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仙绿妙语 续写】 第93-95章(三章万更,仙侠,绿帽,剧情,阴谋)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仙绿妙语 续写】 第93-95章(三章万更,仙侠,绿帽,剧情,阴谋)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丶一舞倾天下
2021/2/4发表于SIS,同发欲书房
字数:10983

*****************************************************************

写在开头:还请大家多多点赞留言,你们的支持才是我的动力!

   持续写作ing,已有存稿。

****************************************************************

   仙绿妙语续写第九十三章救命恩人

  就当韩易的眼睛慢慢闭合的时候,恍惚之间,残留的最后一丝意识好像发觉
有人靠近了自己,不过早已是重伤的他,哪还有气力去理会来人,而且从那慢慢
放大的瞳孔里,映出一柄来人身后所背负的长剑……

  又是梁山剑宗的人?

  看来自己终究没躲过啊!

  韩易心中暗叹一声,当下昏死过去。

  来人自然是方才躲在巨石后的唐凤年,眼看停下身形的韩易精疲力尽,极有
可能重伤不治,唐凤年左思右想之后还是走了出来,望着地上现如今已是昏死过
去的「韩公子」,不禁撇了撇嘴,冷哼一声:

  「就这?」

  说完之后,唐凤年蹲下来,眼神在韩易身上徐徐划过,望着小腹下那道几可
毙命的伤口,眼神中不禁露出一丝疑光:

  「能有这般手段,看来最起码也是一个渡劫期的修行者了……居然能够从中
逃脱至此?莫不是……」

  唐凤年喃喃自语,脑海中回想着方才那团包裹着韩易身体周遭的血雾……

  难道?!

  唐凤年心中一震,当下把韩易从地上拉了起来,将韩易的身体盘坐在地,蹲
在韩易的面前,将韩易原本耷拉着的脑袋扶正,一只手探在韩易的天灵处,双眼
微闭,催动荧光缕缕入体。

  果然……

  唐凤年缓缓睁开眼,望着眼前双眸紧闭的韩易……

  「血遁……你小子,倒是真的狠心啊!」

  「置之死地而后生……你们妙法门的人都是这样么……」

  唐凤年不禁回想起今日林轻语的那般想要自爆的姿态……

  「臭小子,遇上我,算你有点气运……」

  唐凤年轻哼一声,接着站起身来来到韩易身后,亦是盘坐于地,紧接着全身
周遭迸发出浑厚的修为气息,双手快速交幻,萦绕出各种手法印记,接着口中低
喝一声,狠狠拍在韩易的后背上,瞬间,韩易原本低着的头颅一下子抬了起来,
周身也开始冒出盈盈光华。

  在那光芒之下,唐凤年强劲的灵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韩易的体内。

  「咳……咳咳!」

  许久,韩易终于发出一声轻咳。

  「你……你是谁……」

  韩易慢慢的有了意识,双眼还是微闭着,即便是没有回头也自是知道身后有
人救他。

  「闭嘴……救你之人!」

  唐凤年冷哼一声,韩易伤势之重,远远超出唐凤年的预料。

  韩易那体内残留的横冲直撞的缕缕剑气,极大的破坏了韩易的血脉经络,再
加上血遁下的自绝精血,为唐凤年的救治更是增添了极大的麻烦,能够将韩易在
这么短的时间内救醒,亦是大大出乎了唐凤年的预料。

  「我……我是仙子峰……妙法门的弟子韩……韩易,若是不测,还望你能告
诉……告诉我师姐林轻语,我……我是被梁山……梁山剑宗所伤……让她……一
……一定要千万……小……小心……」

  韩易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说话的声音更是断断续续,虚弱至极。

  「你能不能闭嘴!」

  唐凤年冷冷道。

  「呵……我应该是……不……不行了……,但还是谢……谢谢你救我……虽
然……虽然不知道你是谁……」

  韩易此刻竟是轻笑一声,双目也是微微睁开,体内的剑气所带来的的痛楚虽
是痛苦万分,但也被此刻的韩易视若无物。

  「……」

  唐凤年顿感无言,紧接着眼神中一道戏谑之意闪过,于是分出一只手指轻点
韩易脖颈,韩易当即脑袋一歪,又是昏死过去……

  「可算安静了……臭小子……我救你?想太多了!」

  「若不是我和你师姐的那个交易……就你这种所谓的名门正派的青年才俊,
我见一个,杀一个!」

  「不过你若是把我当成你的救命恩人也好……那你得怎么报答呢?要不……
就用你的师姐来报答我吧!」

  「再加上你的师傅……」

  「师徒二人……美极……妙哉!」

  这边韩易是彻底的安静下来,唐凤年却又是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道。

  …………

  苍鹰派的营地大门口。

  「林小姐!」

  那名叫做陆城的苍鹰派弟子见到林轻语的身形缓缓落地,当即快速跑来,双
手抱拳恭敬道。

  林轻语美目一扫,先是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高掌门在何处?」

  「林小姐请随我来!」陆城急忙回道:「掌门特地让我在这等着您的……」

  「嗯……」林轻语应了一声,轻移脚步跟着那名叫陆城的弟子向营地内走去

  「哎……真是太美了!要是我能……嘿嘿……」旁边三两成群的弟子中,一
人眼神火热的望着林轻语婀娜有姿的背影道。

  「别想了……你这辈子也就只能看看了!」旁边的一人望着他一脸神往的样
子,面露不屑的讽刺道。

  「我想想还不行啊?」那人撇了撇嘴。

  「哎……据说咱们的丁大公子,对这林小姐可是爱慕的紧呐!」一旁又是凑
过来一个人,看样子是刚刚跟随宋兴元一众来到南平的弟子。

  「丁公子?谁啊?」那二人面面相觑,疑声道。

  「还能有谁啊……咱们副掌门的儿子丁雪风呗!」那人微微一笑。

  「哦……那估计还差不多!能让咱丁公子看上的人,那还有的跑?」先前两
人纷纷大点其头道。

  「差不多?差得远了!你们还不知道吧……」那人望着眼前两人一脸疑色,
不禁得意道:「这林小姐早就有心上人了,就是那天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个韩公子
!你们都见到了吧?」

  「韩公子?」两人若有所思,似是有点印象:「就那个宋长老旁边的那个毛
头小子?」

  「什么毛头小子,人家可是妙法门赵姑娘的高徒,而且据说他已经和这林小
姐订了婚呢!」那人摇头晃脑道。

  「靠……一朵鲜花啊!……哎!」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看那日宋长老和高长老都对他那么客气……原来这么
有背景啊……切!」

  二人皆是忿忿不平。

  三人正聊天之时,一旁的沙袋上坐了一人,无言无语,神情淡然,只是不时
的摸向自己的胸前,粗布衣下,有他们口中的丁公子临来时给自己的一小包粉末
……

  他不知道那粉末到底是什么……

  他只知道「丁公子」临行时特地嘱咐自己,一定要找机会让那「韩公子」服
下去……

  ……

  「林小姐,我……」

  陆城领着林轻语来到一处营帐外,刚要引着林轻语进去,突然心中一动,像
是想起什么。可转头望着身旁仙子那白玉无限般的面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
冷神色,一时间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硬着头皮嗫嚅道。

  「我就在此处不动,你进去通报一声罢……」林轻语望着陆城面露苦色,于
是朱唇轻启,神色淡然道。

  她自是知道此处营帐是此处的苍鹰派长老等人用来商议机密所在,妙法门现
在虽是与苍鹰派为盟,但也要此般事宜上尊重其愿才是。

  「多谢林小姐!」陆城一听,于是马上忙不迭的屈身施礼,语气中更是充满
了感激之意。

  很快,高铁泰便是带着几位苍鹰派的人员走了出来,宋兴元与高鸿泰二人也
在其列。

  除了宋兴元和高鸿泰二人与一名长老年岁颇大,剩余的几人的年纪倒是不大
,最多寥于中年,不过一个个倒也虎目熊威,气势非凡,想来修为亦是不低,这
也能看出苍鹰派的底蕴和实力所在。

  「呵呵……林小姐的事可是忙完了?」高铁泰走在前头,爽朗一笑道。

  望着眼前的林轻语好像比方才更加秀丽更盛,娇颜亦是容光焕发,但也没有
细想,毕竟印象中的林轻语,每一次相见,那等美艳与清丽,都是让人眼前一亮

  「耽搁许久,还望高掌门勿怪!」林轻语略带歉意的轻声道。

  「哪里哪里……来,我给林小姐介绍一下……」高铁泰转身一指,刚要说话
,不料林轻语便是神色淡然的打断道:「高掌门,介绍就不必了,以后都自会相
识,我们还是先商议退敌之事罢!」

  「额……哈哈,也好,看来林小姐果真是心念本派之忧啊!啊?哈哈!」高
铁泰先是一愣,接着话锋一转,开怀一笑。

  高铁泰虽是笑容满面,但其身后的那些人的脸色可就没那么自然了。

  宋兴元和高鸿泰倒还好,剩余的几个苍鹰派的人员,大多面色一沉,心中自
是暗觉林轻语这是看不起自己。

  不就是一个皮囊女子……有何了不起?

  几人望向林轻语的眼神充满了怒气与不屑。

  其中一个身形瘦小,面相猴腮的中年男子,虽是站在众人中间,应是身份不
低,但那嘴边的两撇羊胡,再加上那细眯双眼中不时透过的精光,一看便是兔头
麞脑,善用心计之辈。

  自打见到林轻语之后,这人便是睁开鼠眼,不安分的的在林轻语身上打量着
,尤其是看到林轻语的胸前时,那精光也是变为淫光,更是再也挪不开眼球。

  似是察觉到他猥琐的眼神,林轻语先是目光一转,紧紧地盯住他,接着眼神
一寒,当下瞪得那人收敛心神,转头望向别处。

  「哦……」高铁泰似是察觉到林轻语的眼神,急忙呵呵一笑,道:「这位是
我苍鹰派的先阵客卿,鹤茂鹤先生,平日中为我派破敌陷阵屡出良策,功不可没
啊!我多次邀他入我苍鹰,只可惜鹤先生不曾答应啊!哈哈……」

  「哪里哪里,掌门过奖了……」鹤茂微微一笑,点头应道,却不知这鹤茂不
曾加入苍鹰派,却也是不知为何称高铁泰为掌门。

  「看来鹤先生定是心向致远,才没能应了高掌门的邀约吧!」林轻语先是冷
冷一笑,接着才开口道。

  「呵呵……林小姐亦是谬赞了,鹤某不过一介无能之人,是怕误了苍鹰之事
啊!」鹤茂先是舔了舔嘴唇,微微一笑之下眼神仍是再次望向林轻语,紧盯不放

  「哈哈……鹤先生过谦了,论智谋,纵观我苍鹰派,与你不遑多让的没有几
个,论起修为,鹤先生更是将入渡劫,哪里是那无能之人呐!」高铁泰呵呵一笑
道。

  这鹤茂竟是要入渡劫?

  林轻语先是心中一震,接着看到其眼神仍是猥琐的紧盯着自己,当下心中升
起厌恶之感,暗中更是摇了摇头。

  这种卑劣之徒也能将入渡劫?天之不公啊!

  「行了……林小姐莫要在此处站着了,快里边请!」高铁泰招呼道。

  「嗯……」林轻语微微点了点头,接着面色微冷的看了一眼一旁的鹤茂,抬
腿走进营帐。

  鹤茂望着林轻语那出尘仙子般的清冷气质和艳冠绝世的秀丽容颜,一时间食
指大动,眼神也是火热更加。

  侧身走过之时,恍惚间,鹤茂眼神余光一撇,隐约看到林轻语的眉眼之间的
那一抹风情媚态和片片容光,虽是隐藏极深,但仍是让花丛老手的鹤茂心中忽然
一动……

  这可是女子情动过后满足的痕迹……

******************************************************************

   仙绿妙语续写第九十四章同门之情

  鹤茂站在原地,心中一动,莫非这林轻语方才……

  被自己的这个想法一惊,鹤茂的心脏紧接着开始扑通扑通的极速跳动起来!

  望向前方众人簇拥的仙子婀娜背影,鹤茂那猥琐鼠目透出的眼神变得淫靡不
堪,火热更盛。

  「林小姐,快请坐!」

  来到营帐中,高铁泰赶忙招呼林轻语道。

  「多谢高掌门……」林轻语淡然颔首,刚要落座,抬首望着皆是站立的众人
,接着站起身形,微微一笑道:「诸位也请!」

  望着林轻语对己众突然这么客气,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对林轻语的印象稍有
改观,于是也纷纷应声而坐。

  众人皆是落坐之后,鹤茂一人独自才从外面走进来,环视一周之后,望着林
轻语对面还有一把方椅,嘿嘿一笑,当仁不让的坐了下来。

  人齐之后,高铁泰率先发声:「林小姐,方才我师弟已是把南平局势向我汇
报清楚,要不再让他给你讲一遍?」

  林轻语摇了摇头,淡然道:「我只是尽我之能助贵派一臂之力,行事自是悉
听高掌门调遣,细之旁末高掌门不必在意我,我听着就好!」

  「那也行……」高铁泰点了点头,道:「林小姐可知梁山剑宗在南平的主事
之人是谁?」

  林轻语自是知道,先前在山头上唐凤年已是告知,不过此刻自是不能表露出
来,于是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是那谢福安!」高铁泰面带忧色道。

  「谢福安?」林轻语秀眉一挑,「我倒是听过此人,据说修为高深,剑法精
湛,在剑道一途上的修炼乃是那梁山剑宗梁仁兴之下的第二人……」

  「确实啊!」高铁泰叹了口气,「如若不是他,我师弟也不会受此重挫……

  「掌门,我……」高鸿泰在一旁听了高铁泰的话,心中一愧,开口道。

  「无妨,我并不是怪你,那谢福安修为极高,你正面直对他,吃了点亏,也
属正常……」高铁泰摆了摆手道。

  「那高掌门以为如何破敌?」林轻语望着一旁神色有异的宋兴元,微微一笑
道。

  「鹤先生,此法乃是你提出来的,还是你来说吧!」高铁泰转头看向一旁的
鹤茂,呵呵笑道。

  哦?这鹤茂竟能想出什么好的法子?

  林轻语臻首一转,望向自己对面的鹤茂。

  看着众人皆是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就连那林轻语亦是露出诧异的神色,鹤
茂志得意满的先是点了点头,接着站起身来,眼神直直的望着林轻语,微微一笑
道:「大家都知道,谢福安是个极为难缠的角色,虽是修为在掌门之下,不为掌
门之敌,但那南平郡城易守难攻,掌门若是出手,那谢福安定会闭门不出,坐等
援军,那时我方如若强攻,定然也会损失惨重……」

  话至于此,众人皆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林轻语也是微微颔首。

  接着,鹤茂嘿嘿一笑道:「不过说白了,那梁山剑宗在南平主事之人,也就
谢福安一人罢了,其余人等,不足为虑,我们只要想办法将谢福安这颗钉子拔掉
,南平一城也自会落入我方手中!」

  「那谢福安是何修为?」林轻语微微一笑道。

  「应是渡劫中期……」鹤茂望着面带笑容的林轻语,心中更是急痒难耐。

  「击杀一个渡劫期的修剑者……鹤先生说的太过轻巧了吧?莫不是鹤先生修
为盖世,有足够的信心去会一会那谢福安?」林轻语望着鹤茂火热的眼神,面带
讥讽道。

  「哈哈……」

  「呵呵……」

  众人闻言,皆是一乐。

  这鹤茂仗着自己修为不俗,又颇得高铁泰器重,平日中在这些苍鹰派的人面
前自是颐指气使,双目朝天,此时听着林轻语言语之间讽刺其狂妄自大,自是心
中开怀。

  「林小姐说笑了……」鹤茂望着众人皆是大笑,一时间心中恼怒,但为了顾
其风度也只得微微一笑道:「鹤某修为乃是枝末,自是不堪此等重任。不过掌门
与林小姐今日才刚刚到达,行迹又是悄然,想来那梁山剑宗并不得知,若是我等
前去叫阵挑衅,那谢福安为了顾全梁山脸面,自会出城迎战,我等虽是不是那谢
福安一人之敌,但也可以车轮战扰其心神俱疲,到了得机之时,掌门雷霆一击,
自是事成!」

  鹤茂话音落下,众人皆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期间多人微微点头,表示赞
同鹤茂的想法。

  「偷袭……」高铁泰心中喃喃自语,自己作为一派掌门,居然要趁敌不备出
手偷袭,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修为辈分皆不如自己之人,这若是传出去……

  可就像鹤茂说的,若是自己正面叫阵,那谢福安自知不敌自己,定然不会贸
然对战,等拖到梁山剑宗的援军也到了的话……

  此法虽是有些卑劣下作,但倒也不失为一个攻下南平的方法。

  「林小姐以为此法如何?」鹤茂望着不少人点头称是自己的办法,于是面有
得色的问向林轻语。

  高铁泰闻言,亦是急忙抬头望向一旁的林轻语,看她怎么说。

  「多人轮战,出手偷袭,卑劣下作,非我所为!」林轻语面无表情道。

  高铁泰闻言,老脸一红,刚要讲话,不料鹤茂在一旁嘿嘿一笑道:「那林小
姐可有什么好的退敌办法,说来与大家听听?」

  「我刚到此处,对此间情形并不熟悉,并无办法!」林轻语冷冷道。

  「那掌门你看?……」鹤茂听了林轻语的话,微微一笑,接着转头望向高铁
泰,试探问道。

  「既然……既然林小姐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不如就按鹤先生所说,先用此
法除去那谢福安……林小姐意下如何?」高铁泰先是低头思虑许久,接着眼中精
光一闪,慢慢抬头望着林轻语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我只是想来相助贵派,并无决定之权,具体怎么做,全凭
高掌门你做主……」林轻语淡然道。

  高铁泰面色一喜,刚要说话,不料林轻语站起身来,环视一周冷冷说道:「
不过用此卑劣之法伤人,非我仙门正道所为,若是传了出去,高掌门的名声……
轻语话尽于此,还请高掌门思量!」

  说完之后,林轻语转身便要离去,临走时头也不回的说道:「还望高掌门给
我安排一处营房,多谢了!我随时听从高掌门的安排行事……」

  听着林轻语冰冷的口气,高铁泰不由得心中一沉,倒是一旁的宋兴元望着林
轻语似是与高铁泰有所分异,不动声色的微微扯动嘴角。

  「掌门,你看?」望着面色阴晴不定的高铁泰,鹤茂急忙问道。

  「就按鹤先生说的办吧!」许久,高铁泰微微叹了口气,接着转头对高鸿泰
道:「师弟,还是由你来安排接下来的事情,多派些探子出去,近日要多多注意
那南平城内的动向,注意打探是否有援军入城……对了,交待好下面的弟子,切
莫泄露我来的消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是!掌门!」高鸿泰急忙站起身来,应声答是。

  没想到自己先前作战不力的事情,高铁泰该不仅没有怪罪,反而对自己仍是
这般信任,将如此重要的作战事务还是交给自己来安排,一时间,高鸿泰的心中
又是一阵感动。

  「对了,给林小姐安排一处营房休息,要环境好一点的……」高铁泰想起先
前林轻语的话,又是向高鸿泰嘱咐道。

  「是!」高鸿泰应道。

  「对了,林小姐身为女子,又是喜好清幽素净,交待营内弟子,莫要冲撞了
她,以免引起误会!」高铁泰又是补充道。

  「掌门放心!」高鸿泰抱拳道。

  「对了……」高铁泰望着营内众人望着高鸿泰的眼神中各有异色,心中一动
,于是站起身来,扶住身形微屈的高鸿泰,望着他胸前被谢福安所伤的伤口,拍
了拍他的肩膀,道:「师弟,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掌门……我……我让你失望了……」高鸿泰身形一晃,接着便要单膝抱拳
而跪,语气更是颤抖不已。

  「你是我的师弟,更是我最信任的人,不论何时……都是!」高铁泰微微一
笑,用力握紧高鸿泰的臂弯。

  「多谢……师兄!」高鸿泰眼珠一红,接着颤声道。

  「嗯……去安排吧!」高铁泰满意的笑了笑。

  「是!师兄!」高鸿泰沉声应道,接着转身向营外走去。

  「好一幕感人的同门之情!」一旁角落中的宋兴元望着这一幕,面色阴沉,
他自是听到了那高鸿泰对高铁泰称呼之间的变化……

  师兄……

  哼!

  这一幕亦是落在营内众人眼中,高鸿泰走出营房时,众人落在他身上的眼神
也不自觉的有了些变化。

  将这一切亦是尽收眼底的高铁泰,微微一笑。

  「掌门,若是没什么事的话,鹤某就先告退了!」鹤茂站在原地,营内方才
发生的一切,似是和他没有丝毫关系,心中更是毫无波澜,他的心思早就飞到早
已离去的林轻语身上去了。

  「好的,鹤先生去休息吧……还是要多谢鹤先生想此良计,为我破敌啊!」
高铁泰面向鹤茂,呵呵一笑道。

  「掌门客气!」鹤茂微微一笑道,接着转身离去。

  「掌门,我等告退!」营内众人亦是纷纷开口道。

  「嗯……」高铁泰挥了挥手,待到众人皆是离去,望着空无一人的营帐,高
铁泰转身坐到自己的椅子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才是个开始啊!

  …………

  鹤茂出了营房,左右环视一周,接着来到不远处一名站岗的弟子身前,开口
问道:「你方才一直在这里站岗么?」

  「是……是的,鹤先生!」那名弟子不过是苍鹰派一名站岗巡视弟子,突的
看到鼎鼎大名的「鹤先生」前来询问自己,于是面色紧张的回道。

  「方才高供奉出来的时候,带着那位林小姐去哪里了?」鹤茂急忙开口问道

  「高供奉……林小姐?……哦……哦!那边!」那名弟子先是想了想,接着
急忙抬手指道。

  鹤茂转头看了看那名弟子所指的方向,接着回过头来,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很好,站岗之时,就要凝神聚识,记住每一个路过的人,做的不错,我记住你
了,继续努力!」

  「是!」那名弟子心中一喜,接着身形一直,沉声应道。

  「嗯……继续吧!」鹤茂随口回道,接着抬步向着这名弟子所指的方向走去
……

******************************************************************

   仙绿妙语续写第九十五章各行其是

  那名弟子站在原地,心中暗喜,没想到今日站岗,竟然能和「鹤先生」搭上
话,听其言中意味,好像对自己很是满意,该不会是掌门初到,派来巡视的吧?
若真如此,岂不是?嘿嘿……

  鹤茂顺着那名弟子所指,慢悠悠的走在苍鹰派的营地中,走到一处,看到高
鸿泰正掀帘而出,转身对着门口的几名弟子讲话,于是急忙身影微侧,嘴角更是
高高翘起。

  「你们嘱咐下去,莫要让他人打扰到林小姐……」

  「告诉他们,林小姐若有事,皆要服从允之!」

  「是!」几名弟子急忙回道。

  「嗯……走吧!」高鸿泰转身望了望身后的营帐,微微的叹了口气,带着几
名弟子离去。

  「哼……」鹤茂见到几人走远,于是慢慢从暗处走出,接着冷冷一笑,「你
高鸿泰对这林小姐倒是客气啊?怎么不见平日中对我如此躬膝?」

  「什么林小姐?刚来到南平就不知去会什么情郎去了?想必被玩弄的很爽吧
?仙子?背地里也是一个淫荡不堪的婊子罢了!」

  「一会乖乖的伺候好鹤爷也就罢了,不然……哼哼,凝虚入境后期?老子可
是将入渡劫的人!我还收拾不了你?」

  说着,鹤茂习惯性的眯起自己那双鼠眼,双指轻娑,「要不还是来个先礼后
兵?毕竟还是在高铁泰的地头上……」

  事不宜迟,鹤茂左右打量一周,看到无人注意这边,于是略微整理衣袍颈领
,想要快步来到林轻语的营帐前,刚要抬步,不料一旁却是传来了一句问话:

  「鹤先生做什么呢?」

  鹤茂心中有事,冷不丁的旁边响起人声,顿时惊得身体一震,急忙转过头去
,眼前正是方才刚刚离开的高鸿泰,怀中还抱着些许崭新的器具,正面带戏谑的
看着自己。

  「这厮不是走了么?……」鹤茂转头一看,不由的心中暗骂道,不过很快又
是回过神来,面色强装淡然道:「我无事在此处闲逛,高兄有什么事吗?」

  「我自是不像鹤先生如此清闲,营地之中皆为男子,于是师兄吩咐让我亲自
负责林小姐的安置,这不,给林小姐送些新的用具来,倒是鹤先生,怎么闲逛着
就来到林小姐的营帐外了呢?」高鸿泰似笑非笑,先是朝着林轻语的营帐努了努
嘴,接着似是不懂的疑问道。

  「啊……我心谋对付谢福安一事,于是随便走走,原来这是林小姐的营帐啊
?呵呵……还好没有唐突了仙子,那个……有高兄亲自负责,想来林小姐应是能
够满意!」鹤茂的脸庞微微抽搐道。

  「鹤先生说笑了,鹤先生足智多谋,想来对付一个那小小的谢福安,应是手
到擒来,到时候事成之后,鹤先生位居首功,我等还想着喝鹤先生的庆功酒呢!
」高鸿泰微微一笑,慢悠悠的说道。

  「高兄谬赞了,你是苍鹰派擎柱之人,更是高掌门的弟子,对付谢福安一事
,亦是少不了高兄啊!」鹤茂听着高鸿泰接二连三言语中的冷嘲暗讽,不由的阴
阴一笑道。

  「那我可不敢和鹤先生抢功!对了,鹤先生要是还想闲逛的话,烦请继续,
高某要进去给林小姐送东西了,毕竟师兄所嘱,职责所在嘛!哈哈……」高鸿泰
哈哈一笑,接着转身向着林轻语的营帐走去。

  鹤茂面色难看的望着高鸿泰侧身穿过自己,口中暗暗咬紧牙关,这厮不仅坏
自己好事,语气意味中更是讽刺连连!

  良久,鹤茂望着高鸿泰站在林轻语营帐前的身影,很是不甘心的攥了攥拳头
,抬步离去,心中暗暗骂道:「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守在这!」

  「老子晚上再来!」

  「什么东西!」高鸿泰见鹤茂离去,也是不由得冷笑一声,这鹤茂虽是修为
和自己相当,但仗着高铁泰器重,没有入派却得了一个「先生」称号,平日中对
下面的本派弟子颐指气使,气焰嚣张,自己可没少听到下面的弟子给自己诉苦,
更有甚者连自己这个高铁泰的师弟也是经常不放在眼里。

  刚才贼眉鼠眼的在林轻语的营帐前走来走去,高鸿泰闭着眼睛也知道他想干
什么,于是言语上对他冷嘲连连,这鹤茂竟也是一句话也反驳不出,当真是出了
一口恶气。

  不过……

  有一说一,这林轻语倒也真的是生的太过国色天香,美艳动人,身上的那股
清冷孤傲的仙子气质,又有几个男人见了不心动呢?自己刚才可是听说,这林轻
语现如今已是成了下面弟子热议的话题纷纭。

  「林小姐……」高鸿泰来到营帐前,微微收敛心神,开口叫道。

  「高供奉可有事?」很快,林轻语款款而出,望着门前的高鸿泰,微微一笑
道。

  「受师兄所嘱,给林小姐换些新的用具来……」高鸿泰先是将手中物件放在
门前,抬起头时望着单手扶帘的林轻语,略施红妆的面容上那一抹轻笑显得那么
清纯脱俗,可由身而发的清冷气质又好似拒人千里,一时间高鸿泰也有些心神摇
曳,沉醉于中。

  「高掌门有心了……多谢!」林轻语微微点头应道。

  「林小姐客气……对了,天色渐晚之后应进晚饭,但我已吩咐下面的弟子不
要来打扰林小姐,不过伙营嘈杂,晚饭一事,到时候会有人给林小姐送过来,不
知可否?」高鸿泰呵呵一笑道。

  「多谢高供奉!」林轻语略一沉吟,接着点头应道。

  「那林小姐先休息吧,高某告辞!」高鸿泰抱拳道,接着转身大步离开。

  林轻语低头望着帘下的一应物件,微微一笑之后,悉数揽入手中,转身进入
营帐内。

  …………

  「呼……」杂草巨石之间,唐凤年盘坐于一身血污的韩易身后,源源不断的
灵气真力通过双手传入韩易体内,许久,唐凤年双眼睁开,重吐一口浊气,面色
凝重。

  「这下可玩大发了……」

  唐凤年双手慢慢放下,紧接着微微一叹,口中更是苦笑不已。

  韩易的身体没了唐凤年双手的加持,当即倒在一旁,若不是胸前还有着微微
的起伏,就那般苍白的面庞,当真与死人无异。

  原本嫌这韩易嘈杂话多,动指点晕他之后,唐凤年本想着以自身灵力先救治
韩易,等到伤势渐缓,韩易自会苏醒,倒是再想着怎么送他回那苍鹰营地,没想
到这一经手之后,才发觉事情远比唐凤年想的麻烦……

  韩易小腹下那骇人的伤口不说,体内的筋脉早已是被缕缕入体的剑气肆意破
坏,更为糟糕的是韩易逃脱时所施的「血遁」之术……

  平日中修道者但凡所行此术,无一不是自家的身家性命到了最危急的境地,
当此才会选择这般饮鸩止渴的办法,在这之后,想要回复往日修为实力,当真是
难上加难……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

  可现如今,韩易不仅精血尽失,仙脉更是大毁,这以后,于废人无异……

  最关键的是,就算成为废人,也得是自家性命保住了之后再说……现在的韩
易,这般伤重,一时间,唐凤年也没了法子……

  「要不……还是带回去让林轻语看看?」

  唐凤年自言自语道。

  可是这般已是昏迷不醒,气若游丝的韩易出现在林轻语眼前,自己可怎么和
她交待啊!

  忙了半天,这「交易」的果实,自己可还未曾享受过呢!

  早知道还不如不点晕他呢,总好过现在昏迷不醒吧……

  天色渐晚,唐凤年左思右想之后,仍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望着一旁一动不
动的韩易,唐凤年的眼神不由的慢慢凝住,

  「我就不信了,治不好你,但还弄不醒你了?」

  「不管怎么样,到时候醒着的总比昏迷的好……」

  「到时候我反正也是尽力了,愿不愿意,可就由不得你了!」

  想到这,唐凤年赶忙将韩易从地上拉起来,紧接着双手虚抬半空,溢出两手
光华,同时双眼微眯,心中一横之下牙关轻咬,舌尖破裂,几滴精血破口而出,
喷在光芒之中,有了精血加持,掌间光芒大盛,耀人眼目。

  唐凤年低喝一声,接着满是光芒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韩易的后背上……

  …………

  傍晚时分,华灯将上。

  「夫人,晚膳准备好了,您现在要用吗?」

  疏影居,南宫疏影的房间外,几名女婢跪在门前,除了领头的慕蓝和紫青,
皆是手提食盒,方才开口询问的,正是和紫青并身屈身在前的慕蓝。

  「端进来吧!」

  良久,房间内传出来南宫疏影慵懒而腻人的声音。

  「是……」慕蓝轻声问道,接着直起身来,回身对身后的几人嘱咐道:「都
起来吧,端进去……」

  「是……」在慕蓝轻轻推开房门之后,几人皆是依次而入。

  「今日有何吃食?」几名女婢将玉碟从食盒中一一拿出放在圆桌上摆好之后
,皆是跪在一旁,南宫疏影这才起身从内室中走出,随口问道。

  「按照您多素少荤的喜好,都是您平日中爱吃的,鲜有油腻……」慕蓝轻声
回道,接着急忙上前,扶住南宫疏影,在圆桌旁坐下。

  「嗯……不错……」南宫疏影身着大红色的裹胸睡裙,素肩之上披了一层几
近透明的轻丝薄纱,大片雪腻白滑的皮肤显露无疑,委身而坐之时,胸前硕大丰
满的玉乳挤成一团,高耸欲出,美目微微在圆桌上一扫,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们先下去吧,我与紫青在这里伺候夫人即可……」慕蓝在南宫疏影坐好
之后,转身对其他几名女婢淡然道。

  「是……奴婢告退……」几名奴婢急忙应道,先是臻首触地施礼,接着才慢
慢站起身来,臻首微低依次退出房间。

  「对了,一会我要出去一趟,你俩陪同即可,不用他人……」南宫疏影待几
人离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缓缓开口道。

  「是……」慕蓝轻声应道。

  一旁的紫青,却是脸色微微一变。

******************************************************************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