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仙子下地狱】同人文改编 自嗨作品 第45章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仙子下地狱】同人文改编 自嗨作品 第45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四十五章

  「颜庞也算是不错了,受限于自身妖属血脉,无法完全尽修丹阳上人的绝学。
但也是配合自身体质,硬是给他别出心裁把丹阳五式改成用水属功法催动。至于
效果,还算是马马虎虎。」由于艾琳娜对东域修行者的功体法门还处于初步认知
阶段,所以沉融月为她说明了些情形,「至于绝影,他连自己的真本事都没用上。
所以你会认为两人近身搏杀旗鼓相当。」

  「为何绝影先生会要造成这局面?」艾琳娜听到这说法大感疑惑。

  「他目前的能为处于一个微妙的阶段,需要多多尝试。」沉融月也不好说漏
了自己那奸夫情郎的底,只能用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告知少女。

  「不明白啊,娘亲,举个例子嘛。」哪有人拿自己的生命做试验的?其实艾
琳娜很想说这句的。

  「你看你小姨,是不是今天又与昨日不同,昨日也与前日不一样。」

  「功法运使,战斗方式,精神意志。」艾琳娜不好妄自下定论,只好说了个
讨巧的答案。

  「嗯……其实你说的也符合实际,但……」沉融月沉吟片刻,这说法不能说
错,而且还说到点上了,不过却有点偷奸耍滑之嫌。不由想起了前几日死老鬼那
句身体力行,没有空口说瞎话。

  「艾琳娜,为娘也许真没教人的天赋吧,看来得给你找一个老师了。」

  「是我辜负了娘亲的期望,为什么娘亲还要说自己不对了?」

  「呵呵,不谈了,我们回头看看绝影他们还能整出什么活。」

           ***  ***  ***

  暂且不表幽冥老祖与颜庞在湖岸边的恶战。

  刚才老祖用术法探查之后隐约觉得水府某处确有术者在暗中窥视调度人手。
随即传音沉秋催动隐匿符篆潜入水府。而沉幼蝶则接过了沉秋追赶,扑杀妖人的
任务。妇人只觉今日一战,死于她手上的妖人数量超过了过往的总和。心神极其
疲累,但昨夜,自己说过的话不能不兑现。

  望了望激战中的一人一妖,那高大魁梧的身影,给了她很大支持,自己就是
不想失望于人。

  沉秋已经不算孩子啦,其实他这般年纪,我也是有在江湖上游历的。适才他
受令潜入府主老巢也是对他能为的肯定与考较了——我可不愿意输给后辈啊!

  沉幼蝶感觉灵力恢复了些后又现出身形再度出手。出手也许仓促了些,妖人
的血液飞溅至身上后,素有洁癖的妇人闻得那腥臭的妖人鲜血味道后,更觉需要
更多鲜血才能洗刷自己此刻的极端厌恶,烦躁的感觉。出手更为狠厉。

  再说沉秋潜入颜庞老蛟的水府内的情形,由于自己身负使命与绝影给予的考
验,少年也无心思四处张望欣赏水府内的奇象。凭借老祖之前交给他的藏匿符篆
隐没了身形在这人人自危的府主畅通无阻。

  「沉秋,心思收敛些。」老祖传音道。

  「好的,先生。」沉秋咬牙切齿的回应道,一路走过,遇见的情形实在令人
愤怒!

  「你是说人头京观?还是那些被残害的人族俘虏?那些凡人能在这种地方多
活一日都是活受罪,难怪你愤愤不平。」

  「先生,你能拿下你的对手吗?」

  「你倒是好好关注你自身情形吧,坏了我的预定计划,你就是过上加过!」

  「嗯,先生,我若能好好执行任务,能否求你一件事情?」沉秋明白刚才绝
影的回复便是变相的回答。

  「可,但我等时间有限。」

  「前面一处阁楼便是先生指点的所在吗?」

  「嗯,没错了!现在才算真正开启你的挑战。试想一下,一名强大的术法者,
发现战场上敌人突然少了一个,而且那人还是一名蟊贼,他会如何做?」随着沉
秋不断深入水府,幽冥老祖的元神分体总算确认了那神秘的术者所在。

  由于前些日子吃过一次大亏之后,沉秋对术法陷阱和警戒结界方面的知识进
行了恶补。细细观察,阁楼与庭院中的术法机关还真有几处,那颜色与周边略有
不同的石板,草丛中的偶尔映射出的微光,就连那屋檐的兽首也有些可疑。

  沉秋又考虑到这是妖人的地盘,沉秋思索了一会,手中已扣住一枚令牌!自
己父亲遗留的可以拘令妖魔的珍贵令牌,详细参悟了使用方法后,这物事一直没
机会使用,也许此次任务出现危机便要靠它来强行破局了!

  而老祖只觉沉秋掏出一个品阶极高的法宝,料也是神女宫的秘宝,待会便能
涨涨见识。自己不再多言语什么,感觉已经提示得够多了,由得少年自主行事。

  小心翼翼接近阁楼,绕至一处敞开透气的窗台边,正欲向内探视时。沉秋只
觉背心一阵刺寒,耳边响起了一道声音:「可以藏匿身形潜入此处,以为我就没
办法了么?给他上好锁链禁锢!」

  沉秋只得硬着头皮回道:「不知阁下如何得知在下所在?想必不是在下运气
不佳所致。」

  由于自己全身被束缚了几道铁链和符咒,只能躺在地上,努力抬头望向周围
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夏统领,此番让你前来,果然立得功劳一件。你可如何谢我?」那人倒没
回答沉秋,而是直接与其他人交谈了。

  「好说,这小子落得陷阱乃是咎由自取,先生果然神机妙算。待会主公回来,
夏某必将如实禀告。」

  「呵,有劳夏统领费心了。不过此次灾祸来得突然,蹊跷,就算我有些许补
过之处,但终究还是会让主公瞧不起我的能为,未有为他分忧解难。」

           ***  ***  ***

  沉秋在地上又挣扎几下,总算让自己躺的舒服了些。周围妖人也不算多,在
场的妖人中看来是说话的那两人地位最高了。他们乃是用的方言,自己不算听得
明白。虽然自己被擒,但好歹这两人倒不算粗暴蛮横之辈,没上来就是一剑把他
砍了脑袋。只能庆幸已经足够走运。

  待得两人交谈完毕,那夏统领走远后,那名谋士才换了口音与沉秋说道:
「你今天确实不走运,哈哈。」

  「哦?先生此话怎讲?」沉秋连忙追问。

  「呵呵。无可奉告。」那人摇了摇手中羽扇,「你该有点俘虏的觉悟,我问
你答才对。」

  「那,先生请了。我的觉悟告诉我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能说。」

  「那是当然了,有些话说了,你的同伴就只能与你在地狱团聚了。」那人倒
也能容忍沉秋耍耍嘴皮,同样也是一语双关。

  「那就要先生问些莫让我为难的问题了。」

  「呵,不为难不为难,只要迈出那一步,任何事情都不难!」那人轻松的笑
了笑,犹似教书先生淳淳劝导少年。

  「那我就试试看吧」沉秋知道,那一步叫不要脸,冷血,背叛,贪生怕死。

           ***  ***  ***

  至此,幽冥老祖才用元神分体传音于沉秋:「聊了这般久,你这吹牛功力有
所长进了?」

  「啊,不好意思,绝影先生。看来是我搞砸了。」

  「呵,不算太糟。倒是你想明白如何被人逮了个正着吗?」

  「惭愧了,先生。还未明白。」

  「好吧,给你一点提示。你身上少了什么?」

  「他们只搜走了我的剑。倒是多了几件束缚!」

  「还没明白?刚才那水府的谋士已经看出你小姨出身何处了。那制式衣着虽
然少见,但江湖中的明眼人,都还是清楚的。」

  「那先生你和小姨还在外面厮杀呢?杀了他们不少人了!哪能和解?」沉秋
奇道。

  「所以那谋士在两头下注,若果我与三宫主死了,他们就会上交你这个小子
表功,别看那谋士还能笑呵呵地和你东扯西扯,到时候你也能试试他的残忍手段。
哼,一群鸡鸣狗盗之辈!」

  「若是先生胜了,那谋士也可以全身而退,甚至与我结下一段善缘吗?甚至,
良禽择木而栖?」沉秋知道鸡鸣狗盗的典故,也了解历史上有不少文人对这典故
的推崇和鄙夷。

  「呵呵,看来你也品出些味了。」

  「多谢先生提点,还有,是不是我刚才还算冷静地应对他们的谈话,他们心
里也会抬高我的价位?」

  「哦?还有呢?」

  「就是也许先生你败了之后,我还能苟且活着?」沉秋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那就看你喜不喜欢那样的自己了。成为强者的首要条件就是——不要脸!」
幽冥老祖虽然有些气结,但还是告诉沉秋这个结论。

  「哎,对不起了,先生。有位枭雄霸主曾经有说出过『宁负天下人,天下人
不可负我』,虽然他一生传奇,但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

  「那你可成不了强者了!」老祖故作遗憾。

  「先生,我明白的。所谓不要脸,只是他们坚持自己的初心,坚持自己的信
念,一直付出行动和努力,而不被他人的看法所左右!再艰难的环境都不能压垮
他们。」

  「那你可有信心打倒他们?」

  「可以!虽然武器暂失,但先生教导的拳术我也有好好修炼!」

  「呵,我先解除了他们对你功体禁锢,你且好好调息回复下!」

  沉秋遵言,运使这段时间突飞猛进的九转阴阳诀功法,使真元在全身各处经
脉游走数周天后,「先生,我已感觉自己已经身体活动无碍,气血运转正常了!」

  「好!待会且看你如何展尽绝技杀得妖人!沉秋,你可记好!不可首鼠两端!
他们今天未将你全身行头去除是最大的不智!」

  两面三刀的小人被识破面目能成得什么气候?但沉秋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么?
幽冥老祖只是利用元神分体施展了术法将其锁链和符咒束缚解开,便又没了动静,
少年在心中默语了几句没得到回应后,明白接下来又是一次考验!

  不知为何,沉秋心中没有半分紧张,犹豫。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微蹲了一
个马步,放松全身双肩自然下垂后鼓起全身肌肉,昂首挺胸,双手握拳抬起,催
动九转阴阳诀以最大力度发出了一记简单质朴的马步冲拳。

  「轰!」地牢的牢笼与闸门居然被一记凌空拳击毁,而沉秋双脚所踏的地板
皆已粉裂!

  少年只觉身体某处开关被打开,浑身功力运转中,各处骨骼咯吱嘎啦,肌肉
收缩抽搐膨胀,好不畅快,犹如甲虫褪壳获取新生!

  这是心诚意至的一拳!

  「哦?破得五境了。也算不枉了!」老祖有些讶异,有些欣慰。

  这是沉秋摆脱平庸的开始!

  少年昂首从容走出地牢,对面那谋士已在对面等待,手中反覆把玩的正是那
口被搜去的利剑。

  「早觉得你是条大鱼,看来我赌对了!」

  「废话什么,你非要装做什么好人。折腾人好玩吗?」那夏统领也在,周围
自然也就不止他们两人了!转眼一看,一些妖人兵卒在戒备着。

  「那夏统领可考虑好如何面对神女宫了?」谋士玩味地反问。

  「你居然还怕这么一个乳臭未乾的小子?好好招待他一番,我们不就飞黄腾
达了吗?」夏统领看向沉秋的目光愈发不怀好意,刚才那招待两字显然是有些意
思的。舞动着的武器居然是一对链勾。

  「天下闻名的神女宫传承的功法,我也很想入手修习啊!剑修的功法可是极
为珍贵的!」谋士顺手捏出的剑诀也是凛冽,显是剑上功底非是泛泛。

  「先生,我至今还未明白为何自己使用了藏匿术法后还会被你们逮住。」沉
秋等这两位说了几句后,再不慌不忙的问了这个问题。

  「呵,太多破绽了!既然知道你会藏匿术法,我们亦有反制之法!孤身一人
却敢进得我等的地盘,谁给你的胆子?」

  「你的回答还是不够明确,算了。找你们问话是我失策。」眼前敌人如何应
付才是重点。

  「虽然我很想劝你放弃无谓的反抗举动,你我两方都能轻松。但我身边这位
又有了新点子,新玩法,只好委屈下你了!」

  沉秋想起了在水府中见到的一幕幕:被奴役的人族,被淫虐的女人,那人头
京观,那矿坑内的血迹,那勾栏中的哭喊声。

  他总算明白自己与这些妖人势不两立,怒意直冲脑门,反手狠狠一拳挥向身
后,嘭!

  犹如砸破了一个西瓜,身后那偷袭之人如被打破了的沙袋颓然倒下,面骨被
沉秋方才一拳打的粉碎,死的不能再死。

  不待对面妖人围上,自己先将那尸首往前奋力掷出,砸向妖人。顺手拿下一
把兵刃,只觉手中冰寒刺骨。这乃是一把「冰棱柱子」刃口锐利。沉秋没做过多
检视,又使出一道藏匿符篆。

  时机稍纵即逝,沉秋心想此刻妖人还需施展手段来揪出隐匿身形的自己,若
不趁此良机杀除在场的几个扎手货色,只怕马上自己就要遭重!

  少年瞬时选择了下手目标,就是那个挥舞链勾的夏统领。那奇异武器的刃口
上泛出的蓝色幽光,怎么想都是剧毒。

  直接一击凌空拳击中这个心性残忍的对手,沉秋这一拳倒是讨了一个巧。一
般人被人击中左侧,皆会把注意力投放到自身左侧,但江湖中人的警觉性自然不
会这般容易被骗。

  「啊!我的腿!」这倒在血泊中的妖人,一时大意就被沉秋趁其不备攻其下
盘,被那不明材质的兵刃劈断了双腿,血流不止,眼见是活不长了。

  「再送你一程!」沉秋游走于妖人之间,利用周围环境布置,挪移躲闪。瞅
准一时空档,又将这夏统领斩下了首级。而周围之人却无一跟上他的行动进行限
制。

  「看来这神行靴对这些没见识的妖人是欺妖太甚啊。」幽冥老祖虽然没出手
亲入战局帮助沉秋,但心神还是投注此处以防万一。

  顷刻间,沉秋面前的对手被他杀得七零八落,只余那个谋士还在支撑。真是
应了一句话,兵器越怪,死的越快。也许夏统领的链勾也有不凡之处,但被沉秋
突入近身处却难以招架,一身本领一半都没发挥出来。死得憋屈!

  而沉秋也深知自己那把利剑着实不凡,落在剑术高手手中,更是可怕。沉着
心思,专心与这谋士捉对厮杀。之前一番杀戮虽然看似轻松,但神行靴的神速效
果也对他的肉身负担不小。

  此前,这名谋士只是后悔为何不将沉秋扒了个干净,两头下注纯属浪费时间。
而现在这一地尸骸,告知他惹上了一个煞星!

  「看来你们也没多余心思去想什么折磨人的新点子了。」沉秋劲力一吐,把
这最后一名妖人轰得胸骨粉裂,「死!」

  近身搏杀,谋士扛不住沉秋势大力沉,拿起什么兵器就往自己身上招呼;离
得远了就要硬挨凌空拳劲,转身而逃又是将后背送人了——之前自己那些兵卒全
是这样死的!自己撕心裂肺地呼喊,却没来一个人!

  一看妖人死后现出的原形却是一只青眼狼,那夏统领则是一只巨蝎。倒有些
贴切了,难怪!

  「多谢先生刚才施术屏蔽了此地,不然我要陷入苦战了。」

  「嗯,算上前次,两次了。」幽冥老祖提醒沉秋。

  「那,我继续去那处阁楼探查下?」

  「哦?」

  「先生,我想明白了。这些妖人知道我能藏匿身形,他们应也有术者施法窥
察针对于潜入水府的我。」

  「何以见得?」

  「他们在守株待兔!」就算妖人嗅觉灵敏,目力惊人,那也不至于自己落入
陷阱。

  「但刚才我施术屏蔽了此地,想必那术者也有所警觉。你不怕你再次落入敌
手,或者扑了一个空?」

  「所以我才问先生要不要去那处探查下。」沉秋苦笑。

  「呵,由得你了。」

  「先生,外部情形如何。小姨还好吗?」少年虽然不怕绝影先生有意外,但
是沉幼蝶却是在受到几位妖人统领轮番围攻的。

  「还好,三宫主不愧是神女宫真传弟子,千年传承果然名不虚传。」老祖又
趁沉秋在行路时告知了外面的情形:自己还在与那颜庞拉锯战,而沉幼蝶则是准
备充足,体力不支便隐匿一处进行调息恢复,然后又潜入妖人驻地大肆破坏,逮
着落单的便杀了,那几个厉害点的妖人统领疲于奔命。

           ***  ***  ***

  「嗯?先生,我入得此间,空无一人。接下来的探查有劳先生您了。」

  术者的宅居,显然不是沉秋自己能处理的。幽冥老祖「嗯」了一声,让少年
自行警戒四周,自己开始打量周围情形。

  书房中典籍空了不少,有些凌乱。走至书案前,倒是有张极大的此地地界的
舆图,绘制精美,标注详实。也许那术者觉得此水府已成危地,匆忙间就未带走
了。

  「沉秋,先收取了,此舆图也许还有些用处。」老祖心想那丹阳上人的遗藏
之处居然就没标注,显然是颜庞有些自己的考量,待会自己亲自去那处瞻仰先贤,
看看究竟是如何。

  沉秋依言收取了,只觉舆图上的字迹工整好看,比自己写的强了不少。至于
那绘制精妙细致,自己却万万不能及啊。

  「试着搬动下屏风边上的灯盏把手。」老祖瞧出了些端倪。

  「先生,有一处暗间密室的通道。」沉秋见此后有些惊喜。

  「沉秋,你也别心喜。如若你真是一人来此,进入这处密道,你敢吗?」

  「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敌暗我明!」

  「进去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保你无事。」这种密道我也修建过的,看看
此处主人有什么新鲜玩意。

  一路上幽冥老祖给沉秋讲解密道机关如何布置,几种强势手法如何实现,例
如毒烟,水淹,石封。

  沉秋啧啧称奇,结合自身处境与老祖所说对比后,还真是如此。避过几处小
机关后,听到前面传来声音:「少侠,请停步吧。再往前,妾身只能玉石俱焚了。」

  声音有些无奈,是个女人的声音。

  「你就是那帮颜庞谋划术式阵法的术者?害的我被擒捉!」

  「妾身也是被逼无奈,各为其主吧!难道你潜入府中不是刺杀我的?」

  「既然如此,手底见真章。谁也莫怪谁狠辣无情了。」沉秋干脆果断结束与
那术者交谈,免得挫了自己锐气!全神戒备向密道深处走去,之前与幽冥老祖交
流时,得知此处并无甚大手笔的机关,只需小心谨慎就能应付。所以那术者说什
么玉石俱焚,同归于尽,只能笑笑这哄小孩的说辞了——这密道的通风效果还真
不错啊。

  他此刻左手反手持着那把异剑,右手则是夺回来的自己的爱剑。虽然多年习
剑,习惯了自己的老家伙什,但这把奇怪的兵刃前不久也是立下战功,少年不免
想多试试手,看看还有什么奇效。

  对面那术者即便占有地利但还是越来越心惊,从一开始,这少年潜入水府便
马不停蹄直奔自己而来,一路诸般景象物事都没有激发他的怒气爆发,顶多是多
看了几眼。

  本来一切还算好,成功伏击擒下。但却又被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两人毁了
全盘。好吧,也不全怪他们,自己也是对神女宫功法极为向往的。

  接下来就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自己亲自施法,下的咒术束缚,居然莫名
其妙失效,这少年似乎功体尽复,并且更上一层楼。当自己使用水镜术法无法窥
视到围杀情景时,更觉不妙,果不其然又匪夷所思的事实发生了,少年居然一人
屠戮了在场所有人,就连自己那两个姘头都死无全尸!

  见到少年停息片刻又往自己这处行进时,也顾不得破口大骂那两个废物了,
飞速收拾了些紧要典籍就往密道藏匿——谁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
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这小子还真阴魂不散了!紧逼不舍!

  眼见密道就没拐角可以阴人了,这名女术者心思电转,不若就假装降那少年
算了,日后得到机会便天高鸟飞,海阔鱼跃!不对,这少年虽有被俘的经历,但
后来不知怎么大杀四方并且进入密道后都从容不迫,显然不是简单货色。岂能让
她打这种如意算盘?

  不过,自己为什么不能转投这少年的跟脚,神女宫门下呢?就算这少年在神
女宫宗门不算什么紧要人物,但自己好歹也算半身入了神女宫了!天下谁人不知
大宫主修为通天,神功盖世——前不久的围杀魔族绝世强者的大事情可是传遍整
个神州了!

  就算自己不能转投入神女宫宗门,但对这少年略施温柔,让其尝得甜头,还
不怕自己喝不到汤?

  女术者想到此,愈觉可行。诚意投靠不仅有很大机会存活下来,并且还有机
会习得神女宫的功法,远比自己虚与委蛇,伺机叛变远走高飞好得多。

  心中大定,自己可是对自己容貌极有自信的,并且服侍男人的手段也是……

  「少侠,莫要再斗法了。妾身认输了,愿意奉你为主。」

  「怎么回事!才斗了几招,你就认输了?」这事情发生的突然,沉秋第一个
反应就是不信,这些妖人残忍歹毒,那会有未到生死关头就认输求饶乞活的?

  「实不相瞒,妾身真是斗不过少侠,还是就此罢了。你若有什么身体伤损,
真是罪过大了。」女术者语气低微,极为讨好。

  「哼!」看看看,什么鬼话?明明之前恨不得我死的惨状万分,各种机关术
法招呼,现在就突然变成这样了,以为我还真的好骗?

  沉秋不理会刚才术者的说辞,提着双剑,继续前进。

  「唉,少侠,不要苦苦相逼。妾身先释出诚意可否?」女术者丢出了一把匕
首。

  「嗯?」沉秋停住仔细看那术者藏身的拐角处抛出的武器,「啪……」又是
一把法杖……

  「这肯定是为了麻痹我,趁我不备施展邪术偷袭。」少年心想。

  接着又是一堆零零散散的术法物品和一些女子物事,沉秋愈发奇怪,没见过
这样的人和事情啊。如果真是战场厮杀要投降的话,也许诚意是够了,但这术者
却不大大方方现身,肯定是妖魔伎俩。

  「如何,少侠,妾身这番诚意能换取你的信任吗?」

  「不能!」沉秋顺口答道,不敢大大方方现身就是有鬼!

  「唉,这就为难了!」

  沉秋只觉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娇嗔的意味,还在回味时。又见得一只如玉藕臂
探出墙来,手里拿着的是女子的外服,抛落于地。接着是内衬,罗袜,绣鞋,发
饰。

  一个念头在沉秋脑子中浮现——她在勾引我?

  直到眼前出现了一位身着亵衣外未着片缕的美妇,她轻启朱唇:「少侠好是
让妾身为难,如若还是不能获取你的信任,妾身该如何做?」

  沉秋这才回过神——这妖妇在勾引我!

  面前那妇人羞怯地瞄了少年一眼,将手伸到背后,扯开细绳,抹胸立即掉落,
两团饱满的雪乳弹跳而出,巍颤颤的,上面的花蕾透着迷人的粉红色泽。在密道
几处幽光灯火称映下诱惑意味十足!

  沉秋眸光一深,紧凝着现在一丝不挂的妖妇,诱人的乳尖。在他注视下,妇
人咬着唇瓣,美眸扬着一抹羞赧的媚光,忍着羞意:「如若主人不嫌妾身蒲柳之
姿,妾身愿,愿意服侍您!」

           ***  ***  ***

  「先生,这该如何是好?」沉秋望着那妖妇的背影,纤细柳腰,及腰长发随
着走动摇着迷人风姿去了更深处的密室。

  「随你,美人自荐席枕不好?还是怕美人蛇蝎心肠,待会把你吃了?这点事
情不要叫我,外面我正和颜庞打的火热!」老祖开了个玩笑。

  「先生莫要说笑,我现在是想问这妖妇怎么回事,若真是奉我为主,当然自
无不可。只怕她心有二意,到时反倒被阴了。」

  「一半一半吧?」

  「此话怎讲?」

  「这妇人有心投靠于你和神女宫,但也心里有些小九九,只看你能不能压服
她了。若你比她强,自然背叛于你的可能性会降低的。」不过这妖妇还真是一副
好皮囊,老祖颇有些意动。

  「沉秋,你且问她是否这般……」

  「你是否是帮颜庞府主规划设计术式阵法的术者?」沉秋按照老祖的说法向
妇人问了一句。

  那妖妇心中一喜,有门!

  「正是妾身!若不是水府阵法被人破坏泰半,目前颜庞府主已然大获全胜。」

  老祖心中也是大定,看来沉秋这小子确有几分福运,可以效仿自己以前扩张
势力的一些手段了——自己蓄养的床伴总归不是只吃闲饭的吧?管你以前跟了谁,
老子抢来后就是我的了!

  沉秋入了那处密室后,只觉眼前一亮,那妖妇居然侧卧于床,只见她一身莹
白如玉的肌肤,宛如玉美人般闪闪发光,胸前两座高耸坚实的乳峰,虽是侧躺着,
但也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两颗淡红色的蓓蕾,只有小指肚儿般大小,尤其
是周边的一圈的乳晕,也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倒是一点也不妖冶!

  不细看还看不出来,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纤细的柳腰,只堪一
握,玲珑小巧的肚脐眼,看得沉秋快要发狂。下身肉茎高耸,支起的帐篷被妖妇
瞧见,吃吃笑道:「主人还等什么?妾身瞧它忍得很辛苦呢!」

  「哎,姐姐,你看我们斗法了这么久,也聊了这么多。我虽然知道你的诚意
了,但还未得姐姐芳名。」沉秋强忍着下身肉茎高耸顶着裤子的疼痛说道。

  「呵呵,好主人,怎么这般迟才问妾身啊?」似嗔还喜,妖妇伸出粉嫩舌尖
微扫朱唇,「妾身贱名青嫣,还望主人铭记。」

  「青嫣姐姐,委屈你了,不好意思。」

  「还望主人怜惜……嗯?」

  「抱歉,青嫣姐姐,沉秋无福消受美人恩。待以后有机会便让姐姐展示能为
吧。」

  沉秋说罢,便拿起天妖令牌将这妖妇收进令牌内,没让这妇人再费口舌。

  幽冥老祖倒是有些好笑,这妖妇的刚才被收入那拘使妖魔的令牌并没有让他
感到意外——若不是自己在一旁守护着少年,沉秋这刚尝过肉味的血气方刚的小
伙子哪管蛇蝎美人不蛇蝎美人早就扑上去与这叫青嫣的妖妇大战三百回合了,反
正就算自己如沉秋这般年纪也是绝计忍不住这妖妇的诱惑的。

  小样还怕羞!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