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浮生小记】(13)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ello110
2021年/09月/26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8321

     咱们紧接上文。

  我之前有谈过,关于场子里的女孩子的一些门道。伏在我身上的小鱼,就不
是什么往她身上丢钱,就能去玩弄她的了。怎么讲呢,其实这些女孩子,也都是
会培训的,人体的生理结构,是非常巧妙的。

  为什么我会这样说,可能是我玩得多一些吧。这小鱼用嘴的方式,就非常有
技巧性了,她会去试探我,敏感的点在哪,而不是真的像吃棒棒糖一样,闷着头
乱舔。

  她先是直接含下去,我小兄弟的顶端,刚刚碰到小鱼喉咙,就马上撑起来,
连续含了几下,她发觉我没有太多反应,就改成只含一半,拇指食指围个圈,一
边撸我,嘴里用吮吸的方式,频率比较快的连续吞吐。

  看我还是没什么,本来撸我圆柱体的手,慢慢滑下去,碰到我的阴囊上。而
我是不喜欢这样的,她马上就发现了,又改成用手握着我整根圆柱体,只留头部
的冠状组织,小鱼嘴唇嘟起,难怪叫小鱼了,跟鱼嘴还真是挺像的。

  然后小鱼就一下下的,用嘴唇亲吻我小兄弟的头部,等她发现,舌头触碰到
我顶端的孔洞,我明显的抖了一下,这时,她就知道了。只含着我一截头部,舌
头又舔又钻,嘴唇嘟起的圆形模样,一左一右转圈似的扭动,握着我阴茎的手掌,
也配合着一下用力一下放松。这你妈的,真是顶不住。

  等我「嘶」的一声,手伏到小鱼的头上,她知道我要摁着她了,握着的手松
开,任由我发力压着她的头,狠狠的顶个深喉。然后她继续进攻我顶端,酥酥麻
麻的,等我忍不住又按她的头,她照样随着我。

  光是这用嘴的小花招,这个妹子就不简单。是场子里花心思培养的,从长相
身材,再到刚才喝酒时,卖萌撒娇,再到现在用嘴服务,以及等一下操弄进去,
这一系列都是特意去挑选和培养过的,专门是伺候一些牛逼大佬的,普通客人来
了,小鱼见都不让见。

  自然就更不可能去催促我,瞧着喜欢玩她的嘴,磨破皮了都不会去啰嗦什么。
找到我敏感的点,就专心攻击,我按她的头,就任由我顶到喉咙上,也不像一些
女孩子,马上就干呕着。

  犹是我不怎么喜欢操嘴的,也被小鱼弄得彻底充血,坚硬如铁。这会她又知
道了,我的手肯定要乱摸了,自己蜷缩着,朝我挤过来,让我伸手就能揉捏奶子。
她知道,我准备要忍不住了,准备要压着她狠狠的操她。

  我轻轻在她背上一拍,小鱼的身体就立了起来,眼角含春看着我,嘴角也湿
漉漉的。我要是去推她,她就仰面躺着挨操,我要是去拉她,她就会骑到我身上,
我要是有起身的意思,她就会跪在沙发上。

  所以为什么我说,任何的行业,都是有些能做得好的人。做鸡有三五百的,
也有三五万的,凭什么呢?凭的就是人家专业,做鸡可不是开着腿,假模假样的
浪叫,能让场子里老板,安排着接待龙哥和我,不说什么头牌的,至少都是精心
培养的。

  小鱼看我没有起身的意思,也不去拉她,自己就抱着腿弯,躺了下去。我再
一瞧,小鱼的阴部,阴毛修剪得整整齐齐,大阴唇肥嘟嘟的,紧紧夹起,守护小
阴唇和洞口,这种妹子,可真不是随便操得到的。

  伸手扒拉一下,颜色非常鲜嫩,作怪着再去翻开小阴唇,洞口清晰可见的收
缩着,已经分泌出不少液体,做好了迎接冲击的准备。这可就不能忍了,挺着家
伙,就是一刺。好他妈的紧,这妹子,挨操的次数,比我想象的要少得多了。

  「哎呀呀,坏哥哥,慢一些。」

  浪叫的声音,也是相当好听。我一下就有点红着眼了,由于沙发还有靠背,
不能按成个M字型,我摆弄着小鱼的双腿,让她夹起,她自己伸手,揽着腿弯,
膝盖都虚顶到奶子上。再一刺下去,「嘶」根本不用小鱼去夹我,我这一下就差
点交待了。

  这就是区别了,这种妹子,先是撩得我欲仙欲死,这下捅进去,我能坚持三
分钟,就算牛逼了。

  我知道肯定憋不住,我膝盖也立起,跪在沙发,手上伏着小鱼的大腿,发力
一压,让小鱼的屁股,微微抬起,狠命的就抽插起来。看着自己的家伙,在小鱼
的逼里进进出出,带出一点嫩肉,小阴唇也包裹着,狠狠一顶,又全部塞进去,
对于我这样的视觉生物,哪里还来得及控制什么。

  「啊啊啊,坏哥哥,操坏小鱼了。」

  「啊啊啊,坏哥哥,射给我,射满小鱼的逼。」

  这你妈的,视觉上看着爽,小兄弟被夹得爽,浪叫声听得也爽。

  估摸三分钟都不到,狠狠的抵着小鱼,一泄如注。

  这可不是丢不丢脸的问题,谁都顶不住啊。

  等我抽出家伙,小鱼一下就伏过来,又是舔弄清理,真叫个爽上天了。

  龙哥那边也好不到哪去,按着素素,跪伏在沙发上,从频率上,就判断出在
冲刺了。龙哥吼了一声,狠狠的撞击几下,「啪啪啪」的声响,随即也不动了。

  这俩妹子真是不得了,我这种老男人也就罢了,龙哥可是强壮小伙,我们哥
俩,连口交的时间一起算上,也不过十余分钟,俩兄弟,统统缴枪。

  等着妹子一起去卫生间清理。龙哥哈哈大笑着,「X哥,这妹子真会夹,我
一进去就差点完蛋了。」

  我也调笑着,跟龙哥碰杯酒,「这俩妹子,估计也就是跟着龙哥来,平时肯
定不露面的。」

  龙哥酒到了,妹子也操了,又开始他那副纨绔样了。笑嘻嘻的去拉小鱼,让
素素到我身边,我无所谓的呀,妹子倒是扭捏着,撒娇着。

  龙哥直接翻身压着小鱼,这小伙子就是牛逼,我现在都还半软不硬呢,龙哥
已经能够连续作战了。

  可怜小鱼刚穿的衣服,三两下又剥得七七八八了。被龙哥摁着,明显就是又
挨操了。龙哥射了一发,可就没有那么容易糊弄了。操得小鱼「嗷嗷」叫唤。

  我跟龙哥在上海玩过的,他也有点变态心理。我甩开素素的手,也走过去。
龙哥一瞧,就知道我要去捅嘴了。

  这小鱼本就被龙哥操得大喊大叫,一下就被我塞了进去。小鱼有没有被轮过,
我倒是不知道,但同时前后玩她,估计是很少,这可是有区别的。一个接一个的,
叫轮着上,大部分妹子都可以接受,但是一起同时玩,就不一定了。

  小鱼「唔唔唔」的一直挣扎,龙哥不必说,肯定是捅到底的,我这也不手软
啊,同样是塞得满满的,要是从素素的角度看,就跟我们哥俩,在强奸小鱼似的。

  龙哥就是喜欢玩点刺激的。小鱼越是扭动着,他操得越狠,完全跟平时的龙
哥,是两个模样。这可怜的妹子,叽叽咕咕的又喊叫不出,嘴里被我塞得,口水
都流了出来,下面更不用提了,肯定是泛滥成灾。

  龙哥折腾了好一阵,才放开这妹子,我也抽回了家伙。小鱼可就像条离水的
鱼了,大口的喘气着。龙哥坏笑着,又看着素素,这妹子肯定慌了,但也不敢躲
啊,我的家伙事,被小鱼的口水浸泡着,也是再次挺立状态了。

  「X哥,这妹子屁股翘,按着腰从后面来。」

  我们哥俩坏笑着,这素素也聪明些,自己就扳着沙发的靠背去了。跪伏在沙
发上,叉开双腿,翘起屁股。意思就只能我一个人操弄呗,人家妹子的头都靠着
沙发靠背上了,龙哥怎么去作怪呢。

  龙哥被逗得哈哈大笑,这点小心思,我们哥俩如何不知。我可懒得客气什么,
双脚踩上沙发,双手覆压在素素的手上,一起扳着沙发靠背,大腿夹着素素的屁
股,整个人骑在她身上,略微探索几下,就狠狠的操了进去。

  素素仍是「哇」的一声浪叫,我可不管,你自己摆的姿势,不就是让我骑上
来嘛。也就操弄十余下,这素素就有点往下掉了,反正伏在沙发上,也不怕她摔
得多重。而且这妹子,自以为聪明,可没想到吧,沙发本身是有一定的弹性的。

  我故意控制着下半身,体重压在素素身上,随着沙发自身的弹性,一下下的,
操得越来越重。这就是跟咱们机械上的原理类似了,我压着她的手,一起扳着沙
发,跟她是有连接点,算是一体的一起在做功,她屁股被我撞击挤压,沙发受力
形变,我一回缩,沙发一弹,屁股又是迎着我的撞击过来,这可不就是一下比一
下更重嘛。大家能想象出,是个什么机械的样式吗,反正这妹子肯定没好好念书
啊,哈哈哈。

  每一下都整根插入,插得素素大喊大叫,想伸手手又被我覆压着,想扭动身
体,屁股又被我大腿夹着,只能被动的随着沙发一下下的回弹,被我操得哇哇大
叫。狠狠操了5。6分钟,由于沙发的弹力,我一点都不费劲,可素素就挨操得
受不了了,双腿一会并拢,一会张开,一会又曲起小腿,胡乱的拍打着沙发。

  突然我就感觉到素素的阴道紧紧绷着,甚至感觉到随着我的插入,莫名的液
体从阴道里被挤压着飞溅出来,这妹子要被操喷了。我手上也不扳着沙发了,收
回来对着她胸口探去,一把就紧紧握着素素的奶子,手指一搓,揉按在乳头上。

  素素本就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被我这一下抓在敏感的乳头之上,哪里还抵抗
得住,一声大叫,声调都变了,头拼命扬起,马上又重重摔在沙发靠背之上,我
的小兄弟也感受到来自素素阴道的挤压,夹得快要断掉,随即又一松,一股温热
的液体,冲刷在龟头上。

  这妹子自己达到高潮,那就不一样了,这就是爽了,而不是遭罪了。身体也
颤抖起来,全身发软,皮肤也微微泛红。我继续冲击,双手揽着素素,发软要掉
下去的身体,也不去故意的忍耐,伴随着素素的喊叫,再次发射进去。

  这俩妹子,确实算得上,玩弄过的,比较满意的妹子了。我跟龙哥都很满意,
等着妹子再次整理一番,我们哥俩也穿了衣服,搂着妹子,瞧着她们委屈的眼神,
差点又没忍住。

  因为我们这回,是在基地的招待所住的,那就不可能扯个妹子回去了。又喝
了一阵,也不敢真的喝懵了,瞧着有个七八分的样子,再次揉捏,抠弄一番,也
就回去了。

  接下来呢,其实也就没什么可以去吹牛逼的了。真当随便研究一下,就能有
什么收获啊,其实也无非是借鉴一些,瞧一瞧别人的部件,拆一拆别人的结构,
是个什么样式的,为什么要这样做,有没有什么小技巧,结构间的做功关系是什
么。

  哪怕是有心去仿造,也不可能说,十天半个月就能搞得出来,咱们制造业,
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不过钢铁厂那边呢,还真有点成果。他们本来就是对材料这一块,有相当深
入的研究的,也算是给龙哥呢,能应付着交差了。

  船厂的张工,骂骂咧咧的,恨不得直接拖走,他们造船的,研究的东西,就
更高深了,什么流线型啊,什么运动力学啊,跟我就一点都沾不上了,我不认识
它,它也不认识我。

  林教授也表示,受到不少的启发。我们其他这些人,都只能算是,一边工作,
一边摸索的,林教授就不一样了,他是闷起头来搞学问的,他表示呢,如果发表
一篇什么论文的话,会特别鸣谢一下龙哥,等于署个名了,这可让龙哥乐了老半
天。

  各回各家,我跟龙哥,还有我老板,一起回上海。别人不知道我老板,我可
是非常清楚的,我老板这一次,是有收获的,只不过他才不会当着一群人的面说。

  等着沪公子派车来接,我老板就让我去搞一些工具。其实也就是钢尺,圆规,
三角板之类的。我知道我老板要发挥他的技能了,别看他不做声的,嘿,都在脑
子里有个大概的模样了。

  开着车,就满大街的找,测绘制图的工具店。这些玩意,真正想去买,很多
人都找不到地方,制图的纸张,工具,都是不一样的,瞧着跟普通的没啥区别,
要是仔细观察,刻度什么的,外行人完全看不懂怎么用。

  到了刘姐的别墅,我老板就找个房间,自己玩去了。沪公子干脆拉着我们,
到了旁边的一栋副楼里。龙哥当着沪公子面,可就不敢吹牛逼了,沪公子又问我,
我老板大约是研究出什么。

  其实我很清楚,因为我们企业一直想搞一搞机械臂,或者说是机器人。别看
现在的工厂里,都是什么装配机器人,搬运机器人,我们当时,可是没有这些玩
意的。换个别的方面来说,我们现在回到家,随口能让智能机器人,帮我们开灯,
帮我们扫地,对吧,可我们当时,无论是机械上的,还是智能上的,也都是属于
初期阶段,有那么一个轮廓和想法,并没有实际运用。

  我就跟沪公子说了情况,沪公子可不是什么,只会吃喝玩乐的主。沪公子其
实相当关心,一些高科技的领域。而我们当时呢,与我们相关的领域,就属这个
机器人是高端玩意了。

  芯片这些,我们不去吹牛逼。哪怕在今天,这些核心的玩意,也都还是要别
人出口的。这可不是说,你随便编程就行的,比数控技术,要复杂多了。我们现
在当然是随便编个程式了,那承载运作这些程序的玩意是什么,这个东西,我们
可玩不来。

  我老板研究的,还是在于机械上的设计。举个例子说,装配机器人,一个翻
转的关节,就是有很高技术含量的,对吧,左边点一点,右边点一点,上面碰一
碰,下面碰一碰,都是在数秒钟内完成动作。这对于设计,以及材料,就是需要
攻克的了,也是我们所能够,勉强去研发的东西。

  沪公子肯定就感兴趣了。直白的说,赚大钱啊。工厂流水线,一套机器人,
负责一个部分,只需要少量的工人,少量的技术员,少量的维护人员,就能替代
过去需要几十人,几百人,才能完成的工序。这得是多大的市场啊,这能赚多少
钱啊。

  当然了,也不止是我们有这种想法的,当时也是有很多先驱者在探索了。还
是那句话,程序研发什么的,咱们可玩不来。所以我们目标就很明确,就是在机
械构造,设计,材料,这些方面下功夫。

  那就不是说,我老板画个图纸的问题了,得找人。

  沪公子上心的玩意,才能看到他的能量有多大。我老板画了些图纸,沪公子
直接就让人,往北京送,送去哪?那就牛逼大了,中科院。

  到了北京,别人说不行。不是说北京的院士们不行,而是咱们国家,早就已
经注意到这一块了,当时在沈阳,搞了一个自动化研究所,国内的顶级专家,教
授,院士,都在沈阳。

  那就再往沈阳送,全都是沪公子,打个电话就安排的事。

  这一下,可就不得了。为什么呢,咱们国家集中一大批高端人才,肯定就是
搞高端的玩意嘛,恰恰就缺少,我老板这些,搞外形设计,搞材料研究的。这图
纸一送过去,马上就引起了重视。

  沪公子带来的消息,要我老板赶紧回去,着手于实际的制造。我也曾说过,
东西再好,也只是在图纸上,到底能不能行,你得弄出来实物,实验之后,才能
下论断。这可就是一个大方向了,搞成了,整个企业都可以跟着转型了。

  紧接着,沪公子就开始安排,一些核心的玩意了。因为咱们自己研发的东西,
可不能随便就拿出来,我们直白的说,肯定是先安排到一些军工领域的。那咱们
民用的怎么办呢,进口呗。

  光是搞出个框架来,可是不顶用的,当然也是很重要的东西,但,还不是核
心。核心的玩意,咱们国家研发的,倒不是说沪公子拿不到,而是不可能让我老
板,放在民用的方面来用。

  那就找老外呗。这里就有一点误区了,这个玩意,老美不是最牛逼的,而且
老美才不跟玩什么民用的,他们都是搞军用的东西。日本行不行呢,也不行,日
本玩的是仿生机器人,什么行走啊,鞠躬啊,端盘子这类。

  说到工业运用上,还是得德国。工业机器人,也是德国最先提出的概念,人
家人口少啊,工资也高啊,肯定就想办法在机器上,玩点花样嘛。现在的机器人
公司,多了去了,也谈不上谁最牛逼,但是我们当时,没什么选择,只有德国库
卡。

  德国这个国家,怎么说呢。跟咱们的关系吧,其实没有太大的历史积怨。虽
然在二战中,是对立的,但毕竟没有碰到一起。总的来说,在欧洲国家,算是关
系比较好的。但是他们跟毛子的关系,可就差了,大家懂的都懂。咱们跟毛子,
一直是携手并进的,所以德国呢,也不怎么搭理咱们。

  不过呢,可以谈。要技术是吧,那不行,要产品,可以。德国搞这些东西出
来,本来就是跟全世界做贸易的嘛,无非是钱嘛。

  有得谈就好办呀,沪公子的心思也不少。毕竟他这个身份呢,有心去调查,
也会发现有点敏感。他干脆就让一家外贸公司去谈,自己根本不出面。大上海从
旧社会时期,就是一个世界性的的商埠,别的地方不敢说,在上海找一家跟德国
关系好,又能做生意的公司,那就太他妈容易了。

  我们如今严格来说,一些数控设备,一些精密机床,其实都能称为机器人,
凡是能够完成过去需要大量人力操作的工作的,我们都可以这样说。沪公子找的
这家外贸公司,就是往我们国内,进口德系机床的,可以算是懂行的。

  既然沪公子又打算在后面指挥,那就又是我跟吴总上阵了呗。

  对方公司的老板姓杨,沪公子交代过的,那也就算自己人了。吴总大喇喇往
沙发一坐,好嘛,肯定是见过面的了。

  杨总这边也是很客气的,跟吴总聊了几句。吴总话锋一转,非常详细的跟杨
总,介绍起我来,包括我的公司,直接给我安了个总裁的名头。这我跟吴总,事
先是没有沟通的,但我马上就明白意思了。等于是什么呢,这次找上门,是我们
公司的事情,拜托了沪公子介绍,然后吴总才带着我过来,而我就是直接能拿主
意的人。得,我这哥哥,又把自己摘除得干干净净。

  杨总马上就站起来,跟我握手。商人嘛,看到有钱赚了嘛。原本以为是沪公
子的事,那杨总可就不敢乱搞,这一听,是我们公司要采购的,那就能做点文章
了嘛。看着杨总,殷勤了许多,我心里暗笑着,肯定也不会去点破了。

  这也好,我直接就说出目的,要搞一台德国库卡的装配机器人。咱们今天要
去买,那只要你有钱就行了,可当时就不能这样去说的,但凡有什么新事物,新
技术,刚开始的交流,都是相当谨慎的。

  杨总也算是行里人,他搞进口机床的嘛,这肯定是沾上边的。他眉头一皱,
肯定不好办嘛,这我也不用他说。沉吟了好一会,杨总也不会傻逼到,问我要来
干什么,只说先得去接触一下,不敢一口答应。

  我们也就随意的,一起吃了个饭。

  足足过了三四天,杨总才约我们去办公室。也没有什么好去套近乎的,杨总
就问了几个问题,也是德国那边要了解的。

  首先就是说呢,这些玩意都是成套的,一条生产线的东西,单独要其中一部
分,德国人表示有点奇怪,想了解用途。其次就是呢,德国人并不认为,我们能
独立的操控安装,当然也有他们自己的心思,保护一些知识产权嘛,要派人指导。
第三也就跟第二条一样的意思,只不过说得好听一些,要实地测量一下我们的厂
房,他们也可以根据需要,去做一些修改嘛。

  我现在也是学着点沪公子的样了,我看着杨总,笑嘻嘻的,老半天就不说话。
把杨总看得有点发毛了,我才慢悠悠的说,「杨总,我只关心一点,杨总能不能
按我提的要求,搞回我们国内来,我们公司会不会用,怎么用,不需要老外操心,
杨总办得到,咱们价钱上都可以商量,办不到,只能换个地方问问了。」说完我
就看着吴总。

  吴总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玩意,别瞧着他玩女人的样子,就觉得他没什么本事。

  「老杨啊,搞个设备进来,有什么难办的,X总可是我的兄弟,老杨你给哥
哥办过事,我才把兄弟带过来的,你该办就办了,钱又不少你的。」

  杨总可就伤脑筋了,这跟钱有关系,但也可以说,没什么关系。杨总只得让
我们等他消息,这一回,饭都省得吃了。

  回去跟哥哥一合计,沪公子倒不是担心别的,就怕老外不愿意这样放进来,
要是买一整套,肯定是不值得的。吴总倒还是那副样子,多给点钱呗,沪公子都
懒得说他了,我很婉转的告诉他,这跟钱多钱少,没什么关系。

  这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等着杨总去沟通。他既然一直能做进口机床的生意,
肯定有他的办法,沪公子其实不是没办法,他不想随便出面而已。大家是否记得,
原来帮我们搞材料的时候,沪公子能直接找到德国驻重庆总领事馆的。

  杨总这回呢,确实耍了点商人的小心思了。他没有找我,而是单独打电话给
吴总,殊不知,我们哥俩正陪着哥哥吹牛逼呢。

  吴总挂了电话,也懒得卖什么关子。杨总是跟吴总打听呢,我们企业的实力
怎么样,在吴总吹嘘了一番后,杨总才说明了真实意思。杨总说这次得花很大的
力气,所以他要先问问我们企业的情况,必须是能有机会,让他后续继续跟我们
合作,他长期能在我们身上赚钱,他才肯费劲去办,而且也明白的告诉吴总,价
钱肯定要高得多了。

  沪公子这下就乐了,高就高呗,就怕不能谈的。既然开口了,那就说明十拿
九稳的,这些商人们,可不会乱吹牛逼的。

  果然到了第二天,杨总就来约我们了。他以为我不知情,哪里想得到,我跟
吴总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啊。我耐心的听他装逼吹嘘,怎么怎么困难了,怎么怎么
托关系了,我就笑嘻嘻的看他,等他自己尴尬了,我才开口,而且我心知肚明的,
他就是想搭上条线,而不是只搞一锤子买卖。

  「杨总可是费心了啊,哈哈哈,咱们可得多走动走动,以后还有劳烦杨总的
时候啊。」

  我这一说,杨总就乐了,赶紧谦虚起来。互吹了几句,才说到真正的价格上。
贵肯定是贵了,杨总肯定也没少赚差价,这也没办法,搞外贸的,本来就是赚这
种钱的。装模作样的砍价,吴总也帮着说话,这些人,可比什么演员更能演了,
扯了老半天,才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意思自己没捞什么好处,纯当交个朋友了。

  这我管你呢,场面上的漂亮话,又不花钱的,吹呗,捧呗。

  搞到东西,直接就往我们公司送,我老板看到了实物,那仿造起来,就快得
多了,也根据我们的需求,去做一些改动。也没过多久,我老板就亲自过来上海,
我们还得找杨总,这回呢,沪公子也得出面了。

  为什么呢,我们只是仿造了外观,加上自己的设计,说白了,也还是个空壳
子,核心的玩意,还得找老外啊,我们总不能买了人家的东西,然后拆散了,装
进自己的设计里,再拿去卖吧,这不是闲的蛋疼吗,直接用人家原装的不就好了,
这一回,就要杨总搭线,我们要跟老外,谈技术专利的问题了,或授权,或分成,
转让是不存在的。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