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梦无痕】(番外:公媳那些事儿)(老杨外传)(09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九章 三日

  雨过天晴,春意盎然,万物滋生,这本该是男欢女乐之后的感觉,但是现在
的小云,好像是被闪电劈中一样,愣愣的看着老杨,无法行动了。

  小嘴张的大大的,好像都可以看到喉咙了,明亮的双眸带着惊恐,一只小手
的手指竟然沾有液体,血红的小脸上布满了细细的汗水,但那水份充满了凉气。

  一个清纯靓丽的女孩,竟然在自己熟睡的公公面前自慰,即使对方没有知道,
但这样的刺激,足以让小云不敢在面对老杨,甚至想要逃跑。

  这样的画面至少持续了几分钟,可惜,床上的人好像还在熟睡,像一只被麻
醉了的野猪,长睡不起。

  老杨确实是还在沉睡,刚刚小云的力量,还不足以让他醒来,昨天的刺激,
已经让他身心疲惫,加上药物还有安神的作用,所以,这次老杨完全没有福气看
到刚刚的画面,如果看到,会怎么样呢,谁知道呢。

  慢慢反应过来的小云,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承受不起这样的刺激了,但她现
在完全不想再呆在这里。带着羞愧的心情,小云步履阑珊的走出了老杨的卧室,
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刚刚躺倒在床上的小云,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感,轻声的
抽泣了起来,随着眼泪的流出,她再也控制不住了,哭声越来越大,眼泪像是湍
急的小溪一样,不断的流到脸颊,滴到了床单上。

  悲声四起,泪水满溢,渐渐的那种不知道是内疚还是羞愧的心情更加的明显
了,她扭身趴到了床上,哭声被床垫阻挡了,但那带着苦涩的泪水却是越来越多,
好像在冲洗着自己的罪孽一样。

  小云完全无办法想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使是被公公的内裤刺激
到,也不至于到自慰的程度。其实,她也是受害者,老杨凌晨吃的药,并没有按
照计量去服用,而且,即使老杨洗过澡了,但夏天的天气很热,汗水都是自然形
成的,那残存的药的成份,随着毛孔挥发了一些,加上屋子里空气的不流通,使
得这些气味得以积攒。就这么阴差阳错,小云在完全无法留意的情况下,加上身
体的需求和心里的刺激,才会让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几声尖锐的提示音,让小云苏醒了过来,刚刚的事情,直接让她情绪失控了,
但,作为家里唯一的一个女人,她无法去逃避对于家庭的责任,刚刚的宣泄,也
让那种负罪感少了很多,万幸的是,公公并没有发现。

  看了下手机,已经快十二点了,正常的这个时候,小云早已经把饭做好了。
心情稍微正常点之后,小云也可以正常思考了,现在的她的问题,很容易解决了,
毕竟只是一次自慰,虽然地点和人都是那么离奇,但作为成年人,倒不会有太多
偏激的想法了。

  自己起身到镜子前,难得的化了下妆,天生丽质的女人,一般很少去浓妆出
行,小云更是如此,一般的时候,她都是素面朝天,除非有比较重要的场合,她
才会适当的带妆出席。

  整理好自己,小云第一时间还是想去看下公公,但走到公公的门口,她现在
真不想再进去了,只是探头看了下,发现公公还在睡。

  转身把衣服和女儿的衣服都弄好了,晾好,小云又开始了一天的重任,做饭。

                第一日

  女人的天性使然,对于自己的家里人,她们都会有意无意的表现出母性的光
辉,小云更是如此。

  一桌简单的饭菜,倒是小云心情好了起来,看着桌子上的盘碗,让她会心的
笑了起来,平时如果是放假,这个时间正事一家人最高兴的时候,虽是很平凡,
但非常的幸福。

  想到自己那荒唐的行为,小云也可以一笑了之了,随时内心还是非常的羞臊,
但她也学会了隐忍,为了自己,也为了家庭。

  这是的老杨终于苏醒了,一阵阵的饭菜香,终于让他又一次恢复了感知,这
一觉睡到了日过三竿,那疲乏的身体,已经回复了许多,但脑袋还是发沉,耳鸣
不断。稍事的休息了下,老杨慢悠悠的走到了大厅,直接先到了卫生间,解决了
下自己的五谷轮回,洗漱了下,老杨终于感觉到了生命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中。

  经过了长时间的休息,老杨终于回复了正常,至少表面是这样。那些龌龊的
思想,暂时被他压制到了心里,现在已经很难在出现了,虽是公媳,但现在2 个
人的出境非常的微妙,各自的心中都带着一种愧疚,这倒是让两个人找到了平衡
点,老杨也没有了昨日的尴尬,终于可以正视眼前的人了。

  『爸,起来了呀,您到底怎么了,睡到现在,弄的我都请假了,先吃饭吧』
『没事,没事,还请假,多耽误事情,我就是累了,今天多睡了会,现在好多了,
你看,不是被你馋醒了吗,哈哈』公媳都刻意的回避了老杨屋子里的一切,包含
那袋垃圾,早上醒来后,老杨第一时间发现了屋子里的不同,而且,垃圾袋也换
过了,先是一惊,他清楚的记得把内裤扔到了里面,而且外面的做饭的动静,明
显是自己儿媳给收拾的,但转念一想,儿媳也不会特意的去观察自己的垃圾,索
性就不去在意了,他不知道,他的儿媳不但观察了,还产生了幻觉,如果让他知
道,不知道老杨会怎么想,可惜,这是一个双方都不会解开的谜团了。

  时间不长,午饭就这么在两个人谜一样的气氛下吃完了,倒是恢复了之前,
小云把碗筷收拾好后,回到屋子里又开始整理了起来,本来是周末的事情,今天
正好有时间,而且公公刚刚的表现,很清楚的说明了他身体并无大碍,把一些该
洗的都换好,又到了公公的房间,把那还有点潮气的床单和枕套也都撤了下来,
换上了新的。即使对于这个房间,小云心里有点抵触,但为了不让公公发现反常,
她也就硬着头皮都弄好了。

  很快所有的换洗的东西,都被小云扔到了洗衣机里,而这时的老杨,表面很
是淡定,自己喝着水,看着电视,并没有再去刻意观察那令他内疚又是向往的身
体。

  静,非常的静,即使平时不习惯开空调的老杨,都没有再去唠叨温度太冷的
事情,而小云更是一脸平静的做在了老杨的身旁,和老杨一起看着那她平时最讨
厌的新闻。

               第十章 三日

  公媳一直就这么刻意回避的回避着对方,相对无语,渐渐的,电视里的画面
倒是成为了两个人的唯一寄托,从来不看新闻的小云,今天也是看的津津有味,
她不关心什么国家大事,她注意的倒是那些国内大事里出现的有趣的东西,什么
总统的手机也可以被监听了呀,什么美国的机密机构竟然跑到了俄罗斯,这些已
经被人津津乐道的事情,她倒是好像刚刚知道一样,不知不觉就和老杨聊了起来。

  也许是太过尴尬,老杨也是慢慢的认真的看起新闻,很自然的回答者小云那
无厘头的问题,有时候逗的老杨都笑的前仰后合,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新闻可以这
样被人娱乐,这倒是让他有点感觉很新奇。

  那非常诡异的气氛,就这么慢慢的消失了,两人那种出现不久的隔阂,渐渐
的消散了。

  『爸,我说您这么喜欢看这东西呢,原来也挺好玩的,呢~ 吃个苹果』小云
一边吃着,一边递给了公公一个苹果,她现在完全就是个女儿的形象了,那种让
她内疚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小云呀,你这看新闻,竟然可以看出这么多道道,我也是见识了,这要是
让这些领导人知道,还不气死呀,哈哈』『气什么,本来就是发生的,还不让人
说呀,你看这手机吧,平时都这么用着,谁知道还能被人坚挺,那些监听的人肯
定都快疯了,整天看着那些甜言蜜语的,他只能看着听着,还不能说话,多憋得
慌呀,咯咯咯』小云完全不理会老杨的回答了,一个苹果就这么被她来回啃着,
不一会就吃完了,感觉再也吃不下去了,起身,又把茶壶续上了热水,给公公又
倒满了。

  『也是,咱平头老百姓,那管得了那么多,看看热闹也好,对了,小志什么
时候回来?』老杨拿了一会苹果,看都没看,又放到了果盘里。

  『不知道,他早上打电话给我说,最多三四天吧,看他们分公司的情况,再
具体就不知道了』『哦,这小子也是,天天这么忙法,什么时候是个头呀,这家
里里里外外的都是你一个人忙活,你也是累坏了』小云双腿已经放到了沙发上,
侧卧的放到了身体的左侧,又恢复了平时看电视剧的状态,怎么舒服怎么来。

  『累啥呀,不就是做个饭吗,又不是体力活,没事,您这身子骨没问题,我
们就安心了,爸,有啥事情,您得说呀,您看,今天您这一睡就到了中午,要是
小志在家还不得上房呀』小云假意还在看电视,用余光偷眼看着公公,现在的她
已经确定老杨不知道自己的事情,所以,心中已经很平静了,她现在就是想继续
把话题向她的方向引,既然手里有公公的小辫子,她不信今天说服不了这个老顽
固。

  『咳咳,嗯,我这身体棒着呢,年轻那会没少挨累,但也有好处呀,你看,
我这身板,比一般现在的年轻人都好,你们也别太担心,要是有了大毛病,我肯
定会说呀,我也瞒不住,这小毛病的话,忍忍就过去了,又不是个小孩子,头疼
脑热的还得人伺候』老杨现在脸有点发烧,但还好,他早注意到了儿媳的目光,
这丫头虽然端着水,看着电视,但那大眼不时的转动,瞟着自己,他又不是傻子,
早感觉到了。

  『爸,您这就不对了,这么大岁数了,小病也得注意呀,您要是怕麻烦我们,
就得说,又不是起不来了,我们知道了心里也有个谱不是,您这一睡就是一天,
要不是感觉听到您还打呼噜,我都要叫120 了』小云说着,看到公公的茶杯没水
了,上身微微的向前探了探,抓到茶壶又给老杨续了点水。这次,她没有再让老
杨端起来,而是自己用小手,直接拿了起来,放到了老杨的手里,这不经意间,
她的手又一次碰到了老杨的手面,那粗糙的感觉,这次非常的清楚的体会到了。

  『喝水,老爸,第一次给你斟茶的时候,就开始叫您了,一直到现在,我都
当您是我亲爸爸,但你这总是有事情都憋着,让我和小志怎么想,您还是不当我
是女儿呗』小云的这个动作,其实也让她心中心跳有点加速,小脸也开始微红了,
但已经到这步,她已经放开了,毕竟这话都点给老杨了,即使公公再有非分之想,
但这父女关系,必定让老杨不敢越雷池一步。

  老杨接到小云递到手里的茶杯的时候,手上传来的那种顺滑的感觉,让他还
是心中一荡,虽是已经下定决心,不在有意去触碰自己儿媳的身体,但,这主动
过来的,他也无办法,所以,只是心中一动,也没有太较真,刚刚小云的话,他
多多少少还是可以听出点弦为之音,但自己的真实的感受,他认为只有自己才知
道,所以,尽量的保持着自然,静静的听着小云继续唠叨自己,他知道,这话里
不是那么简单。

  『爸,您看吧,我知道您一直不想找老伴,就是怕连累我们,但是呢,咱又
不是这么一套房子,如果感觉在一起生活不习惯,您可以和老伴搬出去住一段时
间呀,到时候,熟悉了不就好了,这样,相互也有个照应,我和小志也不用这么
担心了,您说是不』小云又恢复刚刚的姿势,后背靠着沙发,两只小脚垫在了自
己的屁股下面,一边说,一边喝着水,笑滋滋的看着老杨,她倒是要看看,今天
公公怎么个应对,婆媳过招,招招见血,公媳切磋,次次精彩。

  正在戏虐的看着公公的小云,现在并不知道,在她熟悉的办公室里也出现了
一幕让人结舌的画面。

  学校的周五,只有半天的课程,所以,早上的最后一节课之后,学生们放假
回家了,老师们吃过饭后,被通知要开个小会。

  现在的办公室空空荡荡的,老师们都到了会议室,等着今天的主角来做精彩
的讲演,虽然都不是很情愿,但这也是违抗不了的事情,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
会议室等着了。

  刘丽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她并没有离开办公室,自己无聊的搬弄着手机,不
知道想着什么,不一会,办公室的门好像被人关上了,随着关门的声响,刘丽扭
头看了下,屁股稍稍的抬起了一点,双手伸到了短裙内,轻轻一拉,竟然把自己
的黑色蕾丝内裤托了下来,然后,坐在转椅上,转身把内裤扔到了来人的脸上。

  来人并没有吃惊,而是淫笑着拿下了脸上的内裤,还很是痴迷的放到了鼻子
上,用力的闻了闻,当他体会到了内裤那种腥臊的味道后,双眼出现了悠悠的蓝
光,好像一直饥渴的夜狼。

  刘丽坐在椅子上,鄙视的看着来人的动作,双手又把自己上身的黑色紧身背
心脱了下来,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现在的画面非常的香艳,刘丽那坚挺雪白的奶
子,就这么半露了出来,现在的胸部,只有那薄薄的胸衣还在束缚着。

  刚刚还在享受刘丽内裤的人,现在好像被那雪白的肉球迷住了,带着一种非
常渴望的表情,这人把内裤的底部竟然叼到了嘴里,还用舌头舔了舔,只是一会
的功夫,刘丽的胸衣也被他给解放了。

  一张微红迷人的小脸,两只坚挺雪白的肉球,还有那只能包住臀部的短裙,
加上两条笔直的黑丝美腿,这样的画面让这刚刚解开刘丽胸衣的人,一下子就疯
狂了,双手不断的揉着肉球,嘴中的内裤已经掉到了地上,满是口水的大嘴,直
接贴到了刘丽的肉球上,用力的舔着吸着,好像要吸吮出奶水一样。

  椅子上的刘丽,现在脸上已经满是羞红,微微的闭合着双眼,感受着胸部带
来的快感,不过一会,这人已经把她的短裙撩到了腰间,一直很粗的手指,直接
插到了刘丽的阴道了,玩命的扣着,突然的刺激,让刘丽还是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但是最终还是被她咬牙忍住了,脸上虽是羞红,但还是带着一种轻蔑的表情。

  即使是在这种非常的刺激下,刘丽身体也没有得到许多的快感,那干干的阴
道里,只是应付一样的流出了一些液体,但这些液体不足以润滑自己的小穴,所
以,现在她除去感觉到疼痛以为,那微乎其微的快感并没有增加多少。

  『唔,你快点,不是要开会吗,你这样下去,人家都等急了。』说着,刘丽
双手用力一推,把这正在疯狂享受的人推了出去。

  这人好像提前知道一样,也不生气,唯唯诺诺的答应了一句,非常贪婪的看
了几眼刘丽裸露的身体,然后,变魔术一样的拿出来一根项链样的东西,这项链
很漂亮,银白色的,不是普通的那种,倒像是少数民族装饰用的,有点粗,而且
项链的下摆挂着几个吊坠,但说不出来是什么形状。

  项链很快被这人给刘丽戴到了脖子上,这时的刘丽也是很好奇,但是她好像
看到项链上有几根透明的线,好像是鱼线的那种,但稍微要粗一点点。稍微低头
看了下,只有最边上的两个吊坠上挂着这样的透明线,还在研究这东西是什么的
时候,刘丽感觉自己的乳房又被这人托了起来,随着目光,她看到了自己那如红
豆大小挺起的乳头,被这细线缠绕了起来,只是一会,乳头的根部就被死死的系
住了,另外的一个乳头也是如此,只不是是另外吊坠上的线而已,就这么被紧紧
的系在乳头根部的细线,让刘丽感觉有点不舒服了,因为她看到那红红的乳头,
上面被憋的老大,而根部却是被系的很细。

  『啊,你轻点,太紧了,你这要干什么』刘丽皱着眉头,开始埋怨了起来,
来人手里并没有停止动作,看都没有看刘丽,双手轻轻游走,继续拿出了一个细
线,把系在两个乳头的线连了起来,就这样,这人又在刘丽的胸部横着平行的细
线的中间又系了一条,向下游走,来到了她的阴部,此人用手轻轻的把刘丽阴蒂
的包皮拨开,用细线直接和乳头一样,紧紧的系到了阴蒂的底部。

  此时的刘丽,感觉到了阴蒂细线的勒紧,微痛之中,出现了阵阵的快感。
『唔~ 你到底要干什么,快点,别玩了,都十多分钟了』『没事,一会就好』这
人的声音有点沙哑,但明显是个男人的发声。

  虽是身体上的三个重要的敏感点被这人用细线链接了,但,刘丽除去刚刚的
快感之外,还是可以随意动着身体的,因为这线还是很松弛。

  这男人,回身在自己的包里好像再找着什么,只是一会,两个很粗的黑板笔
被拿了出来,但是里面已经没有了笔芯,而且,上面被用橡胶缠绕着,而且,拿
到刘丽眼前的时候,她看到笔的前段都被削掉了,洞口很大,其中一根里面好像
还有白色的液体,另外一根倒像是个细长的筒子,中空的。她本来想拿过来看下,
被男人阻止了。

  这男人把两根黑色黑板笔,放到了刘丽拿不到的地方,他阴险的看一眼刘丽,
继续蹲了下来,把阴蒂上剩余的线,绕了一个扣,用中指进入把线插到了刘丽的
阴道里。随着手指的进入,刘丽那蔑视的表情,开始变淡了,心中的欲火好像开
始被点燃了一样,那阴道里的手指,并没有抽动,而是好像寻找着什么,不过一
会,手指竟然出来了,这样突然的拔出,让刘丽心中一阵失落,不过,她没有失
落多久,就被阴道里的一阵疼痛弄的清醒了下来。

  这男人也是高手,竟然用细线把刘丽G 点的一个肉头给系上了,然后用手一
拉,那活扣就被拉紧了,『啊~ 你个臭男人,到底要干什么,这地方不能这样呀,
啊……』刚刚要出口教训这男人的刘丽,被男人用手稍稍用力的拉了一下线头,
一下子,阴蒂,G 点,都被触动了,那微痛的感觉中带着非常刺激的快感,让她
不能自已的呻吟了一声。

              第十一章  会议

  刘丽现在的身体,已经开始有点抖动了,她现在已经无法再去预测这个男人
到底要干什么,因为刚刚的快感,让她内心竟然出现了渴望。

  男人淫笑着看了一眼刘丽,继续手中的动作,把那根中空的黑板笔用细线系
紧,微微侧目看着刘丽,一只手慢慢的把笔根部移动到了刘丽的阴道口,稍稍确
定了位置之后,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你个死人呀,这么用力干什么,嗯~ 』插进去的笔并没有静止,而
是被这男人来回的摆弄了几下,当感觉阴道已经完全的吸住了这个黑板笔的时候,
他停止了动作。

  『马上,马上好,你再坚持一分钟』男人笑着绕到了刘丽的后面,手中的另
外一支笔好像也被线系上了。其实项链的后面系扣的地方,也是有一根透明的线
的,只是刘丽没有办法察觉。

  系好了这根笔,男人把刘丽从座位数上拉了起来,然后,把她的身上向前压
了下去,现在的刘丽好像个木偶,就任由这男人摆布,只能低着身,撅着屁股,
等着这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那根充满着白色液体的黑板笔,被男人拿到了刘丽的肛门附近,稍稍的比量
了下,用头部直接连根插了进去,『啊~ 疼呀』那粉色的肛门,头一次被这么粗
的东西进入,让刘丽感觉好像要拉屎一样,憋的难受,而且,刚刚的突然进入,
让她那里火辣辣的疼。

  『好了,你站直了,我马上完成了,你也不用受罪了』听着男人的指令,刘
丽恢复了平常的站姿,但是刚刚站直,身上几个点出现了微痛,同时那快感传遍
了全身,让她一下子差点摔倒。

  站直的刘丽,前身的细线全部紧绷了起来,乳头已经开始向下被拉扯着,而
那脱离包皮的阴蒂,开始被向上拉动,阴道里的肉头也是被拉动着,这个同时,
那深深的插入阴道里的笔,也给阴道里的嫩肉带来了摩擦。

  这简直是非人的折磨,身上的那些直接的敏感点都被细线连接上了,加上肛
门的硬物和阴道里的东西相互作用,让她感觉到了比做爱还要高出几倍的快感,
一股股的透明液体从阴道里慢慢的挤了出来。

  这样的刺激,太过于突然,也太强烈,刘丽已经承受不起,身体很自然的开
始前屈,想让这样的刺激减少点。可惜,她想错了,刚刚肛门里的笔已经被男人
在她背部拉的笔直,而且,这笔根部的细线已经被男人直接系到了她阴道里的细
线上。

  只是稍稍的低身,那后面的细线就开始让她全身又一次体验到了刚刚的痛苦
和快感。

  现在的刘丽,前身被2 股线链接上了,后背也被一根笔直的细线拉紧,穿过
会阴,和前面的线形成了一个相互的作用。她现在的裆部就好像穿着一条细细的
丁字裤,阴道的笔头,不断的流出那黏黏的透明的液体,而肛门的笔尖不断的把
那白色的液体留到了她身体里,那液体是男人的精液,就是说,她现在不只是在
分泌液体,也在被注入精液,虽然不阴道,但因现在身体非常的敏感,肛门中的
流动,让她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这男人就是学校的校长,平时非常温文尔雅的老学究,现在就像一个十足的
变态,这个老男人已经没有能力用鸡巴插入刘丽的屄里了,但对于学校的这个让
男人发狂的尤物,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经过几年的精心布局,终于把刘丽给拿
了下来,他虽然没有能力去做爱,但是还是想要享受刘丽的身体,刘丽对他厌恶
至极,但是因为有权,而且,这老东西也无法正在做爱,直接会用手和嘴去挑逗,
让刘丽也放下了心里负担。之前的深造,原因就是这个。

  但这次评职称的问题,让这个老校长又找到了十足的理由,所以,趁着今天,
他想玩一点更加刺激的游戏。

  刘丽被校长这样变态的捆绑弄的只能站直身体,至少稍微的松劲,她机会体
会到那强烈的快感。现在的她,心中不知道是悔恨还是期待,带着非常复杂的心
情,看着眼前的老人,那张脸已经兴奋的红到要流血了,校长的嘴角都已经留着
口水,双手不停的搓着。看着眼前平时异常火爆的美人,被自己玩弄到话都说不
完整了,眼前的人,稍微远一点看的话,只能注意到她的项链比较特殊,但是,
这女人的阴道一直在不断的分泌着液体,随着那小穴里的笔内的充盈,顺着笔尖
流了出来,滴到了地上,再想到这女人一会还要这个状态上台去讲话,然后的眼
睛都已经兴奋的出现了血丝。

  刘丽的上衣被校长穿好了,但是她的胸衣被校长塞到了自己的包里,刚刚掉
到地上的内裤,也被他小心翼翼的给刘丽穿上,顺便把短裙拉好。一切做完后,
校长在周围找到了纸巾,把刘丽刚刚流到了丝袜上的液体都清理了一下。

  做完这一切,校长又检查了下刘丽后背细线,稍稍的用力的拉了一下,刘丽
就好像触电一样,身体轻抖,这样的结果,终于让这老男人满足了。转到了刘丽
的前身,恢复了校长的威严,然后拍了拍刘丽的肩膀,『刘老师,时间不早了,
我们去开会吧,大家还要听你的心得呢,走吧。』现在的刘丽心里都有一种想要
杀了这个老东西的冲动,但是那细线带给她的快感,让她一阵阵的眩晕,随着这
老东西的步伐,刘丽慢慢的移动了起来,但每一步都会让她快感练练,还存有一
线理智的刘丽,把身边的纸巾抽出了一些,夹到了文件夹里,不然,一会到会议
室,她的腿上肯定都是自己分泌的液体了。

  不知道到底身体承受了多少次的快感,刘丽终于到了会议室门口,这平时只
有几分钟的路程,今天好像走了几公里一样,这短短的距离,刘丽好像是在走钢
丝,想着会议室里那些熟悉的面孔,想着自己还要到所有人的前面站立讲话,刘
丽一下子有点承受不起了,就这么直直的站在门口,全身开始颤抖,两条笔直的
美腿,向内弯曲着,一股股透明和白色液体的混合物,慢慢的从内裤中留了出来,
而且越来越多,她高潮了,在完全没有人的外力的情况下,刘丽第一次在这样暴
漏的地方,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老校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刘丽的身后,看着那液体从刘丽的短裙
中不断的流出,让这个老东西,兴奋的忘乎所以了,那光滑的黑色丝袜上,满是
淫秽的液体,这种黑白配让校长直接失去了理智,他冲到了刘丽的面前,双腿下
跪,张开大嘴,不住的用舌头开始吸舔那些液体。

  会议室里,老师们还在无聊的聊着天,说着各种八卦,也包含对刘丽和校长
的猜测,只是隔了一扇门,他们的议论的焦点人物,刘丽,正在被校长跪趴的抱
着双腿,不断的用嘴来回的在那黑色丝袜上移动着。

              第十二章  三日

  还在微笑着看着公公的小云,就是让她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会议室门口的发
送的事情,现在的她一只手端着水杯,另外一只手拿着遥控器,早已没有早上那
种羞愧了,现在她好像在看戏一样,眯着双眼,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公公,不知道
这次这老男人到底怎么给说法。

  『嗯啃,小云呀,这茶壶的水好像不多了』『我刚续满的』『哦,这洗衣机
好像衣服都绕起来了,你去看看,怎么感觉转的不稳了』『那是在甩干』『咳咳,
今天天气真好呀,我去出去走走』『今天41度,您确定要出去?』现在的老杨,
被儿媳妇憋的都要爆炸了,就这么找了半天的借口,竟然完全没有把这丫头支开,
并且,儿媳还有点得寸进尺了,身体慢慢的开始像老杨的身边凑合,每次儿媳过
来一点,老杨就向旁边一点,再过来,再继续躲,最后,都快做到沙发的扶手上
了,实在没辙了,只能的老实的攥着已经有点冷掉的茶杯,假意看电视了。

  小云现在好像真的把老杨当成了自己的父亲,刚刚看到老杨那种受窘的样子,
让她特别的爽快,虽是已经想通了公公对自己的那些事情,但是,她还是想要小
小的报复下这个不正经的老头,让他总是惦记自己,必须让他吃点苦头。

  看着被自己逼到了沙发的最边上,小云也没有继续动作了,把手中的东西放
到了茶几上,小小的深了个懒腰,然后偷眼看着公公,这个动作很是诱人的,这
也是小云自己的小聪明,双手高高抬起的,上身微微的弓着,让那坚挺的乳房,
直接都快顶到老杨的脸上了。

  老杨这时还在想怎么应付儿媳,但是突然感觉身边的温度有点升高,而且传
来了那儿媳身上特有的一种味道,这味道不时香水味,而是小云身上带有的那种
淡淡的体香,这样的味道,自动老杨开始关注儿媳之后,很多次都让他很是痴迷,
就好像迷魂香一样,每次都会让他心中出现波澜。

  老杨听到儿媳那很是舒服的低吟之后,已经忍不住想要看下了,他假意也把
水杯放到茶几上,然后,偷偷的扭了一下头,好像是在看厨房一样。

  这对公媳,就好像是一对捉迷藏的小孩一样,画面非常的有趣,可惜老杨的
扭头的动作,稍微大了一点,至少稍稍一动,老脸就直接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带着体温,好像还有点奶香,这让他一阵恍惚,竟然抬手摸了摸,想要知道是什
么。

  『呀,爸你干啥呢』小云一直在注意着公公,但是看到公公把水杯放到茶几
之后,她想把这个懒腰伸的舒服点,所以,暂时放弃了余光,直接眯着眼,又用
力的弓了下身子。就是这么一会,老杨的脸就已经贴了上来,随着脸到了,手也
到了,小云就感觉有点东西撞到了胸上,然后,就是有个手在轻柔,刚刚还在弓
身的小云,瞬间好像被电到一样,一种麻酥酥的感觉,传遍了全身,但只是持续
了一会,就感觉出不对了,赶快把身体向后缩,用手直接抱住了前胸。

  这不能完全的埋怨老杨,他本来也只是想看看儿媳到底要干啥,谁知道那大
奶子就在自己的脸旁边,他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个白白的衣服,但脑子根本就没
有反应,手就自然的按了上来。

  『我,那个,我,我』老杨现在老脸通红了,手还在刚刚的位置,那种弹性
和柔软,的确让他感觉到非常的舒服,但是听到小云的叫喊之后,他也明白了自
己到底抓到了什么上面,他就这么看着自己的手掌,已经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小云夏天在家里很少穿胸衣的,一般都是回家就把那东西弄下来,洗了,毕
竟一天都在出汗,再戴着很难受,而且在家里也是很随意,毕竟没有外人。早上
虽是得出了公公对自己心怀不轨,但也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

  老杨的脑海中还在感受刚刚儿媳胸部那种饱满的手感,他的手掌竟然感觉到
了那弹性十足的地方,有个硬硬的东西。

  这也是小云的疏忽,无办法,刚刚做饭的时候,衣服一直和自己胸部摩擦,
所以乳头自然而然的充血了,加上饭桌上那谜一样的气氛,使得小云的身体一直
处于一种非常敏感的状态。

  刚刚被公公这么一抓,让小云吓了一跳,心中说不出是难受还是舒服,刚刚
的手掌虽然没有用力,但那种触摸让小云竟然感觉到了快感。带着愤怒和责怪的
眼神,小云微红着小脸看着老杨,那种惊吓的表情一点点的冷了下来,这样的突
然刺激,倒是让小云出奇的冷静了下来,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物极必反。

  『舒服吗』『舒服,啊,不是,不是,小云,儿媳,你听我过,我真不是有
意的,真的,你看我这手呀,唉,啪,啪』老杨现在已经是无脸面对小云了,说
着说着,用力的给了自己两个耳光,他现在能做的也只能这样了,一个普通的老
人,竟然去抚摸自己儿媳的乳房,这样的事情,他闻所未闻,但就是真实的发生
在自己的身上了。

  这时的小云刚刚被公公触摸到了那禁忌之处,虽是很是有些意外和生气,但
她自己也明白,刚刚要不是自己的动作太大,公公也不可能这样,所以,看到老
杨这样的刚刚的动作,还是惊呼了一声。

  『啊~ 爸,您这是干什么呀,我就是随声问一下,您这样,让我怎么面对志
远呀』小云说着,拉住了老杨又要行动的手,脸上虽然还是有点娇恼,但是现在
她无法再让自己的公公在自己面前出现刚刚的画面了。

  被儿媳拉住一只手,老杨还是有点感觉无地自容,刚刚那种酥爽的感觉,现
在已经全然不觉了,微微扭头偷眼看了下近在咫尺的儿媳,那种愧恼又一次让他
抬起了另外一只手,不过,也没有成功。

  两只满是老茧的双手被两只雪白修长的小手死死的擒住了,就这样,2 个人
就好像在拉锯一样,来回的挣扎着,但双方的心里都出现了一阵阵的涟漪,丝滑
和粗糙,老杨和小云都在有意无意的感受着。

  『唉,小云呀,你放开吧,我和你聊聊,我和你说实话吧』老杨现在已经完
全放弃了,他知道自己如果在伤害自己,这个儿媳肯定会急坏的,这么孝顺儿媳,
让他内心那种龌龊的思想慢慢的被压制下去了,既然逃无可逃,干脆就直接说出
来,省的自己天天这么痛苦,他快受不了了。

  『爸,其实很多事情,我知道,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您说吧,但,就这么
说就可以了』小脸通红的小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矜持了,她如果再次看到公公
出现点其他的动作,那这事情就不是很简单的可以解决了,毕竟自己老公很快就
要回来,如果和公公的关系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不免节外生枝的,所以,即使那
粗糙的手背让她自己的小手很难受,但,放开是不可能了。

  『好,你手别那么大劲了,看把你憋的,我不动,不动了不行吗』老杨稍稍
的调整了下身体,让自己可以舒服的看着儿媳,然后,身体的力气全部泄了一样,
一下子都软了下来。感觉到公公的身体放松了,小云也稍稍的松了下手,刚刚的
确是用劲了全力,让她也有点吃力。

  『儿媳呀,我这话也不知道怎么说,不过,我不说,又不能总是这样,感觉
对不起你和志远,今天这事都在着了,我这老脸也不要了,你松开吧,咱爷儿俩
说说心里话』老杨用双眼紧紧盯着小云,刚刚的话好像起到了作用,儿媳的手慢
慢的挪走了,慢慢消失在自己手背的那种温度,让老杨心中出现了一阵阵空落落
的感觉,不自已的又小声的叹了口气,扭头拿起杯喝了一口水,轻轻的咳嗽了一
声。

  他现在虽然下定决心和儿媳说明所以,但怎么开始,他真不知道,这要怎么
说呢。

  『爸,您说吧,我听着,反正现在家里就我们两人,您有啥话直接说出来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