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原创」老婆与友妻的泰国曆险记(2)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创」老婆与友妻的泰国曆险记(2)
作者:一叶障目
字数:12500
首发:春满四合院
日期:2021年11月8日

        这篇文章是一位院友私人订製的,题材以他带自己的妻子去泰国旅游时发生的一系列真实事件改编。当然在真实情况裏他们夫妻二人并未真正遇到人身威胁,虽有惊险刺激的经历但最终还是平安回国了。但由于这位仁兄也是重口爱好者,可能文章后期会出现一些暴力重口变态情节,不喜勿喷。
人物简介:
刘斌:文中的“我”,33岁,贸易公司文员,收入微薄,性格谨慎内向,有较强绿帽癖。

方严:31岁,四合院认识的志同道合的院友,家境殷实的纨絝公子哥,性格风流倜傥,喜欢勾搭美女。

晓静:32岁,文中“我”的妻子,同在一家公司做业务员,外形属于丰满性感熟女,胸围E罩杯,性格泼辣要强。因为工作原因时常遭遇潜规则,渐渐形成了风骚淫浪的性格特点。

柳倩:30岁,方严的妻子,银行文职人员,容貌娟秀的高冷美人,胸围D罩杯,丰乳肥臀细腰长腿,性格高傲冷豔,但佔有慾很强,容易受氛围影响而发情。
===================================
正文开始:
厚重的窗帘遮住了本应射进屋内的阳光,当意识克服我惺忪的睡意,让我勉强将自己从梦境拉回现实中时,脑海中第一个蹦出来的就是昨晚那荒唐淫靡的经历。困意顿消,我惊厥似的一骨碌坐起来,发现身边安然睡去的是自己的爱妻晓静,心裏多少松了一口气。柳倩跨骑在我身上,甩着头髮晃动奶子仰头浪叫的情景变得模糊不清,但理智明确的告诉我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呼……昨晚一定是喝多了……是梦……是梦对吧……”看着枕边自己最爱的妻子,听着她平静的微弱鼻鼾声,觉得昨夜的一切都那么虚无,就像是做了一场淫靡至极的梦。佛摸着晓静恬静的面颊,柳倩的影子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嘘……不要胡思乱想……”我下意识的甩甩头,想把对柳倩的记忆甩出脑海,“晓静才是我的妻子,才是我的最爱……有这样风骚又迷人的老婆,我怎么能胡思乱想别的女人呢?何况柳倩还是我好兄弟的妻子……”

“老公……嗯……呵欠……”晓静忽然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慵懒的伸出纤纤玉手握住我的手臂。

“老婆你醒啦?”我有点不知该怎么面对这结发多年的爱妻。晓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在床上伸了几个懒腰就开始刷手机。上午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屋内,丰满娇豔的爱妻翻身露出大半边娇躯,雪白的大腿和赤裸的臀部夹着柔软的被单,白色的吊带睡裙领口处挤出晃蕩的乳肉。昨晚我回到房间后,被方严暴肏到小便都失禁的爱妻光裸着身躯,疲惫的趴倒在床上早已沉沉睡去,两腿间还夹着淋漓的尿液和黏糊糊的淫水。我不忍看心爱的妻子像被暴徒轮奸了一般狼狈的样子,特意为她套上了这件蕾丝吊带睡裙。而现在,我的老婆晓静就好像完全忘记了昨晚与我兄弟之间的狂暴性爱,晃蕩着一对豪乳和短裙几乎遮不住的肥硕臀部,裸露着阴毛浓密的女人阴户,就这么若无其事的伸懒腰、玩手机、起身洗漱。

老婆真的完全忘记了昨天的事情么?我知道这不可能。不翼而飞的乳贴、被丢到床脚沾满了白乎乎黏液的内裤、扔在角落垃圾桶裏装满精液的避孕套都说明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但为何她选择无视?是还没有注意到?还是多年放浪形骸的生活已经把我的妻子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蕩妇,以至于被刚认识一天的丈夫友人操到浪叫喷潮都能在第二天无动于衷?还是她根本早已知道了我俩的计画,对被自己丈夫出卖这件事感到心灰意冷,从此彻底失去了作为人妻的道德束缚,毫无顾忌的走上蕩妇之路?

原本平常无比的晨起洗漱,因昨晚荒唐的淫靡行为显得格外诡异。我光着身子跑下床,从身后抱住正在化妆镜前梳妆的老婆,一只手揽住她那对豪迈的巨乳,另一只手不自觉的下探到短裙下赤裸的诱人黑森林中,两片软嫩的阴唇中间,果然依旧是蜜汁琳琳。

我无法想像失去妻子的生活。我可以承认和方严的猥琐预谋,也可以承认昨晚发生的一切,甚至可以承受她向昨晚一样大张着双腿,用声嘶力竭的浪叫和喷薄而出的淫水尿液迎合着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男人。但我真的无法接受晓静的心离我远去,无法接受她蜷缩着脚趾、晃动着奶子、反弓着身体嚎叫泄身后,心中想起的第一个男人却不是我。“老婆……昨晚……我们……”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昨晚……你还好意思说……趁我喝醉……你们俩真是混蛋……”晓静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平淡,在我听来却格外的惊心动魄,这么说她明显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我该怎么跟她解释这一切……

“还摸,昨晚都把我玩成那样了,还没弄够吗?”晓静没好气的打了一下我放在她下体的手,我忽然发现她可能仅仅记得自己喝醉后被玩弄肏干的事情,至于这个人是方严还是我,她会不会根本记不清?“嘿嘿……谁让我的老婆这么美丽这么性感,喝醉后的样子又那么妩媚诱人呢,我忍不住嘛……”我决定试探她一下。

晓静一下子转过身来:“那你就不能温柔点嘛?弄得我屄屄都肿了,半夜起来尿尿都痛!你看床单下麵现在还潮湿着,是不是又把我玩尿了……”她的话还未说完,我已经把她深深拥入怀中,吻上了她的红唇。

“老婆……我爱你,你喝醉酒的样子实在太性感迷人了,我一时把持不住就……”这句话我没说谎,昨晚在方严的手机裏看到晓静泥醉不醒、衣衫淩乱的俯卧在床榻上的样子,我得鸡巴就已经硬邦邦像铁棍一样。看着她被方严压在身下,神志不清的被操到仰着头大声浪叫的样子,再联想到她多次因为应酬被客户和领导灌醉后惨遭轮奸的经历,心裏真是又痛又爽。晓静在哪些场合也会醉成昨天那样吗?被那些有钱有势的老男人们压在身下狠狠操弄的时候,她也会像昨晚那样爽到浪叫失声、淫水喷射吗?那反弓的腰肢、汗湿的发丝、如泣如诉的绝美淫叫声、高潮时蜷缩的脚趾以及如喷泉般激射的淫汁尿液,原本都只属于我一个人独享的天堂美景,却一次次被陌生人佔有。

想着想着,下体忍不住又立了起来,硬邦邦顶在晓静的小腹上。“死变态,你又想什么呢……”她没好气的捏了一把我的鸡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个变态的绿王八!还说什么爱我,爱你的柳倩去!”

“哎吆哎吆……老婆你有话好说,我就是夸夸你,和柳倩啥关係啊……”我痛得大叫一声,嘴裏打着哈哈,但心裏却又提了起来。晓静她为什么忽然提到柳倩?她到底对昨晚的事情还记得多少……

一阵电话铃算是中断了我俩这氛围奇怪的缠绵,我一接起来,方严就在另一头大叫:“老哥!昨晚和嫂子休息的还好吗?快去吃早饭啊,今天我们去天体海滩好好玩玩,快点啊!我俩先去餐厅等你们了!”

酒店的早餐非常丰盛,但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是在有意无意的回避着柳倩的目光,美味佳餚也寡淡了许多。柳倩似乎和昨天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那副冷豔清高的样子,可能还没从宿醉中缓过劲来,看上去略显疲惫,跟我也只拉了几句家常。方严这家伙可能是猎豔经历太丰富了,也可能是真的被我老婆晓静勾去了魂,完全没看出他有任何尴尬的感觉,相反对晓静比昨天还要热情,不停帮她夹菜倒饮料。老婆也完全看不出对方严有什么芥蒂,跟昨天一样笑呵呵的接受着他的殷勤。这幅看上去毫无违和感的画面让我稍稍放鬆了一些,两个女伴可能真的完全喝断了片,忘记了昨晚荒唐的一幕吧。
芭提雅的天体海滩果然名不虚传,来自世界各地的俊男美女们竞相在这裏展示着自己的魅力。虽然不少人还是穿着泳衣,但三三两两路过的全裸帅哥美女总能立刻吸引来周围的目光和尖叫。

“啊哈……这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芭提雅啊!!”晓静和柳倩一扫之前宿醉的疲惫,都换上了性感的比基尼泳衣,迫不及待的沖向海滩。晓静的泳衣和她的性格一样奔放火辣,黑色的胸衣由几根系带子连接着两片薄薄的布片充当胸罩,完全遮不住她那豪放的巨乳,可怜的胸罩被肥硕的乳头高高顶起,仅能遮住乳晕和小半个乳房,连接的带子看上去都快绷断了。下半身更是夸张,同样是一条黑色细带连接着一片黑布勉强遮住阴户,要不是一圈透明的黑色薄纱短裙,怕是连那浓密的阴毛都要春光乍泄。

柳倩的比基尼相对来说保守一些,淡蓝色聚拢式上装让她的胸部显得更加挺拔丰满,下半身是一条刚刚遮住屁股的淡蓝色百褶裙式泳裙,一双简单的人字拖丝毫没有影响那一双超长美腿的观赏性,反而让她的双腿更显得秀美笔直。

“我租了沙滩椅和遮阳伞,我和斌哥去买点饮料,你俩先玩着!”方严说着就拉我走向远处的小卖部。我被他这操作弄得有点迷糊,在这么个到处都是荷尔蒙的地方放任自己的性感娇妻独自等待,他就不怕出事啊?

“嗨老哥,你看你还是没完全放开啊。你看,这裏到处都是俊男美女,谁也不会真对咱俩的老婆死缠烂打吧?让她俩勾引点野蜂浪蝶,打打擦边球,咱俩看点好戏不也是另一种刺激?”

我有点不放心的皱了皱眉:“你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光是看看、聊聊骚也就罢了,你不怕你老婆真被哪个精虫上脑的黑人给当场操了啊?你捨得我还捨不得呢!”

“老哥看你说的,现在这是法治社会,谁敢光天化日之下强姦妇女啊,再说了,这裏美女多了去了,光屁股的都有的是,她俩还不至于诱人到能让人当众强姦的地步啊……哎哎哎老哥,先别说那些,快看那边!!”两名前凸后翘、一丝不挂的洋妞扭着屁股、晃着奶子从不远处经过,方严立刻把自己的美娇妻丢在脑后,提了提裤子就沖上去搭讪。我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独自买了饮料坐在一边看这个花花公子一脸癡汉的调戏着来来往往的性感美女,然后又被她们的男友或老公的愤怒逼视下陪着笑脸悻悻而退。

“哎……倒楣倒楣……美女们都不缺护花使者啊!看来今天不是猎豔的好日子啊老哥!”喝完两罐冰啤酒后,方严终于结束了他那丢人的骚操作,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我递给他一罐啤酒,心裏觉得好笑。这小子也不看看这啥地方,哪个大老爷们放心让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友妻子光着屁股招摇过市?要不是他眼色了得今天怕躲不过一顿胖揍了。

“哎……老哥,你说这满海滩的这么多美女,却没一个能得手,人生有比这更悲哀的事情吗?你老弟我这辈子不吹不黑,别的不敢说在女人丛中也算杀得七进七出,没想到今天栽在这了……”方严一脸惆怅的看着热闹非凡的海滩,眼光从一个美女转移到另一个美女,沮丧的语气没能掩盖他胯下那高高支棱起来的帐篷。我拍拍他的肩膀:“得了吧老弟,谁说咱俩没美女呢?自己媳妇不也貌美如花吗?你难道真的想让柳倩知道你……”话说到这,我忽然说不下去了。我俩可还都还带着自己的媳妇呢!刚才还想哪个傻子会把自己的美娇妻放着不管任凭这裏的色狼们调戏,却没想起来这傻叉就是我们自己!!!

“晓静和柳倩还在等着我们呢!!赶紧走赶紧走!!!”我拉起方严提着饮料就往回沖,可这海滩我俩都不太熟悉,游人又实在太多,租来的沙滩椅和遮阳伞全都一模一样。待到我俩找到自己的妻子,让我们血脉偾张的一幕已经扎扎实实展现在眼前。

晓静和柳倩不愧是极品的人妻,即便在这美女如云的芭提雅,这俩妮子的吸引力也绝对不容小觑。此时在方严租来的躺椅周围已经聚满了形形色色的野男人,每个人脸上都露着猥琐淫靡的笑容。

柳倩正趴在沙滩椅上享受几个陌生男人为她涂防晒霜。她上身的比基尼泳衣胸罩背后的带子已被解开,洁白无瑕的性感玉背整个暴露在这些男人眼中。一个白人大叔正用粗糙有力的大手在她后背肩胛部位来回的揉搓,把防晒霜均匀的涂抹在每一寸肌肤上。待后背完工,这双手又从两侧伸向腋下,开始在柳倩的两肋不安分的摸索。

腋下本是女人最私密的部位之一,柳倩这样爱乾净要面子的绝世美女自然早就把腋毛脱得乾乾净净,腋窝间只剩下粉色透白的嫩肉。如此敏感的区域被这老男人的粗手一摸,又麻又痒的感觉让柳倩活像过了电,整个人都一哆嗦,跟着娇吟起来。她的下半身也没能逃过鹹猪手的蹂躏,几个不同肤色的裸体小哥借着防晒霜作为由头,对那双修长纤细的美腿上下其手,其中一人捧着柳倩的玉足,将白嫩光滑的脚掌按在自己一柱擎天的褐色鸡巴上,如同足交一般。而双手正在把防晒霜仔细的涂抹在柳倩的脚踝和小腿处,不盈一握的纤细脚踝落在这些男人手中就如同待宰的小鹿般无助。最过分的是一个本地人打扮的年轻人,居然将柳倩的淡蓝色百褶裙掀了起来,露出肥硕高翘的臀部,一双大手像揉麵团一样揉捏着那两扇肥美的屁股。裏面的内裤也被他搓到了股沟中,紧紧勒出柳倩肥美饱满的阴户,那一抹迷人的骆驼趾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这些陌生男人眼前。

晓静也以同样的姿势趴在躺椅上,两个全裸的白人小哥也在对她的美背做着同样的服务那两根肉虫似的粉白色大鸡巴就垂在我老婆眼前晃悠,我都怕老婆一抬头一张嘴就含进去一根。晓静的泳衣上装是套头式的,背后没有带子可以解开,这让她那对豪迈的巨乳有了些许束缚,至少那对褐色的硕大乳头暂时没有走光的风险。但她的下身就惨了,当地人似乎对晓静健美的双腿和肉感十足的玉足格外感兴趣,两个皮肤黝黑的东南亚小伙子一人捧着我老婆一条美腿,将防晒霜从大腿根部一直涂抹到脚心。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在脚心涂防晒霜的,这不明摆着就是为了玩弄我老婆吗?可这还不算最夸张的,一个戴草帽的本地小哥负责我老婆晓静臀部的工作,晓静穿的可是丁字裤,这哥们抓住她丁字裤后方的带子一提一拉,这跟细细的黑色丝带就整个陷进老婆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中,那蝴蝶屄嫩红的屄口就像绽放的花朵一样一下子暴露出来。

“哦啊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晓静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柳倩有点幸灾乐祸的瞥了她一眼打趣道:“嫂子,怎么了,是不是那俩小哥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部位啊?你也真是敏感……看你上衣都不敢脱,平时应该是一个贞洁保守的好女人啊,要不让那两个小哥别碰你了,万一一会斌哥回来看到你没法交代啊……”

晓静被这话一激,顿时把人妻的矜持全部丢在了脑后:“不敢脱?有什么不敢的,出来玩就是要放得开。刚才只是他们俩手重弄疼我了,要让我有感觉,他们这几个土着还差点意思呢!”说完支撑起上身,一把把胸罩整个脱了下来,一对豪乳失去了束缚立刻弹跳出来,乳头和乳晕都完全暴露在这群陌生男人眼裏。

周围的男人们爆发出野兽般的呼声,晓静则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满不在乎的晃着一对大奶子,得意的看着柳倩:“怎么样妹子,比放得开,姐姐我还从没怕过谁!”

柳倩冷笑一声翻身坐起身来,把自己那对硕大的乳晕也亮在众人眼前:“嫂子真是性格豪迈啊,但妹妹我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露个奶子有什么大不了的,好像谁不敢似的,我的上衣可是早就脱了。嫂子你要是真放得开,敢把泳裤也脱了吗?”

晓静原本的笑容被呛得僵在脸上,她没想到看上去高冷又知性的柳倩也能这么放蕩,现在反被对方将了军。虽然这裏是天体海滩,周围到处都是甩着鸡巴晃着奶子的裸男裸女和人妖们,晓静自己也有过多次挨操的经历,但就这么在公众场合把自己完全暴露出来还是让她感觉十分羞耻。可是骨子裏要强的性格让她不想就这样被柳倩看扁,只能咬咬牙,忍着心裏的羞耻感把下巴一扬:“这有什么不敢的,妹妹你看好了!”说着把眼一闭,几下褪掉下身的丁字泳裤,一整个美豔绝伦的丰盈娇躯光裸着展现在众人眼前。

“这……”晓静这一出闹剧气得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前制止妻子的过火行为,但方严却拉住了我。“老哥,咱俩的老婆又斗上了。”

“这有什么好斗的,比谁更骚更浪更敢脱?”我有点没好气。

“老哥你没看出来?她俩又在比自己的魅力呢,筹码就是自己能吸引到的男人。”经方严点拨,我恍然大悟。围在晓静和柳倩身边的男人数量基本不相上下,有人把玩晓静的美脚,就有人拿柳倩的玉足做足交;有人给柳倩涂防晒霜,晓静这边自然也少不了。柳倩脱了上衣乳罩,证明自己玩得开,那晓静自然也不会示弱,还得脱得全裸来反呛柳倩。甚至他们周围光着屁股的男人都一样多,每个人眼前晃着的鸡巴都那么几根。好家伙,两个已婚人妻,连自己老公在不在场都不管,居然用勾引野男人的能力来较量自己的魅力,女人间这该死的虚荣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样妹子,还敢继续玩吗?要不算了吧,你看看我这一脱,这小哥的鸡巴立刻就立起来了,你还年轻,可未必受得了这场面啊。”晓静得意的掂了掂面前白人小哥的大屌,那自豪的语气仿佛这是她亲老公的命根子,看得我一阵心酸。

“切~~那有怎么样,又不是你老公的,说实话斌哥那活儿比起这两根大黑蛇来可是差远了吧?”柳倩也毫不示弱的反击。

“比我老公大又怎么了?你家方严的也比不上他们啊……没办法,也不知道为啥,我身边总是围着一些长得帅,鸡巴又大,活儿又好的帅哥,也不知道我哪里吸引他们了,真是烦人啊……”晓静尖酸的回应着柳倩,却也招来对方的一阵讥讽:“那我还真是羡慕嫂子你啊……我就可怜了,就摊上方严一个有钱又帅气的老公,对我爱得发狂,虽然大鸡巴妹妹我也见过不少,但敢玩的还真没几根,也就方严给我安排了几次玩的比较痛快。我这人嘛,比较在意品质,跟嫂子你比不了集邮……”

这一串骚话互呛直听得我和方严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感情这俩蕩妇趁我们不在,在这比拼自己出轨的次数呢?看来晓静淫蕩浪妇的名声算是坐实了,柳倩换妻群P也没打算瞒着了。当然,原本这一切都仅仅是一场可笑的闹剧,我俩也打算再看一会就去轰走这群苍蝇一样的癡汉,但随着晓静重新趴在躺椅上,尽情舒展白皙光滑的全裸胴体,事情开始走向一个不可控的地步。

围在晓静周围这群饑渴的外国佬们看着这样一个性感丰满的东方美人就这么褪去了全身衣物,如一尊女神塑像般趴在躺椅上,心裏都如同过了节,甚至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癡汉们也纷纷上前加入了揩油的队伍,七八个人影把晓静牢牢围在中间,十几只大手肆无忌惮的在我娇妻的赤裸肉体上楷着油。

“嗯……嗯……怎么样妹妹,还玩得起吗……你要不要也……把你那裙子脱了……哦哦哦……”腰腹、大腿内侧等部位被上下其手,麻痒的触感让晓静一阵阵心慌,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却还是不忘挑衅柳倩,但她俩在周围的色狼们看来都是砧板上得肉而已。

原本涂防晒霜的人们开始不再安分,两只粗糙的手掌从后方伸到晓静身下,一下子握住了晓静的乳房,手指捏住两颗硕大的乳头撵磨揉搓着,很快更多的鹹猪手摸上了她的腰背、大腿和玉足,而两团雪白的臀峰更是早就落入了这群色狼的魔掌。

“你们干什么……不要乱摸,再摸我不让你们碰我了……啊啊!!”随着“啪啪”几声清脆的打击声,晓静痛叫着把屁股高高撅起,任凭男人们像教训母狗一样抽打她的臀部,直打得肉浪滚滚。

“女人,我知道你是做什么的,说出你的价格,今天你是我们的了。”两个白人青年显然是把晓静和柳倩当成了在芭提雅卖身的妓女。

“不要……你在胡说什么……我不是妓女……我是游客……啊啊啊……那裏不可以……那裏不可以碰啊啊啊啊……”晓静的惊叫声逐步变成了高亢的浪叫,我无法看到这些男人们手底下到底对我老婆做了什么,但从他们的动作以及晓静的反应来看,至少有两根手指插进了我老婆最私密的小穴中。

男人们的眼睛变得血红,像围猎羔羊的狼群一般恨不得把晓静生吞活剥了。他们毫不理会我妻子的呼叫,肆意蹂躏着她的每一处肌肤,寻找这个丰满人妻的敏感点。“别装矜持了,美女,开个价吧,多少都可以。你这么骚浪的东方妓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哈哈哈哈哈”

“唔唔唔唔……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我都说了我们不是妓女!!我老公要来了……不要……不要抠我的穴啊啊啊……我的奶子啊……好痛啊啊……”老婆惨烈的嚎叫着,乳头、小腹、大腿、脚掌、蜜穴、丰臀全都落入了这群饿狼的手中。

我看不下去了,正想豁出去上前阻止他们,却见身边方严忽的站了起来,眼睛冒着火盯着前方。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好家伙!难怪柳倩这小妮子见晓静受辱,既没有反唇相讥也没有帮忙呼叫,原来是她那边的局势也失了控。她身边的男人们见隔壁已经几乎上演了一场肉帛相见的轮奸,作为血气方刚的汉子们又怎么把持得住?也顾不得柳倩的抵抗和尖叫,几个光着屁股的本地人不由分说,三下五除二扒掉了她那条仅存的蓝色百褶裙和泳裤,让方严的这位美娇妻也像剥光的母猪一样横陈在躺椅上,紧接着,性欲上头的男人们就像对待晓静一样开始了对柳倩的蹂躏。

两个女人之间的比美斗豔最终演变成一场无法控制的淩辱大秀,那该死的好胜心终于让她俩付上了惨痛的代价。这边晓静已经被众人翻过身来,原本还压在身下的黑色阴毛丛林也暴露了出来。她那褐色的大乳头被两对手指狠狠捏住用力向上拉扯,来自乳头的剧痛让晓静只能一边惨叫一边尽力反弓起身体迎合着对方来减轻一点点痛楚,可这样一来胯裆间就毫无防御的大大暴露给了他们。在一个缝隙间,我看到至少有四只手探入了晓静两腿之间,那原本只应属于我一个人的小穴中至少有两个人的手指在肆意搅动,内裏嫩红的阴道壁在这种粗暴的指奸下痛苦的痉挛着,噗嗤噗嗤的往外分泌着大股淫液。而老婆最敏感的阴蒂也随着翻身终于落入了饿狼之手,我亲眼看见一只黝黑的大手在晓静阴阜间快速摩擦。

“噢噢噢噢…………不要碰那裏……混蛋!!!你们不是人!!!我的阴蒂啊……不要碰我的阴蒂啊……你们这是强姦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晓静反弓着身子,后仰着头声嘶力竭的嚎叫着,阴部被蹂躏时发出的咕叽咕叽的水声连我这裏都听的一清二楚。

柳倩那边也好不到哪去。这个骄傲高冷的人妻已经被几个男人整个抱了起来,原先给她涂防晒霜的白人老头已经把鹹猪手按在了她两只浑圆坚挺的奶子上,毫不怜香惜玉的用力揉搓。雪白的乳肉如液体一样从他那宽大的指缝间流出,光从那巨乳上留下得一道道红色指印和柳倩已经变了声的惨叫中,就能想像出她乳房所经历的痛楚。

“不要啊……求求你们你们……放开啊我啊啊啊我的奶子……疼啊……不要……不要碰我下麵……我有老公的啊啊啊……”

“有老公还出来做妓女?很好,我我喜欢人妻。你的朋友看来今天不愿意做生意,但你也很美,开价吧,我今天吃定你了。”白人大叔也把她俩当成了妓女,一边揉搓着柳倩的乳肉一边不死心的问着价格。

“我都说了我不是妓女了……哦哦哦哦好痛啊……你们快住手!!”柳倩一贯娇生惯养,长大后又遇上方严这个富家公子哥,从小到大被捧在手心的天之骄女哪里见识过这种场面。平时的骄傲与强势早已不知去向,这个美豔的人妻此刻只想保留自己最后的秘密花园给自己深爱的老公。

可这群见了血的饿狼又怎么会放过她?那几个赤裸的本地男人用力想要分开柳倩的美腿以一睹那魅力无穷的股间秘处,柳倩连踢带踹,拼命加紧双腿不让他们得逞。其中一个男人渐渐失去耐心,忽然伸手到柳倩阴阜处狠狠一拽,一把带着血珠的阴毛被连根扯下。

“啊啊啊————!!!”柳倩仰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痛得浑身气力散去,双腿也随之一软。“偶吼吼!!!打开了!!!”几个男人欢呼着,粗粝的手指第一时间直奔柳倩胯裆间的蜜穴。

“嗷嗷嗷…………不要啊……我的小穴……小穴要裂开了……老公……老公你在哪……救我啊…………”柳倩被几个人死死抱住,只能任凭自己宝贵的小穴被这群土着男人们骯髒的大手蹂躏。可能是柳倩看上去更年轻也更冷豔,这些人对她也格外的狠。那被方严珍视的小穴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被粗暴的扯开,两根手指立刻捅进了那紧致的密道。

柳倩的小穴不像晓静般随时都淫水涟涟的,刚才的一番折腾吓得她一点性致都没有,小穴异常干涩。被粗糙的手指暴力插入,让柳倩感到活像被一把匕首捅进下体,撕裂般的剧痛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惨叫着疯狂甩着头髮,眼泪鼻涕口水都随着飞溅。没能抢到淫穴的男人们不甘落后,继而攻击她的阴蒂和菊门,甚至连尿道口都成了淫辱的对象。

“啊啊啊啊……住手……住手啊啊啊……好痛啊……不要……不要碰那裏……那裏真的不可以……嗷嗷嗷啊啊啊啊……高潮……高潮要来了啊啊啊!!!”随着一声母兽般的惨嚎,一个男人终于把手指捅进了柳倩的后庭菊门。阴穴和肛门被指奸,奶子被揉搓,尿道被指甲抠得酸痛难当,阴蒂又被揉搓充血,全身最敏感的部位全都遭受非人的折磨,柳倩终于坚持不住,大叫着喷出失禁的尿液。

这边晓静也被折磨得很惨。虽然不像柳倩那般被暴力淩辱,但她周围每个人都认定这个丰满成熟的人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骚货妓女,每个人都想看看她崩溃的样子。晓静最敏感的地方就是阴蒂,随着阴蒂被越来越多的玩弄,晓静的浪叫也逐渐失了声,像疯了似的倒在躺椅上大张着双腿任凭别人摆布。男人们立刻发现了她的弱点,在指奸小穴、暴力拉扯乳头的配合下,晓静那肿胀到如小孩拇指般大小的阴蒂成为了众人攻击的目标,喷涌的淫水打湿了她整个下身。

“噢噢噢噢……你们这群……混蛋……你们玩死我了……啊啊啊阴蒂啊啊……不行了……噢噢噢噢……我的小屄屄……小屄受不了了…………我要泄了啊!!!!”我的老婆晓静一边咒骂着这群人,一边不受控制的放声浪叫着,但却依旧无法发洩下体那快要爆炸的欲火。终于在一声闷吼中,老婆仰着头翻着白眼,子宫口一阵痉挛,尿液夹杂着淫水像喷泉般激射而出。

我和方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在一群外国男人手中被玩虐到高潮喷尿,两个人竟都没想到赶紧去救人。现在晓静和柳倩全都泄了身子,瘫软着倒在躺椅上动弹不得。柳倩那边的白人大叔脱下裤子,掏出一根足有小臂粗细的肉棒,甩搭两下抱起柳倩的脑袋就往她嘴边送。柳倩已经被高潮和痛楚折磨得几乎失神,阴道裏还在倒弄的几根手指抠弄一下,她就神经反射般抽搐一下身子。对于这根送到嘴边的鸡巴了,她几乎本能的张开嘴一口含住。粗大的鸡巴几乎把柳倩的樱桃小口都要撑爆了,口水随着巨根的来回抽动不断从她口角流下。

而我自己的老婆晓静更是被猛烈的高潮击溃了心智,翻着白眼横躺在陌生男人身上,任由对方随意把玩着自己的乳头和阴户。一个白人小哥晃着自己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塞进晓静嘴裏,而老婆则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张着嘴流着口水任凭对方强姦自己的喉咙,粗大的鸡巴顶得她发出阵阵难受的干呕。另一个本地人打扮的男人乾脆挺起肉棒扒开老婆的大阴唇,用黑红色的大龟头在她淫水氾滥的小穴口来回摩擦,眼看就要无套插入。

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当众肏干双穴,正要沖上去时方严一把拉住了我:“冷静点老哥,我们只有两个,他们起码有十个人,而且大多是本地人,万一发生冲突,我俩挨顿揍也就罢了,嫂子和柳倩万一受到伤害可就麻烦了!”

“那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着她们被强姦?”我急得眼睛都红了。就在这档口,晓静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声,原来她身后那个男人已经把自己硬如铁棒的鸡巴插进了我爱妻最宝贵的蜜穴中。

眼看我急的要发疯,方严也收起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虽然他有淫妻癖,但那仅限于在他掌控之下的淫妻游戏,而不是让自己的爱妻真的被人轮奸。“老哥你千万忍住,她俩已经被玩到失神了,等我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惊醒她俩。”

别说这看上去蠢爆了的方法还真有效。随着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柳倩仿佛从醉梦中被拉回了现实,原本无神的双眼也恢复了神志。她猛然发现自己刚才居然因为剧烈的高潮而几乎昏厥过去,而此刻嘴裏竟然还含着一根白人的大鸡巴!再转头看旁边的晓静更是完全崩溃,像一条发情的母狗般撅着屁股一边含着鸡巴一边被人操干着浪穴。

“啊啊啊啊!!!!你们干什么啊啊啊!!!强姦了啊!!!快来人啊!!!!”柳倩吐出嘴裏的鸡巴,发出一声足有120分贝的尖叫。不光把正在猥亵她俩的男人们被吓了一跳,还吸引了周围大量游客的目光,很多人围拢过来,目睹这两个中国美人妻全裸着身体被老外们肆意玩弄的场景,几个女人嘴裏开始发出谴责声。

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确实很不妥,白人大叔率先转身落荒而逃,几个本地人也放弃了到嘴边的美肉,倒退着一边解释一边离开。正在轮奸晓静的几个人已经尝到了甜头,似乎还不甘心就此罢手,却立刻迎来柳倩的大吼:“你们!!还不快放开她!!我要报警了!!”

“OK,OK,我们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白人小哥们讪笑着举起双手做无辜状,甩着大鸡巴快速走开,把鸡巴操进我老婆阴道裏的那个本地小哥也只能悻悻的半途而废,临走还不忘在老婆阴户上狠狠摸了一把,舔着一手晶亮的淫水扬长而去。他们毕竟只是游客,已经占尽了便宜,没有人想再生事端。高潮后的疲惫和恐惧、羞耻等心态涌上心头,柳倩瞬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趴倒在躺椅上喘着粗气,任凭围观群众视奸着自己的裸体。

“快快,别看了,要是这群围观的人动什么歪脑筋,咱俩的老婆非让他们活吃了不可!”看到方才那群色狼们都已离去,而自己的爱妻又赤身裸体双腿大开的任凭人群观赏着私处,我实在是等不下去,拉上方严就沖了过去。

“小屄屄……我的小屄屄……玩死我了……玩死我了……”晓静半昏厥似的被我抱在怀中,口中呢喃着淫浪的胡言乱语,口水顺着嘴角流成一条晶莹的丝线,胸前两团巨乳随着喘息一起一伏,两腿间还在汩汩的渗着淫水。

“老婆,你怎么了老婆?怎么把泳衣都脱了啊?你看看这都被人全看光了……”怀抱着自己刚刚差点被轮奸的爱妻,看着她高潮后的余韵逐渐褪去,呼吸渐渐平缓,我的心中都五味杂陈,却还要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老公……是你吗老公……我……我……”晓静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把头深深埋进我的怀裏,躲避着我的眼神。刚才的经历如一阵阵寒流袭上心间,她一时不知道如何面对我。“我没什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看到什么了……”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我。

“哦……我们刚刚回来,找不到你们在哪了,给柳倩打电话也不接,找了好久才找到呢……”我一边说着,一边帮晓静穿好被脱掉的胸罩,又去拿泳裤时却被她伸手挡了一下。

“我们……就是有几个人来帮我们擦防晒霜,我们就把泳衣脱掉了……反正这裏是天体海滩,很多人都是赤身裸体的,就同意了……”晓静对自己被淩辱、折磨到喷尿高潮,甚至被洋鸡巴操进小穴的事情只字不提,麻利的给自己穿上泳裤,眼角的余光瞥到我正盯着她两腿间淋漓的淫汁水痕发呆,赶紧夹着腿扭过身去,“他们……嗯……涂防晒霜的时候摸了我几下屁股和胸部,你也知道我平时就爱流水,可能是有点太刺激了,下麵不知怎么就流了好多……老公你不会怪我吧……”

我心裏五味杂陈,可怜的老婆到现在还不知道,作为你的老公,我不仅在不远处全程目睹了你被一群野男人淩辱甚至差点轮奸的全程经过,还连阻止的勇气都没有。幸好我刚才一直涨的快爆炸的鸡巴这会已经软了下去,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老婆没事的……天体海滩嘛,出来玩就是要放得开,我不会在意的……再说了,我老婆的身材这么火辣,我一个人看多没意思,给那些人看看,反正他们看得见也吃不着,让他们乾着急。你知道吗?每当我看到有别的男人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你看得时候,我就特别的自豪……”我抱着怀裏的晓静,说这些无关痛痒的话安慰着她,看着老婆那健美的美腿、性感的美足、丰满的豪乳和肥硕的翘臀,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像刚才那一幕如果继续发展下去的可怕后果。

方严那边则更加麻烦。柳倩的性格本就没有我老婆晓静这么开放淫蕩,刚才被一群人淫辱到性起浪态百出,此刻越想越后怕,心情已经差到了穀底。除了简单的告诉方严自己为了让那群男人涂防晒霜而褪去了比基尼以外,柳倩连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是躺在躺椅上呆呆的望着天空。

“没事了老婆,不就是让人家看光了嘛……你看这来来往往多少的裸男裸女,天体海滩就是这么玩的嘛……”方严一边安慰着柳倩,一边手还不老实的伸向她的胸部。

柳倩一把把他的手打开,没好气的说道:“嗯,对,你就是想让我脱光光让别人看个痛快,最好再把我轮奸了,你就高兴了!”哪知道方严不仅不在意,还嬉皮笑脸的回到:“宝贝你也知道的癖好嘛,一想到我这么漂亮性感的老婆给别人看了个遍我就特别兴奋呢!”

“你!你神经病……变态……”柳倩气得满脸通红,在方严肌肉坚实的肩膀上狠狠打了几巴掌。

“好了好了老婆……算我不好行不行?都怪我们去买饮料时间太久,你俩等得太无聊才让别人有机可乘。别害怕,无论发生什么事,你永远是我最疼爱的宝贝,在我心裏你永远是纯洁的,美丽的,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影响我对你的爱……”方严发挥花花公子的功力,一连串肉麻的骚话总算哄得柳倩止住了眼泪。我也如法炮製安慰着晓静,让我的爱妻也儘快从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中平复过来。晓静毕竟是经历过的人,拿过一罐啤酒咕嘟咕嘟灌了下去,情绪已经好了很多。

“难得来一趟,别为了这点事影响了心情。走,我们去海边痛快的玩一玩吧!”晓静已经恢复了大半体力,主动上前拉起柳倩的手,老婆性格泼赖,爱恨分明,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刚才柳倩在关键时候清醒过来大喊大叫救了自己,自己的小穴裏可能早就被插进了无数根鸡巴,子宫裏也被射满了骯髒的精液。此刻这个“弟妹”在她眼裏已不再是勾引自己老公的狐狸精,而是一个值得依靠的闺蜜。晓静在柳倩耳边小声说了句:“刚才,谢谢你了……”柳倩擦干眼泪,整顿下心情,向晓静还以一个笑容,这对因争斗而双双倒楣的苦难姐妹总算暂时放下了恩怨。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