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十三妖】【后出轨时代】【第三章 游戏】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 十三妖【snowdee】
2021/05/20发表于: 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否
字数:7,892 字

  卷一:「我就是喜欢坏女人」

  十三妖|后出轨时代

               第三章 游戏

  祁婧快步走出大楼,台阶下的繁华街市灯火辉煌,如同海市蜃楼撞进视野。

  原本该沖击耳膜的人声车声所有的喧闹似乎来自遥远的另一个世界,占据脑
海的是自己轰轰的心跳和粗重的喘息。

  飒凉的风扑面而来,拂过热烫的脸颊,稍稍缓解了身体裏难挨的焦躁。

  站在台阶上足足有一分钟,忽然觉得很可笑,做好事的是别人,自己被挡在
门外,慌什么?

  忽然想起,车还在地下停车场,深深的吸了口被尾气熏烤过的人间烟火,又
狼狈的转身往裏走,裙底那块最不堪招惹的地方一片湿凉。

  赶到饭店的时候,大家都已等候多时了。四个老人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气
氛融洽又各不相让的聊着天,看祁婧进来都不约而同的把她当作了焦点。

  「许博,祝贺你!」

  祁婧拿出刚买的皮包,在众人的瞩目中以最完美的姿势完成了好媳妇儿的即
兴表演。许博的眼神明亮稳定,应该能够感受到这份诚意。

  希望他能懂,她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缩短现实与表演的距离。

  宴会在团结友好的气氛中顺利的进行。席间的话题自然离不开对许博的褒奖
和对祁婧身体状况的关心。

  她只觉得身体裏很渴望被填满热乎乎的东西,胃口很好,面前的盘子也几乎
总是满的。为了陪两个老头儿,许博象征性的喝了点酒。

  很快,聚会圆满结束了,送走了老人,他们并肩站在饭店门口,时间走进一
刻短暂的沉默。

  刚想挽住男人的胳膊,祁婧的手已经被自然的牵起,掌心裏传来厚实的温热。

  「谢谢你送我的包,我很喜欢,你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

  「嗯,在我们单位对面买的。」

  「今晚吃了太多肉了,我们一起去走走吧!」

  「好。」

  马路对面就是积水潭地铁站,再走几步就是后海。

  巨木林立的水岸灯火昏黄,往来的人影两两相依,面目不清。祁婧一阵阵的
恍惚——像这样被人拉着手散步,仿佛是上辈子的事。

  忽然想起那个关于泪痣的传说。

  世间的男子,有多少是在寻觅着前世的爱人,又有多少像可依说的那样,怀
揣着某个共同的梦想?

  其实到现在她也说不清,怎么就跟许博走到了一起,最终还成了夫妻。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一点也不主动,还是她先侧面表示了对他的好感才有了
进展。

  之后的一切都像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一般,想起来,真的像冥冥中自有神
明护佑,顺理成章的修成了正果。

  他们的确是人前人后让人羡慕的一对。

  可是,现如今,恐怕法力无边的佛祖也不愿见到这对璧人别扭的样子吧!

  其实,她何尝不明白许博今晚邀请两家老人一起庆祝的深意呢?

  那些事已经是两家人心照不宣的秘密。只是祁家爸妈自觉理亏,许博父母顾
着儿子的面子,不肯冷场罢了。

  可怜的许博,是在借着这个机会表明立场,宣告着自己的坚持。祁婧把一切
看在眼裏,疼在心裏,自己能做的也只有厚着脸皮微笑着配合他而已。

  两个人的步调在沉默中依旧心灵相通般的和谐。

  树影婆娑,波光隐隐的湖岸引领着蜿蜒忐忑的石板路,被他牵着的手是唯一
带给她心安的方向。心裏的话已经存了太久,她默默积攒着勇气,还是被他抢先
开了口。

  「你知道吗?我其实一直都害怕失去你……」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打架的那天晚上,你还在护着我……」

  「可是以前我并没发现,以为自己就该是赢家,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些事,我
还在傻瓜似的自鸣得意……」

  「可是,我知道的太晚了,我没脸回头,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是害怕的,比被我看不起的那个室友还怂,想都不
敢想你会成为我的女朋友……」

  「是我对不起你,我是个傻女人,经常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到头来害人
害己连个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那天早上你给姓陈的送早餐,我不知道有多窝火,那时才发现,我是多么
在意你,受不了你对别的男人有一点点好……」

  「如果有什么办法能补偿你,我死都愿意,可现在我连去死的机会都没有,
我也放不下你……」

  「这些年我拼了命的工作,以为有了点成绩,很了不起,可那天你跟我撒了
谎,我才明白,所谓的成功换不来你对我的一句实话,就是最大的失败……」

  「你知道亲手在别人心上扎一刀,自己却痛不欲生的滋味吗?偏偏我就是那
个看着你流血的伤口手足无措的人……」

  「想想,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感谢姓陈的吗?如果不是他,我们还在各玩各的,
根本意识不到将要失去什么……」

  「我自作自受,我心疼,我不怨,可是我的错让你受过,让你为难,你真的
不怨我,不恨我吗?」

  「不得不承认,我其实很幸运,终究没有真的失去你,我爱你,爱现在的你,
全部的你,不管害不害怕,既然不能失去你,我就不能输,不能输给姓陈的,更
不能输给我们自己!」

  「许博,我……」

  「叫老公!」

  「老公——」

  泪水夺眶而出,瞬间模糊了视野,祁婧奋不顾身的扑进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怀
抱裏,旁若无人的失声痛哭。

  从很小的时候起,她就已经没有哭过的记忆了,不知怎么,最近的眼泪格外
多起来。

  难道世间真有经曆轮回也无法隔绝的爱情么,还是这光怪陆离的欲望世界裏,
偏偏需要流传那些惹人心乱的传奇?

  清秋的夜风和爱人的怀抱让她终于实实在在回到了这个世界,泪水沖刷着胸
中的块垒让每一次呼吸都微微的疼痛,这是活着的感觉。

  浅蓝色的衬衫被哭湿了大片,男人的肩膀应该最是让女人放下自尊的地方吧,
有了它,谁去管什么宿命抑或劫数?

  「好了好了,不哭了,身体要紧。」

  有力的臂膀紧紧的环抱着不停颤抖的身体,宽厚的手掌轻轻的拍着秀气的脊
背,是那么温柔。他们像初初尝过心痛滋味的爱侣,彼此相拥而立,无尽缠绵。

  「把你衣服哭髒了,老公。」

  祁婧泪眼婆娑的抬起头,看见那带着微笑的脸颊上也有泪痕,眼泪禁不住又
涌出来。

  「谁哭的谁给我洗呗。」

  许博双手捧着爱妻的脸,用大拇指为她擦去泪水,仔细的端详。目光裏流溢
着无尽的爱怜。

  祁婧微微仰着头看他,柔和的路灯透过未干的泪花折射出梦幻般奇异的光晕,
那张与她相伴多年的面孔已经变得成熟,还依然俊朗,让人看也看不够。

  「不哭了,今天我升职,该高兴才对,要不,我们来玩个游戏?」

  「啊?」

  「累了吧,走,我们去那边再哭会儿。」

  「啊?」

  「哦不对,去坐会儿。」

  「讨厌!」

  距离岸边两三步的地方有一块很大的石头,未经斧凿竟长成个台阶的形状,
像个天然的沙发,被人摆在岸边应该就是方便行人休息的。

  许博一屁股大剌剌的坐在了中间,一把把祁婧拉过去坐在右腿上。

  「干嘛呀,这么多人……」

  「玩游戏嘛,这边又没有路,不会有人过来的。」

  许博顺势一把搂住爱妻的小腰,把手搭在肚子上,轻轻的摩挲着。祁婧心中
微动,身子软了下来,舒服的靠在男人身上,左手搂住他的脖子。

  「什么游戏嘛?」

  许博的胳膊紧了紧,胸腹贴着爱妻腰侧,抬起下巴的时候,鼻尖儿刚好够到
耳垂。呼出的气息流过祁婧的脖子,痒痒的很舒服。

  「老婆,你的腰还是那么细……」

  「细有什么用,又没人稀罕,哎,别乱摸呀,到底什么游戏嘛!」

  「好吧好吧,游戏的名字叫——是的,老公……」

  祁婧侧过头,刚好对上男人色迷迷的眼神,好久没跟他这么亲昵的靠在一起
了,一股男人的味道飘过来,心裏竟然有点慌慌的。

  「切,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游戏。」

  「谁说的?是正经考验反应速度的游戏,别想歪了啊!」说完,许博拉过她
的右手揉捏着。

  「好吧,你说吧,怎么玩儿?」

  「嗯,有三条规则,第一,我问你答,要正面回答,第二,每次回答后面都
要加上老公两个字……」许博一边说话一边捉着那只小手,贴在自己脸上。

  「哼!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憋着坏存心调戏我呢!」祁婧抽回手,捏他的
鼻子。

  「我有么?难道,我不是你老公么?」许博双手合拢,圈住了爱妻的腰,猛
的凑过来,湿漉漉的在她脖子上舔了一下。

  「当然……啊,是了,那好吧,第三条呢?」

  「第三条嘛,犯了规要受罚哦!」

  「罚什么?」

  他把嘴凑到她的耳朵上,压低了声音邪邪的来了句: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啊?那不行!」祁婧条件反射一样坐直了身体,警惕的看着男人。

  「不行啊?刚才不是哭着说要为我去死么,这么快就变卦啦?不行啦?不行
拉倒。」说着把脸一沉,许博松开了胳膊竟然要起身。

  祁婧一时慌了,赶紧搂住他的脖子。

  「行行行,老公行,老公你别生气嘛!你不生气怎么都行……不过,别太难
为人家好不好?」

  说到后来,祁婧的声音越来越小,沮丧的发现,好像还没这么哀求过他什么。

  「嘿嘿,别害怕,老公不就是想亲亲啊,摸摸啊,还能干嘛呀?」

  某个不怀好意的家伙立马从乌云密布转成了豔阳高照,坏坏的笑着贴了回来,
一脸的无辜加谄媚。

  「讨厌,被你吃定了!你那叫什么惩罚,老婆是你的,回家怎么亲怎么摸还
不随你,用得着拐这么大个弯子么?」

  「回家再罚,那咱们还在这儿玩什么游戏呀?必须得就地正法!」

  「啊?那……那,也行吧!」

  祁婧环顾四周,行人似乎比刚才少了些,灯也不是那么亮,伸手往下拉了拉
裙子。

  「那开始了哦,来了哦!」

  「嗯。」虽然答应着,心中还是忐忑。

  「要不,我们还是先练习一下,好不好?」

  「怎么,怕我耍赖呀?」祁婧这人就是嘴上从来不服。

  「你看,犯规了吧?你要说,好的呀,老公!」

  看男人捏着嗓子,拿腔做调的学女人说话,祁婧「噗」的笑喷了。今晚的许
博着实让她看到了些许不同以往的样子。

  「这也算啊,你不说练习吗?」

  「要不怎么说考验你的反应能力呢,要罚,来,亲我一下!」

  「啵!」祁婧故意在他脸上亲的很响。

  「嗯,不错,老婆,当着这么多人亲热你不怕人家笑话啊?」

  「当然不怕啊——老公!」

  祁婧得意的看着他,还是忍不住看了看周围。

  「那我们来玩点刺激的好不好?」说着,许博把女人搂得更紧了。

  「好的呀,老公!」祁婧忽然感觉呼吸有点不顺畅了。

  「你知道,走在街上好多人回头看你吗,老婆?」男人的嘴巴凑到祁婧耳朵
下边,呼吸很热,吹得她好痒。

  「知道啊,老公!」忍着麻痒,祁婧直想贴在他脸上蹭两下。

  「那你知道他们在看什么吗?」男人居然身出舌头,逗弄着柔软的耳垂。

  「大胸细腰啊,老公!」祁婧一边歪头躲闪,一边报仇似的挺起胸,在他胸
前磨蹭着。

  「你说,他们看得到摸不到会不会很着急啊?」突然气息一滞,男人搂在腰
间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当然着急了,急死他们,老公!」听到男人在耳边越来越急促的喘息,祁
婧故意让声音有点儿撩。

  「有没有在街上被别人摸过啊?」男人的手居然开始拉裙子侧面的拉链,祁
婧心头一慌,连忙按住。

  「要死了,你是不是盼着我被人欺负啊?」

  「哈哈,你又犯规!这回我要亲你啦!」说着,一只大手托在祁婧的脑后,
热烫的霸道印在香软的樱唇上。

  「呜——」

  说实话,祁婧几乎夜夜盼着这样的亲吻。那是一种迷离酣畅,心灵相通的滋
味。

  上一次他的吻把她的心从枯萎的悬崖边拉回来,让她又一次对这个世界有了
牵挂。而这一吻,她终于确定横在两人之间的那道透明的墙消失了。

  她被他拥揽入怀,聆听着彼此的心跳,贪婪的进入对方的身体。

  祁婧情不自禁的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如
果能让这一刻成为永恒,她愿意立刻死去,眼睛又一次潮润起来。

  这时,胸口忽然一紧,一只大手攀上了起伏饱挺的峰顶。

  虽然隔着衣服,也无法被完全掌握,有力的挤压和布料的摩擦还是让她发觉,
原本的绵软柔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鼓胀骄弹,又酥又麻的渴望早已等不及被
狠狠的蹂躏。

  祁婧不自觉的缩了下身子,生怕男人的掌心感觉到那颗勃挺的肉粒。

  可没想到,这一动却更刺激了胸尖儿上无处宣泄的春情,终于到了尽头的一
口气让她不得不恢複了呼吸,借着吸进肺裏的新鲜空气带来的能量,欲望的潮水
从高高的顶点倾泻而下,涌向肩背腰腹,四肢百骸,几乎在一瞬间,那裏就湿了。

  祁婧慌乱的回神,用力的推男人的肩膀,纠缠着的唇终于分开,她大口的喘
着气,顾不上擦掉唇间依依不舍拉扯着的粘丝。

  许博的右手又回到了肋下,跃跃欲试的刺探着乳房的边缘,左手被祁婧从胸
上拉开,却不依不饶的捧起了她的脸,伸出粗大的拇指擦拭鲜润的下唇……

  而女人,只顾得上慌乱的喘气。

  良久,祁婧才紧张的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狠狠的横了男人一眼。

  「你疯啦,真想把我就地正法啊?!」

  「就让我摸摸吧,实在太舒服了老婆!」

  祁婧听了这话没来由的一愣,妈的自己老婆摸摸就摸摸吧,怎么这两个字从
他嘴巴裏红口白牙的说出来又带着恳求,就好像在心裏种下了火,让人从裏到外
的焦躁心慌了呢?

  「老婆,那我们继续?」许是看到爱人没作声,许博试探着问。

  祁婧看着夜色裏那双明亮的眼睛,还有已经变得人畜无害的笑脸,点了点头,
脸不知怎么却热起来。

  「老板娘,这裏面是什么呀?」许博伸手虚指着贴挤在两人之间的两坨摇颤浮
波。

  「奶茶,老公!」不知怎么,祁婧脑子一抽,冒出这两个字来,真是乱了!

  「那这奶茶是多大杯的呀?老板娘!」腰间的手还算老实。

  「35F的,老公!」

  「可以续杯吗,老板娘?」腰间的手没动。

  「买一送一,不续杯,老公!」

  「哦,那您这么大杯,我一次喝不完怎么办呢?老板娘!」腰间的手还是没
动。

  「喝不完给你存着,老公!」

  「真好,那老板娘,我看您这都这么满了,是给谁存着的呀?」祁婧偷偷松
了口气。

  「给我老公呗!」

  「嘻嘻,你又犯规啦老婆!」

  「我去!啊,别,求你了老公,别!」

  两只蓄势待发的手同时动了,祁婧唯一自由的右手慌张的追逐着男人在胸前
游走跳跃的左手,却左支右绌,怎么也无法周全的守住两个诱人的防区,只引来
衣服下面一阵比一阵汹涌的震蕩。

  忽然听到轻轻的「嘭」一声,祁婧只觉得身上一松,心一下子抽紧了。

  他把文胸的扣子解开了!

  祁婧差点儿忘了,这是他的「绝技」,特意练习过的。即使她的文胸尺码向
来可观,足有四排搭扣,他也能用两根手指瞬间轻松解开。

  胸前奋力捉贼的手彩排过一般恰到好处的被贼捉住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裙子腰部的拉链已经拉开,蟒蛇一样的手臂无比顺滑的钻
了进去,一口叼住了那只刚被放出来的大白兔!

  「老公!老公!老公别,不要老公!嗯——啊哈,你个坏蛋!」

  祁婧瞬间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被握进了恶魔的掌心,一阵阵的心慌害怕,
却又无可奈何的沦陷在期盼已久的温柔裏,不可遏制的幻想着堕落。

  「别怕,灯这么暗,你的裙子好好的,没人会看见的。」

  男人的嘴巴紧贴着她的耳朵,说话时的热气烘得额前颈后直冒汗。

  巨蟒并不急着吞食猎物,却用利齿没完没了的研磨着,祁婧几乎能看到自己
的乳头像烧红了的豆粒儿掉进野兽淫靡的口涎裏,滋滋响着腾起一缕白气。

  还未完全退潮的河道又迎来了汛期,她完全无法控制身体无处不在的汛情,
只剩下大口的喘着气,紧紧的握着男人停在胸前的大手,紧张得腰腿已经在微微
发颤。

  这条CELINE的棉布筒裙实在是太宽松了,夜风顺着裙摆吹进来,拂过发烫的
身体,却只能让细汗密布的肌肤变得更敏感。

  祁婧一边努力分出精神警惕四周的动静,一边聚起焦急的目光伴着欲泣的哭
音央求男人:

  「别这样老公,你知道,嗯嗯,老公你知道,嗯啊,我受不了的,别,别这
样,求你了老公,我会呜——」

  许博放开了爱人的手却捧起了她的脸,深深的吻着。

  狂乱的吸吮持续了片刻就转向了脖颈和锁骨,那只手变戏法一样把文胸从领
口抽出来,不知丢去了哪裏。紧接着一路向下,隔着丝滑的裤袜抚摸着肉感浑圆
的大腿,鬼鬼祟祟的向裙子裏面探进去。

  大片的酥麻从大腿内测传来,祁婧赶紧并拢双腿,伸手救援,却只来得及攥
住男人的手腕。那充满好奇的指尖儿已经深入丛林的边缘。

  让人恼火的是,那裏似乎也伸出一只小手,恶作剧般放肆的勾起手指,透骨
的麻痒从身体的最深处醒来。

  祁婧几乎拼尽全力缩紧腰臀,却顾此失彼,胸前的火山不自觉的高高耸起,
正好送入许博张开的嘴巴。

  虽然隔着裙子,勃起的颗粒也经不起舌尖湿热的挑逗,她拼命咬住一声呻吟,
想说什么都忘了。

  这时,那野猪一样贪吃的头脸忽然抬了起来,茫然的看着她。

  「你的内裤呢?」

  「嗯?啊!哎呀!你干嘛?哎呀我脱在车裏啦!」

  尽管祁婧忙不迭的解释,丝袜还是被「刺啦」一下撕开了个洞。终于,恶魔
与精灵在泥泞不堪的洞口握了手,带给她的是一连串晃散了神魂的颤抖。

  「为什么要脱掉?」恶魔在思考。

  「湿……湿了……」精灵好害羞。

  「为什么会湿?」恶魔继续思考。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办公室门后的浪叫在脑子裏回响,精灵忍不住
勾勾手。

  「那,让我来猜一猜呗?记得游戏规则哦,赢了有奖品。」

  还没回忆起什么规则,也顾不上想什么奖品,祁婧感觉身体裏传来一声说不
清的歎息,恶魔转身领着精灵走进了山洞……

  「嗯——老啊——老公,老公别,不要啊,不要在这裏,我会叫的呀!」她
几乎是在哭着哀求了。

  「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恶魔在山洞裏徘徊来去。

  「不,啊哈,不是,老公!老公我们,嗯,我们回家吧,好老公!」双腿在
不停上下交错,却什么也阻止不了。

  「那是听到什么了?」恶魔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嗯,嗯,听啊哈……到了老公!我想要老公,求你了我们走吧!回家我给
你,我想回家!」柔软滑腻的肉壁上,每一次试探都像敲打着最后的防线。

  「在哪儿?商场,还是你们单位?」恶魔终于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什么。
祁婧的身子登时一僵!

  「在单位……哎!哎呀不行,不行,啊呀老公别动!啊——哈!」

  山洞裏凭空迸出水花,精灵恐惧的想要阻止,一顿猛烈的震颤,鼓蕩在胸腹
腰腿间无处宣泄的春潮好像听懂了最原始的预言,朝着那裏汹涌汇集。

  「难道在你们办公室裏?老婆?」恶魔一下把精灵踩在脚下,按下了开关!

  「是,啊老公——老公!老公!老公那裏,不啊,啊哈哈饶命啊老公!」

  一瞬间,祁婧已然失去了声音,大张着嘴,用气息嘶喊着。

  「是谁呀老婆?是不是可依那疯丫头?」恶魔不停的按动开关!

  「啊哈哈,诶呀,是芳姐呀老公!别弄了老公,我会死,会弄坏的老公!」
山洞裏都是水,祁婧好像被彻底淹没了,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你听见芳姐被操啦?在你们办公室?门外都能听到?是谁在操她,老婆?
谁呀?」恶魔钉在那裏飞速的按动,山洞裏泥沙俱下摇摇欲坠,却被他强横的撑
住。

  「嗯……我也不嗯,天啊呀——坏了坏了坏了,饶命老公——」全身每一根
骨头都被融化了,那裏却开始迅速的抽紧,紧得能清晰分辨恶魔的面孔。

  「听着她被人操很刺激吧?芳姐原来这么骚,是不是比你骚啊,啊?」那个
开关几乎被按废了,祁婧听见了恶魔的笑声,他把老公捉走了。

  「……我……老……嗯——嗯……不啊……」

  血在烧,肉在抖,精灵在悲鸣,巨浪灌入甬道,祁婧已经无法思考。恶魔的
声音忽然变得冷飕飕的穿透耳膜。

  「知道吗?姓陈的去西安的前夜,就在那栋没完工的二楼,我看着你被他按
在车门上摸。那时你也好想要吧?可他丢下你走了!我一下子好硬,居然当场晕
过去了……」

  烧成一锅粥的脑子裏「轰」的炸成一片空白,就在祁婧刚一分神的刹那,山
洞裏的恶魔陡然消失了……

  「呃啊——呜呜呜呜呜呜……」

  精灵崩碎的尖叫划破夜空,尸骸化作洪峰沖出洞口!

  祁婧第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嘴,惊恐的睁大了双眼,只见一道匹练般的白光
从两腿之间激射而出,欢快的飞跃了堤岸,水面上顿时亮起大片细碎的星光。

  空无一人的山洞在持续的无休无止的崩溃,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放满水的
浴缸被拔掉了塞子。

  巨大的漩涡中,除了那个搂紧胸乳的臂膀依然可靠,其他部分已经飞上了半
空,星光在接连不断的亮起又熄灭。

  沖出喉咙的叫喊怎么也停不下来,她只能紧紧的,紧紧的捂着嘴。

  好不容易看到那条水龙的尾迹,腰胯才一松,第二波又毫无预兆的到来。早
就挺起的屁股一通不受控制的猛颤,下半身像极了失去控制的消防水枪,漫天的
水花疯狂飙射,堤岸上微黄的秋草发出重生般鲜亮明媚的欢呼,天地一片春潮流
涌……

  当祁婧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两个奶子胀得生疼,小腹以及那裏的每一条肌肉都还在微微的痉挛。右腿绷
得笔直,鞋跟插进了泥土裏。左腿架在那个坏人的腿上,光着脚,另一只鞋子已
经不知去向。

  许博的表情看上去像个刚刚发现自己的二手车变成了变形金刚并且升级成无
比拉风的消防车的二逼少年,满头满脸的水珠还没顾上擦,一脸的懵逼款的淫贱
相。

  「好玩吗?」

  祁婧软软的问那少年,声音是嘶哑的,音调还没调回人间频道,歪着绵软无
力的脖子,望向那只被释放到半空的脚尖:「我鞋呢?」

  许博一把把爱人搂进怀裏,一缕清冽的腥甜晕散在湿漉漉的发迹,祁婧比谁
都懂得,那是快乐的味道……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