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仙子下地狱】(同人文改编)第65章 (聊天流,信息量多,开始收伏笔)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仙子下地狱】(同人文改编)第65章 (聊天流,信息量多,开始收伏笔)

              【仙子下地狱】

作者ID:foraiur 次ID:妙筑玄华
2020年10月10日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
  这一章真也是把我这个萌新小白写的焦头烂额。

  为了篇幅节奏,我还是砍了沉秋那边的戏份,下一章稍微提点一下就是。

  关于艾琳娜的姓氏,我还真是去查了一下那些教宗,不想全是很普通常见的
西方姓氏,有些烂大街之嫌。所以我还是自编了一个姓氏,看起来顺眼点。

  毕竟,艾琳娜可是艾日天,她自己选的「本命字」。
***********************************

               第六十五章

  「绝影说的青嫣是谁?」沉如歌转头问道。

  「绝影给沉秋找的一个狐媚子小妖精,翻不起风浪的那种。二姐可是明白了?」
沉幼蝶端起一杯香茗端详了一会缓缓饮下,有些意兴阑珊。

  「这事,大姐必须知晓。人怎么样,你可以说说么?」

  沉如歌黛眉一凛,这可怎么行?也没问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而是直接问人
怎么样了——连自己小妹都说她是狐狸精,那她就真是狐狸精了。

  「可以暖床,前前后后伺候沉秋的那种,我想我已经说得够明白了。」沉幼
蝶放下了把玩在手中的茗杯,目光飘忽不定地望向了远方。

  「沉秋可是你的亲外甥,大姐的唯一的儿子!」语气竟是有些急促。

  妇人有些对自家小妹不满了,她想问沉幼蝶为何如此不关事,就在眼皮底下
都没制止。要知从小自己的大姐便是待她极好,连自己都有时看不过眼的。

  「大姐不置可否,我回信与她过了。」沉幼蝶叹了一口气,又闭上了双眸,
心中回想着自己情夫那一天晚上对自己的说辞。

  见到眼前自己这位小妹如此「不合作」,沉如歌有些不爽,便要如往常一般
发作,但又念及自己来此的目的,还是强制压下来了。

  一时间,又恢复到两人清冷对坐无言的情况,沉如歌有些心累了:都这么多
年了,老娘今日又腆着脸在这贴你的冷言冷语?是我犯贱还是你扭曲?我以为你
今日主动与我相见,还能有番和睦融洽的说道,看来是我想多了。

  好在,水镜的画面里很快就出现了那名叫青嫣的女子——果然就是一个小妖
精!沉如歌觉得自己今日所携的佩剑该是开张利市,痛饮妖魔鲜血了!还真没见
过如此胆大妄为直接展露妖异特质的妖女!那闪出异色光彩的青鳞,是在挑衅自
己的容忍限度。

  「哟,两位宫主居然都在,这不是更显得我寒酸了吗?」老祖化回人身后,
呵呵笑道,这些许路程,真就是转瞬即到。

  「绝影,你来得正好,你待会为我二姐解释解释,什么叫开枝散叶。」沉幼
蝶其实早就感应到情夫来了,她能感应到自己体内那颗丹种的异动,没等到坐于
自己面前的妇人发作,就率先发起了攻击!

  老祖之前是化作巨鹰的,那目力可是神俊非凡,早就见得茶盘前对坐无言的
两人气氛不对劲,所以一下来便先打了个哈哈,想强行缓和一下气氛。但是——
这沉幼蝶居然抛出了一个戳人痛处的说道,但老祖一时还真没会过意来,还只以
为是二宫主沉如歌和她小妹一样质问自己为何放任一个妖女勾搭沉秋——这事对
他来说,哈哈一笑便能带过,无伤大雅嘛!

  「小妹,今日外人在场,我不想与你争执。」沉如歌神情平和,语调正常,
也没瞧刚来此的老祖一眼。只是凝神关注水镜画面中的人,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判断!

  就如神女宫二宫主这名修为高绝的女剑仙「剑心通明」,观察力远超常人修
士。老祖的元神之道大成后,运使元神法门也同样如此,甚至在某些方面更是远
超拥有「剑心通明」的慧眼如炬的剑修。

  老祖自然也能看出这位刚不久前与他谈笑风生的女剑仙,现在她在美丽平和
外表下那翻涌的复杂情绪:嘴角轻微抽动,呼吸间隙幅度加快,自己的元神本体
甚至运使魔瞳法门察觉到了她体温的变化——持续了五息,又归复正常了。

  人老成精的幽冥老祖又怎么可能在五息之后再做回答:「修士开枝散叶何其
难也,世人讲究门当户对自然有他的道理,但又把人与人的缘分可能性大大降低
了。」老祖心思电转,瞬间想到眼前这位二宫主可是至今尚未有一子一女,而她
的外甥,自己的便宜儿子沉秋可是十七岁的半大青年了:「更何况,长辈期盼他
们的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和睦』而已。」虽然甚至只是表面上的和睦也好,但
我又怎么能让自己弟子受那委屈?老祖看着水镜中的画面心里说道。

  男人的话语一落,在场的两位美妇,心中皆有感慨。

  沉如歌想到自己天资卓绝,早早展露了习剑天赋,现在更是十境宗师,丈夫
乃是神剑宗宗主,可谓是门当户对。林岱岩修为虽是比自己低,但皇极九境怎可
不能说是人中龙凤?对自己更是千依百顺……旁人眼中的神仙眷侣,天作之合却
是自己俘获老宗主,操控自家公公的桥梁——他那唯唯弱弱又有些歹毒心思的儿
子的阳精怎么能与我孕育出骨血?孱弱的后代,不要也罢!……小妹怎么就那么
傻去找个凡人?

  沉幼蝶只觉眼前的情夫这番话便是对自己而发:自己的命运,便是从出生开
始就被人操纵,那个女人只当自己是利益媾和下的一个契约见证和一个能赠送他
人的礼物!是大姐在一直保护自己,从那天她和那个女人争执,抓住自己的手立
誓开始……什么门当户对?若不是大姐与姐夫对我的支持,我又怎么能见识这大
千世界的新奇?我又怎么能结识到那些精怪朋友?我又如何结识到当初一身书卷
气,只会之乎者也,对我百般忍让的前夫?若是要门当户对,我也如那个女人一
样精明算计,翻脸无情吗?呵,爱情的美好甜蜜,我已经品得两次,我也诞下了
自己的心头骨血。本该是与丈夫好好过日子了,想不到命运又在嘲笑着我的天真,
讽刺着我当初的任性!今后我只为自己与孩儿而活!眼前这男人,终究是大姐的,
他只是能提供一时的遮风避雨,和姐夫一样嘴上说得好听,却一直没做出实际回
应,直到一去不回,了无音讯。

  「沉公子,今日你这情形比前几日还惨啊。」青嫣碍于两位侍女在场也不好
做亲昵举动。只是脸上神色藏不住对自己那小冤家的心疼。

  「还好,今天我大姨来了,他不好一次把账目算清。给我留了面子。」沉秋
接过毛巾,把自己脸上的泥沙与血迹擦干。「姐姐,没事的。习武之人,受些跌
打损伤是家常便饭。」

  「当初,我可是没把你伤成这样过!今日你可又是把姐姐吓坏了。」青嫣本
来是对这次无甚悬念的比试很放心的,但那最后的突发情形着实让人惊恐万分,
亏这人还是紫龙山少主,输不起就趁早认输啊。而随后那一身诡异可怖作扮的绝
影先生出现,也是让沉秋受了一顿毒打的活罪。本以为就是做做样子,想不到真
就是毒打,拳打脚踢,拳拳到肉,头槌嘣嘣作响。

  「姐姐,今日多亏了你呢。那一大片的房屋,他们还都以为是我挥一挥手,
便起来了!」沉秋想转移一个话题,笑呵呵地说道。

  「你还笑,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笑得多难看,疼了吧?」青嫣只觉自己腮帮
都酸了。

  可不是嘛,自己的情郎之前还好好的,现在这副鼻青脸肿的样子,能叫她好
受么。

  「其实我心里感觉很好的,就是眼睛有些睁不开。呀,姐姐,我知道我眼眶
肿了,别让我照镜子啦。」

  「还不用昨日我给你的药巾香囊敷上,受完教训,先生也走了,就不要强撑,
活受罪这是。」看到沉秋兀自咬牙强撑,时不时哧牙咧嘴的,青嫣就想用手指戳
他那几个淤血肿包,太揪心了这是!

  「怕弄脏了姐姐给我的药锦了嘛,我就是个粗人,哪好意思……」

  「嗯?给你就用,还那么多讲究,不听话,姐姐就捏你这处了!」青嫣心想,
若是你因此破了相可就真是不美了,于是口气强硬了些。

  「好好好,我听,我听姐姐的。」沉秋忙不迭地赶紧取出一只药香扑鼻,有
着精美刺绣的香囊,敷在自己一处肿包处,并且运使功力,催动气血流转。那处
淤青肿包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了,青嫣看得如此才点了点头,神情缓和
了些。

  「沉公子,以后可得注意了。比试中也会有些意外,今次先生是出手有分寸,
但今日若真是刀剑无眼,只怕此地便是另一番惨状了。」青嫣知晓绝影先生教训
自家弟子的用意,往昔她也见识过那些统领训练手下妖人的残酷场景,所以她也
不觉得那番毒打有何问题。但受罪的人是自己的情郎,是与自己身与命戚戚相关
的人,从头看到尾的个中感受,唯有她自知了。

  「好姐姐,我也有事情想询问下你……」沉秋也不是什么不管事的二世祖,
听自己先生提点后也是心里有些想法了,但也想听听身边这位妖女姐姐有什么看
法。于是把紫龙山势力介入此地的事情说了一下。

  「沉公子,你可知我为何出临前把术法禁制重新关上了?你当时还说绝影先
生也没关闭,没甚必要的。」青嫣也没直接回复,反而说起早晨两人从先贤遗藏
的洞府出来的情形。她之前一直密切关注自身情郎,哪会不明白绝影先生要的是
什么答案,心里早有盘算。

  沉秋听后,沉吟了片刻。看了看在一旁的两位侍女,「姐姐,我也明白了。
是我不关事,也难怪先生会责罚我了,谢谢姐姐帮我补救。」

  「呵,你也是对人太信任,而没有自觉的缘故。」青嫣说的是沉秋有时没有
心眼,没有基本的防范心思,但她也明白情郎的能为,能孤身潜入水府刺杀妖人,
能沉着应对自身被俘的险境真是不错了——所以他是相信自己这个妖女的。

  「姐姐说的是,但今晚我倒是要悔下一桩应酬。不知道姐姐带了酒水没。」
沉秋也是两头为难,一边是亲人相聚,一头是为自己卖力的朋友。

  「早准备了,说什么自罚三杯,我看你自罚三碗都不够。放别人鸽子放个没
完了,呵呵。」青嫣想起中午的事情,倒是自己太过关切了吗?

  看到地面上多出了数十坛酒水,沉秋也是心思稍定:「谢谢姐姐了,我去去
便回。」他现在才明白身边有一个可靠的贴心帮手是多好。

  「不急。小雅,你也跟沉公子前去吧。就让沉公子掌掌眼,看看我们的小雅
的心上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青嫣打趣道。

  「嗯?小雅姐,你?」沉秋有些惊讶了。

  「啊??主人?噢!小梅你,你说的?」小雅有些慌乱,但她也是马上想到
了身边自己的好姐妹向主人吐露了自身的秘密。

  「还不谢过主人?」小梅一脸「坏笑」,心道,若不是我,你哪能有机会光
明正大的去见那陆姓小子?

  「谢,谢过主人!谢谢!」小雅连忙回应自家主人。

  「沉公子,可是要当一回护花使者了。」青嫣回头又笑道:「你还不赶紧跟
上去。天色晚了,你可就不敢走夜路回家了。哎,到时候,小雅就要被坏人扣下
了。」

  「啊,主人莫要说了呀……」小雅低着头,一路小跑至沉秋身边,帮他将酒
坛收入那仙家宝囊之中,她自幼做惯家活,见不得别人干活,自己闲着。

  「小雅姐,你脸红了,想必是真的咯!」沉秋也是觉得这位侍女有些有趣,
有些女孩家的天真浪漫,不由觉得自己今晚可是要好好掌眼把关。

  看着两人远去隐没在黑夜中,湖岸边的一主一仆也慢慢走回。青嫣幽幽说道:
「紫龙山,近年来真是强盛。就连此处水府地处偏僻,也是时不时有情报传入。
小梅,江湖就是这样,大鱼吃小鱼。你看了沉公子今日境遇,可还有继续修行下
去的心思?」

  「主人,小梅有自知之明。但婢子还是想尝试修行。」小梅今日见得自家主
人的心上人莫名奇妙就一身创痕,鼻青脸肿,心下也有些发毛。

  「嗯,回去罢。」青嫣能看出自己婢女有些修行的资质,但资质平平,若无
奇遇或是贵人提携,日后成就最多不过是个三阶,这也是凡人得到一些师承后能
达到的境地。

  ……

  ——「自知之明?想不到青嫣身边这名侍女也有些意思了。」沉如歌倒是耐
得住性子,看到沉秋走了后,也是要求眼前那名身材魁梧的男人将水镜术法就势
开始窥视那名叫青嫣的女妖。

  「若不如此,她焉能好好地活至今日。」老祖明白二宫主有些口风松动,水
镜中的两人,水镜外的自己若不是靠着这四个字……

  「沉秋刚才倒是长了点心了,知道提礼去上门赔罪。」沉如歌有些意外青嫣
还能帮沉秋梳理局势情形,也对他们话语中的那处禁制有些上心了:「沉秋与这
个女妖是不是有什么默契?刚才说话只说了一半。」

  「也就是一处先贤遗藏的洞府罢了,随他们去藏着掖着吧。也就几本功法典
籍还有些意思,我记得是有几部剑典,二宫主不若直接找小徒拿来一观,兴许有
可供参考之处。」老祖随口说道。

  「哦?你倒是说的轻巧,让我拿小辈的东西?」沉如歌得知情形也有些意外,
绝影如此说道,便是说他是发现者,然后转赠自家亲外甥了,想必也无甚太多珍
奇物品,所以兴致缺缺。

  「应当是不打紧的,二宫主你帮他掌掌眼,免得出甚意外,再正常不过。我
想沉秋应当不会这么小气。」老祖自认无甚问题,当初他也经常携手下势力发掘
修士遗藏的洞府,坐地分赃乃是随性至极!

  此语一出,也是让沉如歌打起了精神:「你为何不帮他看顾下,免得沉秋贪
多嚼不烂,修炼练出了岔子?」

  「这真是高看绝影了,术业有专攻,我哪有大宫主那般学究天人,通天手眼。
更何况我也不如二宫主这般独到眼光,直指问题要害,方才我已是切身体会到了。」

  「你倒是只顾吹捧我,可是看不起我小妹了?」沉如歌嫣然一笑,倒也是接
受了老祖的说辞。

  「罪过,罪过。望三宫主原谅绝影无礼。」老祖也有些纳闷,怎么今日沉幼
蝶做了闷声葫芦,一声不吭,一副清冷神情,就和她破六境后那数日一样。

  「绝影,今日沉秋之事,有劳你出面做恶人了。」

  沉幼蝶说完这句话后,又百无聊赖地望着远处一处探出云层的山角了。

  老祖心头叹息:哎,就是这个味!也不知道这婆娘怎么了,这气氛始终圆不
上来啊。昨夜里可还是好好的,情热似火,索取无度,你恩我爱。今日亲人相见,
与人做样子遮掩隐秘也不至于这样啊?你小时是与她有些磕碰,但现在又何必如
此拒人千里之外。

  「三宫主千万别这样说,待会我也要回函请罪宫主大人,虽然说玉不琢不成
器。但我也是希望小徒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而不是需要时时耳提命面。」

  「那你倒是可以放心,大姐不是不明理之人。倒是今回风从云有些蹊跷,他
应不是那种容易热血冲顶,蛮干猛打之人。」沉如歌虽然发现了事情的起因有些
不合常理,但也真没联想到是眼前这位幽冥老祖在捣鬼,蛊惑了那位习剑天才的
心神。

  「的确如此,正是因为出乎意料,所以让沉秋好好涨涨记性,下次可不会有
别人及时出手救下他了。」

  其实老祖的本意是要让沉秋吃上那一剑的,因为自己弟子体内藏匿着他的元
神分体,事态后果完全是由他控制。然后他再介入就不是如今日这般温和言语了,
想不到那姓齐的还有点能耐,后发先至击落长剑不说,后续发展也是处理得体,
难怪风啸天会派此人前来协助他儿子。

  「好啦,知道你严师出高徒,等沉秋回来后我们再说说他的事情罢。不过你
怎么又去给紫龙山风啸天下战书了?是不是以为他会看在今日的事情份上,会对
你下手轻点?」沉如歌也没多做猜测,毕竟刚才的比试,可大可小。既然有师傅
要出头为弟子讨说法,她也便不插手了。

  「迟早有一战,算算时日,双方也是准备充分。」老祖意指腊月时节,在东
域人魔战争的启端前,了结一些事情。

  「好!有担当!接下来这段时日,沉秋便交于我了,你专注自身修行便是。」
沉如歌见得沉秋刚才比试中展露的粗糙剑技真是没法直视,还敢用钢锏讨巧占便
宜,也就是低阶剑修修行不到家。要知道厉害些的剑修最不惧的就是势大力沉的
妖魔了。

  「怎么,你不继续调教沉秋了?」沉幼蝶也发声询问了,之前沉如歌说起眼
前的情夫给紫龙山下战帖,她也是早就竖起耳朵。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也……」老祖也耐心解释了一下缘由,时间紧迫,由
不得他再分出心神时刻关切沉秋。

  「倒也是妾身连累先生你了。」沉幼蝶心里一阵气结,说完此语后,心头莫
名涌出一股酸楚滋味。

  「这几日,还需沉秋沉淀积累些,我们才能将他继续带着。接下来可不是我
一个人能周护完全了,该让那些魔门邪道清醒清醒了。」老祖严肃地说道,魔门
分支的情报他可是由搜魂大法获取了不少。这回二宫主这位十境的女剑仙到来,
可真是方便了让他选择对手!

  「嗯,磨刀不误砍柴工,这几日我也能对你的弟子有一番了解。」沉如歌应
道。

  「望二宫主不要见笑,我那半路出家的野路子。」老祖大喜道,有这位名门
正宗的剑仙指点迷津,想必沉秋便能从粗坯好底料开始转变为美玉!

  「其实先生也是做得极好,沉秋以前的性子有些畏惧艰难,一遇难事便会有
退缩之意,今日见到他如此强硬支撑你的教训,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的。」沉如
歌有些感慨了,虽然沉秋的资质在一般修行者里算是不错的,但又怎能对得起自
家大姐的期待?天才与将就能入眼的人才,差距便是修士与凡人那般!自己轻而
易举能完成的剑术,到了沉秋手里便是四不像!无形无神无头无续!架势不像,
神韵不像,应对不像,连转不像!

  修习剑术,是要靠脑子与身体的协调的,对决中,时机稍纵即逝更是需要剑
者的果断敏锐!今日见得沉秋有兵行险着,死里求活之举,她是很欣赏的,至少
这性子很对剑修的路子!

  「哦,对了。我这便写下沉秋该如何以丹药辅佐他修行的法子,他倒是得了
先贤遗藏中不少丹药,算是便宜他了。呵呵。」

  「是嘛,那倒是要好好盘问下沉秋,看他得了多少好处了。」沉如歌莞尔一
笑,心中盘算是不是要找自家外甥拿点物事回来补贴家底。

  「哈哈……」老祖与沉如歌同时轻笑,老祖心道:这也是我懒得管那处遗藏
秘宝的缘故,让沉秋去头疼如何保住「家产」吧。

  「你倒是有要交托的意思,是要与我们分开行动了?」沉如歌的确是观察入
微,只言片语便判断出老祖的一些意向。

  「嗯,这几日需要我亲身回去一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而宫主大人也已
经在路上。」

  「何事?居然需要大姐参与?」这回可是沉幼蝶惊讶说道。

  沉如歌眼神一凝,心想:果然小妹还是很看重大姐的,毕竟小时候也只有大
姐对小妹是真正的关心,她也只认大姐对她好……

  「炼丹!一枚绝世的仙丹!大宫主见我这段时日游走各处仙山灵渊,便让我
留了心,若不是这几日陪沉秋玩耍,我早就回返复命了。」老祖心想,虽然颜庞
这老蛟的内丹有些品序低了,但也再好不过!若真是十阶,那便是性质定型再无
回转余地。

  「先生似乎很有信心,那我也预祝大姐与先生此番顺利了!就是不知这枚仙
丹是否为沉秋而炼制?」沉幼蝶也无之前那般清冷,心思活络起来。

  「非也,而是宫主大人的义女,极西之域光明教会的圣女。」老祖微笑道。
可算是见到这位姑奶奶撤了神通,他心情也是舒怀了。也就是只有自己与自家夫
人联手,才能炼制出夺天地造化的仙丹,要不哪能配的上那天纵之资的,有着自
家夫人「昊天罔极」评价的光明教会的圣女?

  「哦?」「她?」在场两位美妇俱现讶色,两女均料错了方向,也迅速交换
了一下眼神。

  「先生能再次说下我大姐的义女的名字吗?」沉幼蝶再次确认了一下,她前
些日子遭遇变故后是真没闲情关注他人。

  「艾琳娜·安·塞西尔,名号可说是大的出奇:被太阳与月亮与众星眷顾之
人,晨与夕的圣女,甚至还是神明的代行者。这位格,就比东域那些名门正派或
者魔门的所谓圣子圣女不知道要高到哪去!」沉如歌倒是一直有与她大姐信函交
流,便代老祖回答了。

  「还有就是,这位圣女的名字也是来头极大,她本身是流离失所的孤儿,然
后被教会收留,无名无姓。而现今她的名姓皆是由现任教宗赐予,这可是光明教
会数千年历史上一位圣人教宗的姓氏,意义非凡啊。」老祖把自己了解到的情报
也说了一下。当年他也是游历过西域,自然对那雄踞西域的光明教会有过了解,
当他回忆起这少女的姓氏后,便也有过一番猜测了。

  果然此语一落也是让对面两位美妇臆想连篇,神色惊疑不定。

  「好啦,沉秋已经在回程路上了,看来他今次这护花使者做的不错。那名侍
女今后也是有了依靠,想必沉秋与青嫣得要在数日后的临行上准备一份贺礼了。」

  「嗯,这次沉秋做的不错。态度做的足,别人也是可以理解的。」沉如歌微
笑道:「不若我们用过晚膳之后,你再远行。」

  「二宫主相邀,岂敢不从,绝影叨扰了。」老祖颔首,这真是算邀他入家族
餐宴,很是给他面子了。

  「那我们回走吧,想必先生来此,也是有告别意向,待会寥寥薄酒,便当饯
行了。」沉幼蝶柔声说道。

  「还请小妹引路。」沉如歌盯着她说道。

  「我脚程不如二姐你啊。」沉幼蝶本能般地回绝道。

  「也是,那便劳烦绝影先生做一回马夫了。」事已至此,沉如歌也只得再让
老祖出马,刚才她与小妹相顾无言的尴尬冷清确实是由他调动气氛的。

  「好说,小事一桩,不劳烦。前些日子,千山万水都过来了。」老祖望着沉
如歌那投射过来的恳请眼神,也是心领神会,微微点头后果然见得美人笑意盎然。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