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二)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司机老王
首发时间:2021年3月17日
字数:6213

  早上醒来,一切都不一样了。到处都是笑脸。我神清气爽的吃了她们帮我准
备好的早餐,摸了摸被我打成猪头的谭晶晶的脸蛋,兴冲冲的走向教室。

  上了课的我无心学习,开始观察周围的同学,尤其是男生,看他们的脸蛋,
身材,想着他们身上会不会有一身肌肉,想像他们的下面,鸡巴的大小,现在是
软还是硬。

  是的,我在发骚。在宿舍里出了一口气,并没满足我对鸡巴的需要。不知是
天生淫荡还是环境影响,是被操得太多成了习惯还是荷尔蒙的分泌,我是真的想,
发自内心的想男人粗粗硬硬的鸡巴。我能感受到我从里到外散发的欲望,这欲望
滋润了我,驱使着我,让我焦燥,让我疯狂。

  看了一圈,还真让人失望。班里男生一个个流里流气的,可又不是真流氓,
而是装流氓。他妈的装又装不象,还有个在抠鼻孔的。有几个早上起来就趴在桌
上睡觉的,其中孙大可最厉害,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亮晶晶的。还有一个弯着腰,
伸着个胳膊抬着头,可能在抠脚丫?还有两个见我看过去,嘻嘻傻笑的。自然,
也有偷偷聊天的,发呆的,看书的。许远就还在看书。我就奇怪,这家伙这么爱
学习怎么上课时就撸了起来,还考到这个破学校了。

  班里男生也没几个长得好看的,长得好身材也好的就两个,其中还有一个是
娘娘腔,叫王李生,时不时翘个兰花指,见了男生就笑。我真怀疑,就是我脱光
了站在他面前,他的鸡巴能不能硬得起来。另一个坐在教室的最后,叫李迎,一
头黄毛。可惜他有女朋友,另一个班的,天天下课就腻在一起,想要撬过来,恐
怕要费点事。

  除了他们俩,王强看起来身子壮壮的,应该有一身腱子肉。只是小眼睛,小
鼻子,长得不好看。我听人说,鼻子小的鸡巴小,我见的男人中,刘鹏的鸡巴小,
鼻子的确不算大,想一想,王强暂时还是算了吧。

  还有两个,崔连生和李阳长得都算精神,大眼睛,挺直的鼻子,嗯,李阳胳
膊上还有个纹身,只是身子都瘦得和麻杆似的,让人看了提不起兴趣。

  看了一圈,想了一圈,没发现一个合适的,也许,我应该去外班,或者外面
找?

  想到去外面找,就想起了那些操过我的男人。想着想着才发现,操过我的人
里,好看的也没几个。数学老师破了我的处,他长的就不好看,又老,还有口臭。
情趣店的四眼也一般,还瘦。大牛样子傻傻的,刘卫国长的就更猥琐,鸡巴还一
股子味。

  想想也是,操逼的是鸡巴,又不是脸蛋,也不是胸大肌。只要鸡巴够硬够大,
操起来就舒服。嗯,够硬也不一定,老师的鸡巴就谈不上多硬,只要有技巧,像
刘卫国,刘鹏。

  一想到刘鹏,我心里忍不住就骂了一声,这个王八蛋。这个王八蛋阴损阴损
的,他的鸡巴就不大,也没什么技巧,还坚持不了几分钟,就是能折腾人。又是
抽逼又是抽奶的,要么精液漱口,要么跪舔臭脚,比勇哥这些流氓都坏。要说我
也是真贱,又骚又贱,被刘鹏这么玩,还能玩出快感来。想想自己,被强,被轮,
被作践,都能高潮,甚至有时,还微微有点期待,真他妈是无可救药了。

  自己心里骂了自己几句,又去看班里的男生。看着看着他们也没那么难看了。
毕竟我想要的是鸡巴,不是脸蛋。他们脸不好看,就不去看,看他们的鸡巴就是
了。嗯,没准,丑男人有大鸡巴。嗯,可要是没长呢,被个猥琐丑男操,鸡巴还
不大,多没劲。我是有多骚,有多贱,才让这样的人操啊。

  一想到我有多骚,有多贱,我的下面就又开始痒,逼又开始流水了。

  我头痛的搔了两下头,心想,就自己这身体,动不动就发骚,就流水,实在
是贱货中的贱货,什么好男人能看上我啊。

  可越这么想,下面越痒。越想,越想找个男人来操,找个丑男来操。男人越
丑,鸡巴越小,我越被糟践,我不就越骚越贱吗?这么想着,想着自己会比以前
更骚,比以前更贱,逼水流得更多了。

  要不,就找个许远那样的?我在脑子里想像着。想着小鼻子,小眼睛,长满
小痘子的小胖脸蛋的许远,挺着个圆圆的小肚皮,用他的小鸡巴一下一下的操着
光溜溜的我。嗯,没操几分钟就射了,我还沾着他的精液继续扣逼。嘿,要是真
这样,还真够羞辱,够下贱。

  想得我止不住手伸到下面去扣。伸到一半,才想起现在是课堂上,老师还讲
着课呢。连忙停了手,只是把双腿夹得紧紧的。一边夹紧双腿,一边忍不住又去
看了许远一眼。一看吓一跳,他一边看着书,一边正把手伸到下边,偷偷的一下
一下的动着。操,大清早的就开始撸上了,真是奇葩。

  我知道这学校破,专收各种烂学生,可还真没想到有大清早就跑到课堂撸管
的。不过,为什么许远边撸边看书呢?难道看着课本有助发情?

  下第一节课,许远坐在椅子上没怎么动。下第二节课,他总算出去了。我看
教室里人少,也没人看我,直接走到了许远座位,翻他的书包。第一眼,我就看
到了那本与新课本明显不同的,不知多少人翻过的书。打开一看,满眼的贱逼,
小穴,龟头,肉棒,还有嗯,啊,和一连串的省略号,原来,原来是黄书。

  我心惊肉跳的一下合上了书。想了一秒钟,带着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把书
塞到了课桌里。

  长这么大,我见过图片,看过毛片,玩过性玩具,被鸡巴暴操,甚至被不同
的鸡巴一起操,就是没看过黄书。书中黄的不能再黄的文字,一下就击中了我,
让我面红心跳,口干舌燥。

  上午剩下的时间里,强忍着没去翻看那本黄书。要不然,我怕要和许远一样,
上着上着课就自摸起来。只是也没法听课,满脑子都是鸡蛋大小的龟头,七寸有
余的肉棒,一心想的是鸡巴真要那么长,那么粗,能不能痛痛快快一下就的插进
我的骚逼,操起来又是什么感觉。下面自然是逼水长流,象漏了尿似的,把内裤
弄得湿湿的,让人担心牛仔裤会不会也跟着湿透。

  胡思乱想的上完课,去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宿舍就打开黄书看了起来,
一看就看得我目瞪口呆。竟然是乱伦,男生操起了自己的妈妈,还把同学找来一
起操。这,不是说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嘛,年纪大的老女人也有人喜欢?

  更变态的是,书里男的还喜欢女人的丝袜,舔女人的臭脚。唉,真是浪费了
那根七寸有余的大鸡巴。男生也有喜欢这个的?为什么我遇到的都喜欢让我舔,
而不是舔我。不过,没准真有那样的男生吧,我舔刘明的脚不也越舔越觉得刺激
吗,男人可能也一样。

  看着看着,我忍不住又找出了假鸡巴,直接把它塞到我的逼里。这一回,再
也没人敢说三道四了。我看着书,开着假鸡巴,想像着就是那有着鸡蛋大小的龟
头的鸡巴在操着我,想着还有人捧着我的脚舔着,不一会儿,骚逼越夹越紧,一
股热流涌遍全身,不知不觉的,呻吟着就泻了身,没过两分钟,又彻底泻了一回。

  泻了两回,出了一身汗,通体舒畅。我意犹未尽的轻轻呻吟着,从下面拔出
了假鸡巴,那上面,亮晶晶的,全是我的逼水。

  宿舍里安安静静,一点声都没有。我知道,以我刚才的动静,又是扭,又是
晃,还叫出了声,她们不可能还能睡,只是再也不敢出声罢了。

  坐起身向对面看去。果然,王兰闭着双眼,脸却涨得通红。谭晶晶刚把眼光
从我身上移开,身子一动不动。

  我站起身,左手拿着黄书,右手拎着假鸡巴,来到对面床边。黄书扔到了王
兰的身上。「别装了,知道你醒着。看你脸涨得那么红,这本书就借你看看。」
说完,举起假鸡巴,对着上铺的谭晶晶说,「晶晶,这上面可都是我的水,全是
蛋白质,好好舔舔,补充营养。」

  谭晶晶接过了假鸡巴,虽然慢,但还是乖乖的伸舌头舔了起来。看她这么老
实,我用手摸了摸她还肿着的脸,冲她笑了笑,回到自己的床上。

  下午去上课,神清气爽,连老师讲的,也一听就懂。等到放学,收拾了书包,
正准备向外走,一转眼,看见了许远。心里一动,走过去对许远说,「你先别走,
我有话问你。」

  我说完话,回了座位,假装收拾。不一会儿,教室里只剩下我和许远。把书
包往桌上一放,我看向许远。「说吧,这几天你上课都干了什么?」

  「你,你什么意思?」许远愣了一下,脸上微红,梗着脖子说。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发现一本奇怪的书。」我说。

  「你,我说怎么找不到了。」许远瞪着两只小眼睛说。「还给我。」

  「咦,你还挺厉害。这书是你应该看的吗?上课还…」说着,我用眼瞟了一
下许远的裤裆。

  「怎,怎么啦。」许远红着脸。「不就是看黄书撸管吗,谁,谁一天不撸两
次啊?」

  许远的反应有些让我意外。他既没有上来将我扑倒,也没有骂骂咧咧,没有
威胁没有耍赖也没有向我求饶。他,他怎么会和个十五六岁,前挺后翘的小女孩
讲道理?还全是歪理,我遇到的男的那有每天撸的,都是想了就操,要撸,也是
让我撸。

  看着许远涨红了的小胖脸,我有点想笑,「我还真不信男的每天都要撸两管,
要不,我替你问问咱班其他同学?」说着,我翘着腿,晃着脚。

  「我说,你就憋不住?非要在课堂上玩你那玩意?好玩不?」我笑着说。

  许远连脸上的青春痘都变得又红又亮,呼吸越来越粗。看着他的双眼微微有
些躲着我的目光,却不停的在我胸上,脚上乱看,我准备再逗逗他。「怎么,我
的脚好看吗?想看吗?想闻吗?想舔吗?」

  话音刚落,许远扑的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搂住了我的腿。吓得我差点一个跟
头从座位上摔倒。「你要干嘛?」

  「我,想,想看,想闻,想,想舔。」

  我从来没想过许远会直接跪了下来。咽了口吐沫,静了静,一手抚着胸说。
「我的妈呀,你可吓死我了。」

  「真想?真想就给我磕一个。磕了就让你看。」我笑着说。心想,「难怪他
看着那本黄书撸,原来他真的喜欢女人的臭脚。嗯,这世上还真有发贱的人。操,
他不会也象那本书上似的,真想操他妈吧?」

  许远也没犹豫,直接就跪在地上,真的给我磕了个头。

  「好吧,看你这么想,你姐我心疼你,就给你看看吧。」我想了想,坐到了
课桌上,一只脚踩着椅子,又把裤腿向上撸了撸,露出一小段白嫩嫩的小腿肚。
看着许远放光的小眼睛,我撅起嘴唇,向我脚的方向努了努,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许远开始七手八脚的扒我的鞋,我的袜子。看着他慌乱,着急,又有些小心
翼翼的捧着我的脚,在那里乱七八糟的脱着,感受着许远火热的双手,想起了以
前我舔刘明臭脚的往事。我忍不住把脚从他的手里挣了出来。用还带着脱了一半
的袜子的脚连摸带踢的去碰许远的小胖脸。蹭着他那泛着油光的青春痘,我问,
「怎么样,姐的脚好闻不,香不?」

  香,好闻。」许远又用手抓住了我的脚,连脚带袜子的在脸上蹭着,抽着鼻
子,色迷迷的说。

  「切,香?脚那有香的,女人都是臭脚。你就是犯贱。」我用脚踢着许远的
脸。

  看着许远的脸越来越红,红的开始发紫,我收回了脚丫。「好吧,你喜欢,
就舔吧。好好闻,好好舔,舔得好有奖。」

  在鞋和袜子里闷了一天的脚终于得到了释放,发着阵阵酸酸的臭气,嗯,当
然没有谭晶晶的臭。不过,对许远来说,应该是香气。他抱着我的脚边摸边舔,
边舔边闻,就像小孩找到了心爱可口的东西。

  他舔我的脚可比谭晶晶积极多了,主动和被迫就是不一样。他的舌头又大又
软,又湿又暖,用的力气也足,脚丫在他的侍候下真的挺舒服。他舔一会儿,吸
一会儿,吻一会儿,含一会儿,时不时还在那满是青春痘的脸上蹭那么两蹭,蹭
的我的脚痒痒的。

  「喂,别蹭了,再蹭,就把你脸上的青春痘都蹭我脚上了。」我一边笑着说,
一边把脚又向许远的嘴里送。

  「他妈的,终于我也翻身作主,有人给我主动舔臭脚,侍候我了。」看着脚
下的许远,享受着被舔的感觉,我越想越是高兴,越想越是兴奋,心开始跳,逼
开始痒,下面的骚水又开始流个不停。

  知道许远就是犯贱,我也不再客气。「许远,脚舔的不错呵,有赏。来,姐
赏你舔逼。」说着,我用手拨开了许远还在舔着的头,开始自顾自的解腰带,脱
裤子。

  许远整个人呆住了,直直的看着我在那里脱掉裤子,脱掉湿湿的内裤,露出
光光的下半身,看着我坐在课桌上分开双腿,向他亮出我的骚逼,看着我的骚逼
流着水,一点点的沿着大腿根,流到了课桌上。

  「看傻了?姐的逼好看吗?别愣着,过来舔啊。」我说着,用手指向许远勾
了勾,双腿分的更开了。

  许远看着我,突然扑了过来。看着他的脸离我的脸越来越近,脸上的青春痘
都变得越来越大,我一伸手,揪住许远的头,接着加上另一只手,使劲将他的头
向我的下面按去。

  「乖,好好舔。」我喘着气说。「姐的逼可好了。」

  按着许远的头,把它按到了我两腿之间,就象以前那些男人把我按在两腿之
间一样。

  许远真的开始舔了起来,用舌头,用嘴唇,舔着我的逼水,舔着我的逼口,
舔着我逼上的小嫩肉。

  柔软的嘴唇,又软又弹的舌头,抚摸着,湿润着,挑逗着,温暖着。「原来
被舔是这个感觉。」我按着许远的头,把它牢牢的按在我的两腿之间。闭着双眼,
感受着,身子微微的哆嗦着。

  「哦,好。对,就这么舔。」

  「嗯,用舌头,向里,哦…」

  「啊,太他妈的舒服了啊。」

  我享受着,指挥着许远的舌头和嘴,让它们为我的逼服务着。

  内心的欲望和快感越积越多,渐渐的将我充满,将我浸没,将我撼动。最终,
我把许远的嘴死死的按在了我骚逼的小嫩肉上。

  「吸啊,舔啊。吸进嘴用舌头舔啊。」

  「哦…啊…用力…啊…」

  我按着许远的头,挺动着跨骨,将我的逼顶向他的嘴,一次又一次,就象男
人们把鸡巴顶向我的嘴。接着,双腿夹紧,夹着许远的头,就象我夹着鸡巴一样,
疯狂扭动着,哼着,叫着,颤抖着,迎接着快感的大潮。

  终于,洪水决堤而至,喷涌而出。我没了力气,再也按不住许远的头。喷出
的骚水一股又一股,喷在了许运的脸上,身上,地上,我的腿上。

  「哦,许远,你还真能干。」我喘着气,瘫坐在课桌上,看着满脸骚水的许
远,满意的说。

  一转眼,看见他的两腿之间,裤裆处鼓鼓囊囊。我用脚指了指,说道。「怎
么,你那里还挺硬啊,鸡巴憋得住吗?」

  「茵茵,你让我…」许远红着脸。

  「好啊,我让你射出来。」我打断许远的话说。「来,姐姐赏你,把裤子脱
了,坐那儿,我用脚帮你弄出来。」

  和许远接触,我发现,一定要掌握主动,不听他的。只要用命令的语气对他
说,基本都行。

  果然,许远乖乖的脱了裤子,露出硬挺挺的鸡巴,坐在那里。他的鸡巴倒不
算太小,白白的,只是虽然硬着,鸡巴头却没露出来。

  「鸡巴不小嘛,还挺硬啊。」我用脚挑拨着,火热的鸡巴坚挺着,直直的向
上立着。

  「来,让姐好好安慰安慰它。怎么样,姐的脚好不好。」我用脚轻轻的触碰,
又把它踩在脚下,踩在许远的肚皮上,用脚掌感受着它的火热,跳动和坚硬。脚
踩鸡巴的感觉真好,就像把男人踩在脚下。

  「许远,你的鸡巴可没有你乖哦。」觉得脚下的鸡巴还在变大,变热,想要
在我的脚下挺立,我一边说,一边用脚牢牢的把它踩在许远的肚子上,又轻轻捻
了几下。

  毫无征兆的,许远射了。一股热流,从我的脚下窜出,射向了许远的胸膛。
接着,一股又一股,精液射在我脚上,许远的身上,还有地上。

  「你,你可真…唉,许远,你一点都不乖。看,你舒服了,我的脚又脏了。」

  我晃着沾着精液的脚,向许远摇着头。

  念头一转,我把脚举了起来,再次伸到许远的嘴边。许远果然伸出手,张开
嘴,又把我的脚舔了起来。

  最终,我带着一脚的口水,赤脚穿着鞋,回到了宿舍。袜子,在许远的要求
下,做为清理我双脚的奖励,送给了他。

  (第十二章完)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