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咸鱼魔王】(41-43)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咸鱼魔王】(41-43)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西湖银鱼羹
2021/03/05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8,776 字
咸鱼魔王 41

  1.整个过年期间我一个字都没敲,已经不会敲键盘了……

  2.过年期间自己把自己的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以后写文要先写大纲……我
完全没大纲,想到哪些到那,人物的人设会有点不稳定。打个比方维纳真的一开
始就只想用一次,一开始是准备当做一个小反派用一次的,结果写写成了重要的
女配。艾拉本来没有这个角色,是后来临时加上的。一开始我也想写多人后宫,
驾驭不了,所以直接把很多西玄里面的女配要素都删除了,比如说半兽人,龙,
精灵,魅魔什么的,没那水平写,除非就是不带脑子的倒贴然后就路人化。同样
因为删除了大量的预想角色,整活基本都是艾拉发起的,因为她等于是承担了后
宫整活的全部工作……其实就一个普通人而言,作为作者我个人我更喜欢艾拉……
所以别问,问就是水平太菜驾驭不了……

  3.卡文了怎么办?要不就这样吧。几人打倒了假魔王,然后继续踏上了旅行
的道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NGA的老哥说的很好啊,虽然是暴论,一个作
品没完结之前是没办法判断好坏的,一个烂尾会毁了所有…… 我觉得我已经在
烂尾的边缘徘徊了……

  4.我看了个悲论,就是大多数的作者,可能一辈子就一本书是写的好的,大
多数到后面就是越写越糟糕……等完结了自己把书精修一下,按照网文4000字一
章改改试试,这个工作可能会持续很久,同时我也发现自己驾驭不了长篇,可能
换几个小短篇再练习一下,依旧会套用现在的世界观,莫里斯一行还会出现,不
过是背景板或者见证者的状态而不是参与者。啊,来个大佬帮我润色吧(飙泪笑)

           ***  ***  ***

  伍德现在正一脸正气的站在一个高处看着周围,他的车队被魔物围住了,你
没看错,堂堂大皇子的出行车队,被魔物围在野外了。

  「不要害怕,所有人坚守岗位,对方还没攻过来不要自乱阵脚,诸神和我们
同在!」

  虽然伍德讲的很慷慨,但是回应声寥寥无几,毕竟车队除了少数的护卫大多
数的都是文职和后勤人员,遇到这种事情害怕也是必然的。

  「不会出什么事吧……」

  其实伍德自己也没什么底,所以看了眼莫里斯,低声问了句。

  「能出什么事?我们不也被围在这里,有大皇子在有勇者在,有什么好怕的。
倒是那边不会不管你死活吧。」

  「虽然我们不被允许相互接触,但是他们敢就这么坐视我死在附近不闻不问?」

  「谁知道呢,不如淡定点,你这边有西蒙在怎么都会有条退路,至于我,看
那几个孩子发挥喽。要喝热牛奶不?」

  伍德看着莫里斯递过来的杯子有点发愣,这种时候这家伙还有闲心在这里煮
牛奶喝,但是还是接过杯子喝了几口,莫里斯的牛奶是过滤过的,这年头的牛奶
没有保鲜技术,动不动就会发生变质什么的,很不安全,味道也差,但是莫里斯
这里搞的牛奶貌似被什么给过滤过,没有这种问题,所以居然味道还不错,大概
是最近他又对什么感兴趣了以后搞出来的事情。

  同样急成热锅上的蚂蚁的还有皇家骑士团现在的团长哈里曼,他是皇帝的心
腹没错,照理他也知道不应该和这位大皇子有什么接触,但是作为皇帝的心腹,
总会知道的多一些。

  现在的皇帝年轻那会出游打猎遇到了大皇子的母亲,至少算是因为喜欢才把
人给娶了,就算是好色,也说明至少有色可图,从大皇子俊朗的相貌和挺拔的身
高来看,他的母亲至少在美色上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作为皇太子,自己的婚姻很
难自己真的做主,为了上位所以现在的皇帝选择了政治联姻,又迎娶了现在的皇
后。所以他对于自己这个大儿子的感情有那么点复杂,从感情上来说他其实很喜
欢自己的大儿子,作为自己第一个拥有的子嗣多多少少总是喜欢的,而且自己这
个儿子相貌堂堂,看起来更有王者之气,从小虽然说不上天资聪慧也算是勤奋好
学,母系家族实力也比较弱小,简直是太子最合适的人选,就这孩子的家族势力
和个人能力只要自己坐在位置上就威胁不到自己,等自己干到退休然后他来接班
正好。但是问题出就出在他母系家族的实力太弱了,为了皇权只能忍痛割爱。

  对于大皇子来说,他的悲剧就在于此,现在的皇帝陛下对他感情有那么点复
杂,如果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那也就无所谓了,甚至搞个事故杀了都行。然而
就是这种又有点喜欢,看到又觉得有那么点愧疚的感情出了问题,毕竟是皇帝,
让皇帝一直愧疚,其罪当诛啊。如果是个一般人杀也就杀了,偏偏是自己的儿子,
还有那么点喜欢的儿子,这个儿子虽然成年了懂得了点皇家无奈但是因为从小受
到的刺激又开始和他作对,所以看到他就烦。但是事涉皇家,你再怎么心腹,也
是外人,要真让一位皇子就这么死了,这锅铁定要你背啊。现在这小子的车队被
一帮魔物围着,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自己都是两难。

  「诸位,说说吧,怎么办?」

  看着台下一堆人平时鸟都不鸟自己,现在一副唯命是从的模样,哈里曼简直
气不打一处来。

  「诸位以为自己跑得掉?我这里带了两份文书,一份是去了,一份是没去,
如果都不说话就别去了,但是所有人都给我过来签字,既然你们觉得我做决定就
行了,我做了,你们是同意的。」

  这下下面的人算是急了,立字据算怎么个意思,这他妈就是让我们一起背锅
喽,对于下面的吵闹哈里曼也不管。

  「谁也别想跑,都立字据。你们同意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不同意,写下
来,有什么想法,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指望我一个人背锅?我一个人背的动?
你们逃得掉?」

  「阁下,既然话讲到这个地步,其实您心里也明白,咱们不能不去……其他
的都不说了,现在这种魔灾爆发的时候,作为皇家骑士团,缩在自己的军营里本
来已经很招人恨了。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情况在里面,咱们完完全全不动,甚至身
边的魔灾都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

  很多人都点了点头,倒不是说他们有多热血,而是你顶着皇家的头衔,一点
动作都没有,是不是意味着皇家在消极对抗魔灾?

  「如果说我们真的让大皇子出了点什么事情,谁还敢用我们,陛下?还是太
子?我们去了,最多就是被陛下骂几句,换个地方闲一阵子,过一阵子陛下什么
地方缺人了,还是得用到我们。」

  这算是定下了基调,这人得救,然后就是扯皮谁去的问题,准确的说皇家骑
士团还是很自信的,他们并不担心救不出来这种问题,当然也不能去太晚,哪怕
救出来了又死了都不是问题,但是去太晚直接收尸或者尸体都没了,问题就大了。
扯了一会皮以后哈里曼带着几乎所有的高层拉起队伍出了要塞,毕竟自己是总负
责人,不管去不去自己都会倒霉,跑不掉,不如带个头,早死早超生,赶紧调去
其他地方也好,也得留那么几个等着皇帝陛下有时间继续搞调动,临时的顶一顶。

  「魔族为什么围而不攻?」

  「大概是被我们砍了几个所以怂了?」

  维纳正拿着一个望远镜在玩,一边看着远处的魔物们一边回答罗莎莉的问题。
准确的说状况是有那么点诡异,如果魔物一拥而上,那么车队就算能挺过去,也
会死伤大半。西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傻瓜心想,还能怎么回事,去问你的男人啊。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魔物稍微进攻了一下杀死了几个人,被一反击就撤退
了,把他们围了起来,但是不进攻,甚至几个报信的骑兵都没有认真堵截。

  「或者,用军事上的说法这个叫围点打援,就是把一些重要的人或者地方围
困起来,让你不得不去救援。打掉你的救援部队,最后被围困的地方也会因为士
气崩溃而陷落。」

  维纳小时候还是学会一点行军布阵的,虽然大多数的东西估计都还给老师了,
多少还记得一些。

  「那就是说对方的背后有魔族控制了。说起来我们不应该突围吗?」

  「我们可以突围,大皇子也可以突围,剩下的人呢?这里人均可是一匹马都
不到的。」

  莫里斯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

  「皇家骑士团就在附近,你们两个抽空去休息一下,要打架也不是现在。」

  两杯热牛奶分别递给两个女人。

  「说起来你这东西哪来的?」

  「包里拿的。」

  维纳点了点头,莫里斯的包里什么都有也见怪不怪了。莫里斯则和西蒙对视
了一下,稍稍的点了点头,西蒙立马心领神会,然后回去了伍德那边。

  「殿下,对方应该来了。莫里斯刚才给了我一个暗示。」

  伍德终于舒了口气,绷紧的神经终于缓了下来,安安稳稳的坐下来喝着热牛
奶。

  「殿下,他手头递过来的东西……」

  「他不至于,或者说,不屑于用毒,放心吧,说起来我从来没想到过牛奶居
然还挺好喝,这个蛋糕虽然按他的说法是哄女人的东西,不过味道不错,可以尝
尝。」

  西蒙有点无语,准确的说莫里斯手头递过来的东西除非是为了工作需要他碰
都不想碰,而大皇子则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他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如果他要对我动手,绝不会是这种小手段,那话怎
么说来着的,杀人诛心,大多数的人最多是杀人,他更喜欢诛心。」

  「殿下,事情会那么顺利吗?」

  「呵呵,谁知道呢,没有一定的说法,但是很高的概率会。皇家骑士团虽然
来了,但是他们绝对不想和我有什么交集,也害怕我和他们见面会说出一些对双
方都不利的话。所以他们虽然人会到场,但是不会和我接触,也正因为这样,计
划才能实施,毕竟要是都和对方面对面了,不说我信不过他,我怎么在魔族的袭
击中活来下的,光这一条就够我头疼的。」

  莫里斯则晃晃悠悠的转进自己的马车里。

  「牛奶。」

  艾拉睁开眼睛,接过牛奶,稍微吹了吹喝了两口。

  「还要再加点蜂蜜或者糖吗?」

  艾拉有那么点犹豫。

  「好了,你就别作死了,被维纳嘲笑两句怎么了……」

  「可是我怕胖啊……」

  不知道怎么的维纳和艾拉闹腾的时候又拿体重说事了,艾拉就开始一副死相,
吃的比猫还少。

  「她比你重。」

  「可是她比我高啊……」

  「哪那么矫情的,你还记得岛上的女奴吗,你要想要身材我有的就是办法折
腾你。快吃,看你这两天半死不活的样……」

  或许是莫里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艾拉开始慢慢的吃起东西,莫里斯不准她
吃太快,就这么一两天到不至于饿坏或者饿伤,就是她这么折腾或者这种时候折
腾,有那么点不太稳重。

  「怎么回事,你平时不是挺稳重的吗?」

  「我怕我真的胖了到时候被你嫌弃……我没维纳和罗莎莉那样的身材,成天
和她们待一起又管不住自己的嘴……还喜欢甜食……体力又差还不喜欢动……」

  看着艾拉一边说一边头越来越低,莫里斯有点烦躁的挥了挥手。

  「行了行了,别抱怨了,我给你想办法,你吃你的。」

  莫里斯刚说完发现自己又着了道。瞥了一眼艾拉,发现她一脸得逞了的模样。

  「你跟谁学的?」

  「女人都会的基本技能,在对付傲娇而且有本事的男人的时候特别有效。」

  艾拉亲了亲莫里斯,然后立马从车里溜了出去,留下一脸懵逼的莫里斯。

  「一个一个学坏到挺快啊……」

  莫里斯一个人坐在马车里,精神已经开始延展出去,在这里他必须小心,不
让人查出波动,一个车队里已经不缺法师了,而且伍德皇子也不是没护卫的,这
里也是有强者坐镇的,再加上一个整天和防贼一样防着他的西蒙,不过说起来西
蒙才是贼啊……

  「被你得逞了?」

  「那是必须的。」

  维纳一脸鄙夷的看着艾拉。

  「你和罗莎莉吃不胖,我羡慕嫉妒恨不行?」

  「不是不行,你干嘛拉上我来陪你演戏?」

  「本来我得去求他,那么一切都是他说了算。现在他自己提出来了,说出来
的话他当然不会食言。然后他会想着把场子找回来,我当然会适当的退让。人和
人就是这样,得有来有往,单纯的一边倒,很快会腻。啊,对了,还让他加深了
你口无遮拦的印象。」

  「你个死狐狸!我帮你你还算计我!」

  「你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有什么关系?你要知道他其实很喜欢你这种没心眼
的,因为你犯了事踹你两脚就算完了,我可就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

  「我会哭啊,然后他就心软了。」

  「你死定了!」

  西蒙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莫里斯现在窝在车里,所以他偷偷的蹲在几个女
人附近想看看能不能偷听到点什么,结果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比如女人之间
的互坑吐槽之类的,或者说,这几个傻逼压根不知道她们的男人是个什么玩意儿,
又或者说,莫里斯在她们面前,是另外一幅面孔。

  「呀,你也是哈比吗?」

  西蒙有点懵逼的扭头看了看卡萝尔。

  「呀,如果不是你和我蹲一起这么长时间,我觉得挤……」

  「我记得我有潜行……」

  「呀,我是哈比族。」

  「你为什么不上天?」

  「呀,我不傻……」

  几个女人发现了和卡萝尔一起蹲在附近一辆马车顶看着她们的西蒙,选择走
远一点,维纳还顺带对他竖了竖中指。西蒙则抬头看了看天上偶尔飞来飞去的石
像鬼,点了点头。

  「大概是我傻。」

  「呀,主人说傻气是会传染了。」

  然后卡萝尔选择换一辆马车顶呆着去,剩下西蒙一个人蹲在马车上思考人生。

  莫里斯则在指挥着外围的魔物和皇家骑士团进行交战,万事都有一个度,不
能让让这帮骑士觉得怎么就这么点怪物就把你们围在这里了,也不能让他们觉得
这是个陷阱,更不能让他们觉得压根打不进来。所以得给他们准备一场相对应的
战斗,比如说把伏兵先弄出来,让大皇子被围事件看起来更真实一些。哈里曼基
本的军事素养还是有的,所以战斗打的中规中矩,在侦察发现魔族有伏兵的时候
率先率领重装骑士打了一波冲锋,然后由步战扈从黏住魔物的大部队,再由轻骑
从两翼打了一波冲背。魔物虽然不像人类那样有士气一说,但是被几轮打下来也
损失惨重,尤其是一些指挥丧失了以后,魔物开始不受控制的各自为战,很快就
被皇家骑士团给围歼了。

  所谓的骑士团,当然不只是骑士。一名骑士,最基本的要带两名见习轻骑,
两个步战扈从,还有一个马夫,一个铁匠,多的可能带的会更多。相比较于而言,
神殿的护殿骑士只能被正儿八经的骑士戏称为骑兵。所以哈里曼出动了一千骑士,
实际上就是至少出动了至少七千人的队伍,在他看来这救个大皇子是绰绰有余了,
事实上当他击败莫里斯的诱饵部队时,的确只损失了几名骑士,当然可能还有两
三百的步战扈从和轻骑,不过那些对于骑士老爷来说是无所谓的,如果骑士战死,
他的随从还有没死的,都会被编入炮灰,反之死到就剩一个骑士,补充随从还是
很方便。

  莫里斯从马车上下来晃悠到伍德的身边。

  「可以竖起皇家的旗帜了,对方大概只会派个骑士来通知一下。」

  「这是必然的事情。」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要这么做,你可能会有生命上的危险,而且后续
会有政治上的危险。」

  「说起来,我其实没有什么退路。我最大的依仗是商人,你也知道,其实商
人很不可信,如果真的出现逆风的情况,他们会飞快的抛弃我,当然我理解他们,
毕竟他们只是钱袋子,缺乏武力,很多甚至就是白手套。我其实一直很绝望,因
为我看不到希望,好不容易有了点希望,我还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莫里斯只是盯着伍德看了一会,然后笑了一声。

  「呵,商人不是你最大的依仗,如果仅仅是商人支持你,你早投降或者自暴
自弃了,你不说,我也不问。你既然考虑好了,那就开始吧,演戏也要演全套的。」

  于是伍德骑上一匹马,有侍从在他身边扛起代表皇家的纹章旗帜,身边一名
剑士也骑上一匹马。

  「殿下身边的剑士叫李,地属性斗气。」

  看着莫里斯看向伍德身边的剑士,西蒙又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他身后,解释了
一句。

  「哦,说起来上次我们还弄到了一把地属性剑士的剑,可以拿去送给他。」

  不用回头看莫里斯也知道西蒙现在看他的眼神不善。

  「我要想挖墙角也不会这么弱智的手段。而且你觉得我会想挖男人?如果是
美女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你就不怕你的祭祀女友哭给你看?」

  「额……说起来我觉得我应该也跟上去,一个是离你远一点,还有一个,我
觉得我在这里伍德阁下估计也不放心。」

  莫里斯晃晃悠悠的走到了伍德的身边,带上眼镜,手上抱着一本笔记本,一
副随从的模样。

  「话说,你能不能让西蒙不要整天跟着我和我的女人,再这样下去我会忍不
住在其他地方找回场子。」

  伍德很难得的笑了。

  「你也有扛不住的时候?」

  莫里斯盯着伍德的马看了一会,马突然开始如同受惊了一样闹腾,伍德差点
被掀下来。安抚了好一阵马才镇定下来。

  「用不着做到这个地步吧……」

  「阁下,人得有一点隐私和秘密,我只能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他继续这样,
那么出什么事情也别怪我,毕竟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或者说,因为是你的人,我
才容忍了他的一些行为,但是我不会一直容忍下去。」

  稍稍停顿了一下,莫里斯走到马的面前,把手放在马的头上,马瞬间彻底镇
定下来,一动不动。

  「阁下,即便你坐上王座,你也无法掌控一切,如果你学不会战胜自己的恐
惧,那么你最终是难成大器的,甚至可能比你的父亲干的更糟糕……」

  「你过分了!」

  「所谓的强大,并不是掌控一切,而是即便脱离了掌控,也能稳得住局面。
即便一时失利,也有信心扳回来,哪怕是残局,也能不怕困难收拾掉。而你还没
有这方面的准备,你只是单纯的试图去掌控一切,又惧怕你掌控不了的东西。伍
德阁下,你在害怕我,所以你任由西蒙在那里干出格的事情,你知道他对我心怀
芥蒂,所以你不用下令只需要默默的待在一旁看,这样你以为可以更了解我甚至
掌控我?」

  这时候皇家骑士团的传令兵举着旗帜骑着马接近了,莫里斯和伍德都闭上嘴。
骑士下马后单膝下跪向伍德行礼。

  「阁下,我们已经击败了魔族,清理出了一条道路。」

  没有多余的话,言下之意就是请你立马滚蛋上路吧,而伍德此时也展现出很
好的涵养。

  「感谢哈里曼阁下帮助我脱离险境。我知道他的顾虑,我们会收拾营地然后
继续上路,不会多做停留。」

  骑士扛着旗帜走了,莫里斯依旧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没动,伍德也没动。

  「……」

  沉默了半天,伍德有很多话想说,想了半天最终没有张嘴,只是发出了一声
叹息。莫里斯则露出了近乎有点诡异的微笑,两个人对视了一会以后,伍德率先
走开了,而莫里斯则继续站在原地,看向远方。

  「终究,你被自己的恐惧,胆怯,骄傲所战胜,被自己的欲望所吞噬。所以,
一切就如同计划的那样了。」

  莫里斯一个人站在那边笑了起来,笑的很大声,甚至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以
至于几个女人觉得他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等笑过了以后,莫里斯慢慢的走了回
来。

  「主人,有什么好事?」

  莫里斯没有理会维纳的询问,而是摸了摸罗莎莉的头,对自己来说是好事对
这几个女人来说可就不是了。

  「没什么,准备走吧,皇家骑士团把外面的魔物都干掉了。」

  「也没我们什么发挥的余地。」

  「我们也不需要发挥什么,活着就是赢。」

  伍德回到了自己的车驾上。

  「西蒙,你不要继续盯着莫里斯和他的几个女人了。」

  「殿下……明白了。」

  「你再继续下去,他可能会对你下手……」

  「明白了」

  「我给过他机会了……」

  西蒙脸色有点异样,但是继续选择了沉默。

  「放心吧,我不觉得到时候他还能翻盘。哪怕他是半神,也翻不了盘。」

  西蒙抬起头看着伍德,眼神里透露出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吗的意思。

  「如果能两败俱伤,就再好不过了。」

  「殿下……」

  「你知道他是个什么玩意儿!从你知道有他这个人开始,他走到哪里哪里都
死人,那个什么好人村就那么没了。橡木村也没了。亚尔城死了一半人整个城市
半坍塌。马兴堡里也是怪事频发。草原上草原精灵差不多死绝了,半兽人内战打
个半死,现在还是一片混乱,他插手最多的猫人族一开始是占到了点便宜现在呢?
差不多在灭绝的边缘徘徊。兽人地盘上的事情我们实在鞭长莫及,不知道他干了
点什么。独龙城的矮人等于成了鼠人的附庸!不能留他!」

  「……」

  「我知道多多少少都有点自己作的味道在里面,橡木村因为贵族贪图矿场的
内斗完蛋了,亚尔城是因为太守是个傻逼,马兴堡里充满罪恶,草原精灵自己作
死,半兽人也是自己作死,至于矮人,说白了早就无力回天……但是他是诱因,
没有他就没这么多事!所以他必须死!还有你不是一直看不惯他,为什么这个时
候犹豫了?」

  「殿下,如果你今天的决定也在他的算计中呢?」

  伍德楞了一下,然后用手扶着额头。

  「也是,和他谈话血压会升高。是啊,他又怎么会猜不到我的反应呢……但
是他有恃无恐啊!所以,让他也体验一下绝望吧……我意已决!」

  「是,殿下……」

  「如果,我说如果,他愿意向我服软,我会给他一个机会,最后的机会。」

  整支车队看到皇家骑士团扫清了障碍,又恢复了士气,开始收拾起营地,准
备继续上路。哈里曼和骑士团的高层则呆在一个小土丘的上面,看着大皇子的营
地在收拾,准备上路,听着传令兵回来汇报消息,几个人相互看了看,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这位阁下还算是知趣的。」

  「这样对大家都好。」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团巨大的魔法能量开始汇集,所有的强者,甚至不是强
者的,都感觉到了那股能量,然后一道能量冲击削平了那个山丘,皇家骑士团的
现场高层等于在一瞬间全灭,这个变故让所有的人猝不及防。然后大量的魔物冒
了出来,再一次展开了对皇家骑士团的围攻。

  「那是什么!」

  伍德这个时候已经不淡定了,准确的说他想象过皇家骑士团高层被刺杀的场
面,但是没想到是这么个场面,这种攻击力别说几个人,一支军队排成一排都会
被扫光。直接下车冲到莫里斯身边双手拉着他的长袍领子,但是他发现莫里斯也
一脸懵逼的模样。啪的打开伍德的手,直接从维纳手里拿过望远镜拉长往远处看
去。然后随手把望远镜丢还给维纳。从包里摸出通讯盒,插入水晶。

  「用到魔晶炮是几个意思?」

  「哎呀,说起来好巧不巧,魔王大人派了妮可大人过来,事情就这样了。」

  「你的意思是这要把我们弄死在这里?」

  「如果你们恰巧死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魔王大人想看看这一任的勇者
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仅此而已。第一炮我按照你的要求搞了,魔晶炮的充能需要
一个小时,如果你觉得不妥,跑路也是可以的啊。当然,如果你们要反攻,也可
以,位置你应该看到了。」

  莫里斯关上了通讯盒,然后看向伍德。

  「伍德阁下,镇定,记得我说过的话,所谓的强大,就是在面对任何问题的
时候,都有解决它的信心,现在咱们是一条船上的,我还不至于自己来弄沉这条
船!」

  莫里斯一把抓住西蒙和李两个人。

  「竖起皇家的旗帜,召集骑士团的残余集中,对方使用的是魔晶炮,充能没
那么快,不要让大皇子待在人集中的地方,听明白了吗!」

  西蒙和李相互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随即莫里斯伸手指了指罗莎莉艾拉和
维纳。

  「准备好干活,卡萝尔,你给我过来!」

  卡萝尔刚过来莫里斯一张魔法符贴在她身上。

  「现在你能用出比平时快两倍的速度,带着这个,把对方的魔晶炮找出来,
顺带让我看下对面的地面都有点什么鬼东西!现在就去!」

  卡萝尔本来不想去的,看到莫里斯的眼神以后没敢说话,飞上了天,以三倍
速一边躲避石像鬼一边快速的向魔晶炮发射的方向飞过去。伍德也终于镇定了下
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看起来,你又被人坑了?」

  「和魔族合作虽然收益不错,但是总也是伴随着风险的,你看,如果挺过去,
你和罗莎莉的声望都会大涨。」

  随着卡萝尔在飞过,莫里斯通过的战术地图开始完善起来。

  「如果死了呢?」

  莫里斯噗嗤笑出了声。

  「人喝水都能噎死。」

  「殿下,皇家骑士团还在死撑,并不愿意向我们靠拢。」

  李按照莫里斯的要求竖起了皇家的旗帜但是皇家骑士团并不愿意向大皇子的
队伍靠拢过来接受指挥。

  「没关系,他们很快就会被逼过来。第一波和他们接触的是被魔族控制的亡
灵大军,主要是附近被屠灭的村庄里的尸体,等他们体力耗的差不多了,后面就
是魔物的大部队。找到狙击点了,看起来那就是我们的目标了,维纳你带上艾拉,
我带上罗莎莉……」

  「给我等等!你们要离开这里?」

  莫里斯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红点。

  「魔晶炮,魔导科技王朝的遗物,只要有足够的储能水晶,普通人也可以通
过按钮发射刚才那样的攻击,不过我们运气很好,第一炮没对着我们来,现在炮
管在冷却,顺带补充魔能。如果我们继续在这里呆着,下一炮会不会被打中,就
说不定了。当然,你可以祈祷那个东西打完刚才那一炮就玩完了,毕竟以现在的
科技水平搞不出那东西,十有八九是哪个魔导时代留下的残存遗物,缺少必要的
维护保养,很容易因为过载爆炸。要不我们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向诸神祈祷,快
自爆,快自爆?」

  站一旁的维纳都笑出了声,然后看看周围的人都一脸严肃的样子,只好尴尬
的收敛起笑容。

  「说老实话我们很难相信你的人品。」

  伍德没有出声,而西蒙则说出了伍德的心声,说的直接了当。莫里斯摊了摊
手,直接选择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摸出一瓶酒开始喝,看起来很淡定。

  「莫里斯,我们?」

  「放心坐下休息吧,你们得对我有点信心,就算我不在乎他们的死活至少不
会让你们死的不明不白。」

  莫里斯随手拿出几张传送符,晃了晃又收了回去。艾拉虽然有点担忧还是坐
到了莫里斯的身边,维纳耸了耸肩膀也坐了过去,罗莎莉则犹豫了一会,最终也
坐了过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

  伍德坐到莫里斯的对面,看起来很平静,但是紧紧握着又略微有点晃动的双
手又说明了一些问题。莫里斯则很淡定的给伍德倒上一点酒。

  「尝一尝,是好货。」

  伍德尝了一口,然后随手把杯子给丢了出去。再次一把抓住莫里斯的衣领。

  「你他妈的到底想怎么样!你要怎么样!」

  然后被莫里斯一把抓住手,按回了座位上去,随手指了指西蒙和李。

  「清场。」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然后看了看伍德,发现伍德现在明显不能做出什么理性
的判断,选择了听莫里斯的,让周围的人都走远了一点。

  「我想问个问题,伍德阁下,你看得起维纳吗?」

  伍德看了看维纳,没说什么,维纳也觉得有点奇怪,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看不起她。她干过的那些个挫事归根结底用两个字就
可以总结掉,怕死。」

  维纳低下头,别人说她一般她无所谓,但是莫里斯说的时候她会有点难受,
因为毕竟,作为主人莫里斯算是不错的。

  「看看你自己,你现在和她有什么区别?你甚至还不如她有勇气。你现在的
想法就是赶紧保护着你逃,逃的越远越好!」

  伍德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嘴张开一半又被莫里斯呵斥住。

  「我话没说完之前你给我闭上嘴!」

  「怎能对殿下如此无礼!」

  莫里斯随手指着西蒙的鼻子。

  「就是你们这帮人把他给养废了,你们把他保护的太好,以至于他成了废物!
一个骑士想要获得一个村子的封地,要上战场流多少血?搞不好就全家没了。一
代又一代的贵族,稍微想扩张一点点都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他现在想要的是整
个法恩,整个!然后他在干什么!躲在这里瑟瑟发抖?如果换做我,我替身都不
需要,自己扛着旗就站在那里!告诉所有的人自己在,自己没跑!他想要声望,
想要功绩,一点点风险都不愿意承担,哪来那么好的事情!」

  「殿下是皇子,身份尊贵!」

  「进过澡堂没,他脱了衣服和你我有什么区别!尊贵?尊贵在哪?想要获得
权力,就比如承担相应的风险和义务!法恩的初代皇帝也是成天亲征的,也是亲
冒矢石在一线打过仗杀过人的!到死都还想着继续亲征能给子孙后代多解决掉点
问题,你们再看看他,只要继承哪怕一点点祖先的勇气也不至于混球成这个样子!
打天下的勇气都还想着坐稳这个天下,靠什么?意淫吗!就是你们所有的人都成
天给他下跪,告诉他殿下身份尊贵,才搞的他以为自己真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
他不过就是个蒙祖先庇护,躺在地上享受着祖先遗产,以为自己了不起的窝囊废!」

  然后莫里斯一把反抓住伍德的衣领咆哮起来。

  「你他妈的想干出点名堂就给我拿出点勇气来,现在,你给我骑上马,带上
皇家的纹章,站到最醒目的地方去!」

  然后另一只手一指李。

  「你给我吹号,让残余的皇家骑士团看到皇家和他们同在,顶住魔物的攻击!」

  然后再看向西蒙。

  「你找的人呢,连带你,跟着我走,不打掉对方的魔晶炮,你们死不死我不
知道,我肯定不会死,她们几个也不会死,你们自己要是不想活,咱们继续在这
里耗!」

  「不能让殿下真的涉险!他身边已经围了太多的人,如果他真的出了点事情……

  莫里斯松开伍德,叹了口气。

  「这样人是不会成长的,这样下去他永远也战胜不了自己的恐惧……随便你
们吧。如果要逃跑的话……」

  「莫里斯,我们不能放任魔族在这里肆虐,已经死了很多人了……」

  莫里斯轻轻的拍了拍罗莎莉的头。

  「我给他们安排好撤退路线然后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天上有石像鬼所以不能
很好的监控战场势态,虽然有点危险但是实在不行跑路还是做得到的。」

  莫里斯开始拿过一张地图,然后拿起笔开始写起来。

  「一人准备三匹马,补给带一点干粮就行,去准备吧,魔族现在没合围跑出
去应该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要跑到哪里才算安全……」

  「不跑了,你说的对……」

  伍德站起来,做了几个深呼吸。

  「李,跟我走,西蒙,你跟着去,我的性命就拜托你了。」

  伍德刚走开几步又回了头。

  「我应该感谢你,但是我手头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也不想做什么承诺,
我打算和你说两句真话。如果我坐上了那个位置,你记得离开法恩,因为我不会
放过你,这是威胁。如果你们解决掉了所谓的魔灾,或者说,我几乎可以肯定你
们能解决掉魔灾,最好也赶紧离开法恩,这是忠告。」

  说罢伍德骑上了一匹马,调转马头走了,路过皇家纹章旗的时候,一把抓过
旗帜,就如同莫里斯说的,自己扛起旗帜,找了个制高点,把旗帜往地上一插,
然后就站在那里,只要站着就行了。李在他的身边吹响了号角。

  「刚才你没说话,你是不是也觉得他说的对……」

  「殿下,您的性命是珍贵的,你的性命,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性命,关系到太
多的人,太多的家族……」

  伍德没再问什么,他知道问不出什么,只要皇帝还没死,或者彻底废了他,
那么,就没几个人敢对他不敬,也没几个人敢对他说真话。

  「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说几句好话或者说委婉点就那么难?」

  西蒙扶着额头叹着气,莫里斯直接笑出声。

  「所以才说你们这帮人把他给养废了。他是要抢天下的人,最糟糕的局面就
是重新打一遍天下,如果软弱成这样,这种建立自己威望的机会不好好把握,还
有个屁的机会。」

  「殿下也没那么怕死,至少……」

  「你说用贴了一身的假爆炸符去吓唬北境大公这事?」

  西蒙睁大了眼睛看着莫里斯。

  「原来你都不知道那些爆炸符是假的,呵呵,你光知道我身上乱七八糟的东
西多,就没发现我各种魔法符也多的很么?你猜猜我从什么渠道得知的。我还以
为他足够信任你,没想到也没那么信任你。呵呵,他只信艾米吧,或许,对艾米
都有那么一丝保留?」

  「你闭嘴!」

  莫里斯看着西蒙诡异的笑了一声,然后对着几个女人招了招手。

  「我们走吧,干活。」

  「那么你呢!你对她们有过几句真话!」

  莫里斯头都没回,维纳骑马路过西蒙身边的时候停了下。

  「说实话我们几个女人都知道莫里斯的嘴不靠谱。但是我们实在想不出他花
这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在我们身上是图我们什么,毕竟我们刚相遇的时候一个比
一个落魄。除了罗莎莉顶着个勇者的名头其他人有什么能被他这样的人算计的?
如果要玩离间计,不妨拿点诚意出来,至少别比他干的差,如何?」

  说着维纳抽了马一鞭子,跟上了莫里斯,留下西蒙在原地沉默着,直到身后
也出现了马蹄声。

  「大人。」

  西蒙没有回头,只是跳上了一匹马。

  「跟上他们。」

  西蒙带着人迅速的追上了莫里斯一行。

  「准备怎么干?」

  「祈祷吧。祈祷咱们运气足够好,祈祷你的大皇子殿下别被一炮给轰了,祈
祷咱们别被那些丧尸给围住,祈祷能顺利的到达该死的魔晶炮那。」

  莫里斯看了一眼西蒙的队伍。

  「你把百合弄过来也不怕搞出事情?」

  「她不会出什么岔子。」

  「最好是这样。说起来如果我要上她,她也不会拒绝吧。」

  「我不会拒绝你的一般要求,但是请记好,你给我带来的耻辱,只要我接到
命令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向你复仇。」

  莫里斯笑了笑。

  「气势不错。准备交战!怕什么什么来。」

  看着面前一片的活尸大军,莫里斯感叹着。维纳一马当先,艾拉给维纳施加
上护盾,随着艾拉高举的法杖散发出光芒,大量的活尸发出惨烈的哀嚎声。

  「不要和它们纠缠,往前冲!」

  虽然一行人继续往前冲,大量的丧尸聚集而成一座尸山怪物,挡在了莫里斯
一行人的面前。一道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一个少女模样,背上长着双翼,有着
一条纤细的尾巴,头上长着两支角,长相很甜美,伟岸的胸和看起来有点幼的脸
有那么一点违和。

  「贵安,几位。」

  几个人都下马,做出警戒的状态。

  「呼呼呼,我不擅长打架,所以我也不会和你们战斗,我叫妮可,受魔王大
人之托,来看看勇者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你们之中……啊啦啦,这不是个小丫头
吗。」

  妮可呼扇着翅膀飞到罗莎莉面前,围着罗莎莉饶了一圈,飞过莫里斯的时候
和莫里斯眼神交汇了一下。

  「小丫头,你真的是勇者吗?」

  妮可看起来一脸不信的看向站在罗莎莉背后的莫里斯,莫里斯点了点头,而
罗莎莉直接一剑挥出去,对着妮可打出一套剑招,结果都打空了。

  「好险好险,小丫头不要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嘛~我不是说了我不擅长战斗
嘛~」

  在场的人一副信你个鬼的表情,刚才罗莎莉的攻击可没有放水,快狠准都没
什么问题,这时候西蒙也想起自己有收到情报说罗莎莉貌似变强了,但是几次接
触都没感受到斗气也没当回事,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没那么简单。

  「小丫头,不要随随便便的增加敌人的数量,即便你们通过了这里,还有很
多敌人要对付,所以,留点力气吧。」

  「你想怎么样?」

  「我不是说了吗,魔王大人让我来看看这一任的勇者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艾拉一发神术打向妮可,维纳从旁边两道剑气打过去,西蒙带来的射手直接
射出连珠箭,西蒙和百合两个人也瞬间消失在原地,法师则使用法术干扰,罗莎
莉也直接再一次攻向妮可。罗莎莉,西蒙和百合三个人从三个角度攻向妮可,妮
可直接撑起一个黑色的护盾,所有的攻击打在护盾上都没有效果,只有罗莎莉的
圣剑肉眼可见的刺进了护盾,但是又被挤了出来。

  「啧啧啧~真残念~虽然刚才那一套如果真打身上估计我不死也会丢半条命,
打得不错。」

  妮可慢慢的飞起来。

  「我这样回去向魔王大人交差怕是过不了关,所以我给你们准备好了试炼,
你们记得要好好活着哟。」

  一道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笼罩了妮可,然后妮可消失在了光芒之中。看着消
失的妮可,罗莎莉咬着牙。

  「我又……」

  然后肩膀被莫里斯的手搭了一下。

  「不要害怕失败」

  莫里斯心想,最近可能给她的打击有那么点大?突然谁都打不过,不过她本
来的实力也不行,如果这点失败都撑不住的话……

  「如果我刚才要是再加一把劲的话……」

  「笨蛋,那样会受伤的,我这不是在鼓励你怕死或者怕受伤,只是不怕这个
概念也要分场合,就算那家伙真被你拼着重伤打死了,后面还有很多呢,要分清
楚主次,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干掉对方的魔晶炮,救下自己和那些骑士团的骑士。」

  「你们两能不能别在那里腻歪了,这可是在战场上!」

  罗莎莉一剑刺向莫里斯的身后,一只活尸就化成了灰。莫里斯心想的确现在
也不是安慰她或者给她上课的时候。说起来妮可刚才给了自己一个眼神,意思是
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如果这个惊喜要变成惊吓,那莫里斯就得找她好好的谈谈人
生谈谈理想了。

  「这个尸山怪怎么办!」

  维纳已经尝试了几次进攻,但都是无功而返,到不是说这东西不受伤,但是
作为不死生物,即便受了伤也很快就恢复了,被维纳斗气烧着的尸体被聚合怪抛
弃,新的尸体又会顶替上来。

  「你其实你要是斗气足够多慢把所有的活尸都给烧掉就行了啊。」

  「……」

  「对亡灵部队要做精准打击,只要打掉亡灵法师,剩下的不打都行。」

  西蒙这时候凑了过来。

  「法师说他找不到对方的亡灵法师,周围的能量太杂乱了……」

  莫里斯看向艾拉,艾拉也摇了摇头,莫里斯轻轻的拍了拍额头。

  「周边找不到还能在哪……怪物体内啊!」

  艾拉和法师听到莫里斯的话对着尸山又多次施加了侦测术,果然找到了一些
苗头,莫里斯则退后了一些,现在人多,他犯不着继续留在第一线,于是随手拿
了一根棍子,一个人到后面去敲落单的活尸玩。

  「你没事能上去干活吗?死盯着我算几个意思?」

  「我的工作其实就是盯着你。」

  莫里斯叹了口气,只好不管西蒙继续自己玩自己的。

  「话说,你既然要假装没战斗力,那干嘛要待在一线呢?」

  「什么叫假装?」

  「那好吧,就当你没战斗力,你为什么还要待在一线?」

  莫里斯撑着棍子稍稍想了想。

  「要编的话,有的就是理由。」

  莫里斯索性抽了支烟出来,顺带还递了支给西蒙,然后找了块看起来还算干
净的地方坐下。

  「习惯了。只能说习惯了。以前我总是担心,自己不在的话,她们几个会搞
砸。后来发现我不在,她们虽然会出点状况,大体上还是能完成目标。那么,就
当是在给她们壮胆吧。如果要再深究一些。呆在后面我会担心她们的死活。毕竟
等待是一件很让人焦躁的事情。」

  「你不能总用你的习惯去套其他人……」

  「你说伍德?和你说吧,他就是个漂亮的草包,当然了,也不能完全说是草
包,毕竟相比较于所谓的太子,他还能算个有点理想的家伙。如果他气度再大一
点,能找到个有我一半水平的辅佐者,愿意放点权,在他这一代或许还能开疆扩
土。」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去辅佐他一下试试?」

  「所以说,人得多看书。你说啊,从古至今,有一个算一个,所谓辅佐皇帝
的人,有哪个有好下场的没?我说这话你估计听了又会不高兴,你以为这位大殿
下上了位,你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么那个孩子呢?如果她走上了那一步……」

  「我就是觉得这个事情有趣,才想看看她会走到哪一步。」

  随即两个人似乎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坐在一起抽完一支烟。

  「你让殿下起杀心了,而且是明确的在我面前都不掩饰的对你起了杀心。」

  「那他应该勇一点,直接对我拔刀相向。」

  「你总是这样,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依仗,你真不怕玩脱?」

  莫里斯只是嘿嘿笑了两声,也没做回答。

  「处理掉了北境的事情,你们就直接走吧,我给你们安排。如何?」

  莫里斯稍稍用认真的眼神看了看西蒙。

  「我虽然说不是太喜欢甜食,但是也不讨厌,我很喜欢草莓,蛋糕上的草莓
我特别喜欢,那种带着奶油的草莓,每次我都会留到最后再来品尝。如果那个不
开眼的仆从以为那个草莓是我不吃的,把盘子给我收了,那你猜猜我会不会烧了
那家店。西蒙,不要多事。多事了以后你会发现,得不偿失。你只是一把刀,那
就不要有太多的想法,好好的当你的刀,伍德不需要你去可怜,有空多可怜可怜
你自己吧。因为你的灵魂和你那个姐姐还是妹妹的灵魂有点相融,所以偶尔你会
产生比较女性化的思维,比如说心疼他,或者说,特别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你或
许应该好好想想,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莫里斯和西蒙看着彼此,西蒙的手搭在自己的匕首上,而莫里斯则是依旧是
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你们两个要摸鱼摸到什么时候,我们搞定了!」

  听到维纳的话莫里斯又挂上了笑脸,向几个人走过去,路过西蒙身边的时候
还顺带拍了拍他。

  「你不是要盯着我吗?继续盯着吧。只是,你无可奈何。到最后,你会发现,
你什么都做不了。」

  打倒一个亡灵巫师和一座尸山说起来其实没花多少时间,几个人重新骑上马,
继续向前。

  「大人,要不要?」

  百合站在西蒙的身边,抬起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西蒙擦了擦头上的汗,
然后摆了摆手。

  「别得罪他……至少你牵扯不深,别参与进来,好好的活着……」

  百合在一瞬间觉得西蒙是不是老了,为什么会被一个学者给吓到,这么冷的
天被吓出一头的汗,怎么看都不像那个记忆中的师傅。当年自己刚跟着这位老师
的时候,他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跟上他们吧,顺带你们觉得她们几个战斗力如何?」

  「就这样啊,没觉得特别厉害,那个罗莎莉以不会斗气的标准来看的确是很
厉害,不过也就靠把圣剑逞威风。至于那个维纳,菜的抠脚,和李大叔完全没法
比,神术方面我也不懂。」

  对于百合的喋喋不休西蒙没放在心上,百合讨厌那几个人,自然不会有什么
好话说。

  「她们身上装备很好,药水很多,说实话我很羡慕,至少说明她们不缺钱。」

  「而且有在防备和试探我们,和我们明显的有拉开一定的距离,那个叫艾拉
的祭祀有试图要求我们配合,我没理她。」

  法师和射手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对此西蒙也不意外,两边无法互信,莫里
斯看起来也没准备统合两边的力量,所以说当初向自己要人无非就是往大皇子这
边的人进来参与一下,或者说,要是没人参与进来伍德会没法安心。

  「走吧,跟上他们。」

  心想着这几个人十有八九到时候要被莫里斯坑死,西蒙心情复杂的看了看百
合。当初伍德提出要百合参与进来的时候他就挣扎过,但是实在没有让自己完全
放心的人,最后还是只能挑她。

  「那几个人怎么样?」

  莫里斯也在问同样的问题。

  「有他们没他们都一样,不如不要,要了还烦,我们几个就够了。」

  对于维纳的牢骚莫里斯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艾拉。

  「我有尝试过让他们配合,对方并不理睬。或许他们会听你的安排,但是到
具体问题上,或许他们会自己有主张。」

  「不过是为了让那个胆小鬼稍微补那么担心的一步操作罢了,下次我会注意。」

  看着维纳向他打手势,莫里斯知道西蒙带的队伍已经追上来了。随着双方的
马队越来越近,大家都低头赶路,没有了声音。伍德的行为终于有了收获,皇家
骑士团在高层被一锅端,又面临生存危机的时候,终于向这位大皇子低了头,因
为他现在就代表了皇家,他人就在那,皇家的旗帜就在那,越来越多的骑士开始
集中过来,接受调遣。

  「我不懂军略,可以交给你吗?」

  李听到伍德的问话稍稍思考了一下。

  「殿下,其实我也不懂,但是我们不需要懂,他们自己懂,就是缺个领头的。」

  伍德点了点头赞同了这个说法,他其实并不像表现的那么有勇气,他完完全
全是被莫里斯又逼又激将的才站到了山头上,如果他的手不是一直握着插在地上
的旗杆他可能会站不住,激动的时候他是很激动,激动过后整个人就似乎有点脱
力。想想自己不应该如此的幼稚就被莫里斯刺激到,伍德有点自嘲的笑了笑,不
过也暗暗发誓,一定要莫里斯付出代价,或者换句话说吧,要他死的很难看,既
然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示好得到的只有这样的结果,既然他无所畏惧肆无忌惮的作
死,那就让他死!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又开始愉快起来,因为他不用再纠结这个人
的事情了。当然短暂的愉悦过后还有更现实的问题要面对,就是那个不知道什么
时候会来一发的魔晶炮。手伸到口袋里想摸个手帕出来,却摸到了一点不一样的
东西,一张纸。什么时候自己的口袋里多了张纸!伍德稍稍纠结了一下,碰过自
己衣服的除了仆从,只有莫里斯,他碰过自己!自己可以肯定一开始是没这张纸
的,那么,必然是他塞自己衣服里的!最终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摸出纸,打
开看了一眼,神色又变了。

  「我记得莫里斯说过,皇家直属的骑士和皇家征召的骑士之间,有那么点不
合?那他们混在一起是不是会影响战斗力,不如让两边的人各自选一个领头的,
皇家直属的在左边,皇家征召的在右边,互不干扰。」

  李很快把伍德的意思和下面的骑士沟通了一下,慢慢的下面本来各自为战的
骑士们开始显出了阵营和领头人,同样战斗力也得到了加强,从一开始各自为战
到慢慢变成小团体,再由小团体组成了大团体,都是聪明人,就算平时有再多的
问题,也知道遇到事应该去找谁,而自己,则占了血统的优势。莫里斯真是个顺
手的工具啊,虽然每次用到不是扎手就是扎心,但是实在是太好用了,比他见过
的所有的工具都好用,当然等自己上了位,这种工具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必须死。

  「我觉得我们还是别扎堆了,效率更低,对彼此也好一些。」

  莫里斯一行击倒了几只魔物以后,在稍作休息,莫里斯则在和西蒙交涉。

  「说起来,我们两组随便哪一组遇到这几个,都不至于打成这样。」

  西蒙皱着眉头没说话,其实他知道自己这边的人也是这个想法,两边的人都
花了绝大多数的精力用在防备对方身上,以至于无法放开手脚去作战。

  「说的好像我们想和你们一起一样?一个一个菜的抠脚!」

  百合率先表示自己的不满,听到她的话维纳也不甘示弱的嘲讽回去。

  「跪着舔烟灰那会也没见你这么勇,说句不好听的要不要打一架,看在你是
大皇子的人,输了我不要你的命,脱光了在马兴堡爬一圈。」

  「战士打盗贼你好意思?你怎么不去打法师?」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打起来谁管你,把你们打趴下就算赢,还管什么光彩
不光彩的?三对三我们只会赢的更快。」

  「靠装备算什么本事!」

  「来来来,不靠装备徒手搏击要不要打打看,看是不是死更快。」

  眼看着两边要吵起来,一股巨大的能量又汇集起来,以至于所有的人都感觉
到恐惧。魔晶炮再一次开炮了,这是第二发,也就是说几个人已经磨蹭了一个小
时了。

  「不用担心,打不到他。」

  西蒙盯着莫里斯看了一会,点了点头。

  「好吧,我信。百合,多萝西,波利特,我要求你们在解决北境事件之前,
无条件服从莫里斯的调遣,服从安排。」

  「师傅!」

  「给我闭嘴,如果他要你暖床你就给我洗干净去暖床,如果他要你死你就去
抹脖子,听明白了吗!跪下,宣誓。」

  看着百合要哭出来的样子,西蒙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再重申了一次,跪下宣
誓。莫里斯到是不想把情况弄到下不来台那种尴尬。

  「第一次见你不是挺高冷的吗。怎么现在看起来一副小孩子脾气?」

  随着莫里斯的眼神扫向西蒙,百合浑身绷紧了,看着他微微翘起的嘴角,感
觉心跳的快到嗓子眼了。

  「我比较喜欢,契约。」

  莫里斯拿出一份契约。

  「你这种东西一看就很奇怪!」

  莫里斯则没管百合的废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我们没有时间慢慢去磨合,各自又有自己的阵营和立场,现在也没时间给
我们慢慢的耗。现在我就是占据优势,所以你们得签这个契约。上面写明了权利
和义务。在北境的问题处理掉之前,你们听我们的指挥,配合我们行动,我们也
不会故意去坑害你们,如果任务有性命之忧,会提前告知你们自己判断,你们也
有拒绝的权利。」

  西蒙表示没什么问题。

  「我很好奇,这种契约你真那么看重吗?说实话,名字都可以写假的。」

  莫里斯抬起头,沉默了一会以后露出一个微笑。

  「写契约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并不把你当自己人,我和她们几个就
不需要写什么契约,与其说这是一份契约,还不如说这是一个态度。当然我知道
有很多人把契约当厕纸,闲着没事拿去擦屁股都嫌硬,不过我是很尊重契约的,
如果定下契约,那是要做到的。我建议,你好好的读一读,再签。」

  西蒙压根没看就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很快其他几个人也写下了。莫里斯则继
续保持着微笑把契约收好,心想,魔王的契约你都敢随便签,呵呵,契约当然是
有坑的,准确的说,这份契约就是为西蒙准备的,恶心了自己这么久,不收点利
息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好了,现在大家在一个战壕里,就暂时放下阵营派别之争,把眼前的问题
搞定。」

  莫里斯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几份东西,递给几个人,是各种药水。

  「没加料……」

  看到对方的眼神和动作,莫里斯斜着眼睛看了看西蒙。

  「你平时是不是这么和他们说我的,你们要面对的是人渣,土匪,无耻败类。
他说话的话每个字都要怀疑,他的东西能不碰就别碰?」

  西蒙有点尴尬的撇过头。

  「我也没说到这么过分,只是说对待你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那好吧,现在诸位,请把体力恢复药水喝了,再把对应的力量恢复药水喝
了,这是命令。」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把对应的药水给喝了,莫里斯则翻出
一张地图。

  「刚才第二发魔晶炮已经发射了,一个亡灵巫师加几只魔物我们已经磨蹭了
一个小时了,没那么多时间给我们磨蹭,所以你们喝的药水里我下了东西,不听
话就没解药,别挣扎了,你们查不出问题。」

  「我就知道……」

  「维纳,让这货闭嘴。」

  然后莫里斯拿出了一张地图,铺起来。

  「真没空给我们磨蹭了,下一发打哪就难说了,而且后面的路,不能再骑马
了。」

  西蒙听出了莫里斯的意思,如果说前两发魔晶炮其实就是算计好的,那么下
一炮就真的是到看运气的时候,其实从一开始莫里斯就在诈伍德,明明是算计好
的事情硬要装的和意外一样。想到这里西蒙的眉头又皱的更厉害了,这货很明显
的是在挖坑等伍德往里面跳,而且就现在的状况,自己去劝都劝不回来,或许到
时候从罗莎莉或者艾拉那边试试,这两个女人或许能讲讲道理,至于维纳恐怕脑
子没好到能和她讲道理,讲了她也未必会听。

  「这样,罗莎莉,艾拉,维纳,法师,射手,你们走这一路。临场的判断维
纳你决定,艾拉你辅助,法师射手你们把自己的能力和她们沟通一下。」

  然后莫里斯指了指西蒙和百合。

  「你们两个,跟我走。」

  「莫里斯!」

  维纳当即叫出了声,和两个刺客走一路?这是脑子抽了吗。

  「我把临场决断权交给你了,做好自己的事情。我不会在这里出什么事情,
放心吧。」

  罗莎莉则看向西蒙,冷冷的说了句。

  「我不希望他出什么事情。」

  「好。」

  西蒙回答的很痛快,说老实话他就算对莫里斯起杀心也不是在这里。

  「你照顾好自己。」

  艾拉则又提醒了一下莫里斯,委婉的表示了担忧。莫里斯点了点头,轻轻的
拍了拍她的背,然后握着艾拉的手轻轻的抚摸了几下。艾拉感受到手心的纸条,
不动声色的收下。很快两组人就分开了,各自向着目标前进。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