安吉也算是大仇得报。

  吴艳被孙露留下了,现在什么情况不得而知。

  按照安吉律师说的,丈母娘和韩玲都跟着安吉走了。她们的身体改造,我猜
想在那边安吉一定有办法复原。要不她自己是怎么从一个性奴变成今天的样子的?

  整件事,我老丈人是一直蒙在鼓里的,韩玲和丈母娘的离开,我想也一定有
一个合理的借口来瞒住他。现在想来,好像也就他是最幸福的。

  从会所出来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韩玲……

  她给我留下的,只有面前的这张离婚协议。

  我在上面签上了我的名字——尚龙。

  我拄着拐,背着最简单的行李,踏上了去云南的火车。韩玲离开我是对的,
我这样的男人不配拥有她。也许我这辈子就克死异乡了,但如果有一天我重新踏
足这片土地,那就说明我战胜了我自己的懦弱,具有了为所欲为的能力!

  我失去了我能失去的一切,那么只要我不死,我就一定能拿回我失去的一切,
我坚信。

                【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