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堕妇】第二卷 第十七章:母女的淫戏(古风/乱伦/人妻/调教/恶堕)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天天的空空(笔名)
2021年6月18日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10860

  声明:本文只在第一会所SIS001连载,完结之前请勿转载

  第二卷第十七章:母女的淫戏

  大门敞开的大厅内,端庄美艳的绝美熟妇,此刻正侧低着身子,双手紧紧抓
在身前椅子上一个中年山羊胡男人肩上,一条穿着黑丝制成的独特长袜的美腿,
被身后的魁梧少年高高抬起,使得她以像母狗撒尿一般承受着魁梧少年那根巨根
肉棒地肏干抽插。

  身上类似于围裙的黑纱裙早就被拉扯的不成型,胸前一对因为怀孕而乳晕发
黑的木瓜美乳正随着身后魁梧少年肏敢的动作乱晃着。

  下身的两片轻薄裙摆被裹进背后的活结绑带中,浑圆的孕肚以及不着寸缕的
私处花园因此刻的姿势,充分的暴露在外。

  端庄美妇的脖颈上,被取下了锁链的项圈极为惹人注目,给本就性感撩人的
她多添了几分异样的性感。

  赵管事呼吸越来越急促,喉咙里不自觉发出粗重的呼吸声响,脸上更是一片
通红,鼻子呼吸间,他闻到了一丝丝血腥味,但嘴里的清香母乳的余味却让他浑
然不知鼻间的异常。

  林齐轻轻喘着气,他的体力远超常人想象,即使是眼下这种次次到底的肏干,
也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疲惫。

  啪~啪~啪~啪~啪

  看着身下一边被自己肏干,一边极为认真按照自己要求不停挑逗着赵管事的
美艳孕母,为了让她更好的按照自己所说的去做,林齐特意控制着肏干地节奏。

  保持着一个又激烈无比,又堪堪卡在让母亲不至于春潮泄身的频率上。

  感受着母亲蜜穴内紧紧吸住自己肉棒的力度,显然,母亲在这种非同一般的
刺激下,已经无比地兴奋了。

  从她越来越大胆的呻吟声中,林齐可以感受到母亲此刻越发浓烈的兴奋与浪
荡。

  看着母亲时不时朝着赵管事媚叫几声,又时不时转头深情痴迷地望着自己,
美目中带着挑逗与邀功似的媚意。

  林齐自然看的懂母亲眼神的意思。

  挑逗的意味则是希望他更凶猛地肏干她。

  邀功的意味则是问他,她按照自己要求挑逗着赵管事的行为,喜不喜欢。

  给了母亲一个鼓励的眼神,林齐嘴角扬起一丝邪笑。

  周青莲看着儿子鼓励的眼神,美目中闪过一抹娇嗔,妩媚的白了一眼向自己
传达鼓励意思的情郎儿子,随后娇羞地转过脸,语气越发浪荡的挑逗起赵管事来。

  「啊~哦~哈啊~还有呢……赵……管事……继续呀……人家听着呢……唔~」

  赵管事看着对着自己露出如小娘子般娇羞妩媚表情的少夫人,在对方那撩人
心魂的媚眼下,他实在忍不住,把手伸进自己的胯下,一边飞快撸动着早就直挺
挺的肉棒,一边断断续续的回答少夫人的话。

  同时,目光不停地在少夫人诱人的私密部位徘徊,不自觉的说了句「真大…
…」

  「啊啊~哦嗯~赵…赵管事……你说什么~呀啊~哦嗯……真大…」

  看着少夫人美目中荡漾的娇羞以及春情无限的端庄面容,赵管事一边手淫着,
一边询问般地看了一眼少主。

  在得到少主默许的神色后,赵管事看着被少主肏地身体乱颤的端庄美妇少夫
人,把心一横,大胆道:「少夫人的……奶子好大……」

  「啊哈~啊……讨厌……赵……管事…你怎么能看人家那里……」

  听着母亲开始跟赵管事聊起天来,林齐稍微放缓了一点肉棒肏干母亲蜜穴的
力度,让她说话能够顺畅一些。

  咽了咽口水,看着少夫人美艳端庄的面容,此刻正因自己的话语而娇羞无比
的样子,赵管事一边用力的撸动下体肉棒,一边大胆回应道:「小的……喜欢看
少夫人的奶子……」

  「啊哈~你…你不要看……人家的这里只有夫君能看……啊哈~」

  周青莲娇羞的说着,只觉得身体逐渐变得更为动情起来,知道儿子是故意拖
着不让自己泄身,想让自己更好的和赵管事这样淫语对话,当下也不再矜持,语
气羞媚道:「讨厌……唔啊~哈啊~赵管事……你不要这样……啊~……盯…盯
着人家胸部看……噢~人……人家会……受不了……」

  赵管事听着主母少夫人的羞媚之语,目光灼灼地看着少夫人那双充满娇羞神
色的美目,继续道:「少夫人……腿也好看……穿着这种袜子,好撩人……」

  「还有少夫人的下……下面……好多水……小的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想看第二
眼……」

  赵管事说着,突然只听「啪叽」一声脆响,便看见少夫人身后的少主突然加
大力度的肏起了少夫人。

  「啊啊~好舒服……」周青莲被儿子这突然的变化肏的快感连连,她能感受
到,自己情郎儿子的巨根肉棒居然比往常更大了三分,撑的她原本已经契合适应
了之前大小的蜜穴被撑的几乎要裂开。

  一丝丝胀痛伴随着越发浓烈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心神巨颤,似乎是感受到了她
的状态,蜜穴内的肉棒突然慢了下来,使得她即将要春潮的身体跌落到更加饥渴
难耐的状态里去。

  「少夫人……刚刚说什么好舒服……」

  赵管事看到少主给自己递了一个眼色后,壮着胆子继续问道。

  「啊~我…」周青莲娇喘着,刚想说自己被夫君弄的舒服,可回头看见儿子
更为鼓励的眼神,语气一边,娇羞万分地道:「人家……被你看的……好舒服…
…」

  「少夫人,喜欢被小的看吗……」

  赵管事呼吸急促的盯着少夫人的脸问道,他内心竟然莫名一阵飘飘欲仙。

  「哈啊~人家……喜欢被赵管事看……」

  看着少夫人娇羞淫荡的神情,赵管事不由兴奋道:「少夫人喜欢被我看哪?」

  周青莲喘着气,语气发媚道:「啊哈~人家~人家喜欢被你看奶子和下面…
…啊~」

  「少夫人,为什么喜欢被我看……」

  赵管事气喘如牛,平日里看上去端庄素雅的主母少夫人竟然有朝一日竟会跟
他调情般的对话,这让他一阵兴奋刺激,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几分。

  「啊~啊~因为啊~因为……人家…一被你啊~看……奶头就会硬起来流奶
水……下面也会发痒……啊啊~好深……不行了……赵管事……我不行了……我
要被夫君肏春潮了……啊啊~」

  啪啪啪啪啪

  听着母亲和赵管事之间的调情,林齐被刺激的全身汗毛竖立,心中的淫母癖
好得到了满足,此刻强烈的欲望让他不顾一切的大力肏干起母亲的蜜穴。

  啪啪啪啪啪啪

  急促的肉体撞击声在大厅回荡,周青莲被儿子这前所未有的抽插肏的面容扭
曲,脸上露出着失神的淫媚笑容,嘴里大声浪叫道:「啊啊啊~夫君……好厉害
……肏的人家好爽……啊啊啊,又要去了……」

  身子一颤,周青莲美目一翻,迎来了第二次春潮,同时身子一阵抽搐,蜜穴
出一股潮水喷撒,溅了赵管事一身。

  啪啪啪啪

  剧烈的抽插还在继续,直到周青莲第四次泄身,央求着林齐注意孩子,林齐
这才清醒过来,肉棒一颤,一股被憋了几次的阳精猛地在母亲蜜穴深处花心上狠
狠射出。

  持续了小半盏茶的时间,他才心满意足的拔出疲软的肉棒,看着母亲一时半
会合不拢的蜜穴口,一把将在就半瘫的母亲抱起,以把尿的姿势对着鼻血流淌,
不知何时手淫完成的赵管事。

  「跪在地上,张嘴。」

  林齐冷淡的命令一句,赵管事身子一颤,马上就乖乖的跪在地上,在林齐的
示意下张嘴抬下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娘,别挡了,刚刚不是说喜欢被人家赵管事看嘛,赶紧把手拿开,扒拉骚
穴,让人家喝你的骚水和我的阳精。」

  听着儿子故意调侃的话,周青莲端庄的俏脸一片羞红到脖子。

  「都是你……明明是你让我这样的……不许取笑我……」

  周青莲转头娇媚地看了一眼儿子,随后乖巧的放开遮挡蜜穴的玉手,改为扒
开蜜唇,让一直在冒出的淫液与灼白的阳精汇聚成流,从她蜜穴口流落,滴落在
赵管事的嘴中。

  赵管事双眼无神,只是楞楞的看着周青莲那被肏的合不拢的蜜穴,嘴里接着
那一股股阳精和淫液,许久许久……

  ……

  三天后。

  微凉的秋风,吹在不自觉隐隐发烫的脸上,林萍儿看着眼前临近的剑阳府城,
脑海里浮现出一道魁梧的身影,美目中带着几分柔情。

  经过了三个多月的分离,她终于又回到了这里……

  「小姐,要去府城里逛逛吗?」

  听着侍女的提议,林萍儿极为意动的看了一眼剑阳府城的大门,犹豫了片刻,
想到如果自己此时进城与那冤家相见,怕是一晚上都得留在这里了……

  摇了摇头,林萍儿语气有些不舍地道:「不用了,先回侯府吧。」

  「是。」

  侍女说完,细心的替林萍儿放下马车的窗帘,随后恭敬朝着林萍儿行了礼,
随后便从马车内退了出去。

  先回家见过娘亲和小弟……再来找那冤家。

  林萍儿心里这样想着,不由的摸了摸双腿间的私处。

  在哪里,被她插着一根玉石阳具。

  这自然不是她想要插进去的。

  「唉,等下到了侯府就拔掉……死冤家竟然这样作践我……」林萍儿俏脸发
烫的把有些滑出的玉石阳具隔着裙子插进私处的蜜穴深处,然后按照自己那死冤
家的说法,努力收缩蜜穴内的肉壁,紧紧夹住蜜穴里的那根玉石阳具。

  虽然这让她觉得万分羞耻,但按照冤家齐树的说法,这样做可以让她的下面
保持紧致,能他肏的更爽。

  若是放在以前,林萍儿想都不敢想,自己竟然会为了一个夫君之外的男人特
意修炼这缩阴紧穴的法门……

  感受到马车行动时时不时传来的颠簸,林萍儿内心有些急切,她好像快一点
就到那个坏她清白的冤家……

  马车一路行至侯府,林萍儿刚一下车,就突然睁大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
看着站在侯府门内等着自己进门的小弟与母亲。

  只见母亲穿着一件端庄的正裙,挺着一个大肚子,在小弟的搀扶下正对着自
己挥手示意。

  母亲怀孕了!

  是谁的?不可能是父亲……父亲生下小弟后就不能人道了……

  母亲一定是有了情夫……并且还被那不为人知的情夫搞大了肚子!

  林萍儿一双美目失神的看着远处的母亲,在母亲身旁的小弟怕是不知道母亲
怀的不是父亲的孩子吧……

  毕竟小弟不知道父亲不能人道的事情……

  林萍儿身子颤抖,缓缓走到母亲身前,双眼直直盯着她道:「娘,这是怎么
回事?」

  「大姐,娘怀了父亲的孩子啊,我们要有弟弟妹妹了。」

  听着小弟那还不知情的话语,林萍儿看着神情复杂的母亲,和母亲对视了一
眼,看到了母亲眼中羞耻的波动,考虑到这是门前,强压下质问的冲动,语气尽
量平缓道:「去后院说吧。」

  「好。」

  看了一眼平静与自己回话的母亲,林萍儿心里一凉,只感觉记忆中那个端庄
素雅的母亲怕是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

  侯府后院。

  林萍儿故意找了个借口支开弟弟林齐,随后一把拉着母亲周青莲的手,走进
寝房院内,语气冷漠的质问道:「娘,你找情夫了?」

  她目光紧紧盯着母亲那张端庄美艳的脸上,只见母亲表情羞涩的点了点头,
一手摸着肚子,一边轻轻走到院内茶桌前坐下。

  林萍儿身体颤抖的指着她,咬牙问道:「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这样,对得起父亲吗?对得起侯府主母的高贵之身吗?」

  林萍儿语气颤抖,她到现在还无法接受,自己的母亲竟会做出如此背德的事
情。

  不过想起自己也有了情夫,背叛了极为宠爱自己的夫君,她的语气不自觉缓
和下来。

  「是谁?孩子的父亲是谁?」

  「萍儿,别问了……娘,不想说。」

  听着母亲不以为耻的话语,林萍儿一时无言。

  不过想到自己也是,为了一个野男人做了那么多荒唐事,甚至还打算给那个
人怀孕,这样一想,母亲的行为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只不过母亲在自己心中的形象一直是贤妻良母的典范,看到她被人搞大了肚
子,自己也才一时间接受不了吧……

  叹了口气,走到母亲身前蹲下,伸手摸了摸母亲那浑圆的孕肚,林萍儿语气
缓和道。

  「多久了?」

  「快六个月了。」

  「那娘和那个人多久了……」

  「一年了。」

  林萍儿听着母亲的话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能叹了口气道:「我不会告诉爹的,娘把孩子生下来后,要好好藏着,莫
要让爹爹知晓了……」

  「嗯……萍儿,谢谢你……」

  听着母亲感激的话语,林萍儿突然想开了。

  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让母亲独守空房,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会忍不住找个情
夫缓解寂寞吧……

  「娘,其实我也……」

  林萍儿刚要把自己的秘密告诉母亲,突然一道黑影从寝房院外飞了进来,她
定晴一看,又是惊喜又是惊惧的出声道:「齐树……怎么是你……」

  「娘子……你果然在这里……」林齐故作惊讶的看着大姐林萍儿,他此刻脸
上已经换上了齐树的人脸面具,用着齐树的声线,林齐缓缓走到林萍儿身边,也
不顾母亲眼神中隐隐的吃醋意味,继续演着戏道。

  「娘子,我好想你……」

  说着,他一把将不知所错的林萍儿抱进怀里。

  林萍儿此刻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这个死冤家怎么这时候跑来侯府找她了…
…这要被那些侍卫看到,不得被抓去斩首啊……

  不过更让林萍儿气恼地是,自己母亲还在这儿看着,齐树好像根本就不顾及,
一边把她抱进怀里,一边已经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一根手指已经插进了她错
错早就湿透的蜜穴里。

  「别……齐树……啊- 娘……你听我说……」

  被齐树的突然袭击搞的方寸大乱,林萍儿羞红着脸,正要和目光怪异的母亲
解释,可下一刻,林萍儿突然猛地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脸上的表
情。

  只见母亲脸上的表情,先是由突然看到齐树的惊愕在缓缓泛起羞涩的神情,
随后脸上带着少女般的娇羞,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把自己抱在怀里的齐树,语气娇
柔道:「冤家……你来了……」

  「诶……你你们……」

  林萍儿一时间失去了抵抗,任由背后的齐树将手指完全插进自己的蜜穴扣弄,
目光失神的看着缓缓站起身,一脸幸福之色走到自己身旁,把脑袋靠在自己身后
齐树的肩上,性感的红唇勾起一丝撩人的弧度。

  母亲的情夫……是齐树?

  林萍儿双眼失神,两行清泪从她眼内流落。

  原来……她被骗了……

  她竟然被骗了……明明都打算永远维持着这一段不得见人的孽缘……可没想
到自己竟然被骗了……

  不仅被骗走了贞洁还被骗走了心……

  记忆中,那个对她一心一意,满目柔情的齐树变得支离破碎,今天一系列的
冲击,让她身子颤抖,随着目光看到母亲一脸痴迷的与齐树吻在一起后,林萍儿
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娘……大姐晕了过去……」

  林齐有些意外地用自己的声线说道。

  周青莲白了儿子一眼,语气娇嗔道:「你个死小子,把你姐姐骗的不清,萍
儿的性子我很清楚,她肯跟你扮的齐树偷情,怕是真的爱上了齐树,你想想怎么
收场吧。」

  「嘿,还能怎么收场,当初怎么肏服娘的,现在怎么肏服大姐就是了。」

  「你呀,就是花样多,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这些,以后也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女
人……」

  ……

  夜晚,侯府后院寝房内。

  啪叽~啪叽~啪叽

  耳边回荡着似乎是肉体交媾的撞击声。

  林萍儿缓缓从昏睡中醒来,下一刻她神色一震,只见母亲浑身赤裸地挺着浑
圆的孕肚,双腿大开的跨坐在一个魁梧男人的身上,艰难的上下起伏着身子,用
蜜毛稀疏的蜜穴不停套弄着一根尺寸惊人的巨根肉棒。

  看着那根熟悉的巨根肉棒,林萍儿咬了咬牙,张开嘴刚要出声说话,突然一
只漏斗插进了她的嘴里,随后一股股温热的水液便被人强行灌进了她的肚子。

  想要伸手反抗,却发现自己的四肢已经被手铐和脚铐绑住,脖子上似乎也被
人用项圈勒住,使得她只能面向前方,微微抬着下巴。

  她此刻双手被悬挂在半空,被手铐上的锁链向后拉住,两条小腿一边被一只
脚扣锁住,微微外来,使得她膝盖内靠,两条小腿形成了个八字形。

  被人脱光的身子弯腰前倾,胸前的一对玉乳上,乳处微微胀痛,林萍儿艰难
的向下看了一眼,就看到自己的两只乳头上被人用木夹子夹着。

  毫无抵抗的被灌了一肚子水,等到漏斗被拿开,林萍儿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
着气,渐渐地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鼓胀的肚子里那温热的水液化作一股股热流,朝着她全身上下乱窜,随后化
作丝丝麻麻的酥痒,让她的俏脸不自然的染上了鲜红的春晕,下体蜜穴内更是轻
轻抽搐,一股股淫液大片大片的滋生而出。

  她能感受到,蜜穴内的淫液此刻正不断的沿着她的大腿滑落。

  喘着粗气,林萍儿看着近前正不断放荡呻吟的母亲和齐树疯狂交欢的身影,
美目中两行清泪便不断流下。

  「呜呜呜呜……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骗我……啊~」

  林萍儿一边承受着身体里疯狂滋生的欲火,一边哭泣,可突然她身子一颤,
哭泣声不由的被呻吟声代替。

  她美目露出惶恐,她能感受到有人正在扒开她的蜜穴,用一种很清凉的东西
涂抹她的蜜穴。

  随后,一根冰凉的棍体被插入到她的蜜穴内,用着九浅一深的方式,不断的
插弄着她的蜜穴。

  周青莲看着女儿此刻这幅淫辱的模样,不知怎么内心中莫名的感受到一阵刺
激与兴奋。

  为了配合儿子演戏,刚刚她也喝下了不少春药,这样能让她放的更开。

  此刻看着女儿在身后侍女的玩弄下缓缓发出呻吟,周青莲语气浪荡道:「啊
啊~萍儿……你醒了……喔噢~娘……娘被齐树肏的好舒服……啊啊……」

  「住口……你不是我娘……你这只贱母狗……」

  林萍儿流泪着,看着母亲孕肚上的淫字,悲愤地大喊道。

  「啊哈~娘……是母狗……娘是齐树的小母狗……嗯啊~好美……娘要泄了
……啊~」周青莲听着女儿撕心的大喊,美目中一片淫乱,随着快感达到了极致,
她高昂地发出一声呻吟,腰部疯狂的扭着,最终身体一颤,泄了身子。

  林齐微微喘着气,大姐每清醒前,这已经是母亲第三次泄身了,一个姿势用
了太久,这让他也有些倦了,此刻拍了拍母亲光洁的后背,随后母亲就乖巧的从
他身上下来,躺在大床上歇息起来。

  林齐站起身,走到神色悲愤的林萍儿身前,用着齐树的声线说道:「娘子…
…」

  听着齐树那柔和的声音,林萍儿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撕心裂肺地哭喊道:
「你滚……我不是你娘子……你这个淫贼!快滚啊!呜呜……」

  林齐故作叹息一声,温柔的给林萍儿解开所有束缚,然后把她抱入怀中,轻
轻抚摸着她的雪背。

  或许是春药发作,也或许是被这久违的爱抚放松了身心,林萍儿整个人瘫倒
在林齐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表情凄美地道:「为什么要骗我……说好的,
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为什么要把我娘搞成这幅模样……为什么……唔唔……」

  林萍儿想要好好问出心中的问题,可下一刻,她的红唇就被林齐一把吻住,
有心想要拒绝,可身体在这强烈的春药催情下,早已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力量,任
由那根作怪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挑弄着自己的舌床。

  很想一把将这作怪的舌头咬掉,但抚摸着她后背的那种手掌却磨平了她心里
的恨意,不知不觉她竟然不自觉的迎合了起来。

  良久,唇分,林萍儿趴在林齐的胸口,感受着情郎的心跳与气息,看了一眼
已经穿好衣服,笑眯眯看着自己的母亲,她不由的一阵娇羞,认命般地轻轻在林
齐耳边说道。

  「坏蛋……」

  听着大姐充满柔情的话语,林齐嘿嘿一笑,一把将她抱在腰间。

  林萍儿娇羞的抱紧她的脖子,也顾不上在一旁看着自己羞态的母亲,双腿熟
络地夹住林齐的腰,小腹紧紧贴住他肚子,随着那根巨根肉棒的破门而入,深深
插进自己的蜜穴深处后,她才松了口气,主动吻住林齐的嘴。

  这一夜,寝房灯火通明,一直到深夜,屋内还能听到一对母女的销魂呻吟声。

  ……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一日上午,林萍儿陪着母亲周青莲走在后院的花园内,迎着秋末和煦的阳
光。

  「娘,怎么样,累不累?」

  搀扶着母亲在花园的一处亭子内坐下歇息,林萍儿神色柔和的抚摸着母亲的
大孕肚,开口说道。

  「不累,就是下面……」

  周青莲端庄美艳的面容上始终带着一摸诱人的红晕,语气有些娇柔道。

  「小弟也真是的……娘都肚子大成这样了还要这样作弄你。」

  林萍儿语气带着嗔怪,有些心疼的揉了揉母亲一身大衣裙下的大腿。

  「你呀……一会叫他夫君,一会叫他小弟,被他听到,可不饶你。」周青莲
美目柔情的看了女儿一眼,微笑道。

  「以后还是喊他夫君吧,他爱听你喊他夫君,况且你们半个月前也举办了大
婚……」

  「娘你别说了……别提了,羞死人了,那个小混蛋竟然让我把身子给那些下
人们看……我才不要当他的娘子……」

  「你呀,就是傲娇过头了,娘当初也是那样过来的,我们这个夫君啊,就是
喜欢我们淫荡一点,昨天还让别的男人看娘手淫呢……」

  周青莲俏脸羞涩地说着,下意识的夹了夹腿,以免此刻她蜜穴内逐渐下滑的
玉石阳具掉落下去。

  「可是人家就是放不开嘛……」林萍儿语气娇羞着,感觉脸上一阵发烫。

  她这一个月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情郎齐树不仅是自己的情夫也是母亲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一开始她已经认命
接受了自己和母亲爱上同一个情夫的事实,可没想到齐树这个人竟是自己的嫡亲
弟弟假扮的……

  自己竟然跟弟弟乱伦了……

  好在她早就认命了,齐树也好,弟弟林齐也罢,事到如今,自己早就无法回
头了。

  身心已经离不开那个魁梧的身影。

  「你出来这么久,夫家那边不会说闲话吧?」

  周青莲爱怜地摸了摸女儿那张与自己有着六七分相似的脸,柔声道。

  「不碍事……已经跟小弟说好了,再过几天就让他送我回去……」

  「那你可要看住他了,别让他乱去勾搭别的女人。」

  「他敢!」

  林萍儿语气带煞。

  「有了我跟娘,他也该知足了,他要是敢再勾塔别的女人,我就……我就不
让他碰我……」

  听着女儿倔强的话语,周青莲不由的调侃道:「你啊,怕又和前些天一样,
求他给你呢……」

  「哎呀,娘,讨厌,不许笑我……」

  就在母女两嬉笑着聊天间,亭子外,一个脸上带着兴奋之色的男侍卫迈步走
了进来,先是对着周青莲和林萍儿行了一礼,随后恭敬地说道:「少夫人,二夫
人……少主命我来检查……检查那个……」

  看着脸色通红,一时间卡在哪的侍卫,周青莲知道这是儿子的坏把戏,有些
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了,你退到亭子外,我们让你检查便是。」

  说着,周青莲只觉得俏脸发烫,有些娇羞的看了一眼那名男侍卫,缓缓站起
身来。

  林萍儿俏脸通红,眼神凌厉地看着那名男侍卫,语气强势道:「只许看,不
许有非分之想,不然小心你一家老小。」

  那名男侍卫闻言,当即再次行了一礼,惶恐道:「小的知道……小的绝不敢
有非分之想。」

  「娘…那个…你先来吧……」

  林萍儿一想到自己和母亲即将要把身子暴露给这个男侍卫看,有些羞涩地朝
母亲说道,她想多一点时间做心里准备。

  「嗯,我先来……」周青莲美目含羞,缓步走到那名男侍卫近前,娇羞地看
了他一眼,随后解开速要带,分开胸口的两侧衣摆,把外衣裙掀开,露出其内诱
人的孕妇酮体。

  男侍卫努力咽了咽口中,视线中端庄美艳的绝美妇人此刻对着他掀开了衣摆,
露出了她衣裙内一丝不挂的雪白酮体。

  只见端庄美妇两只手轻轻拖着孕肚,身子对着他缓缓蹲下,一双洁白的修长
玉腿随着下蹲的动作分开,露出有着一小撮乌黑蜜毛的下体私处。

  只见美妇端庄美艳的脸上一片羞红,腮帮子微微鼓起,显然是正在咬牙坚持
着什么。

  看着端庄美妇下体私处,那根翠绿的玉石紧紧被她的蜜穴夹住,男侍卫只觉
得血气上涌,但他不敢有任何异动,心里默默计算时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端
庄美妇的酮体肆意窥视。

  看着端庄美妇身上腿上的刺青淫字,虽说不是第一次看,但每次看都让他极
为兴奋。

  此刻,端庄美妇已经微微喘起了气息,显然用私处蜜穴夹紧那根玉石阳具是
件极为艰难的事。

  尤其是她还怀着孕,更是艰难。

  看着一缕缕不断沿着玉石尾部不断成线滴落在地上的淫液,男侍卫内心默数
最后一声,有些颤抖的出声道:「一盏茶时间过去……少夫人……您合格了……」

  听着男侍卫的话,周青莲长长的舒了口气,脸上的温度让她全身都发热起来,
这种暴露身体淫态的禁忌快感,让她极为刺激兴奋,此刻媚眼如丝的瞟了一眼面
前还在不停看着自己酮体的男侍卫,下体蜜穴故意一松,随着低沉的一声物体落
地声响,满是白沫的玉石阳具明晃晃地落在了地上。

  「哎呀~掉下去了……你帮人家捡一下吧……」

  男侍卫看着依然用手分开衣裙侧,方便自己看她身体的端庄美妇,听着那语
气极为妩媚的话语,当下连忙应诺,低身捡起那根还散发着热气的玉石阳具,感
受着其上的湿滑水润,男侍卫的呼吸不受控制地急促起来。

  自从少夫人和少主大婚后,几乎时不时的,便会有一些男性下人被选中来配
合少主玩这种淫荡刺激的游戏。

  男侍卫此刻既痛苦又愉悦的享受着这种被选中的快感,虽然只能看不能碰,
但这辈子能见到这样的美景,已经是荣幸至极了。

  看着端庄美妇接过自己递过去的玉石阳具,然后当着他的面,重新插回蜜穴,
嘴里发出几声让他欲仙欲死的销魂呻吟声,随后又娇羞的看了他一眼,端庄美妇
抱着孕肚重新站起来,把衣服穿好。

  看着穿戴整齐的端庄美妇,若不是亲眼目睹,他很难把眼前这个哪怕怀孕,
也浑身散发着高贵气质的端庄美妇和刚刚那副淫媚模样重合在一起。

  想着端庄美妇的下体还努力夹着那根被他亲手递过的玉石阳具,男侍卫只觉
得鼻尖一热,一股血腥味便在嘴里浮现。

  用力把鼻子内的鼻血吸进喉咙里,男侍卫脸色通红的看向林萍儿。

  林萍儿刚刚目睹了母亲的做法,此刻虽然羞耻万分,但一想到是自己那情郎
弟弟的癖好,眼下也只能屈辱的有样学样,在男侍卫眼前重复了一遍母亲的动作
后,便快速穿好衣服,脸色发红的瞪了一眼还在发呆的男侍卫。

  「检查完了,还不快走……」

  「诺……小的这就回去复命……」男侍卫说完,直接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这
里。

  林萍儿俏脸滚烫,一想到自己刚刚那淫贱的动作,身体不由的一阵轻颤。

  她甘心自愿堕落于那情郎弟弟魔抓下的一个原因之一,就是这种让她能体会
极致兴奋与刺激的旖旎之感。

  自从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被情郎弟弟调教后,她便放开了,经管会娇羞万分,
但却会一丝不苟的照做。

  「莲儿,你刚刚那样子,真骚呢……」

  「娘~」

  「你这么说,人家要羞死了……」

  「那你喜不喜欢被他们看?」

  「嗯- 」

  「咯咯咯……快让娘摸下,你下面是不是湿透了。」

  「不要……啊- 娘,你轻点……啊啊……好深啊- 」

  周青莲跪趴在女儿身下,让她坐在石凳上分开腿拉起裙摆,自己则抓着那根
湿淋淋的玉石阳具快速的在女儿的蜜穴内插弄搅动。

  「萍儿,今天我们母女俩就来比比,看能能坚持不泄身子,谁要是赢了,谁
就陪齐儿过夜。」

  「哼- 那就来比比……啊- 娘……你今晚就准备独守空房吧……哈啊- 」

  母女两的淫戏一直到傍晚才结束。

  周青莲气踹嘘嘘的趴在女儿林萍儿的胯间,她们两母女的脸此刻各自对着各
自的胯间。

  「啊- 好舒服……萍儿……是你输了……娘比你晚十多息才泄身。」

  林萍儿娇喘着,张嘴接着从母亲的蜜穴与玉石阳具的交合处滴下的浓稠淫液,
说不出话来。

  九娘在一旁面红耳赤的看着主子母女俩的淫行,出声提醒道:「少夫人,二
夫人,天色不早了,该回去了……」

  ……

  夜晚,在东院吃过饭,林齐先是去南月和赵夫人那里看了一下孩子。

  南月给他生了个女儿,赵夫人则给他生了个儿子,看着两个自己的孩子,林
齐让人寸步不离的守着,以便随时照看。

  「冤家……你都多久没肏过奴家了……」赵丽浑身赤裸着,也不顾自己还在
坐月子,发嗲的央求林齐道。

  林齐不理她,现如今她已经对南月和赵夫人这些女人失去了兴趣,而且有了
大姐和母亲,他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浪费在其他女人身上。

  「好了,明天就带着儿子回你赵府去吧,以后想找谁肏就让谁肏,我对你已
经没兴趣了。」

  林齐一把推开赵夫人,看了一眼南月,关切问道:「好好休养吧,等好了我
在疼爱你。」

  南月看着对自己极为柔情的少主,幸福的点了点头,应时道。

  赵夫人神情羡慕的看着南月,默默叹了口气。

  她对林齐本来就是欲望多,感情少,此刻被要求带着儿子回家,也没什么失
落,只是习惯了林齐的巨根肏弄,不知道回家后谁能满足自己……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