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情缘劫:我无力挣扎的婚姻(三十七、三十八)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 woyewunai
2021/12/0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047 字

               第三十七章

  「梦琪!不要!」

  昏迷中,我仿佛进入了无数个平行世界,一个接着一个的噩梦永远没有尽头。
可每次的结尾都是妻子哭泣的脸庞,那画面是如此的真实,直到我呼喊着从梦中
惊醒。

  睁开眼的时候,面对的依然是那间熟悉的病房,屋顶上苍白的白炽灯照的我
有些眼晕。可身体的回馈比起上次来说好了很多。我四下环视一圈,发现房间里
空空的,根本没有妻子的身影。我记得那天晕倒前是有人进来的,难道……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此刻她已是离我千里之外,怎么可能是她呢。一定是明
浩那个家伙把我送来的医院。

  看着床头挂着的半瓶葡萄糖,我无奈的笑了笑,这小子也太不仗义了,居然
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输液。不过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我这个连儿子都没有人,
怎么还能要求朋友对我照顾更多。

  就在这时隐隐约约听到身后的房间里传出一些窸窸窣窣的响动,我记得这是
明浩专门托关係给我找的高干病房,后面还有一间陪床休息室的。难道说他们都
在那里?

  我转过头尝试着喊了两声,可不知道是因为饿了太久声音无力,还是房门隔
音太好,等了一会儿也没人进来。就在我挣扎着準备下床的时候,房间里的响声
再次响起,那极具节奏的频率让我瞬间明白过来,那里正在发生着一些不可描述
的事情。

  我还是别打扰明浩的好事了,这兄弟哪里都好,就是管不住裤裆里那点东西。
只是房间里的女人会不会是雪凝呢?这段时间心里想的全是妻子的事情,已经很
少关注她了。不过自从上次与她推心置腹的谈过后,总觉得她本质还是不坏的,
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拉她一把。

  算了,我自己的事情还乱七八糟呢,哪有再精力去考虑别人的事。索性我继
续假睡,省的一会儿他们进来尴尬。

  可一闭上眼睛,妻子的倩影又再次闪入脑海,不知道她如今怎么样了。手机
上的聊天记录虽然没有看完,可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就现在已经显示出的内容来看,妻子对我的感情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虽然
我会对她的一些选择和处理方式感到不满,可只要她的心还在我身上,我绝不会
是那个先说放弃的人。

  不过心中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开,在我晕倒前看到的最后那次对话中,妻子
表现出的态度非常坚决,甚至当场删除了何永恆。可她为何在两个小时候后又添
加了对方,我不相信妻子在这种时候,还会被何永恆的花言巧语所蛊惑,毕竟他
做的太过分了,完全背弃了当初的承诺。

  那会是因为什么?妻子还忌惮着何永恆手里的把柄吗?不太可能。如果不是
因为我漏接了她打来的电话,妻子都準备对我坦白了,按理来说那些东西完全要
挟不到妻子的。

  那一定是何永恆还有没用出的后手,或者说是妻子从始至终只是摆出一副不
屈服的姿态,仅仅是为了保持她长久以来的女神形象,让面子上好看一些呢?

  无数个声音在脑中反复盘旋,让我一时间也无法分辨,只能等以后再去手机
上寻找答案了。可明浩这孙子怎么还没完?我看了看表,这都过去三十分钟了,
我的输液瓶都见底了!

  终于在我鼓起全身力气大吼一声后,一个衣冠不整的护士,踉踉跄跄的从身
后房间走了过来。

  在我一脸震惊的注视下,护士的手都有些发抖,原本白皙的小脸,此时红的
快滴出血来了。

  「我说凡哥,刚醒了就这么急迫吗?这可是公共场所,哪有你这样盯着人家
护士小姐看的!」身后传来明浩那不着调的猥琐声音,说话的时候还在系着腰带。

  「这……你小子也太混蛋了!怎么走到哪都要祸害人!哎呦!疼啊……
护士小姐,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紧张。」看着刚拔掉的针眼上涌出不少鲜血,
连忙闭嘴不敢乱说了。

  身材娇小的护士此时心里一定是崩溃的,三下两下收起吊瓶,逃也似的朝门
口走去,慌乱中还被明浩趁机在她翘臀上捏了一把。

  「怎么样?这妞屁股超弹的,奶子也软软的,可惜就是矮了点。」明浩说着
摸出一只香烟。

  「我真是服了你,这些小姑娘是不是瞎了眼,会看上你这个死胖子!」

  「苍蝇不叮无缝蛋,发骚的女人在我眼前一过,我就能闻到浓浓的雌性荷尔
蒙气息,那是一种交配的信号,她们需要我这种不畏劳苦的雄性带来繁衍的机会
…..。」

  「得得得!我可不想听你胡扯,这次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那丫头呢?」我
受不了他说话时那猥琐的模样,连忙打断了他。

  「看你刚才那饑渴的眼神我就明白了,放心吧,晚上我安排,保准把雪凝洗
乾净给你送过来!」

  「别胡扯了,就会拿我打趣!对了,手机呢?」

  「不就在你枕头底下呢吗?」

  「不是说这个,梦琪那部,那天我晕倒时,插在电脑上的。」

  「没看见啊,我们一进门就看你倒在地上了,谁还来得及注意那些。」

  「那你快去帮我跑一趟,那手机对我很重要!」

  「得了吧,大夫刚才还说我来着,怪我照顾不周,让你又复发了。我这一走,
谁还能盯得住你!」明浩说完直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架势是死活不去了。

  「那手机对我很重要的,我也不怕告诉你,你还记得咱们上次聚会时见到的
那个专门研究骇客技术的学长吗?我用他的软体倒出了梦琪所有的聊天记录,我
一直觉得梦琪的离开是有隐情的,说不定所有的答案都在那面呢。」

  「我操!你都看了吗?」

  「还没有,不过我差不多也都了解了。梦琪从来没有背叛我,她是被何永恆
一步一步陷害的!」

  「我说你怎么突然又复发了!你这不是找虐嘛!」

  「可这是寻找到线索的唯一出路,说不定他们现在的落脚地也是在以前定好
的,就记录在里面呢!」

  「好好,等雪凝来了,我就去找还不行吗!你也真是的,我劝了你那么久,
怎么就不死心呢?你想没想过,就算你把琪琪找回来了,她还是以前那个她吗?」
明浩说着深吸一口香烟,用少见的认真表情看着我。

  「你什么意思?」我被他的问题搞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也别怪我说话太直,是兄弟我才和你说这些。当初有个新闻你看过吗?
在外国有个银行遇到抢劫,劫匪把女职员被当做人质一起抢走了。可过去很久,
员警还是没有线索,慢慢就放下了这件事。唯一没有放弃的是她的丈夫,通过自
己的不断搜索,甚至涉险进入地下黑暗世界探听消息。终于在半年之后,于贫民
窟里发现了妻子的蹤迹。」

  「我看过,他拉着员警把妻子救出来的时候,两人相拥而泣的照片还登在报
纸上呢。可这有什么?作为一个丈夫不就应该如此吗?」

  「呵呵,你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吗?三个月后,那个男人自杀了。」

  「自杀?为了什么?」

  「他受不了妻子归来后的改变。在贫民窟的那段日子,她的身体各处,包括
隐私部位都被纹上了那个地下组织的标誌,甚至连她的脸上也被纹上了妓女之类
的侮辱性词语。可这都不是最让他难以接受的,大不了去洗掉也能重新来过。真
正让他心碎的是,女人在那段噩梦般的日子里,原本阳光自信的内心彻底被击碎
了。无论他如何努力的呵护陪伴,女人一有机会就会逃出去,而她的目的地就是
那个贫民窟。即使曾经绑架她的人都被抓住了,可她被驯化的就像只母狗,她疯
狂的与那里每个遇到的人求欢,甚至是最骯髒的乞丐也不在乎。」

  「不可能!你说的这种事在咱们这种法制国家里是不可能发生的!而且梦琪
和他……和他是领了结婚证的,他应该不会再做出那些过分的事情。」我不等
明浩继续说下去,连忙辩解道。

  「我当然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可这个社会的黑暗面永远比你所认知的,要
可怕的多。」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感觉明浩不会无缘无故的和我说这些。

  「我只是在兄弟的角度帮你分析,你现在当局者迷,可我总觉得何永恆敢做
这种事情没那么简单。即使咱们找到了他们,也不一定能带走梦琪。」

  「你的意思是?」

  「他的背景不像咱们想的那么单纯,换句话说,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你说话别总讲一半好不好?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一个月前,我在公司楼下见到过几个男人来找他。领头的那个人我总觉得
有些面熟,后来我才回想起是在兰桂坊那里见过一面,在座的都是道上有头有脸
的大佬,连黑虎哥都要对他们点头哈腰那种大佬。」

  「那你去问问黑虎,说不定他知道那人是谁呢?」

  「他当时没在,再说了,他只是个夜店看场子的,还没到那个级别。」

  「来头这么大?我怎么没看出来那小子有这么硬的背景。对了,那个男人是
不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我想起了视频中那个老人,曾经他那犀利的眼神让我
隔着萤幕都感觉到了上位者的威势,如今一想确实与明浩的描述很像。

  「老头?不至于吧,我看着那人也就四十来岁。一身笔挺的西装,还挺精神
的。别想了,也许只是问个路,不一定是认识的。」

  「不会的,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凭着何永恆那样的一个年轻人,他能布下
这么大的一场局。」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雪凝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今天她穿了一浅咖色呢
子大衣,下身露出一截光洁纤细的小腿,配上她高挑的身材,真比T台上的模特还
要鲜亮。可她都进到屋里了,还带着个大墨镜是闹哪样。

  「哎呀!大小姐,你可算来了。咱们凡哥醒过来,没看见你陪在身边,都生
气了!」明浩说着,搂住雪凝的纤腰,推到了我的身边。

  「凡哥,我……我本来不想走的,可这个死胖子非说你爱喝中山路上那家
粥铺的小米枸杞粥。一来一回耽误了时间,你别怪我啊。」雪凝说着把保温盒内
还冒着热气的粥端了过来。

  我狠狠瞪了明浩一眼,他却像没事人似的,低头玩起了手机。我从来都不知
道中山路上还有个粥铺,这混蛋为了满足自己一时之爽,大冷天把雪凝赶出去,
也真够孙子的!

  「傻丫头,我怎么会怪你呢?点个外卖不就好了,这么冷的天还跑出去,冻
坏了吧?」看着她被冻红的小脸,我心中不由得涌起一丝感动。伸手摸了摸她的
俏脸,顺便帮她摘下了墨镜。

  「没事,我怕外卖送来会凉了,你的胃不好,吃不了凉的。」雪凝被我突然
一摸,竟搞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冰凉的小脸显得更红了。

  「哈哈,我就不打扰你们亲热了,雪凝一会儿主动点,凡哥大病初愈不能剧
烈运动,你就在上面主动点吧!」明浩淫笑着,拍了拍雪凝的肩膀。

  「你大爷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顺手拿起床头的纸巾扔了过去,明浩
连忙挪动着他那肥胖的身体跑了出去。

  「记着帮我把手机拿回来!」我朝着屋外喊了一声,也不知道他听见没有。
不过明浩这人嘴上总爱胡说八道,办事还是挺靠谱的。

  我低头喝了一口粥,别说,味道还不错,喝下去胃里暖暖的,整个人也有了
些力气。

  「雪凝,你怎么不坐啊?别傻站着了。」我看雪凝一直站着不动,指了指床
边的椅子。

  可等了一会儿,雪凝还是站在那里,我有点搞不懂这丫头今天怎么了,伸手
拉了拉她的胳膊。原本我是想让她坐在床头椅子上的,可这小妖精顺势靠在我的
怀里。

  鼻尖再次传来她那熟悉的体香,我的小明竟在这时候该死不死的硬了。她的
翘臀此时正紧挨着我的下体,不用说,她一定是发现了。

  我尴尬地看了雪凝一眼,按着她以前的性格肯定免不了要调笑我一番。可此
时她依然低着头,我隐隐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这可尴尬了,要是有人进来看到这一幕,准以为我把她怎么样了。可看着雪
凝如此反常的举动,我也不忍心推开她。我伸手轻轻挽起她的髮丝,雪凝却一下
子坐了起来。

  「你过来!是谁打的?」我拉住雪凝的手,刚刚只是闪身的一瞬间,我清楚
看到雪凝的脸上竟有个还未褪去的巴掌印。

  「不关你的事!你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还管我做什么?」

  「那天是我不好,不该自己偷偷溜出去,可……可我也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你还想着她,可你的身体还没好利索,如果昨天不是浩哥领着我去
找到你……我真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难道是明浩打的你?这孙子找不到我,他妈的找你撒气!」我伸手想再看
看雪凝受伤的小脸,却被她一闪身躲了过去。

  「不怪他,如果不是我太粗心,也不会让你再受伤害…..。」雪凝说着,哽
咽声越来越大。

  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玉人,有一瞬间,我真有种想将她拥入怀中,好好呵护
的冲动。可此时此刻我却不能这么做,因为还有一个深爱着我的女人深陷魔窟,
等待着我的营救。我不相信她会真的绝情到这种地步,也不相信她在明知道被人
欺骗后会甘心成为别人淫辱的玩具。

  我明白自己的想法在明浩眼里会很愚蠢,也许大部分人都会觉得我的坚持只
是一个笑话。可这就是我的选择,我们曾经拥有那么多的美好,也有过最乾净纯
洁的校园恋情。退一万步讲,即使她真的不再爱我,我也会把她救出魔窟,这是
我作为她曾经最爱男人的责任!

  正在我想着的时候,手上传来一丝冰凉。「凡哥,以后不要再偷跑了好吗?
我真的很担心你…..。」

  「看到你们这么关心我,真的很开心。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拍
了拍雪凝的肩膀。

  「唉,这身体真不行了,吃点东西又困了。雪凝,你守了一夜,也累了吧,
进去休息会儿吧。」我假装困得不行,伸了个懒腰。可雪凝执着的非要等我睡着
才肯去歇着。

  也许是真的太累了,不知不觉我真的睡着了,再次醒来,屋外已经一片漆黑。
明浩和雪凝似乎不想打扰我的休息,各自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谁也没有说话。

  「哎,我操!凡哥醒的真是时候,我点的烧烤刚送过来,大腰子还热乎着呢!」
明浩第一时间发现我醒了,连忙凑合过来。

  「你看看自己都胖的没人样了,还天天胡吃海塞呢。」

  「没办法,不吃点腰子补补,哪能对付那些骚娘们。你说是吧?」明浩说着
还无耻的朝雪凝露出一个坏笑,被雪凝在他腰间狠狠掐了一把,发出杀猪般的惨
叫。

  「别闹了,手机拿来了吗?」我没心情看他们胡闹,直接问道。

  「我出马还能拿不到吗?嘿嘿,不过你现在可不能看,大夫可是嘱咐我,你
不能再受刺激了。」

  「别废话,拿来吧!」我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看着那熟悉的手机外壳,我
仿佛还能感觉到妻子的气息。

  「凡哥,你这样真的好吗?这不好!你一点都不顾及我们雪凝的感受啊!」

  「我才不会吃琪姐的醋,凡哥这么专一的男人才真的迷人。」雪凝没有受明
浩的挑拨,反而在直直的盯着我看,顿时让我生出一身冷汗,连忙转移了目光。

               第三十八章

  也许是医生有了之前的经验,只过了一周,病情渐渐稳定下来。明浩有了上
次的教训,知道是拦不住我的。只要有雪凝陪着,他也不再限制我的出行。

  不知道明浩和雪凝说了什么,小丫头在面对我的时候完全像变了个人。再也
没有之前刁蛮任性的模样,反而是对我处处小心,说实话,我真不太适应她的变
化。有时候故意和她调笑两句,她也只是羞涩的笑笑。

  不过最让我烦心的还是妻子的手机,在明浩拿回来后,我一直忍着没有去看。
直到昨天拿去充电的时候才发现怎么也充不进电去。雪凝陪着我去了售后,一番
检查后,工作人员告诉我手机因为用了不合适的充电器,造成了短路,里面的主
板都烧坏了。

  我恍然想起那天用的充电头不是原装的,可之前用了好久也没出问题,怎么
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了问题。我不死心的让维修人员看看能不能倒出里面的
资料,捣鼓了一上午后,对方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无名的怒火。怎么所有的事情都在和我作对,难道老
天爷就要这么折腾我们吗?!要不是雪凝拉扯着我,差点和维修人员大打出手。

  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这段时间自己的性格,也随着妻子的离
去而变得越来越暴躁起来。可我就是想不明白,原本好好的手机,怎么会突然坏
掉了。而且我刚刚问过了明浩,在他拿到手机的时候,屋里根本没有烧焦的味道。
我不由得相信最近新闻上报导的,有的手机商为了让客户买新手机,故意把维修
的机器搞坏。

  只是我现在根本我没有时间和他们计较,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却被自己的
一时疏忽给毁了。我他妈就是个废人!如果我没有晕倒,如果我能直接拉到最后
查找线索,而不是去查找妻子出轨的原因,一切应该都来得及的。

  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眼下能够追查到妻子蹤迹的希望都寄託在明浩的身上,
刚刚在电话里我又催问他最新的消息。我知道这样不好,毕竟他也是委託黑虎哥
去调查,可现在妻子在何永恆手上多待一天,就多一分危险。我不由得想起明浩
对我说起的那起国外案件,难道妻子也会遭遇如此可怕的非人遭遇吗?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定不会的,我心中暗暗祈祷着。等等,我似乎遗漏
了一个人,一个看似很不起眼,但很可能知道内情的人。

  我披上衣服来到屋外,在沙发上小憩的雪凝被开门声吵醒,腾的站了起来。
看样子她真的是被我上次的突然离开搞怕了。

  「凡哥,你要去哪?」雪凝凑过来,扶住了我的胳膊。

  「去公司一趟,我自己打车就可以了,你再睡一会儿吧。」

  「现在你这状态还去公司做什么?你放心吧,有死胖子坐镇没问题的。」

  「你不懂,我有别的事。」我抓起门口的鞋子换上,正要推门出去的时候,
却因为雪凝的一句话,停住了脚步。

  「是不是去找李伟?」

  「你怎么知道的?」我不可思议的看着雪凝。

  「他跟何永恆的关係走得最近,我知道你肯定要去找他。不过这次你可能要
失望了,在你晕倒那天后,没有人再见过他。」

  「你的意思是他和何永恆一起走的?」我的手都在不自觉的颤抖,李伟也跑
了?那个混蛋在看直播的时候就在幻想着可以占妻子的便宜,如今他们在一起,
那不是随时都有机会。况且何永恆这个人曾经就为了钱,安排妻子与那个姓秦的
老头子3p,这说明他根本不在乎妻子。

  「凡哥,你别激动。也许他只是怕受牵连跑了呢。」雪凝俯下身来,牵起我
颤抖的手。

  「一定还有他没算计到的地方,一定有的…..。」我自言自语着,脑子里已
经疯狂的算计着和何永恆有关的点点滴滴。

  傍晚,雪凝拉着我走下计程车,刺骨的寒风吹在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寒冷,
因为相比于内心的绝望来说,身体的寒冷根本算不上什么。

  我去了妻子的学校,见见了吴老师,可她领着我见到的陈楠根本不是宾馆里
的那个女人。

  我明白自己又一次被耍了,那天跟蹤李伟遇到的女人很可能只是何永恆的一
个姘头,我还傻乎乎的和人家攀谈了许久。也许那时候妻子就藏在洗手间里,看
着眼前的男女把我耍得团团转。

  她的心里会怎么想呢?是该庆倖自己没被当场抓奸,还是佩服何永恆的先知
先觉呢?!

  在一次次的失望后,内心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我甚至已经低声下气的去向
岳母打听妻子的蹤迹,可得来的只是她无情的羞辱。我他妈连撕破脸的勇气都没
有,可我这样的隐忍还值得吗?!妻子还会有回来的一天吗?!

  我感觉自己的胸口像堵了一团棉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为什么自己永远要
慢人一步,每次燃起的一丝希望,到头来才发现,早已被对方算到了。我想大声
呼喊,一扫心中阴郁,可看着无时无刻不陪在身边的雪凝,不时投来的关切目光,
我实在不忍再让身边的人再为我担心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我的脸上又渐渐的浮现出一些笑容,明浩和雪凝看在
眼里,也放心了很多。尤其是老实了好多天的明浩,又开始不正经起来。

  可只有我知道,我对妻子的思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变淡。在每
一个孤独的夜晚,我几乎都是睁着眼睛直到天亮。因为一闭上眼睛,妻子那哭泣
的模样总会不自觉的闪过脑海。

  「她在等着你…… 」有个声音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回蕩。每每想到视频中何
永恆带着面具的那张脸,我的全身都在发抖。可我能如何呢?在自己痊癒之前,
我只能在明浩他们面前强壮振作,不想让身边真正的朋友,为了我而担心。

  我默默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开往深圳的航班就要起飞了。
我摸了摸压在枕头下的机票,心里终于踏实了一些。不管这次能不能见到梦琪,
有些事是一个男人必须要做的。

  ……

  随着飞机落地时剧烈的颠簸,我来到了这片从未踏足的南方重镇。刚刚在飞
机上睡了一觉,好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我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打开手机,瞬
间几十条未接来电弹了出来,可见明浩此时是多么的心急如焚。

  我草草的回复了四个字:「我要找她。」就拔掉了手机卡,我相信凭着这么
多年的兄弟感情,明浩应该明白我迟早会做出这个决定。

  在机场外,我打了辆车,却不知道前路在何方。

  「靓仔,要去哪里啊?我老婆等着我去吃饭呢,太远的地方就不去了。」司
机一张嘴就让我感觉到浓浓的广东风味。

  「那就去你家吧…..。」我想了想,实在没有什么目标。在他一脸疑惑的目
光中,我直接把他送回了家。

  这是一片老旧的居民区,和旁边不到一公里的繁茂高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走在主街道的人们,肯定想不到在这座国际化大都市中还有这样一片被遗忘的角
落。

  穿梭在与县城无异的街道上,三三两两的店铺已经到了收摊的时候。街边一
对中年夫妻,忙碌着收拾着自家的水果摊,女主人的腰明显是因为长期的劳作而
被压弯了。她搬着一筐几乎比自己还要重的水果吃力的朝屋里挪动着,一旁的丈
夫几步跑了过去,抢过了她手上的筐子,只是看起来他的腿脚似乎不太利索。嘴
上还用我听不懂的方言一直在数落着女人。

  而女人只是憨厚的笑着,看着男人的眼神满是深情。也许此刻男人的数落,
在她耳中似乎胜过了世上最美的情话。

  我在口袋里摸出一支香烟,饶有兴趣的远远看着幸福的两人。青灰色的烟气,
迅速飘散在我的周围。不知不觉间,眼圈红了。眼前浮现全是与妻子相恋时的一
幕幕,曾经我们也是那么幸福……

  一支香烟结束,我抹了抹脸上的泪痕,转身继续走去。没走几步,肩膀忽然
被人拍了一下。

  我转身一看,竟是刚刚水果店的女主人,近距离之下,她的年龄没有我想像
的那么大,应该也就是30出头。一张瓜子脸,虽说受尽了日晒风吹,还是能还出
曾经的秀美。

  女主人一边用方言和我嘀嘀咕咕的说着,还朝我递过来几张毛爷爷。我有些
搞不懂眼前的状况,也不敢伸手去接。

  这时候,男主人对女人嚷了几句,也朝我走了过来。

  「帅哥,你看看这些钱是不是你的?」男人用他蹩脚的广普说道。我连忙摸
了摸口袋,还真是刚才摸烟时候掉出来的。

  「大哥,不是我的,你捡到了,就自己拿着吧。」这对夫妻刚刚不经意间流
露出的情愫,深深触动了我。虽然这点钱也没多少,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唉,一千多块钱呢,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意,肯定急坏了。」男人焦急的
朝四周望了一圈,可失主就在他眼前,怎么会有别人来找么。

  「这样吧,这钱你先拿着,等有人来找的时候,你在哪出来。」我怕了拍男
人的手,继续朝前面走去。

  「前面没路了的,走不出去的。」

  「哦,我第一次来,这附近有宾馆吗?」我停下脚步,缓缓说道。

  「这里只有几个小旅店,住的都是附近的打工仔。看你穿的挺体面的,肯定
不愿意跟他们住。这样,你往南走2公里,上了大路有几家不错的。」

  我笑着感谢过大哥,赶到他说的几家宾馆处一看,也只是一些普通的快捷酒
店。可能在他眼里这就算不错了吧,我挑了一家还算乾净的住了下来。

  之后的一个月里,我成日穿梭在这座国际化大都市中。无论是繁华街道,还
是破落的棚户区都有我的孤独的身影,甚至连郊区的几个村庄我都转遍了。

  我拿着妻子的照片,遇到人就询问他们有没有见过。在一次次无奈的摇头过
后,我还在努力坚持着。虽然我知道这样做找到人的希望太过渺茫,可我不能放
弃。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刚刚来到时的热情已被消磨殆尽,转而心态变得越
来越焦急。最让我担心的不是别的,而是无时无刻不在流逝的时间。妻子多待在
何永恆身边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忍不住的胡思乱想,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
这样,我没有时间再去浪费了。

  每天回来后,我第一时间去的从不是宾馆,而是到水果店里喝上几杯。只有
把自己灌醉,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我的痛苦。

  时间长了,和那对夫妻也熟悉起来。男主人叫黄志昌,这里的人们都叫他阿
昌,他老婆具体的名字我没有打听,只是听着别人都叫她阿妹。一开始我对这样
的称呼很不习惯,不过待得久了,听得多了我也慢慢习惯起来。

  阿昌今年四十多岁,而阿妹应该比他年轻不少,夫妻俩是从东莞农村出来的。
阿昌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就是个瓦匠,后来来到深圳工地上打工,倒也干得不错。
只是几年前,因为一次事故,阿昌的腿被砸断了,落下了跛脚的毛病。夫妻俩索
性在这里开起了水果店。

  阿昌这个人什么都好,唯一的毛病就是嗜酒如命。我这人不胜酒力,每次带
过来的一瓶酒,几乎大半都被他喝了。不过就是这样,我还是经常被他灌醉,惹
得阿妹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总是忍不住让他少劝我喝酒。

  其实她不知道我是故意的,只有在酒精的麻醉下,才能减轻对妻子的思念。

  在半醉半醒之间,我拖着虚浮的脚步走在那片落寞的小街上。一片寂静之中,
只有一家老旧的音像店,总会播放着被这个时代所抛弃的老歌。每每耳边传来熟
悉的旋律,我总会不自觉的跟着哼上几句,只是我早已记不清那些当初风靡全城
的歌曲,是谁人所唱。

  「叶子在窗外轻轻摇动,

  人行道没有行人走过,

  镜子里的我很不想我,

  自从你离开了我变得很软弱。

  你的影子在每一个角落,

  好像是在提醒着我,

  少了你的陪伴我现在有多寂寞,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我想我可以假装不曾爱过,

  冰凉的夜里让眼泪温热我。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在记忆里面擦去你的承诺,

  爱你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爱情是个梦而我睡过头。」

  听着耳畔熟悉的女声,每一句都深深的刺进我的心头。我再也控制不住长期
压抑的情绪,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脸颊。

  模糊中,只有幽暗的路灯与我为伴,不远处的街角忽然走出一个白色身影。
一个我永远忘不掉的身影。那付有如谪落凡间仙子的模样,让我瞬间认出了妻子。
曾经在那个寒冷的夜晚,她也是如此突然的闯入我平淡的生活。往事一幕幕重现
在眼前,我忘不掉那一夜里她对我提防的眼神,她听到我和明浩电话时对我的拳
打脚踢,还有分别她叫我色狼哥哥时那浅浅的微笑。

  我低沉的情绪也在这一刻被回忆所融化,这次我不会再犹豫不决。我伸出手
朝她奔去,我看到妻子的笑容一如那夜温婉。我拼了命的沖着,一分一秒我都不
想浪费。我要拥抱她,一刻都不想再和她分开。

  可离得越近,妻子的身影却越来越模糊。她还在笑,只是笑容中,一滴晶莹
的泪水落了下来。我用尽全身力气的奔跑着,直到被一个石头绊倒在地。亲眼看
着妻子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撕心裂肺的嘶喊着妻子的名字,可陪伴我的只有同样孤寂的老街……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