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十三妖】【后出轨时代】【第五十九章:「给我老实点儿」】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十三妖
2021/06/0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否
字数:10,862 字

  卷六:「亲爱的,这样真的好吗?」

  十三妖|后出轨时代

           第五十九章:「给我老实点儿」

  小毛这小子真是豔福不浅。许太太三人行和双飞的处女秀都让他赶上了。

  虽说这次的偶然要归功于徐薇朵,许博心裏也免不了酸溜溜的。手裏攥着变
成塑料砖头的手机,一阵懊丧,怎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没电了呢?

  夕阳渐渐被黑魆魆的楼宇吞没。小区裏的路灯昏暗,也没什么行人。

  祁婧激情欢快的叫床声还在脑子裏回响,好像越是安静,叫得越清晰欢快。

  好在徐薇朵进屋后说的第一句话传了出来,让许博放了心。那调调,跟电影
院裏趴在某人肩膀上打飞机的魔女如出一辙,却又掺着某种捉摸不透的激越。

  徐薇朵给许博留下的印象并不像祁婧说的那样神秘高深。这种捉摸不透在他
看来应该更贴切的形容为自相矛盾。

  就像刚刚,那眸子裏的欲望之光是炽烈而纯粹的。许博几乎担心她会突然扑
上来,没想到,转瞬之间就换了一副驾轻就熟的魅惑姿态,扭着屁股上楼去了。

  光从外表判断,徐薇朵绝对是个标准的良家。从发型到鞋跟,从妆容相貌到
举止谈吐,无不透着端庄娴雅,处变不惊的气质。

  如果把场景换成医院,许博可以毫不费力还原一个待人温婉和气,干练又不
失体贴的医生形象。那天来家裏给岳母看腿,就是这样。

  当然,那一盏红唇必须划为例外。

  没想到两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电影院尴尬的偷窥现场。开门见山的一
番对视之后,连招呼都不用打,光剩下暧昧到色情的心照不宣了。

  良家又如何?许博早上刚说过,不会发骚的良家就不算良家。在那样的情境
之下,换了谁,脑子裏也会只剩下翩翩起舞的两片唇瓣的。

  她应该是个大家闺秀,却貌似过着普通工薪族的日常。有着每个女人都少不
了的情爱梦幻,却被一个根本不懂感情的渣二代彻底蒙蔽。换妻戏码都已经驾轻
就熟了,却被一个吻弄得脸红心跳六神无主。

  在那一吻回味无穷的余韵裏,许博忽然有了一番感慨。一个女人,就算可以
做出揪下匪徒睾丸的惊人之举,也抵挡不住男人真心诚意的温柔。

  而男人最有魅力的武器不是坚挺强硬,而是掌控和引领。

  打开车窗,一股燥热逃了出去,城市的轰鸣灌了进来。许博望着眼前破旧的
居民楼,顶层的好几个窗户都亮起了灯,窗帘上恍惚的影子,怎么看都像一群妖
精在打架……

  上一次类似的体验是在爱都的停车场裏。满脑子想着许太太被大猩猩压在按
摩床上,野兽一样激烈的动作。

  此刻有所不同的是,心裏没了那种没着没落的慌,只是浑身上下都被莫名的
焦躁填满,鸡巴硬到发疼,凉风吹在脸上一摸才发觉是烫的。

  有人说,喜欢是一种放纵,而爱则是克制。

  许博虽未必完全同意这个说法,但用在当下,倒是很合适。先让许太太体验
一下放纵的滋味好了,既然刚才没跟徐薇朵上去,现在再去也不合适。

  这个克制,按照剧本就是留给自己的,只是在徐薇朵强行加戏后,太TM硬核
了……

  许博无聊的打量着豪车的内饰,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裏迸出笑意。揣起手
机,发动了保时捷,在初临的夜色中无比顺滑的开出了小区。

  进家第一件事,就是充电。许博插上充电器,耐心的等着开了机,放在门口
的橱柜上,才脱了外套去看淘淘。

  也许是被吵醒了,小家伙正咿咿呀呀的挥舞着小胳膊。许博坐过去,拉起小
手,看着他不停蠕动的小嘴儿,直接就联想到了许太太的大奶子。

  多少次现场观摩喂奶,许博都不曾被刺激起肉欲,没想到这会儿隔空联想居
然心猿意马起来。

  正自嘲,厨房裏传来「叮」的一声,李曼桢拿个奶瓶子走了进来,跟许博打
了个招呼,抱起淘淘把奶嘴儿递了上去。

  许博坐在一边看着李曼桢熟练的动作,那淡黄色的浓稠液面晃悠着缓慢下降,
渐渐露出瓶子后面浅咖色的毛衣来。

  毛衣是纯色的,很薄,被女人的胸脯恰到好处的撑起,上面突出两道明显的
蜿蜒痕迹。许博知道那是文胸的上缘,祁婧也会有,只不过乳量过剩,又总喜欢
穿半杯,轻易不肯显露。

  李曼桢穿的明显是保守的四分之三罩杯,不过,依然能在曲线上方看出鼓起
的丰盈,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

  见李曼桢低头喂奶,并未留意自己,许博的视线游弋开来。

  在一个屋檐下,仔细观察李曼桢的机会很多,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专往
私密的部位扫描。

  李曼桢是个玲珑秀气的女人,一对奶子在她略显纤薄的身上却一点儿都不肯
偷工减料,从腋下绷紧的毛衣纹路就可见一斑。

  黑色的长裤很合身,坐姿把臀股的曲线绷得够紧。那屁股圆得并不输年轻姑
娘,腹股间紧致的折叠更说明了女人的瘦不露骨,分外性感。

  最惹得许博移不开视线的是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四十多岁的女人,腰身能保持如此纤细挺拔,的确少见。虽是侧身,还被淘
淘挡着,仍被许博注意到,她的小肚子一点儿赘肉都没有。

  目光在这具几乎完美的肉体上流连,憋了一下午的邪火再次把许大将军锻打
得简直可以横扫千军。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

  许博一起身就发现休閑裤早被撑起了帐篷,微弓着腰走去门厅。

  「老公!你在哪儿……」

  一个称呼,半句问话,被祁婧念得一声三歎,上气不接下气。嗓子已经喊哑
了,背景中「啪叽啪叽」的肉响格外清晰。

  许博的血一下就热了起来,「我到家了……」还没等他说完,另一个女人的
笑声传来,从祁婧不依不饶的笑骂判断,手机应该被抢了。

  惹人歎息的是,她显然根本无力夺回,因为随着淫笑背后一阵密集的「啪啪
啪」,许太太立马叫唤得像个发情的小母狼。

  「许先生……」徐薇朵笑中带喘,「你听好了!你太太在我们手上,现在就
把你的蛋蛋打包送过来,不然,我们就爽死她!」

  「哐啷」一声,手机被扔在了类似茶几或者床头柜上,「宝贝儿,我还要吃
奶……咯咯……亲爱的你这奶子太骚了,真甜……啧啧……」

  徐薇朵的嘴巴浪笑着离开了话筒,真的去喝奶了。无比夸张的吮吸立马带起
了祁婧酥到骨头裏的呻吟,「啪啪啪」的浪汁肉响一刻也没断过。

  「啊啊——啊呀老……老公——救我!啊哈啊哈啊哈哈——不行了……哦哦
我不行了……小毛,你这个畜生……啊啊啊……别……别咬……臭朵朵呜呜呜——」

  许太太的叫声显然已经不像之前,为了照顾老公的想象,叫得那么清楚明白。
也不知被谁吻住,无法开声,闷在胸腔裏的强烈快感让人听了更加身魂颤栗。

  许博听得脑袋发胀,右手举着电话,左手竟鬼使神差的拉开了裤链儿,把许
大将军掏了出来,不由自主的套动。

  「啊!」激烈的肉搏中,响起一声惊叫,紧接着徐薇朵叫骂起来:「你个小
骚货,敢偷袭我,小毛,你给我狠狠的肏……啊!哈哈……我叫你浪……」

  叫骂中,祁婧的叫声忽然拔高,撞击声,吸吮声,浪水喷溅声灌满了许博的
耳朵。他比谁都熟悉许太太临近高潮的叫声,手上对许大将军加大了催逼的力度,
那哥们也到了喷射的边缘。

  「我要跟你一起高潮……来了媳妇儿,咱们一起来……」许博心中忘情默念。

  正在这时,身后有人叫了声:「许先生!」

  「啊?」

  许博脑子裏轰的一声炸散了一团迷雾,这才意识到家裏还TMD有别人,慌忙挂
断电话转过身来。

  李曼桢刚刚走出卧室的门口,还没停步,手裏拿着个空奶瓶。一见满脸兴奋
的许老爷就是一愣,再一低头,正好看见一只黑不溜秋的家伙像标枪一样瞄准了
她,脸「唰」的一下就烧着了。

  许是从未见过许博如此失态,太过惊奇,或者想不明白接个电话为什么能变
身成这德行,李曼桢给唬呆了足足三秒钟。

  等她终于缓过神儿来,本能的转了个九十度的弯儿,想要落荒而逃,被一双
臂膀抱了个结实。

  许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敢往上扑,心裏怕得像擂鼓,但就是控制不住。

  等那绵软轻柔的身子被搂进怀裏,胸前的饱满与小腹的腴软被拢在指掌间,
清爽的发香和慌乱的惊叫刺激起身体裏沖撞无门的兽性,一个强烈的意识告诉他,
这就是他需要的,连躲避和挣扎都是。

  迫不及待的,野兽般的口鼻拱上李曼桢的脖颈,耳鬓和脸颊,爪子攫住一只
奶子揉捏起来,虽然隔着毛衣和文胸,依然能透出妙不可言的弹软。

  李曼桢想要去搬他的胳膊,却被一只大手按住了。

  她一手抓着奶瓶,只能勉强按住胸前的大手,努力含着胸弓着腰抵挡,没想
到被一根粗硬的家伙顶进了股间,在那个地方来回磨蹭,不由得屁股一挺,上半
身几乎躺在了许博怀裏。

  除了开始一声惊叫,她再没出过一声,挣扎的力气却用了十成。

  可惜,毕竟身材弱小,根本不顶用。再加上要害部位受到强烈的刺激,本就
不足的力气好像被大股大股的抽走,身子越来越软,喘息却越来越剧烈。

  在许博心裏,这个清洁灵秀的四十五岁女人,叫声姐姐一点儿都不算违和僭
越。走在街上,谁也不会相信她有个二十多岁的儿子。

  如今孟浪的搂在怀裏,那份清新柔美,浅歎呢喃,无异于在许博本就熊熊燃
烧的欲火上添了一勺橄榄辣椒油。

  嘴唇贴上细嫩的肌肤,那感觉好像火船滑过江心,留下一道惹人颤栗的涟漪。
许博搬过李曼桢的肩头,粗喘着去够她的香唇。

  李曼桢显然意识到了他的意图,拼命伸直了脖子左躲右闪。

  许博正被软玉温香熏得阴阳大乱方寸尽失,哪裏能饶了她?松开控制她臂膀
的手,就要去托她的下巴。

  正一寸寸的较劲,忽然下体一紧,一只又滑又凉的小手握住了许大将军昂藏
发狂的身躯。

  那只手实在是小,甚至手指都无法闭环,却握了个实打实,绝不是慌乱中随
便一抓。许博被握的浑身一震,忍不住闷哼一声,无限迷惘的望向李曼桢。

  李曼桢却并不看他,小手毫不迟疑,开始快速的撸动。

  许博被撸得腰眼一紧,双脚叉开,抱住怀中绵软的身子。知道她不肯,也不
再勉强亲吻,双手只在胸腹间忘情的揉按。

  这一刻奇妙的默契简直像是心意相通,一个柔顺一个坚挺,一个体贴一个专
注,一个不再得寸进尺,一个任凭搓圆揉扁,连呼吸都渐渐合进同一个频率。

  只二三十下,早已濒临极限的许大将军怒吼一声,喷薄而出,眼见着一道白
光飙进了厨房……

  邪火逐渐平息,许博懊恼的发现,今天恐怕是打飞机纪念日,接连被两个女
人给撸射了,也不知道是失去的多还是收获的多。

  感觉到怀中的李曼桢慢慢松开了手,轻轻的搬自己胳膊,许博不得不放开了
她。

  「对……对不起,李姐!」

  李曼桢红着脸不看他,只摇了摇头,放下奶瓶,稍微整理了下衣服,走进了
卫生间拎了个拖把出来。

  许博想上去帮忙,却被她轻巧一让,躲了过去,只能尴尬的杵在那儿。

  李曼桢擦着地板,微一抬头,停了下来,「还不收起来,等着开饭啊?」

  许博这才发现,光顾道歉了,许大将军都忘了归营了,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裤
子。听她半开玩笑的口气心裏一松,讪讪的笑着说:「李姐,你不生气吧?我不
是……」

  「我知道……」李曼桢擦完了地,洗了拖把出来,脸色已经恢複如常,抬头
看了他一眼,继续说:「身体裏有火,发出来就好了,要是心裏有气,也别憋着。」

  许博听出了话外之音,却苦于无从回应,不好意思的笑笑,「姐,有啥也不
能跟你发,是我……是我不好!」

  李曼桢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许博的表情,眸子裏飘过一团疑惑,却欲言又止,
扭头走向厨房。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不许你这么欺负我。」

  话说得明白,不知为什么,听起来却透着一层说不出的亲近,惹得许博跟在
她身后,也来到厨房门口。

  只听李曼桢「诶呀」一声轻叫,许博循声望去,见她盯着案板上一道湿痕发
愣。走过去一看,丝丝络络的白浊秽物还未消溶,显然是自己刚刚射出的髒东西。

  许博「嘿嘿」笑着抓起抹布去擦,却被一把夺下,糟了一个忍着笑的白眼。

  李曼桢拎起案板放进水槽,拧开了水龙头沖洗,一个没忍住,「噗嗤」一下
笑出声来。

  许博从来没见过她这种笑法,也跟着笑。两人不由对视一眼,放声开怀,笑
作一团。

  笑着笑着,许博的目光就盯在了李曼桢的嘴巴上,那裏唇红齿白,好像一下
穿越了时空,回到最是天真烂漫的豆蔻年华,遇到一朵洁白干净到不染凡尘的水
仙花。

  李曼桢被看得脸蛋儿红扑扑的,终于忍不住羞,挥起小拳头把许博捶了出去。

  许博晃着脑袋走进客厅,怀中馨香未散,身上一阵轻松,心裏却连连大呼万
幸。

  李曼桢的反应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对遭遇沖动局面的两人来说,却毋庸置疑
是最合理,损失也最小的解决方案。

  在那样的慌乱时刻,还能准确的把握矛盾本质,迅速权衡利弊,这就是成熟
女人的智慧么?简直让他这个等閑不予荒唐的人油然生出敬意。

  她仅仅是个好性儿又能干的家政嫂么?活脱就是一名游曆人间的性灵仙子,
偶尔的芳华乍现,都足以泽被苍生。

  她说了,下不为例。是下次别这么疯了,还是下次不给撸了?那……摸摸手
可以么?就光亲个嘴儿呢?

  正胡思乱想,听见李曼桢在后面喊:「祁婧回来吃饭吗?」

  「多做两个菜吧!她可能会带朋友过来。」

  许博拎起保时捷的车钥匙,听见卧室裏淘淘好像要演讲,直接进去把他抱了
出来,放在沙发上拿车钥匙逗着玩儿。

  把人家车开走,自然要上门来取的,这就是许先生黑暗的坏心眼儿。而且,
以淘淘妈一贯的操守,喂奶的时辰绝不会耽误。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最多一个小时,两个美人都会出现在餐厅的椅子上。

  「嘎嘎……」淘淘格外兴奋的笑起来,抓住钥匙不松手,大眼睛又黑又亮的
瞪着许博。

  「呦呵,小色鬼,这都被你发现啦?」许博压低声音,不着调的说:「回头
让朵朵阿姨多亲你两下!木啊——木啊——什么……你也想吃啊?没问题啊!就
是有一样儿,可别嫌小哈……哦哦……让爸爸先来?嗯——不错,不错,是个孝
顺的好儿子……啊?大的给爸爸,你要小的?沃去……你个臭小子,也知道尝鲜
了……」

  父子俩和谐友好的对话持续了很久,把厨房了的李曼桢都看愣了。虽然听不
清他们说的什么,却被那温馨的画面深深吸引,不知不觉的,透红了眼圈儿。

  六点半刚过,餐桌上已经就差最后一道粉蒸排骨了。门锁被利落的转动着,
依旧盛装的许太太回府了。

  许博抱着奶娃子到门口迎接,第一眼就盯在祁婧宛若芙蓉出浴的脸蛋儿上。

  祁婧看见父子俩迎上来,一双大眼睛在刹那之间朗诵了一首拜伦的《海黛没
有忧虑》。那盈盈忍羞,脉脉含情的眼神裏,怕是藏着新学的咒语,把许博看得
双眼冒火。

  而这一切不过是惊鸿一瞥,许太太呲着小白牙的笑脸马上转向身后。徐薇朵
步履轻盈的跟了进来,看见许博怀裏的宝贝儿,立马桃红春绽,伸手抱了过来,
直接把许博当成了空气。

  「呦,小不点儿,你爸爸都给你买车了,不会是偷的吧?」

  徐薇朵一眼就发现了淘淘手裏的「玩具」,说着话「吧唧」一口亲在淘淘脸
蛋儿上,没等小家伙反应过来,车钥匙已经进了口袋。

  许博本来还担心徐薇朵抱得不牢,忽然想到,人家儿子快两岁了,当妈的经
验比许太太都丰富,不由在她身上又加了一层透镜。

  当下自然不是跟两位刚落地的「空姐」讨论飞行体验的时候,许博接过祁婧
的大衣挂好,客客气气的搓着手迎宾:

  「看看,徐医生多受欢迎啊!见面儿就领一保时捷,下回咱们拿着房本儿迎
接徐医生哈!有了车有了房,不用再见丈母娘!」

  徐良家显然比不得海棠和可依,没那么快利的嘴吧,笑又不甘心,气又拉不
下端庄的鹅蛋脸儿,光咬着嘴唇瞪他。也不知道刚刚电话裏假装绑匪的疯劲儿哪
去了。

  旁边的祁婧本来被逗得「咯咯」直乐,一见徐薇朵的神情赶紧苦忍,一指头
戳在许博的腰眼儿上。

  「不着调,跟谁都爱开玩笑!还不给我们倒点儿水喝。」说着接过淘淘,把
徐薇朵往客厅裏让。

  许博早备好了热茶,赶紧殷勤服侍。

  徐薇朵并不是开不起玩笑,只是一起呆了小半天儿也没见许博贫过,以为是
唐僧,没想到是悟空变的,小心款款落座后,也给他加了一层透镜。

  「我们家可没有西湖龙井,」许博一边倒茶一边唠叨,「这是我刚泡的铁观
音,可以美容祛斑缓解疲劳,软化血管儿降脂降压……」

  一听「西湖龙井」四个字,许太太的大眼睛又变得水汪汪了,徐薇朵端着茶
杯差点儿没呛到,又被这对活宝夫妻刷新了认知。

  这时,身后有人接话:「许太太要喝西湖龙井啊,我们家有。不过,现在北
方天气还冷,不太适合。等过些日子,今年的新茶下来,我让老家寄些明前龙井
过来尝尝,你们肯定喜欢。」

  徐薇朵听见李姐说话,本欲起身,却似乎觉得不妥,欠着身子听她讲完,脸
上笑得有些僵。

  许博跟祁婧对视一眼,大略猜到她必定晓得这位是自己计划内的婆婆,一时
不知摆什么姿态面对,心下嘿然。

  「明前龙井啊!」许博接过话头,「我听说可贵着呢,一般人买都买不到,
这回我可要沾沾李姐的口福了!」

  本来挺正常的一句话,李曼桢突然发现许先生光盯着自己的嘴,好像那裏泡
着新鲜的龙井茶似的,心口没来由的一阵突突,说话也结巴了。

  「嗯……也没你说的那么稀罕,那个都……都快七点了,许……许先生咱们
开饭吧!」

  李姐整治的一桌晚餐虽说只有四菜一汤,却是有荤有素,色香俱全。徐薇朵
第一筷子夹了块排骨,送进那不似人间之物的嘴巴裏,立时赞不绝口。

  或许是菜品太好吃了,席间的气氛格外和谐,再没了阴阳怪气儿的试探猜度。

  许博本来以为一向食不言寝不语的李曼桢受了欺负会更加不苟言笑,谁知,
三个女人聊起好吃的居然你一句我一句的把他晾在一边。

  徐薇朵三令五申要把家裏的厨师炒了鱿鱼,祁婧撺掇她过来拜李曼桢为师,
正好缺个师妹。

  李曼桢说不同的脾气秉性,做出的菜味道是不一样的。只要用心,就像服侍
男人一样,是个女人就会,不用特意找人教。

  这话尺度稍大,却没人往具体裏联想,三个良家各自若有所思。

  许太太自然把目光瞟向自个儿男人。徐薇朵跟未来婆婆对望,半开玩笑说,
「我更愿意做给我儿子吃。」

  李曼桢的脸上流露出若有似无的落寞,不经意的瞥了许博一眼,淡淡一笑。

  许博插不上嘴,却一直留意着许太太和徐医生的神情动向,心裏有一根痒筋
没羞没臊的蠕动着。

  这两位跟亲姐俩似的回家,喝茶,吃饭,一切都再自然不过。可别忘了她们
是刚从同一张木板床上下来的。

  小毛那小子这会儿肯定射得脚脖子都软了。许家老爷从早晨被舔硬到现在就
荒腔走板的被撸射了两回,虽说也挺爽,毕竟连句像样的台词都没混上。

  按说路人丁就不该胡思乱想,这山望着那山高,可临时加了两场撸戏,哪个
有理想的演员能不跃跃欲试呢?

  今儿个就算没指望担纲领衔主演,可这临阵提拔的男二号,也该把配套人设
故事线安排得像那么回事儿不是?

  然而,两位女主好像约好了似的,过起了贤妻良母的戏瘾,连正眼儿都不瞧
他。

  别说,一旦把心思放在相夫教子的场景裏,那些让人心蕩神驰的旖旎画面便
不再来骚扰了。

  面前的三个女人,都是一等一的品貌,无可挑剔的性情,谁得了都是半辈子
的福气。可惜,除了祁婧,都各有各的不如意。

  只一个祁婧,就已经让人不知道怎么疼爱了,得陇望蜀的心谁都有,可凭你
许博一己之力,能庇护得了几个?

  再看这些妖精,又有哪个是省油的灯呢?就连不声不响的李曼桢,今天都让
他刮目相看了。最要紧的还是小心着,先把家裏这尊菩萨的香火烧旺才是啊!

  吃过了饭,祁婧还没喘口气就奉诏进去伺候晚膳了。徐薇朵想帮李姐收拾碗
筷,被坚决推出了厨房,瞥了一眼许博,也钻进了卧室。

  许博心裏有鬼,没好意思跟着进去,便坐在客厅,喝着还没凉透的铁观音,
听裏面「嘁嘁喳喳」的悄悄话。

  这个女人并不急着回家,没准儿有戏,但祁婧是个什么态度一点儿也没露,
许博心裏没底。

  十多分钟过去了,李曼桢收拾完毕走了过来,「许博,没事我先回去了。」

  许博出于礼貌,每次都起身送她,今天自然也不例外。裏面的祁婧闻声走了
出来,已经换上了早晨的那套蓝色睡衣裤,边走边叮嘱着:

  「阿桢姐,明天休息,可以不用过来,在家陪陪小毛好了。」

  李曼桢脸色未变,却略有疑惑的朝祁婧望去,结果没发现任何异样,只好应
承说:「也好,正好阿良要出去学习一阵子,我帮他收拾收拾。」

  祁婧乐呵呵的点着头把李曼桢送出了门,转过身来望着老公。

  也不知她施展了什么妖术,只一抬头,一切的动作就都变慢了。许博眼看着
辨不清深浅的笑意在她脸上蕩漾开来,宛若昙花一现,又像春日初升。

  「媳妇儿,你……」

  刚想发问,忽然发现大眼睛裏闪过一波调皮的灵光,时间立马恢複了正常,
细滑的肉皮儿下宛若翻着水花,已经绷不住了。

  许博瞬间意识到她的视线是投向自己身后的,刚想回头,眼前一黑,一个很
有弹性的绒线套子罩在自己脑袋上。

  是谁在作怪,根本不用问。

  许博的心在黑暗降临的刹那跳到了一百二。来了!好戏上演了!这两个妖精
果然商量好了!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一股浓烈的荷尔蒙气息钻进鼻孔。许博的手第一
时间向身后摸去,指尖掠过一条美腿跳跃的丰腴,却足以带来实实在在的触觉刺
激。

  「给我老实点儿!」

  不但没占到什么便宜,伴着一声笑嘻嘻的娇叱,整条胳膊都被俘虏了。与此
同时,另一条也落入祁警官的掌握。

  凭许博的粗胳膊,随便一使劲儿,两个美娇娘就能被轻松夹在咯吱窝裏,可
那也太TM煞风景了不是么?

  许逃犯甚至主动把头压低,屏蔽掉祁警官憋不住的嬉笑,极其配合的被压往
审讯卧室,脑子裏预演着各种惨不忍睹的暴力刑讯和身心摧残,嘴裏却说:

  「你们干什么?知道我是谁吗?」

  话音刚落,房门被敲响了。两位警官立马送了劲儿。祁婧不笑了,嘟哝了句
什么赶去开门,许博也转过身,撩起头套先望向身边的徐薇朵。

  傻子都猜到,徐薇朵之所以要蒙他眼睛,就是为了避免某种尴尬,没想到被
打断了,不堪羞恼的剜了他一眼,好像在说,「看什么看!」那小模样儿能把人
心痒痒死。

  门开了,门口站着个摇头尾巴晃的大高个,二东,身旁是他英姿挺拔的未婚
妻于晓晴。

  「嫂子好!」二东自那次坝上犯糊涂,把「嫂子」俩字儿叫得格外亲,一看
屋裏还有第三个人,连忙说:「有客人啊,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没有!快进来!」祁婧连忙摆手,把两人让进来:「这是晓晴吧?
早就听许博说起你了,你们当警察的都得长这么精神吗?」说着,拉住于晓晴的
手。

  一句话把个爽快的于晓晴给说得腼腆了,叫了声「嫂子」,又朝许博喊了声
「哥」,目光不由落在跟许博并肩而立的徐薇朵身上。

  「这是我的好姐妹,医大二院的徐医生。」说完又给徐薇朵介绍,「这是许
博的发小褚振东,我们都叫二东,她媳妇儿,于晓晴。」

  自打二东出现在门外,许博就留意到了徐薇朵微不可查的变化,那感觉就好
像武林高手感知到威胁,暗自调运起护身功力一般。

  显然,她也认识二东。

  开门时,二东说了句「有客人」就把目光自然的移开了,当然不忘在许博脸
上扫过,那乍亮倏隐的眼神未必徐薇朵就没察觉。

  两拨客人互相问好后,徐薇朵刚想说话,许太太已经热情的拉着于晓晴把夫
妻俩往客厅裏让了。

  二东笑嘻嘻的瞟了一眼许博头顶,「哥,在家还戴个帽子,感冒了?」也没
等他回答,坐进了靠外边的单人沙发。

  许博这才想起脑袋上的「头套」,一把抓了下来,没想到带起一股刚才就闻
到的可疑腥味,仔细一看,别提多眼熟了,居然是小毛的那顶绒线帽。

  电影院裏的一幕无比惊悚的闪过脑际,许博试探着凑在鼻子下一闻,标本级
猛男精液的气味直钻鼻子!

  「嗤」的一下,跟在身边的徐薇朵差点儿笑出声来。

  许博把帽子狠狠攥在手裏,面带微笑的盯了她一眼,往客厅裏边走,突然发
现,有个货真价实的女警官正把视线从自己脸上移走,投向身后的徐薇朵。

  「嫂子,我们过来也没啥事儿,主要就是想带晓晴认认门儿!」二东估计是
怕老婆不好意思提,开门见山:「另外啊,我听许哥说你们参加了一个什么项目,
对大人孩子都好。这不晓晴怀孕了嘛,想问问我们能不能参加。」

  上次吃脱骨肘子时,许博的确提过这事儿,没想到这小两口上心了。

  「那你们可来巧了。」祁婧没等许博接话,先兴奋起来,把目光投向正犹豫
着要不要坐下的徐薇朵:「朵朵快来!」

  徐薇朵被拉着坐到了祁婧和于晓晴中间。祁婧拍着她的背介绍:「这位就是
那个项目的首席助理,徐薇朵徐医生啦!」

  「真的呀!」于晓晴瞪着大眼睛叫起来,「那我运气可真好!」

  许博这些天已经不止一次的欣赏到这种叫做「三个女人聚在一起」的自然现
象了。如果让他给一个贴切的形容,应该就像一种极具观赏性的「缓慢连锁核聚
变反应」。

  三个性情不同,风采各异的漂亮女人一旦打开了话匣子,是可以自带能量的
进入完全屏蔽空间,同时开启各自的激发态的。

  她们可以从怀孕聊到育儿,从育儿聊到身材,从身材聊到减肥,从减肥聊到
美容,从美容聊到化妆,从化妆聊到首饰,从首饰聊到衣服,从衣服聊到电视剧,
从电视剧聊到明星,从明星聊到爱情,从爱情聊到婚姻,从婚姻再聊回到怀孕。

  最神奇的是,整个过程中,她们并不会跑题,不管聊着什么事,都能跟于晓
晴的怀胎现状扯上关系,还能时不时的拉上许博当场外指导,用完了又干脆利落
的放回原处。

  当这一大圈儿转回来,许博的铁观音已经泡得像白开水了。二东不知道从第
几轮回笼觉裏醒来,还没端起茶杯,先跑去上厕所。

  淘淘响亮的哭声把许太太拽了出来,转瞬之间,已经抱着孩子回到现场。于
晓晴根本顾不得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喜欢得嘴巴变形,边欣赏边擦眼泪。二东
也搬着老婆肩膀,抻脖子看。

  这时,许博的第六感捕捉到一束目光投在自己脸上,望回去,正好对上人群
中徐薇朵的丹凤眼。

  那目光虽说一下就躲了,却显然已经完成了表达。

  紧接着,徐薇朵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周一晚上来爱都找我
就行,到了打我电话。」

  跟业务相关的每个字,好像都透着特别舒服的亲和力,显得徐助理既职业又
体贴,让人顿生好感,由衷信赖。

  「那我们也不打扰了,徐姐咱们一起下楼!」于晓晴也跟着站了起来。聊了
一晚上,一声「徐姐」叫得清脆又亲热。

  祁婧抱着孩子留在了门内,许博送三人到电梯间。自动门合上的刹那,徐薇
朵的脸上柔美恬静,却再没跟他对视。

  回到屋裏,刚带上房门,祁婧香暖的胸怀就贴了上来,笑嘻嘻的问他:「是
不是特遗憾啊?你不会再把二东打一顿吧?」

  许博搂着娇妻又软又弹的身子,暗自苦笑,心头却被这句话给熨得倍儿舒服,
「嘿嘿」一笑,「遗憾啥呀?我就是个路人丁,现在可算是演完收工了。」

  「骗人,真的不遗憾?」许太太仰着脸儿打量。

  许先生神色如常,「不遗憾!」

  「到嘴的天鹅肉给搅和飞了也不遗憾?」许太太小手不老实的摸进男人的裤
裆。

  许大将军老老实实的,「真不遗憾!」

  「那还差不多!」许太太小嘴儿一嘟,下巴一扬,像个检查完计划生育的村
干部,转身往卧室走去。

  「嘿——」许博诧异的盯着老婆背影,险些出一脑袋冷汗。到这份儿上,这
个妖精还在试探老子!两步上去,把娇妻拦腰抱起。

  祁婧「咯咯」娇笑着被男人压在床上,使劲儿歪着脖子勾住不管不顾的热吻,
觉得整个身子都收获了一种叫踏实的感觉。

  「亲爱的,说真的,我知道你直到刚才还在痒痒。不过,你能那样说,我很
开心。」

  「你当了一天的领衔主演,当然开心了,痛快儿的交代,被双飞的感觉爽不
爽?」许博把身下的娇躯搬成平躺,一手一个,把两个堡垒双双包围。

  祁婧嘴巴咧得根本收不回来,勾住男人的脖子,没羞没臊的望着他,「我说
的没错吧?就知道你惦记着双飞呢!」

  「我是不服气,凭什么新花样儿全都便宜了那小子?」许先生伸手一勾,已
经把文胸解除,双手满当当的揉着两个大奶,火气越说越旺。

  「便宜个屁!」祁婧一脸娇羞的躲着许博的目光说,「差点儿没把他吓得掉
床底下去!」大眼睛裏仿佛回放着当时的尴尬,此刻虽说全成了搞笑,那层羞却
把她的脸越逼越红。

  「也把你吓坏了吧?偷别人小老公的感觉是不是特刺激啊?」许博坏笑着,
使劲儿的摇晃肉呼呼的身子。

  「我还想问你呢!」祁婧这会儿才想起来往回倒,拉着脸儿遮羞,「她是怎
么冒出来的?你俩怎么凑一块儿去了?」

  「哼,你俩好得跟亲姐俩似的,商量好了算计我,她没告诉你么?」许博及
时拿出没占到的便宜卖乖。

  本来,按照常规程序,该是互相交代彼此经曆的环节。祁婧似乎想到了什么,
眼神闪烁的迟疑片刻,弱弱的问:「老公,到底什么叫双飞啊?」

  许博有点儿晕,刚想解释,祁婧接着问:「是不是两个都……都肏过才算……
双飞啊?」

  许太太含羞带怯的小模样登时把许博撩硬了,忍着扒裤子的沖动回了句:
「那当然了!」口气仍然是气哼哼的。

  没想到祁婧眼神儿往旁边一飘,笑得心怀鬼胎,「那她还算有点儿良心!」

  「谁呀?」许博意识到了一丝不寻常。

  「老公!你放心,第一次双飞,我保证先让你享受……」

  「什么意思?」

  「嘻嘻……别问了,你永远是我的男一号……快来!」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