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梦回红楼】第十八、十九章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三修萨满
2020/6/29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576

            第十八章 雯琴主动求恩泽

  晚间宋清然回到顾恩殿仍感蠢蠢欲动,元春怀孕睡眠很浅,宋清然每天笙歌,
怕扰到她,近几日一直睡在书房,是夜,叫来晴雯和抱琴,搂在书房榻上。

  晴雯、抱琴一左一右躺在宋清然身边,隔着短裤一起抓着宋清然挺立之物,
虽脸上还有淡淡的羞意,却已不像最初时日羞怯太甚,晴雯抓着宋清然根部,故
作恶狠狠的道:「这个坏家伙害人不浅,真想把这根坏东西剪掉。」

  宋清然嘿嘿一笑道:「你可舍不得剪,是谁前些个说宁愿让这坏东西弄死也
不想让它拔出来的,哈哈哈。」

  晴雯听到宋清然把床榻私密之事都说给抱琴,有些羞恼,不依的松开手,轻
拍那话儿两下,没想到让铁棒更加粗硬。

  宋清然越来越感觉晴雯有M体质,有几次弄晴雯时,晴雯都被弄的迷糊了,
宋清然对着玉臀拍了几下,晴雯玉蛤又冒出水来,挺着翘臀动了起来。

  此刻晴雯盯着宋清然那根粗大事物,呼吸急促起来。

  宋清然知道雯晴动情了,便抽手抬起她的下颚,吻上她的红唇,牙齿咬着晴
雯下唇,微微用力,虽不至破损,却也留出齿印,另一只手探在晴雯身上褪下她
的裙袜,顺着纤细的玉腿抚摸着,片刻后晴雯便软在怀中。

  宋清然大手在晴雯两腿间轻轻揉按着,用手指在她花谷轻轻一拨,潺潺春水
便汹涌流出。

  宋清然淫淫调笑她道:「小雯雯,你今个儿流的好多啊,是不是抱琴看着更
有感觉?」

  「才没有呢,奴奴没流多少。」晴雯毕竟面皮儿薄,把脸伏在他怀中娇俏的
说道。

  此时抱琴趴在宋清然背后,两条裸着得腿儿,一左一右盘绕在他大腿的两侧。

  上下挪动自己的身子,隔着肚兜用胸乳去摩擦宋清然宽厚背脊,玉唇叼着宋
清然的耳垂。

  宋清然只觉隔着丝绸肚兜的两团温软小乳触在后背上滑爽绵柔,两粒软软的
乳尖儿,伴随一次次的厮磨,慢慢变硬起来。

  抱琴的两手扶在宋清然腹上,慢慢顺着他的腹部慢慢向上轻抚,渐渐移到胸
口两粒乳头上,一圈圈的打着转,偶至情深,又把口唇吻向宋清然的脸颊。

  男人胸乳也有着异比寻常的敏感,此时宋清然被抱琴这样爱抚、亲吻,一种
异样感觉由腹下如火烈火阵阵燃烧,胯下阵阵激凸,已是怒胀挺立。

  或是分别在即,晴雯也是动情至深,起身跨到宋清然腰腿之间,用手握住肉
棒对准玉蛤缓缓坐下,与宋清然形成双脸相贴。

  宋清然只觉怀抱晴雯,后贴抱琴,一前一后四只玉乳交替摩擦着身体,酥麻
难耐,跨下又是硬了三分。

  晴雯扶着宋清然的臂膀上下轻启玉臀,带动着胸前翘乳也上下摩擦,柔柔缓
缓的数十下才适应了粗胀感,娇喘吁吁的道:「爷,您那儿还是太粗了,奴奴每
次都要适应许久。」。

  宋清然感受到晴雯玉蛤的紧握,舒服的抽了口气道:「小雯雯,爷每次总感
觉你里面会吮吸!」

  晴雯娇羞的答道:「还不是爷您的那个太粗长了,抵到奴奴最深处时让奴奴
全身都在抖。」

  宋清然吻了晴雯一口,算是认可他的乖巧,也不挺跨由着晴雯自己起伏。双
手则伸向后背,抚着仍贴着自己背脊的抱琴玉臀上下游走,肆意抚摸。

  晴雯毕竟还是小女孩儿,数十下后渐渐没了力气,见与她一人之隔的抱琴鼻
息咻咻知她已是动了春情,便起身下马,对抱琴说:「姐姐你来吧,雯儿实在是
没力气了。」

  说完来到抱琴身边推了抱琴两下,抱琴此时也是情深意动,已是蜜水横流了,
便也学着晴雯方才姿势跨坐过来,握住那根沾满晴雯蜜汁的粗硬肉棒,慢慢坐下。

  「嗯……好粗啊……胀死奴奴了……」

  宋清然搂着抱琴的纤细腰肢,帮她带力上下起伏,感受着越来越湿润的阴户
赞叹道:「抱琴,你的体质真敏感,片刻功夫就湿成这样。」

  抱琴吐气如兰,轻轻的起落着臀儿,腻声道:「都是爷你太厉害了,呜呜真
舍不得爷您走。」

  宋清然呵呵笑着,边挺跨边安慰着:「不用为爷担心,长则一年,少则数月
应该就能回来。」

  又数十下抱琴一声高声呻吟,被弄丢了身子,再也起伏不动。脸上一层瑰丽
的绯红,让本来就青涩的俏脸显得媚光流转,艳光四射。

  宋清然见抱琴已经丢身,便对抱琴道:「抱琴,帮爷再含一会儿。」

  听到宋清然的要求,抱琴媚眼如丝的嗯了一声,趴下宋清然胯下,张开小嘴
轻轻吮吸起来。

  宋清然则用把晴雯搂在怀中手中用力抓捏晴雯翘臀玉乳,每一下都很用力,
片刻后晴雯胸乳、翘臀上便留下点点红色抓痕,可晴雯却愈发娇媚,用双腿夹着
宋清然强壮的大腿来回上下撕磨着,留下一片亮晶晶的水痕。

  此时宋清然的肉棒已粗硬到极致,胯下抱琴小口已难容下,便拍拍胯下的抱
琴道:「你个小丫头最不耐受恩宠,让你晴雯妹妹帮你分担一下吧,待会儿定是
不再饶你。」

  说罢便起身压在晴雯身上,用粗热的肉棒抵着玉蛤缓缓推进,直至那坚硬如
铁的肉棒完整地塞了进去。

  「哦!好紧!」即便是已插过几次,晴雯的玉蛤还是像初次一样,紧闭着,
抓握着,收缩着。

  晴雯下面亦也早已湿透,肉棒方插入,晴雯顿时就一声娇吟:「爷,慢点。」

  由于滑腻足够,宋清然未作停留,快速抽添起来,房间里顿时传来那羞人的
撞击声音。连撞百下,宋清然把把晴雯翻转过来,看着肉棒拔出后,晴雯蜜汁顺
着纤细的大腿缓缓流下,

  宋清然重新从娇小的后臀插入后说道:「嘿嘿,小雯雯在说谎,抱琴你来看
看,是否流了很多,明明喜欢爷的肉棒,嘴里却不肯承认。」

  晴雯此时真怕抱琴看到,顾不得其他,扭着臀儿,呻吟着道:「那都是爷您
流的……啊不是奴奴的……呀……顶到最里面了」

  宋清然用力抓着晴雯那颇有特征之紧实小巧的屁股边揉捏边道:「晴雯你的
臀儿真挺翘,爷最是喜欢这里。」一边说,一边啪啪的打了晴雯翘臀几个巴掌,
却见那白皙的臀肉儿瞬间发红了。

  晴雯被打了翘臀,虽感羞涩,却是有着异样之舒服感觉,只觉得臀儿火辣辣
的,玉蛤深入却汩汩向外涌着蜜汁,让她情欲更是勃发。

  宋清然也感觉到晴雯玉蛤内的变化,心中暗喜,更是坚定了自己之猜测,肉
棒加快抽添,又是数十下顶送,只见晴雯脸儿绯红、紧咬着唇儿,香汗淋漓,嘤
嘤咿咿的呻吟着,眼看就要泄身了。

  突然,宋清然将火热肉棒插到深入,抵着花心便不在动了。

  此时的晴雯已在丢身边缘,只需再来几下便要丢身泄出,可身后的宋清然却
不再动了,心中那种抓挠感觉不能言表。便顾不得抱琴还在身侧,开口哀求道:
「爷!你坏死了,奴奴要……要丢了……求您再动几下。」

  晴雯见哀求无用,便忍不住用双手扶着床榻,主动的前后挺动娇俏秀气的小
玉臀,吞吐的着肉棒。

  才动几下竟又被宋清然抓着腰肢不让她动弹,更觉难忍,心中一动,便试着
控制玉蛤,一下下自己蠕动抓握。

  宋清然没料晴雯还有如此手段,便闭目体会这种吸吮和抓握触感。

  没过几下便听到身前晴雯一声绵长的娇吟,只觉龟头被蜜汁一股股浇上,晴
雯也再支撑不住,翘臀前倾,脱离肉棒,紧接着一道水线从晴雯玉蛤喷出,尽数
浇在身下毯上,晴雯身体跟着一阵阵抽搐。

  宋清然挺着胯下肉棒,看着晴雯丢身加潮吹的俏美模样,心里又喜又笑。

  再转头看向身侧的抱琴,抱琴或是被眼前的春景感染,此刻躺在床上,萝裙
掀起,咬在嘴上,底裤褪至膝弯之处,纤纤玉指正揉按在玉蛤处……身子颤抖着,
嘴里轻声娇吟道:「爷……奴奴想爷……快来恩宠奴奴吧……啊啊……

  即便咬着裙角,声间轻小还是让宋清然听到。

  随着晴雯刚才丢身的绵长呻吟,小抱琴也同样痉挛,较之晴雯又肥大一点的
玉臀阵阵抖动着,强忍着不发出如嘤嘤呜呜呻吟声,秀美的双腿猛的伸直,紧绷
……也在毛毯上留下一滩水渍。

  宋清然见状心中暗叹:」好吧,晴雯和抱琴这两丫头凭自己本事都丢身了,
没我什么事了。「

  宋清然一把一个,把晴雯和抱琴都翻转趴在床上,分别对着两个翘臀啪啪打
了数巴掌,边打边道:」你们两个小丫头,不管爷的事,自己快活,该打。「

  只见晴雯被打的媚眼如丝,抱琴被打的娇羞脸热。这才停手,命令道:」都
趴好别动,爷用棍子施用家法。「

  说罢先扶着抱琴的腰肢把粗长的肉棒顺着还带着蜜汁的玉蛤捅了进去,连捅
数十下,又抽出捅进晴雯玉蛤中,就这样不作停歇地来回换着插入,以至后期每
个肉缝只捅几下便做更换。

  很快,两种不同的声音分别响起,如同琴瑟相和,一高一低奏着乐曲,随后
两声长长的尾音同时响起,琴收瑟停,只留下喘息声。

            第十九章粮草督运广宁府

  如不是第二天要回到王府,宋清然都不想起床,早晨睁开双眼,看着怀中一
左一右两个玉人儿,晴雯面上还留着丝丝娇媚之色,抱琴面上则带着淡淡泪痕,
想必是昨天又把她折腾的有点多了,这小丫头最是不禁折腾,丢身两次便算极限,
再多虽也能愉悦承恩,可下面玉蛤却红肿不堪。

  宋清然起身后,晴雯和抱琴也分别醒来,就要服侍宋清然穿衣,晴雯还好,
只是微微皱下眉头,便能坐起身子来到床下,抱琴却试了几次都没能起身,便被
宋清然香了下额头,让她安心躺着。

  宋清然看着晴雯纤细玉腿微带不适的服侍着她,调笑道:」这次不笑抱琴了
吧,也有你走路怪异的时候。「

  说完也不理晴雯的娇羞,整整衣角笑着便出了房门。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随意用了些早饭,和元春缠绵一会,便带着一干子宫女
太监离开贾府,浩浩荡荡向燕王府行去。

  回到燕王府书房,侍女宋菲儿急忙上前迎接,两眼雾蒙蒙地看着宋清然,俏
俏道:」爷,你回来啦。「

  宋清然已是许久未见宋菲儿了,一把搂了过来,先在香唇中长吻一口,才放
开道:」嗯,想爷了没有?「

  宋菲儿俏俏的小声」嗯「了一声。

  宋清然坐在椅子上,把宋菲儿抱坐腿上一手抓着酥胸一搂着腰肢,品味一会
才道」嗯,比前些个日子大了一点。「

  宋菲儿毕竟还是个小处子,哪受得了这种撩拨,羞中带腻的说道:」爷!您
……。「后面实在是说不出口。

  宋清然摸了一会才放过她,便开口说道:」今个儿往后要有些正事要做了,
你先去把赵大忠叫过来。「

  宋菲儿乖地巧应了一声,便去叫来燕王府管事赵大忠。

  片刻后,宋菲儿近前通报赵管事到了的时候,宋清然正伏案写著书信,听宋
菲儿的通报后,宋清然收好书信,装入信封,便让赵大忠进来。

  赵大忠毕恭毕敬地躬身一礼,便站在宋清然面前,双目射地,不敢一点儿随
意打看。宋清然笑笑道:」不必紧张,慧仙楼的差事办的不错,爷很满意。「

  赵大忠急忙道:」臣应该的。「

  别看赵大忠在宋清然身边唯唯诺诺,其实在王府当差,即便是个小管事都有
品阶的,九品、七品县令见他都要行下官礼的。

  宋清然点了点头接着道:」一会去办几件事。一、差人到梁王的太子府把这
封信送给梁王。「宋清然把桌边刚写的书信交给赵大忠。

  」二、再给赵王府带个口信,宁国公府贾珍贾将军即然袭着将军爵,自该到
军中历练一番,让二哥此次出征,把他带在身边,先从个书记官做起。「

  」第三从府中账上支付三十万两现银,十万两兑成小额银票,带着跟我去广
宁。从京中各县雇佣三千青壮,记住只要青壮,每人付银五两,再用剩余银两在
京中购买平价粮食,以供应京营官兵和青壮所食。「

  第四通知户部,八月十日前,备齐所需粮草,如有缺短或以次充好,别怪本
王刀下无情。可记下吗?」

  赵大忠躬身一礼道:「臣都记下了。」

  宋清然便点了点头道「去吧。」

  赵大忠出了书房后背还是汗湿一片,自在和燕王殿下当差以来,首次见燕王
如此威严,平日里很是随和,如今说起正事,全身散发出的威仪还是让赵大忠心
有余悸。

  宋清然此时还坐在案前,心中在暗思这些事情,给梁王带封书信,以宋清然
和梁王现下的情况,除非梁王真想撕破脸,否则不会再去为难贾珍,再说贾珍那
点狗屁倒灶的小事,也真拿捏不出什么,闹到御前最多也是罚俸,呵斥,毕竟贾
珍是宁国公府袭爵之人,身上挂着三品将军的武职,虽没有实权,身份地位还是
在那,四王八公并不只是随意说说的。

  这事解决了,也算是给贾珍媳妇一个交待,想着尤氏那熟媚的身子,及会打
开的花心,宋清然就觉跨下一热,忙收敛心神。

  第二件事是秦可卿所求之事,让赵王借着出征把贾珍带在身边,应该也不会
有太大变数,毕竟此次出征是举国之力,就像后世,战征时期,一切资源都要向
军中靠拢。

  第三便是粮草,想必也没人敢在这方面使绊子,不然面对的怒火可并非只是
自己这个燕王了。

  想完这此事,宋清然开始考虑出征路上的安全,及到广宁府要应对的事情,
直到宋菲儿进屋掌灯时分才起身。

  第二日,宋清然正在看书,宋菲儿通传赵王来访。

  宋清然急忙起身,来到府外迎接,毕竟长幼有序,该有的尊敬宋清然还是要
有的。

  陪赵王宋清仁进了书房,宋菲儿上茶退出房门后,宋清然才开口问道:「怎
么二哥突然来访?可是贾珍之事有了变数?」

  赵王摆摆手道:「贾珍是小事,我到军机处说了一声,他们下调用文书即可。

  不日我就要出征,对你还是有些放不下,虽你向父皇要了一营兵马,可毕竟
不是身边得用之人,你府上又没养过这些军兵,那些个王府卫队更不用提,摆设
罢了。」

  每个王府都配有一百名护卫武将,这些武将由皇帝配发,都有武职在身,只
是战斗力就差强人意了,毕竟哪个皇帝都不希望除他之外的人拥有太强的武力。

  当然在外的番王可以配有三个护卫队,称之为三卫,满编允许到九千人,除
这一百人皇帝配给的是户部统一发饷,三卫官兵就要由番王自已出钱筹建,也没
哪个番王真满编满三卫,不然朝臣会弹劾你居心叵测。

  赵王见宋清然点了点头便接着说道:「我这次来是给你送些身边护卫,一共
十二人,这些人皆是我从战场上一路带过来的,忠诚方面不需担心。」

  即使宋清然再没心没肺,听到这里还是感动的,这些个护卫可不比普通兵将,
能让赵王亲自上门来说的,定是府中的家臣,是和府中连为一体的,平日里在府
中比一般的家人地位都高,真有事时也是拿命来护卫主家的。

  赵王见到宋清然的表情便知他要说什么,摆手道:「不必在意,这些人还没
和赵王府签家臣盟约,所以还不算府中家臣,你若感觉可以,把他们家人一并接
入王府,再正式收他们为家臣便可。」

  见宋清然点头,赵王便吩咐守在书房外的赵王府管事把人叫进来。

  片刻后,赵王府管事领著名二十七八岁的年武将进来。

  武将给赵王和宋清然行了军礼后便站在原地。

  赵王道:「此人名叫刘守全,在军中一直跟着我,只是脾性有点怪异,不喜
拍人马屁,不喜与人交流,要不是我听身边的属官说起,他现在还在军中做个小
伍长。」

  「守全,此次由你带人护卫燕王,不论发生何事,定要保全燕王周全。」

  刘守全向宋清然跪拜行了一记家臣礼道:「参见燕王殿下。」

  起身后又对赵王行了官礼道:「只要下官还有一口气,下官定会护卫燕王周
全。」这算是正式和赵王切割,真正算宋清然的人了。

  待赵王回府后,宋清然分别与剩余十一人一一见过,派人把他们家人接入王
府,算是正式定下名份,才让管事在府上给这十二人安排住所。

  八月初八,顺正皇帝召见赵王宋清仁,封赵王为征北军大将军,节制广宁府
地方,统领三军,赐三军虎符。

  八月初九,宋清然进宫陛见,与顺正皇帝请辞,顺正皇帝朝中正式任命宋清
然为征北军副司马、粮草督运御史、京卫营统将,赐京卫营虎符、节杖。

  八月初九,午时三刻,宋清然回王府开设白虎节堂,非军中之事,不见外客。

  八月十日,宋清然送赵王所率征北军出京,十一日招募三千青壮及所购粮草
全部齐备,十二日,各商行运粮车队完成待命,宋清然命赵大忠拿着户部所开票
据带商行管事在京中各大粮仓领粮装车。

  十三日,午时刚过,宋清然便带领京营,护送粮车浩浩荡荡向京外开去。

  酉时车队已达京城北门- 德胜门,此时已是夕阳西下,长长的车队一眼望不
到边际,宋清然并未坐于马车中,而是身披甲胄,骑在马上,身边十二名全副武
装的护卫随在身侧。城中百姓自发为宋清然车队送行,此次百姓都已听说,燕王
殿下不征发劳役民夫,不强迫百姓随军,即便是随军的三千青壮还是出钱雇佣,
提前支付了五两现银。要知道五两银子够普通百姓家庭一年所用。

  出德胜门不久,宋清然便让车队停下,不远处长亭边,贾元春挺着肚子在抱
琴、宋菲儿和晴雯的陪同下为自己送行。宋清然下马大步走到亭边,也不顾周边
官员目光,给元春一个拥抱,接过壮行酒,一口喝干,将碗摔碎于石阶上,在元
春、抱琴、晴雯、宋菲儿及送行官员的大礼跪拜下上马出征。

  长亭对面的护城河柳树下,一个素裙飘飘的女子牵着一名十二三岁小女孩站
在树下,素衣女子年约十五六岁,手带一对翡翠玉镯,樱嘴琼鼻,脸蛋圆润,皮
肤细腻,本是很大的明眸中,淡然落泪。牵着的小女孩手抱一半人高的布娃娃,
也是双眼泪蒙,偷偷哭泣。只是这一切宋清然并未看到。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