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破烂谘询事务所-下】 催眠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破烂谘询事务所(下) - 演艺篇
作者:NR

  「真的不用帮你去附近买双鞋子和丝袜吗?黏稠稠地应该不好走路吧?」在
我们吃完饭后,小俊才不好意思的问道,明明是我造成的反而变成你的错,绝对
不是这样啊。

  「没关係的⋯⋯我家不远。」原本想拉着小俊去旅馆或是来我家的,可是面
对他温柔的笑容我却如何都说不出口⋯⋯

  我到底是怎么了⋯⋯

  就像是害怕和小俊接触似的,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鞋底还沾染着滚烫的精液,明明应该很难受的黏糊感,此时却有种异样
的快感,每走一步都彷彿在告诉我,我是对方的所有物。

  这种被当成物品的感觉,让我着迷得恐惧。
  彷彿自己正逐渐流淌进一个无底深渊,名为慾望的沉沦深渊。

  啊⋯⋯不知道小俊的精液嚐起来是什么味道?光想着这种事情,感觉没穿内
裤的大腿就湿泞一片,光是这样彷彿就要高潮似的。

  『没有主人的同意不能高潮。』

  「啊⋯⋯」就像是受到警告般,我脑海弹出了奇怪的声音,我全身忍不住地
打了个哆嗦。

  那种充满情慾的感觉顿时消失无蹤,我只能感受到夜风的微寒与恐惧,我到
底在想些什么?

  「希望明天就会好起来。」我加快脚步,期望回到家后能带来一丝慰藉,就
像是逃避似的换下衣服洗完澡,钻进了床铺。

  . . . . . . .

  day3 13:00 天气:雨 

  「遭透了。」没想到整晚都睡不好,在床上翻来覆去完全没有睡意,一旦把
眼睛闭上,就会浮现各种画面。

  有着自己跪在男人面前用双乳侍奉肉棒的画面;有着自己跪在男人用嘴替肉
棒深喉咙的画面;有着自己骑乘在男人腰上恣意扭动的画面。

  不论那个画面都羞死人了! 

  原来我这么饥渴吗?这些事情我明明都没做过,可是就像昨日替小俊足交的
时候一样,身体异常的熟练。当我摆脱梦靥睡着的时候也近乎天亮,伴随着白日
人们吵杂的声响我才好不容易入睡。可是一睡醒又要面对一个问题。

  --湿透了。

  不论是床单还是内裤,怎么会这样啊!我有这么欲求不满吗?
  怎么会这样⋯⋯

  . . . . . . .

  换掉湿透的内裤和床单后,我又重新洗了个澡。
  「休息五天吗⋯⋯开始上课两天⋯⋯五天后刚好是一週也就是第七天,还有
三週多一点的时间⋯⋯」我咬着笔在笔记本和行事曆上标记日期和写着备注。

  现在是暑假,距离开学还有时间⋯⋯还有时间能考虑吗?
  我转过身大字躺在床上,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在谘询处的课程似乎很顺利,可是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或者说⋯⋯我到底为
什么想成为偶像?感觉完全想不起来。

  --就像有个念头告诉我得这么做,所以我得努力去办到一样。
  我转过身子侧躺着,一边滑动行动电话看着那些没有营养的内容,一边想着
不知道小俊在做什么?

  只有这时候才会想到男朋友的我真是失职啊。
  「要不⋯⋯今天来点特别的?」我一边这么想,一边打开衣柜,如果要来点
特别的行程,那需要好好挑过衣服呢。

  然后我打开衣柜后。

  「这什么味道?」有一股刺鼻的味道从衣柜传了出来。

  味道的来源是一条黑色的过膝吊带袜,上面黏着小俊的精液,昨天没有洗过
就直接扔到衣柜了,难怪会衣柜里都是这个刺鼻的味道。 

  「啊⋯⋯精液⋯⋯小俊⋯⋯」就像是着魔似的,我拿起了那算不上乾净还沾
染各种味道的长袜,放到了鼻间。

  「精液⋯⋯味道⋯⋯哈⋯⋯哈⋯⋯哈⋯⋯嘶⋯⋯」我嗅着手中那有些恶臭的
长袜,身体失去控制开始自慰起来。

  小穴经过昨晚的摧残,一直都是处于潮湿的状态,不用前戏就能轻易插入:
「小俊!小俊!用力!大力点⋯⋯还要!」

  就像发狂的淫兽,什么都不考虑,只要享受手中的臭味和肉体传来的快感就
好。

  「我要⋯⋯要去⋯⋯要去!要高潮⋯⋯高潮!」毫不在意小穴被两根手指弄
的红肿不堪,甚至有点疼痛,但却阻止不了我忘情地沉浸在自慰的欢愉中。

  但是不论多久⋯⋯都高潮不了。

  「呜⋯⋯为什么啊⋯⋯为什么⋯⋯太奇怪了!」越是不能高潮我就越努力的
抽插小穴,不单是小穴就连小肉芽也是,可是每当要到达高潮快感就会瞬间减退
下来。 

  绝望的我,偶然注意到被吊在角落的女僕装。
  那是昨天练习时带回来的物品。

  『穿上它⋯⋯』
  『穿上⋯⋯』

  鬼使神差地,我的脑海传来了声音。

  我彷彿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停止了自慰,站了起来。
  先是脱掉衬衫睡衣、一个钮釦⋯⋯两个钮釦⋯⋯三个钮釦的解开衬衫⋯⋯从
背后解开胸罩的扣环。

  沙--沙--
  身上的衬衫和胸罩硬时坠落到地板,换下身上的长裤,然后踢到了一旁。

  然后换上女僕装,上衣、长裙、吊带袜。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思考,就宛如人偶一样机械式的动作着。

  『随时⋯⋯小穴⋯⋯湿润⋯⋯』我从一旁的回收箱子拿出粉红色跳蛋,打开
按钮后塞到小穴。

  那是之前圣诞结交换礼物收到的东西,当时觉得是垃圾迟早要丢掉,没有想
到此刻会派上用场。我应该感谢当时送我的这个人⋯⋯当时是谁送我的?

  『侍奉⋯⋯主人⋯⋯』

  脑海中的声音一直催促着我,彷彿这是唯一的工作。
  我打开电脑,在网路上随便找了个成人影片打开,并正襟危坐的端正坐在电
脑前面看着,似乎把影片内的技术全部化为己有。

  影片中的女人用M字蹲姿,双脚朝外大大张开,都能看见小穴正在渗透着淫
水,那女人维持着这样的姿势替男人深喉咙,并不时的用没有扶着肉棒的那一手
自慰,表情充满着幸福。

  「我⋯⋯也想要⋯⋯」看着影片不自觉我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可是我想要的是什么?是主人?还是自慰?还是口交?脑袋就像是充满了水
泥沉重的无法思考,只能机械的看着眼前的画面,然后做出一模一样的动作。

  我模仿着影片的女人,对着空气肉棒吞吐着。

  「射出来⋯⋯射在我的嘴⋯⋯全部射出来⋯⋯」
  「射出来⋯⋯射在我的嘴⋯⋯全部射出来⋯⋯」我就像是知道影片女人想说
些什么,能够用近乎同步的动作和声音自慰并模仿。

  只是不论我怎么做,始终达不到高潮。

  『没有主人同意是不能高潮的--』

  这个声音再一次浮现在我脑海。
  可是我充满了疑惑。

  主人是谁?主人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不论怎么询问,都没有办法获得解答。

  我近乎陷入了绝望。

  day5 06:00 天气:雨

  「要去--要去--母猪要去!母猪要--!啊----」仍然是无法高潮
的一天,除了睡觉外几乎都一直穿着那件女僕装,女僕装上面沾满了汗水和爱液
的味道,就像只知道自慰的母猪一样,我完全停不下自己的行为。

  成人影片的内容每天都不同,不论是主动侵犯还是母猪调教,甚至SM侵犯
或是綑绑等,什么类型都有,我的脑海全都是色情影片的片段。

  「高--潮」纵然无法获得解放,仍然反覆喊着,彷彿只知道这两个字眼一
样,脑海什么都思考不了、脑海什么都没有,仅仅只剩下高潮的慾望。

  宛如等待交合的雌兽,忘我地持续着自慰--

  day8 06:00 天气:晴

  铃~铃~铃~~~~~~~铃铃
  「啊啊⋯⋯主人⋯⋯主人⋯⋯主人!拜託让奴隶高潮!」

  铃~铃~铃~~~~~~~铃铃
  「主人、主人!奴隶什么都会照做的!高潮!我要高潮!」

  自从谘询所休假开始,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着成人影片自慰,这一切
彷彿是理所当然,但是不论怎么做都没办法高潮,这让我烦躁无比,近乎快化成
了怨恨。

  铃~铃~铃~~~~~~~铃铃
  一旁的电话不知道响了多久,我终于因为不耐烦的接通,用不愉悦的语气开
口:「喂!有事?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小琳你醒了啊?今天记得要去事务所,我怕你没醒打来提醒你一下。」
  「啊啊啊啊!第五天了吗!?抱歉--我不是故意兇你的!」听到小俊的声
音我才如梦初醒,我到底在做什么,怎么会每天穿着女僕装自慰阿,甚至还模仿
成人影片的动作,我到底在做什么阿!

  「没关係⋯⋯我猜你也是很紧张没休息好吧,声音听起来也怪怪的。」
  「声音?」当我一开口才注意到,我每次开口都像是在发情在撒娇,彷彿想
诱惑对方和我上床一样。

  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等我洗个澡,我出门时打给你。」

  感觉自己太不正常了,谁会没事在家除了自慰什么都不做啊!我到底在发什
么神经,甚至连衣服都没有换,这件女僕装全部都是污垢和奇怪的味道,全身都
敏感的跟什么一样,光是走路都彷彿成了障碍。

  冰凉的冷水沖下来,非但没有减去任何的慾望,反而让我更加渴望快感与高
潮:「主人⋯⋯我什么都⋯⋯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做什么!」

  当我一回神就发觉自己正在自慰的无限回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能快速的
沖洗,换上自己乾净的衣服,简单的衬衫和小外套以及长裤,搭配日常穿着的平
底鞋就能出门。

  --望着那件全是淫靡味道的女僕装和穿了好几天的吊带袜,我只能一起扔
到大型网袋后放进洗衣机,希望这衣服不是只能用乾洗的类型,不然就会变很麻
烦的问题,在赔偿的方面上。

  在我出门后,原本打算回个电话给小俊的,可是不知怎么,我最后只是发了
封简讯给小俊,就像心中有种愧疚感一样,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明明我什么⋯⋯应该⋯⋯什么都没有做吧?

  . . . . . . .

  当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事务所的大门前,我才注意到我出门早了。
  虽然没有约定时间,不过正常都是过午后才来的,像是今天八点就到这边还
是头一回。

  不知道会不会被对方嫌弃或让对方不悦⋯⋯

  我对我突然浮现的念头感到恐惧,我为什么要在乎一个陌生人的心情,特别
是连姓名都不知道的陌生人?

  我在门口思索着自己变化的同时,门打开了--
  一如既往的黑色大斗蓬还有鸟嘴面具。

  「主人!好久不--不、不对!抱歉!非常抱歉--我是怎么了⋯⋯啊哈哈
哈」当我一看见谘询师,不由自主的就喊出了主人,这种奇怪的举动一定会被误
会的!我只能适当的装傻敷衍过去,希望对方不要在意。

  「嗯⋯⋯看起来小小姐这几天经历不少事情呢。」男人的声音好像在笑,可
是隔着鸟嘴面具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男人让过身子,让出大门旁的通道让我进去。

  「唔⋯⋯」我吞嚥了口口水,望着上方那写着:「连梦想都成为破烂时,还
有什么值得努力?」的奇怪招牌,有点犹豫要不要进门,彷彿那道门一旦走进去
就出不来了。

  还有招牌的内容是那样吗?我记得--

  「小小姐怎么了吗?我还以为今天这么早是为了演技的培训呢。」

  「对呢⋯⋯为了演技的培训⋯⋯培训。」就像试图振奋精神鼓起勇气,我反
覆对自己说道,为了梦想--没有什么好怕、没有什么好恐惧的--

  
  只是培训。
  然后,我踏进了那道门。

  「嗯⋯⋯说起来我好像还没问过你的名字,或是怎么称呼你呢?」刚踏进门
口时,我忽然注意到方才遗忘的想法。

  明明认识三天左右,我却没有试图理解过对方、也都由对方称呼我为主,那
么对方到底是什么名字?我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就只知道是个穿着瘟疫医生套
装的人,也许这几天遇到的人还是不同人呢?

  「嗯⋯⋯你可以叫我,主人。」男人如此回应

  「主⋯⋯人⋯⋯」就像是魂牵梦萦的名字,让我完全失神,就连手上的提包
掉到地上也没有丝毫反应,只能嘴巴又一次重複着:「主人⋯⋯」

  就像是无数次渴求的结果,就像是无数次欲求的结果。
  --我的脑海什么都思考不了,只能依循本能的行动。

 
  主⋯⋯人?主⋯⋯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
  由疑惑到确信。
  

  我低着头蠕动着嘴唇低声:「请⋯⋯请⋯⋯主人让奴隶⋯⋯高潮⋯⋯」

  「这么多天都没有高潮吗?」

  「是的主人⋯⋯」我的心脏怦怦的跳着,不知道是因为恐惧主人会继续惩罚
我,还是期待着之后发生的事情。

  心脏的跳动非常激烈,激烈地期待主人的回应。

  「可,我不太满意你的服装。」

  「对、对不起主人⋯⋯」我马上跪下头几乎磕到地板,用结结巴巴的语气说
道:「因为女僕装弄髒的缘故⋯⋯」

  「算了算了⋯⋯我也不是这么苛刻的主人,跟我过来。」

  「是的⋯⋯」我低着头跟在主人身后,很努力反省自己今天发生的事情,下
次绝对不能这么轻率就来见主人,至少得换上女僕装才行。

  经过几个房间和长廊,我们来到一间类似浴场的地方,有着开阔的空间和广
大的浴池,整个建筑都是用白色石砖建筑,从石砖中彷彿还能看见自己充满潮红
的双脸。

  「请问是要服侍主人洗澡吗?」我仍然低着头,恐惧主人的惩罚。

  「需要洗澡的是你,那么高潮吧。」

  「高--唔--咕----------------」喉咙想要发出喜悦
的叫声,却完全发不出来,身体全身都在颤动,名为快感的洪流正沖刷着我的全
身,包含灵魂。

  强烈的快感完全停不下来,积蓄了数日的高潮就这样到来。
  --在这股高潮面前彷彿一切都不再重要,没有任何事情比的上这美妙的高
潮。不单是高潮的淫水就连小便、潮水也都控制不住的漏了出来,不单内裤整件
长裤全都沾染了淫臭和尿液的味道。

  「又、又来了!不要--不行!脑袋--不行!」累积了数日的情慾洪流完
全停止不了,即使高潮一次又一次仍然毫无止尽的高潮,全身都在痉挛,就连要
发出声音都困难无比。

  直到--喉咙彷彿哑火一般。

  「啊------」高潮的快感强烈到我翻着白眼,彷彿什么都不知道、什
么都不在乎,眼前彷彿只剩下一片纯白,随后失去了意识。

  「听的到我的声音吗--」

  「听⋯⋯的⋯⋯到⋯⋯」脑海一片空白、不论是喜悦恐惧全都消失无蹤,完
全放空只能看见一片纯白,多么幸福的状态啊。

  「还想要体验这种快感吗?」

  「想要⋯⋯想要⋯⋯想要⋯⋯」即使无法思考,唯有这股快感烙印在肉体上
完全无法忘却,彷彿我的一切就是为了这股快感而存在。不用在意任何事、任何
人的幸福感,宛如天国一样。

  「知道我是谁吗?」

  「主、主人⋯⋯」

  「是我给予你这股高潮和快乐的。」

  「是您给予我高潮和快乐。」

  「服从,只要服从我的指令就会获得刚才的快感。」

  「服从⋯⋯快⋯⋯感」

  「没错,服从指令就会获得快感⋯⋯」

  就像是期望获得命令一样,我开始了複诵:「服从获得快感⋯⋯服从获得快
感⋯⋯我要服从⋯⋯我要⋯⋯服从⋯⋯主人⋯⋯服从主人⋯⋯服从主人⋯⋯」

  「没错,就是这样⋯⋯服从就会获得快感,现在感受到快感了吗?」

  「快⋯⋯呜⋯⋯感⋯⋯服⋯⋯啊⋯⋯从⋯⋯」快感让我无法正常思考,只能
继续複诵着主人的命令,每複诵一次都会获得无数的快感,就像要沖刷着我的意
识,把一切都给洗掉。

  「很好,那么醒来吧!」

  「⋯⋯⋯⋯」我怎么了?我站着晕倒了?可是我⋯⋯裤子这是怎么回事?

  不愿意面对现实般,我的脑海陷入当机的困境。

  「总之先换衣服吧,沖过澡跟我来,记得别穿衣服。」

  「是的⋯⋯等等⋯⋯啊⋯⋯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接受了对方的
命令,在这种地方洗澡很奇怪吧?不穿衣服更奇怪!但我光回应对方的命令,身
体就止不住的颤抖,让我不禁叫了出来。

  服从命令获得的快感⋯⋯ 

  我咬了咬下唇,彷彿要咬到出血般,藉由疼痛好不容易抑制下这种奇怪的情
绪。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听从对方的命令。
  --一来是我真的没有办法穿上那条完全髒掉的内裤和裤子,二来我也不可
能打电话拜託小俊这种事情,一定会被误会的吧!我只能拿着剩余的衣服遮着自
己的身体,跟在男人的身后。

  「这边的衣服你随便换,挑喜欢的就好。」

  「谢、谢谢⋯⋯」羞耻的害我连道谢都有困难。

  我来到之前那个铺着垫子的房间,这边除了很多表演用服外,还有一般的服
装,我努力从衣架上挑选比较朴素的服装。

  「说起来⋯⋯」

  「嗯?怎么了吗?」裸着裸着也就习惯了,至少只是背对。我从衣柜上挑了
件尺寸差不多的牛仔裤正準备套上,至于内裤这种贴身衣物我是不可能穿别人用
过的,除非是未拆封新品。 

  「你不觉得白丝袜很棒吗?很适合你。」

  「白丝袜⋯⋯很棒⋯⋯服从⋯⋯」

  我把手上的牛仔裤又放回了衣架上,从一旁未拆封的丝袜中随意拿起一件并
从左脚开始套上、然后右脚⋯⋯最后把丝袜给收高拉紧⋯⋯

  「啊啊啊⋯⋯丝袜⋯⋯喜欢⋯⋯丝袜⋯⋯很棒⋯⋯」光是穿上就能带来莫大
的满足,我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想过穿丝袜?这么棒的东西我现在才知道真是太
晚了!

  被光滑纤维包覆的快感、滑顺的触感就像爱抚我的几乎一样,光是穿着感觉
小穴又要湿透了。

  「没错⋯⋯丝袜很棒吧,你看那件百褶短裙也很适合你⋯⋯」

  「短裙⋯⋯适合⋯⋯」我着魔似的拿起一旁的短裙,我因为自卑一直都没穿
过裙子这种东西,扣除掉女僕装和临演的指定服装外,我是第一次主动穿起这种
裙子。

  
  在腰间繫上扣子。
  仅仅只是稍微扭动腰,就彷彿能看见我被丝袜包裹的下空小穴。
  从镜子中只要动作大点就能注意到那被白丝给包覆的黑色阴毛。
  不受拘束的这种解放感--

  「咿⋯⋯」光是这样就彷彿达到高潮了,我原来是这么敏感的体质吗?撇开
这件事后继续挑选着适合的上衣,按照我平常的习惯寻找着适合的衬衫。

  「你看这件上衣很适合你吧?」

  男人手上拿着一件类似网球服的改造服装,整体是黑色的布料,可是在胸口
的部分开了个V字口,而且还收腰,特别强烈腰线。

  「哈⋯⋯哈⋯⋯哈」就像是受到男人称讚很愉快似,我发出淫蕩的喘息,白
丝早已因为小穴涌出的蜜液黏糊不堪。

  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我接过男人手上的上衣,并穿上它。

  「你看这样好多了。」男人比了比角落的连身镜,要我照镜子。

  「这是⋯⋯我吗?」镜中的我不是以往朴素的外貌,甚至得用粗框眼镜遮掩
的样子,镜中的我彷彿一名青春四射的少女,即使说是知道模特儿相信都有人相
信。

  「没错,这是你⋯⋯」

  「这是我⋯⋯」我贪婪的望着镜子,渴望把镜中的自己收录到脑海中。

  没错⋯⋯这是我⋯⋯喜欢丝袜⋯⋯喜欢短裙⋯⋯凸显胸围的上衣⋯⋯我喜欢
⋯⋯丝袜⋯⋯我喜欢短裙⋯⋯喜欢展露胸口的上衣

  就像是想要把一切贪婪的化为自己的一部份,我努力的看着镜中的自己,那
个浑身散发着魅惑气息,舔弄着嘴唇散发淫娃气息的自己。

  --这是我。 

  --这是我
  这是淫蕩的我。
  我就是镜中那美艳又淫蕩的人。

  啪擦。
  男人的弹指声打断了我的思考。

  「好了,那么今天该开始準备上课了。」

  「好的,请问要换到会议室吗?」我低声询问着,自从今天见到男人后,我
始终不敢用正眼面对眼前的男人,彷彿会亵渎他的存在一样。

  这种没由头的奇怪情绪始终无法结束,与其说是亵渎不如说畏惧?可是为什
么?这种奇怪的感觉就像面对什么地位庞大的人⋯⋯例如主⋯⋯

  「主⋯⋯人。」就像无法控制身体一样,我的手指在下体沾了点淫液后,自
然放到嘴边舔了舔,这一切的过程就像理所当然的事情。

  「今天的课程比较简单。」男人拿出之前使用的白板,然后在中间写了个催
眠两字。

  「催眠?」男人的话语让我回过神,我複诵了一遍白板上的字还不太能理解
课程内容。

  「你要做的很简单,扮演被我催眠的人偶,我会要求你扮演各种角色,你只
要扮演那些角色就可以了,当然一旁的服装随便使用。」

  「好的。」虽然不太明白,不过我还是点着头答应。

  简单来说只要扮演那些角色就行了。

  
  「因为是在催眠状态下,扮演角色会变的得心应手也是理所当然的。」男人
冷不防又补了一句。

  「因为在催眠⋯⋯所以理所当然?」我不太能理解的又複诵了一遍。

  「那么,準备开始吧。」男人没有多理会我的疑惑,逕自宣布着。

  「好的。」我重新整理起心情,準备应对男人的训练。

  「你现在被我催眠了。」

  「我被你催眠了--」不知道为什么,彷彿有股意志推动着我複诵男人的言
语,彷彿这是理所当然的。

  「你被我催眠了⋯⋯」

  「我被⋯⋯催眠⋯⋯」

  「我接下来提到的身份,你会很乐意成为那个身份。」

  「乐意⋯⋯身份⋯⋯」

  「首先⋯⋯女僕。」

  「女僕⋯⋯」

  我眨了眨眼。

  「非常失礼,主人!」我怎么会在主人面前穿着这么不成体统的样子,我慌
忙换上身上的衣物,从一旁的衣架上拿出一套女朴装换上。

  虽然尺寸稍微不是那么合身,小了一号不过还能穿上。
  虽然布料稍微少了点,不过在主人面前女僕装是唯一的装饰,我迅速的脱下
裙子和上衣,换上了女僕装。

  --在要不要脱掉白丝换上吊带袜的时候,我的意识陷入了纠结。
  有股声音告诉我这样很好,不用换;
  有股声音告诉我身为女僕就是要换上。

  最后⋯⋯我把选择权交给主人:「请问主人⋯⋯白丝好⋯⋯还是吊带袜比较
适合?」

  沉默了一会,无法获得主人任何的回应,我选择了遵从自己的心情,保留了
身上的白丝,并换上了女僕装。

  那是一套类似情趣服装的女僕装,除了颈部用项圈替代蕾丝花圈外,不论是
上衣还是下摆都短的遮掩不住乳头和小穴,只能维持着若有似无的画面。

  「主人。」我在主人的面前跪坐了下来,低着头等待主人的吩咐。

  可是许久没有获得任何回应,我疑惑的又喊了声:「主人?」

  等待了许久,回应的是我脸颊旁温热的触感。
  温热的触感弹了我的脸颊两下,我才抬头看见那触感的正体。

  是主人的肉棒。

  「啊哈♥肉棒♥主人的肉棒♥」我也不知道身为女僕怎么会有这么不敬的想
法和行动,但是我脑海全都是主人的肉棒,期待着肉棒蹂躏我的嘴、在我的胸口
抽插、粗暴的进出小穴,在我的股见来回动着。

  我伸出双手极为诚敬的捧着主人的肉棒,就像面对什么不得了的珍宝,逐渐
伸出了舌头,就要舔弄那肉棒⋯⋯

  「真不错呢。」主人虽然这么说,却往后一步让肉棒远离我的身旁,让我由
衷感受到了遗憾的感觉,是我不够努力还是我不配吗?还是这也是主人的惩罚?

  主人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双腿大开,肉棒在中间弹阿弹,紫色的龟头正张扬
的抬头,展示存在感:「用你的双乳,记得怎么做吧?」

  「是的是的!」我连忙应答,这显然是主人降下的恩赐。

  我连忙维持着跪姿前进了几步,来到主人的双腿间,用自己曾经自卑但是在
主人的调教下找到快感与意义的双乳夹住了肉棒。

  「主人的肉棒♥」我胸口间的肉棒就像是稀世的珍宝,我用双手夹着双乳缓
慢的上下动着,深怕伤到肉棒。

  明明我是第一次⋯⋯不对⋯⋯我⋯⋯做过很多次?
  不知道为什么记忆充满了混乱,身为女僕的我侍奉主人很多次也是当然的事
情?可是身体的生涩感和脑海无数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就像是脑海的记忆化为
了经验和技术一样。

  「主人⋯⋯女僕的胸部怎么样?」我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速度用双乳侍奉主
人,搭配肉棒探头时用口舌侍奉,我能感觉主人的肉棒在前端涌出了些许满足的
液体,映证着我的努力。

  主人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虽然沮丧,也让我明白得要更加努力。
  我不单是用双乳进行挤压和口舌的服务,同时也会刻意用乳头去接触肉棒让
自己发出淫蕩的叫声:「啊♥主人的肉棒♥主人坚硬的肉棒♥一挺一挺的坚硬肉
棒♥主人的肉棒在女僕的乳穴抽插着♥♥啊啊啊阿♥♥♥♥」

  就像对我的服务很满意似的,主人随后释放出了浓厚滚烫的精液在我的胸口
上。 

  「非常感谢主人的恩赐。」我连忙用双手把胸口的精液给收集起来,用手捧
着放到嘴边宛如品嚐甘露一样。

  ⋯⋯为什么这个精液的味道,有点熟悉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我一直都在侍奉主人吧。

  「嗯⋯⋯那么接下来是⋯⋯啦啦队员。」

  「嗯?」我眨了眨眼。

  我怎么会穿着这样的衣服,我迅速在一旁的衣架上寻找着属于啦啦队的服装
并换上,露出肚脐的短上衣,还有百折的超短裙。

  换上了服装后,脑海中涌现了很多画面。
  我拿起放在一旁的彩球,一边双手高举一边轮流抬起左右脚:「加油!加油
!加油!」

  重複了四个八拍后,我左手在空中点了点甩甩彩球,让彩球发出擦擦的声音
代替节奏,轻轻晃动肩膀打着节奏,然后左脚高高抬起,维持I字平衡动作:「
肉棒加油!肉棒加油!」

  就像是我的加油有效似的,原本萎缩的肉棒也逐渐耸立起来。
  这更加深了我能办到的印象。

  「加油!加油!抬起来!抬起来!」我左右轮流高抬大腿,让自己的蜜穴能
被注视到。

  「硬起来!硬起来!」我左右的扭动身子,不时让上衣飘动,让眼前的人能
看见我挺立的乳头和没穿内衣的双乳。

  「停!」

  「--」阿?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动不了了。
  好奇怪--

  「发情的鹅。」

  我立即拍在地上,也不在乎身上有没有穿着衣服。
  我就像狗一样四肢着地,只有屁股翘着老高。

  后背的曲线和屁股的高度形成一个半圆。

  「很乖很乖。」男人轻轻抚摸着我的背部。

  「鹅鹅鹅!」每当被碰触,我就使劲把屁股给翘的更高,并伸出双手就像翅
膀一样往旁边一扬。

  「鹅鹅鹅!」我明明把屁股都翘那么高,都準备好交配了为什么还没有?

  「还差一点⋯⋯那就这样好了。」

  「人偶。」

  原本挺立的屁股,随着这两个字的出现,我全身的力气就像被抽乾,我只能
顺着力气的消失全身趴在地板上。

  随后男人拉来一张椅子,并把我给移到了椅子上,即使有了椅子的支撑,我
还是一副随时会掉下去的样子。

  「你是人偶。」

  「我是人偶。」

  「人偶服从指令是理所当然的。」

  「人偶服从指令⋯⋯当然。」

  「没错,服从指令是理所当然。」

  「当然⋯⋯」

  啪擦。

  「那么今天的训练差不多就到这了,明天会有个试镜你就去参加看看,回来
告诉我结果就好。」

  「好、好的⋯⋯」口头这么回应,我却充满了疑惑。

  我完全不记得训练的内容,甚至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成长,这样就要去
试镜了吗?真的没问题?

  「对了,你的衣服还没乾,这边衣服随便挑,就当送你了。直接穿走吧,连
上次的女僕装也是送你的。」

  「真的没关係吗?衣服都不便宜吧?」

  男人只是笑了笑没有回应我的问题,我看着偌大的空间和各种衣服,犹豫了
一下。

  最后我换上了那件有着V领的黑色上衣和白色百褶短裙,顺带也换个髮型。
  以前都是让长髮披肩,这次我绑了个马尾束在身后,感觉充满了朝气。

  「这样小俊应该会觉得很新奇吧!嘻嘻!」我在心中期待给小俊一个惊喜。

  「那么今天也感谢指导。」我收起了自己的东西后,离开了谘询所,完全忘
记自己胸罩和内裤没穿没拿的事情,那件类似网球服的服装有点宽鬆,只要动作
大点就能从V字开口看见乳头,我在离开了才想到这件事情。

  可是我又没有脸回去拿。
  --要不,今天爽约吧?这样实在太害羞了。
  还会被怀疑是不是痴女!可惜了今天的造型。
  不过转念一想,过几天也能穿啊!

  「抱歉,我今天有点累,明天还有试镜我今天就先回去了。」--发送。
  

    day9 07:00 天气:烈阳

  昨天一回家就直接睡着了,我到底做了什么会这么疲劳?
  不过也好,今天也要加油!

  . . . . . . .
    day9 13:00 天气:晴 

  「我被选上了!我被选上了!没想到竟然会选我当女主角!」就像是为了报
告一样,我来到了谘询所发表这个好消息。

  这到底是什么魔法,明明以往扮演角色都会陷入困境的。这次却没有任何问
题,扮演的古装人物还被称讚相当出尘脱俗!

  「谢谢你!」我真的非常感谢谘询师的教导,没想到只能当龙套的我竟然有
被选上当女主角的一天。 

  「恭喜你。」这么多天的相处,我虽然不能理解面具下的表情,不过我隐约
能猜测对方的情绪,对方的情绪就是「办不到才奇怪吧」的语气。

  --可是这不是理所当然吗?我只是一个一直跑龙套的小角色,还是说过程
有什么特殊操作吗?

  「是--」我发出声音正想询问,却被打断了。

  「你想太多了,这种事情不符合成本没有必要去做。」

  「是这样啊。」我点了点头。

  「说起来?」男人顿了顿语气,又接着说:「你的衣着品味变的很不错嘛。」

  「衣着?」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原本是準备稍后要去约会穿的,低胸
的上衣和短裙还有白色丝袜,看起来很平常吗?我平常不就都这样穿吗?怎么会
提到品味变化的问题?

  「我不是一直都这么穿吗?」我提出了疑惑。

  「不用放在心上。」对方显然没有回答我疑惑的打算,反而接着开口:「对
了,你来这桌上趴着,四肢着地。」

  「为什么?」我满头疑惑的提出疑问,突然要我四肢着地的趴着内裤不是就
被看光了吗?这也太奇怪了,谁会这么⋯⋯

  咦⋯⋯为什么我的身体会⋯⋯

  「为、为什么!」明明是相同的疑问,可是问的是截然不同的事情,身体不
受控制让我的声音充满了颤抖。

  男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沉默的来到我的身后,我想要转头确认男人在做什么,
却连转头都办不到。

  「很湿了呢⋯⋯你是一直都这么湿吗?而且还没穿内裤。」

  「你在说什么!?谁会回答你这种问题阿!」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我就说我怎--是的,自从接受主人的调教就一直都这么湿,为了随时配
合主人的兴致,要让小穴保持湿润,内裤也是相同的理由而不穿。」

  在我的嘴不受控制回答完奇怪的问题后,我完全不能明白我的身体到底发生
了什么:「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会--」

  我的疑惑没有换来任何回答,只有听见「撕拉--」的撕裂声,还有从下半
身感觉到衣着的破裂感:「你要做什么!不要!不行!」

  「你在问什么奇怪的问题,你都这么湿了当然是插入啊。」男人用理所当然
的语气回应道。

  「不要--拜託不要!真的不行!用嘴不行吗!?唯独那边--」

  男人听了沉默了一会,还让我以为事情有转机。
  可是沉默的男人只是拿了条透明的头巾,一般西方国家舞孃跳舞才会配戴的
那种透明头巾,然后套在我的头上:「这样你应该会老实点了吧。」

  套上舞孃头巾的同时,感觉抵抗的意识就消失了--为什么要抵抗?舞孃就
算有性交服务也是範围内的程度阿。

  满头不解的我开始摇头着屁股,诱惑着男人:「还不进来吗?你看淫液都要
沿着丝袜流到腿上了♥」

  我隐约能听见解下腰带的声音,随后就感受到--

  无比的充实感♥♥♥♥♥♥♥♥

  「啊⋯⋯进来了♥肉棒♥粗大的肉棒♥」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彷彿什么都
能忘记的快感♥♥

  就是这个感觉♥

  「都填满了好棒♥♥」男人的肉棒插入后就没有任何动作,但是性爱经验熟
练的我自己扭动着腰部前后摆动,让男人不用动就能享受到小穴的服务♥

  「好棒♥粗大的肉棒好棒♥用力♥再用力♥」不单是前后扭动还配合着扭腰
和小穴的收紧,男人获得快感的同时我也能获得无比的快感。

  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我就能感觉到高潮即将到来:「高潮要来了♥高
潮要来了♥高潮♥要去了--要♥♥♥♥」

  铃~铃~铃~~~~~~~铃铃

  电话铃声的响声,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在做什么!?我怎么会扭着腰配合男人的动作。

  铃~铃~铃~~~~~~~铃铃

  身后的恶魔传出诡异的笑声:「不接吗?」
  我拼命的摇头,这是我唯一的抵抗。

  可是恶魔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思,在我的手提包翻了一会就找到响铃的来源
并递到我的手上:「接吧。」

  不行--
  不可以--

  可是我的手指不受控制的朝着接听的方向滑了过去。

  不、不要--

  「小琳你今天试镜成果如何?」从电话中传来的声音是我的男朋友。

  「唔唔唔唔唔唔--!」我只能使命的压抑体内的快感,咬着下唇避免自己
发出浪叫。

  「怎么了吗?」声音再一次传来。

  此时,那么恶魔正贴在我的耳旁:「不要在意,压抑是不好的。」

  不⋯⋯⋯⋯要⋯⋯⋯⋯

  可是我无法阻止自己的嘴发出声音:「要去了♥好棒♥好棒♥高潮♥要高潮
了♥」

  「⋯⋯」电话那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不是这样的!听我解释!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
往下流,可是不论如何,都无法改变刚才发生的事情。

  「嘟嘟嘟--」直到电话挂断后许久都没有任何声响。

  即使身体获得了满足,可是我的心灵却如坠冰狱。

  . . . . . . .

  即使高潮了无数刺、男人射在里面,我都感觉到麻木,彷彿一切都无所谓的
感觉。

  一想起小俊温柔的笑容,我就无比的谴责自己的行为。
  男人似乎也因为这样失去了兴致,射精后就不管我离开了。

  我好不容易清洁乾净,才扶着墙壁走出了这栋事务所。
  

  . . . . . . .

  在熟悉的餐厅,我见到了熟悉的人。
  就像是在等我一样,那个人早已在那。

  「我⋯⋯」我想试着解释什么,可是却又说不出口,这种事情谁会相信呢?

  「没关係,先点餐吃点什么吧。」我也不知道小俊的这句话是不是在讽刺我
刚刚才运动过需要补充营养,我只能低着头不去面对对方,彷彿这样会好一点。

  我按了服务铃,点完餐后又一次张口打算解释:「我⋯⋯」

  可是却仍然只能哑口无言,我要解释什么?我能解释什么?

  「没关係的⋯⋯我能明白。」

  小俊的这句话让我的泪水溃堤。

  「不是的!你不明白!不是那样--可是我--我不愿意的!」完全没有任
何条理,仅仅只是愧疚和发洩着自己的情绪。

  就连餐点上桌了我也是沉默了好一会,并没有去动它。

  「看起来有着很深刻的事情呢⋯⋯不过等一下有件事情要拜託你。」

  「我什么都答应你!真的!我什么都答应你--除了分手!」

  小俊只是摇了摇头:「不是那样的,等你吃完饭我们再说吧。」

  我就像是获得了希望,尽快地吃完了餐点后,等待着小俊的要求。
  --就像是这么做能让我心中的愧疚少一点。 

    . . . . . . .

  饭后我们来到了小俊家,小俊从家中的衣柜拿出一套传统的女僕装,不知道
为什么我看着有点眼熟,特别是裁缝做工和衣质布料。

  「是⋯⋯要角色扮演吗?」我疑问的问。

  「可以先换上吗?」

  「好、好的。」我没有任何犹豫接过女僕装,在小俊的面前就换了起来,只
要脱掉上衣和裙子然后换上女僕装就行了,可是没穿胸罩和内裤会不会被他认为
我是变态呢?

  怀着这些忐忑的心情,我换上了女僕装。
  --就彷彿我真的是一名女僕。

  --可是,我真的是女僕吗?
  就像是愧疚感压过了这股感觉,让我清醒了过来。
  想要讨好小俊、想要满足小俊。

  --所以才扮演女僕。

  「主人喜欢这个样子吗?」我用着有点俏皮的语气问道。
  「嗯⋯⋯果然是这样啊。」小俊说着我无法理解的话语,然后躺到了偌大的
双人床上。

  「先来足交吧。」
  「好的!」能够获得小俊的谅解是最重要的、可是服从小俊的命令有种异样
的快感在我体内扩散,加上女僕装服从主人的刺激感,光是被命令就让我快高潮
了!

  我花了几秒才重新站稳,然后坐到了了小俊的面前,双腿大开的用脚掌抵住
肉棒:「请问主人这样的力道可以吗?」

  每喊一次主人,彷彿我真的成为小俊的所有物,身体就不断涌出快感,快感
让我不禁加大了双腿上的力道。

  「请问主人,女僕的淫足有让主人满意吗?」我不断的变化着动作,不论是
脚掌或是脚背抚摸肉棒,甚至是用小腿夹住肉棒、上次帮小俊足交的动作,全部
都使用过一轮。

  「很满意。」

  「啊♥♥♥♥♥♥♥♥」光是获得小俊的认同,我的身体就涌起了无法言语
的快感,我疯狂的用脚在小俊的肉棒上动着,希望能让他射精。

  「要去了♥要高潮♥♥要高潮了♥主人我要高潮了♥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
人♥要高潮了♥」我忘情大叫着,把小俊当成真正的主人大叫着。

  「啊♥♥♥♥♥去了♥」当我身体疯狂颤抖达到高潮的时候,我感觉到脚底
也传来精液滚烫的感觉。

  我们一起去了♥♥
  主人最棒了♥♥
  主人♥ 

  光是喊着小俊主人,我都会有随时高潮的错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要去了♥♥♥♥♥♥ 

  「那⋯⋯最后自己上来吧。」

  「是的主人。」我把身后批散的头髮给绑了起来,避免等一下太激烈会甩到
前面。

  「失礼了--」我一边这么说着,一手扶着肉棒一边--坐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肉棒♥」彷彿没有其他言语能够形容,光是坐下去的剎那,肉壁就在疯狂
痉挛,宣示着高潮的到来♥

   为了让主人满意,即使身体处于高潮相当敏感,我还是上下扭动着腰。

   啪啪啪啪啪啪

  肉体与臀部的交响连绵不觉,每次合体都会打从心底涌起幸福感。

  「幸福♥好幸福♥♥」就像是麻药一样,麻痺着我的神经,让我把一切都抛
到脑后。

  我以后⋯⋯会更加幸福吧? 
  

   . . . . . . .
  day N 15:00 

  在大熟悉的谘询室内,坐着两个都穿着瘟疫医生服装的人,除了身高有些差
距外,想要藉由服装外观辨识谁是谁完全办不到。

  「我还想说你这么突然跑回来替我的班是什么意思呢。」男人不屑的说道。

  见对方没有任何回应,男人摇了摇手中的酒杯一饮而下后继续抱怨着:「自
己ntr自己这种玩法你也太会玩了吧,为了那个朴素的素材有必要做到这种地
步?」

  「她⋯⋯不是素材。」坐着男人对面,同样拿着酒杯却始终没有喝任何一口
的男人,低沉的回应。

  男人不屑的笑了笑:「当你对他做出那些手段后,她就不是原来的她了,你
又有什么保证你喜欢她?你大可以製造十几二十个跟那个女孩一样的存在啊。」

  喝着酒的男人酒气浓郁,就像是充满了瞧不起:「你当初知道她要来,大可
以带她离开,你反而选择这种方式。」

  「算了算了,反正我也没损失,你说是吧?老朋友?」

后话:

  终于写完了,估计短时间也写不出新作品了⋯⋯
  希望能把坑填好填满。
  老实按照大纲写终于有肉的比例高于5%了⋯⋯了不起的进步。(欸)

  原本还有一段预计是命令自慰的堕落,
  不过考虑到剧情收尾就删掉了。

  有些看起来像是伏笔的地方或心境的转折
  似乎被浪费掉了,不过--也只能说我想写的内容在上篇就写了。
  下篇有点画蛇添足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可能有人会问瘟疫医生的目的和身份
  --还记得上篇的标籤有微NTR吗?
  这就是不说明身份的原因,如果觉得是NTR那么瘟疫医生一直都是牛头人,
如果讨厌NTR,那么瘟疫医生的身份一直都是男朋友君。  

  至于理由,原本目标是写成这是一个类似谘询所,什么事情都能谘询,
  从婚外情到男友调教都能处理的万能事务所,所以才会分为演艺的后缀。
  目标?就只是工作顺便找点乐子。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