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原创】理髮店老闆娘阿珠(06) 弱势家庭的扶助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海部性树原创作品集】
【原创】理髮店老闆娘阿珠(06)  弱势家庭的扶助

2021-08-12 唯一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转载请注明原创作者及出处

对小弟的文笔,还请不吝多加留言鼓励,谢谢。
若有同好增补本文,也请补寄一份给本人同赏析。
版权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海部性树原创作品】。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有可能是真的。
============================================
【弱势家庭的扶助】

阿珠经过【真一观】师父的开示及两次法会的消灾解厄之后,这两个月来,内心深受被小偷闯入店裏强姦的阴霾也逐渐得到纾解。日常生活也回到正常的轨道。

为了回报【真一观】师父的对她的无私襄助,她遵照师父的指示,心存善念、多行善事、累积功德,以助内心的平静。

师父偶尔会委请阿珠前去拜访附近邻里的弱势家庭,若有需提供协助的地方,便视自身能力,予以提供协助。

有一天师父要阿珠前拜访菜市场南边路口一位高龄已经80几岁的菜贩许阿婆。

「妳知道,菜市场南边的巷子裏,有一个80几岁姓许的阿婆在卖菜吗?她身边还有一个三十几岁的孙子得了脑性麻痺,阿婆平常要卖菜还要照顾她的孙子已经很辛苦了,如果你有心的话,可以用你的名义去帮助他们。」

阿珠得了师父的指示,便在隔天中午吃完饭后,前去拜访许阿婆。

阿珠找到了许阿婆的家,许阿婆的家是一栋铁皮屋,许阿婆就在门口卖起她清早从盘商批来的蔬果叶菜,一直卖到下午一两点,菜市场没什么人潮才收摊。

许阿婆在这边卖菜已经三四十年了,由于还要抚养一位自小了得了脑性麻痺的孙子,所以日子过得清苦。

阿珠之前到菜市场买菜,虽也有经过许阿婆的摊子,但却从来没有跟许阿婆买过菜。

刚好许阿婆正要收摊,阿珠向许阿婆说明她是【真一观】的住持师父授意她前来探望他们的。许阿婆让阿珠进来屋里坐下,因为之前【真一观】也有派人来探望过他们,所以她跟阿珠说,「她非常感谢阿珠及【真一观】道亲的好意。」,许阿婆又说,「最近公所的人都有固定来慰问他们,也会送一些日常用品给他们,所以他们目前倒是没有欠缺什么东西了。」

阿珠跟着阿婆脚步进了屋内,她那位得了脑性麻痺的孙子,正坐在轮椅上,百般无聊的看着电视。

许阿婆跟阿珠介绍了正在看电视的孙子,他的名字叫「阿中」,阿中两岁多的时候,因高烧不退,得了脑膜炎,由于家里经济不好,延误就医就成为脑性麻痺而半身不遂了。

阿中头一回看到阿珠,面露微笑,他跟阿珠挥挥手,嘴巴「噎~噎~吾~吾~」的讲着阿珠听不懂的话语,听起来好像是要跟阿珠打招呼。「阿中,你好!」,阿珠亲切的举起手跟阿中打了声招呼。

「阿中的爸爸跟妈妈呢?」阿珠纳闷的问着许阿婆。

「阿中生病之后,他的父母亲就因为庞大的医药费而常常吵架就离婚了,他爸爸后来就意志消沉,借酒消愁,最后连工作也没了,就跟着坏朋友走入歧途,到处闯空门偷东西,已经出入监狱好几回了,现在都还被关着呢~」许阿婆无奈的说着。「唉~我可能上辈子做了什么失德的事,才会生出这种没出息的儿子来~这把年纪了,都还要折腾到养着一个行动不便的孙子~~」许阿婆说着说着都有点哽咽起来了。

「阿婆,不会啦,你好人有好报啦~~」阿珠听着许阿婆这么诉说着她悲惨的境遇,内心也不禁纠结起来,她悲悽的抱着许阿婆,眼角泛起泪光。

许阿婆拨拨阿珠眼角的泪珠,「没事,没事,吃苦就当做是吃补,人生不就是这么一回事~~」许阿婆脸上泛起一丝笑意,阿珠看到许阿婆还能说笑,当下收起悲伤的心情,向阿婆点点头。

由于许阿婆的菜摊还没收拾完成,她让阿珠在客厅待着,她又去摊子忙着整理收拾了。阿珠本想跟过去帮忙,许阿婆坚持阿珠是客人,要阿珠在客厅待着。阿珠便也只好顺着阿婆的意思,在客厅找了张塑胶椅坐下,跟着阿中看电视。

阿珠看了许阿婆的家里环境有些髒乱,便跟许阿婆说,「啊,不然我帮你打扫家里面的环境好了~」

阿婆本不想麻烦阿珠,但止不阿珠一再的拜託要求,「你就随便扫一扫就好了。」,就随着阿珠的意思了。

阿珠去后面厨房拿了扫把及畚箕出来,开始从客厅开始打扫。

脑性麻痺的阿中坐在轮椅上,看着阿珠动手打扫环境,他也向阿珠拍拍手,好像是感谢阿珠的帮忙。

由于许阿婆家没有装冷气,才刚动手打扫十几分钟,阿珠全身也是流出颇多汗水。汗水浸湿了她的上衣,使她的胸罩痕迹份外明显。

阿珠费劲将许阿婆的房子打扫告一段落之后,将打扫用具放回厨房后,经过阿中的身边,闻到阿中的身上散发一股浓烈的臭味,她拧着鼻子问阿中说,「你多久没洗澡了?」,阿中不好意思的伸出一根手指头,「一天吗?」阿中摇头,「一个礼拜?」,阿中这才点点头。

「哦,天啊~」,阿珠不禁发出一声苦笑,「怎么一个礼拜才洗一次澡?」

「啊,这么久才洗一次澡,怎会受得了?」阿珠像个老妈子碎念着。

「那~我抱你去洗澡,如何?」阿珠觉得乾脆好人就做到底。

阿中本来觉得很不好意思,阿珠跟他说,「拜託,我年纪大你十岁,都可以当你姐姐了,不用害羞啦,你有的,我的儿子都有啦,没什么好害羞的!」,听到阿珠这么说,阿中才羞涩的点头同意让阿珠带他去浴室洗澡。

※※※※※※※

于是阿珠将阿中的轮椅推到浴室门口,浴室内没有浴缸,旁边摆着一个圆形的红色大塑胶浴盆,尺寸刚好可让阿中坐入其中,阿中坐入那红色塑胶浴盆应该可让阿中坐入其中沐浴了。于是阿珠摆好塑胶浴盆,还好阿中的体重并没有很重,阿珠小心的将阿中抱到红色塑胶浴盆里让他坐入其中。在移动过程中,同时还要忍受阿中身上浓烈的屎臭味,接着她再帮阿中将身上的衣服逐一的脱掉。

而阿中则闻到阿珠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然后又看到阿珠穿的上衣,由于汗水浸湿的关係,透出明显的乳房外型,下体的阳具也微微的起了反应。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同阿珠这般年纪的女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大脑有些飘飘然。

阿中由于长时间坐着轮椅,双腿也萎缩到无法站立的地步。

阿珠蹲着在塑胶浴盆旁边,看着阿婆家有什么香皂或沐浴乳可用。靠墙壁边摆着一罐阿珠未曾听过品牌名称的洗髮乳,还有一个沾满皂丝的香皂盒。香皂盒内只有几片用的差不多的香皂丝,揉成一团摆着。对于阿珠这么一位执业多年的剪髮的专业人士而言,眼前所能堪用的洗髮、洗澡用品简直成了她的噩梦。

「我下回来,再带一些洗髮精沐浴乳来给你们用!」阿珠向阿中嘀咕着。

虽有万般不愿意,但眼前也只能拿起那瓶不知名的洗髮精,挤出一些洗髮精往阿中头上抹去,然后她用双手在阿中头上来回的搓揉着。

「好像在帮自己的儿子洗澡!」,阿珠看着脸上笑意不止的阿中,这样说着。

阿中也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洗澡了,尤其是他从小爸妈就离婚,他完全没有妈妈的印象,现在让阿珠这样帮他洗着澡,心中有着无比的悸动。

「头洗的差不多了,接着要帮你洗身体了!」阿珠的口吻就像妈妈般,向阿中交待着。阿中听到阿珠的嘱咐也点点头。

阿珠拿起那用剩的香皂巴在手中搓揉出一些泡沫后,再往阿中全身涂抹着。阿珠右手夹着所剩无几的香皂丝依序从阿中的脖子、肩膀、胸部,小腹往下抹去。

阿珠的手在阿中的小腹停了一会,她看到阿中下体的阴毛一大撮杂乱不堪,参差不齐,那无法容忍杂乱的职人精神又起,心想哪天可得要把这撮阴毛好好理齐、理乾净才行。

她将阿中的阴毛拨开,才发现到阿中的阴茎勃起了,阿中的阴茎外型跟他同年纪的正常男性的阴茎小了一号,只比她那念国小的小儿子的阴茎大些,但那勃起的模样还是她觉得有些唐突,于是她有点想要作弄阿忠的意思,她便硬挤了一些洗髮精往阿中的阴茎摸去,搓揉了一会儿,阿中的阴茎更加硬挺了起来,由于阿中的阴茎没有割过包皮,所以她将阿中的龟头外层的包皮拉下,她的手指捏着阿中的龟头,指甲抠着龟头后端的冠状沟,来回的勾弄几次,将龟头週围的髒污清洁乾净。

在阿珠的指甲勾到龟头后端的冠状沟时,阿中突然觉得全身被电到的感觉,虽有些刺痛,不过却是非常的舒服,彷彿要飞天了。

这是阿中成人以后,第一次被女人摸着阴茎抚弄,他觉得很新奇也很不可思议,虽然平常他也会有打手枪的习惯,也会射精,但是这样被女人抚弄到高潮想要射精的感觉,还是他第一次经历的。

阿中内心极力压抑着阴茎想要射精的兴奋感,他怕这时侯阴茎若射精出来,恐怕会吓到阿珠,同时可能也会让阿珠觉得很不礼貌。

阿珠将阿中的阴茎部位清洁完成之后,又将右手伸到阿中屁股下面,她用中指在阿中的肛门口试搓了几下,阿中「啊!」害羞的喊了一声,屁股跟着抖了一下,阿珠不以爲然的说,「我只是想把你的屁股也洗一洗啦,不要紧张。」

阿珠用右手中指顶了阿中肛门口几下,往里面搓了几次,确定肛门口週围部位确实有都有清洗乾净了,才将右手伸回。接着,她拿着莲蓬头喷洒阿中全身,将阿中身上的泡沫快速的沖掉,才总算完成这次帮阿中沖澡的任务。

阿中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痛苦,他的眼角泛出了几滴眼泪,他口齿不清的跟阿珠说着谢谢,他的手虽然不听使唤,但他还是勉强的将用僵硬的手指去碰到了阿珠的肩膀,往她身上敲了几下,阿珠知道阿中是要表达谢意,她跟阿中说,「没有关係,大家都是有缘人能够互相帮忙,就是一种福气,你就好好享受吧!」

「其实,你也在帮我啊!」阿珠这样跟阿中说。

阿珠帮阿中洗好澡后,阿珠问阿中家裏克可有其他乾毛巾可用?阿中摇摇头。而浴室裏只有一条湿毛巾可用,阿珠只好敏勉强用那条湿毛巾帮阿中擦拭身体。

来回几趟的将湿毛巾拧乾再擦拭,再拧乾的行程后,终将阿中身上的水渍擦拭乾净。阿珠又去阿中房里拿了几件乾衣服让阿中换上,然后又帮阿中吹好头髮,才将阿中抱上轮椅推到客厅。

这前前后后,让阿珠在阿中家待了快一个小时,才跟阿婆他们告辞回家,她也跟许阿婆说,过几天她会带一些沐浴、洗髮、洗澡的用品送给他们,许阿婆本想推辞,但讲不过阿珠的坚持,许阿婆终于同意阿珠的帮忙。一路上阿珠的身体虽是疲累的,但心情却是愉悦的。

※※※※※※※

隔几天,阿珠就提了一袋沐浴用品来阿中家,她在门口见到许阿婆,阿婆正在忙着跟客人做生意,她跟阿婆打了声招呼,说明来意,便熟门熟路的进去跟阿中哈啦了。

阿珠入门见到阿中,摊开手上提的塑胶袋,里头有沐浴乳跟洗髮精各两罐,牙膏两条,香皂六块,一打洗脸用的毛巾、牙刷,还有一件白色大浴巾,这些东西都是阿珠自己家及理髮店常用的品项,平常时候阿珠去大卖场备货时都会多买一些放着当库存,刚好可以拿一些来送给阿中。

阿中口里发出「嗯、嗯~」的声音,谢谢阿珠今天特地送这些沐浴用品来给他们。这些日常用品对一般人来说是再稀鬆平常,没什么大不了。可对阿中来说,阿珠今天送来的这些沐浴用品可是有很大的帮助,因为阿中没法出门买东西,讲话也不清楚,出门添购日常用品只能依赖阿嬷下午卖完菜后的空档时间去附近的杂货店或便利商店採买,所以家里的沐浴用品总要用到所剩无己时,阿嬷才会去採买。公所的社福救助品项,则是以米粮食品为主,其他的生活用品,就要想办法自己张罗了。

阿珠今天送来的这些东西,刚好可以解决阿中困扰已久的问题,因为阿嬷照顾他已经很辛苦了,他不敢再让阿嬷操烦这些日常琐事。阿珠将浴室里被挤得乾扁的牙膏,牙刷,毛巾,香皂通通换新,并放上一瓶新的沐浴乳,旧有的洗髮精则还剩五分之一,不过阿珠还是将新的洗髮精开罐摆上去。白色大沐浴巾,阿珠则放到阿中房里,让阿中以后洗完澡有浴巾可擦拭身上的水气。剩余的品项,则摆在厨房边木柜的架子上让阿中或阿嬷可随时取用。

摆弄好这些物品之后,阿珠带着愉快的心情準备跟阿中告别。

「姐,这就回去,你好好顾家吧~下回再过来看你们~」阿珠在客厅抱着坐在轮椅上的阿中说。结果她看到阿中的裤子有尿湿的痕迹,因为阿中双腿萎缩坐在轮椅上,有时尿急来不上厕所,便会尿湿裤子。阿珠看了阿中一眼,便跟阿中说,「来,我把你把裤子换下吧~」,阿中则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阿珠就像妈妈般推着阿中的轮椅往浴室走去。

阿珠将阿中的轮椅推到浴室门口,她在浴室放好浴盆,将阿中抱到浴盆坐好。她将阿中身上的衣服逐一脱掉,「顺便帮你沖个屁股好了~」阿珠笑着对阿中说。

阿珠从旁边新摆上的沐浴乳瓶子里挤了些沐浴乳在手上往阿中小腹抹去。

她很快的将阿中的小腹,屁股,双腿均匀的擦上一层沐浴乳。并来回搓搓洗洗几次,她的手擦过阿中的阴茎,也把阿中的阴茎又仔细的揉捏几圈。阿中上半身抖了一下,让阿珠不禁笑了出来,「都几岁的人了,还会害羞啊~~呵~呵~」阿珠的调侃,更让阿中眼神不知要往哪摆。

阿中的阴茎没一会工夫便勃起了,阿珠见状也不觉得需要遮掩。同时之前她帮阿中洗澡时,阿中也有勃起过,她那时其实就有个疑问,那就是阿中怎么解决男性的生理需求?于是这回她就直接问阿中,「你会自己打手枪吗?」阿中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睛睁大的看着阿珠。顿了一会,他才意会过来,羞怯的点点头。

「其实这也是应该的,毕竟身为男人,你的男性器官并没有因为你的下肢残障而受到限制~」 阿珠此刻就像心理医师般,精準的说出阿中心中深藏许久的渴望。

阿珠今天穿着一件灰白相间的圆领镶荷边的针织衫,搭着一件到小腿的暗褐色的长裤。上衣的质料轻薄,让阿珠今天穿的白色胸罩分外明显,领口的钮扣少扣了一颗,以阿中的视角窥视阿珠胸部,那两颗被胸罩托着的浑圆乳房,相互倾靠挤压堆成的乳沟就性感的呈现在眼前了。

阿珠没有注意自已因撮洗阿中身体而晃动的双乳,正吸引着阿中的目光,而阿中的阴茎也翘得更直挺了。阿珠左手扶着阿中的肩膀,右手伸到阿中的阴茎处,小心的揉捏着他的睪丸,她只想着要把阿中的阴茎周围部位清洁乾净。

阿珠额头上渗出几滴汗水。她摸着阿中的变硬的阴茎,来回撮洗着。身上的体香更让阿中闻的有些入迷。渐渐的阿中的右手也靠到阿珠肩膀上,似乎想要传达什么,阿珠抬头看了他一眼,阿中又低下头,阿珠不自觉的加大力道握着阿中的阴茎。

「要不要~我帮你打手枪?」阿珠好像能洞穿阿中内心。阿中抿抿嘴,有些不敢置信。

迟疑了一会儿,阿中点点头。

得到阿中的首肯之后,她从浴室外头拿了张塑胶板凳进来坐着。由于阿珠是蹲着帮阿中清洗身体,没多久功夫便腿酸脚麻,再不拿张凳子来坐着恐怕会累死自己。

随后,她握住阿中翘起来的阴茎。阿中硬起来的阴茎长度虽不能跟自己的老公相比,但也超出阿珠手掌宽度,阿珠握住它时,龟头还露出一截出来。阿珠慢慢的上下套弄着阿中的阴茎,力度也渐渐的加大。她看着阿中的羞涩的脸庞,阿中不敢挣眼看她,闭着双眼舒服的享受着阿珠帮他打手枪。这也是阿中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女人帮他打手枪。

阿中心里想着,阿珠的手是那么的酥软又有巧劲,完全跟自己自慰打手枪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而此刻阿珠真像他自己妈妈的在照顾他,非亲非故,没有要求任何回报, 心里真的很谢谢阿珠所为他做的一切。

对于帮男人打手枪这件事,阿珠是颇有心得的。多年来,每当她老公晚上回来,兴致一来,在床上想要干她时,若阿珠身体不舒服时,阿珠总会帮老公打手枪,以满足他的性需求。所以帮男人打手枪的技巧自然也就精进不少,让她老公在不能插她时,也能让他舒服的尽情射精后,直喊,「爽!」

阿珠的右手上下套弄着阿中的阴茎约三四分钟,她感到阿中的肉棒快要射精的迹象,更是加紧握住肉棒上下猛推送,对阿珠来说,帮阿中打手枪的快感,也让她全身火热了起来,全身的肌肤也变得敏感且兴奋起来,她的阴部竟有些溼润了。

没多久,阿中「嗯~」的一声,僵硬的全身震了一下,浓稠的精液从阿珠手中的肉棒窜了出来,阿珠又趁此时多挤了几次阿中的龟头,让阿中的肉棒能完全喷乾净精囊里的精液。

阿中的肉棒射精后,酥软得很快。

「看,这是你的精液~」阿珠媚笑的将沾了精液的手掌伸到阿中眼前让他看,并让他闻了一下。阿中无法拒绝只能默默的傻笑着。

在用力套弄阿中的肉棒后,也让阿珠全身开始冒出了一些汗滴出来。过度施力让阿珠也不禁娇喘着。

阿珠也不知怎了,全身也慢慢燥热起来,她的性慾突然涌现。

她想让阿中吸吸自己的乳房,毕竟他长这么大了,虽然肢体残障,但对于女性的身体还是有一些想要了解的吧?!

「你想吸我的奶吗?」阿珠瞇起眼问着阿中。

对于阿珠都已帮自己自慰过了,阿中对阿珠接下来要做的事已经不那么感到讶异了,他点点头。

阿珠起身将浴室的门关了起来,以防万一,突然有人闯入。

阿珠站了起来,开始逐件脱了下来,她将脱下的衣服折好,放在马桶的水箱上,以防被水溅湿。

当她脱下了自己的长裤后,又接着把内裤也脱了下来。她的阴部一下就曝露在阿中的眼前,阿珠平常就有帮自己阴部剃毛的习惯,今天来之前她也把自己的阴毛也剃除乾净了,所以阿中现在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阴部左右两边的阴唇伸展开来的状态。而这两片阴唇,由于刚才阿珠帮阿中打手枪的过程中,让阿珠的性慾高涨不少,而变得异常溼润。甚至阴道内溢出的淫水渗漏出来,挤在阴唇上成水滴状,在阿中的眼前也真实的呈现出来。

阿珠的感觉也很强烈,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个残障人士,看到她下体光溜溜的样子,那种被人视姦的奇异感觉让她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兴奋感,阴部的肿胀简直比做爱还让阿珠感到无比舒服。

阿珠姐站到浴盆前面,她握着阿中的头以保持身体平衡,接着弯下身让胸前的一对浑圆大乳房靠进阿中的嘴巴。这对乳房,在阿珠刚才帮阿中自慰时,因内分泌激素的飙升硬挺很久了,甚至让阿珠感到有些涨痛。

阿中闻着阿珠的乳香,饥渴的伸出舌头,吻着阿珠的乳头。

「啊~」阿珠被阿中的舌头触碰的当下,如同触电般惊呼了一声。

「舔大力一点!」阿珠要阿中再用力的舔她的乳头及乳房。阿中像个忠实的僕人,用力的吸着阿珠的乳房,将乳头整个吸进嘴巴内。

「啊~啊~舒服~再大力些~~」阿珠的乳房在阿中嘴里不断的吸舔下,让她更加兴奋。

阿中不知道要用力到什么程度,才能让阿珠满意,便开始用牙齿轻轻咬着阿珠的乳头。

「啊~啊~对~就是这样,咬下去就对了~~」阿珠在阿中的嘶咬下,整个上半身几乎都要跟阿中的脸贴在一起了。她的脸颊窜红,全身几乎要被喷飞。

阿中的脸,被阿珠的胸部挤到差点无法呼吸。最后他甚至用力的咬了阿珠的乳头几下,像在咬葡萄乾似的,这猛烈的痛觉,才让阿珠喊了一声「啊~痛啊~」才将阿中的头从自己胸前推开。

阿珠此刻全身汗流浃背的站在阿中面前喘息着。她的下体正对着阿中嘴巴前面,她问阿中,「可以用嘴巴舔我的妹妹吗?」阿中点点头。阿珠又再握着阿中的头,让下体开始贴着阿中的嘴巴,让阿中对她进行口交,这种舒服又强烈的感觉是阿珠第一次经历到的。

阿中也是第一次亲口尝到女人的蜜穴的味道,那种感觉真是太特别了,他的下体阴茎也因为这样的刺激又逐渐甦醒起来。

「原来女人下体分泌出来的淫水是这样的味道!」阿中嚐到阿珠的淫水是那样的甘美,让他兴奋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阿珠的下体也因为阿中的吸舔而有了高潮的冲击感,同时阴道也积聚非常多的水量,想要喷出了。

一股强大的电流,从阿珠下体窜出往上穿过阿珠上半身,让她的尿道无法控制,一下子就崩溃了,于是瞬间大量的尿水往阿中嘴巴喷去,阿中满脸都是阿珠的尿液,阿珠迷茫的眼神看着阿中笑了出来。

阿珠的高潮得到了释放,她双手抓着阿忠的头紧紧地贴合着她的下体阴部,然后大声的喘息着,经过了好几分钟长的时间才逐渐散去,阿珠也才将阿中的头放开。

※※※※※※※

阿珠累趴的坐在浴室的水泥地上,经过一阵喘息恢复之后。她很快的将自己及阿中抹上沐浴乳搓洗之后,用莲蓬头沖洗一回,她自己先穿回衣服,然后再去阿中房里,拿了乾净衣服帮阿中换上。

然后,她将阿中抱上轮椅推往客厅。阿珠踏出门口时,看着阿中,在她的嘴巴前伸出食指成一字型贴着,面露隐晦的微笑,「这是我们两人的祕密,不能跟别人说哦~」

阿中点点头,阿珠才跟着转身离开。

阿珠经过阿嬷的菜摊,阿嬷正忙着跟客人讲价钱,「阿嬷,我先回去了,下回再来看你!」阿珠笑着跟阿嬷说再见。

「好,下回有空,记得再进来坐~」阿嬷抬起头,跟阿珠挥挥手吩咐着。

※※※※※(待续)※※※※※

后记:
接下来,理髮店老闆娘阿珠,又将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人生变化呢?有兴趣的院友可提供意见给我,你的意见,或将写入阿珠的生命历程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