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被他人拿下的窝边草】(10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贪爱者
2021/11/26首发于:SIS001
字数:10578

  原著太监了,好些女主的剧情都只是零零散散的,没有展开,人设也不是很
清晰,作者君在思考本文后续怎么写那些女主,头大。

  前文链接:

                第十章

  少女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心窝霎时涌起无数悸动,宛如泄堤的洪水般泛滥开
来。

  「鱼!」

  她急急地弯腰去捡掉落在地的手机。

  然而对方没有给她时间,在她面向地板时,声音便又传了过来。

  「我想,我应该没有找错人。」

  「对,是我!你的小蚯蚓!等…等一下,你的声音……你不是鱼!」

  少女伸向手机的手僵住了,仿佛手机沾上了剧毒。

  对方没有解释,继续自顾自地说道:「我要找的,是一个女孩。」

  「那个向我保证,会像蚯蚓一样,断尾了也要坚强活下去的女孩;那个有着
我的陪伴,绝不会放弃生命的女孩;那个答应我,出院后就等着我去娶的女孩……」

  低沉的嗓音越说越沙哑,仿佛一张渔网裹住了少女的心脏,并且不断地收缩
勒紧,令她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我……」

  双腿发软的少女直接跪在了地板上,身躯颤抖着却说不出话,眼眶也迅速地
蒙上了水雾。

  地板上的手机屏幕闪着幽暗的光芒,麻木的声音固执地传来:「那个女孩,
我很久没看到她了,不知道她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怎么样?我思念着她,但我找不
到她,于是,我也抛弃了一切,跟着她,去了另一个世界,也许在那里能有碰到
她的机会。」

  「对不起…对不起!呜呜…都怪我…我不该逃避的…对不……」少女的心灵
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她悔恨地把头埋进臂弯,语不成声地悲咽道。

  「谢谢上天,我在那边找到她了,可是,她还是她,我却不是那个我了,我
能从她的表现中看出,她并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

  「我去了她的家门口,却不敢敲门,因为我不敢再用这副陌生的面孔去面对
她冰冷的眼神,我只能选择躲在小区外的凉亭,在电话里向她表达我的思念,并
在离开这个世界前真心地祝愿她,希望在这个世界,她能与另外一个我相伴一生
……」

  「不要!不要!」心如刀绞的少女听到「离开这个世界」,瞬间就打了个寒
颤,无比惊慌地尖叫道。

  「再见,我的小蚯蚓……」

  对方轻轻地说出最后一句话语,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不!」少女绝望地哀鸣一声,哆嗦的身躯竟像骤然透支了余生所有体力,
疾如闪电地冲向大门,仿佛燃烧着全部的灵魂。

  ……

  凉亭的视野很开阔。

  叶星辰将手机放回衣袋,眺望着远方的黑暗抹去最后一丝残阳的画面,嘴角
微微上扬。

  黑色的帷幕已经拉开,这场爱情电影也迎来了足够精彩的开篇,现在,身为
男主演的我,应该做好准备,与即将到来的女主演一起推动情节的发展,讴歌爱
情的美好,颂扬性爱的美妙……

  不对!

  没想多久,叶星辰陡然变色。

  操!我像个憨批主角一样想得这么文艺干嘛,真他妈见鬼了!还不如思考一
下等会怎么操屄比较爽!嗯…反正这儿没人,要不就在这直接强奸,用鸡巴操哭
她得了?

  安知鱼啊你真不能怪我,我这么想也是有理由的啊!主要是顾秋情这骚货身
材太好了,再加上那股清清冷冷的文学气质实在让我很难蚌得住,虽说得到她的
心以后可以让她绽放出骚态,制服play也很刺激,但实在是有点麻烦……

  嘶…不行不行,不能因小失大,最好还是像之前计划的那样,继续假装成安
知鱼陪她演一场苦尽甘来的感情戏,让她带着羞怯与幸福的神情主动求操,然后
我再揭露血淋淋的真相,让她在屈辱与绝望中被动挨操!

  哈哈哈,从天堂坠入地狱,要的就是这种反差感!最后她在崩溃中一边呼喊
安知鱼名字一边被我操到高潮的样子会是怎样呢,真他妈让人期待啊!

  仅仅是想象着这副画面,叶星辰胯下肉棒就已经硬得发涨。

  「太棒啦,主人!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耻啊!估计现在顾秋情被你弄得
心都碎了,但这依然无法阻挡你那根龌龊的东西涨起来,真不愧是装满黄色废料
的大脑!」

  系统娘察觉到叶星辰裆部支起的帐篷,发出鄙夷的声音。

  「无耻?谢谢你的夸奖,」叶星辰顿了一下,脸上露出惬意的笑意,「她不
是为我心碎,而是为安知鱼心碎,这怎能不让我感到快乐?」

  「这样啊……」系统娘若有所思地呢喃着,半晌,像是经历了认真的思考般,
饶有兴致地问道:「那你觉得如果我把白家母女送到别人的床上,她们会为谁心
碎?你还会感到快乐吗?这样是不是更……诶,软了软了,帐篷软了!哈哈,真
有趣,话说你这样算不算阳痿啊?」

  叶星辰的笑意凝固在脸上,没有搭腔,沉默片刻后,低头拉扯着裤子。

  拉扯了一会儿,他忽然没头没尾地反问道:「你觉得我内裤的颜色怎么样?」

  「这个我还真…呸!恶不恶心啊你,竟然问女孩子这种问题,鬼才会去看你
内裤的颜色!」

  「哦?我问的只是内裤,那我的下体呢?你观赏性爱直播的时候就不在意了?对了,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没穿内裤。」

  「哼,虽然有时免不了要看到你那根龌龊的东西,但大多数时间,我都会选
择在看不到那玩意儿的位置观看直播!我们女生的身体不比你那玩意儿好看?」

  「呵呵,有道理,估计女主演很快就要过来了,我也该酝酿好情绪,让这场
戏更加精彩才是,相信我,你不会失望的。」

  叶星辰笑呵呵地说着,将身子靠在了凉亭边缘的栏杆上,俯视着浸泡在黑暗
中的山涧。

  之前在厨房做菜的时候已经确定,这位系统娘并没有泅游在自己的脑海里,
她可以与这个世界直接交互,应该是有着独立身体的生物,而不是一道简简单单
的意识或者程序。

  现在根据她的回答可以进一步猜测,她就像是一个看客紧紧地跟着自己,站
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经历一切事情。

  这样的话,自己应该不会被夺舍,但是否会被背刺,是否会被逼着交出抢来
的宠物,则完全取决于她的心情!而且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敲打自己,未来
发生这种事情可能性很大!

  可是,就算自己知道了这些又能怎样?毕竟她在最初也认可了自己对她的称
呼——系统,她的能力也的确与自己认知中的系统别无二致。

  操,难道自己只能任由这家伙摆布么?

  不,我不是安知鱼那傻逼!我都抢他女人了,他还像个蠢货似的把我当同学
友好对待,我绝不会像他一样坐以待毙!

  虽然现在我还需要系统的帮助,但必须早做准备,防止哪天被她背刺。

  她不像是程序代码组成的系统,她是有人类特质的生物,系统不会有BUG,
但如果是人,应该会有弱点……妈的,信息不够,我需要更多信息,才能找到她
的弱点。

  山涧的深渊牢牢地锁住了叶星辰的视线,并拉着他的腿向下沉沦,他的心也
随之奔向阴冷的地狱。

  贱女人!就算你帮了我的忙又怎么样,我感谢你,甚至被你利用也甘心,但
是,我决不允许任何人抢走我的宠物!任何人!包括你!既然你这么想动她们,
那就别怪我这个棋子不安分!

             *********

  路灯的灯光照射在小区的道路上,顾秋情的影子随着晃动的灯光不断向前延
伸。

  前世的记忆,亦如这摇曳的影子,与奔跑的少女同行。

  ……

  2020年年初,还是冬天,凌晨3点多,顾秋情艰难地从病床上起身。

  她看了看熟睡在陪护椅上的安知鱼,轻轻从床侧拉起折叠小桌,又取出枕头
下面的笔纸和信封,准备写东西。

  她很喜欢写东西,从小就是如此,可以记录身边发生的事情,自己的心情,
自己的想象,写出来,就不会忘记,有些时候有些东西忘记了,翻出来看看,又
能回想起来。

  嗯,第一句怎么写呢?

  鱼睡前还鼓励过自己,心态要阳光,不要去想极端的事情,要活泼,所以不
能写的太阴暗了。

  顾秋情想了想,开始下笔。

  「鱼,好久不见啦,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立马就拿出来看的,我有猜到吗?
猜到的话可要夸奖我哦。」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高中的时候能早白可卿一步与你相识,会是怎样的光
景。」

  「那时的我,与你虽有少量的交流,但并不热情,更多时间,坐在你后面的
我,只能默默地看着你与白可卿的相处,看着你们讨论难题时的一丝不苟,看着
你们疑惑时紧皱的眉头,看着你们在午睡时,伏在课桌上,四目相对,互相露出
的笑容……

  「鱼,高中三年的煎熬,我熬过了,我苦尽甘来了,大学校园里的时光,真
的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你知道吗?我们在食堂偶遇不是巧合,我们在文艺表演中
合作弹唱《丁香花》不是巧合,我们在运动会一起播音也不是巧合……都是我精
心安排好的……我对你清清冷冷的样子,全都是装出来的!」

  顾秋情双眸含泪,泪水滴落在纸上,想起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一时悲从心
中来。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短暂的甘甜之后又是苦涩,明明我们都要走到一起
了,为什么上天又要给我安排一场车祸,让我双腿截肢、容貌半毁……高中时的
那个我都没能与你有任何纠缠,现在这个又丑,脾气又差的女人,哪里还配得上
你呢……」

  「你应该去寻找更好的她,而不是在我身上浪费你的光阴,我知道,你对我
也有一缕情意,这是让我最自豪,也是最宝贵的东西,可是,我不应该占据这份
感情,我记得你很爱听周杰伦的歌,还记得不能说的秘密里面的歌词吗?」

  「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或许命运的签只让我们遇见。」

  「忘了我吧,这样的残缺的我,本就不该出现在你的生活中,打扰你的生活,
正好,你还没吻过我,你可以把初吻送给另一个喜欢你的女孩。」

  「我爱你,鱼,可是不能再爱了,因为我的爱,只会让你更加痛苦而已,所
以我不爱你了,嗯,我恨你,恨你在我遇到车祸毁容截肢之后,还给我温柔,恨
你在病床前承诺会娶我,要我做你的妻子,恨你你让我有了苟且偷生的想法,想
着如果是有你在身边也不错,想着能和你在一起就很快乐……」

  「再见了……鱼,谢谢你在白天给我取的外号,小蚯蚓,真好听,我会永远
记住的,如果有来世,你的小蚯蚓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但是这一世,我想,应
该是缘分已尽吧?」

  顾秋情把写好的纸张叠好放进了自己准备的信封里面,望着病房的天花板,
想了想,自己白天已经悄悄给白可卿发过短信了,应该没有什么缺漏了。

  于是,她伸出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那把水果刀……

  ……

  「哈咻……哈咻……」

  急促的喘息声是顾秋情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她单手捂着心脏,跌跌撞撞地移
动着。

  疲倦从四脚钻到肉皮里、骨髓里,她感觉自己的肢体、自己的骨骼,都是软
绵绵、轻飘飘的,仿佛塞了一层棉花。

  鱼…等等我……小蚯蚓来了……

  凉亭的亭檐映入顾秋情的眼帘,她踏上了最下面的台阶。

  一级,两级,三级,四级,五级,六级……

  她踉跄地上去了,直直地望向走廊的前方。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男生的身影,似乎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缓缓转了个身,
虽然灯光的光线不是很亮,但顾秋情的确看到他,朝这边走了过来。

  鱼…太好了……我知道你在电话里说的是气话…你不会丢下我……你回到我
身边了……

  心中巨石落地,少女一摊泥似的跌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双眸紧紧地盯着越来
越近的身影,连片刻的眨眼都舍不得……

               第十一章

  顾秋情,不亚于白可卿的美少女,安知鱼前世的未婚妻,高中时期苦恋安知
鱼无果,与安知鱼考入同一所大学后,确定情敌白可卿已经失去机会,于是主动
出击,逐渐触动安知鱼的心弦。然而两人感情升温之际却又横生枝节——顾秋情
忽遭车祸,毁容截肢,自卑地认为配不上安知鱼的爱,选择在医院里自杀,希望
让安知鱼与白可卿结合在一起,然后安知鱼也承受不住打击自杀了,留下白可卿
孤独一生。

  现在,曾经失去双腿的顾秋情已经重返健康的17岁年华,正跌坐在灯光的
正中心轻轻喘息着,暴露出一截腿部肌肤,在淡淡的光亮下白得耀眼炫目,闪烁
着动人的光泽。

  叶星辰步履沉稳,不急不躁地走向跌坐在地的少女,心中却在冷笑,对原著
的剧情充满不屑。

  安知鱼啊,你可真是废物男主中的典范了。

  首先,你就不该给让顾秋情任何自杀的机会,一个双腿截肢的女人都能在你
身边自杀成功,你可真TM有用;

  其次,顾秋情都自杀了,你TM竟然也跟着自杀,哈哈哈哈,自杀小队是吧,
连杀害林霏微和安知水的凶手都没找到就懦弱地去死,可真给我整笑了;

  最后,不自杀好歹还能操到白可卿,自杀了谁都操不到,还把痛苦转移给了
白可卿,有个屁用!连白可卿在你死后都扛着心中悲恸帮你查找凶手,你连一个
女人都比不过,还开个屁的后宫!

  对了…凶手…操,如果我不把凶手揪出来的话,林霏微和安知水到时候恐怕
是想操都操不到了,妈的,真他妈麻烦!算了,先按计划把顾秋情操了再说,第
一段苦情戏应该是要开始了。

  心念至此,叶星辰控制好双脚迈动的幅度,稍微加快了些速度。

  噗通,噗通,噗通………

  随着叶星辰的走近,顾秋情只觉得心尖都快要颤出胸膛,身体的疲惫仿佛一
扫而空,她迫不及待地起身,想要看清楚对方的面貌。

  「别过来,」叶星辰注意到她的动作,立刻就停下步伐,将整个人藏在没有
灯光照射的阴影处,冷声道,「我不想让你再看到我的样子。」

  顾秋情身子一僵,如同心尖被狠狠插了一刀,喃喃地说道:「鱼…你在怪我
对吧,你在怪我,怪我离开,怪我离开你……」

  叶星辰嘴角一咧,心底暗笑,果然对我的身份深信不疑了,我怎么会怪你呢?
我想操你还来不及呢!

  「现在的我,不是安知鱼,安知鱼…他已经死了……」叶星辰忍着笑,学起
电影里的台词,假作悲伤道,「我的样子,你不会喜欢的……」

  「不!你连我毁容的样子都不在意,我怎么会在意你的新面孔呢!」顾秋情
焦急地说着,犹豫了一下,又道,「鱼,你的声音我有印象,你现在的身份是新
转来的那个同学,叫…叶星辰,对不对?」

  说完,她便急不可耐地冲向前去,冲向男生站立的那片阴暗之处。

  只是跑了几步,顾秋情的气息就又变得急促起来。

  随着距离缩近,借助月亮的柔光,她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面貌。

  当然,对于叶星辰而言也是如此。

  前天展现的清冷气质已经从少女的秀靥上褪去,此刻她光洁的额头布满细密
晶亮的汗珠,几绺柔丝粘在鬓颊边,可见其虽情绪激动,但透支体力后的身体并
不轻松。

  互相对视片刻,叶星辰缓缓开口:「秋情……」

  「鱼,你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比之前差,甚至更好看了…这些都不重要!重
要的是,你的心,依然是我的鱼!!」

  顾秋情不等叶星辰反应,又向他这边靠近了些,使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

  「你快看啊,鱼,看着我,」她将自己的刘海撩起,「你看,我的脸…干干
净净,和你一样,一点伤疤都没有。」

  她放下手,在叶星辰面前转了一圈,「你看,我的双腿好好的,能走能跳
……」

  她语气逐渐轻快了起来,「你看啊,什么都好好的,我不需要坐着轮椅才能
行动,我们可以完成在大学里规划的项目了!我们可以一起去玩高空跳伞,去新
西兰旅游,去看看我以前念的中学……没有人会闲言碎语,说我拖累了你的人生
了,对吧?鱼?我们可以一起幸福地过日子了,对吧?」

  顾秋情不待叶星辰回答,便伸手拉住了叶星辰的外套,急声说道:「你抱一
下我,好吗?你从来没抱过我,鱼,鱼,你快抱我…我好想知道被你抱住的感觉
……」

  事态按照着叶星辰预料的那样发展着,他看着一脸欣喜期待的顾秋情,心中
一开始那种以假乱真的快感虽然仍旧存在,但同时又莫名地升起一股急躁——耳
中听到的每一个字,都加剧着他想把顾秋情直接按倒开操的冲动。

  「所以,你前天放学时就去操场上去找了另一个我?你是想…被他抱一下么?
想和他…一起过幸福的日子么?」

  叶星辰强压住心头交织的情绪,绷着脸继续用悲戚的语气问道。

  顾秋情如遭雷击,慌不择言道:「不!不是的!不是的……」

  「呵,我就知道,你喜欢的,依然是那个安知鱼的皮囊,而我,只是叶星辰
罢了……秋情,你还是唔……」

  叶星辰话未说完,没想到顾秋情突然直接贴脸靠了过来,用两片湿润的唇瓣
堵住了他剩下的话语!

  叶星辰稍微愣了一瞬,随即欣喜如狂。

  记得原著里顾秋情在前世并未与安知鱼接过吻,第一次接吻是在重生后两人
去游乐园约会时,也就是说,这还是她的初吻!原本属于安知鱼的初吻,被她献
给了自己!

  少女美味而生疏的初吻宛如一件无比美妙的战利品,让叶星辰心头瞬间快意
飙升,他干脆抛开伪装的悲伤,粗暴地将顾秋情搂在怀中,如饿鬼一般贪婪地用
舌头叩击少女的贝齿,寻猎那软玉温香的嫩舌。

  顾秋情见方才还在责怪自己的男生骤然变得主动起来,芳心顿时盈满惊喜与
激动,于是放松牙关,任由叶星辰的舌头侵入口腔、肆意撷取交换彼此的津液,
她甚至回忆着电影里恋人相吻的场景,努力伸出香舌迎合叶星辰的进攻。

  叶星辰自然是毫不客气地与那香舌纠缠起来,脑海里回想起前天放学时顾秋
情在操场上那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心中的欲火不由更旺。

  骚货,前天你不是瞥我一眼就去找安知鱼聊天吗?现在骚起来了?白可卿被
我夺走初吻时都在厌恶地反抗,你个骚货还带着爱意主动配合!哈哈哈哈,这就
是纯爱的感觉吗,真是美妙啊!安知鱼的老婆玩起来果然要比他的女朋友更爽
一些!

  直至两人都产生了窒息般的感觉,叶星辰和顾秋情的双唇才分开,伸出口外
的舌头上,一条长长的银丝仿佛还在彰显着两人深吻的激烈。

  激吻过后,顾秋情享受地将脑袋埋在叶星辰的怀中,双手紧紧搂着叶星辰的
腰,终于没忍住哭了出来。

  「鱼,我爱的就是你!也只有你才是我的鱼!其他任何人,都不是!我只是
…太想你了……我真的好想你……前天看到高中时期的你和白可卿在一起的时候,
我又想起了我们曾经的过往,简直一模一样,当时我也是像那样站在一旁看着你
们亲密无间,鱼,我心都要碎了…我不要这样,明明你是选择娶我的…我觉得你
可能也重生了,所以才去找他聊天试探一下,我从他的态度看出来了,他根本不
是我的鱼!鱼,我没有背叛你,我只是找他聊了聊天,现在我已经把初吻给你了!
你要什么我可以给你!」

  顾秋情的性格属于比较偏激的类型,否则也不会在前世选择自杀,故而刚才
被叶星辰的话语刺激后,心头一酸就主动亲了上来,甚至现在的心里也根本没有
什么羞涩,而是无比渴望得到叶星辰的认可,生怕被自己的心意被心爱之人误会。

  叶星辰对她的想法了如指掌,一股邪念涌上心头,假装深受触动地紧了紧搂
住少女的手臂,缓缓说道:「秋情,你知道我前天看到你在操场上找他聊天时有
多难受吗,他仅仅凭着一张脸,就把我的小蚯蚓夺走了……」

  顾秋情闻言,回忆起前天自己对所爱之人的目光视若无睹,反而当着他的面
去找另一个人聊天,顿时心中自责不已,却浑然忘记那目光中没有丝毫爱意,只
有不加掩饰的淫欲!

  「对不起…对不起…鱼,我会跟他保持距离的…呜呜…我再也不跟他说话了
……呜呜…」顾秋情将脸颊紧紧地贴在叶星辰的胸膛,带着哭腔低声下气地保证
道,惟恐失去这来之不易的温暖。

  哈哈哈哈哈,说得好,骚货,安知鱼根本不配拥有你,你还是和白可卿一起,
乖乖做我的宠物吧!

  叶星辰的占有欲得到大幅满足,他用手指轻轻地将少女鬓边的发丝勾至耳后,
安抚着少女紧张的心情,口中虚情假意地柔声道:「不,秋情,该说对不起的人
是我,上一世,是我没照顾好你,这一世,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鱼…」

  耳畔终于听到企盼许久的话语,顾秋情哽咽一声,不由再次流下两行清泪,
只觉得心房中所有的的不安、所有的忐忑、所有的紧张,全部都消散了。

  随后,从头到脚的疲惫感卷土重来,少女彻底软在了叶星辰的怀里,将全身
的重量交由男生支撑,只是口中还在轻轻呜咽。

  叶星辰一手揽着顾秋情的娇躯,一手替她理顺垂至腰际的长发,力度无比温
柔。

  等到顾秋情的余下的呜咽声停滞后,他缓缓将头抬起,双眸深深地望向远方
的黑幕,瞳孔里非但没有丝毫温情,反而充斥着心机得逞的快意。

  温香软玉在怀,由于上衣已被少女的泪水沾湿,叶星辰的胸膛不断被顾秋情
轻轻呼出的气息袭扰着,他甚至感受到了顾秋情的双峰就顶在自己的身前,还若
有若无地摩擦着,挠得他心里发痒。

  嘶…这奶子虽然比不上白晚如,但简直完胜白可卿啊,能开操了么,冷静,
我想想安知鱼的行为模式……

  如果是安知鱼,现在应该会心疼她累坏的身体,安慰……妈的,下面怎么也
有动静了,先别急着硬啊卧槽!安知水那骚货说的没错,我他妈在骚货面前真的
一点定力都没有啊,操,那里好软!我先顶一下再说……

  叶星辰原本英俊的面容随着顾秋情呼吸摩擦的节奏渐渐扭曲起来,面部的肌
肉也抽搐得越来越厉害。

  由于顾秋情的身体是完全靠在叶星辰怀里的,这导致两人下体和上体一样也
是紧紧贴合在一块,只要顾秋情的娇躯由于酸累稍微颤动一下,从小腹到大腿就
会给叶星辰的肉棒隔着薄薄的裤子一次刺激的按摩。

  在这种亲密的姿势下,顾秋情的娇躯早已酥麻得不行,对叶星辰裤裆处的按
摩频率也渐渐变得越来越频繁,坚硬的帐篷很快便戳向了少女的小腹。

  不…不行,要操的话也不能直接强操,必须得哄着操,我要亲眼看着她表情
的转变,强操的话就看不到了……

  「你…永远是我的小蚯蚓。」叶星辰咬牙切齿地用温柔语气挤出一句话,因
为言不由心,表情诡谲至极,恨不得下一秒就强行撕开顾秋情身上的衣物。

  顾秋情早就感受到了一根火热的棍状物隔着衣裤顶住了自己,并且还在鼓鼓
胀胀地越来越大,不但没有回避,反而将身体贴得更紧,轻声道:「鱼,你那里
…硌到小蚯蚓了,你背着小蚯蚓回家吧,我们休息…睡觉…」

  「不行!现在就——」

  由于欲火焚身,叶星辰原本温柔的语气陡然转变成了强迫的命令,说了半句
才猛地意识到失态,赶紧扯着嘴角停下。

  他想试图回忆几句安知鱼在原著中的情话,但被欲火熏晕的大脑一片空白,
反倒是下体的肉棒在摩擦扭动中涨的越来厉害,把他脑袋中残留的理智彻底烧成
灰烬。

  草泥马的!安知鱼这阳痿傻逼真不是正常人能装的!装个屁!还是直接强操
适合老子!骚货,老子操死你!

  就在叶星辰即将失控的刹那,一只柔软的小手滑到了他的裤裆,反着手握住
凸起的帐篷,如同抚慰般轻轻地摇晃。

  「嘶!」要害突然被掌控,叶星辰瞬间绷紧了身子,失控的趋势勉强止住,
但隔着布料的快感大打折扣,他的欲火没有得到丝毫平息,反而愈烧愈烈!

  「鱼,看来你还在生小蚯蚓的气,」顾秋情将耳朵贴在叶星辰的胸口,低声
道,「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下面那个…也是,在我手里很厉害地跳动着……」

  「把我的裤子拉开,再动!」叶星辰紧紧箍住顾秋情的娇躯,恶声恶气地命
令道,全然不管暴露身份的风险。

  顾秋情娇躯一颤,顺从地用手解开了男生的裤链,「小蚯蚓明白了…小蚯蚓
会认真做的,鱼不要生气…」

  失去牢笼,憋闷已久的肉棒顿时强劲地弹到了少女微微冰凉的柔荑上,滚烫
的温度恣意地侵袭她手部娇嫩的肌肤。

  顾秋情本来在刚才隔着裤子晃动时就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真正接触到
男生这根粗壮滚烫的东西,鼻息依然不受控制地变急,两座乳峰随着急促的呼吸
起伏着。

  「快点动,骚货!」叶星辰上身能感受到酥乳的柔软,但下体的肉棒没有得
到安抚,恼火地直接骂出粗话,语调狰狞,与之前的温柔完全对不上号。

  但顾秋情这次却没再被叶星辰的声音吓到,她握紧肉棒,轻声呢喃道:「鱼,
我好高兴,你总算踏出这一步了…没关系,随便怎么骂都可以的…只要你抱着我
……我只要你一直抱——」

  「别他妈废话,快给老子动!」叶星辰一个字没听进去,粗鲁地打断了少女
深情的话语,「老子果然猜得没错,你这个骚货比白可卿骚多了!」

  听到白可卿的名字,顾秋情当场怔住,心底一沉,颤声道:「她…她什么时
候和你……不…你还是会娶我的对吧?鱼,这一世你还是会娶我的对吧?等一下,
你先别回答!」

  她慌乱地用手掌把肉棒顶端包住,掌心磨揉几下后,急急地顺着棱冠向下轻
捋,不敢有须臾停滞,纤细的手指对棒身上的狰狞青筋按压得也是极其到位。

  在这冰凉手掌的持续包裹下,叶星辰总算从疯魔般的性瘾中冷静下来,恢
复了少许理智,脑海里逐渐响起起顾秋情口中说出的话语。

  想一直被安知鱼抱着?想这一世也嫁给安知鱼?

  哦,差点忘了,现在我是安知鱼,呵呵,难怪刚才你一直这么配合,没有一
点反抗。

  因为,你认为刚才一直对你温柔的人,是安知鱼,对不对?

  叶星辰嘴角一扯,寒声道:「想得到我的回答么?那你先回答我,现在……
被抱得痛么!」

  说到最后时,原本搭在顾秋情秀发上的手狠狠钳住了她的香肩。

  尽管他控制着力度,但现在的顾秋情还未从透支体力的恶果中恢复,身体极
是柔弱,立刻就疼得叫出声来,带着哭腔。

  「呜!………好疼…………但是…被喜欢的人…不觉得痛……」

  虽然看不到顾秋情的脸蛋,但叶星辰能感受到上衣又被浸得更湿了一些,她
显然疼得哭了出来,但握住肉棒的手却依然还在艰难撸动。

  难以言说的暴戾瞬间从叶星辰心底疯狂涌起,但此刻被他钳住的人偏偏不是
他嫉恨的那个男生,他手上的力度欲大不能,欲小也是不能,肉棒也是软了下去,
只能破口骂道,「放屁,贱货!老子一点都不喜欢你!再回答一遍!」

  顾秋情感到肩上的力度最终还是小了几分,痛楚也削弱了些,于是喘息地答
道:「我知道…你也喜欢着白可卿…但是…没关系,至少,你现在抱着的是我
……」

  叶星辰听得怒上眉梢,再度钳住少女的肩膀,「闭嘴!老子真正爱的是白可
卿,老子对你的感情只有怜悯!」

  「呜!」火辣的痛楚再次袭来,顾秋情疼得眉头紧锁,泪花溅溢,手掌中的
肉棒也是脱离掌控,只能用纤指勉力刮弄触及的棒身。

  「就算…就算你…只爱她…我也…也要用自己的方式…让你…让你看着我……」

  断断续续的话语从顾秋情颤抖的嘴唇中发出。

  「你——」叶星辰气极反笑,钳着少女肩膀的手没了劲道,干脆放弃似的帮她轻轻揉搓起来。

  温柔地揉了一会,他又问道:「我就有这么好?值得你这么做?」

  疼痛渐渐消失了,顾秋情没有急着回答,只是再次把耳朵贴在叶星辰的胸口,
听了半晌后,才低声道:「只要你爱我,就够了。」

  叶星辰嘴角一抽,闭上眼睛,沉默地继续揉着。

  少女柔顺的长发垂在他的手上,穿过指缝。

  ……

  不知过了多久,叶星辰忽睁眼问道:「还疼么?」

  「早就不疼了,但小蚯蚓还想再被你揉一会……」顾秋情的语气中带着难得
的羞涩。

  「哈哈哈哈哈哈哈,」叶星辰霍然大笑,放松了搂抱的力道,两人紧
贴在一起的身体空出了一点距离,「现在,我必须告诉你一个秘密了,秋情,抬
头看着我,让我看清你的脸。」

  顾秋情闻言,慢慢抬起螓首。

             *********

   是否让叶星辰告知顾秋情真相,目前作者君尚未确定,大家可以提出意见。

  非常感谢大家在上次更新中的回复,我也知道色城的回复需要很认真不灌水,
短短十几个字可能都要想一番功夫,但这十来字对作者码一万字真的有很大鼓励!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