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原创】【二次元同人】雪之下的秘密侍奉活动(5.1)羽间,雪之下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雪之下的秘密侍奉活动(5.1)羽间,雪之下
原创作者:不是我杀的
2021/08/6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转载请注明原创作者及出处

附注:本文为存稿重发,一些剧情无法依照回文建议做及时转向之处还请见谅。

05.1 羽间,雪之下
【纯剧情章节,肉戏可直接跳至05.2章】

「嗯……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大哥,羽间正雄。」

青年男子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站在羽间官身边向众人微微颔首示意。相差无几的身型、如出同源的样貌,两人站在一起丝毫不会让人怀疑他们的兄弟关係,只不过众人听到青年的名字时还是神色微妙,相比于羽间官身上温和稳重的气质,羽间正雄就显得相当邪魅狂放,两人名字互换的话才显得名符其实。

「……这是我姐姐,雪之下阳乃。」

留着俐落短髮的丽人满脸笑容地搂住了雪之下雪乃,神色亲密的在雪之下雪乃脸上一面蹭着一面朝着众人笑道:「是的~我就是小雪乃的姊姊唷!各位直接叫我名字阳乃就可以了~啊,小静,没打扰到你们的社团活动吧?」

「……姐姐,请你自重点。」

雪之下雪乃一脸厌恶的推开其姐的脸庞,被妹妹狠狠拒绝肌肤之亲的阳乃也没过多在意,而是转去骚扰平冢静,后者则是神色如常的跟阳乃略一寒暄后开口问道:「那阳乃,你今天来这边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们家的长辈举办了场聚会,因为一些缘故长辈们希望官跟阳乃小姐的妹妹能够出席今晚的活动。」羽间正雄笑嘻嘻地接过话头道:「恰好顺路,我就跟阳乃小姐一起来接我们的弟弟妹妹了。」

「聚会?」

「呃,老哥你之前要我空出今晚时间就为了这个?」

雪之下雪乃跟羽间官疑问出声,而阳乃不以为意的答道:「细节咱们上车后路上慢慢谈……所以就是这样啦,小静~虽然有些抱歉,但我们要先将你的学生们借走啰~」
「羽间,雪之下,你们?」

平冢静目光扫向两人,羽间官与雪之下雪乃对视了一眼,家人来接他们也没什么理由硬要拒绝,便也就答应了下来。

跟同学们以及新认识的学妹小町道别,与川崎沙希约好了晚上再联络,两人坐上了羽间正雄开来的车后便离去。

红色轿车上,由车主人羽间正雄驾驶着,雪之下阳乃在副驾驶座,羽间官与雪之下雪乃在后座分坐在两侧自家兄姊的后面。

「不过老哥,你不是前几天还在四国?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久,也就三天前。」羽间正雄一面打着方向灯上了高速公路一面答道:「这次回来也是为了跟……雪之下小姐当面商谈一些细节。」

「商谈?」

「生意上的一些合作,」副驾驶座的阳乃接道:「今晚的宴席也是签约仪式的一部份,而你们……是主角。」

「主角?抱歉,姊姊,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羽间正雄透过后照镜看了眼羽间官肩上贴着的一块纱布,嘿嘿怪笑了几声道:「详细原因嘛……等到了会场再分别给你们仔细说说……啧啧,你们只要知道今晚的宴席绝对少不了你们就行。」

羽间正雄那幕后黑手似的不正派笑声笑的雪之下雪乃秀眉微蹙,不由得看了眼羽间官,后者耸耸肩也不压低音量直接道:「别在意,我哥笑声就这样。」

「嘿嘿嘿……我倒是挺喜欢这种形象的。」

阳乃对羽间正雄这自得其乐的怪癖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无视了驾驶转过头来嘻嘻笑道:「晚上的宴席羽间家可是请到了堂岛大厨,就算对正事没兴趣,堂岛大厨的手艺也绝对值得一尝,晚上就好好期待吧~两位~」

雪之下雪乃狐疑地看了看前座脸上永远挂着笑容的两位兄姊,一个邪气凛然、一个八面玲珑,除了气质略微不同外两人却是莫名的合拍,再想到先前观察到的一些细节,不由试探道:「姊姊……你跟羽间正雄先生……是怎么会一起来的?」

「嗯~今天在学校有点事要办,刚好与正雄桑还有点公务外的事情要谈,就搭个顺风车啰~」

「而且我们亲自来接也能省了你们还要打电话确认的功夫,毕竟还是仓卒了点。」羽间正雄接着补充道。

「喔……看到老哥你载了位女士来,我还以为你準备跟家人介绍女朋友呢。」

「女朋友?雪之下小姐?不,不可能的,哈哈哈哈。」

羽间正雄毫不忌讳的怪笑起来,阳乃也没着脑而是笑咪咪的说道:「正雄桑作为生意伙伴是很好的对象,作为朋友还凑合,要再稍微进一步我就敬谢不敏了。你们呀,别想太多了。」
「同感,雪之下小姐,这点大概是我们公事以外少有的共识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笑的后座的羽间官与雪之下雪乃都面面相觑了一眼,不同于两人那份营业式笑容的虚假,眼下这片笑声蕴含的厌恶情绪反而不似作伪。

前座两人互相嘲弄了一番,随即脸色一正,将话题转到关于晚上所要签订合约的内容上。在羽间官听起来这份合约似乎是为了两家日后的合作所做的小幅尝试,至少这规模不像是需要特地把还在见习阶段的自己叫来观摩,一面摸着下巴一面偷看了雪之下雪乃一眼,她似乎对这些安排没什么意见。

(等等再跟老哥确认好了……)

转着这样的念头,正事谈完后话题又飞到了暑假的安排,羽间官以已与朋友有约的理由婉拒了自家兄长提议的住回老家的安排,羽间正雄也没硬要弟弟听从,只说会择日去看看弟弟现在把他的房子折腾成了什么模样。

阳乃则是提到了将会在暑假尾声举办的烟火大会,并以东道主的身分邀请羽间兄弟出席,身为这片土地的主要地主兼政商界要角的雪之下家的确是作为主办单位的不二人选。

羽间正雄很爽快的答应了,他没理由拒绝这样的社交机会。羽间官并不排斥参与这类场合,不过看了一眼旁边的雪之下雪乃后还是开口问道:「雪之下,烟火大会有兴趣吗?」

「……单纯的去享受祭典还是很不错的。」雪之下雪乃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那就说定啰,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祭典上逛逛吧。阳乃小姐,到时候就叨扰了。」羽间官光顾着注意雪之下雪乃了,没留意到前座的两人相视而笑了一眼。

恰好这时车子也行驶到了目的地,这是相当传统的庄园,面积虽然不大但可见之处都透漏着股典雅庄重的氛围,驶入其中停好车后,一位穿着和服的女性站在建筑入口处脸挂恬淡的笑容迎接四人,听羽间正雄介绍,这位便是今晚掌厨的大厨堂岛先生的太太,由于晚上是偏家宴性质的小型私人聚会,身为羽间父亲好友的堂岛先生索性就邀请两家人来他的住宅用餐。

与堂岛夫人简短寒暄后,羽间与雪之下随即分开各自去更衣,虽然不是正式场合,但羽间官与雪之下雪乃两人一身野外活动的便服仍然不适合直接出席。

更何况,有些话还是要自家人的场合下才能谈的。

「来,老弟,看看合不合身。」

来到客房,羽间正雄自衣架上取过一套休闲衬衫搭配休闲西裤的衣服递给羽间官,自己则翘着二郎腿坐到沙发上。

亲兄弟没什么好害羞的,羽间官稍加比对衣服后便麻利的更衣,正当他依序扣上衬衫钮釦时,却听得正雄突然开口说道:「官啊,你知道自己曾差点被人盖布袋痛揍一顿吗?」

「……什么时候?谁指使的?」

羽间官微微一愣,便猜到自家老哥早已摆平此事,然而特地在此时此地旧事重提多半跟今晚的家宴有关。

「嘿嘿嘿……幕后主谋是雪之下阳乃小姐,时间嘛,大概是你第一次在雪之下雪乃妹妹家夜宿的三天后吧。」羽间正雄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

「呃……」几个关键字瞬间在羽间官脑袋中串成一条完整的情报链,以他的脸皮仍然难得的脸红了一把,自家哥哥似乎很乐意见到他吃瘪,拍腿大笑了数声后勉强止住笑意道:「啊啦,你得感谢老爷子的情报,多亏足够及时你才免了一顿揍。将来你俩要是成了可别忘记给老爷子送喜帖。」

「……我知道了。」羽间官有些尴尬的括着脸颊应道。

「总之呢,多亏老爷子,我在雪之下小姐动手前便介入并成功联络上她,经过商谈后雪之下小姐才勉强同意观察一阵子再说……」羽间正雄耸了耸肩道:「幸好你这段时间也没去招惹其他女生拈花惹草,不然我回国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你五花大绑丢给雪之下小姐,让她揍你一顿出口气再说。」

「……负荆请罪啊?」

「放屁,这叫大义灭亲。」羽间正雄瞪了弟弟一眼道:「别打岔……反正雪之下家经过这阵子的观察后算是认可了你这个男友的身分,今天的聚会除了两家初步尝试的合作进行签约仪式外,也是双方家长为了亲眼看看你们而特意举行的。」

这里认可的是雪之下家,而不是雪之下阳乃小姐一人而已,羽间官心领神会的看了老哥一眼,自己本就从未指望过能瞒天过海,不过没想到老哥直接帮到底了。

羽间正雄一面说着站起身,大手故意拍在弟弟肩上那块纱布上,那里正是昨晚雪乃兴奋下在羽间官肩上咬出的伤口,看着弟弟疼得龇牙咧嘴的表情坏笑了几声道:「嘿嘿嘿……就结果而言,你小子拿下人家清白身子这件事就算是揭过了,老子也不要求你们一定要有个结果,但至少要好聚好散……哈哈,以你的个性,我也不会太担心就是了。」

还有一件事羽间正雄没提,为了取得雪之下当家主母的「谅解」,这份与雪之下家的合约己方是让出了一部份的利益的。就当是给弟弟擦屁股了,之后真的到了需要考虑聘金的时候,想来官也有能力自己争取了。

羽间官很是认真的点头应是,念头一转又开口问道:「话说,老哥……你对阳乃小姐,真的没任何想法?」

「哈哈,还以为你要问什么呢。」羽间正雄脸上重新挂起了一副邪恶诡谲的笑容道:「没可能的,我跟她太像了……而且就算撇开个人喜好不谈,我们的身份注定了我们之间不可能会有朋友以上的关係。」

羽间正雄从怀中摸出一包香菸,刚拍出一根旋即想起此间主人的规矩,悻悻的放回去后续道:「雪之下阳乃,雪之下家这一代的长女,在没有嫡系男性子嗣的情况下雪之下阳乃小姐注定只能找能够入赘进去的伴侣,无论那是自由恋爱或者利益联姻的结果……光是这点就杜绝我们之间的可能性了。」

「……老哥,你什么时候这么为家里考虑了?」

「哈哈……在外面晃了这几年,也懂了很多。」

「这话可不像是个高中毕业就跑去国外玩了四年多的长子会说的话。」

「怎么?羡慕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吗?嘿嘿嘿……」

「唉……要说不羡慕是假的,但我没这种无视『常识』的魄力。」

「放纵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啧啧,不过现在回来还是得重回学校拿个文凭。这么说来,严格来说我还算得上是雪之下小姐的学弟呢,欸嘿。」

看着老哥一副恍然大悟的恶意卖萌样,羽间官乾呕了一声强行结束这个话题。

雪之下雪乃毫不意外自家姊姊能够提前準备好贴身符合自己身材的衣着,但看到一脸痴汉样涎着脸的姊姊,还是冷下脸来强行把阳乃赶出了客房,阳乃在外头趴在门上的假哭声丝毫没给雪之下雪乃的内心带来一丝波动,慢条斯理的换上了姊姊準备的纯白挂肩连身洋装,披上黑色的短袖小外套,褪下袜子的纤纤玉足换上了低根黑色调的绑带凉鞋,对着镜子略加检查后这才满意的转身开门。

「呜呜~小雪乃~你怎么就这么狠心把姊姊关在门外呢~」

客房门一开,阳乃便哭着扑了上来,然而看到换装完毕的妹妹的瞬间便陡然止住了扑势收起眼泪,拉着妹妹来到客房中间绕着她转了一圈,双眼放光小声讚叹着自豪的妹妹的天生丽质,满意于自己挑选衣服的眼光,旋即又咬牙切齿的碎念着「妹妹被猪拱了」、「便宜了那臭小子」之类的话。

「姊姊,你在说什么呢,我跟羽间同学不是那种关係。」雪之下雪乃一脸奇怪的看着阳乃打断道。

闻言,阳乃微微一愣后随即笑的花枝乱颤,引着妹妹一同坐在沙发上后坏笑道:「哎呀,小雪乃,姊姊我刚刚可一个字都没提到过官小弟的名字唷。」

眼看着妹妹的俏脸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阳乃也没继续捉弄而是拉着妹妹的手握住,轻声道:「小雪乃……都是自家人,就不用硬要装了。」

「……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阳乃幽幽地叹了口气,搂住了妹妹的肩膀道:「妹妹呀,不是我说你,你都将男友带回家过夜了,还会指望家里不知道吗?」

当初收到大厦管理员的联络时,阳乃的第一个反应是不可置信,消息核实后便是抱着侥倖心理请专业人士调查,得到妹妹已非处女的报告后当下便雷厉风行的透过代理人找了人手準备请那只癞蛤蟆前来一叙,当时怒火中烧的阳乃所想到的可能性不外乎「迷姦」、「威逼利诱」等可能性──阳乃完全不相信自己那高傲的妹妹会不到一个月就把身子交给了同级生,尽管两人相识不只一个月。

然而道上的行动却被人压了下来,随后便是那只癞蛤蟆的哥哥联络上了自己,在与他的交锋中阳乃不得不妥协暂缓行动改为观察,然而这段时间看下来,纵然不甘心阳乃也只能承认自家妹妹不过是谈恋爱时冲得快了些。

可是,即使过了自己这一关,母亲大人那边仍得有个交代,于是与羽间正雄商谈了一阵子之后而有了一份两家初步合作的合约,以及今晚的家宴。

当然,这些背后的事就不用让妹妹知道了。

雪之下雪乃犹豫了一下,还是没纠正姊姊的用词,交往关係比侍奉关係更加容易让家人理解,而且硬要说的话,客观来看两种关係似乎并没什么不同……刚换好这身衣装时,雪之下雪乃第一个念头竟是「不知道羽间喜不喜欢」,想到此事令雪之下雪乃不禁脸色又红了几分。

「那时就知道了吗……」

「小雪乃,我们都很信任你,不过对于你挑选的男友还是会非常慎重的检验……嗯,这段时间我们都在偷偷观察你们,以及调查官小弟……希望你不要生气。」阳乃轻搂着妹妹,温声道:「总之呢,现在母亲大人对你们的关係基本没意见了……小雪乃,母亲大人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在脱离学生身分前,不要搞出人命。」

「姊姊!」雪之下雪乃一阵娇嗔,手却下意识地摸在小腹上,在那下方正是昨晚羽间官将他那滚烫而浓稠的精华灌满自己的所在。还好单纯的侍奉活动不会怀孕,要不然以侍奉羽间官的频率、以及他庞大的量,只怕此时姊姊跟自己谈的话题就是休学养胎了。

阳乃笑了起来,拍了拍妹妹的后背后鬆开重新坐正,续道:「大学毕业前,小雪乃你自己多加注意点……回归正题,今晚的家宴,除了是与羽间家合作的签约仪式外,也是想告诉你们,你们的事家里同意了……第三个目的嘛,两边的家长都打算亲眼看看你们。」

「……见家长吗?」

雪之下雪乃不禁心情微妙,她与羽间官并非男女朋友,更遑论向家长打招呼的地步……但持续了这段时间的侍奉活动下来,要说到了见家长的时机……也未尝不对。

「嘻嘻,小雪乃,也别绷着一张脸嘛。」阳乃笑咪咪的捏起了妹妹的嘴角道:「要说紧张的话,官小弟那边才该紧张呢,母亲大人跟父亲大人虽说是没意见了但不代表没情绪唷,嘿嘿。」

「……我知道了。」

「……小雪乃,你不会打算今晚就开始胳膊往外拐吧?」

「姊姊,你说笑了。」

姊妹俩又聊了一会,除了家里的琐事外阳乃还着重打听了妹妹与男友的相处状况,不好完全迴避话题的雪之下雪乃挑了一些两人私密侍奉活动以外的事情说与姊姊,只是聊着聊着雪之下雪乃发现自己开始思念起分离不到几小时的羽间官了。

恰好时间也差不多了,雪之下姊妹结束了话题两人起身离了客房,还未到主厅路上便被一名女孩上前搭话,那是一名年纪与自己彷彿的女孩,同样留着一头及腰的黑色长髮,女孩似乎等待已久,一见两人经过便马上兴沖沖的上来,先是跟阳乃打过招呼后随即牵过雪之下雪乃的手灿笑着自我介绍道:「姊姊你好!我是羽间家的三女,羽间官的妹妹,羽间神奈!姊姊你就是我的二嫂吗?」

讶异于羽间官还有个妹妹的同时听到「二嫂」这个词,雪之下雪乃满头黑线地否定道:「不是。」

「耶?」羽间神奈歪了歪头,再次问道:「那姊姊你是我二哥的未婚妻啰?」

「……也不是。」

「所以──姊姊你跟二哥目前还只是交往关係?」

「……羽间同学可没有跟我告白过。」

羽间神奈瞪大了眼睛道:「天啊,姊姊你们俩至少是两情相悦的吧?」

「………。」

雪之下雪乃想接着否认,却做不到;要承认,话语到嘴边却又卡壳,一时沉默了下来,只是脸上娇豔欲滴的红晕怎么也遮掩不住,看的羽间神奈一副心领神会的笑容,旋即换上一副怒气沖沖的表情朝着雪之下雪乃身后喊道:「二哥、二哥。」

「神奈、雪乃,怎么凑到一起了?」

羽间官的声音传来,回头望去只见男孩迈着大步靠近说话的两人,羽间正雄落后几个身位跟在后面。

雪之下雪乃心里莫名的一阵发慌,不知羽间官是否有听见刚才神奈的问题。却见羽间神奈直接无视了自家兄长的问题,开口道:「二哥。」

「什么事?」

「你个孬种。」

「……呃?」

「废物。」

「等等、神奈,突然间是怎么了……」

「渣男。」
连喷了三句把自家兄长怼的一头雾水,羽间神奈对着哥哥扮了个鬼脸后也不管他的反应,拉起雪之下雪乃扭头就往主厅走,羽间官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快速跟上。

后方的阳乃憋着笑对慢条斯理的羽间正雄道:「正雄桑……你们家小妹真有意思。」

「嘿嘿嘿……咱家小妹一直想要个姊姊,雪之下妹妹对她而言正好能满足她的愿望吧。」

「啊啦?那我是不是也会多个小妹了?」

主厅中,两边的家长已经坐在一起寒暄了,正如同羽间正雄说的,虽然这次的合约主要由双方预定的未来接班人谈成,但这并不妨碍真正的当家主人藉此机会当面认识交流一番。

羽间神奈拉着雪之下雪乃一路小跑着来到属于他们的位置坐下,跟长辈只是略一挥手就算打过招呼了,羽间神奈天生开朗的性格与甜美的外貌早已掳获了两家长辈的疼爱,对于这略显不庄重的举动也只是一阵善意的笑声后便重新继续名为寒暄实为试探的交谈。

神奈与雪乃才刚坐下,羽间官马上跟在后面进了主厅,见了场景后微微一顿便以正式的礼节向自己的父母、以及雪之下雪乃的父母问好,虽然雪之下当家主母看自己的眼神让自己没来由地一阵寒毛直立,等了片刻后确认家长们并没有问话的打算后羽间官便直接挨着雪乃坐下,撇开嘟着嘴唇一脸不满看着自家哥哥的羽间神奈,两人坐在一起还真是郎才女貌。

闹了一阵后羽间官才搞清楚妹妹生气的点,无非是对于自己尚未跟雪乃将关係确定下来这一点感到不满,羽间官自己也清楚两人的侍奉关係在家人眼里会是什么样子,只不过不清楚雪乃怎么跟家人说的,也只能先跟神奈打太极。

好在接着堂岛太太便进了主厅一面上前菜一面招呼客人,雪乃跟神奈想帮忙却被笑着婉拒了,听堂岛太太所说早在学生时代她就接待过多上十几倍的客人,现在只是小场面完全应付的来。

堂岛大厨的手艺真的不是盖的,一顿饭吃下来羽间官彻底体会了什么叫做连舌头都想吞下去,那震撼人心彷彿直达灵魂的美味是从未想像过的。

不过双方家长似乎不是第一次品尝这种等级的美味了,在享受美食之余仍有心思来与羽间官与雪之下雪乃闲聊,一顿饭的功夫足够这些老狐狸进一步掌握核实未来的女婿/媳妇的基本资料了,没人对两人的关係有所质疑,两人的互动细节足以佐证事前手下呈交上来的报告。

一餐用罢,堂岛太太收拾了残席,羽间官的父亲与雪之下雪乃的母亲分别取出了自家长子长女谈成的合约,那上面已经有双方家主的署名,由羽间正雄和雪之下阳乃接过后交换着签上自己的名字,最终一般无二的两份合约由家主的伴侣妥善封存,至此这份由接班人主导、家主许可的合约正式生效。

一向活泼的羽间神奈整个过程都正襟危坐着,礼仪无可挑剔的与哥哥官及未来的嫂子雪乃观礼了完整的签约仪式,只是正雄与阳乃握手完成最后的仪式后马上故态复萌,缠着雪乃就继续聊了起来。

随着正事的结束,一名高壮的男子与堂岛太太携手前来,听自家父亲介绍这名壮汉便是自己的好友、适才在后堂掌厨的堂岛大厨,只是堂岛大厨那身壮实的肌肉像拳击手多过像主厨。

老友重逢,再加上雪之下当家主母也有意结交这位料理界的翘楚,羽间正雄与雪之下阳乃也须随侍一旁,一时间三名小辈却是闲了下来,羽间神奈本想跟二哥二嫂玩耍但被大哥正雄拉住劝了一句:「你傻啊,想让人家做妳姊姊还不给你二哥留个空间,顺带着再送几个助攻?」

于是羽间神奈这颗最大的电灯泡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被哄了过去听父辈聊天。

眼看着家人特地为自己留出空间,羽间官有些害臊的搔了搔头,转头看向雪乃道:「雪乃,我们出去走走?」

「嗯……。」雪乃脸色有些不自然的一面用手指勾弄着髮梢一面答道。

得到堂岛大厨的允许后,两人依照指示出了主厅穿过迴廊,来到后院的日式庭园,此时已是夜幕时分,月色洒落在不大的庭园间,粼粼的池水偶尔游过一尾锦鲤,承接池水的竹筒饶富节奏的轻扣在假山脚,虽然对庭园装饰没概念,但眼前此景无疑是令人心旷神怡的。

「堂岛先生还真有品味呢。」

「是呢。」

雪乃站在池边微微弯着腰俯身看着池塘中的锦鲤,乌黑柔顺的长髮顺着肩膀自然滑落,纤细的身体随着前倾的动作勾勒出了一道唯美的曲线,羽间官呆了半晌后回过神来,摸了摸下巴轻咳了一声道:「对了,雪乃,刚刚被神奈打岔差点忘了说……雪乃,这身洋装非常适合你。」

「……还真是突然,不过谢谢你的讚美。」雪乃直起身看了羽间官一眼,接着雪乃展示似的提起裙角转了一圈,笑道:「虽然是我姊姊準备的……但我还满喜欢的。」

「阳乃小姐真有眼光。」羽间官称讚了一声,雪乃飘扬的裙摆在夜色下宛如翩翩起舞的白蝴蝶,令人迷醉。

羽间官那沉醉于自己的女性魅力的神情让雪乃感到羞涩之余也有一丝欣喜与得意,微红着脸撇开脸颊看向不远处的假山。

意识到自己的视线太过露骨,羽间官尴尬的别开视线,站在雪乃身边跟着她一同观赏庭园,岔开话题聊起了宴席上堂岛大厨那惊豔的料理,羽间官只是似懂非懂的觉得非常美味,但雪乃似乎深受启发,一谈起这些话题便兴致勃勃的讨论起各种料理技巧的全新想法,大有马上动手一试的冲动。

然而暑假期间不像在校日那样有的是机会品尝雪乃的手作便当,于是话题很自然地就变成了雪乃邀请羽间官到家里品尝兼消灭料理试作品,当「留宿」这个词彙顺势而出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下来,一阵诡异而尴尬的气氛在两人间蔓延,最后羽间官轻咳了一声拉着雪乃在屋檐下的走廊坐下,略一迟疑开口道:「嗯……今天这齣,还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嗯……。」想到姊姊给自己说的背后原因,雪乃也不禁脸色微红,青少年的私密事被家人挑明了说,固然扫除了她的后顾之忧但仍难免尴尬。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之后我们顺心而为即可,不必担心家人的反对。」

雪乃斜了羽间官一眼,以听不出情绪的冰冷声调道:「我们只是侍奉关係而已,虽然我们家人似乎误会成了我们正在交往,虽然我无所谓这份误解……但是,羽间,请你不要在对话中偷换概念。」

「……其实我刚没想那么多。」

也许是家人热情的气氛使然,刚刚有那么一瞬间羽间官心中将雪乃当成了女朋友看待,然而雪乃似乎非常介意侍奉关係与交往关係之间的那条线。

雪乃轻摇了摇头,稍微警告一下也就是了,她并不反感目前与羽间官的相处模式,但男孩想进一步怎么样也得名正言顺。于是雪乃换个话题道:「你的妹妹神奈……一直都这么热情吗?」

「她平时就外向活泼,不过对你似乎特别喜欢……」想到妹妹整晚都缠着雪乃的场景羽间官就好笑,雪乃似乎很不擅长应对这种纯粹善意的热情:「神奈以前就老是唠叨想要个姐姐,或许你很符合她心目中的姊姊形象吧。」

雪乃撇了羽间官一眼,确定他没有偷佔便宜的意思才道:「我也挺喜欢神奈妹妹的,不过今天之前我还真不知道你有个妹妹……不对,我好像根本不了解你的家庭。」

「毕竟平时也不会特别聊这方面……不过今天我的家人你算是都见过了。」羽间官伸直了腿活动几下脚,新的皮鞋还是有点不习惯:「比起这些,我反而比较担心伯母的态度,今晚伯母每次看我的眼神都让我有点……如坐针毡。」

「晚餐时我看你倒是老神在在的,」雪乃不由得笑道:「放心吧,家母平时就那副严肃的表情,并不是针对你。」

羽间官侧过脸与挂着浅笑的雪乃对上视线,自己也笑了起来,两人对视而笑片刻,雪乃笑意渐歛,视线重新放回身前的庭园,轻叹了一口气道:「羽间……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跟家里的关係……不是很好。」

「嗯……记得很清楚。」那晚是雪乃第一次卸下心防聊起私事,羽间官想忘也忘不掉。

「家母始终是威严的,无论内外都是,家母固然有尽到身为母亲的责任,但与之相对的是同样强烈的控制慾……我之所以会独自住在那栋公寓里,也是多少想逃离家母的控制……甚至可以说,创立侍奉部也有部份源自家庭影响。」

「独居的事我是知道……创社的原因我就第一次听说了。」

雪乃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也是竞争心作祟……我姊姊非常优秀,家母在她身上灌注了大部分的期待……虽然我很厌烦家母的控制慾,但……或许我还是渴望她的认同的……总想着要跟家母证明,姊姊的事蹟,我也能做到……」

雪乃一字一顿的说道,与其说她在跟羽间官吐露心声,不如说雪乃正在剖析自己的心境给自己听,以至于羽间官悄悄握住了自己的手也没反抗,反而是下意识的回握住男孩温暖的大手。
「家母放任我一个人搬出家里,姊姊没明说但也是以行动支持我……虽然我还是挺烦她那股缠人劲的……」雪乃轻声说着:「尽管方式有些彆扭,但家人始终是……爱我的……吧。」

「别讲得这么不自信,今晚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把我……喊来,还不够吗?」

羽间官握紧了掌心雪乃的纤手,彷彿要捏碎女孩心中那丝芥蒂似的深深扣住了雪乃的小手。虽然感觉背后或许还有些利益交换,但无凭无据的事情没必要这个时候讲出来让雪乃平添烦恼。

「……也是呢。」雪乃自嘲式的笑了笑,沉默片刻后道:「晚餐前,姊姊对我透漏过,家母希望我暑假时回去本家住……虽然我也觉得不回去说不过去……但……就是……不怎么想回去……。……哪,羽间,你说我该怎么做好?」

「雪之下家的二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自信了?」羽间官笑着用另一只手轻捏了雪乃的鼻尖,雪乃羞恼的哼了一声挥手隔开──用的也是另一只手,十指交扣的手未曾鬆开过──羽间官续道:「你这问题问我可不对,以我的立场,我自然是希望妳继续独居在现在那里,有什么侍奉活动都方便……好好,我说正经的,别用那种眼神瞪我。」

羽间官想了想重新酝酿措辞,然后缓声道:「雪乃,以我个人的情感角度出发,我是不希望妳搬回家的,那样对我来说各种方面都会平添变数……但是,雪乃,这只是我的私慾而已,也许这样讲有点厚脸皮……但我不希望我的意见干扰到妳的决定……我的看法是,家人还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会建议妳回去,也不用硬要设个修复关係的目标,人回去就好,哪怕只是什么都不做,在家里发呆也能让家人安心……嗯,仔细想想,如果想约你出来应该也不会太难。」

「……听上去你很有经验。」

「……哈哈,小时候妹妹离家出走过半天,那时全家差点掀翻了天,神奈回来后家里一句重话都不敢说,只要小妹乖乖的待在家里就好,那之后有段时间我跟老哥都要全天候注意神奈有没有偷偷跑出去好随时偷偷跟上。」

「神奈妹妹那么乖巧也会闹离家出走?」

「小学的事了,那时她哭闹说人家有姊姊自己却只有两个……傻哥哥,吵着吵着隔天就一声不吭的跑出去了。」

「……噗哧。」雪乃忍不住摀住嘴身子一抽一抽的笑了起来。如果是想要妹妹的话,羽间的父母努力点还有可能,想要姊姊……该把羽间官还是羽间正雄抓去变性?

羽间官有点无奈的看着雪乃靠上自己的肩全身抖动着拼命掩饰银铃般的笑声,他是真没觉得这段话好笑在哪。

「总之,我想表达的就是多考虑一下家人,没坏处的。」

「嗯……」雪乃渐渐止住了笑意,身子却仍旧靠在男孩身上,片刻后才缓缓直起身子道:「羽间,昨晚说的,我们一起出去玩的事情,你想好了吗?」

「……我原本的想法是策画个当日来回的短游行程,不过今晚聚会过后……我有点想乾脆弄个三天两夜的计画……不知,雪乃,你怎么想,的?」

「怎么,想一口气将侍奉活动从几小时延长到三天?」雪乃声线毫无起伏的回了一句。

「……是的。」

默数个三十下,如果雪乃还没下一句的话就放弃这有些好高骛远的计画,改为一天一夜的就好,正当羽间官转着这样的念头时,雪乃的声音又响起了:「……可以啊,不过行程太无聊的话我可是会否决的。还有……回来的时候,你要负责……送我回家。」

转头望去,雪乃撇开了脸庞,只是红透了的耳根将主人不安定的心情暴露无遗。羽间官嘴角微弯,轻轻捏了雪乃隐隐渗出手汗的小手,温声道:「那就说定了……过几天我给你份完整的行程计画书。」

雪乃没有出声,只是同样回握住羽间官的手作为回应。

谈了家事,谈了接下来名为出游实为侍奉的计画,两人又聊了片刻,关于想去玩的地方,关于两人的家庭,关于侍奉部,关于高中所剩的时间……尽管侍奉关係已经维持了半年多,两人相识的时间又比这更长,但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进行如此字字到肉的谈话。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两人意犹未尽的停下了话头起身回厅,一直握着的双手也没必要特地分开,就这样相挽着一路前行。

回到主厅,首先是神奈热情的招呼,看到两人自然互挽着的手后笑容更发的甜美起来,大人们的谈话似乎也告一段落了,直接招呼两人过去,没问别的就只提了散会时的乘车打算,由于雪乃只打算暑假后半月再回家,回程时还是由羽间正雄驾车送弟弟与雪之下雪乃回他们目前独居的住处,阳乃自与父母一同乘车回本家,羽间父母也是自行驾车──今晚谁都没带司机。

雪乃跟家人说了过阵子再回家的打算后,阳乃奇怪的看了羽间官一眼,也许是好奇男孩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说服倔脾气的妹妹改变主意的,但随即自嘲式的一笑跟着父母离去。

羽间官的父母稍微关心次子的近况后也就带着神奈离去,毕竟前不久才聚过,只留下长子正雄吹着口哨领着羽间官与雪乃去前门乘车。

堂岛夫妻将最后三人送到门口,临了还笑着祝福了两名小辈,当初从老友那边听到这次聚会的根本原因后就对眼前这对高中「情侣」大感兴趣,今晚一见下两人那股青涩而纯粹的情感更是让自己回忆起了青少年时的种种,连带着看两人也更加顺眼,带着一丝调侃的祝福话语让雪乃面红耳赤、羽间官也是讪讪的回应,还是羽间正雄笑着给两人解围才顺利离开。

一面聊着国外的见闻,羽间正雄顺利的载着两人来到雪之下雪乃独居的公寓,羽间官看着道完谢的雪乃拉开车门蓦地心头一动,不知是否错觉,雪乃那莫名的眼神驱使着羽间官脱口而出:「雪乃,等等,我送你上去吧。」

雪乃奇怪的应了一声,也没多做表示便转去后车厢要拿行李,羽间官则是转头对羽间正雄说道:「那我就送雪乃上去,然后我再自己回家就行,老哥你就不用等我了。」

羽间正雄斜着眼看了自家弟弟一眼,抬头透过后照镜确认雪之下雪乃正在后车箱整理东西后叹了口气,拉住弟弟压低声音道:「行了,你那文字游戏都是我玩剩下的……『然后』?明天午后也算『然后』是吧?」一面吐槽了一句一面拉开杂物箱,拨开拆封过的盒子,从深处又摸出一盒全新的保险套递给弟弟,语重心长的说道:「拿去,别省着用……毕业前别搞大人家的肚子。」

羽间官满脸黑线的接了过来,是冈本0.01。

「去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呢。」羽间正雄怪笑了一声,摸出一根菸叼在嘴上,看那架势两人离开后就会点火了。

「……总之先谢谢了。」

自家老哥毫不领情一脸厌恶的摆了摆手,羽间官也就放弃了辩解将保险套塞进肩包跨出车门。

「正雄先生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别在意。」

看着弟弟与雪之下雪乃一面小声地交谈一面收拾了行李关上后车厢,羽间正雄无奈地摇了摇头,摇下车窗跟两人挥了挥手后便逕自驾车离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