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弃奴 】(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弃奴 】(中)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八夏枯茶
2021/8/30发表于:SIS论坛
字数:7,567

  阿珊死后,监牢只剩小丽,丹丹和我。

  可可和阿珊死后,丹丹似乎疯了,她会每天自言自语,偶尔还会歇斯底里的
大笑或者无缘无故的痛哭。对这样一个疯婆子,小丽也失去了折磨她的兴致。主
人偶尔会把丹丹叫出去吊起来用皮带打,或者绑在床上抽屁股。对主人来说,丹
丹是否疯掉不重要,因为在皮带和棍子下,人的惨叫和挣扎都差不多,丹丹只是
一个挨揍的沙包罢了。

  小丽倒是和主人说过丹丹像个精神病,主人也没往心里去,在这个地牢里,
谁又正常过呢?

  小丽最讨厌的两个人都死了,她的注意力现在都在我身上。我觉得她其实根
本不是被骗进来的,而是自愿成为主人的性奴,小丽对主人的狂热崇拜和虐待杀
戮的疯狂嗜好让我很难相信这个女孩曾经只是一个普通的理发店学徒。

  但无论如何,和其他女孩相比,我是最特殊的一个,我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
样。

  从我被抓进来起,主人从来没有强奸过我。我能感受到主人对我的冲动,但
不知道为什么他忍耐住了。

  甚至被关进笼子很长时间,他都没有注意到我,我像一个奇特的观众,每天
观看着主人和其他女孩的表演,却从未参与其中。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对其他
人不公平,

  后来我知道,抓我其实是提前计划好的,出谋划策的人应该是小丽,主人和
她设计了一个游戏,而我恰好就是这个另类游戏的体验者。

  地窖其实不小,目测60平米的长条形空间。这里被主人分成几个区域,最靠
里是我们生活的监牢,几张床,一个不知道下水连接到哪的马桶,一个洗手池,
还有头顶永远在嗡嗡作响的换气口。我曾经很惊讶主人能在地下完成这种工程,
毕竟这种事只能他一个人做。

  监牢有整整两道铁栏杆,都上着锁,铁栏杆外是主人的娱乐区,摆着桌子,
铁床,还有墙上的铁环,头顶吊人用的铁杠,以及一柜子的玩具和刑具。娱乐区
的空间很小,但足够主人玩,那里摆上食物就是餐厅,挥起鞭子就是刑房,给铁
床铺上褥子就可以做爱,褥子撤掉还能把人绑在铁床上折磨。

  这里根本无路可逃,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密封空间,唯一能进出的地方,只有
那条仅够一人通过的狭窄通道,主人每天顺着通道的梯子下来给我们送饭。他不
在时,大家就在监牢里自由活动,主人下来了,她们就站成一排等待挑选,唯独
我例外。

  因为,我一直被关在笼子里,一个放在监狱里面的笼子。

  我的笼子有一人多高,一米横宽的大小,在里面我能站立,但是没法平躺,
只能蜷缩着身体入睡。笼子里铺着一层垫子,但是没有马桶,如果想上厕所,只
能向小丽申请,她会打开门,递给我一个桶,让我在众目睽睽下方便。是的,从
我来开始,小丽就是监牢的半个管理。

  最开始的几周,惊恐和绝望控制着我,我没法适应自己赤身裸体的和其他四
个不穿衣服的女人生活在狭小的监牢中,更没法接受的是,我连一张床都没有。

  每天主人把她们一个个叫出去玩弄折磨时,我特别害怕下一个就是我。我在
心里计划着,筹备着,观察着娱乐区里的东西,想象着自己被叫到后假装迎合,
然后用那根棍子砸破他的头。

  但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我从没被叫出去。

  我像是被遗忘的一个人,独自被关在笼子里,没人和我说话,只是每天固定
的丢进来一些食物,定期上个厕所。

  笼子里非常难受,我伸不开腿,在前几周连绵不绝的噩梦之后,当基本适应
这里的生活,我最渴望的,就是能睡在床上。

  我在笼子里被关了整整一个月,可怕的一个月。所有的幻想,所有的希望,
所有的计划都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里磨光了,当主人终于有一次叫到我的名字,
那种欣喜若狂实在太难以形容。

  「小柠,你出来。」主人笑着说。

  我呆呆的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小丽撇了撇嘴,不情愿的打开了
笼子的门。在所有人神色各异的注视下,我近乎颤抖着爬起来,迈步离开那个我
整整生活了一个月的铁盒子。

  主人给我准备了一份盒饭,酸豆角炒肉,麻婆豆腐和米饭,还有一瓶可乐。
当酸辣鲜香的酸豆角炒肉拌着米饭被送进口里的时候,我的眼泪喷涌而出。

  主人把我抱在怀里,轻声安慰我,告诉我不用怕。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趴在他怀里大声的痛哭,米饭和酸豆角喷在他胸口的衬衫上。我知道他是变态狂,
我知道他是杀人犯,但那一刻,我感谢他把我从笼子里放出来,感谢他让我吃到
一辈子品尝过最美味的食物。

  我做好了心里准备,如果他想干我,就让他干吧。

  可是主人没干我,等我狼吞虎咽的吃完饭,他只是扶着我躺在那张铁丝床上。
我尽可能的伸直双腿,享受着难得的舒适。

  主人从袋子里拿出一瓶药膏,黑色的,有一股腥味。他安抚着我,摸着头发
让我安静。然后用手指扣出一些药膏,涂抹在我私处的里里外外。在他手指触碰
到我阴道口的一瞬间,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都没穿衣服了。

  黑色药膏均匀的途在我的两个乳头,私处,还有肛门上,涂完之后,主人把
我送回监牢,带到笼子旁。我哀求的看着他,我一秒钟都不想在里面呆,那里面
太难受了,会把人憋疯。但主人只是笑笑,这次他把我的双手和两只脚分开锁在
铁栏杆上,这样我只能坐在笼子里了,连蜷缩的躺着都不行。

  主人走后,我度过了被抓后最难捱的一个夜晚。

  黑色的药膏在半个小时左右开始发挥作用,先觉得热,有些麻痒,然后莫名
的觉得很想要,我很希望能揉一揉下面,或者挠一挠乳头。但转眼间,欲火铺天
盖地的冲到头顶。

  很难形容那种感觉,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下体的两个洞在红肿发烫,乳头也麻
痒难耐,似乎有无数电流顺着数不清的细微神经,在身体中连接上了头。我喘着
粗气,咬紧牙关,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其他四个女人在说话和发呆,在她
们面前赤身裸体的上厕所已经挑战了我的羞耻极限,但那是没办法的事。如果现
在被她们听到我在笼子里发情般呻吟,那我宁愿选择去死。

  但这实在太难忍,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并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越演越烈,我
粗重的喘息声终于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哎?你们看,这小婊子发情了。」小丽充满恶意的嘲笑着。那一瞬间我羞
耻的无以复加。

  无法控制,我低下头,能看见两个乳头像吹泡泡一样红肿变大,它们被带有
腐蚀性的药膏刺激的通红发硬,就像胸前顶着两颗小枣似的。很难想象我的下体
变成了什么样。

  一股一股的粘液不受控制的流出,为了舒缓这种可怕的饥渴感,我只能不停
地收缩着阴道,而每一次收缩,都有热流被挤出去,流到大腿上。肛门同样被灼
烧着,就像有小虫子和蚂蚁在上面爬,带着微微的刺痛。这也是我第一次清晰的
感觉到了阴蒂的存在,之前它都把自己隐藏的很好,而现在,它硬的就像一粒花
生似的,撑破包皮,一阵小风都能引发冲动。

  我当时不知道那是什么药膏,能造成如此强烈的刺激。后来主人给我讲过,
那里面有一些腐蚀性的药用来烧破表皮,还有一些增加快感的麻药,鸦片膏什么
的,以及增加渗透性的辅药。而它的主要成分,竟然是几种让牲畜发情的兽药的
混合剂!主人说他第一次调不太懂比例,给我放的兽用发情剂浓度足够刺激一整
栏猪或五头牛。

  那晚我的的确确变成了一头发情的母兽!

  我咬紧牙关坚持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崩溃了,身体不受控制的扭动,让锁链哗
啦哗啦的作响,忽高忽低的呻吟声从喉咙里发出,就像捏着嗓子唱歌。我已经没
法在乎别人的看法,淫水像漏尿了似的一股股往外流淌,收缩的阴道偶尔会发出
「噗叽噗叽」的声音。我多希望能用手碰一碰,或用水洗一洗啊,但是我做不到,
我的手脚被牢牢地捆在笼子的栏杆上,不能移动分毫,连夹腿都是一种奢望。

  当我实在无法忍受时,便开始哀求小丽放开我,只有她拿着笼子的钥匙。但
是那个恶毒的女人只是像参观动物一样蹲在笼子外面,欣赏着我的辗转挣扎,哀
叫呻吟,似乎找到了极大的乐趣。她当着我的面开始自慰,这个女人在笼子外面
岔开大腿,用手在自己的阴蒂上使劲的揉搓,还时不时伸进阴道扣弄。我面红耳
赤的死死盯着她,看着她自由的取悦着自己,极度渴望的情绪几乎要冲破牢笼,
就像快要饿死的人看到别人手中的肘子。

  我极度煎熬的状态让小丽情绪高涨,她就在那不停地自慰,像和我比赛似的
呻吟和浪叫,我眼睁睁看着她达到了好几次高潮,像撒尿一样喷出淫水,直到舒
爽的叹气。满足了的小丽舔了舔嘴唇,随便的擦拭自己,又观赏了一会我的丑态
百出,最后转身回到床上休息去了。

  欲火把我灼烧的几乎要失去理智,我像发情的母猫一样叫了大半个晚上,身
体里的水快要流干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当我醒来时,主人已经回到地牢,说明时间已经过去一整天。

  我身体被涂了药膏的敏感位置,依旧在胀痛发热,我挣扎着低下头,看见自
己的乳头比之前膨胀了两倍那么大,通红发亮,还有几个被烧出小水泡。

  主人和小丽在笼子外面研究着我。

  「似乎药效有点过大了……」主人摸着下巴分析。

  「不大,在加点量,憋死她,你都没看见,她昨晚叫唤了半宿,可好玩了。」
小丽毫不在意的笑着说。

  「不行,烧坏了,就没感觉了。」主人说。

  最终,药膏被稀释,再一次涂抹在已经红肿难耐的乳头,阴道和肛门上。

  我被拉出笼子,身体软的几乎没法走路,主人和小丽架着我带到娱乐区,把
我捆在墙上的铁环上,就没再理我。

  数分钟后,难言的欲火再一次燃烧起来,这一次的感觉没有昨晚强烈,但是
悠长而稳定,我被饥渴感烧的面红耳赤,连呼吸都变得炙热。

  小丽和主人似乎被我的欲望感染,这两个人就在我旁边开始调情,互相抚摸,
然后热烈的做爱。激情中,他们时不时朝我这个方向看,感受我的煎熬和渴望,
欣赏我的丑态:一只被无法满足的情欲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母兽。

  我紧靠着墙站着,双手像投降一样举起捆在铁环上,为了让我站的稳,腰胯
也加了一道皮带勒紧。我就站在那儿,被束缚着,折磨着,像一副活着的春宫图,
一座彰显欲望的扭曲女体雕像,

  主人的恶趣味展现无疑,在他残忍,宛如恶作剧一般的构思里,在这个恐怖
不见天日的地牢中,我存在的价值诞生了。地窖、监牢、笼子、捆绑着身体的锁
链和皮带,一层一层的束缚仿佛邪恶蜘蛛编制的巨网,将我的灵魂粘附在其中。
而这一切仅仅是表象的筹备,真正最大的,属于我一个人的监牢,竟然是我自己
的身体,永远没法满足,持续在煎熬中挣扎的肉血躯壳,被灼烧着,焦虑着,忍
耐着,施加在我身上的刺激和折磨,都被强制的憋在由血肉筋膜构成的躯壳中。
这是一个将我的思想,欲望和灵魂长久禁锢的最可怕的牢笼。

  我成了一个永远放置的变态艺术品,为主人助兴的紧缚表演家,可以肆意折
磨玩弄的肉体玩具,封禁一切释放可能的囚犯。

  但当时的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还天真的以为主人和小丽做完,下一个就
是我呢。

  我期待,他们快点完事。我希望,跨坐在主人腰间疯狂扭动腰臀的小丽别太
用力,让主人保存一点体力。我想象着主人在我身上冲刺的样子,把用棍子砸破
主人头的计划抛在脑后,再也想不起来了。

  在小丽诱人缠绵的叫声中,主人射了精。完事后,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说着
情话,欣赏着我羞愧欲死的模样。

  我期待的场景没有到来,两个人说完话就把我带回笼子,再一次捆住了手脚。

  主人走之前,用装黄桃罐头的玻璃瓶装了半瓶稀释过的黑色药膏,一根小刷
子插在里面。这瓶药膏交给了小丽,让她早晚给我涂抹。小丽笑眯眯的接受了这
个任务。

  可主人刚走,这个小婊子立刻打开了笼子,把我刚涂过药膏的身体又再次涂
了一边,还拿出一个小勺,挖了一勺刺鼻的药膏要喂给我吃。

  我紧闭着牙齿,仇恨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小丽用脚使劲踢我的肚子和下体,稚嫩清脆的嗓音发出一连串的骂声和污言
秽语:「他妈的,还跟我装,母狗,给我张嘴!」

  我被踢的一直撞在笼子上,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但是我说什么也不会吃那
个成分不明的药膏。仅仅接触到皮肤都会引发如此可怕的后果,如果吃进肚子,
谁知道会有怎样的下场。

  「阿珊,你过来帮按着她。」小丽见我死不张口,转头跟坐在地上一脸担忧
的阿珊说,阿珊连忙摇头,不愿过来,那时,阿珊还没死呢。

  小丽骂了一声,最后叫了丹丹。丹丹一幅不情愿,但是没办法拒绝的犹豫神
色走过来,轻轻的扶住我的胳膊。小丽再次用勺子往我嘴里塞,我被捆的严实,
只能晃着头拼命挣扎,僵持中,「啪」的一声响,那半瓶药膏全打碎了。

  「臭婊子,你看你干了什么!?」小丽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尖叫。她气
急败坏的解开我一条腿,不顾我使劲的踢蹬,拉直捆在笼子的高处,又把我另一
条也拉高绑好。把我弄得像做妇科检查一样大开双腿,私处和肛门全露在她面前。

  腿被挂起来之后,我的屁股已经悬空了,身上的重量全坠在手腕和脚踝的关
节上,只几分钟,疼像钢针一样扎进骨头缝里去,越扎越深,我这才知道,人疼
起来出的冷汗,真的能像米浆一样的粘和稠。这才只是开始,这姿势方便小丽抬
起腿猛踢我的下体,她像疯了似的对着我的私处猛踹狠踢,直到她气喘吁吁的才
停下。

  散落在地上的药膏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小丽带着愤怒的表情,用勺子挖起地
上的药膏,连同玻璃碎渣一起,一勺一勺的灌进我的阴道和肛门。

  整整半瓶的药膏被灌进肚子,黑色的药汁顺着我的屁股滴落在地上,我没在
意,因为转瞬间,无边的火焰便将我淹没,燃尽了。

  原本精疲力尽的身体在药膏的刺激下似乎再次焕发了活力,我像是充满电的
玩具,扯着脖子又叫唤了一宿。

  第二天,主人再次下来时发现了我的异常,我的整个乳房、下体、肛门全都
可怕的肿了起来,我的神智已经不清,嗓子完全沙哑,但是依旧咿咿呀呀的发出
古怪离奇的声音。

  小丽被主人吊起来狠狠的抽了一顿皮带,因为药膏很贵。她咬着牙没发出太
大的声音,但是皮带挂着风声抽在肉上时,那啪啪的声响证明主人没手软。小丽
的痛苦无法隐藏,在皮带声的间隙,我听见她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我发现监牢里
其他女人都露出解恨的神色,恨不得让主人把她打死才好呢。

  我被清洗干净,反绑双手,继续关在笼子里。

  从那天起,那黑色的药膏,还有其他奇奇怪怪能刺激人欲望的药水,成为我
生活中一项主要的任务。

  但,我从未被允许自慰或高潮。

  主人只是让我苦苦的,忍耐着。

  两三个月后,可可死了,又过了一段时间,阿珊也死了。

  在这期间,主人在我身上尝试过的游戏,各种刑具,吊打,灌肠,灌水,憋
尿什么的,有一次在小丽的建议下,主人在我的阴道里塞满辣椒酱,顺便也把尿
道和肛门也填满了。肉被辣椒生腌的痛苦无法形容,如果说忍耐欲望是小火慢炖,
那辣椒酱就是烧红的烙铁了。用辣椒腌一整夜,我整个下体已经不痛不痒,发麻
肿胀了,小丽用滚烫的热水清洗时,感觉就像亿万根针在刺穿身体。

  尝试过各式各样的常规游戏后,留下的日常折磨变成三个。

  第一是肛塞和尿道塞基本是全天带着的,自从发现忍耐排泄能在某种程度上
增加我的欲火,这两个东西就没怎么离开过我的身体。小丽一两天才给我放开一
次,无论我憋成什么样子,肚子涨的有多大,她都不在乎,憋死了就在找一个,
这是她的想法。所幸我的身体在痛苦的忍耐排泄中没有崩溃,膀胱一直没涨破,
肠子无时无刻不在绞痛,但慢慢也适应了。

  第二是各种各样的古怪药剂,兽用的,人用的,发情药,催乳药。我的身体
在这些药的刺激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只有B+的胸短短几个月就长大成D,
乳晕翻紫,乳头高高凸起像两块橡皮。我的下体因为长时间的充血和无法满足开
始不停流出粘液,它会自己收缩,一股一股的把液体挤出去。肛门就不提它了,
主人对它失去了刺激的兴趣,那里变成惩罚折磨的地方。如果我的阴道收缩的频
率过快,有高潮的嫌疑,他就会用烟头烫屁眼。我的屁股在变大,腰显得更细,
对于身体的变化,我痛苦万分,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怪物,一个荷尔蒙分泌过剩,
被药物严重干扰了的奇怪身体。

  第三是精神的折磨,首先,监牢里的马桶被放在我的笼子旁边,在我被胀满
的尿液和开塞露憋的死去活来时,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其他人自由的上厕所。她
们呲呲的撒尿声音和排便的声音就像催命符一样,让我痛苦不堪。而另一项是主
人的恶趣味,当我被涂抹完药膏,欲火焚身最强烈的时候,监牢里的每个人都必
须在我面前自慰一次。我不想看她们,但如果我闭上眼睛,主人就会用电棍电我
的胸。

  我被各种各样的痛苦包围了,偶尔在清醒的时候,还会和阿珊说说话,等阿
珊也死了,我觉得自己的生命,似乎也快走到了尽头。

  直到那一天。

  那天当主人离开后,无聊至极的小丽捧着一盆水逼着我喝。

  我的尿道被堵着,喝水对我来说是最可怕的折磨,因为无论我憋的有多痛苦,
小丽是绝对不会让我尿的,直到我膀胱胀痛欲裂,无法控制的惨叫哀嚎,她才会
拔出塞子让我尿一点,稍微放松就立刻就把塞子塞回去。我一直认为,假如我没
被主人打死,可能最有可能的死法就是被尿憋死。至于肛门里的塞子,可能一两
星期都不见得拔出来一次,还要每天往里面灌开塞露。为了防止麻烦,肛塞换成
带有单向阀的高级货,可以不用拔出来往里面灌东西,为了折磨人,主人很舍得
花钱。

  面对小丽的折腾,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如果拒绝张口,她就会使劲掐我的大
腿,她会用指甲尖揪起一块肉,反复的拧,直到那块肉变得青紫后在换一个地方。
当我疼的张开嘴叫,就用杯子把水我喉咙里灌。她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很快我
胳膊大腿上就布满了青紫色的瘢痕,她是不会拧我的乳头和私处的,生怕我获得
哪怕一点点快感然后高潮。

  等一盆水好容易灌完,我的肚子已经像孕妇一样鼓起,一阵阵恶心想吐时,
她却兴致勃勃的又端来了一盆。

  我绝望的仰着头,觉得今晚会被尿憋死,我拼命的摇着头不想喝水,但是小
丽加重了折磨的力度,她会去掰我捆在笼子上的手指,直到指头的关节发出嘎吱
的声响剧痛欲断。还会掐我的喉咙不让我呼吸,抽耳光什么的。我被折腾的惨叫
连连,不得已中一口口被灌着水。

  最后,当我被一连串的耳光打的视线模糊,小丽突然停手了。

  我朦胧中看见一个人影站在她身后,赤身裸体,丰乳圆臀,遍布全身的伤痕
密集的连成一片片青黑流血的霞红。那是丹丹,她带着诡异的笑,喉咙中发出奇
怪的声响,手脚都在哆嗦着,就像发病了一样。小丽回过头,被丹丹的模样吓了
一跳,她骂了一句「操你妈,吓死我了。」就站起来,打算对丹丹下手。

  就在这时,丹丹突然仿佛猛兽一样扑在小丽身上,把小丽整个扑倒,她咧开
嘴,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声,一口咬在了小丽的脖子上。

  她咬的如此用力,小丽连声都没发出来喉咙就被咬破了,血像喷泉一样喷射
而出,把丹丹的脸和脖子燃的血红。

  丹丹像丧尸片中变异了的怪物一样,大口痛饮这小丽的鲜血,然后坐直身体,
仰天发出似哭似笑的嚎叫。

  我吓坏了,如果不是下面都被塞住,可能已经大小便失禁。

  长啸完,她站起身,走到我面前。我看着仿佛从地狱中走出来的丹丹,结结
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惨笑一声,蹲在我面前,把我尿道和肛门里的塞子拔了出来。转眼间,一
阵恶臭的气体不受控制的排了出来。我面红耳赤的看着她,觉得非常羞愧,只能
拼命收紧括约肌,不让大小便立刻喷射而出。

  丹丹松开了我的绑绳,随后自顾自的回到了她的床上,僵硬的像尸体一样躺
在上面,没了声音。

  我挣扎着把手边的盆放在屁股下面,让憋在体内太久的污秽之物尽情的释放。
小小的地牢里转眼间充满着刺鼻的血腥味和我排泄物的恶臭。但是丹丹却像什么
都不知道似的,只是安静的躺着。

  时间在流逝,我过很久才活动开僵硬的手脚,它们被捆绑的太久了。

  我收拾了自己排泄物,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小丽的尸体,那具赤裸的女尸依
旧偶尔会抽搐一下。

  我一点也不觉得恐惧,反而是莫名的心安和舒畅。

  但我开始担心,因为很快,主人就会再次出现在监牢外面。

  这一夜,或许是我和丹丹最后的一夜了。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