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四月芳菲】(13)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四月芳菲】(13)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sis989796
2021/02/01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510

                (十三)

  童佳慧一个人坐在白颖的床边看着白颖病中昏睡的样子心里十分的难受,她
已经哭过两次了,这事情她还没敢告诉老白,因为她预感到这里面有不同寻常的
秘密和原因。自从左京捅了郝江化三刀的事情发生后,童佳慧就一直想了解其中
的隐情。后来取保候审中的左京突然和女儿离了婚,让童佳慧更是疑心重重,当
事人个个都守口如瓶,再后来左京就进了监狱。

  这一年来童佳慧一直旁敲侧击,也留心观察,虽然有疑点但是抓不住实际的
东西,左京在狱中断指的事情其实童佳慧早就知道了,但是她没有告诉白颖。

  童佳慧现在很后悔没有一直派人紧盯着左京,左京出来后的情况除了那个女
人以外她一无所知,后来虽然见了一面但是也没有能从他口中得到到什么实质性
的东西。要是自己一直能够知道左京的动向那么就不会让小颖一个人带孩子去长
沙了,说不定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了。童佳慧还没来得及向女儿询问这次的情况,
白颖就病倒了,所幸左京留给她了一个可以联系上的电话号码,联系了左京后,
左京没有犹豫的就说要来,现在就只有等左京来了。

  白颖此时似乎有了一点动静,但是很快又悄无声息的安静了下来。童佳慧不
准备等白颖醒来商量了,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左京到的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中午时分了,童佳慧上午不得不去一趟单位里,
她请长假也需要交接一下以及和大领导当面汇报。

  左京自己先到了白颖的病房,白颖依然没有醒过来左京看着白颖熟睡的样子
很安静,脸色没有一丝血色,脸上的肌肤苍白的近乎半透明状在窗外阳光的照射
下似乎有些晶莹,一副睡美人的模样,左京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仔细看白颖了,
他坐在床头细细的端详着这个他曾经深深地爱过的女人,他曾经心目中的唯一,
他曾经奉为女神的挚爱。他努力的不愿意去想那晚的情形,他只想此刻再次重温
一下以前的美好时光,思绪飞到了很久以前……

  童佳慧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左京正痴痴的看着睡在病床上面的白颖,脸上流
露出一种以前她经常见到的那种表情,是的以前左京和白颖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这
样看着白颖,童佳慧也时常为女儿有这么一个爱人而感到欣慰。童佳慧只站了一
会儿就被左京察觉到了,只见左京收起脸上的表情又变成上次见面的时候那样冰
冷带点忧郁的神色。

  「童阿姨,我刚刚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孩子在什么地方?现在能看孩
子吗?」

  「小京,我们到外面说吧。」

  左京跟着童佳慧来到了外面的一个房间里面,此时白颖的病房已经换成了一
个套间,童佳慧让左京坐下,沉吟了一下开口说到:「小京你别着急,孩子现在
在ICU里面,你也进不去,待会儿我带你过去也只能隔着玻璃看一下,医生的报
告已经出来了,昨天晚上我已经看过了,我怕你着急没有具体说待会我把报告给
你看,我再把医生叫过来和你当面说一下。小颖没什么大事,就是急火攻心加上
受风寒现在发高烧昏迷不醒,不过今天早上烧已经退了好多。还有她带孩子到长
沙去找你,你们见面了吗?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回来就三个都变
成了这样?」

  「报告先给我看看吧,我根本不在长沙,我在我妈那里也就是温泉山庄,这
次我和白颖根本没有见面,虽然看见了人但是一直都没有说话。」左京接过童佳
慧拿出的报告看了起来。童佳慧则思索着刚才左京的话。没等左京看了一会儿后
她忍不住的说到:「为什么你们没有见面说话?小颖和我说这次专程去找你的,
怎么看见了还不说话?还有小京你今天一定要给我说清楚你和小颖之间到底发生
了什么事情?事到如今我一定要弄个明白。」

  童佳慧的气势一下子就上来了,左京似乎只是楞了一下,没有理会已经有点
发火的童佳慧,只是一脸紧张的表情抬头向童佳慧激动的问道:「这个病危通知
书是怎么回事?孩子还有救吗?为什么一下子就病这么重了,这一年多到底发生
什么事情了,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童佳慧连忙收起刚才质问的语气,她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左京详细的情
况,只是说孩子得了重病,她也知道左京有点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她才听到的时
候也是这样,只怕左京这会儿比她那时候还要急火攻心。

  「小京你别着急,这个已经确诊了,我不敢在病危通知书上面签字,等你来
再说。电话里面我没有敢告诉你实情是怕你路上出事情。你不在的时候孩子很健
康的,就是去了长沙回来就病了,所以我刚才想问你在长沙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就是说是突然这样的,那到底有没有治疗的方法?我想现在就去看看孩
子。」

  「那你和我来吧,我通知主治医生和你说说。」

  左京木然的站在玻璃外面脸上有几丝泪痕,刚才医生的话他都没有听进去,
也没有必要听进去,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这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自己和
孩子以前的点点滴滴,第一次抱起,第一次洗澡,第一次开口叫爸爸,第一次站
起来……自己那时候因为太爱孩子还引起了白颖的不满,在国外的时候最多想起
的就是这一对心肝宝贝……最后却亲手将他们送进了地狱,伤心、绝望还有对自
己冷血的恐惧,左京只想再找一把刀在自己身上也捅上几刀。

  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不择手段的对无辜的孩子下手,他
曾经找了很多理由来尝试说服自己,也找过很多借口想放过孩子,但是最后他还
是下了手。

  此时的左京靠着墙慢慢的滑坐到了地上,两手捂着脑袋强忍着不哭出声音来。

  童佳慧面前的左京此时此刻悲痛极了,也忍不住的再次伤心落泪起来……

  悲伤良久的左京抬起头双目已经变得赤红,童佳慧看到左京脸上的悲伤和愤
怒还有自责,知道他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或者已经崩溃了。左京确实情绪崩溃了,
他开始左顾右盼的寻找着能够发泄情绪的事物,一只不锈钢垃圾桶被他一脚踢飞
砸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响声。童佳慧赶紧上去拼命按住疯狂得想冲进ICU的左京,
在主治医生和两个护士的帮助下才勉强把状若疯虎的左京给制服,最后被按在长
椅上的左京疯狂的吼了起来……

  在童佳慧的劝说下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的左京正在病危通知书上面签字,这
时候左京除了眼睛还布满了血丝其他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签字也是很平静的
签上自己的名字。完了之后还仔细的看了一遍那张通知书,然后交给了医生。

  医生看到他签过字以后就开始和左京讨论起后续的治疗方案和目前的病情状
况。正当医生滔滔不绝的说到治疗方案的时候左京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语。

  「医生,既然只是拖延时间,而且也拖不了几天那么我认为还是放弃吧。」

  「左先生,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但是……」

  「这个病一定很痛苦吧?」

  「是的,孩子太小了这种痛苦实在是一种折磨……」

  「既然是折磨那么我不想孩子一直这样被折磨下去了,那么放弃吧,我真的
不想再让孩子受病痛的折磨了……让孩子最后能够……能够……不那么疼的办法
有吗?」

  「如果你坚持这样我们会尊重家属的意见。」

  一旁的童佳慧已经痛不欲生了,她知道左京说的都是对的,她也曾经这样想
过但是她狠不下心肠说出这个想法。

  「小京你和小颖商量一下再决定好吗?毕竟还能多拖延几天……」

  「那……等她醒来吧……到时候我和她商量就好了。」

  主治医生走后,左京对还在发呆的童佳慧说到:「不是我心狠,我实在没法
像刚才那样面对两个孩子奄奄一息的样子,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是对我的一种
煎熬,对孩子也是折磨。我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他们的命但是这可能,所以让他
们少受点痛苦也算是我对孩子最后的……最后能做的事情了……」

  「你做的对,我也想过这个……等会小颖要是醒来你和她慢慢说,她身体虚
弱我怕她会受不了……」

  「我不准备告诉她,我害怕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她身体虚弱毕竟……」

  「那……那你准备和她说什么?最后她还是要知道的。」

  「我想等她身体好点了再说,现在怕她受刺激太大……我刚才已经失控成那
样了,我真的不敢想她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好吧,我觉得这样也好小颖的身体现在还是很虚弱万一受到刺激后实在是
有可能……对了小京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老白。」

  「那个……我也想过,要是能隐瞒那是最好,但是我想这个事情肯定瞒不住
的,到时候我怕……」

  「是的,老白明天肯定就会过来,说不定今天晚点就来了,现在事情搞成这
样老白知道后一定会受不了,所以小京你和我说老实话你和小颖当时为什么一定
要离婚,你捅了郝江化三刀到底是为了什么?」童佳慧好像突然想到了点什么,
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到了什么?她就是觉得现在发生的事情和之前的事情
一定有关联,她迫切的想知道答案,她知道左京一定隐瞒了所有的事实真相,最
后几句话已经是声色俱厉了。

  看着童佳慧对自己横眉怒对的样子,左京被问得一阵子心虚,他这时候突然
产生了一种把所有事情都告诉童佳慧的冲动,他觉得这个女人会保护他,会站在
他这一边,但是他不敢赌,也不愿意去赌,是的到时候老白知道这事情之后一定
会想尽一切方法来获知事情的真相,自己一定顶不住老白这样人物的手段,其实
自己倒无所谓,老白要是都知道了包括李萱诗在内的郝家人一个都不能活,那样
事情反而简单了,可是自己想亲手毁灭郝家,还有他不确定老白会不会伤害到自
己,再说白颖作为他的女儿一定会被放过,他不甘心这样。

  「不要逼我,我是不会说出来的,这是我对白颖的承诺,如果白叔叔知道了
那就让他知道吧,现在都这个样子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左京!你别给我看这一幅样子,我看得出来你心里有事情,你和小颖之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今天不说清楚,老白来了我一定会让老白出面来问
你,那时候就不是这样好好说话了。」

  「你们就是拿枪逼着我我也不会说的。」

  「小京,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说实话吗?现在都这样了,我的两个外孙也就这
么几天了,这也是你的孩子呀,老白那么喜欢孩子现在就要……就要……你到底
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也可以帮你,你为什么还守口如瓶?难道这里面的事情就那
么见不得人吗?」

  在童佳慧软硬兼施下左京差点就开口把事实真相给和盘托出了,但是话到嘴
边他还是硬生生的给忍住了。

  「童阿姨,你和白叔叔以前都对我很好,我很感激你们的恩情,我知道你们
到现在都拿我当自己家的孩子看待。只是这件事情……我……这样吧,孩子也没
有几天了,等一切都结束我一定把事情都告诉你,现在真的不是时候,还有我想
最好等白颖醒过来之后,我当着她的面和你说清楚好吗?」

  童佳慧沉吟了一会儿,心想左京已经让步了,现在要是逼得太紧也不好,之
前左京情绪失控过不能再一直给他压力,这个孩子也是苦命的人……他刚才说自
己对他好可是他入狱后直到出狱自己也就是一直盯着他,并没有好好照顾他,要
是老左在天之灵知道此事一定会责怪自己的,不对?李萱诗!是的,李萱诗自己
怎么把这个亲家母给忘了?

  之前左京捅郝江化的时候童佳慧就奇怪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和谐怎么一下子就
动了刀子,左京那么一个温文尔雅的人。

  后来左京入狱,按理说李萱诗是没有怎么样还尽量减轻左京的罪责,虽说刑
事案件不可撤销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让左京全身而退。后来和小颖离婚李萱诗连
屁都没有放一个,也没有来和自己商量怎么挽救儿女的婚姻。左京出狱后过了几
个月居然又奇迹般的和李萱诗和好了,还去了郝家安身,然后就是小颖带孩子去
了一趟回来就变成这样了,这里面实在是古怪和离奇。

  童佳慧又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这次她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和阴谋的味
道,她忍不住看了看左京,左京仍然一副悲伤的样子,再扭头看看躺在床上的女
儿,白颖依然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苍白的脸色没有一丝丝血色,白颖这张美丽安
静的脸让童佳慧感到有点陌生,再转向左京的脸童佳慧此时却读到了忧郁和冰冷,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对了左京正在看着白颖,他一看到白颖脸上就会这样,
对这里面有恨,童佳慧也不知道自己对不对。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逼迫你了,只是希望你到时候信守诺言。还有老白
那里我不保证他能和我一样心平气和,其实我也不算是心平气和了,只是老白要
是发火了我也不敢保证谁会有事谁会没事。」

  「随便吧,我现在差不多心如死灰了,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什么还能让我害
怕的东西了。」

  左京说的都是实话,他此刻真的有点心灰意冷的意思了,他也想像黄俊儒那
样一走了之了,其实伤害别人同时也在伤害自己,黄俊儒是这样的,左京也何尝
不是。只是看谁能撑到最后罢了。

  童佳慧忍住了想询问李萱诗情况的念头,她觉得这个李萱诗一定是关键人物,
她是孩子的奶奶,左京居然到现在都没有通知她孩子的情况,这里面的一定有大
问题。现在只有等待了,等到孩子……之后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真相大白,不
能在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了。

  老白那里童佳慧何尝不怕他身体撑不住,也都一直没有告诉,上次左白离婚
的事情已经让老白气的住院了几天,后来自己一力的隐瞒和遮掩没让老白知道后
来发生的事情,才没有让老白起太大的疑心,现在这个事情童佳慧是一定要暂时
隐瞒的。但是这事情太大了,要是孩子走了怎么可能瞒得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了。

  「你也不要悲伤过度了,毕竟还年轻,我……小京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
觉得……我现在也没办法来安慰你,我自己都不愿意多说,一想到现在每过一秒
钟孩子就离死亡接近一秒钟,我的心里就像刀子在割一样……」童佳慧再次泣不
成声了。

  「妈……我……你别再说了……」

  左京再次控制了一会儿自己的情绪,最后实在没法控制就放任自己痛哭了起
来,一年多了这次算是把心中的委屈和屈辱全部发泄了……最后这两人好不容易
的止住了哭泣。

  「小京,一年多了你又叫我妈了,我希望你以后还是能这样称呼我。」

  「时间不早了,您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我盯着,明天早上孩子说不定就可
以出来了,到时候再来一起接他们……我想最后的几天能一直陪伴着他们。」

  童佳慧想想,也罢就让左京在这里照顾一下女儿也好,这件事情过去了说不
定两人也许就会……唉算了吧,不想那么多了,自己确实应该出去一趟,孩子一
定是留不住了那么后事现在就要安排一下了,这个事情只能由自己来办。

  「好吧,我就先回去一趟,准备点东西明天带过来,你要是没什么事情也尽
量多休息刚才你也悲伤过度了,注意点不要熬坏了自己的身子,要是小颖醒过来
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放心吧,我这会儿已经好多了,我会注意的。」

  「那么我走了……」

  童佳慧刚刚出去,医生就进来了,看到左京直截了当的说到:「左先生我们
刚才开会研究了一下孩子的病情,发现现在病情又进一步的加剧了,如果按照你
说的那么一旦停止治疗那么从现在开始孩子随时都有可能过去,就是乐观的情况
下也最多只有两天时间了。你看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左京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狠狠的盯着医生说到:「就只有
两天了吗……那就不用考虑了,停止治疗吧,就这么多活两天就是多受两天罪,
撑到到最后也是无力回天,谢谢你的建议,就停止吧。」

  医生看左京说完就扭过头去,经验丰富的他知道家属是对的,虽然情感上面
有点接受不了这个冷静理智的决定,所以也不再和左京废话转身就出去了。

  接下来已经恢复了情绪的左京觉得心乱如麻,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了,
目的已经达到,但是面对白家的步步紧逼他有点无能为力了,要么就要说出事实
真相,要么就死扛到底,可是问题在白颖身上,白颖醒来之后一定会深受打击,
在白颖情绪失控的情况下会不会让童佳慧看出问题来,或者白颖不再打算隐瞒,
把所有事情和盘托出。那么……那么到时候左京就无法控制事态的发展了,现在
要想法子来应对白家的追查,那么白颖就不能让她醒来。

  左京的皮包里面有一个小盒子,里面是黄俊儒给他制作的一种浓缩的安眠药
(这个是本人杜撰的现实也许有,但是没有确认)一共有五粒每一粒都相当于正
常安眠药八十粒的成分,黄俊儒把这个做的像糖果一样。左京把手伸进皮包里面,
摸索了一番当摸到那个盒子的时候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的连忙把手缩了回
来。

  左京端详着自己的刚刚从皮包里逃离出来的手,仿佛手上的断指部位被包里
的怪物咬了的一样,该死的幻肢痛又突然冒了出来,这次却让左京疼的钻心,疼
的满头大汗。

  左京颤抖着把拉链拉好把皮包扔的远远地,坐在沙发上面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掏出一支烟想点上,却又想起火机还在包里,但是此时他不想去碰自己的包,
于是把烟揉碎后扔进了垃圾桶里面。只有想别的办法了,左京思索了一会儿,他
不是没有想过别的办法,之前也做过功课,但是却没有什么把握。算了只能先试
试了,大不了……大不了到最后实在没办法就豁出去了吧。

  左京决心已下,当即毫不犹豫的拿起一个杯子去洗手间倒了一点凉水,拿回
来直接泼在了白颖的脸上,白颖一下子就被这冷水给激醒了,只见她惊慌失措的
睁开了眼睛,想环顾四周却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她想见的人——左京。左京拿着
一块毛巾把白颖被打湿了的脸给擦拭干净,然后走到床尾把病床摇了几下把白颖
头部升高了一些。

  白颖看着左京做完了一切就来到她的床头坐在旁边,白颖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来了半天了,是你妈通知我的。」

  「那……她怎么会找到你的?」

  「我之前的手机现在正常用了,一开机就接到电话了。」

  「孩子怎么样了,昨天我都没听清楚就昏了过去,他们在什么地方?」

  「孩子只是感染了肺炎,现在在隔离治疗,有可能是什么禽流感,也许不是,
医生说没什么大碍的,我刚才去看孩子都没看成,现在只能呆在这里,到明天早
上应该就没事了。」左京也不敢说的太明白,白颖是医生他怕扯谎扯过了头白颖
会起疑心。

  「那么严重,都怪我没看好孩子让孩子到处乱跑。」白颖自责的抽泣了起来。

  「那几天那么乱,也不能怪你,再说还不一定哪,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别
一起病倒了,你妈就要辛苦了。」

  听到左京这几句难得的关心自己的话,白颖心里一热连忙一把拉住左京。

  「老公,以前都是我错了,我罪该万死,你这次就别离开了好吗?我们和好
吧,等孩子病好了我们就还在一起,这次去长沙我也是为了找你,谁知道一直没
有机会和你说话,但是我看到你好好的心里高兴极了。」左京心中一下子燃起了
怒火,你到长沙难道不是为了给郝江化再操几次吗?在温泉里面那么长时间难道
我不知道吗?要不是你一心想挨操我能有机会对孩子下毒手吗?真是恬不知耻的
贱货,左京把脑袋埋得很低,不让白颖看见他的表情。

  白颖自顾自的说着:「我爸妈一直对我们离婚的事情耿耿于怀,我爸爸非常
希望我们能够和好了,要是你同意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的,你不知道我们离婚的
时候我爸爸气得住了几天院……」

  左京倒还真不知道此事,顿时心里一惊。

  「那时候爸住院了?」

  「是的,是心脏有毛病,还好没什么事情,但是医生也说要他以后不要大喜
大悲,想想都是我作的孽,害的爸爸住院了,老公我求求你好吗?以后我都听你
的,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就是别再离开了,我只爱你一个人,那时候我是鬼迷心
窍了,现在我再也不会了,以后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

  「现在我没法想这件事情,还是等孩子的病好了……在说吧。」

  「老公……」白颖幽怨的看着左京,这时候她是真的后悔之前的事情了,左
京有情有义一直没有和自己父母说起自己做的丑事。而自己却在离婚后依然和郝
江化保持了关系虽然没几次,但是没有断绝关系是事实,而且这次去长沙也是想
和郝叔再最后相会一次算是做个了断。

  郝叔提出的几个变态的玩法她也都答应郝叔了,反正最后一次了就尽量满足
郝叔的愿望吧,只是那天在温泉里面郝叔只是达成了一半的心愿,后来第二天郝
叔扔了白颖的项链导致最后没有全部完成。现在的白颖确实是准备以后和郝叔老
死不相往来了,但是左京的态度却让她难以捉摸,她没有一点把握能让左京原谅
自己,这次孩子生病也许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小颖,你别这样了……好吧,我答应你等事情过去后,我会认真考虑这件
事情的。」

  「那……是真的吗?」

  「是真的,你想我和我妈都和好了,和你的关系我是考虑过的,这次孩子生
了重病我想我也有责任,所以以后我想把孩子照顾好。但是你要多给我点时间,
你说的事情和做的保证我也相信你,我之前也是长期出国,老是顾不到家里,我
也有不好。」

  「老公……不怪你,都是我不好。」

  白颖软弱的把身体依偎到左京的身上,左京僵硬了一下还是没有动,任由白
颖靠在了自己的怀里面。

  「事情的真相我一直没有和爸妈说,但是后面一定追问下去,我想应该找个
理由搪塞过去才行,到时候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附和就好,别漏了马脚。」

  白颖听到左京还称呼自己父母爸妈,心里又是一阵子开心,仿佛身上的病也
好了许多,心情大好的白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个,老公我问你,我在帝都看见一个女人戴了一条很贵重的项链……你
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哦,我说你怎么会换了发型和发色原来是见过她了,这个怎么说哪,我出
来的时候确实需要一些情感寄托和肉体安慰,和她同居了一段时间,你既然见过
了也该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所以我才买了那条项链
给她,但是买的时候我却鬼使神差的买了和你一样的款式。」

  「那你是不是心里一直还有我,那你和她断了没有。」

  左京在心里对叶子说了一声抱歉,回答到:「当然是断了,不然我回什么长
沙,买那个贵重的首饰送她也算是分手费了。就算是我们不和好,我也不会和她
在一起的。」

  「老公我不怪你,你就是以后再和她联系我也不会干涉你的,我……就是别
让我爸妈知道就行了。」

  「这个算了吧,断就断了,以后也不会联系了。妈明天早上就会来,到时候
再向他们说我们的事情吧,你饿吗?那边有点稀饭是妈从家里带来的,我弄给你
吃点吧。」

  白颖看着左京把保温瓶里面的粥倒了出来,然后端过来拿勺子准备喂给自己
吃,心里面别提有多快乐了,但是一阵子愧疚和自责也同时涌上心头,她哽咽着
眼泪汪汪的吃下左京喂过来的稀饭,而左京则示意她别再多想了好好把东西吃下
去。吃完了左京收拾了一下,白颖则恢复了不少力气,左京今天也是一天都没有
消停,就把白颖剩下的粥吃下去,才算是有点东西垫了垫肚子。

  左京弄完躺在了沙发上面,现在已经很晚了,趁着没事左京赶紧要休息一下,
白颖默不作声的躺在病床上面想着心事,这边左京倒是真的身心俱疲没一会儿就
传来了轻微打鼾声。

  白颖下床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经过左京身边停下了脚步,她蹲在沙
发边上仔细的看着左京的脸,好久都没有这样看过左京了,刚才在左京的怀里使
她仿佛回到了从前,她想起了很多事情,包括自己后来和郝叔在一起的时候,那
时候郝叔的确给自己带来了许多快乐,但那只是肉体上面的刺激和欲望的满足,
曾经也对郝叔产生了一定的感情,只是后来自己放弃了,也许现在这感情还在,
毕竟还有孩子……

  这是一辈子都要和郝叔之间割不断的东西,以后只能永不相见了……

  自己是对不起左京了,后面要是左京能够回心转意就用后半辈子来补偿他吧,
白颖看到了左京的断指,指根处似乎还在微微的颤动着,白颖心疼的眼泪直流,
想抚摸一下那指根处却又不敢去触碰,仿佛那就是她和左京之间的断裂处,一旦
碰到两人就会立刻再次产生痛苦的碰撞。

  躺到床上后,白颖想到明天要是母亲来了就把今晚的事情告诉母亲到时候再
让母亲来做做左京的工作。就是不知道左京准备如何解释之前的事情,到时候还
得小心一点,让事情就那么过去就好了……

  白颖虽然睡了很长时间,但是现在精神依然不好,躺在床上没多长时间就又
渐渐的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里面左京和自己在一起等待着孩子的出生,后
来左京走了,孩子也不见了,自己就着急的到处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任何人,就
在这时候一阵子门铃把一身冷汗的白颖给吵醒了,当她彻底从梦境中清醒过来的
时候,左京已经去开了门。

  敲门的那人声音十分的急促和焦急,白颖没有听得很清楚,左京急匆匆的和
他走了带上门的声音倒是很小,然后就是死一般的沉寂,这种感觉让白颖觉得很
不好,她挣扎着起了床找到外套后就出了门,对于这个自己工作的医院白颖还是
非常熟悉的,但是她此刻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找左京和孩子,她预感一定是孩子
的事情左京才会急匆匆的离去,那么一定在抢救室。

  白颖下了楼来到抢救那一层,却不敢上去询问,只好默默的观察着,却一直
没有看见左京的身影,难道不在这里,左京和自己说孩子在隔离治疗这就不知道
在什么地方了,白颖还是找了护士询问了,看到是白医生护士倒是很快就帮忙查
到了两个孩子的所在处。

  「ICU?为什么会在ICU?」

  「白医生这个是前天就转进去的,你当时已经病倒了,可是你母亲应该是知
道的,对了你爱人也是知道的。他还去看过了,你是刚刚醒来吗?」

  「哦,是的,我马上过去。」

  难道孩子不行了?左京故意骗自己,怕自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会伤心过度?

  在医院工作多年的白颖见惯了生老病死,这方面虽然是自己亲生孩子但是还
是能够承受得住的,伤心过度是一定的,但还没有到受不了这种刺激的程度,也
许左京怕自己的身体虚弱受不了打击吧。白颖此刻想立刻看见孩子和左京,她生
怕自己去晚了会出什么事情,刚才的预感使她心里很害怕,甚至都没有敢去问护
士孩子的病情。

  等她赶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左京,左京站在那里一脸铁青的看着她,两道
目光像是利剑一般的射向她的内心,丝毫没有了之前在病房里面的温柔。

  「孩子怎么样了?」白颖发出的声音连自己都觉得陌生。

  左京没有回答她只是摇摇头,白颖刚刚的走路的力气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
踪了,她此刻虚弱的身体还是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所幸左京一把拉住了她没有
让她就这样倒在地上,左京一直和她说着话,但是白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只是
任由左京把自己弄到旁边的长椅上面坐下,左京没在管她而是迎上了出来的一位
医生,那个医生和左京说了几句话后就把两张纸交给了左京,左京看了看拿过来
递给了已经回过神来的白颖。

  白颖这会儿已经回过神来了,她心里已经很清楚现在孩子的状况了,最坏的
结果!一定是最坏的结果!白颖自己也曾经把这样的纸交给过病人家属,她见过
太多次这样的场面,没想到今天自己也会接到这张纸。白颖顿时又开始觉得天旋
地转起来,但是左京没有放过她。

  「你看看没问题就签个字吧,那边医生还等在那里。」

  「你……你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冷静?」

  白颖看着左京那没有一丝表情的脸,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呓语般的声音。

  「你还是先把字签了吧。」左京递过来一支笔,白颖接过来哆嗦的在上面写
了自己的名字,一张是静静的,一张是翔翔的。左京把纸从白颖手中抽了出来,
拿过去交给了医生,然后回来把白颖从凳子上面拖了起来,把已经泣不成声的白
颖拉进了病房,双胞胎此时早已停止了呼吸,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的安静,这是真
正的死一般的安静,一点气息声都没有了。

  「白颖,你知道吗?这两个孩子就不应该来到这世上。」

  「你……你在说什么……」

  白颖奋力的向后退去,企图挣脱开左京的手,左京虽然少了两根手指但还是
牢牢的抓着白颖。

  「事到如今你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不……不……」

  「你还痴心妄想的想和我和好,真是笑话呀,我会为了这两个孽种和你这样
淫荡无耻的女人和好?你未免也太敢想了,白颖我告诉你一年前我就知道了,孩
子的死是因为遗传了郝家的白血病基因,孩子送到医院的时候就没救了,这是对
你的惩罚,也是老天有眼看不过去了收了他们,没有让我一辈子养野种,还让他
们姓左。」

  「你……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死了,孩子们现在死了,都死了……

  「死了吗?刚才我怎么听见孩子在叫妈妈,是静静叫的?还是翔翔叫的?」

  「什么我怎么没听见?左京……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真的没有听见……
他们已经死了……死了。」已经退到了墙角的白颖全身颤抖着,脸色白的吓人,
她此时已经不敢看着左京的脸了,脑子里面似乎真的听见了有孩子在叫她,她望
向病床上面的两具孩子的尸体依然是毫无声息的一动不动。

  「白颖,你真的没有听见吗?我怎么觉得你听见了?是死去的孩子在呼唤你,
他们多么可怜啊,母亲做下的丑事让他们来承受,他们怎么甘心呀?死之前是那
么孤零零的,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他们的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

  「我……我该死吗?」白颖的嘴里突然吐出了这么一句。

  沉默了一会儿,左京魔鬼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也许是吧,过会儿你父母就要
来了,到时候就是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了,我会告诉她孩子不是我的,这就是我
们离婚的原因,说不定那时候有你好多同事在旁边,到时候你淫荡无耻的真面目
就会被所有人都知道,暴露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你还能有脸活下去吗?」

  「我……真的该死。」

  「该死吗?都该死!李萱诗该死!郝老狗该死!郝小狗该死!那几个贱女人
该死!几个野种孽种该死!你——白颖最该死!」

  「老公,我真的该死吗?」

  刚刚激动无比的左京听到白颖这句突然变得温柔起来的话突然愣住了,白颖
仿佛在征求他的意见,就像以前那样为一些需要共同决定的事情来征求他意见一
样。

  「你……我也该死……」

  白颖慢慢的走了过去,看着左京的眼睛,左京突然觉得白颖的目光变得非常
黯淡,像是失去了生机一样。

  「我记得这里是九楼,我要是跳下去就会死了……」

  白颖慢慢的走向了窗户,她经过病床的时候并没有去看两个孩子的尸体一眼,
只见她用力的把推拉窗推开到最大,白颖踩上了窗台,她回头看着左京,这时候
的左京明知道她就在三四米开外的的窗台上面,却不敢看向那个位置,明知道白
颖在看着自己却不敢和白颖对视。白颖嘴里面念念有词的一刻不停,看够了那个
此时让她眷恋的男人又把头看向了窗外的世界,此时天已经亮了不少,窗外熟悉
的景物让白颖觉得有些目眩神迷。

  「我该死了,该死了……」

  白颖用尽全力想攀上窗户,要把自己的身体向地面重重的抛下去……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