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美少女魔法师的危险爱好】第三篇 IF线(BE)3.2-3.3话 伊蕾娜的失态和沦陷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美少女魔法师的危险爱好】第三篇 IF线(BE)3.2-3.3话 伊蕾娜的失态和沦陷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美少女魔法师的危险爱好】

作者:银龙诺艾尔
2020/10/15首发于sexinsex sstm p站
字数:15859字

  ### IF3.2 伊蕾娜的失态和无法挽回的失去

  这世界上,既有有强大的女性魔法师,就有觊觎她们的男人。如果能够在玩
弄那些美丽而自信、强大的魔法师的时候顺便得到她们的魔力,甚至掳为魔力的
储蓄罐和自己的肉便器使用,岂不是好上加好?

  这也是为什么在见不得光的地方,会出现并且流通着『魔力麻痹药』『性高
潮时吸魔药』这样卑鄙无耻的禁药。

  只是,所谓秘药也有着种种限制。比如即使是让魔力失效人身麻痹的『魔力
麻痹药』,也要本人毫无戒心,主动摄取才可以,而不是伊蕾娜在玩耍时洗脑士
兵所设定的那样,什么『随手撒到空中就会气化,就能让对方着了道』。而『性
高潮时夺取魔力药』,也无法突破原本两人魔力差距太小时无法夺取对方魔力的
天然限制。

  总之,虽然这些药是真实存在的,但若是那么简简单单就能有效,女性锻炼
魔力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因为如果药是万能的,只要被下药,最后都是会白白
成为男人的猎物和饵食而已。

  对于女性魔法师来说,如果不想被狩猎就要小心,如果不想被剥夺就要变强。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只要注意的话,即使拥有这些禁药也不能对女性魔法师任意
妄为。原本这是常识中的常识,但是在伊蕾娜这里,却并非如此。

  要说为什么,因为伊蕾娜是破格的存在。无论天赋,魔力池,和懂得的魔术
都是远远高于一般女性魔法师的存在。

  伊蕾娜并非单纯只是位魔法师,而是**天才**美少女魔法师。因此,所谓更
强,更小心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伊蕾娜已经是当世屈指可数的强大魔法师了。
因此对她来说,不消说,这些秘药只是日常的防御就能轻易无视的把戏,反过来,
她还要去强化,或者刻意制造这些药品能够把自己攻陷的虚假设定,否则自己倒
会因为无法满足『被侵犯癖』而痛苦。

  所以,或许她一直都没有真的理解,应小心提防种种针对女性秘药的意义。

  ……

  ……

  「啊啊!?啊昂、嗯哈啊啊啊!!?」

  「噢啦!该收今天份的魔力了哦!」

  「这家伙已经是高潮成瘾了啊。随便插插就去了。都已经习惯了每天被草了
吗?很好哦,嘿嘿,就这么一直让你鸡巴成瘾,成为没有我们就活不下去的变态
婊子算了噢っ!」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什么第五天?当然是伊蕾娜与士兵们玩『魔力夺取
加上被狠狠地艹』剧本的第五天。虽然名为魔力夺取,实则是伊蕾娜在喝假的
『药水』时高潮,顺便主动将魔力让渡给士兵们。但是在设定里,伊蕾娜不但被
当作精液罐子,还夺走了最重要的事关尊严的魔力,可谓是屈辱至极。

  总之,伊蕾娜这几天每天都会被十来名士兵团团包围,无法抵抗的情况下,
艹得昏天黑地,一直到士兵们全都满意为止。最初他们还是在运动场做,第二天
开始干脆就被士兵唤到了宿舍里。因为魔力被吸取,士兵们还威胁着诺亚的生命,
所以伊蕾娜任何要求都必须遵从,那么成为常驻男性士兵充满汗臭味的宿舍里解
消性欲,当然最自然不过的发展了。

  「伊蕾娜酱这么可爱,身体却这么骚,每天被肏还保养的像处女小姑娘一样,
啊啊太棒了,而且每次高潮都能给咱魔力……!!当这的士兵真是爽爆啊!有点
不好意思了都」

  「说什么啊,谁让诺亚和伊蕾娜她们又骚又贱,还装模作样欺负我们啊,活
该的吧?…………喔喔,不过小逼肏了这么久也不带松弛一点的,真是女神一样
的身体啊,妈的这真是赚大了,这样的话应该能伺候咱们几个月,不对,说不定
肏几年都没问题吧!」

  虽然无论是士兵的怨恨还是用诺亚要挟伊蕾娜都是伊蕾娜魔力干涉下的虚构
『剧本』,但至少在性方面的看法,全都是发自士兵内心的。毕竟如果连怎么玩
弄自己都要由伊蕾娜自己规定好的话,也太过于无聊了一点。

  这四天之内,伊蕾娜已经向士兵让渡了总计24000 的魔力,现在,在这几十
名士兵体内的魔力加起来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规模了。而今天,玩得越来越放开
的伊蕾娜,也是自顾自地决定了要给士兵一人让渡200 单位的魔力,这样一来,
士兵每个人体内的总魔力就超过了1000单位。

  再怎么说,最普通的魔法师体内暂存的魔力也就只有500 左右,而现在『诺
亚』的士兵中,拥有1000以上魔力的士兵有30多人,假设这些人都是魔法系战士
的话,可以说是极为出格的战斗力了。只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不然批量制
造强力军团岂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实际上这些体质并无什么特殊之处的普通士兵,如果超过五天以上体内寄宿
魔力都超过1000的话,『魔堕化』造成身体破裂的危险性就会很高,而士兵们沉
溺于异常的力量之下发狂也并非不可能,所以,按常理来说此时伊蕾娜也快是时
候收手,就像当初玩弄魔法师『吉库尔』的时候一样,将让渡出去的魔力收回来
了。

  「但是……『一边让渡魔力一边被屈辱侵犯』这样的玩法实在是太屈辱太让
人沉醉了……只要留心『魔堕化』的危险就好了吧?如果士兵陷入狂乱,以我的
本事也足以压制它,到时候再说也没什么问题。」

  伊蕾娜丝毫没有见好就收的想法。考虑到她的实力,有这样的自信也并非狂
妄。她的确可以在出事之前就搞定一切,收拾好所有魔力的归属,让一切都好像
没有发生一样,就连诺亚也无法责备她。

  但,那是在『没有别人捣乱』的前提之下才能说通的逻辑……这份过于天真
和大意的思考将伊蕾娜本人、乃至诺亚和埃梅莉娅都一起都拽下深渊的开端,是
那一天晚上的事情。

  ……

  ……

  「呼……今天也被『抢』了好多的魔力……这些士兵也真是的,都已经完全
摸清楚人家在被羞辱的时候就会一下子来一股小高潮的习性呢。这样的话,不知
道明天又会被怎样对待,又会失去多少魔力呢??这样的话,咱马上就可以成为
独当一面的性奴隶了呢?」

  那一天晚上,终于被士兵们玩够放过之后,伊蕾娜清洗好自己的身体,套上
白色的睡衣,一头扎在床上翻滚,正打算开始回味白天的凌辱感受。

  今天总共失去了6000的魔力、大小高潮泄身达百次以上,原本精力充沛的自
己,这时也是相当疲惫,但身体这份倦怠十足,软绵绵的感觉,正是性奴隶化的
证明,让人心醉啊——伊蕾娜是颇为满足。

  「呼呼………明天的魔力让渡就稍微控制一点吧。超过1000单位的话,弄不
好的话会有危险。恩,到时候好好地控制每个人的分量,再回收补充一些的话…
…应该就能被他们侵犯得爽的同时蒙混过关吧,嘻嘻?!」

  伊蕾娜从第一日到现在失去的魔力总量已经超过了30000 单位,不过,这还
没有达到伊蕾娜魔力池的上限。因此伊蕾娜依然是余裕十足的态度,因为就算士
兵们出现危险,以现有的魔力也足以应付。明明简单地收回魔力就好,她却依然
想着怎么开源节流,用更聪明的方法来继续下去这场戏。

  但是,伊蕾娜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突然出现在房间外的多个人的气息,
让她就算怎么悠闲,也忽然敏捷地跃到地上,向着门口摆好对敌的姿势

  裸足刚刚落地的瞬间,房门就被势头很猛地踹开,几个大汉鱼贯而入。

  「喝啊!冲进去!?」

  「乖乖给我绑住!?」

  「去啊上啊!」

  「咕噢噢噢噢!?」

  「切………!你们这些人……虽然我很欢迎性方面的袭击吧,但你们这到底
是怎么………哎呀?」

  侵入房间的正是白天侵犯伊蕾娜的士兵们,伊蕾娜在用眼睛确认了他们的身
份之后,只是一瞬间,就让侵入的士兵们倒伏在地上。

  轻叹口气,伊蕾娜确认了一下士兵们的状态,然后开始了思考。为何他们会
在自己的安排和意料之外突然侵入进来?伊蕾娜试图用魔力干涉从他们的脑中直
接查明答案,但……却被弹开了。

  「唔………硬撬开他们倒也是可以查明白,但是……如果过于刨根问底就会
被对手察觉。那么,追随着这份魔力的来源的话如何?……」

  虽然对意料之外被弹开的魔术感到讶异和恼怒,但伊蕾娜立刻回归了理性思
考,她虽然可以无视士兵的生命直接从脑子里挖出答案,但想想还是放弃了,于
是,她打算马上对不知名的侵入者的魔术展开追踪。

  ……

  「没有那个必要了。对他们进行魔力干涉的就是我。」

  「………你?哪儿来的?」

  只穿了一件单薄丝质睡衣的伊蕾娜此刻面如寒霜,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间
里,一个男人已经忽然出现在房间门口,阻止了她出门。

  黑色衣服的不详中年男。他的两边还站着两名被控制的士兵,无言地持刀向
伊蕾娜逼近。

  明显这不是城镇的居民,忽然登场在此处,让伊蕾娜不由地怀疑,是不是城
镇早就混入了不法之徒。

  「我吗?我啊,是接受别人的委托来到这个城镇,邀请『诺亚』前去一叙的,
也就是区区一名『诱拐犯』而已啦 .然后呢,正好碰到合适的机会,就收下了你
们这些士兵作为手牌。

  虽然也不知道是怎么个回事,这边的士兵竟然都被魔力强化过了呐,于是咱
只需要向诺亚那边送过去了六个人就能拿下她了,这么一来呢,我就亲自到最棘
手的你这里来把你搞定,很简单吧?「

  「你说,什么………!诱拐,诺亚!!………你觉得我会允许你这样妄为?!」

  虽然男人不肯报上名来,却把自己的阴谋全和盘托出了。难道是觉得已经胜
券在握吗?

  伊蕾娜在听到诺亚名字的瞬间就怒不可遏,罕见地认真地把眼前的人收拾掉,
她的瞳孔眯成细线,仿佛毒蛇之眼一般吐着愤怒之火,随时准备将眼前的男人活
剥。这样的伊蕾娜可以说是很罕见的。

  在伊蕾娜突然散发的可怖气场之下,空气仿佛都被冻结了,虽然仅仅只是一
瞬,男人也不由自主地感到了某种致命的危机,甚至于下意识地喉头紧张一动…

  但是,这气场却仅仅维持了十秒不到。下一刻,伊蕾娜却突然身体一晃,失
了方寸。

  「先回收魔力………!咕!?啊啊………什,么,发生了………」

  「………呵呵,生效了啊」

  就算认真对敌,伊蕾娜不回收士兵身上的魔力也无从谈起,但是,刚回收魔
力完毕,伊蕾娜就忽然眼前眼冒金星,全身感觉麻痹起来,魔力的运转也不再通
畅。她难以置信地望着地面,抱着自己身体,不得不难受地委顿在地,接着趴倒。

  「怎么着?动不了了吧?也是啊。看看我手里的这个……这可是事前在士兵
们水里放的高浓度『魔力麻痹药』。知道平时是根本没机会用在你这种人身上的。
就这么搞了。哈哈……居然散给士兵魔力,在这种时候,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
脚啊。

  好了。然后是……这个,嘿咻,炼入『魔力麻痹药』和『魔力封印药』的特
型首枷。这样,就算是你,也什么都做不到了啊。……呵呵,虽说这么强,却也
是照样疏忽大意了啊。那咱就去找诺亚呢。你就在这里,给我乖乖的等着看吧。

  虽然『魔力麻痹药』在有防备的前提下难以生效。但,若是在**无防备的士
兵身上污染**的魔力,自己主动去纳入身体中又是另一回事了。原本魔力麻痹药
的本质就并非是麻痹人的肉体或者身体组织,而是污染魔力。更何况,伊蕾娜是
一瞬间收回多达近三万的恐怖巨量魔力。即使是强如伊蕾娜这样的论外级魔法师,
在这样的冲击之下,也等于当即全身被过量浸毒,没有失去意识就已经不错了。

  要说伊蕾娜会在这里跌倒或许也是某种必然。毕竟,正常的魔法师绝不会玩
什么让渡出自己极为宝贵魔力的把戏,而通过污染无防备的纯魔力而给其主人下
毒,也只有对伊蕾娜这种会把自己魔力散给众人的奇葩魔法师才会生效。

  此刻,伊蕾娜落得头和双手都被特制金属首枷固定起来的悲惨下场。银色的
首枷看上去细致精美,倒有几分好看,但是其中渗入的秘药,却是货真价实的危
险成分,对于此刻魔力彻底被封印,无法做出任何解毒或者抵御性魔术的伊蕾娜
来说,身体中的毒素和脖子上的枷锁如同大山般沉重地压制着自己的身体。什么
都动不了,什么魔术都无法发动。此刻的她是多年未遇的——真正手无缚鸡之力
的状态了。

  伊蕾娜究竟是伊蕾娜。她虽然满头虚汗,但依然在计算着自己能够稍微运转
一些魔力的时间。就算是到了如此境地,或许过一会也能稍微回复一点魔力来做
些什么……

  但是,这段时间已经足以让那个男人与士兵一起抓获诺亚了。而那时候,一
切就完了。

  伊蕾娜痛苦而后悔的目光盯着男人远去之后空荡的地面。士兵们在抽去魔力
要么是男人的手下,要么就陷入昏厥……此刻诺亚的城镇中没有任何人能救助自
己,一切都是自己的疏忽造成的……

  ……

  ……

  「啊………伊蕾娜………!怎么………难道说你真的被他们………」

  「………诺亚………对不起………我被嵌在了这种东西里………」

  「嘿嘿………果然等我回来你都还是没法动呢。」

  男人离开十几分钟后就回来了。带着被捕的诺亚一起。

  伊蕾娜在睡觉之前被突袭,然后遭受『魔力麻痹药』的饱和攻击以至于动弹
不得,此刻更是头与手一起被金属枷锁拘束。天才魔法师现在也是区区一副任人
鱼肉的模样。她凄惨地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男人牵来诺亚。和伊蕾娜相反,她
是一身黑色的丝质睡衣,似乎也是在睡前被突然袭击而抓住了。

  伊蕾娜看着她,心头一颤,然后将视线心虚撇了开去,不敢面对好友的眼睛。
但是,她刚才不像样的回答,却也已经明白地告诉诺亚一个事实——自己是不情
愿地被这刑具般的东西拘束住的,而不是演戏。她真的输了。

  诺亚看着伊蕾娜这样的反应这才忽然明白,己方是真的遭到了危机。此刻,
绝望的神色才逐渐爬满她的面庞。

  男人乐呵呵地看着两人的模样,忽然闪到诺亚的身后。然后手伸进了诺亚的
衣服之内。

  「恩,虽然很突然,我想告诉你们我的魔力量大概就是2000左右的程度。虽
然和世间一般人比我有自己很强的自信,但是和你们认真地对决的话肯定是赢不
了的。这点我承认……但是呢,不从正面上的话,我也可以赢。对吧?情况就是
如此。库、库……」男人阴险地笑了。「怎么样啊,嵌在我的魔力刑具里,然后
让你最重要的人被我抓住的感想,是如何呢?」

  「………不要,不要碰我………咿呀!……」

  「………不要用你的脏手碰诺亚啊啊………!呜啊啊………」

  伊蕾娜和诺亚的丝绸睡衣款式是成双成对配套的式样。因此在同样的设计之
下,诺亚因为身高稍高,衣服显得稍短一些,此刻,平时被长筒袜包裹不被外人
所见的雪白大腿,也好无防备地暴露在外——原本就是悠然的时刻所穿的睡衣,
又怎会预料到被邪恶的侵略者看光的情形呢。

  男人一手在诺亚的腹部不老实地游走,另一手在大腿上抚弄,像是刻意给伊
蕾娜看一样。

  伊蕾娜狠狠地盯着男人,『不许碰她!!』虽然这样悔恨地叫着,却没有任
何的威慑力。

  「不想让我碰就用你那得意的魔术阻止我啊?怎么,做不到?」

  「嗯啊………恩啊啊………啊,不,不要这样………」

  「诺亚………!呜呜,咕,你………!」

  男人仅仅只是卑鄙地,一味地挑逗着诺亚而已。

  但是,无论诺亚如何厌恶,她此刻同样喝下魔力麻痹药,手上戴着手铐,能
做的就只有扭动身躯而已。这无法阻止男人,唯独增加着男人手上猥亵的情趣。
伊蕾娜眼中冒火,想要发怒,一个猛冲,却只能向前凑一点点距离,然后脸就无
力地啃在地面上。

  「诶……嗯……虽说是遥远的荒废的血脉。却依然不愧是王族。这腿我能玩
一年啊……好啦,**这边**的状态又如何了?」

  微笑着,好整以暇地看着伊蕾娜。他的手越来越不规矩,充满暗示地,顺着
大腿的内侧爬上去,然后轻轻隔着内裤的布料触碰着诺亚处女的花瓣边缘。

  「咿呀………!那里,那里……啊…!」

  「诺亚………!你,你给我住手………!如果要解消性欲的话,用我来代替
她就好………!」

  当男人的手越过黑色的内裤,直接摩擦着诺亚的处女地时,伊蕾娜真的绷不
住了。伴随着诺亚的难堪喘息,伊蕾娜大声喊出了出乎意料的话语。

  「不,不要啊………!不要,不要再用你的手弄脏,诺亚了,呜………!」

  但是,魔力没有丝毫回复的伊蕾娜,能做到的事情是——没有。男人的手嚣
张肆虐于诺亚的胸前和阴阜,羞耻难堪地扭动着的诺亚,则散布出一股淫荡的气
味。

  如果是在平日,美少女领主展现出的这香艳的画面或许会让所有的士兵流鼻
血。但可怜的是,眼下见证这一场面的,却只有伊蕾娜。而她却是最不愿看到此
情此景之人。如果是平日,伊蕾娜自己戏弄诺亚的时候一定会觉得「好像多看看
可爱的诺亚的痴态呀」并且擅自性奋起来。但是,对她做这种事情的人不是自己
而是全然无关的某个男人,那她就谈不上任何兴奋,只有愤怒而已。

  「哼,手感很好的乳房啊。虽然不如你,但是这女的大小却是正好,手感不
错……啊。忍不了。哎。都是因为委托人说了『不许插入』恩,既然这样的话就
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吧………嘿嘿!」

  「呀!做什么…………!」

  「什………!」

  男人兴奋地将自己猥琐却粗壮的性器展现在诺亚的面前。他之前就已经撑起
高高的帐篷,摸不了几下之后,掏出肉棒插入诺亚似乎就是时间的问题。但是,
他似乎别有打算,将自己的性器得意洋洋地掏出的同时,把诺亚按在地上跪着,
然后用肉棒怼在诺亚的面前。

  突然出现的肉棒对于从未经人事的诺亚来说过于刺激,她不由发出高声的悲
鸣。伊蕾娜慌了神,想要爬到男性的脚边制止他,却做不到。

  「喂,老子的鸡巴,你给我含住………快点的。不喜欢?不含就杀了你的好
朋友哦?以她现在这个德行,我也可以轻易处理掉哦?不想看着你的朋友变成一
具裸尸吧?啊?!——」

  「呀啊………不要这样………呜………嗯嗯呜呜」诺亚的头被男人按着,向
自己的阳具凑过去。

  「诺亚………!不行的,不可以啊……!含那种人的………啊啊啊啊啊……
…!」

  但是,尽管屈辱地面对着陌生男人的恶心阳具,散发着微微腥臭的男性器,
黑发的美少女尽管脸上满是惊骇和恐惧,还是——一点点地靠近。

  她的举动,让伊蕾娜痛苦地嚎叫起来。

  然后,诺亚的樱唇碰上了。碰上了侵入者得意洋洋的肉棒,用粉嫩的嘴唇和
清秀的小嘴,张开,缓缓地把凶恶的巨物含入了。

  「——啊啊啊啊啊………!」

  「嗯,嗯呜呜呜………咕呜呜呜!………」

  「切……舔得什么鸡巴玩意儿。技术也太烂了吧。嘛。看在第一次份上,就
饶了你………喂喂,他妈多用点舌头啊」

  「诺亚!诺亚啊啊………!不可以做那种事啊啊啊………!啊呜呜呜啊啊啊
………!」

  诺亚因为撑住口腔的巨物,双眼含泪,光是让肉棒在小嘴里前后缓缓地进出
就已经竭尽全力,但依然认真努力地含住它,听到男人的吩咐,就使劲胡乱活动
着舌头进行着侍奉。

  和伊蕾娜与埃梅莉娅不同,根本没有『被侵犯癖好』的诺亚,对于口交也颇
有抵触,脸因为不适和恶心而扭曲,但即便如此,她也紧紧地含住男人的鸡巴,
一点都不打算放弃,无论怎样的笨拙,都呜呜地舔着阳具。

  少女口中的香津从嘴角流下,和眼泪并在一起。黑色的秀发无精打采地垂在
身侧,诺亚被手铐铐住的双手勉强地扶在男人的腿上,脑袋竭力地动着。

  丝绸质地的黑色睡衣此时就像情趣内衣一样,半露的娇乳、闪烁的手铐和少
女委屈却又恭顺的样子,在男人眼中就像是绝美的画卷,勾起他更旺盛的嗜虐心。
而另一边愤怒不已却什么也做不到的失败者少女,只是毫无价值的佐料而已。

  「就是这样。要认真地舔,从表面,到包皮的里面,都好好地舔干净,明白
吗」

  「诺………亚啊——!」

  望着诺亚努力而悲哀的身姿,伊蕾娜只有无尽的哀怒,以及对自己的悔恨之
情。

  ——『决不能让诺亚见到男人的肉棒』『决不能让她碰到那种东西』,伊蕾
娜一直在心中牢记这样的信条。但是,却因为自己的失态让诺亚遭受如此的羞辱,
伊蕾娜牙根都要咬出血,却无法做到任何事情,终于,她不忍再看,而是蜷成一
团,悔恨地哭了起来。

  在她的抽泣声中,诺亚还在认真地一味侍奉着男人。终于,她的努力得到了
回报,男人像是要爆发出来了

  「啊啊,要射了………哈啊!——」

  「恩呼………呜呜呜,………咕!——」

  「诺亚………啊,咿啊啊啊………!」

  「呼啊,真是爽啊………嘛……今天就玩够了到这吧。**咱和你可不一样**,
不允许节外生枝。为了委托人大人的好处,我就按照委托带走诺亚了……至于你
嘛……虽然委托没有指名,也把你一起带上吧。记得要谢谢我大发慈悲带上你哦?
嘿嘿——」

  「呀啊………呜呜,伊、蕾娜………」

  「啊………诺、诺亚………」

  男人的手下士兵走进来抓住诺亚和伊蕾娜的身体,牢牢地把她们的行动封住,
然后押走了。

  诺亚带着屈辱和绝望的泪水,踉踉跄跄。

  而伊蕾娜看着前方诺亚的样子,心中除了自责和后悔什么念头都没有,也没
法有。在方才受到的冲击之下,她除了失魂落魄地跟随着男人和诺亚,已经暂时
没有心灵的余裕去思考什么其他的问题了。而对于这之后,她们两人会去向何方,
此时的她们更是一点概念也没有。

  ### IF3.3 轮奸和沦陷,这次都是真的

  那是一位不祥的男人突如其来侵入『诺亚』,将伊蕾娜和诺亚带走两天后的
事情。

  两人被定期投药,严密拘禁,保持着无法抵抗的状态,来到某座城市中的一
座巨大宅邸。

  『我照着委托把诺亚带来了噢。还有就是,一位叫伊蕾娜的女人。……啊,
她已经严密地拘束起来了,无法使用魔术,请安心。』

  『辛苦了。做的好。……呼呼,哈哈哈。诺亚……真是好久不见啊,你还记
得我吗?』

  『你……………赛伊佛德………就是你指使的这一切吗?!……』

  『诺亚……你认识这个家伙?』

  两人被带到的是宅邸的主人与家族的当家——某个男人面前,而他就是这一
切事情的指使者和罪魁祸首。

  满是赘肉的男人身穿金光闪闪的恶趣味华服,看上去四十到五十岁之间,可
以说是一位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与品位的丑陋中年男人。

  两人被强行要求穿着最初的那套丝质睡衣,在男人的面前,面对着男人下流
的微笑,诺亚也不禁微微颤抖。

  赛伊佛德——那是诺亚熟悉的名字,伊蕾娜却还一时反应不过来。

  『嗯——我和诺亚大约在四年前见过一面……库呼呼,那个时候,她还很小,
但是已经出落得楚楚动人了啊。现在的诺亚就更加美丽了,而且已经成长得更像
一名**真正的女人了**. 诺亚啊。库呼呼呼…………』

  『………呜………』

  『诺亚?………是在**那间宅邸**的时候吗?………你在那里遇上了这么一
个讨厌的人啊……』

  毫无疑问,她们说的便是眼前的赛伊佛德。四年前,也就是诺亚14岁左右的
时候遇到的不淑之人,不知道是经历了怎样的执念扭曲,竟到今天成了这个祸患。
赛伊佛德毫不掩饰地用下流的目光舔遍诺亚的脸,胸,腰和腿,全身都不放过,
然后用手当场伸进自己的裤裆里,玩起了自己的鸡巴。

  这赤裸裸的淫欲,让诺亚身体震颤,难以置信。而伊蕾娜妒火熊熊的双眼,
死死地盯着赛伊佛德,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她的视线早就把男人钉在了墙上。

  『好了,诺亚。也该说说为什么把你拐到这里来了……不,应该说是我们的
缘分吧。库呼呼,我呢,要让你成为我的新娘啊!……

  『……知道吗,四年前我在那间宅邸见了你之后,就一直想要娶你为妻了啊。
……其实,原本我是想和你们宅邸的主人好好谈一谈,然后正面把你攻下来的。
谁知道,四年不见,你不但不在那间宅邸了,而且都开始建立国家的话,我还从
正面进攻就太蠢了吧……

  『……所以呢,就只好把你拐过来了。没办法,对吧?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
……总之,今天我是忍了好久了。快点,让我**尝尝你的味道**吧?库呼,库呼
呼哈哈哈哈!——』

  『我,嫁给你………!?不………才不要呀………!』

  赛伊佛德无视两个失败少女的无力抗议,丑陋地笑着站起来一把抱起诺亚,
在身上上下其手。睡衣的肩带耷拉下来,光着裸足,暴露着大量肌肤的诺亚现在
就像穿着情趣内衣诱惑老公的妻子。在男人的大手之下,没有魔力的诺亚等同于
是没有穿衣服,胸,屁股,大腿根全被男人尽情的用手指画着线,没有一寸地方,
能够躲开男人眼睛和手指尖肆意的品鉴。

  『诺亚啊啊………!不要啊啊啊!求你,要满足你的性欲冲着我来!求你了,
不要向诺亚出手!!咕、呀——!』

  『妈的!滚一边去闭嘴!不许你打扰赛伊佛德大人娱乐』

  身边的侍卫壮汉拉夫伸手将伊蕾娜的脑袋抓住,一把按在床边上,陷入床里
的伊蕾娜,只能呜呜呜地发不出声音,十分的凄惨。若是平日的伊蕾娜绝不至于
这样,但没有魔力又浑身麻痹的她,在男人面前就连头都抬不起来。若是就这样
按着脑袋不放,在床上窒息而死也未可知。

  『伊蕾娜?………!啊、呜呜………诶?』

  诺亚望着伊蕾娜的样子不由悲伤落泪,但是……忽然赛伊佛德的手停止了玩
弄她的动作,让她不由得发出困惑的声音。

  『嗯………拉夫,你先把手拿开。

  说啥子来着,你?……你替诺亚跟我做爱?恩,确实,你的美丽也几乎可以
和诺亚相提并论,那个骚的不行的身体就更是……但是,我的「新娘」一个人就
够了。没有找两个人的必要。『

  赛伊佛德的脸上,表情十分冷酷,即使伊蕾娜这样低声下气地用自己的身体
诱惑,名为赛伊佛德的男人依然仅仅执着于将诺亚收为妻子的念头,当回答她的
时候,他的眼中竟然是一点欲情都没有。即使是见多识广的伊蕾娜,也不由地心
底一寒。

  『咕………是那,那样吗………那样我就,做你的「小妾」也好!做你的
「性奴隷」也好!**不管是什么**我都可以做………!我绝没有想着要做你的
「妻子」。没有。但是……只要我能替诺亚来跟你做爱就好……!求你了!求你
了!………唯独求你不要对诺亚出手………求求你………』

  『伊、伊蕾娜………!不要这样………』

  就算再怎么被男人玩弄,就算房间内再怎么充斥着催情的魔术或者淫药,伊
蕾娜当着仇人的男人面,宣言要成为他的性奴隶和小妾,诺亚看着这样的伊蕾娜,
忍不住泪如雨下。

  『………哦?你说什么都会做啊。既然如此的话,好吧……如果你能做到的
话。』

  『……求你了,我做!我什么都做!』

  『……我的大宅里,算上我的下人和所有部属,大概有百人在这里。你必须
要做他们**每个人**的性奴隶。让他们全都满足为止,你不可以休息。如果……
如果在他们干你的中途,你只要有一次晕过去,我就当场给诺亚破身。当然,你
也决不允许用魔力回复体力。

  ……好了,你怎么想?要做吗?没事的。不想做拒绝就好,我不强求。甚至
只要你宣言放弃诺亚,我就这么放你走也无妨。当然了,诺亚就由我收下另外。
毕竟,我对你是没什么兴趣啊。对我来说,只要能得到诺亚就好。『

  「………我做。我一定做给你看。」

  伊蕾娜毫无犹豫地答应了。

  「不行啊!如果你听他的话,伊蕾娜………!那可就……哇啊!」

  诺亚的话被堵住了。

  什么都做。既然一瞬间勾起了赛伊佛德的兴趣,伊蕾娜就必须说出这句话。
什么都会做,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做。就像救命稻草一样,为了拯救诺亚,伊
蕾娜只有抓住这唯一的希望。就算是与百人做爱,就算是不允许失去意识,就算
是不能恢复体力,无论多么性经验丰富这对于伊蕾娜也是极为苛刻的条件,但伊
蕾娜也必须要抓住。

  啊……都是我自作自受,伊蕾娜想着。我们失去了魔术,失去了自由,也没
有体力……但是,如果要救出诺亚,就算是陷阱也……

  『库呼呼,这样啊,这样啊!……那好,我们换个地方吧。去能装的下一百
人的地方。这里可是不够看好戏的啊。拉夫——去把大伙们给召集起来』

  『是!——』

  『………诺亚,不要担心。我没关系的,我不会有事的』

  被赛伊佛德塞着嘴抱走的诺亚噙着泪水,用极为忧心的眼神望着伊蕾娜。而
伊蕾娜只是寄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拖着软软的身体,勉强地走出房间,向着之
后百人与自己的『处刑场』走去。

  ……

  ……

  本来用来召开宴席的大厅被改造成了百人淫戏的场地。

  赛伊佛德抱着诺亚端坐高台的宝座上,如同小国的国王与王后一般。

  台下的伊蕾娜向台上的诺亚露出无畏的一笑,然后静静地等待着自己和诺亚
将面对的命运。

  即使是伊蕾娜,同时和一百人『作战』也实在是属于未知的领域。要说认真
评估的话,体力问题这方面当然是最大的问题,只是,伊蕾娜想到,自己在当初
第四迷宫都市的肉便器play的时候也有过一周无休息的连续做爱,既然如此……
那么这一次,就算是不允许用魔术回复体力,或许也能『船到桥头自然直』才对。

  并且伊蕾娜还有其他的考虑——如果被不断侵犯的话,一定会得到精液,而
用精液,就可以在被『魔力麻痹药』污染的魔力之外,再生成少量的新魔力才对。
这样的话,只要经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做出抵抗,也就可以救出诺亚了!

  所以,最关键的是,一定要在自己恢复抵抗能力之前阻止那个男人向诺亚出
手。一定要稳住他!

  明明这是伊蕾娜一生都罕见的能被百人同时侵犯的超兴奋级play,但更罕见
的是,伊蕾娜却毫无兴奋,而是在内心极为严肃认真地思考着脱身之路。而在她
思考的时候,大厅的门敞开了

  「我把他们带来了。三十人,这是第一批。剩下随后就到。」

  「恩。那就赶紧开始吧……来,诺亚,我的新娘,一起来见证这场好戏吧」

  「………伊蕾娜………」

  「喔喔………!听说能干好女人咱们就来了……没想到是这么好的妹子啊!」

  「呜哇!乳牛吗,我要揉个爽!」

  数十名男人鱼贯而入。男人们赤裸裸的视线视奸着伊蕾娜,还没接触就已经
恨不得把这大厅中间的雌肉生吞活剥。伊蕾娜深吸一口气,众多几乎没怎么穿衣
服的男人们散发出的汗臭等等雄性的气息已经猛烈地熏陶过来,她催眠着自己,
深吸一口气。

  然后张开双臂,像是下贱的娼妓一样,毫无防备、毫无掩饰地展示着自己凹
凸有致,色情的胴体,邀请男人们品尝——

  这样一来,无法控制兽欲的男人们就如潮水般扑上来,把白花花的肉体围在
中间,吞没——

  仅仅一瞬间,伊蕾娜的睡衣就被撕成碎片消失在人群中。然后伊蕾娜也消失
在了一片肌肉之中。甚至于她的娇呼,在男人们七嘴八舌的赞叹、争吵之中,也
淹没到难以听闻。而赛伊佛德则浅浅地笑着,揉着怀中诺亚的裸肩和大腿,与她
一起远远望着这幅光景……

  『这才没五分钟,骚妹子就这么湿了啊?』压在伊蕾娜裸体上的男人嬉笑着
大声道。

  赛伊佛德轻轻歪歪嘴角,『嚯,这伊蕾娜,就这么想要被肏吗?』

  此刻无数双手摸遍了伊蕾娜身体的上上下下,就连头发,耳垂,菊穴,脚心,
身体的每个角落,都被围上来的男人们摸索着,争抢着,用作鸡巴的自慰道具。
而有幸首先抢到前穴后穴头筹的男人们挺枪上去干时,发现赤裸的美少女牺牲品,
已经淫水潺潺,请君入瓮。

  抱着一丝丝的希望,『被侵犯癖』再度适时觉醒的伊蕾娜,至少此刻是稍微
找回一些往日的精神,竭力地讨好着赛伊佛德和肏着自己的男人们。但是,在边
上远远望着的诺亚,看着伊蕾娜的模样,再被赛伊佛德质问——伊蕾娜是不是就
是喜欢被肏呢?即使她想要为挚友辩驳什么,也没有一点自信和底气了。

  「既然如此就笑纳了,干爆你啦,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骚妹子!」

  「那咱就干菊花啦!」

  「恩哈!?昂~~啊!?咿啊~~!?」

  「喂喂,你别他妈擅自挤进来啊……嘿诶,这奶牛一样的奶子真是太合咱口
味了」

  「喂,骚逼。赶紧握住咱的鸡巴,别装算了,不是这都这么有感觉地撅屁股
了吗?快点伺候我们啊,这么多人排队呢不知道吗?」

  赛伊佛德和诺亚在台上悠哉观战,而下边一个接一个,队伍长的看不到边的
壮男们,挨个等着插爆领主款待的免费淫穴。

  平时为领主辛苦干活的男性士兵和下人们听说有领主不知道哪儿搞来的极品
骚女人可以干,全都像过了节一样涌过来。而在他们过剩的淫欲和积攒的狠劲之
前,伊蕾娜那一点点的被虐的觉悟,被淹没也只是时间问题。

  高扬起娇媚的叫床声的伊蕾娜,仿佛回到了那个肆意安排玩弄男人的过去风
貌。她的浑身上下,甚至脖子,臂弯,腋下,腿边都是摩擦的一只只肉棒,而自
己泛滥的淫水已经涂抹满了身体,但是,身下,身侧,以及外边围着看不到边的
雄性肉体,这幅场景实在是过于的可怖,诺亚几乎想要紧紧捂住嘴。即使是在当
事人的伊蕾娜尚未察觉,兀自沉醉于短暂的性高潮中,但在她这个局外人看来,
强行淫贱地与男人们『对战』的伊蕾娜,实在是显得渺小。

  「啊!?恩啊啊!!?嗯啊………咿呀啊啊~~!?」

  「喔喔………这妹子的小逼,真是不简单啊。这玩意儿是相当牛逼的名器了
吧………」

  「菊穴也很赞啊。听说……这玩意儿到底哪儿找来的啊,尝过她的骚穴别的
女人的还怎么用啊?」

  「……知道吗,这可不是哪儿来的妓女,听说好像是主人俘虏的大魔法师哦?
超级有名的那种!」

  「……操,真的假的?主人竟然给咱这么好的货来干,啊啊……大人太伟大
啦!」

  「不是吧?那是谁啊?说不定咱听说过——」

  「听说叫伊蕾娜啊——」

  突然被爆插双穴的伊蕾娜,又忽然听到自己名字,无法自制地泄出了阴精。

  啊……明明必须和百人对战,现在还没有一个男人射精,自己就先去了……
对于伊蕾娜来说,这实在是过于危险。但是,因为平日的爱好所导致,伊蕾娜对
于擅自高潮实在是没有什么控制力。换句话说就是……伊蕾娜根本忍不住高潮。
所幸,目前的男人们过于沉溺于伊蕾娜诱惑极致的身体,而没有对她穷追猛打,
否则实在说不好还要高潮几次幸

  「那个女人,刚才高潮了吧。库呼呼,现在就高潮,体力保得住吗?库呼呼」

  「伊蕾娜………呜呜………」

  就这样,男人们在持续多时的责辱中终于纷纷忍不住在伊蕾娜的身体里中出
或是射到伊蕾娜的身上。沐浴了几次白浆的爆射后,伊蕾娜同样兴奋的身体,也
挨个用高潮与淫水奉还。

  「嗯嗯哦,啊啊啊啊!!?哈呀………!?」

  「哦?又去了啊。嘿嘿,伊蕾娜酱被中出到高潮的时候,表情好妩媚啊,这
就是所谓抖M 变态的气质吧?」

  「就这么简单高潮的话,跟我们这些人你不去个一千次哪儿能完事啊。哈哈
哈哈哈」

  伊蕾娜一次一次地,无法忍耐高潮而泄身了。因为有着高潮癖,无法控制自
己身体高潮,随便被内射被挑弄就会高潮,这些都被说中了。……或许这时伊蕾
娜对自己的选择也有了少许的后悔之情。

  因为她一心想要救助诺亚,这样下去的话,能保留体力救诺亚就奇怪了。就
算是半途搞到一点魔力,是否能够自己使用也不清楚。所以伊蕾娜很努力,很努
力,想要控制自己不要去、不要泄、不要高潮,但是到头来全然无法忍耐快感,
还是泄了。

  就因为一直过着放任自己输给快感的生活,伊蕾娜现在唯独做不好『忍耐』
这件事。就算把自己被轮奸当作是一场play可以忍住,但是,对于高潮却是忍不
住。

  「哈啊?啊啊………?昂啊!?哈呀呀啊啊!?」

  自己的叫声越来越像甜美的叫床。而自己无法否认的是,每次高潮,理性就
离自己更远一份。伊蕾娜一生从来都没有像此刻这样恨自己的淫贱体质。

  「好了,该老子上啦!」

  「我来我来!」

  「别你妈挤了!」

  「知道后边多少人吗?又来了二十个。不挤挤今天还操你妈啊?」

  至少让我休息一下吧。伊蕾娜想到。这样想着,男人却停不下来。男人们无
穷无尽。根本看不到边。

  我为什么要跟这么多男人做爱来着?为什么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要更凶猛,更
狂暴?伊蕾娜想着。啊,是了,因为我是这样约好的……所以,必须接受一切…

  「哈啊?啊啊………?昂啊!?哈呀呀啊啊!?………?咿呀啊啊!?」

  但是,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只有高潮,不断的高潮了吗……

  「库呼呼………诺亚,你说她会在第几个人支撑不住呢?」

  「………伊蕾娜………」

  不断升级的淫乳和性交的宴席之下,唯一的正餐伊蕾娜被无数男人享用着,
体力一点一点被榨取,削减。赛伊佛德看着看着就明白,她会在和百人的做爱之
前很早的时刻就完蛋。而诺亚只能泪眼朦胧地目送着沐浴在精液中友人的坠落。

  ……

  「嗯嗯………!?啊、哈啊………!!?」

  「嘿嘿,我射啦。小骚逼给我接好!」

  「我这边也快了。嘿!」

  「老子射太快了,但是听到这女人骚的不行的淫叫,又硬了,哈哈哈」

  自从伊蕾娜被男人侵犯开始已经过去三小时。亏得赛伊佛德信守诺言一直悠
闲地观看着,但诺亚和伊蕾娜都已经濒临极限了。数十人在伊蕾娜的全身上下每
个洞都射满精液,每个角落都被当作自慰套使用过了。在没有魔力的情况下,伊
蕾娜持续不断地高潮,到最后连淫水也泄不出来,就只是由下体带动着全身,一
味地抽搐而已。这样下去,在满足百人之前,伊蕾娜会体力耗尽晕厥过去已经是
板上钉钉。

  「库呼呼………这女人有一套嘛。那我的手法也要变一变了。」

  「………赛伊、佛德?………」

  的确,看上去伊蕾娜已经必败无疑。但是,那毕竟是曾无数次与男人性战,
也曾完成过百人斩,经验丰富的伊蕾娜。她并非只是被白白侵犯肏弄,而是在沐
浴着精液的过程中,尽可能使用精液提炼出了不受『魔力麻痹药』污染的少量魔
力。尽管少的可怜,但只要再多吸收一批男人的精液,伊蕾娜觉得就够积累出足
以带着诺亚逃出这里的魔力了。

  所以,只要再等等,再忍一会,再被肏一会……就可以逃掉了。

  伊蕾娜稀薄的意识中,唯独这个念头一直不灭。一直维系着,让自己坚持着,
侍奉着男人,与男人像机器一样交欢。但是……就在这时,赛伊佛德对手下的男
人开口了。

  「你们几个~~到了用药的时候了。」

  「嘿嘿。你们几个,多弄点药过来。种类嘛,就按屋里平时准备的那些来,
选你们喜欢的就行。」

  「喔。明白,老大。那俺就要精力增强剂」

  「那我来上媚药吧。我要让这骚逼爽飞天啊」

  「我嘛………啊啊,想起来了。该喝魔力麻痹药了吧?」

  「不对吧,不是刚喝过」

  「……这你就不懂了……嘿嘿,这玩意儿喝过头的话,女的软塌塌地一抽一
抽的,玩起来更够劲哦」

  「嘿……老子要搞点新的,你们一会瞧我的吧」

  ……

  当伊蕾娜注意到什么的时候似乎已经太晚了。

  「……诶………等,等下!啊………!」

  「什么………伊蕾娜………!」

  赛伊佛德一声令下,手下抬进大厅一个木箱。男人们像寻宝一样在箱子里翻
找出自己的宝贝,有的当场自己把精力增强剂喝了,有的则坏笑着来到被人群包
围的伊蕾娜边上。

  过于疲惫中连意识维持都困难的伊蕾娜,根本无从抵抗而被一个接一个地塞
进嘴里魔力麻痹药、媚药、最后,甚至于麻药之类的毒品。如果是平时的伊蕾娜,
完全可以用庞大的魔力抵抗。但是,魔力基本全部处于麻痹状态下,她是在一辈
子前所未有、完全没有抵抗的状态下,任由毒素迅速侵蚀身体的各个角落。

  药效发挥十分完美。伊蕾娜的身体,几乎很快就发热起来,而双目也失去了
光彩。至于方才的伊蕾娜心中的最后一丝筹划与希望,也随着麻痹药吞没她最后
一丝可以支配的魔力,麻药彻底腐蚀掉她的意志,而化为泡影。

  诺亚见状凄惨地叫起来,但立刻就被赛伊佛德扇了一巴掌而住口。

  「你在做什么呀………!你,你到底要把伊蕾娜弄成什么样子………!」

  「我说过的吧。我有兴趣的就只有你,诺亚。其他的女人,爱怎么样都好。

  我说过的。这女的只要愿意放弃你,然后对这事发誓闭嘴不再掺和。我就放
了她。但是呢,那个女的不放弃你。所以我只好用药把她灌成废人一个了。没办
法,对吧?……好啦,你们几个,给我继续搞她「

  「嘿嘿,安心哦。小姑娘。我们用药把你弄坏掉也会对你负责好好宠爱你的
哦」

  「会让你变成除了药和鸡巴啥也不在乎的变态的。嘿嘿,到时候你也会喜欢
的!」

  「大人说玩坏也没事啦!怎么灌药都可以。就拿她试试药嘛。看看这种有魔
力的骚女人能承受多大的剂量不好嘛?!」

  「哼,诺亚,说起来你对马上当你丈夫的男人也是没有什么像样的态度啊。
那个女的也玩坏了,你也该自觉一点,知道自己的身份立场了哦?」

  「啊………!啊呀………」

  赛伊佛德掏出一支注射器,扎进诺亚的手臂。里面却不是对付伊蕾娜用的魔
力麻痹药或者媚药。而只是安眠药。赛伊佛德的冰冷话语是诺亚耳边最后传来的
声音。在诺亚意识变得稀薄之前,她最后一次试图努力望向远处,看清现在伊蕾
娜的样子。

  「接着!媚药三连发!」

  「嘿嘿,安眠药和兴奋剂混在一起会怎样啊?好期待呢」

  「嘿嘿,她可是什么超牛逼的天才女魔法师哦?结果会很出人意料也说不定!
反正那么厉害,是不可能随便死掉的嘛!想怎么试验都没问题!」

  「唔额………诺………亚………」

  「伊蕾………娜………」

  在诺亚模糊的视野中,被男人们围着灌药、玩弄的伊蕾娜早已不再有动作,
仅仅是在男人的摆弄下目光呆滞。即便如此,她最后也感觉到了诺亚的目光,努
力微微侧头向她这边望过来。伊蕾娜的眼中忽然流出泪水,回光返照一般地,想
要对诺亚努力地倾诉什么。

  诺亚的眼睛猛地一热,映在她眼中那个最为脆弱的伊蕾娜成为了她晕阙之前
记得的最后光景。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