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四)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四)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司机老王
2021年4月16日发表于:sexinsex
字数:13821字

               第十四章

  我和王天鹏认识没两天就开操,当然不算什么正经男女朋友,不过两人关系
有来有往,也还说的过去。他喜欢当着别人的面对我动手动脚,我要反对,他也
不会太过分。我俩之间,我馋他身子,他想玩漂亮小姑娘,算是一拍即合,各取
所需。

  可自从去了男宿舍,我失口说了以前和不同男人舔脚丫子操屁眼的事儿,王
天鹏对我明显不同了。似乎被不同的男人操过,多玩几个花样,是多大罪过似的。

  有时会想,这世界真他妈的不公平。女的力气本来就比男人小,鸡巴又都长
男的身上,操逼这事,从来都是男人主动。可男人多操几个逼,大家会夸他有能
耐,根本不是个事儿。女人多被几个男人操,那怕自己不愿意,也会被人说成是
破鞋,是烂货,没人看得上眼。

  就说王天鹏,他自己说,玩过的女孩都有六,七个了,其中还有一个是小媳
妇。可他说的时候洋洋得意,我听了也觉得他招人喜欢,理所当然。而我自己,
不过是连逼带屁眼,被几个不同的鸡巴操过。不但王天鹏把我当成贱货,连我自
己,也瞧不起自己。

  自然,我也知道,我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不过这和被几根鸡巴操过没
关系,是我每天都在想着男人,想着鸡巴,甚至想着被人玩,被人骂,被人折腾。
可我怎么想,王天鹏又不知道,他凭什么这么对我。

  想归想,王天鹏怎么对我,我还真没辙。因为我的确又骚又贱,馋他的身子,
想他的鸡巴,甚至心里还隐隐的昐着他会折腾出什么新花样。

  有时我也自己问自己,我能不能不这么骚,不这么贱?缺了男人身上那二两
肉,难道真的就过不下去吗。想来想去才发现,没了男人,没了鸡巴,我还真不
行。

  骚逼一天没被鸡巴操,就觉得空荡荡的的痒得难受。更难受的,是没有男人,
心里空空荡荡的感觉。逼里空荡荡,还可以找个假鸡巴塞进去,实在没有,黄瓜
也行。心里寂寞的空荡荡,没个男人是真不行。那怕男人是混蛋,有也比没有强。

  我也试过和女人。我揉谭晶晶的奶子扣她的逼,还张开过双腿让她舔我的逼。
也能止痒,奶子摸的也挺爽,可和男人比,还是不一样。

  想来想去,也就想开了。即然就是个没了男人不行的贱货,那就随王天鹏玩
呗。反正,甭管他怎么样,能把我玩爽了就行。真要是烦了,带鸡巴的男人有的
是。我就不信,把衣服一脱,班里那帮男生不往我身上扑。

  想开了再看,王天鹏也挺好。真说起来,他也没把我怎么样,也没打也没踹
的。就是把我当贱货了,反正我也是货真价实的贱货,只要够贱,够不要脸,他
高兴,我也高兴。

  不就是开始说我是骚逼贱货公共汽车了嘛,早就让人不知说了多少回了。不
就是想让我不穿裤衩胸罩嘛。那就不穿呗。不就是喜欢当着别人的面对我动手动
脚嘛。那就摸呗,反正也摸不掉一块肉。不就是在宿舍里操逼时,有人回来也不
管不顾,甚至变本加厉嘛。那就继续呗,都让人轮过不知多少次的骚逼,还怕被
人看嘛。

  我算是放开了。刚到新学校的拘谨小心,彻底不见了。同学们看我的眼光也
变了。

  女生们还好。韩春雨和王兰面前,我说什么是什么。谭晶晶见我如同老鼠见
猫。加上我在宿舍的事也传了出去。女生们就有什么想法,当面也是客客气气,
不敢表露出什么。

  男生们就不一样了。有事没事都会多看我两眼,一个个看我的眼光越来越色,
越来越下流。好象要用眼光将我的衣服扒光,用眼光来玩我的奶子扣我的逼似的。

  不光是眼光,渐渐也开始有人对我说些不着四六的话,甚至对我动手动脚,
比如,趁我不备,从后面摸一下我的屁股。

  其实屁股长那么大,有那么多肉,不就是让人摸的嘛。屁股没被摸过的女人
才没劲呢。只是别看是个烂学校,男生们的胆子也没多大,偶尔有个人偷偷摸一
把,然后,就没有了。

  在课堂上,以前是我看男生的多。现在是看我的男生多。有一天,我一数,
全班竟有三分之一的男生都在偷偷看我。

  那天下了课要找王天鹏,我就没穿裤衩胸罩。本来奶头和衣服磨来磨去,就
磨得我奶头发硬,奶子发涨。被男生们左一眼右一眼的,用眼晴在翻身上摸来摸
去,摸个没完没了。更是让我浑身发痒,直接弄的我骚逼发骚,骚水长流。

  我又没穿裤衩,骚水淋漓,都流在了裤子上。觉得下面湿得厉害,低头看,
裤子隐约湿透。看过之后,心更痒的难受。想用手扣逼,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忍
了下来。只是微闭着双眼,收拢了两腿,在脑子里想着被大鸡巴暴操的滋味。可
怜我的逼,又空又痒,直到下课,逼水就没停过。

  下了课,下面湿了一片。我也顾不得裤子,直接冲出教室,去找王天鹏。

  到了宿舍,二话不说,就去扒他的裤子,倒是吓了王天鹏一跳。等到我骑在
王天鹏的身上,大鸡巴插进了骚逼,一边揉着奶子,一边晃着屁股,没两下,就
泄了一滩。

  泄过之后,总算心里踏实下来。用手摸摸流到王天鹏身上的东西,黏黏乎乎
的。放到嘴里尝了尝,咸涩腥骚,还挺浓。我嘴里品着滋味,软下了身子,趴在
王天鹏的身上,和他说起了着急挨操的原因。

  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天鹏翻身压在了下面。他一边挺着鸡巴乱操,一边张着
嘴大骂,直说刚才不是他操我,而是我这个骚货操了他。

  享受着鸡巴在逼里岀出进进,我也被王天鹏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再三表
示会加倍的奉承,侍侯到让他满意为止。三个洞,被他玩了个遍。最后总算是让
他心满意足的射在了屁眼里。

  说起屁眼,也是和王天鹏在一起之后,才知道不浣肠也可以操。以前在勇哥
那儿,都是先灌肠,洗的干干净净,再由着他们操。在学校没地方,也没东西,
王天鹏直接按着我就干,干完了才发现,鸡巴上也挺干净,什么也没有。

  当然,王天鹏也足够混蛋。操完屁眼,非要按着我的头,强逼着我去舔他那
刚操完屁眼的鸡巴。鸡巴上虽然没屎,但也是冲鼻的臭气,舔起来又苦又涩,一
股屎味。再以后,每次操完我屁眼,他都会逼着我吃鸡巴,吃着吃着,也就吃习
惯了。

  这一次,操过了屁眼,我主动的低下头,清理他的鸡巴。鸡巴还是一股苦味,
吃着吃着,倒吃出了味道,有些喜欢起来。只是很快又开始担心自己的口味,不
会越来越贱,以后喜欢上吃屎吧。

  心里担心,鸡巴就舔的犹犹豫豫。一抬头,正看到对面上铺,四眼在支着脑
袋看呢。这才知道,宿舍里还有其它人在。自己进屋就急着脱裤子挨操,不久就
被操的呻吟不断,大鸡巴哥哥的一通乱叫,一点也没注意到。这倒好,又骚又贱
举着双腿的样子,被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看就看吧,都被人看了,我也没办法。想到刚才和王天鹏做爱还有观众,就
象在演毛片,心里又是一荡。也不知我挨操时有没有那些女演员那么骚,四眼的
鸡巴看硬了没有,有没有自己撸上一撸。

  想到这儿,放眼看去,四眼还在那支着头津津有味的看呢。我冲他抛个媚眼,
伸出舌头,又开始舔起了鸡巴。

  就算是旁边有人看,鸡巴也总有舔完的时候。侍候得王天鹏舒舒服服,让他
彻底满意了,我们俩开始穿起衣服,出去吃饭。出门前,我特意走到四眼的床前,
问了一句。「四眼哥,看得高兴不?」

  去王天鹏宿舍去的多了,免不了挨操时被人看到。他只想操我,根本不在乎
别人看。也没准,他还想让别人看。有漂亮小姑娘送逼上门,总是件值得吹的事。
他不在乎,我也放得开。没多长吋间,他宿舍的每个人倒是都看到了我光屁股的
样子。一来二去,也算是熟了。

  熟了的王天鹏的宿舍,其实反倒让我有些担心。因为那几个人,一个个精虫
上脑的样子,看我的眼光越来越不正常。那目光和见到肉的狼一样,总让我想着
他们有一天会一拥而上,把我撕成碎片。

  没几天,他们果然一拥而上,没把我撕成碎片,只是把我从外到里,从里到
外的轮了几遍。

  那天王天鹏和我说,他们屋晚饭后没人,让我过去。我信以为真,吃完饭,
哼着小曲,溜进了男生的宿舍。

  推门进了屋,只有王天鹏一个人在。和往常一样,聊了几句天,就和他粘在
了一起。

  再过几分钟,脱的一丝不挂的我就被压在了王天鹏的身下。

  王天鹏粗大的鸡巴心急火燎的插进了我的逼,把我的骚逼堵的严丝合缝,堵
得我充实又满足。我长长的出着气,双手双脚象八爪鱼似的紧紧缠住了他的脖子
和屁股,让自己紧紧贴着王天鹏,恨不得把身子,把奶子都贴到他的身体里去。

  感受着大鸡巴在我的身体里象铁杵一样不停的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一下又一
下的撞击着,探索着,敲打着,一阵又一阵透彻的酥麻的快感沿着脊柱,漫过了
我的全身。

  我舒服的呻吟着,更紧的缠住了王天鹏。王天鹏也开始发出声音,低沉的声
音,接着激烈的晃动着身子,一下下把他粗大滚烫的鸡巴死死的钉在我身子深处。

  钉在我身体深处的东西还在胀大,在疯长,在散发着热,发着狂。我被弄得
心发慌身发麻,只是不顾一切的抱紧了他,挺着腰用力抵住他的撞击,迎接他欲
望的大潮。

  终于,那不停撞击,不停疯长的大东西爆发了。跳动着,喷射着,把一股又
一股火热的精液浇在了我身体最深最敏感的地方,浇得我全身又麻又软,瘫在床
上,一动也不动,只有骚逼还在不时的抽搐,收缩。

  王天鹏的鸡巴抽离了我的身体。我搂着王天鹏,闭上了双眼,慢慢的回味着,
享受着那残余在身体里的美妙的感觉。

  朦朦胧胧中,王天鹏起了身。不知做了什么,弄出些动静,又转过头来抚摸
我的身体。

  他的手又厚又暖。从我的脸开始,划过我的胸,停在了我的奶子上。抚摸着,
搓揉着,挑逗着,摸得我心里又开始发痒。

  「这么快就想了?你身体真好。我爱死你了。」我睁开眼,伸手去搂王天鹏,
看到的却是一张黑亮的脸。

  「啊!」我大叫了一声。我看到的那张黑亮的脸是他们宿舍的老大,王远方。
王远方的身旁,我躺着的床边,一溜站着他们宿舍所有的人。

  我有点发慌。无论是谁,如果她光着身子,逼里还向外流着男人的精,一睁
眼,突然看到好几个壮小伙,一样会慌。

  「你们要……」我一边说,一边想先找件衣服穿上。

  还没坐起的身子一下被王远方按了下去,还有人去按我的腿,好象是瘦高的
林剑。

  「操,你们这帮王八蛋,这是轮奸,我……」我反应过来,这绝对是他们计
划好的,就是想要一起上我。

  只是话没说完,就有只手拿着两只不知从那儿弄来的,奇臭无比的黑袜子,
塞到了我的嘴里。

  这袜子臭的,和谭晶晶的有一比,只是更具男生特色。我被臭的直咪眼晴,
恶心的想吐。

  挣扎着想用手去掏,手又被按住,越挣扎,被按得越紧。可能是他们看我不
停哼哼,乱动,以为我要反抗。不但身子被死死按住,还有只手,又把臭袜子向
我嘴里捅。捅得我直翻白眼,连哼哼都哼哼不出来了。

  我心里大恨。这帮混蛋,想要操我,直接说就是了,我又不是不通情达理。
非要强奸。还上来就堵嘴,让我连话都没法说。真要操舒服了,叫都叫不出来。
这么臭的袜子,我臭,他们操我,就不臭吗?

  心里再恨,身子被按,嘴被堵,我也一点办法没有。只能一边听着他们胡说
八道,一边看着王远方解裤腰带。

  老大就是老大,连鸡巴都大。脱了裤子的王远方露出又黑又大的鸡巴,那尺
寸,比王天鹏都强,让我又喜又惊。

  看着他直接扑向了我的身子,着着他的脸离我的脸越来越近,感受到鸡巴也
顶着我的逼,我做好了准备,迎接他的一切。

  只是,他突然停住了。

  他的脸离我的脸近在咫尺,突然不动了。看着他皱眉闭嘴的样子,应该是被
臭的吧。也是,把脑袋贴着臭袜子,想想就不怎么样。我心里想笑,只是笑不出
来。「想恶心老娘,恶心到自己了吧。」我恶狠狠的想。

  「只是,脑袋停下来也就算了,为什么鸡巴也不操进来?逼又不臭。」我有
点奇怪。

  仔细感觉了一下,他的鸡巴不是不动,还在动。只是,似乎是找不到入口,
在我的逼和屁眼之间不停的试着,蹭着,顶着,有时侯一滑,又顶到我尿尿的地
方,顶的生疼。

  预想的大鸡巴半天也没有操进来,只在外面不停的磨蹭,弄得我不上不下。
倒象是在调情,不是在强奸。

  我想说,嘴被堵得严严的。想用手帮,手一点也动不了。我扭动身子,想调
整角度,方便鸡巴操,也被他们死死按住。

  「老实点。」还有人在旁边说。

  「操,这他妈算那门子的强奸!也不知那个王八蛋弄出的馊主意。」我在心
里直骂。

  眼睁睁的看着又大又硬的鸡巴,也不操我的逼,就在外面顶的让人难受,我
心里又气又笑,又痒的不行。不光是心痒,骚逼也痒。可我什么也做不了,只好
放松身体,由着他们胡来。

  身子放松,脑子也放松。就看到王远方一张黑里透红的脸,表情颇是狰狞。
耳边,则是他们的胡说八道。

  「老大,操啊,你操完了我好上。」

  「这骚货身子可真白。」

  「嘿,她还不老实呢,不停的动。」

  「老大,操啊,操爽她,操服她。」

  「咦,老大,你不会找不到地方吧?你不是吹你干过好几个吗?」

  「我操,还好把她嘴堵了。」

  「好个屁,你那袜子那么臭,老大亲都亲不下去。」

  「对,老四,你那袜子也太臭了,我在这儿都受不了。」

  「操,臭怎么了,不堵上,她乱喊怎么办?」

  「操你妈,堵上了,才没法办呢。」我在心里大骂。扭头看去,说话的果然
是他们宿舍老四,四眼张春林。看来,这袜子,这主意,都是他的。

  只是,王远方的鸡巴怎么还不操进来?他不会真是个雏儿,找不着道吧。可
操逼这么简单的事,不至于啊。我心里着急,扭回头去看王远方,他的黑脸都开
始发紫了。

  不过,下面感觉还好,他的鸡巴,已经到了逼门口,正向里捅呢。

  「大鸡巴总算要进来了。」我想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可谁知,就听见一
声闷哼,我的下面一热,又一热,一股又一股滚烫的精液,直接喷在了我的逼上,
腿上,肚子上。王远方,还没操进去,竟然直接就射了。他的鸡巴大,射的也多,
就连我的奶子上,都被他射了不少在上面。

  「操,这回,想告强奸都没证据了,逼里没精液。可惜了那么大一根鸡巴。」
我想着,看着王远方拿着鸡巴又在我肚皮上蹭了两下,在大家的哄笑中,黑着脸,
骂咧咧的从我的身上爬了下来。

  乱哄哄中,老二林剑爬上了我的身子。

  老二有根长老二。老二林剑,身子瘦长,鸡巴也又瘦又长。看他扶着他那根
细长的鸡巴,也不管我身上全是王远方的精,直接就捅进了我的逼。

  「操,他们还真是长幼有序,真按着年纪来上我。」看着瘦长的林剑骑在我
身上一下一下的动,我想。

  老二是操过逼的。不但一下子操进了我的骚逼,还知道九浅一深,用鸡巴忽
深忽浅的挑弄着。

  被王远方弄得没没着没落的骚逼,一下尝到了鸡巴的甜头,开始紧紧的纠缠
着鸡巴,吸着,收缩着。

  「真舒服。哦,天鹏,哦,真和你说的一样,她的下面会吸。」林剑眯着细
长的眼睛,一边操,一边舒服的说。

  只是,他是舒服了,我可没有。那细长的鸡巴越操,我的逼越痒。我想挺挺
腰,解解痒,却被他们几个按的死死的,根本动不了。想说,说不出,想喊,喊
不成。

  那鸡巴还长,隔几下向深里一捅,往往捅到别的鸡巴捅不到的最深处,捅的
我的逼芯子又酸又软,又痛又胀。

  要是真操高兴了,痛胀酸软都不是个事,而且还能助兴。可现在不上不下的
时候,时不时又酸又痛的来那么一下,实在是不好受。

  我奋力的扭动身子,却被他们更用力的按住。

  「别动,骚货。」

  「茵茵,你就认了吧。」

  他们以为我还想反抗,一边按,一边劝。劝着劝着,又多了几只手在我身上
摸来摸去。

  奶子被他们摸得又涨又大,我被摸得心烦意燥。

  「强奸犯真该拉出去枪毙,这他妈的太折磨人了。」我心想。扭扭头,恨恨
的看着一边按着我的四眼。就是这个王八蛋出的主意,他的破袜子现在还塞在我
的嘴里。

  可我心里再恨也没用,只能由着他们玩。

  林剑不紧不慢的操着,身上的手毫无顾忌的摸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
剑总算射了出来。

  看着四眼笨手笨脚的爬了上来,我心里彻底绝望了。「他该不会又是个处男
吧。」

  四眼应该还真是个处男。又是色急,又不会摆弄女人。不过,他比老大有一
点好,知道用手。

  他用手在我的逼上扣扣摸摸,找到了门口,还弄了一手黏糊糊的老二的精液。
看他举着手皱着眉,我正在心里偷笑,谁知他反手就都抺到了我的脸上。

  「操你妈。」我心里大骂。脸上又凉又黏,气的我想咬牙,可现在连牙都咬
不了,只能咬到臭袜子。

  抹了手的四眼一边继续又扣又摸,一边挺着鸡巴顶。顶来顶去,终于找对了
地方,一下顶了进去。

  逼里早就被灌满了精,鸡巴就着精液,一下直插到了底。四眼长舒了一口气,
接着就一下狠过一下的操了起来。

  鸡巴进进出出,带着精液和骚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再加上他撞击我身
子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好听。总算有根正常点的鸡巴进来了。我眯着眼睛,也长
舒了一口气。在心里期盼,好好操啊,千万别又射了。

  怕什么来什么。没两分钟,四眼的鸡巴就在我的逼里一个劲的乱跳,射了。
暖洋洋的精液浇在逼里,还真挺舒服的。

  「好吧,就剩最后一个了,快点换人吧。」我暗暗的想。看着四眼,四眼紧
紧的顶着我的逼,一动不动。

  「嘿,射了吧。快下来,哥几个还等着呢。」

  「就是,就是,快下来。」

  「怎么了,春林,没事就下来吧。」

  「别急,那有那么快。我就是喘口气。」四眼挺着身子,晃了晃头。接着,
他又动了起来。

  我瞪大了眼晴看着他。射没射我还不知道吗。只是,什么时候男的也可以连
着干,连气都不喘两口的?不是还有不应期吗?

  四眼还真的连着干上了。我明显的感到逼里的鸡巴又开始变硬,胀大,火热
火热的,烫的我的逼象洗了热水澡似的,分外舒服。

  「操,操你这个骚货。」四眼晃着身子,边操边说。

  火热的鸡巴不停的操着,每一下都那么用力,撞的逼上的小嫩肉又疼又麻。
下面又开始发出了噗嗤噗嗤的声音,逼水四溅。精液,骚水,把我屁股下面的床
单弄得一塌糊涂。

  「处男也有处男的好处啊。居然还能连着操。」现在再看四眼,也没有那么
可恶了。

  应该是射过一次的原因,这一次四眼格外的坚硬,疯狂,持久。

  他的鸡巴不是特别大,也不是指别长,可是火热坚硬,一下又一下的次次到
底,象个打桩机一样狂操不止。每一次,都带着逼里的骚肉一起震颤,这震颤一
波没的扩散,扩散到我的心,我的脑,我的全身。

  我呼吸越来越急,心跳越来越快,闭上了眼,似乎人到了云端。

  人在云端的感觉那么美妙,我好像飘飘荡荡,越飞越高,象是要全身融化,
融入云端。只是,我的下面又突然传来巨大的快感,那快感如此的迅猛,如此的
强烈,让我疯狂,让我震颤。我的下面,不停的紧紧的收缩,颤抖,吸允,终于
又吸出了那美妙的源泉,精液。

  火热的精液,又一次浇灌到我的身体里,又酥又美。

  「真他妈舒服。她的下面太会吸了。」四眼从我的身上爬下去,一边傻笑一
边说。

  不过我没工夫搭理他。趁着他们在我身上爬下爬上的换人,我用力一挣,挣
脱了靠墙那一侧的胳膊的束缚,伸手从嘴里掏出了臭袜子。

  「别塞了,我不喊。」我先说了一句。接着开始大口喘气。嘴巴自由的感觉
真是太好了。

  「我就说她不会喊。行了,大家别再塞了。」王天鹏在一边说。

  「王天鹏,你个王八蛋。把你的女人给大家操。」我愤愤的骂了一句。又喘
了几口气。才发现手上还拿着又黑又黏的臭袜子,连忙使劲甩了出去。

  「我操你妈,四眼,出这馊主意,这臭袜子,坑死我了。」

  「行了,我不喊,不反抗,不跑,你们也别按了。」我说。「不就是操我嘛,
没问题。」

  「真的?」

  看他们手开始放松,我挣了出来。喘着气,活动着被按了好长时间,开始发
麻的四肢。

  「真的。放心。女人嘛,我早就认命了,就是被操的命。」我叹了口气,接
着说。「也就是你们糟践好东西,把我的嘴堵上了。要不然,又能亲,又能操,
多好。」

  「看,我就说她是个骚货,不用那么多事。」王天鹏说。
  「你他妈王八蛋,挺好的事,你早说多好。」说着,我又笑了。「骂你王八
蛋,还真合适。」

  「来,李强,你来不来。」我分开双腿,看着老五。

  「我来。」李强已经脱了裤子,正跃跃欲试。看我张开腿,也不管我下面黏
乎乎白花花的,直接就扑了上来。

  李强倒不是个雏,不大不小的鸡巴一下就操了进来。刚被四眼弄得舒舒服服
的逼正是敏感的时候,被李强暴操了没两分钟,就止不住的逼水长流,骚痒酸麻。

  这回身子自由了,我忍不住就用双手双脚去缠李强,嘴里也发出不成调的呻
吟。

  下面紧紧的贴着李强,随着李强的身子起起伏伏,就象小船在江水中起起伏
伏,飘飘荡荡,荡的我心花怒放。偶尔扭头,看旁边还有四个观看的,一个个瞪
着眼睛,露着鸡巴,或软或硬,更是让人心里发痒,分外的刺激。

  「哦……操我……哦……啊……」

  「啊……好舒服……强哥……你好强……」嘴里没了袜子,我忍不住的大呼
小叫。又是叫,又是吸,又是搂搂抱抱,不一会,李强受不住,也射了。

  看着李强从我的逼里拔出了鸡巴,上面白花花的不知沾了几个人的精,我是
真想尝尝,忍不住把头凑过去吃了起来。

  这鸡巴的滋味其实不好,那上面精液有新有旧,再加上我的逼水,又黏又腻,
腥骚中带着酸臭,入口又酸又涩又麻,即便我吃过那么多次鸡巴,咽过那么多精,
这次吃下去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只不过,一条沾了五个人精液的鸡巴可不常见,
那种心里的刺激也的确强,我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我操,早知道,是不应该把她的嘴堵上。」

  「他妈的,都是老四乱出主意。」

  「操,那时你们不也那么说。」

  「这鸡巴上不知道有几个人的精液,她也真骚,吃得下去。」

  「逼里也不是一个人的精,和浆糊似的,你们不也操进去了。我有什么吃不
进去的。」我吐出了吃干净的鸡巴说。

  我说着话,低头看了看被操得一塌糊涂的逼。「谁帮我找点纸巾,让我也擦
一擦。」

  接过了老大递过来的纸巾,随手清理了两下,弄得手上也沾了一些。我又舔
了两下手指,上面的味道比刚才鸡巴上的更腥了。

  「怎么样,操也操完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从嘴里拿出手指,我说着,
一边去找裤子穿。

  「别,别走啊。再让我们来一回呗。」老大坐到我身边,按着我的肩膀,揉
着我的奶子。

  「再来,我的逼也是肉长的啊。再说,你们行不行啊。」我说。

  「没事,茵茵。肯定没事。世界纪录是一个女的和二百多男的呢。」四眼说。

  「什么?二百多个?我操。」我想了想,摇摇头。「那是世界纪录。别说二
百多,二十多我也肯定受不了。」

  「我们不才五个人吗。」老大说。

  「王哥,轻点。」我抓着他揉我奶子的手。

  「奶子这么摸,嗯,这么捏,女人才舒服。」我用一只手示范着他如何揉女
人的奶子。另一只手向他的下面摸去,是又热又硬的一大条,摸得我还真有些心
动。

  抬起头一看,那四个人的鸡巴也都立了起来,连射了两回的四眼也不例外,
看的我又有点担心。

  「别走啊。不操舒服了,别想走。大不了再把你嘴堵上。嗯,把你胳膊捆上
就行,连按都不用按。」李强说。

  「堵上也没用,真不行。」我说,又斜着看了李强一眼。「你也真忘恩负义,
我的嘴刚舔完你鸡巴,你就想把它堵上。还是说,你舒服了,就不想让别人也舒
服舒服?」

  「茵茵,让我们大家来一回,我们舒服,你也能爽上天。」王天鹏说。

  「真不行,再让你们每人操一回,不说把逼操坏了,也没时间啊。一会宿舍
关大门,我怎么回去啊。」

  「回不去就别回了,今天晚上就留下来玩个痛快呗。」

  「操,那是你们痛快了,我可就剩痛了。」我说。「再说,我去那儿上厕所
啊?总不能跑你们男厕所尿吧。再被别人在厕所里给操了?」

  「嘿嘿,你就在这儿尿吧,给你找个东西接着。正好,我们也看看大姑娘尿
尿,还真没看过呢。」

  「对啊,对啊,正好让我也看看。」

  「你们变态啊。尿尿有什么好看的。」我说,脸开始有些发涨。他们不会真
让我在这儿尿吧。长这么大,可真没被别人看过。

  「对,在这儿尿。」林剑说。

  「别,还是让我回去吧。下次,白天,随你们玩,好吗?求求你们了。」

  「操,那那么多说的。东西都给你找好了。」四眼不知从那里找到个塑料盆,
递到了我面前。

  「不,别,你们看着,我真尿不出来啊。」我觉得自己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了。
尿尿这么私人的事,我还真没法当着别人的面做。「还是饶了我吧。」

  「来吧,也让我们看看,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那几个王八蛋一起说。

  「来吧。」老大和四眼把我从床上架了起来。

  「操,你们就是一群变态王八蛋。」我看实在是躲不过去,只好顺着从站了
起来。

  「对了,到桌子上去尿。」不知是那个王八蛋说了一句。

  「对啊,太他妈对了。到桌子上去尿,这样才看得清嘛。」老大说。

  「对,没错。去桌子上尿。」李强说着,开始清理桌子。

  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一样,长方型的屋子,两边是床,中间是一长溜大桌子,
各种东西都放上面。不一会儿,李强和四眼就整理出一大块桌面,把塑料盆也放
在了上面。

  「来来来,快上去尿。」李强说。

  「上去,上去。」林剑和王天鹏开始推我。

  「你们混蛋啊。不嫌骚啊。」我脸涨得通红。想了想,没办法,还是爬上了
桌子。

  看我站到了桌子上,那几个人,包括王天鹏,都到了桌子前,找好了位置,
睁大了眼睛,盯着我的逼看。林剑和四眼还拉了三把椅子,拉着王天鹏一起坐了
下来。

  「说实在的,女人的逼我还是第一次看,更别说尿尿了。」四眼扶了扶眼睛
说。

  站在桌子上,看着下面那十只眼睛,我还真有些慌。被他们摸过,玩过,操
过,是一回事。在高高的桌子上,象个商店里的东西似的,被他们大眼瞪小眼的
看,是另一回事。更何况,是尿尿这种,从小到大,我还从没被人看过啊。

  「尿啊,尿啊,蹲下尿啊。」

  「先别尿,先让我看看逼。」

  「对,先把逼亮一亮。」

  「操,我他妈是尿还是不尿啊。」话一出口,心里的慌乱突然没了。有的是
羞耻,刺激,兴奋,甚至是一点点的期待。

  从今以后,再没隐私可言。逼和屁眼快被操烂。拉屎灌肠都被人瞧过,还是
不要脸的边拉边舔着鸡巴。再挺着逼尿泡尿,展览展览,全身内外都被男人玩透
看遍。比婊子小姐还贱三分。我不过十六岁啊,真的就成了母狗破鞋。就给这帮
臭男人尿泡尿吧,尿了,我就是彻彻底底的最不要脸的烂货。

  「先看逼还是先尿?」我问。

  「先给我们仔细看看你的逼吧。」

  「好,我今天豁出去了,就让你们看个够。」我说。接着挪开了塑料盆,两
腿分的开开的,坐在了桌子上。

  「怎么样,看清了吗?这就是女人的逼。」我一边说,一边用双手从两侧扒
开, 逼门大开着,挺着腰,亮着骚逼。

  「茵茵,再扒开点。」

  我把腿分得更开,又向前挪了挪屁股。「操,扒到头了,看不清,自己把头
凑过来。」一边说,一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逼。

  逼上还有不少半干不干的精液,又白又黏,散发着又骚又腥的气味。

  「操,你们射了多少啊,五个男人操我一个,也不知道心疼心疼。操坏了,
看你们玩什么。」说着,我用手又擦了擦。逼倒是干净了些,手上又沾了不少。
看看四周,也没合适的东西,就用嘴舔了起来。

  舔干净了手,我又用手扒开了逼。「多粉嫩的小逼啊。」我说。「看,中间
这个洞,就是鸡巴操的地方。这么小一个洞,要被你们那么大的鸡巴操,女人多
辛苦。喏,上面的小洞,是尿尿的地方。」说着,又用手摸着。「这块上面的小
嫩肉,叫阴蒂,最嫩了。要是你们用舌头舔,再舒服不过。」

  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拨着逼,挺着让他们看。说着说着,倒说得自己心里呯
呯直跳,又开始发痒。再看看那几个,瞪着眼珠子,喘着粗气,那样子,也是恨
不得马上骑到我身子上。

  「好了。逼也该看的差不多了。我要尿了。」说着,我去拿塑料盆。屋子里
的气氛越来越怪,大家喘着粗气,空中微微一股鸡巴的腥味,再混着男生宿舍特
有的臭气,让我下面又开始湿润。我想,男的也快憋不住了吧。再不尿,就没机
会尿了。

  把盆放到了屁股前,羞耻带着兴奋,紧张伴着刺激。我屏着气,开始用力,
试了又试,却是尿不出来。屋子里奇怪的安静着,能听到的,只有心跳的声音。

  「操。」我骂了一句。脏话出口,下面放松,哗哗的声音响了起来。低头看,
清清亮亮的尿液划着孤线,打在塑料盆上,打的盆微微直晃。

  「尿了!尿了!」男生们在底下说着。空中开始弥漫着尿的骚气。我放着尿,
脸上露出了笑,我也说不清的笑。

  笑着,我尿完了尿。一屁股坐在了桌面上,分着双腿,露着还粉嫩的逼,用
手揉着阴蒂。

  「来,谁来操啊,看,多好的……」

  话没说完,林剑扑了上来,细长的鸡巴一下到底,插进了骚逼最深的地方,
插的我的身子一下软了下来。

  接着,头被扭到了一边,眼前是一根又黑又大的鸡巴,老大的鸡巴。我顺从
的张开嘴,看着那大大的鸡巴插进我的嘴。鸡巴越插越深,直到我的嘴被充满,
连喉咙都被充满,直到我的脸贴在老大的肚子上,被他的阴毛弄得鼻子发痒。

  身上开始有手在乱摸。手上也被塞了不知是谁的鸡巴,我下意识的撸着。全
身都被占有,只有屁眼还空着。

  屋中有鸡巴的腥味,尿骚味,男人的汗味,臭脚丫子味,各种味道混在一起,
加上操逼的呯呯的撞击声,鸡巴抽插带出的水声,男人们谈论我身子的声音,我
自己呻吟的声音,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激动,刺激,疯狂。

  胸上不知是谁的手,捏奶子捏的生疼。可我现在需要疼,我不怕疼,我还想
更疼。

  晃着头,我吐出了嘴里的鸡巴,呻吟着,喊着。

  「哦,捏,使劲捏……啊……啊……」

  「真他妈骚。」

  「贱货。」

  「我操,真是骚逼啊」

  一片骂声中,老大揪着我的头发,把鸡巴再一次塞到我的嘴里。操了几下,
又抽了出来。

  嘴里没了鸡巴,我有些奇怪。看着那黑亮的带着我口水的大鸡巴离我越来越
远,忍不住伸头去追。

  「操,先等会儿。」老大按住了我的头。接着,逼里的鸡巴也退了出去。

  「嗯……怎么了?我迷惑的看着他们。现在逼里连根鸡巴都没了,我止不住用
手去摸。

  「怎么了,让你更爽呗。来,让一让,我们给你来个水陆三通。」李强说。

  「操,还三通?从那儿学来的折腾人的玩意。别还没插到我屁眼里就又流了
出来。」我挪了挪身子,抚摸着自己的奶子。

  「操你妈的臭婊子,」老大有些不高兴了。「天鹏你说的真对,一根鸡巴根
本喂不饱她,就得大家一起来。」说着,他伸出手,去捏我的奶头。

  老大生气了,他揪着我的奶头,把奶子拉的直直的,生疼。我侧了侧身子,
方便他继续揪。当众被展示,尿尿过后,欲火已充满了我全身,我需要男人,需
要男人的一切,是打,是骂,是操,是精液,还是口水,我都要。

  我忍着痛,任老大用力的掐着我的奶子,痛,并快乐着。

  只是很快,老大就不掐了。林剑躺到了桌子上。我按他们说的,扶着林剑的
鸡巴,对着逼口,慢慢的深深的坐了下去。

  鸡巴再一次顶到了骚逼的最深处,我满意的呻吟着,主动的弯下腰,让两个
被老大掐红的大奶子贴着林剑的胸口,撅起屁股,露出了屁眼,等着另一根鸡巴,
等着让人又爱又怕的三通。

  「有多久没有被男人这么玩了,三个月,还是……」还没在脑子里想出上一
次三通的时间,另一根鸡巴已经顶在了我的屁眼上。好大的一根鸡巴。

  我抬头向四面看了看,没了王天鹏的身影。

  「王天鹏,你个王八蛋,你就不知心疼心疼……啊……」

  话才说到一半,就感到巨大的龟头用力一顶,顶进了我的屁眼。肿胀,撕裂
的感觉一下子充满了身体,让我忍不住的哆嗦着,吸着气,用力咬紧了牙关。

  王天鹏的大鸡巴继续向屁眼深处操去。穿过了最初也是最紧的束缚,他的鸡
巴一操到底,深深的捅在我的肠子里。巨大的肿胀的感觉,疼痛的感觉,刺激的
感觉,排便的感觉,贯穿的感觉,被占有,被蹂躏,被玩弄欺负的感觉,羞耻的
感觉,堕落的感觉,身为女人被操时无能为力的感觉,各种各样说不清道不明的
感觉,一起被王天鹏那根大鸡巴捅进了我的身子里。

  「啊……」我张开嘴喊,喊了一半,老大的鸡巴又操了进来。又是一根大鸡
巴,一下子塞满了,堵住了我的嘴。

  浑身的洞都被塞满,被占有。三根鸡巴让我的全身充血,让我的脑子一片空
白。我哆嗦着,颤抖着。身子上每一块肉都在发痒,在发骚,在颤个不停。全身
都开始发酥,发麻,都涌岀快感。快感在全身各处荡来荡去,涌向我的逼,我的
嘴,我的屁眼。在那里震颤,酝酿,发酵,增加,成倍的,十倍的增加,又再次
我冲向我的脑子,我的心,我身子最深的地方。

  而身子里越来越多,越来越强的刺激和快感又被鸡巴堵住,不得渲泻,只是
被他们一下又一下的操着,撞击着,锤打着,快乐舒爽的感觉和欲望越来越浓,
越来越密,都被锤进身子的最里面,在那里积聚,浓缩,酝酿。

  全身的力量都被鸡巴抽干,我身子瘫软,任男人们随意的摆弄着,象摆弄一
个软软的破旧的布娃娃。鸡巴在我的身子里进进出出,操得我骚水直流,口水四
溢,操得我浑身大汗,就连屁眼都越来越湿。

  又湿又软的我被男人们相互默契的操着。逼和屁眼的两根鸡巴就隔着一层薄
薄的肉,在那里耀武扬威,争先恐后的蹂躏着我的下面,想要把我的下面操烂。
下面传来令我头皮发麻的酸爽,酥麻,肿胀和疼痛,渐渐融在了一起,汇成了一
处,让我觉得他们已经把我的逼和屁眼操到了一起。

  「操啊,操吧,使劲的操死我吧,把我的骚逼操烂。」我在心里大喊。

  我想喊,想叫,想求饶,又想让他们更使劲的操,可是被鸡巴堵住,什么也
喊不出来。

  嘴里的鸡巴使劲的向我的喉咙里顶,顶的我嗓子发麻,发痒,顶的我呼吸不
畅,顶的我头开始晕,顶的我觉得自己都要被鸡巴顶出身体。

  三根鸡巴还在不停的操着,操得让我觉得,我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操逼,
我会这样一直被男人操下去,直到被操死,操烂,或者被身子里积聚的快感融化,
化成一片又一片,飞向天堂。

  是的,我就要飞向天堂了。下面突然传来了那种极致的快感,是那么强烈,
那么温暖,那么舒畅,让我整个人都飘浮了起来,在空中飘荡。

  只是接下来下面又有了一点空虚,让迷迷糊糊的我有点奇怪。不过,很快,
下面又充实起来,比以前更加的充实。这充实还带着点疼痛,让我又回到了自己
的身体。

  我睁开眼看,下面已经换了人,是四眼在下面挺着鸡巴,一下一下的操着我。

  「原来是换了人。林剑一定已经爽死了吧。」我迷迷糊糊的想着,身子依旧
软软的,任男人们玩着,操着。「真好啊,操吧,操死我,就这么一直操下去吧
。」我被操着,又开始向天堂飘去。

  我一次又一次飘向天堂,一次又一次回到人间。身上的,身下的男人换了又
换。胃里,肠子里,逼里的精液灌了又灌。终于,所有的人都离我而去,我就躺
在那里,任身上身下湿漉漉黏糊糊的,一动不动,昏昏睡去。

  在梦里,我又到了天堂。天堂里阳光灿烂,全是男人,冲我笑着,摸着我,
夸着我,分开我的双腿,把他们坚硬的鸡巴操进我的逼,一次又一次,永无休止。
我烦了,大喊大叫,于是堕落,堕落到地狱。

  地狱里亮着灯,灯光灿烂,也都是男人,骂着我,摸着我,拿鞭子抽着我,
分开我的双腿,把他们巨大的鸡巴,插入我的逼,或是屁眼,一次又一次,无止
无休。我受不了,大哭大叫。于是皮鞭,拳脚,直到我再也不动,永远沉入黑暗。

  第二天醒来,浑身酸痛。阳光穿过窗帘,分外刺眼。

              (第十四章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