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的红白蓝】(18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十八章险境

  只要我不想,在这个小区里目前是没有人能够见到我的,但即便如此,我依
然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很多时候你收到的伤害并不是肉体上的,你的精神、意
志都会成为被对方打击的对象,尤其是作为一个社会属性的人,首先出现状况的
就是你的生命。

  「苗远,局里也知道你现在是有情绪的,所以先让我过来和你谈一谈。你看
咱们这样好不好,先见一面,我也得交差是不是?」打电话的是政治处的资深主
任老刘,实际上他的正式级别是副局长,所以我抡破了脑袋也想不到来的会是他,
看来局里面有高人啊!

  换个角度想,就是这一回我是想不想走也不可能留下来了,除非有什么绝对
无法逆转的人和事出现。可惜现实不是小说,组织上的决定,就算逆转也轮不到
我这个级别。

  「刘局,既然是您出面说这个事儿,那我看也甭谈什么了,您就直接说结果
吧。我现在是真不方便出来,回头我叫上『三姑』给您端酒赔罪!」人我是肯定
不会见了,这不是理论得过不过能够解决的问题,上面的意思明确了,就是看我
识趣不识趣罢了。做游戏的心情我是没有的,尤其是被游戏的那个还是我。

  「行!小苗,不要有心理负担,从长远看着也是对你的培养,你还年轻,总
要经历经过事情肩上才能挑得起更重的单子……」电话另一头的声音点到即止,
但我的心情并没有好起来,反而像是蒙上一层阴翳,明明知道眼前的路通向何方,
但就是看不到方向和目的。

  时间很快又到了傍晚,一个人不请自来,是邵阳。

  左右无人,只剩我们两个的时候,他将一块U盘放到了我面前。这个东西看
上去平平无奇的样子,和之前温霁他们买的那款并不是一种。

  「这里面是我们监控的最近三天的音像资料,都是孙东来的办公室里的,因
为你要的急我们也没来得及看,不过对我们启示意义也不大了,基本没有合作机
会。」邵阳手指着那块U盘对我说道,至于孙东旭,他则不屑地表示根本没有监
控的价值,那点生意的价值连让他们动一动念头的可能都没有。

  「小生意……」我心里念叨着,但还是马上将U盘接上了邵阳给我带来的笔
记本,不过对于里面有什么内容似乎一点也不好奇的样子。

  我先点开了最早的那个视频,也就是三天前的那个。

  「老五……嗯,你确定么?」视频上打电话的正是孙东来,宽大的老板桌背
后只有他一个人,从视频角度上看去,这是常被安装此类器材的位置,但怎么就
没有被发现?要知道大一点有规模的公司,中层以上人员的办公室时不时就会被
扫描一番,就是为的防止某些信息被人用科技手段盗取的。

  但我也没说什么,毕竟是有求于人。

  孙东来挂了电话,伸手又用另一台电话拨出一个号码,我大致除按摩了一下
就知道他拨打的号码是什么了。然后我记了下来,谁知道后面有什么用?

  「三个,老五刚才确定他已经上了飞机,嗯,是去欧洲……德国的。只要他
不在国内我就放心,最好是别回来,呵呵……」

  我和邵阳听到这里对视了一眼,这说的是谁?李辉可是去了欧洲了,而且好
像第一站就是德国。

  那边似乎说了不少,孙东来就拿着话筒听着,过了一会儿:「是是是,我知
道知道……三哥说的没错儿,我就是过过嘴瘾您可别往心里去!这个李辉当时没
给我面子,我也就是教训教训他,不知道他背后是谁哪能轻举妄动呢?您放心。」

  还真是李辉!

  邵阳赶紧出去打电话了。

  接下来就没了什么动静,于是我点了下快进,反正只要有声音一样听得到。

  直到下午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再一次响起来。孙东来正在低头写着什么,
顺手将电话拿到面前,看了眼上面的号码,直接按的免提。

  「哥,是我,我在门口呢。」扬声器里面的孙东旭喘息着,但我还是一开口
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上来吧!」孙东来的声音显得并不那么在意。

  「哥。」进门的孙东旭没有太靠近,基本上就是远远站着的样子,我是说相
对于这两个人同胞兄弟的身份而言,这个距离闲得很陌生。

  孙东旭的打扮倒是风骚得很:脚下是一双白色的尖头皮鞋,因为距离的关系
不太容易分辨是哪个品牌的,但看得出来价值不菲;下身的西裤一看就是私人订
制的那种,商场货再怎么高端也没有能够修饰出双腿「修长」的效果的,而且看
用料似乎有某种我熟悉的感觉;上身的西装是特意搭配的,一样是定制版,不过
这件看上去就顺眼了些,不像裤子那样总是有一种做鸭的感觉。

  他的面孔还是不错的,尽管知道我们实际上算是同龄,但看上去他在保养上
下的功夫着实不小,连胡子的形状都是经过特别修饰的。唯一的缺憾就是发型居
然是个圆寸,这一点和他的头型并不般配,看上去此人的气质顿时因为这个矮了
三分。——不过温雯或许是喜欢的,起码在我看到的视频中两个人的性交程度可
以说是不死不休,让我即可想起那浸湿了一大片地面的精液与淫水的混合物。

  「这么长时间了,交给你的事儿还能不能办好了?」孙东来低着头,看也没
看这位弟弟一眼。

  「哥你别着急啊,不是你说的要我按正规手段来办么,一直和她谈着呢……」
孙东旭马上换了一张苦脸,一看就是没办好。

  「一个娘们儿,还带着个孩子,这样儿你都跟我说你搞不定,你还他妈能干
点什么?你看看你,一天打扮的跟个二椅子样儿,你要真有本事你去把那个娘们
儿睡了,我就不信还办不了!」孙东来很生气,越说越激动,抄起手里一个文件
夹子就朝孙东旭身上扔了过去。

  听他们说起「一个女人还带着孩子」的时候,我忽然想起那个苏媛媛来,看
来这里的确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情了。只是很可惜,这哥儿俩的谈话也就这些
内容,再往后听基本就是车轱辘话来会说,没什么嚼头了。

  我继续往后面找,找到最后也就是昨天的时候,也没有更新的发现,这是个
让我感到沮丧的消息。

  但就在整个这段视频快结束的时候,本来已经暗掉的空间冒出一道光来,是
在屋子的一个角落里。这个位置在视频中并不太显眼,所以我并没想到那里还连
接着另一间屋子。两个人影从那边挪了过来,单月到里面越是看不清面貌。

  「别动了,再动就看不见了!」一个声音略带呵斥道,竟然是孙东旭。

  「嗯哼……」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可以看到一个人影被抱了起来,在她胸
前一个脑袋埋在里面,应该是已经开始「助攻」了。

  两个黏在一起的「巨人」慢慢挪动着,没有几步就到了老板桌的位置。接着
远处的灯光可以勉强看到躺在桌上的人分开了双腿,站着的身影两臂连连晃动,
像是在解除什么束缚的样子。

  「卧槽,今儿你里面水儿真多!是不是走的时候办了?」孙东旭的声音响起,
语气中似乎还带着兴奋。

  「滚你的,他哪天不办我?你嫌我你别上啊……」

  男人的身下一个耸动,女人的话被这个动作叫停了。不是吧,这么直接就开
始了?

  「就喜欢你的手……呃……比你哥的鸡巴还好使……快,快点……」女人哼
哼着,很享受的样子。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觉得没有孙东旭这个水平。

  「苗队,感情你也好这个,回头我们公布公司的秘书给你找几个来?」邵阳
早就和李辉聊完了,这时候在我对面喝着茶,听到了视频里的声音。

  「你说这里的女的是谁?之前一直也没听到她说话,应该不是孙东来的秘书!」
我司昂的是这个问题,可是一个能周旋在两兄弟之间的女人,会是什么身份呢?

  「这我知道,这个妞儿还就是孙东来的秘书,同时还是他老婆,孙东来的原
配早些年因为意外不在了,这个妞儿是前几年跟的他。」邵阳一脸贼笑地看着我,
好像是我跟那娘们在偷情被他发现了一样。

  「小叔子和嫂子?操!」我感叹一声。

  「这事儿我没兴趣,您还是慢慢看吧,像我们这样的知道多了不是好事,难
保哪天就喝大了秃噜出去一嘴,我还是先走了!」邵阳起身就离开现场,我连送
一下都没来得及。

  「现在你那边怎么样了,我听说那小子还没弄走呢?」就在我要起身的时候,
忙碌中的孙东旭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你自己屁股没擦干净还好意思问我?我这边好歹有动静啊,今儿他们领导
还找他谈话了呢,估计调走也就是早晚的事儿——这人有你说的那么神么,要我
说整个公安局就一帮饭桶还差不多,费那么大劲调一个大案队的队长,还是副的,
你们是不是人多的没事儿干了闲的难受?」这女人的吐槽带出来的信息还真不少。

  「说实话这人我也不认识,就知道她也是本地人,不过既然有人把它当威胁,
就按着意思办不就完了么?别人闲不闲着我不知道,我这不一闲着就赶过来操你
来了么?」孙东旭看来是个不知情的,最多是个种马。

  「你也就这点儿本事了,说实话你那事儿办不好是不是因为撩拨人家媳妇儿
来着?照我看周正军不是那种油盐不进的人,要不是得醉了他让他非要走不行,
我想不来别的理由。」女人认真起来,仿佛对身下的刺激都没了感觉一样。

  孙东旭似乎也发现了这点,没有回话,只听到一声金属扣带碰撞出来的响声,
接下来就是肉体相交的啪啪声。女人的声音淫荡起来,夹杂着她的欢乐,忘记了
刚才的问题。

  「你猜对了一半儿,我不是撩拨她来着,我是撩拨上了!结果人没等得手,
让她老公给撞见了,我俩也拉鸡巴倒了。现在就麻烦在这儿,现在两口子之间听
说也不说话,还都跟我这儿叫着劲,你给想想法儿呗!」孙东旭边说边加大力气,
撞击声在视频中越来越响,但每次都被女人的呼叫声掩盖下去。

  估计这屋子当初是做了隔音处理,不然两个人怎么如此猖狂?

  「怨不得周正军好好地往医院跑呢,原来是躲他老婆!我可听你哥说了,现
在你要是还拿不下来他,过几天保不齐有什么变化你可就没机会了。你那个公司
现在欠了多少钱你自己心里总该有数吧,要是他不管你了,我可也不跟你玩儿了!」
女人一边享受着身下的快感,一边警告着奋力抽查耕耘的孙东旭。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儿,只要你这边再努努力,把那个咱俩都不认识的
苗远给挤兑走了,后边都好办!你不也说了么,『秃子』这回被发现就是那个姓
苗的发现的线索,这么长时间估计差不多了也。」

  「你们这帮人都是废物!到现在一个能联系上他的都没有,不行,一会我得
去找马惠文问问,我就不信我弄不躺这个少爷羔子!」女人似乎到了顶点,这句
话之后再也没了声音,包括孙东旭也一样只剩下机械动作,而且越来越慢。

  「怎么着,还没把他拿下来?按说这么多关系压着,他没道理不服啊,而且
还有嫂子你这么个大白桃给他白吃白拿的……」孙东旭这话说的就值得鄙视了,
看来智商不太高。

  「去你妈的吧!孙东旭你个王八蛋,我他妈造了什么孽了,给你们哥俩轮着
番儿糟践不说还他妈帮着你们铲屎,就落个白吃白拿?你还有人心么!」女人果
真闻言发起飙来,一个劲往孙东旭身上伸手。

  然后两人各自离去,视频中再次剩下一片黑暗,但没多久便到了时间,自动
切换到最后一个文件上。

  第一个进门的是个女人,看她收拾东西的样子我确定了这就是晚上那个没看
到面目的孙东来的老婆。这女人看上去的确年轻,身材也的确称得上优秀,就是
面带桃花,令我这种审美的看着就不喜。

  孙东来来的迟了一些,进门的时候没发现什么异样,整个上午就是接了几个
电话,都是业务上的往来。大概到了十一点左右的时候,他忽然起身走了出去,
像是有什么人在外面需要他去迎接一样。

  马惠文!

  我忽然感到一阵怒火在胸中聚集起来,对于一般同事的背后算计我并非没有
忍耐之心,但对于他,我感到这是一场赤裸裸的背叛。

  两个人也没多话,孙东来从老板桌下拿出一个黑色公文包,马惠文伸手接过,
从包里面拿出一张支票。他们两个对视了大概半分钟,支票被放回去,连同公文
包一起回到了孙东来手里。

  两个人再次起身,马惠文这次没用送,自己走了。孙东来不久之后坐到了座
位上,拿起桌上的电话,叫了一声前台的值班秘书。一个脸上生着雀斑的女孩走
了进来,看年纪大概是个实习生的样子,站在旁边还有些胆怯。

  孙东来斜睨了一眼,愤愤地问道:「怎么回事?」

  那女孩没答话,而是很快速地低着头跪了下去,几步爬行到孙东来的身边,
伸手就去解他的裤带。孙东来慵懒地躺在老板椅上,不一会就亮出了他黝黑绵软
的器具。

  女孩将这条尚未睡醒的虫子提起来,闭着眼睛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像是烧烤
摊上的师傅给烤串蘸酱的样子。但是这样显然是不够的,孙东来发出一声悠长的
闷哼,惊得小姑娘赶紧松开手,把还处于半睡眠状态的阳具一口吞了进去。画面
上只剩下两根羊角辫在孙东来的胯间抖动着,颤颤巍巍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让我
想起「雏菊」这么具有象征意味的东西来。

  女孩的口舌似乎并不灵活,在我快进的情况下,显示她已经活动了十五分钟,
但显然还没有什么效果。

  孙东来也开始不耐烦起来,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腕表,喝到:「行了,站起来!」

  女孩顺从地站了起来,嘴角沾满了秽物。她也没有擦,但是眼睛像是蓄满了
泪水,连低头竟也不知道了。

  「脱了!」孙东来一指女孩的短裙,公司里女员工的制服大同小异,基本都
是到膝盖这么长的样子。

  女孩抿着嘴,孙东来也一言不发,他的阴茎暴露在空气中,比他本人更像一
个残暴的君主那样面目狰狞。

  短裙极不情愿地解开,但暴君改变了主意:「撩上去!」

  这次很顺利,洁白的三角裤显露在镜头中。棉质,价格低廉,穿着舒适。最
重要的是,只有小女生才会选择穿这种内裤。于是孙东来的手不由自主伸了过去,
女孩躲避了一下,但还是被暴君抓住了裤带。

  惊慌之下她试图逃走,但此时这是个艰难的事情。

  「老板……老板我还有男朋友……老板……」女生哀求着,然而又不敢叫的
声音太大,她恐怕不会想到,即便是声嘶力竭地呼喊也无法将声音传出去一星半
点。

  孙东来只是喘息着,这时候能有什么可说的呢?他解开领带,熟练地将女生
的两手反绑在背后,裤子已经被他整个脱了下去,胯下的暴君狠命探出,像是楼
下保安手里的橡胶警棍一样闪闪发光。

  女孩的双腿踢踏着,内裤被扯掉了半边,已经遮盖不住她尚未被开垦过的花
园。

  孙东来半跪着,两手将女孩的腿拽到了身前,此时,任凭她再怎么折腾,自
己只要对付眼前紧闭的「桃花门」就好了。

  这是粗暴的一回合,粗暴的只剩下直接。

  强壮的两手按住女孩的大腿根向两边一分,细小成一条缝隙的粉嫩花径便暴
露了出来,尽管有少许草色遮掩,但依旧被愤怒的君主流着涎水寻到门户。

  硬闯是不容易的,但这难不倒孙东来,将女孩的躯干再向自己这边一拉,两
个人的身体就贴合到了一起。只要是有性经验的男人就会知道,这时的阴茎就在
女人的身体下,像是倒插匕首的陷阱一样,只等着那具肉体陷落下来而已。

  或许是因为上半身还衣衫完整,更可能是本能使然,懵懂的女孩被这一扯两
手向虚空抓了一把,却抓到了对方的手臂上。

  她自作主张地用力去推这两条撼不动的手臂,却将自己的身子向后拱了出去,
让原本潜伏在下面的怒汉露出了头脸。

  这危险的时刻偏偏被孙东来捕捉到,他的两手只向下一落,便按住了女孩的
两腿根部,手指各自一分,紧闭的洞口打开,与他的暴君近在咫尺了!

              第十九章不通

  正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两人瞬间停止了攻防之战,一个充满期望的渴
求,一个稍显懊丧的表情。

  电话是不能不接的,但如今「箭在弦上」,也一样是「不得不发」。我想起
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权力是最好的春药。而此时,权力同样也是最好的「解药」。

  孙东来一指手按住女孩,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去拿电话。女
孩自然是想逃走的,但因为被按住了身子,只好不断扭动。我倒是能明白缘由,
无非是怕电话里的人听到这动静,自己对此感到羞耻罢了——愚蠢!

  电话里的内容不得而知,但孙东来的语气是毕恭毕敬的,这语气也让女孩紧
张地安静下来,甚至忘了去拨开按在她的阴阜上的手。

  因为只能听到顺从的「嗯」或者「是」的内容,我算是一无所获,女孩的两
手在这「严肃」的气氛中,竟然拿了起来掩盖着自己的口鼻!【这愚蠢的一幕在
现实中发生过,据说还有更离奇的,有机缘的可以打听一下看看】

  拇指已经按压到女孩的阴蒂上了,电话还没有打完,但我只看孙东来胯间高
高竖立的那一根东西,就知道女孩已经被骗了。

  「好好,我知道了。」随着这句话宣布通话的结束,孙东来的身体同时向女
孩也扑了过去,这一次,这只猛兽彻底擒获了自己的猎物。

  女孩被突来的动作惊住了,这是老谋深算的阴谋家计算好了的,就在这一晃
的功夫,被撩拨了许久时间的女孩的身体,缓缓打开了一个缝隙,之前我已经看
到有潺潺流水从中渗了出来。

  那「警棍」被握在手里,只稍一瞄准,第一击便像出膛的炮弹轰向了女孩柔
嫩的娇躯。一声惨叫以无法形容的姿态发出,女孩的身体痉挛般僵硬着。

  这一发其实没有命中,只是个幌子,却成功掩盖了事实。女孩本能地用两手
去推动那个做「定向」功能的手臂,却忽然睁大了眼睛。

  我知道这一次,她的大门才被缓缓打开,人生的第一根阴茎纳入了她娇嫩的
躯体,从此后她成为了一个「被占有」的女人了。

  她嚎哭、捶打、咒骂、哀求,男人的工具退出她的体内,沾染着鲜艳的红色。
她看到了,然后惊恐起来,起身欲走。

  孙东来迈步赶上,将她按在墙上,伸手分开她的双腿,再次从背后插入他的
身体。鲜血顺着女孩的腿流了下去,血量不多,但触目惊心。

  这一轮奸淫抽走了女孩的力气,令她渐渐委顿了下去,却正好将自己的更深
处交代个一干二净。孙东来从背后抱着她,就这么插在他的身体里,将她推到了
老板桌上。

  我快进着视频的速度,看到女孩一次又一次从身体中被挖出浑浊的乳白,那
是占领她的身体的男人留下的烙印。而这个时间,一直持续到视频结束,也就是
说,整整一天!

  「你这视频的时间怎么这么长?」我怀疑这是邵阳有意为之。

  「苗队,你不懂了吧,这个是远程监控,那边拍到的都存在服务器里面了,
跟以前的不一样!」邵阳给我科普了一下。

  「给我的这个你们有没有备份?」我想到了点什么。

  「有,你是想……」

  「都删掉,就我手里有就行了!」

  「那我们得要那一部分……」

  「你亲自来处理,只要没有别的备份就行。用你的话说,你知道的越多,对
你越没有好处,是不是?」这句话就算是威胁了。

  「我脑仁儿小,装不了那么多事儿,您别吓唬我!」邵阳很知道风向,是聪
明人。

  交代好让他明天一早来取,看时候不早,我也准备睡了。

  半夜的时候,却出了一点小插曲。

  我睡觉的时候很死,但操蛋的是,我并不是很容易入睡的那种。或许是受伤
的关系,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我的睡眠基本还算规律,但一样在睡前有些难度。所
以一般的时候,我的手机是选择静音的。

  可我忘记了一件事,就是我还找邵阳要了一部手机,而且没来得及设置。这
个手机因为是新号的关系,还没用过,所平时以也没人会往上面打电话,知道这
个号码的只有李辉和邵阳两个人。可就在我要睡着的时候,电话突然就响了。

  我伸手去接电话,耳中却隐隐听到几声沉闷的动静,应该是人的脚步声。

  「喂,大半夜的不睡觉啊?」我嘴里说着,身体却在床上挪动起来,还好我
出于习惯保留着在身边放点东西的习惯。【不建议生活中绝大部分朋友这么做,
尤其是在身边放置各种武器,一般时候这会成为歹徒的武器而不是你的】

  我手里拿着的是一根强光手电筒,手掌大小,开关在拇指的位置,然后我把
它指向了门口的方向。如果没听错,外面的人刚才不是离开而是向我的卧室这边
走来的。

  门是锁着的,我知道,但这未必能够挡住来人。

  「哥,是我。你怎么这么早睡了,我找你……」还真是他,欧洲那边难道…
…忘了时差这个事儿了,那边现在什么时间我不清楚,但绝对还都醒着呢。

  「你说你是吃饱了没事儿干么,这时候了还喝什么酒?啊!你在门口了?妈
的等着我啊你们……嘘……」最后一个字是我轻声对李辉说的,然后把电话放在
了床上。

  这破床垫就是不好,睡起来软绵绵的,动起来还带响,总之在半夜时候尤其
明显。不过我还是想办法下了床,光着脚摸索着把鞋穿好。【千万不能穿拖鞋,
真有歹徒的话这点时间穿上一只鞋也比拖鞋好】

  门外似乎也在焦灼中,不过他似乎是放弃了,我并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

  重重地拍了一下墙面,屋内的开关被我快速打开又关闭。灯光这时候首先会
对我造成视觉的障碍,开灯是不可取的,幸好因为卧室有地毯的关系,在外面无
从判断出卧室内是否开了灯。

  我矮着身子,躲在墙壁后面拨动门闩,打开后将面对的是什么,我都没选择。

  「咔哒」一声才响,一个人影瞬间就开门闯了进来!他一定是一直握着门把
手的,否则不会这么快。

  但可惜这人实在太快了,以至于站起身来时候才察觉屋内漆黑一片。我再次
把门关闭,手电筒向他照了过去,看到他手上一柄匕首挡在前面,全身穿的是一
套貌似专业的保安作训服。现在这时节和人比拼力气对我而言没有好处,比拼技
术的话对方手上有利器,我可不会冲上去找死。

  此时我身边只有手电筒还算是个武器,如果这时候功夫也算上的话,或许我
有两件武器也说得过去。【任何和格斗术也别拿来跟刀子拼,笔者习武有年,衷
心劝告】

  对方不是个善茬,视线被晃得瞬间就冲了过来,对着我的位置上来就是一通
乱刀。

  妈个蛋!见情况不妙,趁他看不到,我全身向下躺倒,朝着他来的方向就是
一脚踹出。这是经验积累而来的一脚,只要找到对方的位置,后面就好办了!

  或许他也没想到,我这一脚第一下轮空,第二下才踢到他的腿上,趁此机会
我连忙变换身体的姿势,两手按着地面猛地向后蹬出去。有经验的人都知道,人
的大致身高和各部分的位置一般来说相差是不多的,所以我这一脚顺利踹在他的
小腹上。

  我没有乘胜追击,而是退到门口,将门再次闩上了。

  「哼!」听到我闩门的声音,他似乎有些不屑。

  我同时还开了灯。

  门后有个衣帽架,空着,因为我并没有什么衣服可挂的。这时候才拿起这件
武器,是因为一开始敌情不明,不宜妄动。门外固然看不到屋内,但反过来是一
样的道理,我相信现在客厅的灯一定是开着的。

  这个暴露在我面前的人此时再也无路可去,被我用结实的衣帽架打倒在地,
然后就是保安的事情了。

  电话依旧开着,李辉听到我的声音,没说什么,只是道了个歉。白天天光才
亮,院子里来了一群人,带头的是邵阳。

  「苗队,卧槽兄弟对不住你啊!我这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你说怎么着我都行!」
邵阳的确满脸歉意,但我就是困。

  「你那个『荆』在哪儿呢?」我笑道。

  没想到他向后一指,说道:「这是李总的私人保镖,都在这儿了!」

  卧槽!有钱人就是气派。

  「我就留俩人就行,能斗地主就够了。」我知道一个不留肯定不好,但这么
多人太夸张了,也不现实。

  「还有个事儿,您的药到了。」邵阳赶紧又跟我说道。

  「送我师父那儿去吧,什么废话都别说,完了回来找我。」我懒得理他,实
在是困。

  但越这个时候越不能睡,电话很快打过来了,是猴子。

  「是我,谈谈吧!」

  很讨厌的语气,是马惠文。

  可想不谈也不行,这个货带着枪进来的,保安也不敢拦他,毕竟工作证是真
的,大案队的队长之一,不是闹着玩的。

  「我就特么烦你这手,赶紧的吧!」我沏着茶,不耐烦道。

  「三百万,我替你要的,让你挪窝的不是我!」公子爷就是这个脾气,一句
人话都说不好,不过办事还是很硬的。

  「钱我收了,精神损失费。」我指了指身后的卧室,痕迹还在。

  「妥了,人呢?」惠文问道。

  「这归二队吧?我没露面,交给物业了。」我摇摇头,家门口藏身终究不方
便。

  「你怎么打算的?」他喝了口茶,不穿警服还真像个公子模样。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还能怎么样?」

  他笑了。

  「这么选很傻逼!」这是马公子的评价,其实我也这么想。

  「反正我无愧于心就行,再说现在也没到时机,先看看呗。」

  「外面是谁的人?」他问。

  「李辉,还记得么?」

  「操,你想做柴大官人?」

  「我们缘分也就到这儿了,真当我是傻逼?」

  「明白就行,我先走了。」

  「跟你说一声,再有这一回,填进来的就是人命!」

  「我姑不知道呢吧?」

  「干妈岁数大了,我不能这么没出息。」

  「只要是你的事儿,瞒不住!」

  「我睡觉了。」

  这回我才稍稍感到轻松了一点。

  但是可惜,今天是平安夜。

  一个连信徒也不是的人,要平安夜有什么用?

  这一觉睡到下午,醒来时候感到孤独前所未有地袭来,我忽然涌起一股思念
之情。以前上学时候读诗词,总不理解为什么古人有那么多离愁别绪,何以如此
感伤。但在这一刻,我忽然发觉,当思念如约而至的时候,却不知道这思念落在
何处,竟是一种莫可名状的哀伤。这哀伤无处倾诉,也无可倾诉。

  这个时间不该吃正餐,我只好要了一些零食,虽然还有酒但我并不想喝,让
金大厨做了一份粥。只可惜还没入口,电话就打了进来。

  对于时间总是在你没有准备的时候来个突袭的状况,我现在基本上已经没什
么不能接受的了,只是这个电话多少在我看来有些迟了。她可以来的更早些,甚
至晚一些也好,最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打进来。

  「是我。」电话那边说道。

  「知道,我听着呢。」来电号码不认识,去意已决了该是。

  「离婚吧,我对……」

  我挂掉电话,关机。另一部电话在我的手心,攥着,直到攥得发热。

  「猴子,是我。」

  挂断,打来,又是新号。

  「队长……」

  「最后一句话……你怎么选?」

  「队伍还在么?」

  「你说呢?」

  「我也在!」

  「来我这边一趟吧!」

  我放下电话,想了想,拨了个号码。

  「说话。」老人的声音响起来。

  「干妈……」我还是有点控制不好情绪。

  「受委屈了?」

  「知道瞒不住您,怕给您丢人!」

  「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怕什么来的?」这是干妈常对我们说的口头禅。

  我下意识地向外面的天空望去,天色昏沉着,也许晚上会有一场雪吧,我想。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