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M男也能找到幸福吗?】(6)(附何薇薇人设手稿)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lewdCraft
2021/11/9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于禁忌书屋
字数:10327

  前言:此文的结尾将会附上作者手绘的人设手稿,我不是专业画师,所以画
得完成度并不高。但是我觉得至少抓住了我心中想象出来的神态。所以才分享给
各位书友,希望能让支持本书的读者更好的想象出何薇薇的形象。

  如果灵感来了,我应该会画其他角色手稿。

  以上

           第六章:半路出家也能当特工吗?

  听完青虹的故事之后何薇薇的表情变得愈发复杂,之后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
有发出声音,只是皱着眉头表情阴晴难定地叹了一口气。

  「总之,我很抱歉当时说了那些难听的话。」青虹用真诚的口吻道歉道。

  「我不会把一切都怪在外在环境的影响上。我自己本身可能就是个很恶劣的
人,才会在那种时候想要去伤害别人,才会伤害了你。但至少,我要面对自己犯
下的错误。」

  「你应该没有必要道歉吧。」何薇薇依旧皱着眉头。「毕竟你说的也是事实,
我的确是霸凌了你。」

  「不是……我其实没那么觉得。」青虹说出了实话。「你对我做的那些事。

  叫我跑步啊,帮你写作业啊之类的。我其实没觉得那是霸凌。倒不如说……」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挠了挠脸。「倒不如说我当时还蛮开心的。因为我
家里人其实也不怎么关注我。我的朋友也很少,所以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哪怕你
叫我做这做那,至少我感到没有那么寂寞了。仔细想想,要是没有你的陪伴,我
可能根本撑不过初中和高一。」

  何薇薇哼了一声。

  「所以,现在回想当时。我真的只是暂时被怨气给冲昏了头脑而已,所以说
出了那些让我现在都觉得后悔的话。如果你现在不生气了的话,可以原谅我吗?」

  青虹说完,带着忐忑不安的表情看着何薇薇。

  何薇薇仔细观察着青虹的表情,盯到他不由得避开她的目光之后。她突然站
起身来,走到了青虹旁边伸出了手。

  「嗨,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当时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何薇薇微笑着。

  「让我们就把不愉快的事情都忘了吧。」

  青虹盯着何薇薇的那支干净修长的柔荑,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你,
何薇薇。」

  他站了起身,握住了何薇薇的手。两人就这样对视着笑着,气氛好像变得很
好。

  可是过了很长的时间后,青虹发现何薇薇依旧没有松手,他的笑容渐渐变得
尴尬了起来。「何薇薇小姐?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

  「哦?你为什么不自己把手拿开?是因为你的手劲太小了吗?」何薇薇依旧
带着笑容,但是眼神里却没有笑意。「快点用点力气啊,让我看看这么多年你有
没有进步?」

  「你在说什么?什么进步?」青虹试着用劲,可是他刚一用力,何薇薇变立
刻用十倍的力气紧紧扣住他的五根手指。这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手劲这么大,感觉
差点要把他的手骨给握碎了。

  「咱能不能?别……这样了?」青虹一边说,一边把手往自己这边用力拉扯,
可是何薇薇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连一个指头都没让青虹拿开。

  「我投降了……」他放弃了抵抗。「让我再道歉几次都行。但是何薇薇,就
像你说的,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啊?就算再生气也没有必要这样吧?」

  「他妈的,别告诉我该不该生气!」何薇薇银牙一咬,将手用力一扯,青虹
整个人被她在怀中反抱住,然后一双胳膊就勒上了他的脖颈。「居然把从朴世昌
受的气发到老娘身上来了?你胆子肥了啊小红?然后说完那些屁话后居然就跑美
国去了?你这个被人刨了祖坟的贱东西!真他妈是欠!收!拾!啊!」

  「我错了!别……我呼吸不了。」被从身后勒住脖子的青虹顿时脑袋都红了。
「别……暂停……暂停,我要死了,要出人命了!」

  「那就去死啊!」何薇薇俏眼一瞪,手更用力了。「我他妈的居然因为你说
的那些傻逼话难受了那么久!你现在就给我用命谢罪啊!你这只臭屌死拨鼠!没
长大脑的死猴子!地藏王都超度不了的千年脑残!华佗转世都治不好的变态死蛆!」

  「对……·不……起……」青虹挣扎着,被勒得白眼都翻了好几下。

  就在他快要升天的时候,何薇薇猛然把手一放,他骤然脱力倒在了地板上。

  「哈……啊……我,刚刚好像真地见到两界桥了……」青虹倒在地上呻吟着。
「别再这样了,我这小身板,扛不住你这么折腾。」

  他还没喘几口气,突然一支柔软的小脚用力地踩到他胸口上,顿时他一声痛
呼。

  「不要搞错了小红。」何薇薇俯视着他。「你可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青虹抬头一看。心想,靠!果然这女人除了件兜帽衫之外就什么都没穿!

  「下面!」他急忙闭上眼睛大喊。「你走光了!何薇薇!」

  「你觉得我他妈的还在乎这些吗?」何薇薇气愤地说道,把脚从他胸口抬起,
然后踩到了青虹的脸上。「你这只大臭虫!活王八!给我缩成一颗受精卵然后去
重新投胎好吗?」

  「你这家伙,怎么老是用脚啊!」青虹急忙侧过头去,但是她继续踩住他的
侧脸蛋不放,用脚趾把他的苹果肌顶出了一个凹陷。「你到底想怎样?」

  「道歉。」何薇薇冷冰冰地说。「给我重新好好道歉。」

  青虹停止挣扎,看了眼皮底下的脚趾们。「能不能先把脚……」

  「道歉!」何薇薇踩的更用力了。「给我用你能想到最尊敬的语气道歉!」

  「哎……」青虹叹了口气。「我……对于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感到万分的抱
歉。」

  「继续。」女人冷冰冰地说道。

  「我不该对何薇薇……大小姐,说出那么不敬的话。」青虹忍着牙酸的感觉
继续说。「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哼!」过了许久,何薇薇眯着眼看了半天青虹讪讪的假笑,这才松脚。

  等过了一会儿,青虹爬了起来。他看着这个满脸煞气的大美女,不知为何就
泛起怵来。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在吉伯特学校,他站在操场上时被操练的时光。

  「哎……不管怎么样,我确实不该说那些话。」青虹挠了挠后脑勺。「要是
我没有再和你见面了,那这些误会不就留着一辈子了吗?」

  「你这个弱智还知道啊?」何薇薇气鼓鼓的重新坐下。「你为什么不干脆就
呆在美国不回来算了。」

  「哎……原本确实是这么打算的。」男人揉了揉自己的脸。「可是发生了一
些变故。」

  「变故?」

  青虹把手指往客厅里指,一个柜子上,正放着一个银灰色的金属瓶子。

  「什么啊?」何薇薇一脸困惑。

  「那是我妈……」青虹平静地说。「她在八个月前去世了。」

  何薇薇瞪大了眼睛,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哦……这,你一定很难过吧。我很抱歉,请节哀顺变。」

  「我没事,谢谢。」

  「她是……怎么死的?」何薇薇问道。

  「是被人杀了。」青虹垂下眼睛。「凶手还没抓住。」

  翠色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最后她也只能说了句:「请节哀。」

  「呃……我也没有那么伤心吧。说实话真没什么特别大的感觉。」青虹耸了
耸肩。「所以也不用安慰我。我其实跟我妈没有太深的感情。」

  「怎么说,就算感情再差,也是家人。」何薇薇说道。「更何况是母亲。」

  「是啊,我都觉得自己不掉几滴眼泪都说不过去。」青虹盯着那个金属瓶子
说。「可我实在是装不出来。」

  「你妈对你那么差吗?」何薇薇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虽然刚刚听你说是觉
得她有些过分,但是总会有些美好的回忆吧?」

  「哎……你无法想象。」青虹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不说了。人都没了,
我也不嚼舌头根子了。」

  「不是……你总得。哎,还是不说了吧。」何薇薇欲言又止,没有再深究下
去了,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

  「那……」青虹打算收尾了。「我们就算是没事了吧?」

  「哈?」何薇薇表情又恼怒了起来。「什么叫做算没事了?」

  「我的意思是,你别生气啊。」青虹看着何薇薇不知不觉地后退了一小步。

  「我的意思是,我们多年前的误会也算是解开了吧?然后昨天晚上的事,你
也说和之前在Asheley家发生的事抵消了。那……我们是不是就算是,扯
平了?」

  「你是不是皮又痒了?」何薇薇眯着眼睛。「你是不是觉得站着太舒服了,
想滚到地上去?」

  「不是,何薇薇啊……我们都已经不是初中生了。」青虹硬着头皮说。

  「你也不能一直这么对我对我说话吧?我们就不能像是成年人一样好好沟通
吗?」

  「像成年人一样好好沟通……」何薇薇低下头啧了一声。「你他妈的……怎
么跟那家伙说的话一模一样。」

  「谁?」青虹困惑地问道。

  「关你屁事啦!」她大叫一声,把一颗柠檬扔了过去,被青虹一把接住。

  「不是,你别动不动就生气啊。」青虹一脸无奈。「要不这样,你说说我们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啦!」何薇薇晃着脑袋大喊,金发随着她的动作甩来甩去。

  「我他妈怎么知道!」

  「就……我该怎么做能让你……您消气。」青虹小心翼翼地安抚这位小姑奶
奶。「总有我能帮到你的事情吧?如果说我在美国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这世
上什么东西都有一个价格。」

  「什么意思?你想要拿钱来打发我?」何薇薇眼睛一瞪。「好哇青虹你这个
社会主义的叛徒。从美国回来就只认钱了是不是?」

  「我不是那个意思!」青虹满脸黑线。「这个价格的意思只是要偿还的代价
而已。就是你来提要求,我尽量满足,就是这样而已。」

  「就是我可以随便使唤你,是不是?」

  「哈?当然不是。」青虹觉得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但他还是耐心地解释
道。「我就只是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几个忙,那样我们不就彻底扯平了吗?」

  「行了行了,我明白了,你就是想让我使唤你,但是又害怕我提出太过分的
要求不是吗?」

  「我……哎,你想这么理解也……」青虹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好啊,让我好好考虑该怎么让你物尽其用……·」何薇薇摸了摸她那小巧
的下巴。「你别说,我倒真有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情需要帮忙。」

  青虹赶忙忐忑地问道。「什么事情?」

  「就是,我不是刚和男朋友分手了吗?也没什么。」何薇薇一副没什么大不
了的语气。「但我们之前都是同居的,现在我该找个新房子去住了。」

  「哦,所以你想让我帮你找一个公寓住是吗?」青虹松了口气。「没问题啊,
我认识一些做房地产的人。你放心,我肯定包你满意。」

  「那就好……」何薇薇打了个哈切。「哎,昨天根本就没睡好,我想再补一
觉。」

  「你等一下再睡……」青虹拿出了手机。「你把你对房子的要求告诉我一下,
我这就把你的需求发给我的中介朋友。」

  「行,你听好了……」何薇薇正准备开始说,突然间青虹一皱眉突然大叫道:
「我的手机!怎么屏幕碎了!」

  「别一惊一乍的啊。」何薇薇回忆了一下说。「可能是你昨晚被那头蠢驴打
的时候给弄的。」

  「而且!而且显示SIM卡读取不了。WIFI也收不了。」青虹直冒冷汗。

  「我的老天爷,这要是他们联系不上我怎么办?」

  「什么他们?」女人一眼困惑。「你这么慌张做什么?」

  「不是……万一有什么急事可就麻烦了。」

  似乎是墨菲定律在冥冥之中的力量,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刹车的轮胎声,把
房间里的两人吓了一个激灵。然后是车门被急匆匆打开的声音。

  「我去!」青虹赶忙冲向门口,对着猫眼一看,那正是他熟悉的一个男人正
大步向他门口。

  「怎么了?」何薇薇坐在椅子上探出身体问道。青虹似乎没空回答她,只是
迅速地整理了一下略有些凌乱的衣物,然后把大门打开,

  「队长好!」他连忙说道。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魁梧的大汉,梳着大背头留着络腮胡子,两鬓略有雪
白。没有人叫他的真名。一般别人都会用他的职称「队长」或者「大将」来称呼
他。这个来自东北的男人壮得像是个橄榄球星,大蒜头鼻子、厚厚的蒙古褶,下
巴和额头上都有刀疤,似乎连额头上都是腱子肉。看上去似乎是四十岁的壮年人,
实际岁数却比这大得多。

  「跟我走!」大将用他浑厚的嗓门说道。「没时间解释了。」

  「啊?」青虹有些不知所措。「突然这是怎么了?」

  「考拉。」大将吐出这两个字后青虹瞬间脸色大变。他没有废话,举起一只
手说道。「抱歉队长。三十秒,我马上就出来。」

  大将没有说话,青虹扭过头疯狂向客厅里跑去,然后拿起钥匙就要出门,然
后看着何薇薇还在餐桌上傻愣着,没有搞懂状况。

  「那个……」他焦急地想了半天,然后把钥匙放在了餐桌上。「我家大门只
能用钥匙锁住,这把钥匙就先留给你了,记得锁完门帮我放在门右边盆栽的盆里
就好。」

  「喂……不是。你……」

  何薇薇还没说完,青虹便急匆匆地把她打断了。「你房子的事情我一忙完就
帮你解决,把你的联系方式写在纸上就行了。」

  「我先走了,回见!」说罢他就如同脱弦之箭一样,也没听何薇薇还有什么
话要说,疯狂地向门口跑去。「抱歉了,我有急事!」

  等他出门之后大将已经坐在副驾驶位等着他了,他连忙跑到车后座拉开后车
厢的大门。

  「抱歉,家里有人。」他刚坐下,车子的引擎就立刻发动了。纯黑色的悍马
立刻行驶在了别墅区的马路上。

  「安全带。」一个冷冷的女声传来,声音的主人是一名名叫金秀智的女人。

  职称是副队长。虽然不知道年龄,但是她的皮肤白皙柔嫩,不需要化妆就十
分明艳动人。从长相来说像个没毕业的大学生。但是她的行为做派又很成熟,而
且既然是个副队长,那应该也有一些资历才符合常理。所以她也可能已经有些年
龄了。虽然一起共事了半年,但青虹之前实在没有跟她对上过几句话,所以他对
此女几乎一无所知。

  她带着个黑色鸭舌帽,留着短发,神色永远冰冷无比。宽颧骨、单眼皮、尖
下巴,从她的骨相和名字推断,她应该是个朝鲜族人,或者是韩裔的洋二代。但
是这也不好直接去问,以上,再加上知道她打架很厉害以外,就是青虹对这个女
人全部的认知了。

  「不接电话的原因是?」大将发话了,这个男人一向不喜欢使用太长的句子。

  「哦,抱歉大将,手机昨天晚上不小心摔坏了。」青虹满脸严肃。「大将,
关于考拉的事情,能不能跟我详细说明一下。」

  「换上它。」大将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将一个潜水服一样的服装递给了
他。「你受过训练。」

  青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眼后视镜里正在专注开车的金秀智,在后座位换起
了衣服。

  「金,说明一下情况。」大将这样说罢就开始闭目养神了。

  没有比跟这两个人共识更诡异的事情了,这一男一女似乎在玩一场比谁说话
时间更短的游戏一样。一个比一个沉闷,青虹都怀疑如果他们三个人一起去下馆
子,可能一顿饭的话加起来都不会超过一百个字,五十个字用来点菜,五十个字
是他自己试图活跃气氛。

  「啧」金秀智没有掩饰她的不爽,不过她还是听从指令,用冰冷的声线开始
描述起状况来。「我们从暗线收到消息了。」

  正换着衣服的青虹立刻竖起了耳朵听。

  「S网的一个窝点,有失踪女子D的信息。内线的权限不够,需要我们做物理
突破。」

  S网,是指暗网里一个「SexSlaveLover」的网站。这个网站的业务,就是字
面意义,它们会向花了大价钱的客户销售性奴。原本这个网站只在国外有活动,
谁曾想这几年,可能随着经济的增长,变态的有钱人也增加了。

  市场的铁律,只要有需求就一定会有供给,所以这个组织的业务触手,渐渐
顺着开放的东岚市,开始爬进了国内。

  S网没有被消灭过,因为这个网站是没有办法被彻底清除的。就如同野草一
样,除一次过一会儿又长回来一次。只要有网络,有人类肮脏的欲望,这种犯罪
就会都无法被完全制止。

  说到底,肮脏的性交易从远古时期以来就一直存在。S网不过是将这种与人
性共存的罪恶给网络化了而已。

  而这个考拉,是一个名叫Koala69的用户。他花重金不停地在S网上购买性奴,
而且还在网上分享调教极其变态的心得。

  这些所谓的心得,就是他调教的声音和文字记录。他会一边慢慢地诱导被他
购买的女性,一边用尽各式各样的惨绝人寰的手段折磨她们的身体和心灵。而考
拉每次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他想要这些女性彻底失去意志,主动选择死亡。

  选择死亡不等同于被他直接杀死。而是让她们在某种病态的臣服感中被彻底
剥夺意志。最后她们会奉他为神一般,心甘情愿的为他献祭出自己最宝贵的生命。

  所以被他买走的性奴,最后都会自杀,然后成为这个恶魔的炫耀的资本,

  每次完成一次这样的残暴兽行之后,考拉就会在暗网的论坛上将记录和图片
都发布上去。他在全世界都拥有不少粉丝,其中一些甚至还试图模仿他,万幸的
是,很少有人能做到他这一步。

  也许是一次疏漏,他不久前拍摄的照片某个角落中出现了一个瓶盖的身影,
而这个瓶盖,经人判定,就是东岚市自产的东岚矿泉水的独一无二的瓶盖。这让
人确定,考拉,虽然不清楚他具体的位置在哪里,但是他应该正在东岚市。

  不用说,青虹目前所在的组织,「东岚市特殊犯罪调查局」(简称特查局)
,马上就盯上了考拉。这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所以,我们现在去的是S网的一个据点吗?」青虹叹了口气。「要是像电
影一样就好了。把反派老巢一端,世界就和平了。」

  是的,他们都清楚,抓住一个据点根本就没有用。S网的本体压根就不在国
内,骨干成员分散在世界各地,犹如网络上的幽灵一样。

  比起网络上的幽灵,现实中的恶魔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这个考拉,就是他
们必须要绳之以法的对象。

  「据点在一个公寓里。」金秀智细长的眼睛隐藏在鸭舌帽的阴影下。「不能
从正门进入,走道里有摄像头,一旦发现可疑的动作他们会立刻删除掉所有信息。」

  「但是,只要连接着网络,所有储备的数据都还是会有被污染的风险。」青
虹指出。「那我们必须要用最快的方式切段他们和网络的连接,然后再突破他们
的安全程序,拿到他们的数据。」

  「没错。」金秀智冷冰冰地回复道。「所以我们需要使用这套装备,还有你。」

  青虹看了看自己被黑色紧致的特质服装包裹住的身体,心有又些忐忑。

           *** *** *** *** *** ***

  片刻后,青虹站在了某个公寓的房间的阳台上,他吞了口唾沫,有些恍惚的
看着底下的小区花园。

  「整整二十层高!我……我,我这。」青虹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就算是
受过训练,我也不可能啊!」

  「青虹。」大将用他那双锐利的鹰眼看了他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大道理,只
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想一想那些死在考拉手里的人。」

  「这……」青虹咬了咬牙,然后叹了口气。「哎……」

  大将背过身去,对着金秀智说道:「跟紧了。」然后又对青虹说道:「听到
我的命令,再进来。」

  金秀智和青虹二人都点了点头。大将手扶住阳台的栏杆,一跳就翻了过去,
金秀智也紧随其后。

  青虹在阳台上,又是咬牙又是握拳,最后还是一跺脚,翻了过去。

  这时如果用一台无人机航拍的话,就能看见十分诡异的一幕。三个穿着黑衣
的人,彻底违背了物理定律,像是三只昆虫一样,粘在高中的大楼墙壁上慢慢爬
行着。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都被变异蜘蛛给咬了一口。而是国家最新研制出来的
「蜘蛛服」,据说一身的造价就要上百万。有了它,他们就能轻而易举的实现最
高难度的攀爬。

  「玉皇大帝……上帝……佛祖……阿拉……樊天……宙斯」青虹一边爬着,
一边哆哆嗦嗦地念着所有他能想象到的神灵的名字。他根本就不敢往脚下看,害
怕自己因为恐高直接当场吓死。

  而他右边的两个怪物,却像是在后花园散步一般轻松。他们本来就能够很轻
松的攀岩,手臂本身就有很大的力气,可以抓着一些墙壁上的凸起直接快速移动,
并非是完全借助蜘蛛服的粘性爬动。

  两人逐渐移动到了一个可以站立的小平台上,过了好一会儿,青虹才浑身打
颤地跟上,然后站在他们旁边。

  「看到那个窗户了吗?」大将指了指他们正对面大楼。「就是那里。」

  「哈?在对面的大楼?」青虹嘴巴大张。「难道我们要从这里跳过去吗?」

  大将点了点头,然后二话不说,曲起那双饱满有力地肌肉大腿,对着大楼就
是纵身一跃。

  「啪!」的一声,距离也不是很远,大将有惊无险地用蜘蛛服帖在了对面的
墙壁上。

  「喂,我……」没等青虹说完,金秀智在他面前留下一道香风。她像是只蝴
蝶一样快速飞到了对面,轻飘飘地就挂到了大楼的墙面上。女人回过头看着青虹,
似乎在等待他的行动。

  「我的老天爷呀……」青虹吞了口唾沫,眼睛朝两个大楼之间向下望去,那
股高度感瞬间让他快昏厥过去。

  可他抬起头来,看了眼对面波澜不惊地两人,又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的考拉
炫耀的图片。他猛一握拳,给自己打了无数针精神强心剂。

  然后他在心中默念,就当是为了正义,为了……人类的未来,今天也要拼了。

  他沉吸一口气,用有限的空间向后一退,再一向前,奋力向前跳去。

  飞翔的时间不过一秒,青虹惊恐地瞪大眼睛。

  我日!好像够不到墙。他脚底一蹬,踩了个空。

  完了

  「啊!!!!」他忍不住放声大叫,死亡的恐惧感立刻笼罩了全身。

  可就在他差点要被重力俘获的一瞬间,突然间一只手紧紧扣住了他的手臂。

  「嘘。」千钧一发之际,青虹抬起头看。是那个短发女人,她一手用蜘蛛服
粘在墙壁上,另一只手向后一抓,把他的小命攥在了手里。

  手被金秀智被扯着,随着惯性,他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她身体后撞了过去,结
果鼻头直接往她娇臀撞了过去。顿时被柔软滑腻的触感洗了脸。

  金秀智轻哼了一声,可惜青虹看不到她那张四季如冬的脸此刻扬起了一阵春
意。他面色如土,牙齿打颤。似乎三魂六魄都飞到了体外一样。

  察觉到手中人似乎已经彻底吓到脱力,金秀智没有多说,单手就把他提了起
来,像是往墙上贴了张年画一样将他贴在了她旁边的墙上。多亏了蜘蛛衣,他死
死的贴在墙壁上,看起来是暂时安全了。

  金秀智再次确认了一下青虹的状况,等到他呼吸相对平稳的时候,她才转过
头对大将点了点头。

  大将用鹰眼扫视了一下右侧的二人,也点了点头。随后他动作麻利的爬到了
那个窗户旁边,里面正用厚厚的窗帘布遮挡着,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就在青虹还在喘息的时间,大将突然间手肘用力,将玻璃猛地打碎!然后那
壮硕的身子,如同一条猎豹一样迅速跃了进去。

  「砰!」「啪!」「啊!」里面顿时响起肉体碰撞和男性惨叫的声音,金秀
智跟在后面也立刻进去,顿时声音更丰富了。只剩下青虹一个人还在原地愣神,
不过他还是强打起精神,顶着想要呕吐的感觉慢慢爬到窗外待命。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的声音终于消停了。青虹的右耳的耳机里也传来大将低
沉的指令。「进来。」

  等到青虹小心翼翼地进去的时候,眼前是一副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在一个
到处都是电线、插头和主机以及显示器的房间里。一群人或是倒在桌子上,嘴巴
里像是死鱼一样吐著血泡泡,或是倒在墙脚,背后是一道道红印。总之屋子里,
除了青虹以外,就只有三个站着的人了。

  大将和金秀智两人像是两个杀神一样,手上和脸颊都溅满了鲜血。青虹的鼻
子一酸,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让他的眩晕感更严重了。

  而在他们旁边,还有一个尖嘴猴腮,瘦高瘦高的男人,居然正在悠哉悠哉地
抽着烟。

  「就是他吗?看上去也太弱鸡了吧?」男人的声音异常的沙哑。他吐了一口
烟圈,金秀智赶紧有些厌恶地后退了一步。

  听到这话,青虹立刻明白眼前的男人是谁。这个人就是他们特查局第三队的
王牌特务,张锦山。

  「没时间了,还有多久?」大将问道。

  「六分钟三十秒,从……现在开始计时。」张锦山看了眼手表。「快一点开
始吧。」

  看到房间里的众人都看向自己。青虹这才回过魂,慌张的看着房间里,观察
着这里的设备。

  「在那里,快点。」张锦山指了一台在房间角落里的电脑,然后继续抽起烟
来。青虹连忙飞奔过去,对着键盘立刻开始疯狂操作。

  「为什么有六分半的时间?」大将从桌上抽了张湿纸巾擦手,然后对着张锦
山问道。

  「因为偶尔总有断网或者没电的情况。」张锦山撇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一个穿
着白色T恤的男子。「所以才会设置断电后也会预留六分半的时间,数据销毁程
序才会启动。」

  「哦……」大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了解了。」

  两个人默默地对视着,张锦山突然阴森森地笑了起来。

  「好久不见啊,大将。」

  「幸苦了,张锦山。」大将点了点头。

  「哎……你是不清楚我受了多少苦。」张锦山垂着头,他脸颊凹陷,眼珠子
都快从那团黑眼圈里抠出来了。

  「有什么关于S网的信息吗?」大将问道。

  「我没办法接触到核心业务。」他摇了摇头。「那得少说要干三年。而且还
得到国外去受训。」

  「明白了。」

  「不过还是知道了些有趣的东西。」张锦山的表情变得有些病态。「你知道
S网给员工的奖励是什么吗?钱,没错,但是他们居然还能把女人当成奖品发出
来!每个月最佳员工还能抽奖,抽中了就可以选一个喜欢的性奴。我他妈活这么
大第一次见到这么恶心的事情。他们说,要是我工作够努力,就把一个他们玩过
的性奴送给我。我去他们妈的全家……」

  「这样?」大将摇了摇头,似乎在哀悼着堕落的人性。

  「是啊,所以现在要快点得上他们家门,至少能把那些女人给救出来……」

  张锦山又抽了口烟,对着短发女人说道:「你联系总部了吗?」

  「我已经都报告完了。」金秀智点了点头。「他们现在正在派人。」

  张锦山松了口气,再次吐出一口烟圈。

  「所以说,这些家伙才这么拼命啊,你以为他们想要钱吗?不。他们这些死
技术宅不缺钱,但是这辈子都摸不到几个女人。所以S网才能把这帮垃圾都拉过
来,他们这帮蠢货也都拼了命的保护S网,把他们当亲爹妈来孝敬。你知道他们
的监视,居然装上了跟警方一样精密的人脸识别系统吗?这帮家伙真的是疯了。」

  「他们防守这么严格啊……」大将若有所思。

  「是啊,我们以前就算抓到了他们的窝点也绝对没有办法看到他们的数据。

  这帮家伙知道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就算抓了他们也没办法判刑。」张锦山把烟
头扔到地上,用鞋随意的黏了几下。「这新来的真的可以吗?他要是失败了,我
这几个月猪猡一样的生活不就白过了。」

  大将沉默了一会儿,平静但是坚定的说了句。「他可以的。」

  「哎,要是普通的安全程序我自己早就给解开了。但他们做的安保程序是企
业级的,五百强的公司都不一定用这么好的保护。更何况还只有六分三十秒……」

  张锦山摇了摇头,重新点上一根烟。「我看就算他真是那个大名鼎鼎的Rain
bow,也不一定能……」

  「我解开了!」张锦山话说到一半,青虹突然开心地大喊一声。房间里的人
沉默了下来。「他们的数据是我们的了!」

  张锦山叼着烟傻乎乎地看着大将。而金秀智的看着满脸兴奋的青虹,嘴角挂
上了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微笑。

              【未完待续】

  附录:

  何薇薇(高中时期)人设手稿

  人设手稿线稿

  人设手稿草稿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