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网游之绝世淫奴】(第二章)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网游之绝世淫奴】(第二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princessbetty
2021/03/17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否
字数:14,196 字

第二章:2个铜板和死太监

  系统帮我定位好红袖招的位置之后,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往任务地点,而是
在这个小镇上转了转,大概的了解了一下这个小镇的情况,这个坐落在京都皇城
脚下,是去往京都的必经之路,所以这个小镇才异常的繁华,所有去往京都的客
商,都会在这个小镇落脚,而这个小镇,也是守卫京都的部队驻扎的地方。

  通过过路的商人和当地的居民,也对这个历史朝代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先皇疾病缠身多年,就在几个月前突然驾崩,而继承皇位的,是先皇唯一的
皇子,但是小皇子今年才刚满8岁,可以说,还是个只知道玩的孩子,所以,现
在主要处理政务的,是小皇帝的母亲,也就是当朝的太后。

  本来,太后执政掌权,有很多的大臣都不满意,但是,朝廷中最重要的几位
大臣,却异常的支持这位太后,首先就是手握兵权的当朝第一王侯,有着常胜将
军称号的镇国侯司徒镇远。第二位便是掌管国家财政大权的户部尚书,沈玉。第
三位是有着当朝第一文学大家的礼部尚书,东方雅致,这位礼部尚书是最让人捉
摸不透的,因为,当所有反对太后掌权的大臣们找到这位礼部尚书,说太后掌权
不合礼数时,这位尚书大人,却总是安慰大家,让大家安心的等等看,看看这位
太后,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最后一位支持太后的人,是手握守卫皇城5万禁军
的大将军,尉迟都尉。

  而这位太后掌权之后,确实有一些过人的手段,提出了一系列利国利民的政
策,可以说,在太后掌权的这几个月里,是真的深受子民的赞美。

  而太后发布的那些利民政策中,就有一条,京都城内,不准成立青楼妓院,
所以,距离京都最近的这个小镇中的红袖招,成为了京都附近远近闻名的花楼。

  打听清楚这些,我来到了任务地点,红袖招。作为百姓口口相传的知名青楼,
果然名不虚传,最起码,这红袖招,在外观上看,确实气派,3层的小楼,奢华
的装饰,如果放在现在,就这样的外观,起码是个非常高端的私人会所了,还是
那种会员制的,没有个8位数身价,估计是进不去的。

  因为还是白天,红袖招并没有多少人光顾,我在红袖招对面的茶摊坐了下来,
向小二要了杯茶,心里泛起了嘀咕,我要怎么进去呢?这要是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然后跟老鸨说,我要来你这里卖身?我不要面子的啊?

  我又打开了我的人物属性面板,看起了职业介绍,我发现了我这个职业介绍,
好像跟其他人的不太一样,我这个简直就是个人物简介啊。

  上面是这样说的:上官秋月,出生时难产,降生后,母亲因血崩而亡,又父
亲一人抚养长大,自幼体弱多病,身体柔弱,常年服药,且不见好转。后在11岁
时,所在村子来了一位面带紫纱的神秘女子,女子见过上官秋月之后,告知上官
秋月,其降生之时,体内便存在一股极强的霸道真气,这些年一直体弱多病,并
非身体原因,而是因为这股霸道真气一直在体内横冲直撞,而上官秋月又不懂如
何控制。神秘女子在上官秋月体内留下一丝真气,帮助上官秋月压制住了体内这
股霸道真气,且告诉上官秋月,18岁后,寻得一有缘人,洞房之夜过后,对霸道
真气的压制便会消失,每次行房中之事之时,受尽万般苦难,便会领悟这股霸道
真气的真谛,从此便会武功盖世…

  这他妈简直就是胡扯,做爱的时候受尽万般苦难,就能成神成仙啦?

  我仔细想了想,大不了,我不做任务了不就好了,我就靠打怪升级好了呀,
不就是升级慢一点么,能怎么样,总比去去妓院买身好吧?想完这些,我站起身
就要走,但是却被小二拦住了。

  “这位姑娘,您还没结茶钱呢!”

  “……”我忘记了这一茬了,我打开包裹,看到干净的背包界面,还有数额
为0的金钱数量,我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姑娘,您不会想赖账吧,不过2个铜钱,您不会都没有吧?”我看到小二
哥脸色很难看。

  这可怎么办啊,又不想得罪NPC,不然以后不管是任务还是其他什么,我在N
PC这里的好感,一定会非常差的,得赶紧想想办法。

  “小二哥,我今天出门太着急了,忘记带银子,能先赊账么?明天给你送过
来。”我红着脸问道。

  “两个铜钱还要赊账?不行,这里每天人来人往的,谁知道你明天跑哪里去
了?我一个月的工钱才几个钱啊,不行不行!”

  这茶小二是真的一点情面都不讲啊,看来,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看着对面的红袖招,又看了看着急的小二,咬了咬牙,对小二哥说道。

  “小二哥,是这样的,我自幼家贫,母亲在生下我之后便身故了,我是被父
亲抚养长大的,自幼体弱多病,重活累活都做不了,很不幸的,父亲也在不久前
病逝了,我现在无依无靠,但自己又是这样一个身体,所以想把自己卖给青楼,
从此也算有个营生,不至于饿死,但是我一直不敢进去,不如,小二哥,你就把
我卖到青楼去吧,卖身的钱,就当给小二哥的茶钱了…”我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心里却开始佩服自己的演技。

  “你神经病啊,是不是有病?”小二哥愤怒的说。

  我屮艸芔茻,我都把演技飚到这个程度了,换来的就是你小二哥一句是不是
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要不是因为系统给的这个破任务,还有空空如
也的背包,我跟你在这废话?我都这么有诚意了,你却说我有病,你让我以后怎
么混?

  “小二哥,我说的是真的,没有骗你,你就把我卖进红袖招吧!”喵了个咪
的,为了2个铜板,让一个陌生人,还是个茶摊的伙计小二,把自己卖进青楼,
我也也是千古第一人了吧?

  “好吧好吧,真是麻烦,跟我走!!”小二哥没好气的对我说。

  “……”我他妈……让你卖我,你拿钱,你他妈还这个态度?要不是看你是
NPC,老娘让你知道知道为什么打雷要下雨,天冷要穿棉袄!!!

  我被小二哥领进了红袖招,进了红袖招的大门,进了门,小二就是大喊。

  “老鸨呢,老鸨,出来啦!!!”

  “来啦,大爷,呦,大爷,怎么还自己领个姑娘来啊,是我们这里的姑娘们
不能让您满意啊?”老鸨没出来,但是跑堂的大茶壶快跑着出来迎接,但是看到
小二领着我进来,多少有些诧异。

  “不是,我是来卖人的,让你们老鸨出来,看看这个姑娘值多少钱!”小二
解释道。

  “诶,得了,您稍等,梁妈妈,梁妈妈,您快下来嘿!”大茶壶朝着楼上叫
喊着。

  “什么事啊,这才什么时辰啊?”随着声音,一个一身花衣的女人扭动的腰
肢,从楼上走了下来,当这位梁妈妈走近了,我和小二都被震惊了,这位梁妈妈,
从外观上看,也就30出头,一身俗气的花衣在她身上,并没有显的俗气,虽然一
身的风尘气息,但是却高贵无比,如果放在现实社会,妥妥的一名高贵美艳少妇。

  “呦,这不是对面茶铺的小二哥嘛,怎么今天舍得光顾我梁妈妈这间小店了,
是今天发工钱了?呦,还带着一位小美人呀,还挺标志的呢,这是瞧不上妈妈我
这里姑娘们,自己带了让自己满意的?”梁妈妈调笑的说道。

  “不…不是…,梁妈妈说笑了,您这哪里是小店啊,谁不知道,您这家店
的背后,是朝廷里的那位大人物啊,您就别取笑我了,说正事,对,说正事,梁
妈妈,您给看看这个小妞,能卖多少钱?”小二哥明显很紧张。

  “呦,这么漂亮的小妞,哪弄到的啊,不是从什么深山老林里拐来的吧,不
会是个大户人家的姑娘,瞧走了眼,看上你这个穷小子了,偷偷从家里跑来跟你
私奔的吧,别再是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到时候寻来了,我可得罪不起啊,我
可不敢收。”梁妈妈看了看我,又转头跟小二哥说了话。

  “不是不是,梁妈妈放心,是这个小妞欠我的茶钱没钱给,我才给领过来的,
绝对没问题的,不是拐骗来的。”小二哥慌忙的解释到。

  “呦,你这还成了债主子了啊,出息了呀,姑娘,是真的么,你欠他多少钱
啊?”梁妈妈转头问我。

  “是真的,我欠这小二哥2个铜板…”我小声的说道。

  “呦,大财主了呀,两个铜板就领姑娘到我这里来了,真是听都没听过啊。”
梁妈妈被逗笑了,小二哥也脸红起来。

  “这我可不敢收,你可以不要脸的为了2个铜钱把姑娘带我这里来,但是我
可没脸收,这要是传出去,别人不都要说我梁妈妈贪小便宜,2个铜钱,就买了
这么标志的姑娘。”梁妈妈说完转身就要上楼。

  “别,梁妈妈,你就留下我吧,我也是实在没地方去了,也不会什么养活自
己的手艺,梁妈妈,你就收下我吧!”我赶紧拦住梁妈妈,委屈的说道。

  梁妈妈回过头,又看了我几眼,然后对我说。

  “好吧,你跟我来吧,大茶壶,给小二2个铜板。”梁妈妈交代完,就上楼
了,我赶紧跟上梁妈妈,至于小二哥那边,我就不知道了,不过,2个铜板,我
就把自己卖进了红袖招,这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真的没脸活在这世上
了….

  跟着梁妈妈上了三楼,穿过一个小走廊,来了一个隐蔽的房间,房间很大,
最里面放着一张很大的床,四周是粉红色的纱帐,窗边有一张贵妃榻,还有一张
梳妆台,房间中央,是一张圆桌,周围有四把椅子,看来,这就是梁妈妈的房间
了。

  “姑娘,过来坐吧,不要把我想成十恶不赦的恶人,虽然我做过些强迫女儿
家卖笑卖身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很通情达理的。”梁妈妈走到桌边,坐下来,轻
声的对我说着,没有了在一楼时那种调笑风情的语调,梁妈妈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是那种纯纯的御姐音。

  我拘谨的坐在了梁妈妈对面,轻声说了声谢谢。

  “你是真的只欠那个小二2个铜板么?不是跟我开玩笑的?”梁妈妈皱着眉
问到。

  “是的,我刚刚来到这里,身无分文,走到茶摊,口渴的不行,看到有卖茶
的,也没多想,就喝了一盏茶,结果结账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一文钱都没有..
.”

  “是这样啊,2个铜板,不算什么,如果你愿意留在这里,那么你现在就可
以走了,我还可以借给你一些银两,让你先去应急,等你有钱了,再还给我就是
了。”

  这什么情况啊,古代的老鸨都这么通情达理的么?在我的印象里,就算我不
愿意,不是也应该一顿毒打,逼良为娼么?怎么这个梁妈妈…剧情怎么有点不
太对呢?不过,好不容易找到个说服自己的理由进来任务地点,我怎么能轻易的
出去呢!

  “梁妈妈,我…我不想走,我的情况有些特殊…”我又把我的经历给梁妈
妈讲了一边,当然了,并没有告诉她什么房事之中要经历万般苦难。

  梁妈妈听完之后,眉头紧皱,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梁妈妈叹了口气,缓缓
的说到。

  “看来,这7年里,你过的也不是很好啊,我以为,我帮你压制了寒玉心经,
你以后的日子会过的舒服一些,没想到,并没有改变什么啊”梁妈妈的话,让我
瞬间站了起来。

  “什么,你说什么?你到底是谁?”我激动的问到。

  “别激动,坐下。”神秘的梁妈妈指了指被我激动的撞倒的凳子,又拿起了
茶壶,倒了两杯茶,把其中一杯,推到我的面前,我弯腰福气被我撞倒的凳子,
重新坐了下去,心里不自觉的想到,一个游戏人物的身份,我这么紧张干啥?

  “这件事,要从头说起。19年前,我和你的母亲还是江湖中神秘门派御女门
的左右护法,在御女门中的地位,是只低于门主的存在,而我们御女门,里面的
弟子,都是女人,而我们修炼的功法就是寒玉心经,而我们的门主,是整个门派
中唯一的男人,而我们练功的方式,也很特别,就是被门主虐待,我们这些女弟
子,通过被门主虐待,提升功力,而门主通过虐待我们提升功力,而我和你的母
亲,是门主最喜爱的两个弟子…”梁妈妈看着窗外,回忆着过去的种种…

  “我们御女门很特别,几乎很少从外面招收弟子,所以江湖中很少有人知道
我们的存在,但是却有很多关于我们的传闻。我们御女门的特别是弟子传承的方
式,门主在虐待调教我们弟子的过程中,会让我们怀上孩子,等孩子生下来,男
孩,则有权利继承门主之位,而女孩,会继承母亲的心法功力,等18岁后,由门
主开苞,解除寒玉心经的限制,继续在御女门做弟子,但是,生产过程是及其危
险的,因为生产的时候,母亲会把寒玉心经的功力传给自己的孩子,男孩还没什
么,但如果是女孩,如果没有门主在一旁护法,母亲就会因为功法的传承,全身
经脉爆裂而亡…”

  听到梁妈妈这么说之后,我又有些激动。

  “你是说,是我害的我妈妈死掉的,是么?”我有些难过的说

  “可以这么说。”梁妈妈看着我,也有些伤感,而我则感觉世界崩塌了。

  “19年前,你母亲因为门派事物外出,之后就没了消息,先前,我们都以为
你母亲遭遇了不测,但是后来,有师妹外出回来后,说在中州的草庙村,看到了
你的母亲,门主听闻便带着我快马赶到了草庙村,然后看到你母亲大着肚子,依
偎在你父亲怀里,幸福的晒着太阳,门主看到之后非常的生气,头也没回的带着
我回到了御女门,之后不久,门主就因为在一次练功中,气急攻心,走火入魔了,
苦苦的挣扎了11年,终于还是没有熬过去…”梁妈妈说完这些,眼睛有些红,
还有隐隐的泪光。

  “在门主归天之际,门主对我说,让我再去草庙村看看你的母亲,如果你母
亲当时怀的是男孩,那就把那个孩子抢回来,继承御女门门主之位,如果是女孩,
那你母亲应该也因为生产过程中的功法传承而死了,御女门也就自此不复存在了。
之后,我又去了草庙村,发现我的师妹,也就是你的母亲,已经死了11年了,而
你,也因为寒玉心经所折磨着,我始终不忍,毕竟你是师妹的孩子,所以,我留
了一丝真气在你体内,助你压制那霸道的寒玉心经,只是我的功力始终不如门主,
没办法彻底的压制寒玉心经,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梁妈妈的眼泪滑落眼眶。

  到这里,我终于知道了我完全的身世。

  “现在,你知道了前因后果了,你打算怎么做呢?如果你不想在这里,我可
以给你一笔钱,让你以后生活无忧。”我怎么感觉梁妈妈并不想我留下来呢?

  “梁妈妈,如果我选择留下来,像你说的,房事中被万般虐待,我真的会武
功盖世么?”我问到。

  “是的,这一点,我没有骗你。”梁妈妈肯定的说。

  “那我选择留下,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想成为一位武艺高超的大侠,
可以行侠仗义,我不想娇弱的如同一个面人,一碰就碎掉了。”我坚定的说,开
玩笑,任务要紧啊,好不容易进来了,而且,这任务地点红袖招的管事人,还是
我的师叔,这种大腿不抱紧怎么行。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么,就跟我来吧。”说完,梁妈妈站起来,走到
了一面墙前,墙上挂着一幅男子的画像,很英俊,梁妈妈对着画像鞠了一躬,然
后,在画像旁边的墙上按了一下,这面墙就旋转了90度,原来,这是一个暗门啊。

  就在这时,我的任务面板有了变化,提示我主线任务已经完成了第一章,奖
励也已经发放到我的背包,而且,传奇任务也完成了第一步,提示我已经踏上成
为性奴的道路。

  梁妈妈转过头,叫我跟上她,我跟他走进了暗门,里面有一条楼梯,还能继
续向上走,我跟着梁妈妈走向暗室的二楼,这里是个很大的空间,同样有张大床,
还有一些不知道用途的,形状奇特的家具,在角落里,还有一个木头的大浴桶,
是那种古装片里经常能看到的泡澡用的浴桶,梁妈妈让我随便找个地方坐一会,
她去准备些东西。

  不一会,梁妈妈带着另外两个女子来到了暗室,并且每个人都提着2个巨大
的水桶,从水桶里微微冒出的热气,可以看出来,是热水,梁妈妈指挥那两名女
子,将水全部倒进浴桶,就吩咐她们下去了,然后告诉我让我把衣服都脱了去洗
澡,然后在一个柜子里找出了一件衣服,放在了桌子上,让我洗完澡穿上衣服后,
拉扯门边的一根绳子,她会再过来。

  舒舒服服的洗过澡,我拿起梁妈妈放在桌子上的衣服,发现这件衣服的款式
有点像现代的浴袍,只是面料是上好的丝绸,手感很好,穿好衣服,我并没有马
上去拉扯门口的那条绳子,而是打开了背包界面,想看看任务的奖励到底给了我
什么。

  背包里放着2个盒子,一个盒子的介绍写的是任务奖励,令一个盒子上写的
限量版游戏仓使用者特殊奖励。

  我打开任务奖励的盒子,里面是3本….书?我有看向这3本书的介绍,一本
是宗师级乐器演奏,一本是宗师级歌曲演唱,一本是宗师级舞蹈表演….这啥?
生活技能么?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使用了其中一本书,这是,我的技能面板提示有新的
技能,我点开技能面板,果然,里面显示着我刚刚学习的那本宗师级乐器演奏,
然后,我的脑海了多处了很多突然多出来的记忆,都是各种乐器的使用技巧,好
神奇,我有赶紧把歌曲演唱和悟道表演的技能学习了,我感觉,这系统是要把我
推向名妓的深渊啊,电视中的那些青楼名妓不都是才艺满满的么?想到这里,我
一头的黑线。

  我又打开了那个限量版游戏仓给的特殊奖励,打开后,突然给了我好多武器
和技能书,我突然觉得自己发财了,但是看了武器的介绍,我才知道自己天真了,
所有武器介绍上都写着,玩家只能选择一种武器,确认选择后,其他武器消失,
然后我看了看技能书的介绍,也是同样的….

  我把武器一柄一柄的拿在手里试了试,都不是很满意,当我拿出最后一柄的
时候,我的眼前一亮,这是一柄唐刀,全身漆黑,刀身却有一只青色的青鸾,刀
身大概有1米左右,握在手里,重量适中,手感也很好,就像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确定了这一把武器之后,其他武器都消失了,而且,这把武器的名字也出现了——
鸾刃,跟刀身的图腾相呼应,真的太棒了,确定了武器之后,包裹里的那一堆技
能书,除了一本,其他都变成了不可学习状态,看来,这本技能书,就是对应鸾
刃的技能了,我迫不及待的学习了这本技能,其他的技能书就都消失了,我打开
技能面板,看到多出来的技能,有3个,我看了看技能介绍,很简单,每个技能
都只有1个字,劈、挑、刺,然后每个技能后面都有一句话,上面说:刀法基础
技能,通过组合,可以创造出更加强大的技能!厉害了,我的哥,意思是,只要
我把这3个技能领悟透彻,那我就可以自己创造只属于我自己的技能了,太厉害
了,我已经可以预感,我即将成神了…

  看着有变的空空如意的包裹,我站起身,走到门边,拉动了那条绳子,不一
会,梁妈妈就走了进来,然后坐到我的身边,对我说。

  “其实,御女门的修炼最开始是很痛苦的,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备受
折磨,今天,你既然选择走你妈妈曾经走过的路,那我也支持你,现在,我问你
一个问题,你如何回答我。”

  “好,梁妈妈,你问吧。”我有些纳闷,还有什么可以问的?

  “你真的已经年满18岁了么?”这啥问题,古代也让雇童工的么?我赶紧打
开自己的人物信息,在上面找起自己的年龄,看到出生年月日,又看了看游戏界
面上显示的日期,我嘴角都有些抖了。

  “梁妈妈,今天是我的生辰,今天刚刚好18岁。”

  “今天?好吧,看来,今天要为你准备一个特殊的生辰了,晚上的时候,我
会为你举办一场拍卖会,拍卖的东西,就是你的清白之身,今晚,谁的出价高,
谁就会在今晚为你开苞。”梁妈妈看着我的眼睛,对我缓缓的说到。

  “拍卖?”我不解的问到。

  “是的,这是红袖招的传统,红袖招每次买入一名黄花姑娘,就会在当晚举
办一场拍卖会,由出价最高的人,为她破瓜,即便你是我师妹的女儿,你也不能
例外!这是规矩”梁妈妈表情很严肃,看来不是开玩笑。

  “来吧,过来,躺在这张床上,我来检查一下,看看你有没有骗我,这是流
程。”梁妈妈指了指角落里一张有点像妇科检查时用的躺床,对我说道。

  我乖乖的走过去躺下,把双腿分开,放在两边的架子上,双腿被迫分开,又
没有穿内裤,总感觉小穴凉凉的。梁妈妈走过来,解开我浴衣的带子,把浴衣像
两边分开,我就这样,赤裸的呈现在了梁妈妈面前。

  “小小的年纪,就这样有料了。”梁妈妈摸着我的胸,调笑的说。

  这是我第一次被女人这样摸,脸瞬间红了起来。

  “还害羞了,以后这样的事情,会经常发生,你要习惯。”接着,梁妈妈又
一路向下,摸过我的肚子,最后双手停在我的小穴附近,双手的拇指压住我的阴
唇,向两边分开,我感觉,我的小穴又湿了…

  “恩,果真是处子之身,很好。”梁妈妈看了看我的小穴,就直起身,我估
计,她是看到了我的处女膜吧,这游戏,设计的真的太细节了,女玩家出生还是
处女的…

  “好了,穿好衣服,跟我走。”梁妈妈将我的双腿从架子上放下来,转身走
出了暗室。

  我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快步跟上,跟着梁妈妈,来到另外一个小房间,里面
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婆婆,梁妈妈向后指了指我,对我那位婆婆说到。

  “给她梳妆打扮一下,今晚参加拍卖。”说完,梁妈妈就出去了,而老婆婆
引领我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其实,不化妆,也很漂亮,老婆婆在
我的脸上涂涂又抹抹,又给我做起了发型,等一切忙完,再看向铜镜,镜子里的
自己,简直像变了个人,没化妆时,我虽然也很妩媚,但是多少透着一丝纯情,
但现在,就只有妖艳和妩媚了….

  接着,老婆婆又为我为挑选这衣服,红色的肚兜,亵裤,婆婆说我腰够细,
不用穿主腰了,然后又给我穿上了一件大红色的,我叫不出款式的衣服,所有的
一切装扮好,我又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恍惚,太像古代的花魁了,不,不应
该像,而应该说,就是花魁。

  都打扮好了,婆婆就退出去了,梁妈妈紧接着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汤盅,递
给了我。

  “要开始了,就别吃饭了,一会怕你吐,喝点汤吧,参汤。”

  “谢谢梁妈妈。”我结果汤盅,大口了喝了起来,没几口,就喝光了,我是
真的饿了。

  “一会儿会有人来接引你到前厅,你会什么才艺么?”梁妈妈问到

  “会弹琴,会跳舞,会唱歌。”我看着汤盅,又看了看梁妈妈,目光在汤盅
和梁妈妈之间来回切换,想让梁妈妈再给我一碗。

  “别看了,今天晚上你会很痛苦的,别喝太多,到最后吐了客人一身,扫了
客人的性质。”梁妈妈看着我,语气有点像训斥自己不争气的孩子。

  “哦!”我感觉到了委屈巴巴。

  梁妈妈拿过我手里汤盅,走了出去,回头还不忘嘱咐我,别把妆弄花,等着
人来接我就好。我听话的乖乖坐在凳子上,开始想着这一天的游戏经历,这是啥
事啊,先是拿了个如此淫荡的职业,又跑来青楼卖身,游戏里的第一次,居然还
被拿来拍卖,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我不是锦鲤么,就是这样给自己带来
好运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敲门声想起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在门外响起。

  “姑娘,梁妈妈让我来接你。”我起身开门,跟着这位姑娘,一路走到大堂,
一路上,都能听见叫好声,鼓掌声,还有乐器声,走到走廊的尽头,马上要进入
大堂的时候,梁妈妈在这里等着我,怀里抱着一把琵琶,看我过来,把琵琶递给
我,然后问我会不会弹,我点了点头,梁妈妈又告诉我,一会出去,就站在中间,
坐下来弹着曲,随便唱首曲就可以了,之后在跳支舞,我听完都感觉到头大,选
世界小姐都没这么多说道吧?

  我抱着琵琶,缓步走到大堂中间,台下四周的座位上,已经坐满了宾客,看
我出来,大家都在鼓掌,也有吹口哨的,我坐在堂中间,为我准备的凳子上,闹
大里回想自己知道的古风歌曲,好像还真的有那么一首,我波动琵琶的琴弦,缓
缓唱起来,这首歌是我最近很喜欢的一首歌,名字叫做《苏幕遮》,短短几分钟,
一首歌唱完了,台下的宾客有的鼓掌,有的往台上扔着珠宝首饰,有的扔银子的,
这是台上走来一位姑娘,把凳子和我怀里的琵琶拿走了,然后舞台一角的乐队开
始了弹奏,我知道,这是要我跳舞了,我跟着节奏,随便跳了几个动作,一曲完
毕,台下的宾客又开始扔东西,刚刚那个帮我收琵琶和凳子的姑娘又一次上台,
这次,是把我领走了,也没有走太远,就在大堂穿过走廊的那个小偏厅,梁妈妈
在那里等着我,看我过来,满脸的笑意。

  “不错,没想到,在那样一个小村子,你的父亲,把你教的这么好。”被梁
妈妈夸的有点不好意思。

  “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去前面看看,现在,你的拍卖已经开始了。”说
完,梁妈妈就走了。

  在这个小偏厅,可以隐隐约约听到大堂的吵闹,我甚至也开始好奇和期待,
到底是谁能拍走我的初夜了。

  就在我还想着拍下我的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的时候,梁妈妈面色深沉的回
来了。

  “你的运气太差了,今天,你被薛公公拍走了。”梁妈妈有些担心。

  “薛公公?”我有些好奇,这个公公是我以为的那个公公么,是太监?

  “薛公公是先皇身边的贴身太监,先皇驾崩,太后把薛公公发配到了这里,
做了一个清闲的管事,算是变相削权了。今天晚上,你要坚持住。”梁妈妈给我
解释着这位薛公公。

  “一个太监,也没男人的东西,能把我怎么样啊?”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如何
操我。

  “就是因为没有那东西,所以,他折磨女子的手段才异常的残忍,以前,他
也来参加过拍卖,但是被他拍走的姑娘,回来的时候,没有一个完整的,甚至还
有直接被折磨死的。”梁妈妈忧心的说到。

  “而且,这位薛公公武功非常高强,现在的朝廷里,只有司徒镇远和尉迟都
尉能勉强和他打个平手,而江湖上,也只有那几位顶尖顶尖的高手,能勉强胜过
他几招,所以先皇以前只要带着薛公公在身边,比带着上万御林军还有用。”听
完梁妈妈的话,我有些惊讶,这太监是练了葵花宝典么?东方不败最后不是也被
岳不群打死了么,这太监比东方不败还厉害?

  “走吧,我带你去见薛公公。”梁妈妈的眉头使用没有舒缓,我跟着梁妈妈
来到大堂舞台中间,梁妈妈拉起手,给薛公公介绍我,然后是祝贺薛公公,最后
还预祝薛公公玩的愉快。师叔啊,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表现的,他玩愉快了,我还
有么?我就没了呀!

  这时,薛公公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尖着嗓子对大家说到:

  “各位,今天杂家有幸拍的这位姑娘的处子之身,但是杂家是什么情况,诸
位也都知道,给这位姑娘破瓜是困难了些,不过,如果各位不嫌弃,就留下来吧,
到时候,杂家当着大家的面,用特别的方式,就在这个舞台中间,给这位如花似
玉的姑娘破瓜,请诸位欣赏,算是杂家这个废人,在这里抢了诸位好事的赔偿吧,
到时候请诸位赏脸来看。”这个老太监说完,其他宾客一致叫好,并且拍着这位
公公的马屁,而我,则被这个太监的两个下人带了下去,走过梁妈妈的时候,梁
妈妈给了我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薛公公的两个下人把我带到出了大堂,从大堂的后门走进了后院,然后进了
一间房间,这间房里空荡荡的,只有几张条凳,没有床,什么家具都没有,而有
的,是满墙的刑具,两个下人把我拉到一个架子前,把我双手双脚都套在架子上
的绳套里,然后拉紧,我就这样,被4根绳子拉扯成了“大”字型,双腿大大的
分开,站在地上,而双手也分开吊在架子顶端的绳子上,然后两个下人就出去了,
我就这样被绑在这里,过了一会,房门打开,薛公公走了进来,然后走到我的面
前,用手摸着我的脸,一脸的淫笑,我很害怕,很想躲开,但是我却不敢。

  “小美人,从你上台唱曲,杂家就看上你了,怎么就长的这么标志呢,标志
的想让我毁了你,今天杂家就好好的玩玩你,如果今天过后,你还能活着,那明
天开始,你就是杂家的干女儿,以后杂家护着你!”这薛公公说完,就大力的撕
开我的衣服,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直接将我身上的衣服撕的粉碎,破碎的
布片散落了一地,接着,是亵裤还有肚兜,我就这样赤裸裸的,被捆绑着,站在
这个老太监的面前,看到他撕扯我衣服的动作,和这一地的布片,我超级害怕,
感觉,这个老太监要捏死我,估计也就一眨眼的事情吧。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薛公公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细小的东西,然后坏笑
的在我眼前晃了晃。

  “知道这是什么么?这是苇子杆儿,里面是空的,当初杂家刚刚进宫的时候,
净身的时候用的,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么?就是插在尿尿的地方的,因为怕尿尿的
地方长死,以后就不能尿尿了,不知道的人没用这东西,最后都是生生被尿憋死
的,小美人,快看,就是这样用的。”薛公公说完,就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他
光秃秃的下体,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丑陋的疤,然后,他把苇子杆儿在他光溜
溜的下体比划了一下。

  “现在,让我看看,你这小妹妹,没净身,用这个苇子杆儿是什么样的吧?”
薛公公说完,用舌头舔了一下苇子杆儿的一端,然后蹲下身,用手拔开我的阴唇,
然后用坚硬的苇子杆在我的尿道口不停的剐蹭,然后用力的插了进去,被吓坏的
我大喊这不要,眼泪也哭了出来,但是薛公公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尿道被突
破的疼痛差点让我昏厥,我甚至已经感觉不到尿道括约肌的存在了,细小的水流
声在我身下响起,薛公公却大笑起来。

  “对,就是这样,对对对,就是这样的,杂家刚刚净身后,尿尿的感觉就是
这样的,哈哈哈,杂家当初就是这样的,哈哈哈”薛公公变态的大笑着,直到水
流落在地上的声音消失,薛公公才停止发笑,然后搬出了一个装置,看着有些重,
应该是金属的,前面有一个像养仓鼠的跑轮,不过要大得多,跑轮的轴承上,链
接着很多的连杆,最后连杆链接在一个凳子上,这个凳子的凳面中间有个大大的
圆洞,凳子的四角,还有金属的束具,放下这些,薛公公有拿来了一个形状更加
奇怪的东西,这个器具,有些像我曾经浏览情趣用品店的时候,看到的一件束具,
可以把人束缚成像狗一样四足站立的形状,这时,薛公公向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立刻,房门对推开,刚刚把我弄到这间房间的那两个下人,再次进到屋里,恭敬
的给薛公公鞠躬,叫了一声大人。

  “你们两个,把她绑在这个春凳上,然后抬着她去大堂,小美人,看到你,
我很满意,但是杂家已经告诉了外面那些人,要把给你破瓜的过程给大家看,杂
家也不能说话不算数不是?抬走吧,把她放下之后,回来把这套东西也搬过去,
放在舞台上。”薛公公吩咐这下人,自己就率先出门了,应该是回大堂了。

  我就这样赤身裸体,像一只母狗一样,被两个下人抬着,穿过小院,进入红
袖招的后门,重新进入到大堂的舞台上,当我出现的时候,台下的宾客纷纷起哄
鼓掌,我则是羞耻的想要死,两个下人放下我之后,就离开了,这时,薛公公再
次对所有人说到。

  “杂家没有骗大家吧,这就给这位小美人破瓜,接下来的过程,就让杂家从
西洋请回来的专门负责调教女人的调教师为大家讲解吧。”说完,薛公公就坐回
了自己的椅子,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洋男人走上舞台,这就是薛公公说的调教师吧,
调教师手里还提着一个小桶,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手里牵着3个绳子,绳子另一
头,拴着体型如狮子的动物,足足有三只!!!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薛公公请来的调教师,而我身后的3只小可爱,
是我精心调教的3只巨型犬,他们很特别,在发情和一定条件下,会主动操女人,
而这个条件,就是这3只小可爱喜欢的母狗的尿!而我手中的这个桶里,就是那
只母狗刚刚尿的尿,还是新鲜的!”说完,调教师把桶放在3个大狗的鼻子附近
晃了一圈,果然,三只大狗变得异常的兴奋,狗嘴大大的张着,吐着舌头,口水
流了一地。

  “这3只小可爱,已经被我喂食了大量的春药,现在正在发情,大家看。”
说完,调教师就抓起了其中一只大狗的前爪,让它站了起来,一根跟我小臂长短
粗细相仿的鸡巴直挺挺的挺在它的后腿之间。

  “那么,现在就让我的这3只小可爱,来为这位美丽的小姐结束掉清白之身
吧!”调教师说完,就走到我的身边,然后用一个勺子,盛起一勺桶里母狗的尿,
慢慢的浇在了我的屁股上,顺着我的屁股流到了地上,然后,又走到我的面前,
对着我被迫抬起的头,将一勺尿,泼在我的脸上,甚至有一些进入我的嘴里。

  那3只大狗闻到了尿味,变得更加狂躁,牵狗的人,甚至都有些拉不住了,
这时,调教师放下桶,牵起一只狗,走到我的身后,大狗可以近距离的接触我了,
大狗先是用鼻子闻了闻我的屁股,然后伸出舌头舔了又舔,粗糙的舌头,划过我
的阴蒂,小穴,竟然让我有一些些舒服,这时,那只大狗突然蹿上我的身体,两
只有力的前爪压在我的背上,下体坚硬的鸡巴,像钢杵一样,胡乱的撞着我的屁
股,始终找不到进入我身体的通道,被大狗这样胡乱的顶着,我反而有些着急,
因为通过它刚刚的舔舐,加上现在胡乱的冲撞,让我有些空虚难耐,但是我的手
被束缚着,没办法帮狗狗用它的鸡巴进入我的身体,就在我意乱情迷的时候,强
烈的撕裂疼痛让我尖叫出声,狗狗的鸡巴进来了,狗狗仿佛也知道了自己进入了
正确的通道,就开始猛烈的进攻,速度非常的快,甚至比我的炮机速度还要快。

  “啊~~~啊~~~~~不行~~~~好疼~~~~~好疼~~~~啊~~~绕了我吧~~~~让我做什么
都行,~~~~让它出去~~~~好疼~~~~我受不了了~~~~~”我死命的哭喊着,但是狗
狗并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依然卖力的抽插。

  我被束缚在这个刑具上,全身无法动弹,只能任这只大狗鱼肉,我感觉,我
的下体仿佛要撕裂了一样,第一次就被这么粗大的东西操,结束之后,我的小穴
也不能要了吧…

  就在这时,我感觉阴道里狗狗的鸡巴开始瞬间变大,高中时候的生物知识让
我知道,这是狗狗要射精了,它的阴茎头球开始充血了,之后,一股滚烫的液体
像高压水枪一样,射向我的子宫口,我仿佛要被融化了,大狗的鸡巴还在我的阴
道里,因为阴茎头球没办法那么快消失,会持续一段时间,我感觉我的阴道要被
撑炸开了,我无助的哭喊着,想让台下的人帮帮我,但是我看到,所有都在淫笑,
甚至有的男人已经脱下裤子,让配酒的姑娘给他口交,我想让自己晕死过去,但
是偏偏,我现在异常的清醒,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上每一次的变化…

  大概5分钟之后,爬在我身上,吐着舌头,哈嗤哈嗤喘着粗气的大狗,终于
让它的头球消肿了,从我的阴道里滑了出来,然后它射出的打量的精液和前列腺
液,从我的小穴里流出来,这时,那名调教师和一名下人,把我掉转了一个方向,
让台下的宾客看到我大敞四开的小穴,流着处女血,狗精液,和淫水的小穴,让
台下的人大声喝彩,这时,调教师,又一次拿起了装着尿的桶,再一次把我的屁
股和脸淋满了尿,这次,调教师居然把剩下的两只大狗一起牵了过来,然后淫笑
的对我说。

  “这位小姐,还剩下两只呢,你可不能休息啊,你的狗相公们还都很饥渴呢。”
说完,就把大狗牵到我的身后,还有一只,就直接留在我的面前,我有一种不好
的预感….

  没错,我的预想没有错,他居然让两只狗前后夹击我,已经被一只大狗操过
的小穴,被另外一只大狗操的时候,疼痛并没有之前强烈了,可以忍受,但是操
着我嘴的这只狗,就很让我难受了,我呼吸很困难,而且,它的大鸡巴不得不让
我把嘴巴长到最大,而且它每次都能插到我的喉咙,让我总是想呕吐,就这样,
我又被两只狗操了好久,最后,嘴巴和小穴都装满了大狗的精液,操我嘴巴的狗
还好,射精的时候,它的阴茎头球并没有在我嘴巴里,所以它射完,鸡巴就从我
的嘴里滑出去了,不过我还是很难受,精液直接大力的冲进我的食道,让我有些
呛,险些背过气去…

  3只狗都已经射过了,我以为,我的磨难终于结束了,但是这时候,薛公公
又来到台上。

  “这次的破瓜表演,大家还满意么?”台下人都大喊这满意,精彩之类的话。

  “下面就给大家带来下一个节目吧,杂家最近收拢到一台奇妙的机器,抬过
来吧。”说完,两个下人就把我在后院厢房看到的那台奇怪的机器搬了过来。

  “这台机器啊,可以把女人固定在这个春凳上,而这个打轮子呢,里面可以
放进一只动物,比如狗啊,然后让这里面畜生跑起来,而这畜生跑起来,就会带
动这些个连接用的杆子,这些杆子就会带动春凳下面的假鸡巴上下活动,就像惩
罚荡妇用的木驴一样,今天3只畜生给这小美人的骚穴和嘴巴都开了苞,那就让
这台机器,给这位小美人的屁眼开苞吧!”听完薛公公说的话,我险些晕倒,我
大喊着不要,说着卑微求饶的话,但是薛公公的下人并没有同情可怜我,直接把
被大狗操弄到脱力的我固定在了这太机器的春凳上。

  “大人,既然要让这台机器给这位小姐的屁眼破处,不如,就让这位小姐的
3只狗相公中的一位来代劳,启动这台机器吧”调教师这个时候合时宜的提议到。

  “好,调教师的这个提议,杂家特别满意。”说完,调教师就把第一次操我
的大狗放进了跑轮。

  “小美人,别说杂家不心疼你,这个机器有个机关,看到春凳下的那个夜壶
了么,只要你的淫水或者尿水能把这个夜壶装满,这个机关就会启动,这个机器
也就停止了,这个夜壶嘛,能装的也不多,大概就是2斤水吧,不过,上台前,
杂家已经给小美人你放光了尿了,这么一会功夫,小美人是攒不够2斤尿了吧,
哈哈哈哈”原来,在厢房的时候,这个死太监给我用苇子杆放尿,是因为这个..
.

  “开始吧!”薛公公头也不回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有下人时不时
的丢一个炮竹在跑轮下,让大狗受惊狂奔,而机器的假鸡巴,则在我的屁眼里疯
狂的上下抽插,而我,则疯狂的喊叫,台下的观众,贼是疯狂的叫好。

  我能清楚感觉到屁眼里的肠道在被疯狂的摩擦,那种疼痛,我从来没有体验
过,我甚至觉得,我的肠道,已经被摩擦出血了。

  渐渐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终于,我晕了过去,终于可以不用再体验这种
煎熬了,虽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被弄醒,但是现在,能让我轻松一会,就让我
轻松一会吧……(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