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亲亲家人—恋母情人(3)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恋母情人(3)

  同一个晚上,再次经过这个房间时,本来还想稍作停驻,但心里的种种不安疑虑都在
驱使我要急步躲回去自己的房间里。

  「……阿勤。」

  凝望老公盖着被子的身影,发出微弱鼻鼾声,虽然探出了手,但我终究没有把他摇醒
——假如当下,我把老公唤醒了,告知一切所知所见,那然后呢?父母二人,闯进儿子的
房间里,捉贼拿赃的抓他一个现行犯?再然后呢?打他?骂他?还是要把他亲手送官法办?

  这些都不可能发生的!小轩是我儿子呢,我怎可以让他遭受这种磨难!

  但我现在要怎么办才对?我的内衣明显是他偷拿了,除了小轩没有别人!而且……而
且毋须多作揣测,也能想像得到他现正在房间里干些什么丢脸的羞耻事!就算知道男人好
色是天性使然,但小轩现在的所作所为绝非正常!这是非常错的事情!不只违悖常理,更
是迹近犯法!他的心理很不正常,是心理变态吗?难道是我在什么地方做错了?我的教育
方式错了吗?为何会养育出一个变态色情狂出来?

  难道这个不是我的孩子?还是他被魔鬼附身了?

  抱着诸多想法,思绪混乱得很。

  咯咯——

  回应吧!不……不要回应好了!我不想面对小轩拿着我内衣的那个猥亵样子!

  咯咯咯——

  但现在的他一定在里头!除了这个家,他没处可去!而且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他还能
够跑去哪?他一定还在房间里头的,对吧?是睡着了吧……对了对了!他一定只是睡着了
呢!毕竟已经这么晚了,除了睡觉,他还能干些什么事情?

  咔嚓——

  房间里头黑压压的,静悄悄的,但我还是很快适应了这个漆黑环境,然后很快的,也
察觉到那个床上盖着被子的身影。握紧了门把,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我才发现自己没有
勇气发声。只能徬徨呆站,不知想看见什么的盯着那个身影细细打量。

  「妈?这、这么晚了,妳找我有事?」小轩蓦地说了。

  「这……」我没听错吧!他在问我找他有什么事吗?为何他能厚颜无耻的说出来「这
,呃,想……想看你睡了没有而已。」

  「差不多的了。」还好四周黑压压的,至少没能看清楚他的表情样子。

  「这、这……这好吧,早一点睡吧。」但说了,我到底没有当场揭穿这件骯髒丑事的
勇气。也不知道谁看见谁,谁看见了谁的什么,但看着那个模糊轮廓,我只能勉强装起乾
瘪笑容,闷着一肚子的懊恼悔恨,把这个房间门轻轻关上去了。然后,自责的重大压力逼
使我哭了,心里很是难过,很是不安,很是无助。

  睡不成眠的一个晚上终于过去了,快要天亮的时候,老公已悄悄醒来为开早班作準备
。他不打扰我,我不妨碍他。但不知道是他的存在,他的声音,还是什么原因使然,心里
知道老公就在身边忙着,我的思绪才有一点平伏下来。然后一如往常,老公临行之前给我
一个轻轻的送别吻,有了这个,极度疲倦的我,终于也能够安稳入睡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闹钟已响过了千百遍,而当下,家里除了我没别人
在。

  虽知道上班要迟到了,但稍事梳理,调整好身心后,我还是屏息静气的推开小轩的房
间……这个事情我干过了无数遍。一般的打扫清洁是平常事,不一般的也能从他的电脑、
书包里探知一二。而且从他的小时候,喜爱捣蛋哭闹的时候开始,我已习惯了半夜来到他
的身旁,为他说一个床边故事哄他睡觉。然后他长大了一点,沉迷电玩游戏的那一阵子,
总要突击查看他有否玩至通宵达旦不愿睡去。

  要说也是最近一两年开始,为了尊重小轩的隐私,我才渐渐减少偷进房间的次数。

  如今,再次干这个事情的目的,竟是为了证实我的内衣是否还藏在这个房间里的某一
角落上。依着经验,依着直觉,我把这个房间里能够藏私隐秘的地方都找了一遍。

  但我找不到。

  呼~既然遍寻不获,这也好吧!虽然摸了个空,一方便既感到失望,另一方面心里到
底如释重负。或者,这就是上天要我找不到任何证据贜物的意思,这是一个好兆头吧……
不!这种自欺欺人的说话骗不了谁!找不到的意思,不就意味着整件事情朝着无法控制的
局面发展吗?但现在的我又能怎样?这种无力感又是怎样,谁可以告诉我,这一天应该要
怎样过?

  —— 分隔线 ——

  咯咯——

  「范先生……」站在门边,我轻声询问道「请问是否找我有事?」偌大的办公室里,
除了办公桌外,还有一套见客用的真皮沙发,而在沙发后边更有练习推杆用的哥尔夫球道
,当然少不了一堆有的没的古玩工艺品摆放在陈列架上,好像自有格调很会玩赏般。

  「坐。」

  姓范的这个男人大概五十多岁左右,样子老成稳重,眼神阴沉,梳了油头,喷上古龙
香水,总是穿上一整套马甲西装,革履光洁如新。公司上上下下,大概没多少人待见这个
姓范的男人,好像他是一个很会算计别人的奸人般。不过听说大老闆很看重他,客户也很
喜欢他,而且特别崇尚他的处事手段作风。

  「新来的,听说妳今天迟到了。」瞪着电脑,不屑一顾的范先生说道。

  「是的,这个很对不起。」睡了没有多少,整个人疲惫不堪而心神恍惚得很,就是一
般应答也提不起劲。

  「妳知道我们事务所的规矩吧。」不知道在装什么臭屁样子,他就是没有正眼看着我
说话。

  「嗯,知道。」儘管不甚了解,但我还是爽快回答好了。

  「嗯嗯,很好。」点头过后,他停顿片刻按动滑鼠,直至良久,他才指着案头文件侃
侃而道「还有,请妳好好记住我不是小学教师!我的时间很宝贵,是用来帮客户排难解纷
,是用来帮公司赚钱,而不是批改妳的小学作文。妳知道妳今天交来的起草里,有多达六
十八处拼法、文法、语句、内容、标点符号的运用错误吗?而妳甚至连我们客户的名字也
拼错了!新来的,我告诉妳,如果送这份文件……」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住了咄咄逼人的
语气,甚至皱起眉头凝神打量我的样子。

  「……什、什么事?」被他如此瞪着打量,我迅即感到尴尬难堪。

  「妳的脸色也太差了吧……昨晚没睡好吗?」范先生说着,更让我感惊讶的是他的神
情——完全不是看惯了的那个瞧不起人不可一世的高傲样子。

  「呃……」为了不干扰工作态度,我逼迫自己放弃无谓想法,立刻修正过失的道歉「
范先生,很对不起,但我明白的了!我会立即回去改正内容的了!我、我会保证让你满意
!」说着,我立刻拿过了放在他案头上的文件準备逃去。

  「呃,林慧贞!」

  「是?」突然被喊出全名,致使我有点过度反应。

  「呃……」范先生好像自知失言,有点结巴,指着办公室里的会客沙发,辞不达意的
道「妳、妳如果觉得很累的话,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咳,呃……我的意思是说,妳到
茶水间休息一下……对了,就是这样。如果有人问起的话,妳便说是我……」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电话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

  「很对不起!我我我立刻把它挂断!」说着,我慌忙掏出电话的时候,手上文件掉了
一地,整个人就是乱作一团的不知所措。

  「哎哎哎~不要紧!妳先接听也无所谓!其他事情之后再忙也行!」范先生突然急得
站了起来。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不用了,这……」糟了!快眼一瞥电话屏幕,为何学校老师偏偏挑这个节骨眼打电
话来了?

  「不不不不,妳先接听好了!搞不好是重要电话来的呢……这个时候打来的话。」说
着,范先生已经走了过来,帮我的忙收拾洒满一地红笔满纸的起草文件。

  「那、那不好意思了。」说罢,我心急如焚的接了这通电话,轻声答道「喂,陈老师
你好。」

  『张太太你好,我是令郎张子轩的班级主任,呼……呃,不知道妳今天能否抽空前来
学校一趟?』电话里的陈老师语带凝重的说道。

  「呃……」因为上司就在跟前,我尽量压下声音的询问道「是因为什么事吗?是否小
轩出了什么事吗?」

  『这个呢,呃……其实是这样的,张太太,这个事情在电话里真的不好说,请妳明白
这个难处。如果方便的话,不,我的意思是说请妳今天务必前来学校一趟!下午三点,好
吗?我们学校老师和妳直接当面商谈吧,这样会比较适合的。』越说下去,陈老师的语气
越是明确,让我没有任何选择余地。

  「三点?呃……请等一下。」突然被学校老师相约面谈,我只得回望跟前的上司一眼。

  「嗯嗯嗯。」不待我多说什么,范先生好像已经完全明白我的状况,一边不住点头,
一边忙着打上『OK』手势示意允许我的暂离岗位。

  「……那好吧,我今天三点前会赶过来学校的。」

  相约好了时间,这通电话就此挂断了,而我的心思亦因为这通电话而失了序乱了套。
一边是因为上司交付的工作压力,另一边是让我更加烦心不已的事情。小轩在学校里的表
现,从来都是中上游的。学业成绩见不得特别出色,但至少不会让我担忧。操行品格方面
尚且优异,从没有多听过老师对他有什么负面评语。更遑论说,好像今天这种需要特别通
知的家长教师会面商谈的特别情况。

  「妳儿子出了什么事吗?」范先生的语气格外温和。

  「哈哈,应该是吧……不过他的班主任说不方便在电话里谈呢,所以,呃……」老实
说,就算知道什么原因也好,我也不大愿意跟这个上司分享这些个人烦恼。

  「嗯嗯嗯,十七岁这个年纪是比较难搞的呢~」说着,他瞅了一眼手錶便道「那,妳
自己看时间吧!什么时候需要起行了便动身吧!对了,妳儿子的学校应该距离不会太远吧
?要不,我开车送妳一趟也行的。」越说下去,范先生的眼神越是装作帅气的顾盼左右,
还不知怎的把手上文件挥来舞去,好像在拼命挥发他的雄性因子出来一样。

  「嗯?呃……嗯?」匆匆想了一下,立即谢绝道「多谢但、但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坐
车去就行了……而这个起草,呃,忙完学校的事情后,我会立刻赶回来把这个改正好再交
给你的。」

  「不用不用!这个我找阿琼帮忙改一下就行了!」他把文件举起,还挂上一个罕见笑
容道「妳放心处理学校的事情吧!忙完了便回家休息吧!呃……妳今天的样子真的很疲倦
呢,多休息一下好了!还有,如果有哪里帮得上忙的话,妳可以随时找我!」

  —— 分隔线 ——

  坐上了出租车,心里满是不安和烦躁。整整一晚没有睡好,本来以为投入工作,时间
便能好过一些。哪知道犯错不断,还得理所当然的被上司面斥其非。而更令人吃不消的是
,小轩的老师要我今天就赶到学校里当面面谈这个事情。睡得不好了,脑筋死死的,天知
道我余下的时间是否还能够保持理性,或者保持清醒?而不致于误解老师的说话,或者说
出被人误解的说话。

  「陈老师你好。」看着这个架着眼镜的女人走来,我不慌不忙的展露笑容,祈求留下
一个良好印象。

  「张太太你好,真的不好意思,要妳现在这个时间赶过来。」陈老师点点头颔颔首的
跟我道谢。

  「不会……」这不是什么需要圆场的状况,因此我斩钉截铁的询问道「对了,老师,
请问张子轩是否出了什么情况?」

  「呃,我们到那边再谈吧。」陈老师尴尬一笑,示意要我跟着她走「请跟我来。」

  跟着这个个子矮小,架着眼镜,土里土气的陈老师走,我终于开始感到慌张起来了。
我读过书,也经历过这一切景象。当然明白到跟在老师后头走的感觉,总是令人惴惴不安
难以平伏。尤其是当我发现到,陈老师带我来到的地方不是一般会客室,而是训导主任室
的时候。

  咯咯——

  门开了,除了我和陈老师,里头还有三个人存在,但我只认识自己的儿子张子轩。当
下,我看不清楚小轩的脸容,他一直屈身向前耷拉着头,形如死灰的坐在旁边沙发上。他
的身旁有一个架着眼镜的年青男生,手放在小轩的肩膀上。而那个坐在案桌后方,头上渐
秃的中年男人,我只知道他是学校里的训导主任。见到我的来临后,除了小轩,他们都站
了起来以示尊重我的到来。

  「子轩,你妈妈来了。」架着眼镜的年青男生拍了小轩一下,轻声说道。

  「张太太,请坐。」陈老师示意我坐,但我有一点却步,走前了但竟想后退了。

  「啧哈!」训导主任率先发出一声假笑,轻拍手掌,吸引我的注意后才说道「其实是
这样的,原本我是打算把张先生也叫来的,但呃……请问你先生是否很忙?所以电话一直
打不通的。」

  「他是工程师来的,呃,很多时候需要在密闭空间工作,所以……」这些事情跟我老
公工作有何关联?

  「那也不要紧的,可能由妳过来商谈还更合适的。」训导主任点头想了一想,也不客
气的说道「张太太,我简单一点进入正题吧!这一袋东西,是我在中午午膳的时候,从张
子轩的书包里搜出来的。严格上来说,我们学校校规并没有订明这是违禁品,啧哈!但明
显这不是应该带来学校的东西吧……张太太,妳要否直接确认里头是什么东西吗?」说着
,我才发现他的案上放了一个黑色塑胶袋。

  「这……」他的态度很是惹我不满,但没空想这个,更不敢贸然打开里头来看。

  「啧!其实子轩他说了,他当时是準备拿去丢掉的……呃,我想这可能是同学们的恶
作剧吧!所以才会放这个东西在他的书包里,对吗?」架着眼镜的年青男生装起笑容说道

  因为年青男生的说话,让我忽然很好奇,而这个好奇心竟然附合了我心里一直想确认
的事情——上前了,我轻轻提着塑胶袋的一角,瞅了,看了,确认了,那一抹鲜艳的红,
就是我从昨晚便在家里开始丢失了的那套内衣。然后心里凉了,冷了,空白了,整个人几
乎僵在那里不知所措。然后渐渐感到尴尬,羞耻,受委屈了,才发现目光只能盯着自己的
内衣,再也不敢看望这里的其他人。毕竟自己最隐私的一部份就这样被不认识的人放在檯
面上,遭受着前所未有的耻辱,心绪何只是一个慌!

  「张太太,其实我们明白的。」陈老师的声音从旁而来,似是安慰我道「这个年纪的
男生,始终都会渐渐开始对异性产生兴趣,这是必经过程来的……呃,我们真的明白的!
所以我们的驻校社工,也会为张子轩再安排一个心理辅导,好让他正确一点了解这些事情
的方方面面。」

  对我来说,他们明不明白都不重要,也不是我关心的事情。我只知道这一刻,我确认
了自己的儿子是个心理变态!不只偷了我的内衣干着丢人现眼的事情,还把它们带在身上
四处晃蕩。这都不是什么必经过程!如果对性好奇是正常的话,那现在是什么一回事?这
个天底下,有哪些人是干着如此脱轨脱序的事情而不被这个社会标籤上心理变态?

  「如果你说……」心痛得很,但我还是摆出态度说了「你说这是必经过程,你们都明
白,而且……而且这不是你们学校订明的违禁品的话,那还有什么问题?」

  「啧!因为他说的……」训导主任毫不避忌的掀了一下塑胶袋,指着它,瞪着我,直
截了当的说了「这些东西是他妈妈的,即是属于张太太妳的物品!所以我们才有必要确认
这些内衣是否真的属于妳的。」他倒是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

  「是否属于我的无关重要……」

  「不对!这很重要!」训导主任立刻打断我的说话,义正词严的说「张太太我告诉妳
,如果这个内衣是属于妳的,我可以就此作罢不作追究!因为那是妳们家的事情!但如果
不属于妳的,也就是说,这有可能是张子轩从其他途径或其他女性身上非法得来的!换句
话说,他有偷窃的嫌疑!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是属于我的!行了吧!」

  「呼~张太太,作为训导主任我觉得妳应该要跟……」

  「那是我们家的事情,对不!」

  说到这里,空气彷彿瞬间凝结了般的胶着起来。我瞪着这个半秃男人,恨得咬牙切齿
,但我知道自己并没有任何反恨对方的理由。在这个房间里,我好像已没有高风亮节的情
操,更没有冰清玉洁的风雅,只有几乎撕破脸皮块肉余生的求生本能——回首侧旁那个脸
如土灰的儿子,我一把抢过了塑胶袋,没有多说一话,朝他喊了一声便离开了这个房间。

  「小轩!」

  确认了儿子有跟上来了,我才有如落荒而逃的离开这个学校。

  我很想哭,很想放声痛哭……也搞不清楚是因为气得想哭,还是受了委屈想哭!但我
还是忍下来了,毕竟人在路上,我总不能无缘无故崩溃起来。而且身后跟随着我的是小轩
,我得为他做个榜样……哼哈!想想也真觉得荒谬到让人失笑!我真想知道一个偷拿母亲
内衣四处晃蕩招摇过市的变态儿子,还能够如何视他的母亲为榜样?他的眼中还有我这个
母亲吗?他还懂得尊重敬爱这个母亲吗?

  当下,面对这个亲手养育的变态儿子,我才惊觉自己再也不能好好面对他——不只不
想看他,不想交谈,甚至有意识的保持距离。

  但当我以为今天这一切都已经够糟糕的时候,小轩再次刷新了这个最低点!

  上了地铁车厢,才过了三两个车站,下班的人潮如鲫般的涌了上来。当我为了不被这
些陌生人包围,而瑟缩一角的时候,转眼一晃,我竟然被这个人挤得已经无处可逃。母子
之间的亲密距离,从不被人诟病,从不为世不容,但现在守候身旁的这个人只让我感到噁
心难耐。而他的猥亵行逕也不负我的期望,竟然乘着人车摇晃之际,把身体越靠越接近!

  天呀!我这个母亲到底养育了一头怎样噁心的畜牲出来?不久之前,我们才刚面对一
伙道貌岸然的人的当面指责非难,但这个人不只没有忏悔己过,竟然还要接二连三的对我
作出如此的猖狂侵犯?他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小孩子,真的就这样被男女性慾沖昏头脑?甚
至不得不在地铁车厢上,对着自己的亲生妈妈做出如此噁心倒胃的变态行为?

  这人已经疯了!他身下的那根东西,已经抵在我的腿上不断磨擦!甚至竟然前后摇动
起来!

  噁心得要死!更伤心得要死!

  (本故事为原创作品,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