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和赵姐的故事】(17)【作者:5267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十七)

  电话响了,是赵姐的座机。

  「喂?」我接起电话。

  「小刘,来一下我办公室」赵姐的声音传来,没有什么情绪,简单明了,不
容我做任何回复。

  和杨部长打过招呼后,我向赵姐的部门走去,此时赵姐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
的脑海。我来到这个公司已经快一年半了,因为学历和能力都还不错,很快成了
业务主办,在部门吃的很开,因为部门间业务上下游关系,与赵姐打的交道也多,
兼之我的外貌和言谈也讨喜,和赵姐的关系很不错……当然这层关系也只是停留
在同事之间而已。

  也许赵姐对我可能更是欣赏。倒是我,对赵姐存在着一种近乎疯狂的痴迷,
这种痴迷并不是爱慕,而是一种崇拜的感情……

  走过大厅,我站在部长办公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敲门。笃笃笃。

  「进来」赵姐的声音更似一道命令,荡起了我心中刚刚平复的涟漪。

  「赵部长」我打开门。

  「嗯,小刘,进来」赵姐坐在办公桌后,身子仰靠在椅背上,手里拿着一个
文件夹,眉头微皱,鼻梁上夹着一副金边眼睛,更显气质,我知道赵姐的眼睛是
不近视的,这幅眼镜只是防辐射用的,仅仅是镜架就快小一万,这也是我闲聊时
知道的。

  「赵部长,你找我……」我迈进来,因为外面还有其他同事,我的称谓还是
用部长比较稳妥。

  「门关上」赵姐并没有抬头,依旧看着手中的文件。

  我没有多说话,照做,将门轻轻关上,外面一切如常,没有同事向这边看。

  屋里一片安静,只有赵姐手指翻动纸页的声音,哗啦,哗啦。

  「赵部长,你找我?」看赵姐并没有开口的意思,我决定打破这尴尬的沉默。

  「嗯」赵姐轻轻哼了下,推了推眼镜,用目光扫了我一眼,再次停在了手中
的文件上。「坐吧」

  我转身坐在了办公室的长沙发上,因为心里紧张,腰杆笔直。赵姐又看了我
一眼,嘴角一撇,把手中的文件夹合住,扔在了桌子上,摘下眼镜,闭起双目抬
手捏着鼻梁,似乎眼睛有些疲惫。

  「你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啊」赵姐突然抛出一个这样的问题,但手依旧不急
不缓的,一下一下摁着眼角内处。

  我有些不安,但一时不知道赵姐说的是什么。

  啪嗒一声,一个U盘被扔到了桌面上,我的心跳骤然增速。早晨给赵姐拷贝
文件后忘了拔下来!最重要的是里面那两部femdom电影没有删除!

  因为公司网速很快,我昨天用公司的电脑下载了两部欧美femdom影片,
拷进了u盘,回去好好的「欣赏」,然而因为射精后的空白期,忘记了清理痕迹,
今天又用它给赵姐拷文件……然后又把它忘在了赵姐的电脑上……

  我的脸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充血,我感觉到耳朵开始发烫。

  也许赵姐并没有看u盘的内容,我心底突然冒出这样一个侥幸的念头。

  「啊,咳,我说怎么找不到,原来在你这儿」我强装镇定,站起身,心里祈
祷着赵姐不会再说什么,走向她的桌子。

  「小刘,没看出来啊」赵姐换了个姿势翘起腿,带着一丝坏意的看着我。

  「啊,啊?」我暗暗叫苦,还得继续装傻。

  「啊什么啊」赵姐白了我一眼「我看了」

  「你看了?」我彻底放弃了。

  「嗯,文案做的不错,变着法把对手公司讽刺了一遍,你肚子里坏水也不少
呢」

  「啊,哈哈,赵部长你不也讨厌那个李经理么」我心一宽。

  「嗯,替我出了口气」赵姐对我笑了笑「以后别丢三落四的」

  「好好」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抓起桌子上的u盘,生怕它再次消失在我眼前,
但不知为何心头却闪过一丝失望……

  「那我走了」我向她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嗯,去吧,对了」赵姐把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移动硬盘。

  「我看了你u盘的视频」赵姐笑眯眯的说到,仿佛再说一件再普通不过事情,
我刚刚平复下去的心情忽然间狂风骤雨。

  「呵呵」赵姐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晃了晃手中的移动硬盘「害羞什么,都是
成年人」

  「不是,赵姐,我……」此时的我面红耳赤,口干舌燥,语无伦次,好像一
丝不挂的站在这个美丽的女人面前,任她的目光直视着我内心那隐秘的幻想。

  「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赵姐又晃了下手里的移动硬盘,我赶忙接过来。

  「我挺喜欢的」赵姐面色不改「我就喜欢里面的女人被伺候的片子」

  还没从窘迫中脱出的我突然被赵姐的这一句话激起了精神。

  「赵部长你也喜欢这种片子?」虽然刚才已经听的很清楚,但我依然迫切想
听到她确认的答案,这么多年藏在心底的扭曲欲望被一个我崇拜的女人发现并接
纳,我内心压抑的激情开始不断的翻腾,眼神变得炽热。

  赵姐似乎被我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然,瞪了我一眼「怎么,不行?」

  「行,太行了」我差点儿跳起来,一把夺过赵姐的移动硬盘,生怕她反悔。

  「我那儿片子多呢」我自豪的说,心里已经开始琢磨着该给这个刚过不惑的
女人看一些什么样的片子,但以防万一,我还是问了句「赵姐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赵姐似乎有些没理解「就你U盘里那种」

  我才反应过来我那几部都是风格比较类似的欧美调教片,主要内容都是男奴
为女主舔阴部和肛门,除此之外只有一部有恋足的内容,可惜戏份不多。我心中
大概明了,点了点头,带着一丝坏笑,挤了挤眉毛「赵姐,还有其他内容的片子,
有兴趣?」

  赵姐又用手捏了捏鼻梁,挡住了脸上的表情「好啊,都拿来,让我看看你有
什么存货」

  我还处于兴奋的状态,正想多说两句,这时赵姐的座机响了,赵姐接了起来
「喂?啊,张总,不忙,你说,嗯,嗯」赵姐瞄了我一眼,下巴对着门一抬,我
会意的低声退出了她的办公室,将门轻轻合上,然后快步的走回我的办公桌,口
袋里揣着赵姐的硬盘,一路小跑回到了我的座位,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内心的狂
澜……

  卧室中没有开灯,只有电脑的显示器忽亮忽暗,不时伴随着男女的呻吟。我
坐在发亮的屏幕前,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屏幕上,快速浏览着每一部片子[ 黄金片,
口味太重,pass] [ 这个owk系列的太偏向于刑奴,过] [ 日本的好像还
没有,不行选这部Loveboot吧] 我右键复制,然后熟练的复制在赵姐的
移动硬盘内,看着绿色的进度条飞快的前进,心中慢慢放松下来。

  [ 应该够了] 看着移动硬盘里支列着的十几部精心挑选的视频,我将自己靠
进椅背,伸了个懒腰。

  从口味轻的恋足,踩踏到比较重口的圣水调教和假阳调教,我所谓的精挑细
选无不透露出了我个人的喜好,当然根据赵姐在办公室里对我的「暗示」我确保
了80% 的视频中都出现了口交的场面。

  [ 希望她会喜欢] 我关了电脑,将移动硬盘塞入我的包中,在浴盆里放满热
水,舒舒服服的把自己泡进去,心里从来没有这样的期待过第二天的到来,同时
也有一些忐忑。

  赵姐也对SM感兴趣么?一想到这里我的心跳就开始加速。我从小就对成熟
的女性有一种说不吃来的痴迷,虽然我也会喜欢同龄的女孩,但总觉得这些女孩
身上总是缺少一种成熟优雅的气质。我身边有很多成熟的女人,但她们也只是年
龄或是外貌到达了这一个生理界限,或是为柴米油盐所累,或是疲心在家庭之上,
忘却了对自身的呵护保养,美丽从她们身上快速的流逝,留下青春的痕迹。赵姐
却是一个特例,好像电视剧里的女强人一般出现在了我的生活里,成熟优雅,自
信大方,穿衣品味也是办公室女性的讨论话题,工作能力和人际交往也让人无可
挑剔。随着工作生活中更多的接触,我对这个女人更加的着迷,白天赵姐作为我
的同事,夜晚则作为我的女主人出现在我的性幻想之中……

  本以为这两个角色将永远平行的存在于我的世界,却因为我的大意弄巧成拙,
如果赵姐真的对Femdom有兴趣的话……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弯着腰,将雪白的屁股对着我的脸,
诱惑着我,我的嘴里分泌着口水,将脸慢慢的埋入那两瓣丰臀当中,探出舌头。

  「啊~ 」女人发出快乐的叹息,那么陌生,却那么熟悉……

  ……

  从梦中醒来,天刚蒙蒙亮,离我的闹钟还有40分钟,回味起昨晚的梦,我
不由的笑了,虽然没有看清正脸,但我知道那一定是赵姐,虽然梦里香艳的一幕
很快就过去了,但留下的深刻印象让我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舌头[ 如果真的能舔到
就好了] 我的晨勃也很应景的到来,我重新躺下,从床头的纸抽中抽出两张纸巾,
想象着赵姐的面容和昨晚梦里的女人,右手开始套弄起来……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赵姐的手放在我的头上,摩挲着我的头发,很像摸着
一直乖狗的脑袋「就觉得他是那种很自傲的男人」我跪在地上,听着赵姐向苏珊
描述着她对我的第一印象「虽然对谁都很客气和热心,但内心却骄傲的很。」

  我有些惊讶,赵姐确实看的很透彻,刚从大学研究生毕业,我来到公司时,
确实有一种精英分子的优越感,虽然到现在已经工作了许久,早已和同级同事打
成一片,整天嬉皮笑脸,但内心却将他们拒之千里之外。我以为用笑容把自己掩
饰的很好,但没想到还是被赵姐轻而易举的识破了。

  「不过我就喜欢征服这样的男人」赵姐的手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往起一拉,
迫使我的头仰起最大角度,她看着我的眼睛,眼里有了一丝笑意「让我很有快感」
……

  我的思绪再次回到了那天办公室里情景。

  「刘伟」赵姐盯着屏幕里的视频,叫着我的名字。

  「哎,赵姐」我站在桌子的正对面,痴迷看着赵姐微微泛起的红晕的脸,被
赵姐这么一叫才发觉自己失态。

  「想什么呢」赵姐没看我,点了点鼠标,感觉屏幕亮度一暗,我猜她是把视
频关了。

  「怎么样?」我小心翼翼的试探道,生怕自己仔细挑选的片子不入赵姐的眼
光。

  「什么怎么样?」赵姐白了我一眼,用手撩了撩头发,靠进了椅背「刘伟你
说你个年轻人不看点儿正常的片子,怎么这么重口味」

  我吐了吐舌头,心想你不看的也很起劲么,但只能笑笑「普通的千篇一律,
早就看腻了,偶尔换个口味也不错」

  「呵呵,我看你这也不是偶尔才看吧」赵姐用手敲了敲移动硬盘「这么多存
量,我说你都上哪儿找的」

  「赵姐你不用管,想看什么我给你找」在网上搜资源是我的长项,我赶紧向
赵姐表现自己。

  「嘁,谁要看了」赵姐把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肉色丝袜发出嗦嗦的摩擦声,
秀色可餐,赵姐的双腿丰满而又弹性,看起来不会太瘦,而多一分又会觉得太肉
感,大腿根部被筒裙遮盖里,里面的景象任由我的想象。

  「那不行我回去再给你换几部?」

  「不用了」赵姐说完就陷入了沉默。

  「那…」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陷入尴尬。

  「那,那我先走了」我说出这句话后,便想抽自己一大嘴巴,平时油嘴滑舌,
这时候反而怯场,如果赵姐真的没有任何反应,那我所期待的剧情该如何上演。

  「嗯」赵姐似乎没有多余的表情,没有更多的表示,我在心中深深地叹了一
口气,也许这就是有缘无份吧。

  正待我转身要走时,赵姐猛的站了起来,高跟鞋狠狠地蹬在地上划出了一道
噪音。赵姐盯着我,慢慢的靠近我,哒,一步,哒,两步,她的眼中的热切离我
越来越近。我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哒。第三声脚步传来,赵姐离我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她也在仔细观察我的
表情,而我开始发热的双颊和微张的双唇让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有自信。

  哒,第四步。赵姐已经站立在了我的面前,我内心的奴性已经完全赤条条的
呈现在了她的眼前,我感觉心脏已经被提到了嗓子眼附近,我在等待着…

  等待着…

  啪,一个不重的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赵姐一言不发,用的反手。

  我居然松了一口气,或者说,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

  我没有说话,没有捂脸,没有任何动作,只有我诚实的下体开始疯狂的充血
……

  赵姐并没有注意到我的下体,她的注意力依然是我的脸。

  啪,又是一个耳光,力度依旧不大,这次是正手。

  我感觉到耳朵开始发烫,双腿开始发软,看着眼前这位面带微笑的女人,突
然有种想下跪的冲动…

  啪,耳光再次响起,力度开始极大,赵姐的表情里开始有了兴奋。

  啪,很用力,赵姐已经不再控制自己的力度了,我的腿开始打缠,脸开始火
辣辣的疼。

  啪,这次的耳光很响,疼痛感也彻底的击垮了我理智最后的堤坝,欲望的洪
水倾斜而出,灌注进我的双腿,扑通一声,我的膝盖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重压,
跪了下去。

  「啊哈哈哈哈哈」赵姐的笑声从头顶传来,双腿因为笑微微的颤抖。这是胜
利者的笑声,充满了得意和轻蔑的意味。而我这个跪拜者,虽然面红耳赤,内心
却一样充满着兴奋和喜悦,下体也变得坚挺无比。

  「五下」赵姐的一只手摸在了我的脸上,手指摸索向下勾住了我的下巴,向
上一抬。

  「才五下而已,你就投降了」赵姐低头看着我,眯起的眼睛贪婪的舔舐着我
的表情,长发垂了脸的两侧,洗发水的香味扑鼻而来。我不禁又入迷了。

  赵姐松开了我的下巴,向后半坐在办公桌上,一条腿微微的离开了地面,看
着地上这个被她征服的男人。

  「刘伟啊,你怎么会这样啊?」赵姐的细高跟悬在半空中,轻轻地晃着,在
挑逗着我的视线。

  「平时那么精明能干,一本正经,没想到居然是个受虐狂」

  我偷眼看了一眼赵姐,她双手环胸,正在用另外一种眼神打量着我,我连忙
把目光移回地面。

  「我也不知道」此时的我明白遮羞布已经被掀开,掩饰已无意义,干脆坦白
「从小就渴望被人,额,被女人虐待」

  「哦?小时候你妈是不是经常打你」赵姐饶有兴趣「所以才有了心理阴影」

  「不是」我第一时间否决了,我的童年其实很普通,家庭也是典型的严父慈
母,家里关系一直和谐,不会是家庭给我带来的阴影。

  「哦,难道是你的女班主任经常体罚你?」赵姐将右手背伸直,看着自己的
指甲,继续问我。

  「也不是」我继续否认,内心搜寻着几个严厉的女教师,似乎并没有人对我
有过体罚。

  「那难道你天生就是这么的…」赵姐停顿了一下「…贱?」

  我微微打了个哆嗦,赵姐这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我,我能感觉出她
在试探性的选择词组。

  「嗯,只有看到被女人虐待的场景,我才会有感觉」其实我看到性感的女人
也会勃起,也会看正常色情片手淫,但我对femdom的题材情有独钟。

  「嗯……」赵姐的声音从头上传来「那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再看片了么」

  「不知道」我低着头,还在闷顿中,条件反射的回答道,突然大脑一个激灵,
昂起头来,望着眼前的女人。

  这个性感的女人就那样半坐在桌角边,慢慢的向上扯拉着自己筒裙,露出了
里面的雪白的大腿,随后是黑色的蕾丝边内裤。

  「我要真实的演一遍」赵姐撑着桌子,将身体向后挪了挪,整个屁股都坐在
了桌子上,双脚相互一磕,高跟鞋应声落地。

  「还愣什么」赵姐气息有点儿粗「给我脱掉」

  我此时早已疯狂,顾不上疼,用手掌和膝盖爬到了办公桌前,挺直身子,用
手去脱赵姐的内裤,此时内裤中央一块早已被浸湿。

  「看了这么久,怎么还不懂套路」赵姐一只脚把我的手踢开,不满道。

  我恍然大悟,不禁自责,忙将手背起来,俯下头去,脸上能感觉到赵姐的体
温轻抚在我的脸上,我用牙齿轻轻咬住赵姐内裤的边缘,慢慢向下扯动。

  「哈哈,好痒」赵姐咯咯的笑着,但并没有让我停下动作。雪白的腰肢在筒
裙下轻轻扭动着,配合着我的动作。

  胯两边的内裤已经被我扯松,还有一条边被赵姐的屁股压在后面,我正想趁
机将头埋进更深的地方时,赵姐自己用手将后面的内裤退了下来。

  似乎赵姐也没有做好所有的准备,我揣测到。

  我咬着内裤的裆部,慢慢的往下扯拽,内心依然不敢接受这样一个现实,但
赵姐大腿上丝袜的真实触感又让我不得不说服自己正在现实之中。

  赵姐下面温热的女性气息扑鼻而来,非常的好闻,阴毛也修剪过,并不杂乱,
随着内裤的向下,那块丰沃的圣地终于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赵姐的阴户非常的饱满紧实,此时在爱液的浸染下更像
待放的鲍蕾,我不禁的咽了口口水,似乎吞下的已经是那花蕾上的汁液。

  「既然你这么贱」赵姐将身体向后靠,用手撑着桌面,两条腿微微打开,腾
出我头的宽度,我能看见阴唇微微打开,上面的汁液被拉成银丝。「既然你这么
喜欢服侍女人」

  赵姐把两只脚踩在我的肩膀上,气息有些紊乱。继续说道「今天我就让你满
足一次」

  「赵姐」望着眼前的圣物,我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舌头已经不受控制的伸
出了嘴唇,头也不自觉的向前探去。

  「等等」赵姐的一只脚抵住了我的额头,停下了我的动作「没有性,这场游
戏里,你是我的奴隶,懂么?」

  「嗯,我是你的奴隶」赵姐脚上的味道也让我如痴如醉,我已经停止了思考
的能力,但即使我能思考,也会是一样的答案。

  「对,像那些片子里的男人一样,你是我的性奴」赵姐喘着粗气说道,她更
兴奋了,脚尖在用力。

  「我是您的性奴」此时我的舌头只想钻进那段花蕊之中。

  「哈哈,说的好」赵姐的脚尖一松,放开了对我头部的控制「温柔的,对待
你的女…主人…额……」

  ……

  「然后呢,他真的就在办公室给你那个了?」苏珊身子向赵姐倾斜着,语气
很激动,追问着赵姐「嗯,那次口了没多久,我就高潮了」赵姐似乎仍在回味着
那一次的香艳「那一段时间压力大,也很久没有性生活了,所以一下就爆发了」

  「然后你们就确立了关系?」苏珊追问道「哪儿有那么快」赵姐白了她一眼
「后来又在办公室来了几次,才慢慢地……」赵姐似乎又陷入了那时的追忆。

  对于赵姐来说,我那时不过是赵姐一个释放压力的泄欲对象,但正是这种不
平等的泄欲方式的积累,也为后来我们的主奴关系奠定了基础。

  ……

  「Lynn,再给我多讲讲你和小尾的故事」

  「呵呵,好啊,再来瓶红酒,今晚的就让你听得痛快」

  「呵呵,好」

  ……

  从酒店开车出来,已是晚上11点,微醺的赵姐靠在副驾驶上,微闭双目,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小刘,你后悔么」赵姐似乎并没有她表面的那么醉,吐字依然清晰。

  「主人,后悔什么呢」我开着车,稳稳当当的,生怕主人不舒服。

  「就是后悔这一切啊,做不成正常人了」赵姐从手提包里拿出烟盒,优雅的
抽出一根香烟。

  「不后悔,我现在很幸福」我左手操作,将副驾的车窗打开一条缝,冰冷的
空气将我的倦意扫空。「主人怎么好好问这个问题?」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不要你了,你怎么办?」赵姐点上香烟,抽了一口,
向车窗吐出,一股白烟沿着窗缝向外冲去。

  「主人不会真的不要我了吧」我内心一纠,心底隐隐不安,又是这个问题,
「那我就去死,哈哈」

  「讨厌,和你说认真的呢」赵姐一只手捏了捏我的脸,很疼爱的那种「不准
把死挂嘴边」

  「那我就」我打满方向右转,「就继续回到原来的生活呗」

  「能回去么?」

  「是啊,能回去么」我内心也有些茫然。赵姐已然是我生命的重心所在了,
如果这样的一个存在突然在我生命里消失,我能回到我原来的生活么?

  「如果你觉得后悔,现在还来得及」赵姐直视着前方的夜幕,平淡的说。

  「主人,你醉了」我心里突然开始害怕起来,不好的预兆慢慢的从心里蔓延。

  「嗯嗯」赵姐摇摇头,示意她没有醉「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小刘,我并不讨
厌你,甚至可以说,我已经开始依赖上了你,这是我很久没有遇到的感觉」

  我内心一动,便感觉眼泪拼命的在向眼眶外涌,只能拼命睁大眼睛,做深呼
吸,将眼泪憋了回去,嗓音却有些走调「赵姐,这些都是我乐意的」我不知道该
回复她什么好。

  「你还年轻」赵姐又轻轻摇了摇头,将那个没有抽几口的烟扔了出去,回头
看向我「有你最近的陪伴我真的知足了,不要为了我荒废了自己的前程」

  「不!」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声音也突然提高了许多,带着哭腔的喊出
了这一个字。

  「主人,别抛弃我」我把车停在了路边,侧过身,正对着赵姐,黑暗中,她
的神情略显疲惫,但嘴角里却挂着一丝怜爱,就像母亲在安慰一个发脾气的孩子。

  「傻奴隶,谁说要抛弃你了」赵姐伸手在我脸上抹去了眼泪「你对我这个半
老徐娘不离不弃,还这样……伺候着我,其实让我一直受宠若惊」

  「谁说你老了,主人一点儿都不老」

  「呵呵,年龄已经不小了」

  「我就喜欢……」

  「其实我挺失败的」赵姐打断了我的话,突然换到了另外一个话题,她直直
的望着窗外,黄浦江中一艘货轮正缓缓的驶进夜幕。

  「怎么会?」我很诧异「我的婚姻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笑话」

  我并没有说话,但从赵姐平时的表现,我多少能体会出一些。

  「你知道形婚吗?」

  我点了点头,随后内心暗藏已久的疑惑突然被点明了!

  「你老公……?」

  「嗯」赵姐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了悲伤。

  一声货轮的汽笛声从远处传来,悠悠的荡在这黄浦江边。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