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仙子下地狱】(长篇同人文改编)第60章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仙子下地狱】(长篇同人文改编)第60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仙子下地狱】

作者:foraiur
2020-9-26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6355字

               第六十章

  经过「大清洗」的妖人巢穴,曾经也是气象不凡,楼宇林立。就算深夜也是
「人声鼎沸」妖人男子寻欢作乐的时节,总有几处青楼勾栏也是灯火通明——传
出来的声音可不那么美好。

  而现今,湖岸边的水府格局却是废墟一片,除了几处未受到波及的地方。高
阶修士的全力出手,现场总会一片混乱。

  以至于被掳来此地界的人族难民,挣脱枷锁后也只是随意找了些居所暂时安
置。

  夜半时分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雨滴落在残砖烂瓦上,为这静谧的夜添加
了几分萧索的凄凉。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灯火也未点起。窗外的夜风讲述着凌
乱,屈辱的过往。

  一处阁楼庭落处,却是有一间屋子透出了烛火光亮。

  那如帘的雨幕在暗夜里掀起而又垂落,那雨打芭蕉的滴答声在一对男女的激
情喘息呻吟声中轻轻吟哦。

  屋内情形犹似温室,雾气水珠弥漫,沉闷,湿热,让人极为不适。又没生火
烧水,怎会如此?

  「哦···呃···啊啊……还要啊,你再来嘛~ 」妇人的声音嘶哑无力,
未有平素的清丽。但却足以勾动身边男人的爱欲情思。

  「呼,好夫人,你下体可是肿的和馒头一样,红通通的。还能再继续吗?」

  男子虽是出声询问,表示关怀,但下身动作却不含糊停顿。

  「死相,妾身,妾身都这般舍身陪你了。」妇人虽是之前在与情夫一番床苐
大战中使出了浑身解数,但还是未撼动男人雄厚根基。

  「夫人可是想说舍命陪君子?」

  男子一脸坏笑,又深深挺耸了几下。

  「要死啊你!你哪是什么君——啊啊啊——今晚,今晚,我和你没完!」妇
人说罢,便又俯首叼住男人肩颈上的强健粗大的筋肉,强忍住腾云驾雾,飘然欲
仙的快感,印下一口一口的牙印与淤红。

  「呵,好夫人尽管施为,为夫照单全收。」这名魁梧至极的男子也双手托扶
住美妇,任由她在自己身上上下起伏,纵情驰骋。

  「你为何,为何也不吸我元阴?我之前数度心神开放,让你任意采摘了。」
得了男人有力的辅助支撑后,妇人也可以趁些时机说说话儿。

  「今日夫人新修得一项功法,我可不能让您被盖过了气势,那多不美?」男
子心道,若是我真有胆子采补你那丰润至极的元阴,只怕以后便上不得你大姐,
我那大夫人的床榻了。

  「哼,今天晚上我便放开手脚,采补你的元阳,让你以后祸害不了其他女子。」
美妇想起之前自己数度采补炼化,本还有些心疼情夫身体亏空会影响功体,但又
得来男子这般「鼓励」。心里又是一股狠劲茂生,非要眼前这男子晓得厉害。

  「那就看夫人手段了!想不到夫人如此残暴……呵呵呵!」男子自认根基雄
厚,些许损耗不足以担心亏空。并且今日让妇人得足了他精元炼化,不愁日后纵
享美人恩。

  「你这死老鬼,就会埋汰妾身。看我不夹死你!」沉幼蝶俏脸一红,心想自
己哪里是残暴,明明就是与他一起纵情相欢。

  「哦哦……嘶!夫人,还说你不残暴。你刚才这几下真是让我魂都快被你吸
跑了。」老祖一脸受用的舒爽模样。

  「是吗?我再加把劲?」沉幼蝶听后,不由「噗哧」一笑,嗔骂道:「你这
么大一个人,没点正经。妾身老是被你带偏了路数!」

  「那我也不能坐以待毙啊!」老祖连连挺动腰身,那胯下的巨物连连大肆抽
挺,回敬刚才沉幼蝶使出的功法秘招。

  「啊!哦……你,你这死老鬼!你,你!哎唷!轻一些轻一些啊!」沉幼蝶
遍体骨软筋酥,却又美快无比!不多时,又是只能勉力让身下花径咬住情夫的那
凶横了一整晚的数度喷发的粗巨阳物,任其肆虐了。

  「好夫人你可要坚持住啊,待会又要来了!!」老祖信誓旦旦。

  「嗯嗯嗯···咿呀!···啊!···哦!」沉幼蝶这会想吻住情夫的唇
也做不到,这死家伙的身体体型让自己显得娇小无比,而自己的下身沟壑花径内
却承受了那般巨大的物事抽耸!又听着那些淫乱的秽语,害她满脑淫思,就连下
身结合处胀痛泛热也无暇顾及,更别说已经流出不知多少淫水!

  一低头见到那水光潾潾的物事在自己双腿间的蜜丘沟壑进进出出,刮带出老
长一串嫩肉,沉幼蝶整个人都发眩,发晕!却又不由自主地将妙处凑上去迎合,
花径深处的花宫也努力不断「咕叽,咕叽」吮吸情夫的大肉屌,大龟头。

  而老祖则心分数用,一面全力应付身上这媚骨天生的艳妇苦苦索取求欢,一
面引导她的双修功法运行,还偶尔分出心神查探沉秋那厢情况进展,进行功法推
导。

  也只有幽冥老祖这异想天开的奇才才能如此了。丹阳上人的功法在他看来也
只是作为一种参考:沉秋与青嫣双修乃是「融丹」共享双方受益的路子,而自己
与沉幼蝶则是效仿蚌珠生成的「种丹」——在妇人体内种下一颗性质较为温和的
「丹种」,不断刺激沉幼蝶本身的功体修行与之对抗!若是她消受不住之时,老
祖再出手将这寄生在沉幼蝶身上的丹种化作功体修行进阶的资粮!一举多得!更
是避免了沉融月今后察觉到老祖与她小妹交合双修后功体有异的天大问题!

  不得不说,老祖还真是修行男女交合身双修的绝对大师。诸般双修功法在他
手里均能玩出花样!结合了先贤的开创性的奇思妙想后,他的功体修行更上一层
楼。

  不过他查探到沉秋与青嫣这小母蛇的双修发生意外时倒也没急忙催动元神分
体进行拨乱反正,由得这两人自行处理——好在沉秋付出一定惨重代价后回到正
轨,不过观其神色,这小子应也是挺享受那被妖妇吸精抽髓的快美的,并且青嫣
也不是不懂回报之人。

  想必青嫣这条小母蛇必会又将炼化的元阳精气反哺给沉秋这小冤家,然后两
人又重新恢复耽搁了一些时间的交合修行。冤家冤家,这一对真是孽缘纠缠,永
世也难分离了。

  不多时,幽冥老祖没按捺快意的积蓄,下身阳物顶入花宫痛痛快快地将阳精
射将了出来,并且放开心神防备任凭沉幼蝶采补元阳。

  十境宗师与六境点星境修士的差距着实巨大,所以老祖这番倾情奉献倒也没
甚么。不像大宫主沉融月当初与老祖不仅交合双修甚至功体交融后,重塑肉身形
态那般消耗巨大。

  只见两人以鹤交颈的体位盘坐于床榻上,运行双修功法时,身体肌肤,头顶
脑门也是渗出无数汗珠后又将其蒸发为水气,这会屋内便又是气温陡升,雾气蒸
腾,水气氤氲了。

  老祖心道,不愧是天下闻名的神女宫,虽然三宫主修为不高,但意外地媚骨
天生,适合在双修一道上作为鼎炉,或者作为密宗的妙欲天女,那可真是上上的
顶级之选!那唐家家主何德何能能娶得如此娇妻,一没自觉自己娶了个烫手山芋,
二又没保护妻女之法,真是踏上取死之道犹不自知!就算前些日子没有魔门设计
陷害,也会有其他旁门左道,妖僧,邪教之流找到机会盯上沉幼蝶这资质超凡的
美人,将其作为哪个大人物,或者群邪胯下的性奴禁脔,照样也是家破人亡的结
局。

  老祖默默地享受着自己那探入美妇花宫中的阳物被吮吸出元阳的快美,双手
不断在沉幼蝶那雪嫩丰腴的身躯各大经脉要穴上打入自己的元力指引美人的功法
运行。

  沉幼蝶犹似从水中捞出来一样,浑身湿透了,一头青丝秀发杂乱地散落粘连
在胸前背后不住地滴落汗珠,顺着柔媚身躯的曲线,滑落到那挺翘的臀瓣与深邃
的股沟······

  男人也知道她已是全身酸软无力,但美人还是凭借本能钩盘住自己的雄腰,
双手穿过腋下紧紧的搂住自己。自己那阳物也是被她下身的小嘴吮吸,抚慰的舒
爽无比。

  这真是任何一个精于床事的男人梦寐以求的内媚女子,并且她的元阴是如此
丰沛!这身妙欲媚骨一朝得以适当方式开发,随着而来的欲求便不可收拾了!

  ——但,对于老祖来说,却也真是坐守宝山,不得妄动了。念及此,老祖也
是不由苦笑,走一步算一步,能瞒多久算多久吧。

  等到沉幼蝶这一轮功法收毕后,两人又亲昵地调笑了一阵,浑然对身上黏糊
糊的怪异感觉没放在心上。

  「夫人,你刚才可是索求无度啊!我都感觉要被你榨成人干了!」老祖对刚
才妇人的采战也是回味无穷,意犹未尽。

  「哼,能者多劳嘛。本宫看你那物事可还是生龙活虎,一直在作怪。」听得
情夫如此「赞许」,沉幼蝶也不禁心花怒放。

  「那是因为夫人此处妙物也是对我那小兄弟苦苦纠缠,不住地吮啊吸啊,舍
不得分离呢。」老祖拂过沉幼蝶的垂散的发丝,与美人笑吟吟地四目相对。

  「你这死相真是欠打,一直作践妾身,明日我们又该如何是好?」沉幼蝶新
修功法初成,获益良多。更是体会到情夫是有何等雄厚的根基——之前日子皆是
与她玩耍而已。

  「怕什么,有我在呢。」老祖浑不在意,若是之前那点小事都能困恼住他。
那还真是对不起他壮年时期的凶名。

  「还好意思说呢,你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沉幼蝶见情夫脖子胸口上一堆密
密麻麻的吻痕牙印,皆是由自己种下,也是不好意思再寻处空地增添颜色了。

  「噢哟,想不到三宫主也是如此贪欢之人,不若我们再度来过?」老祖刚刚
也是感受到了下身那粗巨的阳具又被紧紧吮吸的情形,心中一乐。

  「你也不看看你身下的床单被褥都成什么模样了,你舒服吗?你还笑!都是
你害的!」沉幼蝶见到男人嬉皮笑脸也是有些嗔怒。

  「好好好。夫人若不嫌弃,去我那处暂居一宿?」老祖捧过妇人的玉手后,
又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你是要妾身明天没法做人了?沉秋与青嫣今夜不回来,你也翻天了?」被
老祖这馊主意一提,沉幼蝶更是又羞又恼。目前来说,青嫣虽然处境有些特殊与
尴尬,但怎么也算此处阁楼庭落的女主人。自己再怎么与情夫疯狂嬉闹荒淫也是
闺中情趣,万万不能公然展示的——特别是青嫣与沉秋面前。

  「那夫人是要移往哪处?」老祖也饶有兴致的期待美妇又如何说道。

  「色鬼!死家伙!你也不看看我们两人身上黏糊糊的,就知道满脑子的祸害
人家。方才那些汗珠秽液全运功蒸发,现在你好受?」

  「那先由我服侍夫人沐浴按摩一番可好?」

  「那你不许使坏,要用心服侍。」沉幼蝶哪还不知道身边这老色鬼的心思,
想要趁此良机上下其手吃些豆腐罢了,不过男人的手艺还真好。

  「那是当然,夫人若是觉得哪处不够舒坦的,尽管告知!」

  看看看,这就是老色鬼的脸皮了,心中揣着明白装糊涂,深悉男女修士的床
苐礼仪,大大方方地示爱又没把话说得通透,给足了美人面子:两人皆明白「哪
处不够舒坦」是哪一处——但若要真专注那一处,只怕老祖也白自诩床苐悍将了!

  两人又嬉闹了一阵便动身去往澡房,这时沉幼蝶又轻轻掐了一下情夫,大着
胆子说道:「今晚大半夜都是盘坐在你的大腿上,现在都有些腿脚不便了。」

  老祖听完也是一喜,哪还不知道美人面薄,不好意思直说:你的阳具不用抽
走了,就这样抱着我过去罢。

  低头一看,两人的阴毛也纠缠在一处,淫液都运功蒸发干涸成白灰粉片了,
强行拉开是有些疼痛。

  「夫人,你看这床,都是你的水哦!」老祖托起犹如树袋熊挂在自己身的沉
幼蝶笑道。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老祖一起身后,美妇才发现自己的杰作是有
多夸张,好好的绫罗绸缎床单被褥硬是被两人折腾得和稀泥似的。沉幼蝶面色绯
红:「坏死了!都是你的错!」美人心下也是庆幸,若是之前又像前夜爽到尿崩,
那还不会被男人笑死?

  到了澡房,沉幼蝶又是一声「啊!」的惊呼,反头埋于男人胸口,「怎么,
怎么这里还有人!?」

  「好夫人,你这又不是没见过。我的术法分体罢了,水也烧好了。我们进浴
池罢。」

  「我不管,你将他收回自身!」沉幼蝶口气强硬。

  「呵,听夫人的!好啦!」老祖当然也是明白美人是在顾虑「外人」,并且
还是自己的分体——她是害怕自己被自己又有什么怪招折腾她,亵玩她的。

  「真的?」

  「真的。」

  沉幼蝶犹自不信,再生确认后才放下防备心思,为此也亲了几口男人表示感
激。「你看看我那处,肿的,也不知道心疼一下。」

  听到美人嗔怪,老祖也是自豪无比,「夫人还说呢,就连我们走来此处都不
曾分离!」

  「死相!得了乖还要说道妾身!啊哟!说好了不使坏的!这么大力!也不怕
捣坏了!」

  「好夫人,我可是收敛着呢。并且,夫人修行那『丹鼎采战』的一些秘招心
法,其中也有养护调复的手段,何不试试?」

  「不试!我好了,你又开始得意了!」

  「哈哈哈,夫人可知,你若是一直放任下身那处妙物充血肿胀会如何?」老
祖故意说出了一些让美妇无法接受的推测:例如花穴周边,内部色泽开始变深变
黑,容易擦破娇嫩的内部黏膜肌肤引起病变等等。

  最终沉幼蝶运使法门见得成效后才一脸喜色地不再纠结与男人斗嘴,「说什
么吓本宫的话,老老实实说明功效不是好的多吗?」

  「那夫人可知以后该如何修炼了么?我可是为你付出了代价哦!」

  不同于老祖与沉融月攫取精血结合种子的生命奇奥,老祖在沉幼蝶体内埋下
的丹种可说是他的功体的烙印,寄生于妇人的功体之上,随着她修炼而不断壮大。
若是沉幼蝶能将自身功体修炼进度与这丹种成长进度相仿是最好不过。但按照之
前朱紫之说,绝佳的状态「姹紫嫣红」的说道又岂是这般轻松?必要之时,老祖
也会出手将此丹与美妇的内丹彻底融合,不分内外彼此。

  老祖也有预感,此法将会让神女宫又多出一名明面上的十阶宗师!神女宫三
宫主又岂真是天资平平,碌碌无为之人?若要这样想就是小瞧那数千年的宗门传
承了!

  沉幼蝶听老祖详细说道后也是美目流盼,放出异彩,又惊又喜,惊的是情夫
为自己搭桥铺路付出不少心血,喜的是将来自己的修行境界可以展望更远处的高
峰。

             ————————

  「吱呀!——」

  「小——雅——,我可是回来了!你有——没——有在床上乖乖等着我呢?」
小梅举起手中的灯笼往床边走来,故意瓮声瓮气地道。

  「要死啊!听到这开门声,我还以为来妖人了!」小雅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别吓人啦!点灯火吧!」

  「呵呵,好啦,不吓你了。主人知晓你胆子小,特意吩咐让我去的。」小梅
也转身将灯笼里的火烛转移到油灯里,「快来帮我换换蓑衣,本来是想扒开被窝
吓唬你的,后来我还是想想算了。」

  「你事情办完了?」小雅问道。

  「那是自然,也就是通报一下主人与沉公子今晚在比较偏远的营地附近驻扎,
无法赶回来罢了。小事一桩。」小梅随口答道。

  「怎么那么久啊?我一个人都很难睡着,此地没主人看顾,哎。」小雅有些
不好意思。

  「今夜下雨了嘛,自然花的时间多些。」小梅转头倒了杯清水,一口饮下。
面上闪出一丝异样神情,没叫身边的好姐妹瞧见。

  「好啦,再擦擦脸,歇息吧。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也能安心睡觉了。」小雅
打了个哈欠,回身又钻入被窝。

  「哎,你这人,饭局上胆子忒大。怎么私下里却是胆小鬼,瞌睡虫一个!」
小梅笑骂道。

  「小梅姐,你也不看现在时辰,明日我们可还要服侍两位大人呢!」小雅现
在这会着实困了,没精神头与好姐妹斗嘴。

  「好好好,我也赶紧的。明日你可不能再乱插嘴啦!」小梅看着这没心没肺
的姐妹也是有些无奈。

  你倒好,无事一身轻,一会就睡着了,我可就有些惨了。今晚见到的事情,
主人吩咐我去也算是你走运了,你还是不要知晓的好。

  小梅回想刚才那有些绮丽色彩的见闻,心中一笑:两位大人给了我们一条活
路,我又岂会将这条路走死?绝影先生与三宫主也是珠联璧合,英雄配美人,天
经地义。与那些妖人男女的苟且之事相比不知好多少倍,哎,把主人骂进去了·
·····呵呵。

  嗯,刚才也就是匆匆地惊鸿一瞥窗内情形,只觉浓香扑鼻,热浪逼人,屋内
也是只看到水雾中人影纠缠罢了——但这也足以让少女绮想万千,证实了她从黑
灯瞎火的绝影先生居处走了个空后的一些想法!远处见得三宫主大人那处雅居内
灯火通明,小梅心中就嘭嘭直跳,纠结到底是不是要继续通报了。

  通报,也许死;不通报,也许死。

  好在自己也没听见里面的动静,而三宫主大人也没为难于她。体谅了她深夜
不辞辛劳到访通报的苦处后便干干脆脆放她离开了。

  那股奇异的浓香味,较之晚宴时,更为香醇醉人了。小梅也是有些见识的,
她听闻自家主人也有说过女修士的功法有些驻容养颜的特效,而这体香想必也是
三宫主的功法特殊所致。

  呵,若是这几日能讨得几位大人的欢颜。我与小雅也算是能平安过活了。今
日这事,便埋于心底,对任何人都好。至于能不能,向两位大人讨要些修炼法门,
还是不要多想为好。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