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催眠人妻猎手】第四章中(授权代发)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催眠人妻猎手】第四章中(授权代发)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巴比妥
2021/2/16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1490

  Day 2

  「叶赤月(25岁) 魅力值:92

  服从度:36

  性依赖程度:24

  敏感度:64

  羞耻心:87 胸部大小:F-

  特质:蛮横」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昨天下班后,我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我
记得昨晚我做了一场好梦,我梦到一个让我心跳不止的身影,但是我却想不起来
那个人是谁。

  从床上爬起来,我尴尬地发现我的床单居然因为春梦湿透了!我迷迷糊糊地
拿起床边的内衣,那是一套淡红色的胸罩以及同款丁字裤。这套丝棉混纺的内衣
裤,不但有蕾丝的缕空雕花,还有水晶薄丝的半透明反光效果。

  我有这么大胆款式的内衣吗?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是不知为何,我还
是本能地穿起内衣。

  首先,我悉心地将床头的透明药剂均匀涂抹在胸罩上,仿佛这是我长久以来
的习惯……这药剂是朋友推荐给我的吧?可以滋补皮肤,美容养养,好像是这样
……我的记忆仿佛被架空一般,有一些不真实感。

  我轻轻将前扣式四分之三罩杯的罩扣扣上,使其完全托出我的双峰。我感到
好像是主人两只巨大的柔棉手掌,似有若无地在揉挤我的酥胸一样。隐隐地带给
我属于性方面的陶醉的感觉。

  咦?主人,刚才我有在说主人吗?为什么这样的词语会从我的脑中蹦出……
真是太奇怪了!可胸罩的感觉简直美极了!仿佛发现新天地的我立刻迫不及待地
更想体验一下我从未穿过的丁字裤。

  果然,穿着丁字裤所带来的乐趣没有让我失望。当我将药剂涂抹在丁字小裤
裤。然后,我就缓慢穿上它,划过大腿根部挂上腰际时,我感到一阵幽幽的快感
,因为一条绳样的裤裆忽然挤嵌私处和股沟而爆发出来。我调整了一下卫生护垫
的位置后,试着抬脚并晃动臀部。

  那幽幽的快感,始终若隐若现,美妙极了。

  接下来要穿丝袜。我看向了平时不得不穿丝袜,此时的我简直是用渴望的心
情。我回想着刚才刺激的感觉,迫不及待地拆了一双黑色的腰部以下完全透明的
款式,在丝袜里涂抹药剂之后,便立刻卷起丝袜来往脚尖上套。很快我的玉腿上
也开始有了火辣辣的感觉。

  好舒服啊,丝袜的感觉!我轻轻摩擦着,然后在动人的娇喘中,我喘着粗气
穿上了公司制定的制服衬衣与短裙。趁着那个变态表哥还没有起来,急急忙忙地
下楼上班去了,同时淘气似的回头看表哥的房间,嘿嘿那个笨蛋,这次可抓不住
我了吧!只要不和表哥接触,他就没法催眠我。

  可随后的一整天,我都全身火热、双乳肿胀、蜜穴搔痒难耐。这样的状况随
着时间的流逝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愈演愈烈,真的没有办法好好工作!这也是失
眠的后果吗……

  我晚上下班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表哥的房间里。推开没有锁的房门,我
看见表哥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对着我傻笑。而我仿佛在自己房间般,轻车熟路地
将自己的随身挎包仍在地板,然后不请自来地坐在了表哥的大床上。

  「表妹,你怎么突然来我的房间里?你不是一直很厌恶我吗?」

  我理所当然地摆出胜利的手势,「当然咯,我是想告诉你催眠我根本就是不
可能的嘛。这几天我一直小心翼翼,你完全没有机会。呵呵,你那些小儿科的把
戏对!我!无!效!」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主动找我来?」

  看这儿表哥那副蠢样,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猪头,因为你的房间也是我的
地盘,当然我想去哪里就到哪里!这还用你管?」

  「真的吗?」表哥慢慢爬上我的床,我隐隐闻到他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
道,心跳不自主地加快了,「敢不敢让表哥来帮你检查一下身体,看看你究竟有
没有被我催眠?你没有发现你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了吗?」

  「才不要呢!人家……身体很好。」我红着脸说道,虽然这几天我一直感觉
身体痒痒的,似乎有种欲望无处发泄,但是我绝对绝对不能让变态表哥碰我的身
体。

  可表哥哪里管这些,他离我越来越近,我们的脸简直就要贴在一起了!不安
的我地从床上逃出来,稍微后退几步,殊不知这样更方便表哥观察我的衣着,下
班的我穿着一件紫色款领的外套,白色的棉质线衫,下身是条灰色调的短裙与魅
惑风情的网格黑蕾丝袜,踩着一双鲜明的红色晶色高跟鞋,由于鞋子的原因,双
腿更显修长结实,光滑白皙,没有一丝瑕疵。

  「表妹发育得不错哦,想想妹夫可真幸福!」表哥搓着手,笑眯眯地打量着
我。

  听见这话我心里一甜,下一秒却故意装作被冒犯的样子,不停地骂道,「切
,笨蛋!我的身体是给你看的吗!看够了吧,请离我远一点,我可是有未婚夫的
人。」

  「说实话,表妹你今天是不是身体很难受?」表哥坏坏地问我,「说不定表
哥能帮助到你,你的那个未婚夫能帮你止痒吗?」

  我诚实地回答,但是声音小到听不见,「他……我、我这几天确实有一点。
但是不用你管!你就是个大色狼,只会对我乱来!」

  「会痒吗?痒的话我可以帮表妹按摩一下。」

  「不……不要,你一定又想着流氓……啊!不,不要!」突然胸部被人刺激
,我叫了一声。可被这声音刺激,表哥却一把扯下了我的胸罩,一手一只捏着大
型果冻。

  「表哥不要……很痒啊。姨妈会看到的。」我说着用手想推开表哥,不过力
道却不大,这更加挑起了表哥的征服欲。

  不理会抵抗,表哥继续挑逗着我粉红色的乳头。搞得我一直在小声呻吟,还
好因为关上了门窗,也不怕声音被姨妈,姨夫听见。

  表哥将我的乳房捏来捏去,他吸着乳头,而我不停在呻吟。

  「哈啊……哈啊…表哥你这个大色狼!」我皮肤慢慢出现潮红,巨大的胸部
似乎挺得更立,「快点放开我!我可是你的妹妹!」

  话虽这么说,可我的欲望变得强烈。表哥把手伸到了我的下体,隔着内裤轻
轻磨蹭,我本能地想阻止表哥,可惜被表哥压着没法移动身体。

  「天明,不要这啊……样子。」我迷茫看着表哥,用微弱的口音表达着不愿
意,「脑袋变得好奇怪,再这样下去,我……」

  「表妹,把内裤脱下来吧,」说着,表哥伸手脱着我的内裤。

  「咦?不,不要,表哥不要看。」虽然嘴巴这么说,我身体却十分配合表哥
,用无力的手臂协助表哥拉下自己的内裤。

  表哥看着我的密缝,粉嫩的花瓣已经是湿润无比,轻轻一摸,手上就多了略
粘稠的爱液。

  「已经这么多了?表妹,好久没和男人亲热了,你很寂寞吧?想你的未婚夫
了?」

  「天明,不,不要看。」我的声音是这么有诱惑力,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
在勾引表哥了。

  看着我的密缝,表哥被吸引着靠近了那里,这样绝对不行啊!!

  「天明,不要看……啊……你快放开我!」我叫了出来,用手抓着表哥的手
臂,力气稍微大了点。气愤的我一把将眼前的男人推开,我的这个举动顿时把表
哥从欲望的深渊唤醒了。

  他笑笑把手放在我头上说道,「血月下的魔女!」

  「放开,哦……」我的动作停了下来,但是呼吸依旧急促。

  「表妹,刚才舒服吗?」

  「……舒服……」机械般的声音,我完全没有平常高傲的样子。

  「那你还想要那么舒服吗?」

  「想……」想起之前的快感,我的身体微颤,毫不犹豫地回答。

  「但是只有淫荡的女人才能这样舒服哦,你愿意做一个淫荡的女人吗?」

  「我……我……我愿意…」经过了强烈的心里斗争,我过了片刻才点头。

  「我允许表妹做一个淫荡的女人。」

  眼神空洞的我终于翘起嘴角,笑得很满足。

  「那么,你从今天起每天晚上都会做春梦,梦里的对象都是我,你会觉得你
的老公不能满足你而不去想他。」

  「是……做春梦……不能满足……」

  「你会越来越爱手淫,每次高潮你的脑海里都会出现我的身影,你会越来越
爱我。」

  「是……爱你」

  「现在放松,完全放松自己,感觉很舒服,非常舒服。你刚才感觉到的,看
到的并不是真实,都是你的春梦。」

  「非常……舒服……不是真实。」

  看着我迷茫的眼神,表哥终于放下心来,却越加兴奋,「表妹…现在看着我
的眼睛……」

  我乖乖的看着表哥的眼睛,接着表哥把手从我的额头上拿开,然后把手伸入
我的嘴里,玩弄着我的小香舌。表哥邪笑着看着我的口水慢慢低落,然后检查着
手机,「服从度:64

  羞耻心:50,怪不得我家的小魔女已经能在清醒的状态下主动勾引我了。
那么从今天开始,你的贞操就交给我吧。」

  「是的……主人……」我呓语着。

  「现在躺回床上吧。」我梦游般地重新躺在表哥的床单上,双手放在小腹上
,半裸着身子,连高跟鞋也没有脱,就像是一个睡美人一般惹人怜爱,乖乖地任
凭表哥视奸我的美体,「叶赤月,你还记得你的身份吗?」

  仿佛嘴巴不属于我自己一样,它开始自行地一张一合,「我是主人薛天明的
……性奴隶,我喜欢勾引主人,会对丝袜上瘾……」

  「真是可爱的魔女,如果想要勾引主人的话,就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吧,放松
……」

  「是的…主人……」

  薛天明知道清醒状态下的我还不会接受性交的行为,但是为我的身子着迷的
表哥又怎么会放过我这块美肉,于是他指挥到,「小魔女趴下来…对……把下半
身抬高……」

  我趴在床上,看不到后面,只感觉到表哥慢慢褪下了我的丝袜,然后把内裤
拉下挂在我的膝盖处。

  最后,只觉得有个硬硬的东西撑开了小穴,一下子刺了进来,好痛!可是又
好舒服,一瞬间好像失去知觉,只想大声叫出来,然后感受到身体绷得很紧,但
是我刚才到底有没有叫出来,自己却完全没印象了。

  「哎呀,表妹果然还是处女呢,真是抱歉被我夺走了,哈哈~」

  「不……嗯……我愿意……献给主人……」

  「真是我的乖奴隶,那我可不客气地享用了!」

  恍惚状态我的我感觉到表哥的肉棒突破了我的子宫口,到达最深处的那一刹
那,一道闪电似乎瞬间击穿我的大脑,「唔……啊啊啊……我在哪里,我在干什
么?」

  「哦?由于破宫太过痛苦,所以催眠指令被解除了吗?有意思……那索性就
把所有服从的命令取消吧,我想看看你最原始的反应。」

  听着耳边隆隆地声音,我迷茫地用眼神环绕四周……这里是那头猪的房间吧
,一股臭味……我怎么躺在这里,这个床单几百年没有洗了吧……身体好奇怪,
有什么东西在动,就在我的身后……

  我又低下头,竟然看到猥琐男薛天明的肉棒正深深的插进了我的小穴!立刻
我就惊醒了过来。

  「薛天明,你在干什么!快拔出去!你……你这是强奸!」我本想大喊大叫
,但是实际上发出声音比平时说话的声音还要小几分,别说训斥人了,现在连求
救都没意义!

  可是那个混蛋却没有说话,只是抓住了我的双腿,然后缓缓发动马达,开始
在我的小穴里继续抽插起来。

  见对方无动于衷,我想要动手阻止,但我却惊愕地发觉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
控制,根本不会根据我的想法行动!

  「你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我咬了咬牙,恶狠狠的看着,质问道。

  「没干什么,你要不问问你的记忆?」薛天明竟然笑呵呵地回答。

  「我的记忆?」我不解的重复道,陷入了回忆,然后惊恐的自言自语道,「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要那样做!我不可能做这样……的事的!对了,一定是催
眠……你催眠了我!那部手机!我想起来了,是你用手机搞的鬼!」

  「你看,当初明明是你让我进来的,我也就遵从喽,怎么现在爽了就翻脸不
认人?」薛天明说着,下体的速度居然还加快了几分。

  「我那是被你,被你这个混账催眠了!你这个……啊……这个垃圾,快……
快把我的催眠指令取消!还有不要再动了,好痛啊!!」我咬牙切齿地说道,但
是身体却积极地配合着那个混蛋的抽插。

  「小魔女,反正都会痛,干脆换你坐上来自己动吧!」薛天明拍了拍那发黄
的床单,示意我采用女上位的性交姿势,「从现在开始性交的时候,你要对我感
激戴德哦。」

  「不要在叫我魔女了!你这个强奸犯,色情狂!谁会坐到你身上,你那根臭
乎乎的贱东西我看了就反胃!」虽然嘴上恶狠狠地骂着,但是我的身体就忠实地
遵从了薛天明的命令。

  终于如愿从薛天明的胯下爬起来的我,但是却没有丝毫逃跑的举动,而是一
边咒骂着,一边半蹲大薛天明面前,将洞口对阵薛天明的阴茎。

  薛天明继续指挥着我的身体,「那么、慢慢地坐下来吧。」

  我蹲下的腰部,竟索性地往下沉沦!虽然我极欲拚命地摆脱,但就是停不下
来,「呀!不要!千万不要!不行啦!停下……快停下来啊!呀啊!谢谢您,赤
月好舒服,请尽情地享用我……咿咿咿,我在说什么啊!」

  「所谓的感恩戴德嘛,嘻嘻……我要开动咯。」

  「薛天明不要……哈,哈……好舒服,表哥好棒,表哥居然会强奸我这样卑
贱的女人……」

  令人我无法相信是,即使在这种几乎被强奸情况下,我的秘裂竟湿了起来!
伴随着咕啾咕啾的响声,薛天明那恶臭的尖端还是钻进了我媚肉的缝隙之间。龟
头朝着我被撑开的秘裂深处插了进去。但我却连辱骂都很艰难。

  我哭着用耳语的声音嚷道,「不要啊……不要强奸我,我老公会知道的,到
时我可怎么办啊啊啊……谢谢您,请随意抽插……赤月是您的人形飞机杯,呵咕
呜!咕呜!呜呜呜呜呜……!」

  「哦……嘶,表妹的嫩穴就是爽啊!你丈夫知道了更好,以后我再操你就名
正言顺了。」

  「啊咕呜!咕呼呜!呜呜呜呜呜……!」强烈的扩张感令我喘不过气。我真
切地感受到一个粗大物体,将我柔唇硬是给撑了开来。紧接着,无视我大声的哭
喊,以及止不住的泪水,我的身体毫不犹豫地动了起来。就这样依照薛天明的指
示,完全无视于自己的意识。

  「哈咕呜!呀、呀啊啊!痛、痛死了……啊咕!呀啊啊啊!好开心啊,呜呜
呜……好开心,破处了……我的处女是表哥的了……呜呜呜,求求你,不要让我
再说了……」

  噗吱噗吱地,有种嫩肉欲裂的感觉直扑脑门。全身激烈地痉挛。疼痛、厌恶
、哀嚎、谄媚。我的意识里,不断涌现拒绝与央求的片段。

  「感觉起来真是超级爽快呢,你居然一边哀嚎一边感激。赤月,你的膣内越
是颤栗抵抗,肉棒就被掐得越紧……。」

  不甘愿……。我不甘愿!竟被这家伙……!随随便便,且毫不客气地,直接
闯入处女地。而且,还是我主动进入这个人渣的房间,将自己送到他嘴里的。如
此残酷的事实令我感到懊悔,万万不可原谅。

  「好幸福啊……变成了表哥的肉玩具……我下面痒死了,咕啊……、哈啊…
…、呜咕呜!又……、又来了……、啊啊!已经没法好好思考了……」

  无论我怎么抗拒,嘴巴,腰部就是不听使唤地依旧我行我素。颤栗且蠢动的
炙热肉棒,直往我的膣内深处猛剌。无穷无尽的苦痛持续不断地折磨着我。

  「连同根部都一起刺进去好了。全部放进去。」

  「咕呜!不、不行啦……!不能再进去了啦!嘻嘻……我在说什么啊,请大
力抽插,干坏赤月吧……呜呜……已经不能再插进去了啦!求求你快停住啊……
、啊咕呜!呜呜、好难过……肚子……痛死了啦!请让我怀孕,怀上表哥的小宝
宝……然后我会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在成年的那一晚给表哥操……呜呜呜……

  我感觉到肉棒的尖端,又一次撑开了我的子宫口。子宫内部因钝重的冲击感
,让我痛苦得差点当场昏厥。即便如此,痛苦却没有因此结束,我的身体继续下
沉、吞噬着薛天明的凶物。终于我被数公分长的硬物给侵入之后,腰部也停止了
动作。

  「连同根部都一并插进去了唷!虽然你的第一次之前就已经被我夺去了,哈
哈哈!」

  「好开心啊……呜呜,我被干死了,撞到子宫口了……」泪水不断地从我的
眼中滑落,随着薛天明的那声「魔女」,我再一次感觉到了命运的不公。并不是
因为我原本就有高标准的贞操观念,只不过是纯粹因为我背着心仪的对象,被一
头猪夺走了第一次。苦闷与屈辱让失落感更加的悲廖。内心有着太多太多的怨恨
。知道自己的意识正逐渐冷却当中。

  我的嘴巴依旧蹦着前后矛盾的话语,「薛天明,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呜呜呜……请成为我的主人,我要天天被表哥干……」

  「这么说来,你的言下之意是永远不会忘记我的肉棒罗?呵呵呵……。」

  好想杀了你……!要是怨恨真能杀死人的话,此刻的我可能会毫不犹豫地,
一枪毙了薛天明!

  「小魔女,仔细看清楚交媾的部位,并牢记在心吧。因为这是无法抹灭的事
实啊。」

  我的视线不能自主地移往那个部位。盯着股间处,那个被蹂躏得惨不忍睹的
花辫中央,一根涂染着玻瓜之血的肉棒,正深深地插入蕾芯之间。目睹这一幕恐
怖丑陋的画面,冷却的意识再度激烈地动摇了起来。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蕾芯持
续扩散到淫穴的深处。子宫深部硬是被推开、压迫的闷绝感,宛若是在强调着与
薛天明之间交媾的事实,以及对我失去贞节的嘲讽。

  「呜呜!啊啊!不要……、不要啊!我不要啊啊啊啊……!」

  「还会有一点难受,但是差不多也该进行抽送了吧。待会儿你就会感到习惯
的。好了!腰部开始上下抽送吧!记得不可让肉棒跑出来喔。」

  「啊呀啊啊!啊哈!呜啊!啊啊啊啊!呀、呀啊!咕呜!」

  一股强烈的冲击从下半身沿着我的背脊袭向脑门。刹那间,我意识几乎完全
丧失。自己的腰部激烈地上下抽送,摩擦着自己的秘壶。意识明明正处于朦胧的
状态,但却为了不让贪噬体内的肉棒挣脱开来,所以刻意地调整腰部的高度。

  「呜哈!太紧了吧、好像完全麻痹了唷。」

  薛天明愉悦地嚷嚷着。然而,不曾消失的痛苦与懊悔,令我几乎快要发狂。

  「够了、不要啊!咕呜!好舒服……谢谢主人的临幸!脑子要坏掉了,谢谢
您……不要、快停下来!好、好难过哦!呀咕呜!」此时薛天明的肉棒正夸耀着
自己凶悍的长度。龟头再三顶刺着子宫口,肉棒的根部也撞击着小秘壶。响遍耻
骨的冲击感奔窜于全身。

  看着已经有液体从小穴里面分泌出来,薛天明调戏道,「看看,表妹好像动
情了。」

  「怎……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对你这个恶劣的东西动情……主人我
爱你!我要一生一世成为你的情夫。」我咬牙说出了肉麻的求爱,虽然眼神充满
了怨恨但是断断续续的话语明显出卖了我,「薛天明……嗯……你不要……嚣张
……唔……快把我的嘴巴解放……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犯法乱伦……嗯…
…啊……赶紧……住手……啊!」

  我怒视着那个夺走我一切的人。

  「表妹你现在的样子好可怕啊,但是在你红彤彤的脸蛋以及轻咬嘴唇动作的
衬托下,我居然觉得这可怕中带着一点可爱,哈哈哈!」

  薛天明居然又加了一点速度,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啪啪的声响如同邪恶的
乐章一般在房间里响起。

  「住……住手……啊……快……快……快停下……」激烈的撞击立刻又让我
显得有些丢盔卸甲,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狠色,「求求你……饶了我吧……解除我
的、我的催眠指令……」

  「催眠指令?你是指「血月下的魔女」吗?」

  瞬间我的躯壳再次成为表哥的玩物。没有了我的挣扎,表哥便开始全力抽插
运动。而被催眠的我也不再咒骂,而是下意识地满足表哥的欲望。

  主人很满意地看到刚才恨不得与他玉石俱焚的我变得异常顺从,他看着我俩
交合的部位,评论到,「小骚货,水还挺多的,里面真是狭窄异常啊。没有想到
原本的那你居然这么不愿意把处女献给我,不过干你其实我也很辛苦吧。那么现
在开始,我抽插你一次,我都要发自内心地感谢我一句哦。」

  「是的……谢谢你干我……主人您辛苦了……请继续大力抽插赤月……谢谢
,真是太感谢你了……感谢您的播种,奴隶叶赤月满怀感恩……」

  那一切就像是一场甜蜜的梦,我只能感觉到浑身的细胞都在欢愉地颤抖着,
心中充满了对主人无限的感激。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只知道那性
爱的快感已牢牢地刻印在我的大脑里。

  Day 3

  「叶赤月(25岁) 魅力值:92

  服从度:64

  性依赖程度:64

  敏感度:72

  羞耻心:50 胸部大小:F

  特质:蛮横」

  可能是因为调查表哥催眠手机的疑团,我这几天精神都不济,而且早上醒来
时小妹妹总是黏腻不堪,我该不是每天晚上都做奇怪的梦吧?还有那种莫名的失
落感,好像缺少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感到很不踏实,我渴望追求它,但是却
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今天早晨我依旧将药水涂抹在我全身的贴身衣物上,很快浑身的燥热便席卷
我的全身。一整天的工作我都常心不在焉的,不晓得神游到哪里去了……莫非我
真的被表哥催眠了?我仔细回想着这段时间我的表现,除了睡眠不佳以外,我并
没有任何可疑的举动……一定是我想多了,催眠什么的总归只是一场噩梦吧。

  也是,像表哥这样可爱的男生,怎么会做出催眠别人的行为嘛,昨天表哥还
帮我检查了身体,还给我提出了很多实用的建议!恩,今晚我也要让表哥帮我检
查一下我为什么会失眠。

  下班后我兴冲冲地来到表哥的房间。表哥仔细摸了一下我的双峰,说我是由
于欲求不满才导致的失眠。在表哥的建议下,我听话地将高跟、短裙、丝袜以及
内裤脱下,半裸着下半身站在表哥面前任凭他进一步检查……虽然这样有些怪怪
的,而且似乎有些对不起我的老公,但我们是兄妹嘛,而且还是我最亲近的表哥
,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表哥从不同的角度拍摄了我下身的照片,然后建议我穿丝袜来解决欲求不满
的问题。他温柔地将一套紫色丝袜套上我的脚尖,然后顺着腿部曲线缓缓上拉,
尼龙丝绢便一寸寸地轻吻着我的腿部肌肤……不知是因为穿丝袜,还是因为表哥
的注视,我只觉得整个下半身都快要溶化了一般。

  「表妹,以后这样让丝袜紧贴着你的骚逼,是不是舒服多了?」

  「表哥真聪明……我感觉好棒!」确实,当丝袜的裤腰缚紧在我的腰部后,
我满脑只有一个概念,以后丝袜就是我的第二层皮肤,就连内裤都要穿在丝袜外
,而且以后我的打扮绝对都要以能展现丝袜美腿为主。

  而且仔细一看,我发现这双丝袜有些特殊的部分,它的裤裆不是完全闭合的
,而是留有一条细缝,刚好让我的私处可以裸露在外,这样以后除了洗澡,即使
上厕所我也不需要脱下丝袜了。表哥想得可真周到!

  我刚要感谢表哥,没有想到他突然狠狠地地掐揉起我的丝袜脚心,阵阵瘙痒
感直冲我的身体里,引得我连连娇喘,不自觉地夹紧双腿。

  表哥一边为我做着按摩,一边问道,「是不是更加舒服了?表妹你有一双玉
足,你知道有多少男人馋你的小脚吗?正是因为你太克制了,所以才会导致失眠
,现在释放出你的欲望吧。」

  足心的瘙痒感让我有了即将高潮的快感,我瞳孔放大却说不出一句话,只能
双手紧紧攥着床单,昂起通红的俏脸,挺起丰满的胸部,在表哥的指挥下羞耻而
又缓慢的将两条紫色丝袜的大腿向着两边大开,正对着表哥的双不自觉逐渐形成
了一个「O」字形状,将我那敞露的黑色森林完全展现在表哥面前……没关系的
,对面的人是我的哥哥,我的花蕊自然会对表哥绽放。

  「哦……啊哟,坏表哥……人家舒服得要死啦……」

  「我猜你今晚一定能睡好了?」表哥坏笑着检查我的肉穴,然后又大力搓揉
我胸前的两团大棉花,肯定地下着结论。这时我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原来是我
的未婚夫,这几天我都忘了给那个人打电话,他一定很担心吧……可惜现在正是
我最爽的时候,真的不方便接电话。

  不知为何,表哥执意要让我接电话。既然表哥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有办法

  「喂……是叶子吗?你昨天和早上的电话怎么都没接?我很担心你!」「叶
子」是叶赤月的未婚夫对她的昵称。

  「我是……我是……唉……我只是最近太困了……ㄚ!!」表哥突然掐了一
下我的阴蒂,我不自觉地叫了起来。

  「怎、怎么了?你还好吧?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事只是脚扭了一下……恩……等等……」我哀求着表哥不要再欺
负我了,但表哥却不理会我,一手把肉棒掏出另一手将我的两片阴唇左右一分,
露出了可爱的小嫩穴,「亲爱的,你放心吧,我……我没事的你放心吧……喔…
…」

  「叶子!你听起来好像很喘,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没……我……我表哥在给我按摩……亲爱的……我这边收讯不太好、我们
明天晚上再说好吗?掰掰……」

  「你表哥?叶子月,你不是说你最讨……?」没等对面说完,我就匆匆挂掉
电话,继续享受着表哥的按摩。但表哥却只是在洞外试探着,迟迟没有入侵我的
体内,我有些庆幸的同时不免感觉一些失落。

  按摩之后,为了进一步根治我的失眠问题,表哥说他给我准备了特殊的音乐

  「现在我要给你听一段音频,这是你心灵的声音,你会完全服从自己的心。

  「是的,表哥。」我乖乖地戴上耳机,却听见里面竟然是我的声音,「我是
淫荡的奴隶,我想被主人看见我淫乱的身体。」

  耳机里的我用很幸福的声音,不断重复着这两句宣言,可是我却不记得我何
时说过这样的话。这是什么时候录下来的?

  什么??淫荡…的?是说我吗?不,我才不是淫荡的女孩,表哥这是在给我
洗脑吗?难道他要开始催眠我了?

  心中刚浮起一丝质疑,我随即感受到强烈的痛苦,即使我照着念了,痛苦的
感觉也没有减轻。直到我的双手轻轻拂过乳尖,感受到那一股电流,痛苦才有所
缓解。终于,我的双手仿佛不受控制般开始自作主张地一支轻抚乳头,一支用力
地搓揉阴蒂,慢慢地在主人面前表演着自慰秀,那股痛苦才真正地消失。这时我
才大概明白,不只口中要跟着念,心中也要完全相信这件事,并身体力行地证明
我的淫荡才可以。

  「我是……淫荡的…奴隶…,我是…淫荡的奴隶…,我是淫荡的奴隶,我想
被主人看见我淫乱的身体。」由于太爽了,我的舌头居然也伸出来了……现在的
我一定就像是一个妓女一般。这就是我最真实的样子吗?

  耳朵听到的、嘴巴说出的、脑中思考的都是同一件事,跟着耳中录音的速度
一遍一遍地覆诵,我渐渐开始打从心底相信它了,我坚定地告诉自己─这就是事
实,心情变得很轻松。看来我果然被表哥催眠了,真是的,原来我当初是正确的
。但是这些放到现在都早已无所谓……

  是啊,我确实被表哥催眠了,我已经成为一个服从的催眠奴隶,那又能怎样
?现在的我很快乐,服从主人令我感到愉快……过去的我已经死了,现在我的一
切只属于主人,太好了,这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啊!我的一切都是主人的
,以前太过任性的我可不太好哦!

  等我的意识在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回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了。刚才发生了
什么?回到家之后的记忆就变得模模糊糊,我的身上还留有余温,难道我又做了
关于主人的春梦?是啊,这就是我最近失眠的原因——我总是一面手淫,一面幻
想着和主人性交。

  可是为什么……睡梦中的我总感觉好难受,身体开始不安分,变得好敏感喔
…好希望有人可以来安抚我,情不自禁地搓揉着胸部、还有下体,这样…这就是
手淫,我竟然这么做?从来没有试过这种事,可是…这么快活的……还想要更多
一点……我好喜欢穿着丝袜手淫啊!

  趴在床上,让身体摩擦着床,并且把手指插进阴道里,抚摸着腿上的丝袜…
…这样子是最舒服的,抽出来…再插进去的时候,淫水就会顺着大腿流下来,感
觉好棒…好下流…好刺激…,可是还不行…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家想要的是又粗
又长的…那个东西,它会给我强烈电击般的快感,我还深刻记得那样的感觉,摩
擦的时候…啊……那时候…像是要麻痹似的感受…

  幻想着那种事,又变得更兴奋了,可是那到底是…?我明明没有被男人抱过
,却有着模糊的印象,身体很怀念那种滋味,不管如何激烈的抚摸也不能得到满
足,好寂寞…好痛苦…不行,自己一个人是没有办法舒服的……

  是我的未婚夫…?不对,不是他,他根本没有办法满足我,是个可悲的男人
。我想要的是主人,只有主人才可以碰我,只有主人能给我高潮!我的身体在呼
唤着主人,好想要…被主人玩弄着…然后变得越来越服从……

  「主…主人…啊…啊……好…喜欢…咿…咿呀……」我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出
表哥的样子,我的脑中只剩下爱恋,「天明主人,请享用魔女赤月!!」

  实在忍不住了!迷迷糊糊间,我居然不知不觉地一边手淫着,一边艰难地爬
进表哥的房间,坐到了他的床边上。地板上滴满了我的淫液。

  看着表哥睡梦中英俊的模样,我情不自禁地留着口水,但是却远远赶不上我
蜜壶中液体低落的速度。我慢慢爬到主人的身体上,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那时的表
哥其实是假装熟睡中。我颤抖着手拨开表哥的裤子,露出表哥勃起的大肉棒,那
凶物的热力和脉动,让我感觉自己下面流水竟然更快了。

  「啊……好大,好热,我要吃,我要吃,我受不了了,它好威猛,我想伺候
它,我想臣服它……」楠楠着说着,我就凑嘴想去含,可是到了面前,我还是生
生的止住了,「不行,我不是骚货,这是我表哥的肉棒,我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可是我好痒,为什么会这么养,为什么我会突然变得这么饥渴,是手机……
对了,手机,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恩,啊……我想起来了!我被恩……主人催眠了啊……不行,我不能这样
,啊……」最终我还是深吸一口气,稳点心神,把表哥的裤子提上,飞也似的逃
走了,淫水流了满地,「忍耐……忍耐,我要维持自我,不能再被主人催眠了啊
……」

  之后在我的房间里,我的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却越来越糟。

  「啊……啊……舒服,嗯……我的小妹妹,好淫荡的小妹妹,好想让天明主
人的大肉棒使劲扎几下,啊………」没有办法,这样淫荡的我只好以表哥为目标
疯狂的自渎,仿佛这是天底下最快乐的事情,「想着主人,偶尔自……自慰一下
,应该没有关系吧……唔……可恶,我明天一定要,啊……一定要求表哥解除我
……恩,该死的催眠指令……我的小妹妹好痒啊……不能再继续堕落下去了,这
样我真的会迷失自我……」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丝袜 催眠 人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