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重生霸图】 第7章 赵家之难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狸八百
2021/08/01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1,518

             第7章:赵家之难

  一场博弈之后,海市又重归宁静,但气氛却越来越诡异。

  当然,这诡异的局面,没有维持多久,黎泽彬的布局,终于开始发力了,缅
国军阀坤鲨,于 2445年7月11日,发动政变了。

  不用依靠公盘,坤鲨就拿到了大量资金,采买了大量武器,提前两个月发动
政变。

  而在得到黎泽彬指点后,坤鲨准确的捕捉到了政要们的行踪,一举控制了缅
国大量的地区,政变的发动初见成效,形式比上一世的更好,按照这个局面,恐
怕很快就能夺取缅国的绝对控制权。

  此消息一出,世界哗然,各方势力开始介入,坤鲨也紧急封锁全境,向着那
些残存的政府军猛攻,形式一片大好。

  而这件事中,最遭罪的,就当属白家了。

  此刻,白家别院之中,正召开着全族紧急会议,包括上上届的掌舵人,早已
退休的白锦爷爷白泰安,都出席了会议。

  突发花白的白泰安,看向了一旁脸色发白的儿子和孙女,叹了口气,说道:
「刚刚我收到了董事会的消息,我们白钰集团,陷入了最大的危机之中。」

  白钰集团,由多方控股,白家是最大的股东,也就是运营者。

  有钱赚的时候,各方对于白锦的赞扬,是不留余力的,可一旦亏钱,那就别
怪股东们翻脸了,这事闹不好,整个白钰集团都有可能破产。

  一切的问题,就出在那份合同上。

  老爷子向着白锦说道:「这件事,你是参与者,你应该知道问题所在,你来
说一下吧。」

  「是,这事要从赵家说起……」

  当日白锦发难黎家,反而被黎泽彬拖住,虽然第一时间的确发现了问题,但
当时已经是不可挽回的局面了。

  这事也不怪她父亲,那份订单,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问题,就是一家国外的公
司,要采购一批成品的玉器订单,来来回回谈了一个多月,没想到在最后时刻,
对方突然拍板下来,而且要货很急。

  合同是正规的合同,唯一的变化,就是从10亿的订单,变成了30亿,整整翻
了三倍的量,金额非常巨大,除了要的急一些,其他没有任何问题。

  合同一签订,对方当场就有 6亿的订金入账,当时的董事会,还欢呼了好一
阵。

  可谁都没想到,黎泽彬的这一手,是预测的即将到来的缅国政变。

  其实,不管白锦是否发难,黎泽彬都会让人下订单的,只是其中有被白锦发
现的风险,反而是白锦的主动进攻,让他抓到了机会。

  前几个月,黎泽彬扰乱整个市场的计划,也终于真相大白,他根本不是要控
制价格、炒作原石,而是想让市场波动,在波动较大的情况下,白家选择消耗库
存,去等候那根本不可能举行的缅国公盘。

  此刻,白钰集团已经把收到的 6亿定金,转到了缅国的供货商那,可政变一
发动,边境封锁,原石全都出不来,这笔钱如同石沉大海。

  更令他们揪心的是,库存已经极低了,没有原材料,白家就不可能完成这笔
订单,违约金就是一大笔,外加股市动荡,经营受阻,白钰集团已经来到了最危
机的边缘。

  白锦把分析说了出来,白家陷入了混乱的吵闹之中。

  甚至他的堂哥还发出了质疑:「堂妹,你怎么非要去招惹那黎泽彬呢?现在
好了,引来对方如此强力的反扑,你要如何收场?」

  「收场?为何要收场?好戏才刚刚开始。」白锦嘴角勾出了一个轻笑。

  ……

  白家陷入混乱,黎家则开始起势。

  因为坤鲨害怕境外势力介入,直接选择了封境,所有的商队都禁止出入,各
大玉石商陷入了无料可用的境地,也就只有黎泽彬的人,得到了坤鲨认可,能够
继续交易。

  一时间,黎家成为了香饽饽,全国各地的玉石商都找来了,希望黎泽彬能帮
忙供应货源。

  黎泽彬自然也愿意,他经营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今日吗?

  坤鲨洗劫了很多敌对势力,钱是提不出来的,可抢来原石可以卖,此刻全部
降价大处理,就为了报答他之前的信任与支持。

  而黎泽彬也公开表示了,除了白家,其他人的商人都可以找他们交易,包括
还清贷款后,从银行要回的两颗巨型原石,都可以拿出来卖。

  只是这价格嘛,自然是要高上很多了,垄断的生意,黎泽彬想怎么玩,就怎
么玩。

  而就在黎泽彬意气风发的时候,又有一路人马找上了门来,还是最让他意外
的女人——姚艳楠。

  「姚队长,没想到会这么快与你相遇了。」一见面,黎泽彬就表示了缅怀。

  「你认识我?」姚艳楠皱了皱眉头,在脑子里思索一番,没什么印象啊!怎
么听对方的语气,似乎认识自己?

  黎泽彬点点头,表示很熟悉,不过那是在上一世的时候。

  姚艳楠,海市刑警队的队长,区区女流之辈,却有着很多男性警员,无法比
拟的实力。

  这所谓的实力,不单单是指个人的战斗力,还有背景。

  这位姚艳楠,是海市市长的女儿,明明可以安心做一位千金大小姐,姚艳楠
却正义感爆棚,非要当一位刑警。

  外加个人能力出众,被一路升到了刑警队长,不可小视,是当之无愧的海市
第一警花,甚至是整个华国最漂亮的女警,多次登上了报纸和电视,在黎泽彬心
中,是和杨青青、白锦并称的四大美女之一。

  面容精致漂亮,明明身穿保守的警服,却因为身材太好,而让胸前的衣服高
高耸起,一条警裙将丰满的臀部包住,身材高挑,比她身边的辅警还高半个头,
能让不少矮个子男生自愧形骸。

  特别是一双美腿,笔直修长,白嫩如玉,因为长期锻炼的缘故,柔美中不含
一丝赘肉,极具力量,若是用来夹住男人的腰,恐怕做爱时要爽死了。

  别问黎泽彬如何知道的,上一世,他想对徐阳的老婆动手时,就是被姚艳楠
发现的,当场被抽了一记鞭腿,现在想起,肚子还隐隐作痛,这女人能和南叔过
招的,实力之强不用多说。

  同样是闭月羞花的容貌,姚艳楠的美,和其他女人不同。

  杨青青的美,是妩媚天成、红颜祸水;

  白锦的美,是才艳无双、风华绝代;

  而姚艳楠的美,则是英姿飒爽、光彩照人,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干练,看
着活力满满、阳光无限,对所有男人来说,都是一种异样的美。

  试问,被警界奉为警花,令罪犯闻风丧胆的女人,被你压在胯下驰骋的时候,
这种什么感觉,会有多爽?

  黎泽彬开始胡思乱想,而在姚艳楠的眼中,这位的形象已经开始崩塌了。

  那双眼睛上下打量她,似怀念、似惊喜、似淫秽、似占有……

  根据姚艳楠多年的办案经验,这种眼神代表的含义只有一个,黎泽彬是一个
坏人,就是这么直接。

  「我是海市刑警队的姚艳楠,有人向我们报案,你涉嫌强奸许妙琴女士,请
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姚艳楠展示了自己的警员证,二话不说,就要把
黎泽彬带走。

  许妙琴,那不就是赵勇的老婆吗?看来那对父女俩,已经急病乱投医了,居
然会以强奸的罪名报警抓他?真是够蠢的。

  黎泽彬微微一笑,回道:「没问题,我是良好公民,配合调查就是了,不过,
姚警官好不容易来我家,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警察上门,以强奸罪要找黎泽彬谈话,让一旁的罗偀担心不已,可听到自己
儿子又开始不着调的调侃,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情况,儿子还是胸有成竹的。

  反观姚艳楠,就没这么好脾气了,眉头一皱,直接呵斥道:「严肃些,这可
是强奸罪,你以为我是来找你聊天的吗?」

  黎泽彬耸了耸肩,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姚警官,若是我猜的没错,赵勇是要告我一个多月前,强奸他老婆对吧。
上次欠我钱,他还诬告我违约,我都没追究他的责任。现在又来告我强奸,这不
是疯狗一般的行为吗?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个问题,姚艳楠也曾经疑惑过,既然被强奸了,怎么要隔一个多月才来报
案呢?当然,这并不影响她的调查,不管其中有何猫腻,反正带回去盘问一番,
总能水落石出的。

  「事情我会调查清楚,若你是无辜的,我自会还你清白。喝茶就不必了,跟
我走吧。」姚艳楠就是这么耿直,拉关系套近乎都是没用的,在她的心里,只有
正义。

  嗯,这性格我喜欢,等我把你压在胯下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正义是用来粉
碎的,女人,是用来玩的,我会用肉棒,把你的人生价值观全部捅碎。

  ……

  来到警局,黎泽彬再次见到了赵家三口人。

  和上次趾高气昂的模样不同,此刻的赵家,已经被击溃了。

  2445年,大量的资源出现枯竭,很多矿业大亨都接连关门,赵家算是比较惨
的那种,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

  于是,父女俩决定最后一赌,买下了一座矿场的开发权,而那座矿场,其实
是有些问题的,出产比较杂,亏本的几率很大。

  就这样,赵子欣找上他这个冤大头,想引诱他入局,找个替死鬼保底。

  谁知,黎泽彬都还没入股,就遭到了白家的打压,传言即将破产,父女俩当
时都快绝望了。

  好在白锦找上了他们,说要配合做一份假合同,由白家在背后撑腰。

  能回血两个亿,赵勇当场就大喜,想都不想的同意了,为了事成,甚至连女
儿老婆都卖了。

  谁知,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反而被黎泽彬倒打一耙,变成了赵家欠钱 4
亿,这笔钱,决不是此刻落魄的赵家,可以赔的起的。

  而他们的靠山,事前信誓旦旦要帮他们的白家,此刻也是自顾不暇,还好马
局长两不相帮,那份颇有争议的合同,也一直没有判决下来,让赵家还能苟延残
喘一阵。

  只是,这喘息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黎泽彬甚至都懒得对付他们,直接把合同
朝着法院一扔,让律师去扯皮即可。

  赵家本来就陷入了危机,那份争议合同不需要下判决,只要工商局对他公司
展开调查,那一屁股屎的烂账就会被翻了出来,矿业停罢每日亏损、工人拿不到
公司到处闹事、信誉大跌客户流逝、偷税漏税面临罚款……

  种种的压力下来,赵勇发疯了,居然想出了告黎泽彬强奸他老婆,这不要脸
的举动,只为了增加手中的一些筹码,希望黎泽彬能放过他。

  路过赵家三口的身边,看着脸色苍白的许妙琴,姚艳楠十分热心的声安慰道:
「放心,若是真有此事,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姚艳楠的初衷是好的,强奸良家妇女,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她可不管黎泽
彬的家里多有钱,只要证据确凿,她一定要把黎泽彬绳之以法。

  只是,许妙琴本人心里,却是另一番苦楚。

  她今日来这,明面上是在为自己被奸污一事讨回公道,可一个月以前没有报
案,现在却来这里追究,她的老公,又何尝不是把她当成一个筹码来交易呢?

  许妙琴心里苦,赵勇心里也不好受,看着黎泽彬,这位早已没有了当初装疯
卖傻的二世祖气息,此刻的黎泽彬,在父女俩看来,就是一个魔鬼,运筹帷幄,
杀人于无形。

  「泽彬,你……你好好想清楚,这案子,也是随时可以撤的。」憋了半天,
赵勇就说出了一句窝囊的话来,让许妙琴眼眶通红,也让姚艳楠皱眉不已。

  这赵勇什么毛病?黎泽彬强奸你老婆,怎么感觉你还在求他?案子都还没开
审,居然就提及撤诉了,这是强奸案,是闹着玩的吗?

  姚艳楠冷哼一声,心下给了黎泽彬一个欺男霸女的头衔,也不多说,直接带
入了审讯室里,不管赵家有何难言之隐,总之这强奸罪一旦落实,那姚艳楠自己
就会把黎泽彬送进监狱,绝不让这种害群之马逍遥法外。

  正义感爆棚的姚艳楠,一脸冷霜,只是这份冷艳的美,也是让人赏心悦目的。

  坐在审讯室里,黎泽彬翘起一个二郎腿,轻笑道:「姚队长,别整天板着一
个脸嘛,你这么漂亮了,应该多笑笑才是。」

  「砰!」

  「别废话!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姚艳楠直接把资料册砸在了桌子上,怒视
这轻浮的男人,死到临头,居然还口花花。

  翻开资料册,入眼的就是一张男女赤裸的照片,照片上,女方正是许妙琴,
全身赤裸,双手被绑在床头,嘴里塞着内裤,泪流满面的,正在被黎泽彬施暴。

  「根据赵勇的证词,你是他女儿赵子欣的男友,他们一家好心的招待你,你
却趁着酒劲,奸污了自己的未来丈母娘?你真是丧心病狂。」

  姚艳楠怒视着黎泽彬,审讯的气势,直接向他压来,这女人,别看长得漂亮,
严肃起来,也是气势十足的。

  可惜,换做是其他罪犯还好,面对审讯,都会露出破绽,可黎泽彬根本没有
破绽,还怕什么?

  摊了摊手,答道:「我就说吧,这是上个月的事情,他们拿出来,无非就是
勒索一些钱而已,若我真是强奸,他们当时就会报警抓我了。」

  「那只是因为许妙琴太过懦弱!」姚艳楠像是要为女性抱不平一般,双手撑
在桌子上,继续向黎泽彬施压。

  「你一定是威胁了对方,逼着她不得声张,要不是今日许妙琴勇敢的站出来,
恐怕你已经逍遥法外了!」

  姚艳楠连续拿出了好几份证据,包括一段黎泽彬认错人时,不理会许妙琴反
抗的呼喊,包括强行撕依,把许玉琴压在身下的录像。

  「根据《华国刑法》,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
与妇女发生性交行为,就是触犯了强奸罪。可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我劝你还是坦白认罪,我可以向法院申请从宽处理。」

  姚艳楠咄咄逼人,却又给黎泽彬回传赎罪的余地,这是审讯上的技巧,她要
攻破黎泽彬的防线,将这起显而易见的强奸案定性。

  可惜,黎泽彬的底气,要充足的多,微微一笑,回道:「他们赵家像是疯狗
一样咬着我不放,我其实根本不放在眼里。我今日来这,只是给姚队长你一个面
子。我的手机在你那,你可以拿出来看看,里面有三段视频,那才是真相。」

  黎泽彬的心里素质,有些超过姚艳楠的想象,难道是真的有恃无恐?这事都
铁证如山了,还能怎么狡辩?

  姚艳楠拿过了黎泽彬的手机,播放出了三段视频,而这段视频里,出现的就
是赵家父女俩。

  黎泽彬那晚如此狂暴的操他老婆,自然是有人在身后帮忙的,夜猫入侵,黑
水直接掌控了赵家的监控,这段视频,比赵勇提供给姚艳楠的那段,更加具有破
坏性。

  当日的那间五号客房,是特意留给特殊客人入住的,所以监控十分齐全。

  第一段视频,是屋内的黎泽彬在奸污许妙琴,而赵勇和赵子欣这对父女俩,
却站在了房门口,无动于衷,甚至还关上了门,让黎泽彬在房里爽个够;

  第二段视频,是赵勇坐在监控室里,像个变态的绿帽夫一般,欣赏自己老婆
被操的全过程。

  第三段视频,则是事成之后,赵子欣悄悄进入房间,把她妈妈接出来的视频。

  三段视频,都被黑水拷贝了下来,这就是黎泽彬的底气。

  姚艳楠虽然能力不凡,但也没见到过如此变态的一家人,当即就忍不住开骂
了:「混蛋!!这赵家人在干什么!!」

  「姚队,你冷静啊!」一旁的小警员,连忙劝住了快要暴走的姚艳楠,这位
可是警队出了名的暴力狂,可别断案不成,把当事人给打了。

  黎泽彬看着姚艳楠,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姚艳楠就是这样,说上辈子自己恨她吧,确实恨,毕竟姚艳楠是徐阳的红颜
知己,当年要不是这女人,自己也不会被抓住,被徐阳枪杀。

  可这位就是这种嫉恶如仇的性格,她所做的事情,对得起天地良心,她会因
为许妙琴的事恨自己,也同样会因为许妙琴的事,去恨赵家父女。

  姚艳楠,是一位敢爱敢恨的巾帼红颜。

  「笑!笑什么笑!继续说!」姚艳楠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又露出了那色眯眯
的笑容,气不打一处来,冷哼着让他全部交代清楚。

  黎泽彬当然无所谓,指了指面前的证据:「这些就是全部了,我说过,赵家
像是疯狗,在咬着我不放,他们断章取义,就是想要好处,刚刚在外面你应该也
看到了吧。」

  姚艳楠点点头,并没有否认,刚刚一见到赵勇,那位直接暗示要撤案,不就
是想利用老婆被奸污一事,当做筹码,逼黎泽彬妥协嘛。

  「真是混蛋。」想着想着,姚艳楠居然骂出了声,真是可爱。

  黎泽彬继续道:「我说过,他们家要破产了,需要钱,所以才找的我。那天
晚上,不是我要强奸许妙琴,而是许妙琴来勾引我的。这一家三口,就是安排我
过去,特意把许妙琴送到我床上的。那所谓的挣扎,不过是一些助兴节目而已。
我这不是强奸,顶多算是嫖娼。」

  「无耻之徒!」

  姚艳楠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她感觉被人耍了,赵勇那不要脸的,这不是在玩
仙人跳吗?今早居然还可怜兮兮的找她报案,简直不要脸。

  末尾,这位还看向了黎泽彬,也补充了一句:「你也是无耻之徒!」说完就
径直走出了审讯室。

  得到这种评价,黎泽彬好笑的摇了摇头,他也没否认,毕竟操了别人女儿,
还嫖别人老婆,除了罪名轻了很多,恶劣程度其实没降多少。

  没过多久,黎泽彬就被放了出来,他的律师来了,加上那些证据,要定性强
奸罪难度很大,嫖个娼而已,这是小事,交个罚款走个后门,连拘留都不用。

  当然,最重要的是赵家撤诉了。

  直接变成了你情我愿,黎泽彬连嫖娼都不算,直接被归类为混乱的男女关系,
遭受一些道德的谴责,当然,还有姚艳楠的怒视,根本无关痛痒。

  此刻,远处的许妙琴哭的雨打梨花,当日被奸污,丈夫让她不要声张,她难
过了好久,本来都不想提及此事了。

  没想到今日,又被丈夫要求来这报案,可这闹了半天,又变成了自己去卖淫,
这位可怜的妇人,身心都被摧残的快崩溃了。

  至于赵家父女,脸色也是有些发白。

  赵勇在来报案之前,也是做了很大的心里挣扎,毕竟把头戴绿帽的事情公开,
他也是脸面扫地,但为了自己的公司,也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没想到,黎泽彬居然会有完整的视频纪录,反咬他一口,那窝囊的看着老婆
被操的画面,如同尖刀扎在他的胸口,痛苦而又绝望。

  到此为止,赵家的最后的希望全部破灭,赵勇听了白家的话,脸都不要了来
报警,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

  「姚队长,我可以走了吗?」黎泽彬微笑着,扭头看向了姚艳楠,上下扫视
着这具完美的肉体,姚艳楠则是回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算你厉害,你可以走了。不过你最好小心点,别被我抓住把柄。」姚艳楠
握着拳头威胁道。

  定不了罪,不代表黎泽彬是好人,奸人母女的事都做了,那肯定还有别的恶
劣事迹,姚艳楠已经准备和他杠上了。

  听到这话,黎泽彬有些哭笑不得,这女人真是够味啊!不错不错,有个性。

  等自己的计划成功,应该就能把这女人,按上床了吧,到时自己一定要好好
调教调教,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听话。

  不,或许不用听话也行,就让这反抗的性格一直存在,让她不甘而又愤怒的
看着自己,然后粗暴的压在她的身上驰骋。

  黎泽彬淫秽的目光,一直在姚艳楠身上,反而把赵子欣给忽略了。

  没办法, 赵子欣虽说也是小家碧玉的系花美女,可90分永远比不上100分,
英姿飒爽、性格强烈的姚艳楠,自然更能激起黎泽彬的征服感。

  赵家父女对视一眼,脸上满是惊慌。

  该怎么办?银行的贷款快要到期了,缓不上气,公司、房产都要被拍卖,还
有偷税漏税、合同作假的各种罪证,都不需要黎泽彬动手,他们父女俩就要沦为
乞丐,甚至是蹲牢房。

  黎泽彬不理会他们,赵子欣却不得不主动的走过来,努力的挤出笑容,双手
握住黎泽彬的手臂,把酥胸主动的依偎上来,让黎泽彬享受她的柔软,娇声道:
「泽彬,我……我们和好吧。」

  从恋人变成敌人,打不过又主动想变回恋人,赵家父女不要脸的程度,别说
是黎泽彬了,连姚艳楠都看不下去。

  冷哼一声,给了这种不自爱的女人一个鄙视的眼神,哼哼唧唧的走了。

  女警花走了,黎泽彬也不会把目光给回赵子欣,对他来说,赵子欣已经铁定
成为他的玩物了,他还要办正事,例如和面前的马局长谈一谈。

  黎泽彬因为强奸罪被带走调查,这事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几大实力的桌面上,
马局长并不觉得黎泽彬会遭难,但他还是来了,白家失势,他想和黎泽彬谈一谈。

  「来会议室吧,我们聊聊。」马局长的主动邀请,代表着很多的事情,至少
在赵家父女看来,是绝望的信号,黎泽彬的起势,已经不可阻挡了。

  黎泽彬微微一笑,跟着来到了一间会客室里,关上门,两人开始了一次密谈。

  「黎先生,我以前也听过你的名字,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人物。」马
局长能坐上这位置,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对于政界、商界的判断,是不会弱的。

  白家此刻已经陷入了危机,不是说白锦能力不够,而是缅国的政变出乎所有
人预料,若是没有黎泽彬的介入,白家恐怕能在白锦的带领下,安然的度过。

  但黎泽彬又是搅动原石价,又是盯上了巨额赔款,整个白家都变的风雨飘摇
起来。

  马局长和白家有关系,那也是建立在利益上的,一个给钱,一个给方便,各
取所需,至少在目前看来,白家已经给不了他想要的利益了。

  黎泽彬笑了笑,回道:「马局长我也是早有耳闻,政绩优秀、前途无量,甚
至有机会更向前一步,我也是钦佩久已。」

  不管是黎泽彬,还是马局长,此刻的谈话,都有些模棱两可,这是第一次谈
话的基本规则。

  在不确定是否有录音、录像,也不确定对方是否真情实意,这种隐晦谈话是
必须有的。

  但至少两人都能听明白对方的意思,这次的谈话,代表的只是来日方长。

  刚离开了警局,他又在门口碰上了赵家三口,看来,这家人的情况很糟糕啊!
不然也不会死皮赖脸的等在这。

  一见到他,赵子欣又一脸讨好的跑了过来,像是热恋中的少女一般,抱着他
的手臂,腻声道:「你出来了啊!我……有些话想和你说,你今晚有空吗?」

  又要献身吗?赵子欣来来回回只会这一招,约他去吃饭,然后晚上在床上赔
罪,让他操爽了冰释前嫌,当然,更重要的是想找黎泽彬借钱。

  只是,普通的做爱明显不能让他满足,他上辈子太蠢,居然被赵子欣给迷惑
了,现在他手里可是有一堆的筹码,可以尽情的玩弄、侮辱赵家。

  黎泽彬冷冷一笑,大手直接抽出,反过来一把抓住了赵子欣的屁股,大力的
搓揉,嘴里嘲讽道:「怎么?犯骚了?想让我今晚去操你?」

  警察局门口,过往行人络绎不绝,赵子欣就在这大街之上,被人粗暴的搓揉
屁股,甚至黎泽彬还直接坦言了,她是发骚的求鸡巴操,这已经算是对女性极大
的羞辱了,换做是以前,赵子欣早就甩脸走人了。

  可怎么就让这种男人得势啊!

  赵子欣心里哀鸣着,脸上还要维持虚假的笑容,在黎泽彬的怀里扭了扭,赔
笑道:「泽彬,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我想今晚能好好谈谈。」

  去床上谈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今晚随便黎泽彬折腾。

  但黎泽彬不满意啊!以前你看不上我,现在你可高攀不起,想求着给我操,
那也要让我满意才行。

  抬起手,重重的向下一抽。

  「啪!」一个响亮的拍打声响起,吸引了周围好几名路人的目光,赵子欣这
位美女,居然被人大众抽屁股了,黎泽彬就是仗着赵家不敢反抗,随意的侮辱他
们,

  「怎么?你不生我的气了?我看你之前恨不得杀死我啊!」黎泽彬故意问道。

  赵子欣的心中,自然希望他去死,可又不敢说出来,忍着心中的羞意,回答
道:「哪有生气,我们……」

  「可我操了你妈啊!」黎泽彬想要的不是解释,而是要侮辱他们。

  操你妈的话当众说出来,不是在骂人,而是在诉说事实,我就是操了你妈?
你现在又能如何?

  如此屈辱的挑明了说出来,让赵家三口人都有些难以接受。

  许妙琴听到这话,有些害怕的握住了丈夫的手,避开黎泽彬的目光,眼睛里
有些泛红,似乎想到了当晚的屈辱。

  她老公赵勇自然也是脸色难看,被人戴绿帽子他都忍了,这事还被说当中说
出来,要让他如何下台?

  不得已,赵勇只能强忍着怒火,勉强回了一句:「那晚……泽彬是喝多了,
都是误会,其实……」

  「其实我并没有喝多。」黎泽彬不想打哑谜了,就摊开来说,当着三人的面,
把奸人妻子的事说出来:「我那晚是装的,我就是故意要操你老婆,就让你们父
女俩,眼睁睁的看着,我是怎么把她压在床上大力猛干的!」

  「什么!!你……你混蛋!!」许妙琴泪水夺眶而出,心底唯一的安慰也没
有了,哭泣着转身就跑,回到轿车里一个人落泪。

  赵子欣也是恶心的一阵颤抖,她是有洁癖的人,以前别说是口交了,哪怕是
做爱,都要黎泽彬带套,今日来这主动示好,她都有想法让步,给这男人内射了。

  没想到,黎泽彬却反过来,承认那晚是在故意操她妈,母女共侍一夫,两穴
来回抽插的恶心场面,回荡在赵子欣心头,让她有些崩溃。

  当然,跟崩溃的还有赵勇,这位绿帽夫,一直用酒后乱性来安慰自己,黎泽
彬现在挑明此事,简直是奇耻大辱。

  难怪黎泽彬会有当晚的录像,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一切都是故意的,故意让
他看着肉棒插入老婆阴道的瞬间。

  「你混蛋,你!!」赵勇想冲上去拼命,一旁的南叔却上前了一步,守护在
身侧,赵勇一点机会都没有。

  而且,更重要的是黎泽彬接下来的谈话,这才是让赵家父女绝望的根源。

  「我混蛋?谁能混蛋过你们父女啊!」黎泽彬随手从档案袋里,拿出了一份
文件,甩在赵勇身上。

  「好好看看,这就是你们父女做过的事。违规贿赂官员、串通投标、偷税假
账、诈骗造假、非法经营……这一套套的,足够你们父女在牢里呆很久了。甚至
还篡改矿场的出矿数据,对我下套?你真以为我傻啊!你们要玩,我就跟你们玩
到底。」

  一打资料,详细记录了赵勇平日的种种,甚至包括贿赂的时间,隐秘账户的
讯息,都清清楚楚的,刚刚老婆被操的怒火,一下就灭了。

  现在不是呵斥黎泽彬的时候,而是要求着黎泽彬放他们一马。

  赵子欣也被吓得不轻,洁癖什么的不重要,松开的手再度搂了上去,用乳房
蹭着黎泽彬的身体,轻声问道:「泽彬,这些档案,你没有交给警方吧。」

  「放心,没有上交,否则你们今天就走不出这门了。」黎泽彬当然没有上交,
把赵家弄进监狱,那多无趣啊!他要好好的玩玩,出出上辈子的恶气。

  「那就好,那就好。」赵子欣拍了拍受惊的胸口,又连忙以依偎上去,媚笑
着说道:「泽彬,这些……我今晚和你解释吧。求你不要上交,我今晚随你弄,
一定让你消气。」

  赵子欣此刻就像是一个妓女,努力用身体来安慰他。

  经融诈骗可大可小,以此刻赵家的形式,最轻的也是倾家荡产、沦为乞丐,
重的恐怕参与的父女俩都要进牢房,过惯了千金小姐的生活,赵子欣绝对不想被
关入那恶心的地方。

  低头看了一眼赵子欣,黎泽彬冷冷一笑:「随我怎么弄?晚了!我以前也算
对你不错了,你转过身又和别人好上了,本事也不小啊!那姓王的小子,和你上
床有没有带套?」

  黎泽彬的话,让赵子欣全身一凉,商场上的卑鄙无耻,赵子欣还妄图用肉体
来安慰,可她背着黎泽彬,又勾搭了一个备胎之事也被发现,这怒火,就没这么
容易平息了。

  可这也不怪她啊!

  一开始为了骗钱接近黎泽彬,她根本对这男人没有感情。

  后来合同一直谈不下来,又传出黎家要破产,赵子欣这才放弃了黎泽彬,转
头去撩拨一些帅哥,总不能黎泽彬去找明星玩,她这还有苦等吧。

  赵子欣连忙解释:「泽彬,你别生气,我和他没什么的,我们没有上床,只
是……」

  「只是亲亲小嘴对吗?我这有照片,不需要你解释。」黎泽彬冷冷的回应一
声,又看向了赵勇。

  「我知道你们来找我的目的,无非就是你们的主子白家不管你们了,你们想
找我求饶对吗?钱我有的是,这些证据我也可以不上报,但这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黎泽彬此刻,就是个掌管生杀大权的判官,父女俩心惊肉跳的站在那,等待
着黎泽彬的要求。

  「我要操你老婆。」黎泽彬看着眼前的赵勇,用平淡的语气,说出了一句石
破天惊的话来。

  「什么!!」明目张胆的说要操对方老婆,黎泽彬此刻微笑着,却如同一个
恶魔。

  「没听懂吗?我上次操你老婆操的很爽,还想继续操。怎么?你有意见吗?」

  黎泽彬在询问赵勇,可这语气,根本就是在威胁,向一位丈夫明言,今晚要
操你老婆,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赵勇死死的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恨不得一圈锤招呼上来,可赵勇
知道,这是绝对不能的。

  所有罪名成立,别说是被判刑,就算是放出来,也是个身无分文的乞丐,这
种结局,赵家父女俩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赵勇的回答只有一个,向着黎泽彬低头:「我没有意见……」

  「呵!看来你是很喜欢戴绿帽了,我要操你老婆,你都没意见。」黎泽彬嘲
讽了一声,也不理会这快要爆炸的男人,转过头来,看向了赵子欣。

  赵子欣此刻红着眼睛、轻咬嘴唇,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希望得到这个男人的
怜悯,可惜,曾经不珍惜这段感情,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

  黎泽彬直接掀起了赵子欣的裙子,就当众把手插入了内裤之中,大手搓揉了
两瓣翘臀,威逼道:「你呢?我今晚就要操你妈,你有意见吗?」

  赵勇已经同意卖出自己的老婆,黎泽彬却硬是多问赵子欣一遍,羞辱的意思
毫不遮掩,把赵子欣刺激的眼泪欲滴。

  「别跟我装委屈,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已经很懂了。今晚,我就要尝尝母
女花的味道。」

  黎泽彬的眼神很狂暴,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以前哄着赵子欣,这女人还不
愿意,现在就连她妈妈也要一起操。

  「我不是再和你商量,而是在命令你。今晚,我就要玩你们母女,你们若是
不肯,我就让你们全家去坐牢。然后买通那里的狱警,让上百个犯人,慢慢和你
们一家三口玩。」

  「泽彬……」赵子欣有些颤抖,她觉得自己惹上了一个恶魔,现在想回头,
似乎已经晚了。

  「另外,今晚你们一件衣服都不能穿,就脱光了等着我去操。若是敢穿一件,
那么你们下半辈子,就一件衣服不用穿了。」

  一番话,把赵勇刺激的痛苦叹息,也把赵子欣打击的落泪心碎。

  父女俩为了私欲,合谋陷害他,此刻也遭受了他最残忍的报复。

  没有别的选择,马局长已经倒向了黎泽彬,只要这些证据上交,父女俩都逃
不出牢狱之灾。

  过惯了奢侈的生活,哪怕是破产,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灾难,更别说是到了
牢里,还要被黎泽彬折磨,就算是赵勇这个男性,也逃不掉被爆菊的命运。

  这场母女乱伦的性宴,在黎泽彬大笑的离开中,已经被定了性,唯一的问题,
恐怕就是远处车里那位哭泣的许妙琴了吧。

  父女俩不忍的回看了一眼,为了好好活下去,也只能牺牲她了。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