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血色天骄魔女】(第五章)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血色天骄魔女】(第五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血色天骄魔女】

作者:ml5401990
2021/1/18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946

                第五章

  朱樱连攻数掌,都被洛若麝翻滚避开,暗暗有些焦急,她莲足轻点地面,一
跃来到校场兵器架旁,提起一杆长枪,对准洛若麝的心口掷去,这一次她运起全
身力气,连小腹撕裂的伤口都拉开几分,露出一些红润娇嫩的肠道,腹部的剧痛
令她动作一缓,停下追击的脚步注视着电闪而去的长枪。洛若麝连续的透支生机
,碎裂的脏腑伤上加伤,连血液都快失去循环的能力,眼前更是一片黑暗,只有
回光返照的瞬间才能勉强视物,她感受到死亡的危机,再也顾不得保留,运用秘
法燃烧了自己心头的精血,她只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在迅速虚弱衰老,但娇躯在
这一瞬间却恢复了几分力气,被震裂的残破心房极速跳动,心血运转全身,连下
半身都恢复了几分知觉,不过她前一段时间曾被剜去一缕心肉,导致动脉爆裂气
血改道,虽然活了下来血液却不再循环流畅,这包含着她生机寿命的精血也大部
分流失浪费掉了,她顾不得多想,本能的想要起身躲避,不过两条玉腿刚刚发力
,却再一次被髓内的精液干扰,下半身神经瞬间麻痹,竟是没能起身,洛若麝神
情凄然绝望,却还是不甘心受死,挣扎着侧身移开要害,长枪擦着她的心房透体
而过,巨大的力道将她拖动数米远,钉在校场边缘的圆柱上,长枪上裹挟的内力
在她体内炸开,洛若麝只感觉半边心房以及一侧的肺叶都炸裂开来,瞬间连呼吸
都停止了,她内腑大出血,甚至失去了呕血的力气,闪亮的美眸中瞳孔都在放大
,她不计代价的燃烧起自己的生命力,连精血也不再保留,残破的半边心房仍然
艰难的缓慢跳动着,一丝丝心头精血运转全身,青紫的娇躯勉强恢复几分苍白,
洛若麝心知再也无法躲避朱樱接下来的进攻,美眸望向朱樱,用着最后的力气哀
求道,「樱儿,看在我是你娘亲的份上,饶我一命吧!」

  「贱人,受死吧!」朱樱见她凄婉的样子,没有半分犹豫,抬起玉手运转内
力拍来。

  「停手!」王帅并不想王府得势,之前只是不甘心被王妃利用,故意将她虐
残以便更好的掌控,他这时见朱樱并没有停手的打算,一声冷喝,飞身来到校场
上,一掌迎向朱樱,他的内力雄浑霸道,远胜朱樱这二流的身手,一掌击出,空
气都发出阵阵音爆,朱樱见此情景,忍下不甘,在空中泄去功力,美眸流转间媚
态横生,乳燕投怀一般迎向王帅全力的一掌,这一掌结结实实落在朱樱胸口下方
,将她破裂的肚皮都打的炸裂开来,她娇躯如炮弹一样飞出,砸在校场地面上,
檀口不住呕血,小腹撕裂处一大截肠道都被震到体外,王帅见她外露的肠体嫣红
莹润,隐隐泛着红宝石的光泽,对台下轻笑道,「李副帅,你的天阳功不是正需
要美人柔肠辅助修炼吗,郡主这等天女的柔肠可不要错过啊。」

  这时京军中走出一名精壮的汉子,周围京军士卒议论道,「李副帅的天阳功
据说是一种采补魔功,寻常采补功法只是吸取阴精,而李副帅的天阳功却是另辟
蹊径,阳具能将美女柔肠中的精血吸取,此乃吸精采气之法。」

  「先人都说荡气回肠,人的精气最终都会循环回肠道,李副帅这种采补功法
我以前见过,被采补的女子最终腹内血脉枯竭,气血两失而亡。」另一名京军士
兵补充道,「天阳功运转起来,阳具会随着吸取的精血而胀大,上次李副帅施展
此功,阳具足足涨粗到拳头大小,将那女子的小腹顶得如同怀胎八月的孕妇一般
,最终更是直接捅破肚皮,将那女子活活捅死。」

  在众人议论中,李副帅走上校场,褪下军裤,露出狰狞的阳具,朱樱被王帅
一掌打的小腹爆裂,肝肾等多处脏器破裂,痛得娇躯痉挛,正在运功压制伤势,
并未听见下方士卒的议论,见李副帅赤裸着下体走来,为了讨好京军,娇艳的容
颜浮现出勾魂摄魄的媚意,玉体缠在李副帅身上,小腹外露的一截柔肠轻轻在李
副帅阳具上摩擦,渗血的伤口逐渐将他的阳具吞没,朱樱小腹一挺,李副帅狰狞
的阳具尽根没入腹中,朱樱嘤咛一声,献上湿热馨香的樱唇,贝齿轻轻啃噬着李
副帅肥厚的嘴唇,香甜的嫩舌在李副帅口中翻转搅拌,朱樱一番施为,本以为会
将李副帅勾的全身火起,却见他木头人一般无动于衷,只有腹中的阳具更显粗大
狰狞,忍不住小腹贴的更紧,柔软的纤腰扭动研磨,檀口轻启道,「将军,感受
到滑滑嫩嫩的触感了吗,您的阳根顶在人家的鲍宫上面了呢。」

  李副帅面无表情,将天阳功运转起来,只感觉下体一阵阵美人精血顺着龟头
涌入阳具,功法运转起来,得到吸取的精气补充,内力越发精纯,失去精气的血
液补充到阳具中,阳具也涨的越加粗大,吸收的速度也在逐渐加快。

  朱樱娇躯扭动间,却感觉腹腔一阵阵虚弱传来,腹内更是撕裂一般剧痛,她
玉面惨白,娇躯逐渐脱力,还以为是王帅那一掌带来的重创,强行打起精神,美
眸顾盼间,黛眉簇起,贝齿轻咬下唇,流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道,「将军,人家
的伤势好重哦,被您的大鸡巴干的快晕过去了,您抱住人家用力干,看看能不能
真的把人家干到晕死嘛!」

  「可以,」李副帅点头道,他虎臂钳住朱樱娇躯,开始发力猛操,这时他的
阳具已经粗过儿臂,快有半条前臂长短,阳具撞击在朱樱的鲍宫上,直接将其顶
成一层薄皮,龟头甚至能够感受到朱樱脊柱的形状,他不顾朱樱开始痉挛惨叫的
娇躯,阳具在她腹内翻转横扫,搅的朱樱眼前都是天旋地转,一阵阵眩晕,突然
,李副帅的鸡巴全力一刺,将朱樱的一只卵巢顶得裂开,她只感觉头皮一阵凉意
直达玉腿,接着就是一阵极度的虚弱伴着剧痛传来,几乎瞬间昏死过去,朱樱柔
腹一缩,娇躯反向弓起,暂时避开李副帅阳具的挞伐,娇声道,「将军,人家的
菊门前几日被撕裂过,整整撕成了四瓣哦,现在痒痒的呢,将军您的阳具这么粗
大,给人家再开开花嘛!」说着,她娇躯落在校场上,跪趴下来,露出粉嫩娇小
的臀眼,只见她菊花四周肌肤依然细腻无瑕,白皙的肌肤上围着菊花位置有着均
匀的四条红痕,似乎是刚刚愈合的伤口。

  李副帅也不在意,将已经极其狰狞粗大的阳具狠狠捅在朱樱臀眼处,两只蒲
扇大手按住朱樱丰腴臀肉,用力向两侧掰开,血水四溅中,朱樱的菊门再次爆裂
开,拳头粗细的阳具披荆斩棘,一路刺穿进她肠道最深处,朱樱虽然身经百战,
菊门不知被干爆过多少次,但被李副帅运转着天阳功的一下刺穿吸取了大量精血
,受损的肠道本该是粉嫩晶莹,此时却被吸成一条惨白的软肉,她只感觉这一下
几乎刺入脑髓,眼前瞬间一片黑暗,娇躯都失去所有知觉,只是本能的痉挛抽搐
,她贝齿咬咬舌尖,强打起精神摇动丰腴的美臀,配合着李副帅的凶猛抽插。

  「朱樱郡主果然不凡,在李副帅的天阳功下这么久都没崩溃,还配合着被吸
取精血,」一名京军士卒道,「上一次见李副帅施展此功时,那个女孩几乎是瞬
间就瘫了下去,像死尸一样被吸死。」

  李副帅功法继续运转,感觉功力大进,忍不住放声大笑,他阳具一次次尽根
而没,带出朱樱一节节失血的惨白肠肉,朱樱只感觉内脏被不断抽出,几乎失去
知觉的娇躯传来阵阵空虚感,虽然疑惑不解,却还是咬牙坚持,李副帅阳具不断
充血,涨粗到犹如婴儿头颅,将朱樱的臀骨都撑得有些变形,朱樱菊门炸裂的伤
口虽然不断扩大,却被堆积的肠肉堵塞,不过随着李副帅阳具越发粗大,这些惨
白肠肉也在逐渐撕裂,被摩擦成一条条烂肉,挂在朱樱臀间。

  朱樱又熬了几息,一种前所未有的虚弱感涌上心头,似乎生机都正在被磨灭
,她美眸凝起,见自己全身粉嫩的肌肤都变的青紫,小腹一截阳具穿过肚皮,外
露出来小半截之多,终于感觉到不对劲,她一撑地面,翻滚几圈,娇躯掉下校场
,转头一看,几乎半截肠道都挂在臀外,肠肉气血尽失,残破惨白,这才知道是
被人采补了,顿时一股怒意涌上心头,但犹豫了许久却没敢发作。

  「本帅宣布,郡主下场出局,这场比武王妃获胜,将执掌王府军营大权!」

  朱樱被吸干了全身大部分精气,血液残存无几,全身都因为缺氧变得青紫,
大脑也是一阵阵眩晕,她运转所有内力加速血液循环,又燃烧自己的天女生机,
这才勉强提起几分精神,也不敢反驳王帅,俏脸露出委屈的神色,娇声道,「明
明是人家赢了的,这个贱人眼看活不成了,以后由樱奴效忠大人,好吗?」

  洛若麝喘息良久,半残的心房中几条主要的血脉恢复运转,她强提起几分神
志,见此情景,心中涌起求生的欲望,急忙说道,「麝奴愿意献上身心,以后都
用人家的心房服侍王帅。」

  王帅沉吟一下道,「好吧,本帅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本帅就站在这里,你们
谁把本帅伺候好了,先射出来,谁就可以执掌军权,失败者要被当场车裂!」

  朱樱望了一眼被长枪钉住的洛若麝,不顾后果的疯狂运转起丹田真气,将真
气涌入心脉,她娇柔的心房在真气刺激下擂鼓般跳动,残余的血液高速流动,娇
躯竟恢复几分红润血色,朱樱玉掌一拍地面,飞身来到王帅身边,她嘴角噙着一
缕美艳的笑容,凤眼直勾勾盯着王帅,修长的睫毛翕动,一副任君采撷的神态,
显得风情万种,朱樱将外露的失血肠肉塞回腹内,玉手在小腹内摸索,扯出一小
节粉嫩鲍宫,凑在王帅粗长的下体前,踮起脚尖,两只纤长的手指指甲用力按下
,深深扣进鲍宫软肉,接着左右发力,将鲍宫生生撕出一道裂口,她娇躯贴在王
帅身上,握着他粗长的下体尽根没入宫房内,柳腰扭动间,滑嫩的鲍宫软肉刮过
王帅的龟头,伴随着宫房内湿热的体液,令王帅呼吸都急促了几分,朱樱虽然腹
痛如绞,香汗淋漓,却还是露出笑意,一张无瑕容颜凑在王帅眼前,樱唇吹气如
兰的对着王帅献上妩媚艳姿。

  洛若麝这时也顾不得喘息,她还在燃烧生命力,挣扎着从长枪上爬离,她玉
手扣紧地面,娇躯逐渐脱离枪身,众人只见长枪那闪着寒光的精铁枪身上,留下
一片殷红的鲜血痕迹,上面还挂着一些破损的脏器,洛若麝娇躯绝美,通体如同
美玉,她破碎的脏器也是精致莹亮,仿若玉石,在阳光下散发莹莹光泽,枪身不
断摩擦残破的心房,洛若麝刚刚勉强运行的几条血脉再次受损,她气息更是萎靡
,却还是顽强的爬到王帅身边,见王帅将下体拔出朱樱小腹,她犹豫了一下,咬
牙也是将自己心口处被长枪刺穿的伤口凑上,王帅推开朱樱,将下体插进洛若麝
的心口中,感受到她还在顽强跳动的残破心房,王帅扭了扭身子,下体对准她的
心房斜插了过去,只将她尚且完整的半边心房捅的不断移位,洛若麝檀口呕出汩
汩心血,娇躯本能的颤抖想要躲避,她美眸一片黑暗,瞳孔不断放大,却燃烧生
机用两条玉臂死死缠住王帅的腰部,王帅找准角度,按住洛若麝纤滑的美背,阳
具猛力一捅,只感觉龟头破开她的心肉,将她尚且完整的半边心房直接刺穿,阵
阵激射的血液淋在阳具上,王帅爽的几乎忍不住射出来,再一看洛若麝,她螓首
耷拉下去,浑身一片死气。洛若麝濒死的感觉不断袭来,已经感受不到虚弱和疼
痛,她只觉心房再难跳动,神志正在逐渐丧失,她只好不顾一切,激发所有求生
的能力,天魔解体秘法,燃血秘法纷纷动用,甚至连江湖中人人都会却没人使用
的爆体决都用了出来,这爆体决是一种激发潜能的法门,也是公认的副作用最大
的功法,运转爆体决,会爆发全身血肉的所有潜能,仅仅能短时间增强体质,但
是筋腱骨骼乃至神经都会同时拉伤,过后也会筋腱粘连,骨骼变形,神经丧失,
成为废人,而且过后血肉也会逐渐坏死,洛若麝也是穷途末路才会运转此功法,
她娇躯异常柔韧,却也在爆体决的作用下不断痉挛变形,粉臂玉腿的筋腱抽成一
团,鼓起一个个大包,筋腱带动全身都胡乱扭曲,剧烈抽搐的筋腱把神经拉断扯
伤不知多少处。王帅按住洛若麝的娇躯,下体尽根而没,原地不动,呼吸却越加
急促,只感觉龟头被她爆发秘法而快速跳动的心房不断摩擦,忍不住大吼一声射
了出来,王帅修炼的心法充满暴戾杀戮,他的精液也混杂着杀戮的气息,充满破
坏力,所以射在髓液里才会一次次将洛若麝的神经摧毁,这次浓精混着本就不多
的血液一股股从心房流入洛若麝动脉中,令她惨白的娇躯再次泛起青紫,整个人
如同死尸一般毫无人色,混着浓精的血液很快流经她娇躯各处,所过之处大量的
细胞坏死,彻底断绝了洛若麝身为仙子级美女的修复能力,她感觉生命力几乎无
法再燃烧,玉体各处也在快速失去知觉,甚至连心房是否跳动都失去感知,微弱
的呼吸更是直接断绝,她瞪大美眸,集中所有意志维持意识不散,希望能熬到王
帅浓精流散的时候。

  王帅射过之后,扔下怀中死尸般的滑嫩娇躯,吩咐手下将朱樱车裂,朱樱见
京军将士牵来马匹,眼神惊恐,神色犹豫不决,直到被按在刑车上,才高呼道,
「罗开,你们凌云庄快救下本郡主啊,只要本郡主回到王府,有父王在,京军也
不能为所欲为!」

  军营阁楼上,一直看戏的罗开也不禁皱了皱眉头,他这次代表凌云庄与郡主
达成合作,若郡主倒台,凌云庄今后甚至可能会被官军清剿,罗开考虑了一下形
势,此时虽然无法与京军对抗,但若是做出一些牺牲,也是很有希望救走郡主的
,他看了看身后已被自己用乾坤坎离神功征服身心的白婉婷和董依依一眼,暗道
一声可惜,却还是吩咐道,「你们去阻拦京军高手,我亲自出手救走郡主。」

  两女都是武林十美,国色天香,此时齐齐自阁楼跃下,也是惊艳了众人,董
依依一身紧身劲装,勾勒出蜂腰纤细,酥胸挺拔,一张不施粉黛的绝色容颜,脸
型圆润细腻,五官精美无瑕,绝美中透着可爱娇憨。白婉婷一身素白纱裙,飘然
若仙,玉颜梦幻般精美,仿若仙女下凡,不但容貌倾国倾城,气质也是高贵典雅
,两女都是绝代佳人,各擅胜场,其中白婉婷更是排名武林十美中的第四,仅差
一点就是仙子级的美色,可是她们出手却都狠辣无情,落地的瞬间便拔剑将刑车
周围的几名京军将士割喉,两女脚步未停,飞身杀向京军。

  「哼,不知死活!」王帅飞身回到车架,一挥手,一排排将士整齐的越众而
出,前两排为弩手,一排半蹲,一排站立,后面两排弓手,弯弓准备抛射,再后
面就是长枪手及盾牌兵,军荣整齐,杀气凛然,两女却恍若未见,依然运起轻功
,飞身扑来,瞬间箭矢齐飞,董依依功力稍弱,持剑磕飞两只强弩后便被一只弩
箭自小腹射入,强大的力道让她身形一顿,娇躯瞬间又是被几只飞箭射中,董依
依娇哼一声,再次飞身扑来,王帅见状,拿起一张强弓,运起功力附在箭矢上,
对准董依依射去,董依依闪避不及,被一箭射入胸口,强大的内劲爆发,将她胸
前炸出两指宽的血洞,半边肺叶都被射穿了,董依依摔落地面,娇躯被鲜血染红
,这种重创令她天女级的体质也难以承受,她看了看带着朱樱疾驰而去的罗开,
本能的想要逃走,不过这个念头刚生出来,心头就是一阵刺痛,附着在五脏六腑
的乾坤坎离真气忽然暴动,几乎将她内脏炸开,她娇憨的倾城容颜哀怨之色一闪
而逝,急忙咬牙起身,继续冲向京军。

  董依依摔落地面,京军弩手都将箭矢射向白婉婷,白婉婷柳眉微蹙,绝美仙
颜流也是露出哀伤,她被罗开调教的更久,凌云庄有依依三日,婉婷十屠的传言
,说的是董依依每次被罗开调教都是以三日来计算,而白婉婷每次被调教都要被
剖开娇躯十处,她是决不敢背叛罗开的指令,她玉臂挥剑如雨,将一只只箭矢格
开,王帅见她武功如此之高,拿起三支弓箭,将强弓拉满,一式三星连珠射去,
王帅一身战场功夫不逊色江湖顶尖高手,白婉婷挥剑挡去,长剑竟被磕飞,三支
箭矢分别射穿她的玉体,将她击飞数米远,胸口下方炸裂出三个血洞,一侧的肺
叶几乎被炸碎,伤势比董依依还要严重数倍,不过白婉婷经常被罗开用乾坤坎离
神功虐到濒死,也有过多次被剖开身体让众家丁轮奸内脏的经历,每次她都被轮
到仙颜崩坏,再难保持高雅气质,跪地苦苦哀求饶,过后也是内脏多处破裂,她
早已不敢生出半分犹豫之心,她甚至连伤势都顾不得压制,莲足一点地面再次飞
身攻上。

  众人见两女都是娇躯染血,玉体被弩箭射穿多处后,终是杀到了京军阵前,
这时罗开已经带着朱樱逃到军营围墙上,他回头看了一眼深不可测的王帅,不敢
召回两女,带着朱樱头也不回的远遁而去,白婉婷见此情景,美眸哀怨,仙颜紧
绷,玉掌拍向杀来的枪盾兵,董依依天真烂漫,哪怕被罗开残忍虐待,心中仍对
他有几分爱意,这时竟呆立原地,痴痴的看着罗开逃离的方向,一名枪兵见她发
呆,狠狠刺穿她不盈一握的蜂腰,枪尖刺入柔肠,剧痛令董依依回过神,她吐出
一口鲜血,回手一剑将此人斩杀,另一边白婉婷运掌如飞,连续击杀十几名精锐
士卒,周围一时无人敢上前,众京军杀向董依依,董依依功力稍弱,又连受重创
,一时招架不过来,被连续数枪刺中玉体,眼前一阵发黑,修长的玉腿一软,几
乎栽倒下去,围攻的五名枪兵一齐发力,五杆长枪齐齐刺入董依依胸前后背,董
依依一声惨叫,手中长剑坠地,娇躯也彻底瘫软下去,众枪兵抽出长枪,想要将
她擒下,一名伍长挥退众人,提枪对准董依依的丹田刺去,董依依伤势虽重,却
一直有内力护体,内腑的损伤并不大,多是些皮肉伤,她本可以避开,却有些自
暴自弃的挺起小腹迎了上去,檀口轻启道,「刺吧,把人家丹田废掉,人家会好
好伺候你们的,人家身子上的伤口这么多,你们可以随便用。」她说着,娇憨的
玉颜透出几分妩媚,不过很快就是一片惨白,丹田一破,她功力尽散,伤势陡然
爆发,檀口涌出一股股鲜血,不过她容颜倾城,乃是天女级的美女,很快便透支
生机回光返照般恢复神采,她妩媚的侧躺在地上,玉指轻勾,娇憨的绝美容颜满
是堕落的媚态,众将士见王帅点头示意,急忙开始脱起衣裤,伍长拔出刺破董依
依丹田的长枪,一把便将她已经残破的紧身衣扒下来,只见董依依玉体宛若美玉
,白皙无暇,体型纤细,柔若无骨,酥胸雪臀却是不成比例的丰满硕大,她肌肤
不但晶莹剔透,更是无比的圆润细腻,仿若丝绸般光滑,只是无瑕的玉体上遍布
着大大小小的血洞,有被弩箭射穿的,有被长枪刺穿的,伤口失去内力压制,都
在汩汩的渗着血水,伤势最重的就是王帅那一箭,将她左半边肺叶都炸开两指宽
的血洞,让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董依依挣扎着爬起,娇躯水蛇般缠上伍长,她
美眸打量一下玉体上下,嫣然一笑着将胸前最重的伤口凑到伍长胯下,伍长揪住
她的螓首,下体插进血洞狂干起来,鸡巴在董依依肺叶中左冲右突,将她干的樱
口不断吐着血沫,随着他一声低吼,大量的白浊浓精发泄在董依依肺叶里,甚至
被刺穿的玉背都渗出少许,董依依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因为伤心欲绝,已经开始
自暴自弃,毫无保留的透支生机,整个人不断的回光返照般艳光四射,俏脸时刻
流露出勾人的笑意,她咽下口中的血沫,妩媚的打量众人道,「快继续啊,都射
在人家的身体里,看看你们最后是把人家干死还是射死呢?」

  一名虎背熊腰的将士急忙凑上去,掏出粗如儿臂的下体道,「俺天赋异禀,
女人的穴没几个能让俺插进去的,不知道你这伤口能不能行。」

  董依依凑过胸口比量一下,两指宽的血洞比他的下体小了一大圈,她美眸水
波流转,轻声道,「虽然小了点,不过人家的皮肤很软的,肋骨也有几分柔韧,
你来试试吧!」

  这名将士早就被勾的血脉贲张,下体翘到肚皮,这时忍不住将她按在地面,
下体对准伤口干了下去,只见董依依伤口处细嫩的肌肤左右撕裂,她娇躯肉眼可
见的沁出香汗,香舌却在打着圈舔弄将士肚脐,这名将士欲火焚身,一咬牙沉重
魁梧的身体压下,下体猛然撕裂伤口,尽根插进了董依依的肺叶中,只见董依依
娇躯瞬间停滞,血色全无,哪怕透支着生机也尽显死气,将士凶猛抽插,感觉下
体被她两肋软软包夹,肺内温热的血沫刺激着龟头,狂干了几十下就射了出来,
等他拔出下体起身时,众人才看到董依依那艳丽的神情已经呆滞,檀口涌出的血
沫中还带着一些乳白的阳精,众人见她虽然凄惨却还有微弱的呼吸,纷纷扑了上
去,将她干的美眸泛白,玉脸僵硬的笑容都在抽搐。

  另一边白婉婷在董依依落败后也停止了进攻,她只要没有逃离的想法,乾坤
坎离真气就不会爆发,此时她原地调息,用内力压制着伤势,当十几名将士在董
依依胸前的伤口处发泄过后,董依依娇躯已经彻底失去了血色,她苍白的玉体原
地抽搐着,左肺中大量的浓精让她呼吸极其艰难,每次呼气都带出肺中粘稠的精
水,左肺恐怕已经丧失了功能,她感受到娇躯越发沉重,凄婉的望着白婉婷道,
「婉婷姐,你还调息做什么呢,反正这样死掉也是白死,不如便宜这些将士,」
她持续燃烧着自己天女级的生命力,却依然越发虚弱,她嫣然一笑,将自己的全
身精血都燃烧起来,美眸恢复几分神采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婉婷
姐的衣物褪了,让我们姐妹一起伺候大家。」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