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同人』绿色保护着你之大黑熊情缘-2(热液体)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请给予评论,以便激励更好的写作,多谢!

作者:SEHU1100
2021/04/18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7,492 字

同系列文章跳转链接见下:
『同人』绿色保护着你之大黑熊情缘-1(新主子)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6orderby%3Ddateline
『同人』绿色保护着你之大黑熊情缘-2(热液体)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6orderby%3Ddateline
『同人』绿色保护着你之大黑熊情缘-3(赵老弟)
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extra=page%3D1

——————第二章(热液体)———————

人到了中年觉就会便少,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破开窗帘的缝隙照射在他那如
小山般魁梧的身体上时,赵构便醒了。他没有吵醒蜷缩成一团紧紧挨着他如同小
猫儿般慵懒的林若溪,昨天夜裏贪吃的小妮子又缠着他来了一发,两个人从床上
搞到浴室中,最后她被赵构操到虚脱,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赵构想让她多睡
会儿,自己静静的保持一个姿势什麽都不动,就爱怜的看着她,仿佛欣赏上一辈
子都不够。

  马心妍轻轻推开卧室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美若维塔斯的赤裸
女神紧紧的贴着黝黑肥壮的大魔王,在些许破隙而入的阳光洗礼下,就连淫靡都
披上了艺术的光辉。她在赵构的眼神示意下轻轻的将两包衣服放下,却没有离去,
而是凑到床前用无比熟络的语气调侃道:【昨晚玩的那麽激烈,看把若溪累的!】

  赵构无声的嗤笑了一下,他不是齐小年那个年纪的年轻人,不会被调侃的尴
尬,亦不会受到某个小秘书的冒犯便动怒。只是马心妍的出现终归打破了他静默
注视睡梦中林若溪的心态,他没有搭理马心妍,用极为轻微的幅度起床赤脚走进
浴室,把水流调到最低开始洗漱。

  同样是总裁,他与林若溪不同。他白手起家,几经风雨才创下今天的基业,
蓝鲸如同他的孩子一般。多年来的勤勉让他格外珍惜并在意时间,但自打搭上恒
林的东风后,他花费了越来越多的时间与心思在林若溪这位恒林总裁的身上,而
直到昨天,成熟如他也不能不承认他是花费了越来越的时间与心血在林若溪这个
人上。

  他走出浴室发现马心妍仍然没走时不禁再度生出厌恶之情,他沖卧室门的方
向努了努嘴,无声的开口:【出去!】马心妍楞了一下,估计没想到他一个小三
都算不上的情人居然敢沖她这位总裁身边的「贴心人「无礼。可不知为何,看到
赵构那赫人的壮硕躯体与黝黑不耐的大脸,她仿佛被猛兽注视的小白兔一样,乖
巧的点了点头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马心妍刚出卧室林若溪便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从蜷缩的侧卧变成平躺了,慵
懒惬意的嘤咛声在赵构耳朵裏宛若最动听的音符。他裹着浴巾又爬上了床,大身
位的体重将弹性极优的乳胶床垫都坐出了深深的凹陷。

  【醒了?】

  【嗯。】

  【不再睡会?】

  【不了。大黑熊。】

  【嗯?】

  【亲亲我…….】

  男女间自然的对话温馨无比,与一对对热恋中的情侣的事后清晨并无任何区
别。可床上的画面则是迪士尼最出名的一部动画最真实的写照——美女与野兽!
美丽的白雪公主醒来后并没有见到王子,而是一头仿若大黑熊的野兽张开血盆大
嘴,俯身直接噙上了她高耸的雪乳,直接含住了殷红的小乳头。

  【咯咯咯~】公主的娇笑不知是因为痒还是对野兽的亲吻部位格外满意,可在
野兽的耳朵裏则是沖锋的号角,再成熟的中间绅士也会变成热血的少年。

  赵构久违的感受到了年轻时的活力,自打创建蓝鲸以后他虽然没有少过女人,
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夜裏尽情发泄后第二天早上仅凭几句简单的对话就让
他再度狂性大发的。他大嘴含住林若溪大半个乳房,一遍一遍的允吸吐出,来回
亲吻了每一处莹白娇嫩的雪乳之后,脑袋往下移动,舔过小腹,肚脐,然而却略
过昨夜癡迷无比的的白虎小穴,而是用舌头快速的划过两条修长的美腿,来到了
床尾看着昨夜就心心念念的赤裸纤美的玉足。

  林若溪的美足浑然天成,象牙般细腻洁白,纤巧自然。昨夜裏林若溪问赵构
最喜欢她身体哪儿的时候,他脑海中碰出过「小脚「这个答案。赵构轻轻的握住
一只玉足放在手心磨搓着,感受着着光滑而娇嫩的质感与林若溪温柔的体温,她
小巧的美脚还没他那蒲扇一样的手大。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在一起,幼嫩
的淡红色的嫩肉像初春的花蕾,含苞待放娇艳欲滴。光滑圆润的脚踝,白玉无瑕
的脚腕,柔绵丝滑的脚背,组成了这造物主都赞叹不已的完美秀足,也让赵构实
在忍不住,饿极了一般直接把林若溪的小脚送入了嘴中……

  【咯咯咯,变态,大变态,好痒…….讨厌…….】明明嘴上说着变态讨厌这
种气话,林若溪的脸上却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她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可不断蹙动
的修长睫毛显示着她心境的不一般。她明明只是想早上体验一下赵构那如父爱般
的温柔呵护,却没想到这个老男人和急色的毛头小子一样从乳儿上开始舔起,更
是一路舔到了她同样分外敏感的小脚。然而这种「吻「并没有让她不满,给她带
来不一样却同是所渴望的感受。她隐约意识到了一点危险,上一个无论怎麽做都
会让她开心的人正是齐小年。

  可是当她的玉趾被赵构一一吮吸欺负的时候,一颗心和脚趾的感受一样,陷
入了一片温暖的海洋。赵构这个老男人粗糙的不像百亿富翁而是饱经风霜的农家
大汉,连舌头都那麽粗糙,让她娇嫩敏感的脚趾每次被磨蹭时都觉得有点灼热,
从教灼热到清晨刚醒的芳心……

  【嗯嗯,呀,大黑熊你干嘛……】还在体验脚底那异样的酸痒身躯逐渐发软
的林若溪突然觉得身子一轻,感觉被扔在了半空。她睁开星眸,发现被赵构淩空
抱起抱到了床下。

  【你干嘛?】林若溪看着赵构眼底的狂热情欲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明明
对性爱无比癡迷身体也是餵不饱的极品名器的她却觉得有点惊慌。昨夜在床上和
浴室的两场超长超高质量的性爱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如潮快感,赵构并没有搞
胖子喜欢搞的那些花裏胡哨的玩法刺激,却让她完整的体验了纯粹的性爱的乐趣。
而她同样认可了赵构那「黑洞制造者「的外号,她已不是懵懂无知的小白少女,
知晓自己的淫蕩小穴敏感而极品,可就这麽极品胖子怎麽操都没操坏的小穴现在
还有些红肿不堪。

  【大黑熊,不要,快放开我…..我要回恒林办公,今天还有事呢。】林若溪
慌乱的找着借口,可发软的身体怎麽能脱离发情了大黑熊那强有力的禁锢。可昨
天跟爸爸一样对女儿言听计从的老男人此时充耳不闻,一直往窗前走,林若溪话
音刚落就发现她被赵构按在了落地窗上。

  说是落地窗,其实就是不能打开的大玻璃,住在这间套房中的旅客往往早上
睁开眼就能看到窗外的外滩与繁华的陆家嘴,极大的满足了人们心中的那居高临
下睥睨天下的豪情。可是林若溪却觉得羞耻了起来,她知晓这是高空,窗外也没
有正对着任何一栋大楼,可她总有种赤身裸体暴露在整个外滩的羞耻感…….

  【哪天要不要试试在自己的办公室裏,俯瞰着整个陆家嘴……..】明明赵构
还没开始干什麽,林若溪就胡思乱想了起来。她没等太久,那熟悉的炽热的顶端
是球状物的粗长圆柱就破开了她那贼没出息明明还红肿酸痛却要鸡巴不要命的敏
感小穴顶湿漉漉的花唇,直接一股作气的捅入她的小穴深处,给花心来了一发
「good morning「!

  【呀!】这是比任何叫醒服务都有效的方法,林若溪直接一个激灵身心彻底
全醒了。她被赵构用力的抓着纤腰,让她那修长的天鹅颈拼命的后仰,一双坚挺
的巨乳完全紧压在有些许冰凉的玻璃上。可她并没半点不适,反而是凉凉的玻璃
在给她炽热的快要烧起来的身体降温。如果此时有蜘蛛侠爬上高空来到窗外,看
到那被欺压成扁平的两团大白馒头和硬起来的小红点,估计都会被牢牢的吸死视
线而忘了惩善扬恶吧。

  可怜的林若溪美乳被紧紧的压在玻璃上,翘起的圆滚滚的臀部还在不停的颤
抖。但赵构的大鸡巴就是钉死公主的有魔力的长枪,一下一下用火热粗大的龟头
暴力逼迫娇嫩的花心,让美人上来就不断的哀婉娇啼。

  【哇!】

  【啊!】

  【呀!】

  这三声最简单的音符没有任何意义,可连绵不绝的组合在一起就意味着女人
被操的大脑空白爽的忘乎所以了。这让赵构极为满意,不仅满意自己宝刀未老,
更是让那颗历经沧桑的心脏再度散发着活力。他没办法不骄傲,在五星级酒店总
统套房居高临下俯视外滩很容易,可有哪个男人能边操着这片金融王国裏最骄傲
的女王边君临天下呢?或许还有两个男人同样能做到,但已经更改初心的赵构决
定让这个数字马上就会变成一,如果那个幸运的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就算他身
后还有同样权势滔天的女人撑腰,他也会让他付出代价。而现在,他这个爸爸,
只需要一边运动着下身坚硬的大鸡巴享受好女儿柔软肉壁的摩擦嫩滑,一边抽打
她还有掌痕的翘臀,体会着她性感身体的颤抖与骚媚入骨的呻吟。

  赵构是爽了,可林若溪是又爽又倒霉了。她弹性十足的乳房被冰凉的玻璃挤
的格外难受,以至于她开始羡慕起秦婉如的绵软,要是她被这麽压着,肯定早就
扁成肉饼了吧。插入小穴中的鸡巴那麽粗大,身后的男人沖击还连绵不绝根本没
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她都不清楚小穴已经流了多少水,恐怕早就在男人进来的时
候就更名为水帘洞了。

  然而这又爽又难受的感觉让她格外沈迷,她的娇躯明明被大黑熊那壮硕的身
体沖击的快要散了架,可快感依然如潮愈来愈猛。她现在不仅要把奶子贴到玻璃
上,恨不得整个人都趴在冰凉的玻璃上好缓解一下体内的炽热。为了更好的贴合
男人大肉棒进进出出的角度,她几乎将所有的重量都撑在玉足上,足背紧紧的绷
着,几乎与双腿成了一条直线,脚背处的青筋都隐约可现,接近极致了。要不是
她打小就一直坚持跳舞练芭蕾身体柔韧性极佳,早就被操趴下了。

  【哇唔啊!】林若溪已经被高大的赵构操的神誌不清鬼叫乱嚎了。没有哪个
爸爸会忍心这麽暴戾的教训女儿,鬼父除外。赵构同样大声狂暴的吼着叫着,通
过死死的抓住林若溪滑不留手的白嫩臀肉来帮助早已没有一丝力气的女儿勉强维
持这被操的姿势。他粗大的大鸡巴在两片已经被磨蹭到充血了的花蕊蜜唇之间来
回进出,每次都会带出黏稠的淫液。

  他硕士毕业,几十年来从未间断过读书,但此时想不清用任何语句能清楚描
述出他大鸡巴是何等的享受,被那一层层的嫩肉包裹夹紧的享受,被小肉芽紧紧
箍住的享受,以及那娇嫩的花心处奇妙触感。

  他在身后看着林若溪那被他操的放大到极致和其他被他玩坏玩松了女人一样
的蜜穴,心中格外满足。没有一个女人像林若溪这样娇媚,那嫩嫩的粉红色穴肉
紧啜住他最大的鸡巴,裹在上面,还不断蠕动。他一次又一次的插入,带出又带
入蠕动的嫩肉,格外淫靡而刺激视觉。他很清楚,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的骚逼会是
他这根镶了宝珠的大鸡巴的对手,林若溪也不例外,可他头一次怀疑在他还能硬
的起来的有生之年,是否能把这麽极品的蜜穴操的松松垮垮,成为他大鸡巴下又
一个黑洞。

  【真是漂亮。】赵构由衷的发出赞叹,他很少在性爱中用言语刺激女人。一
是觉得没必要,二是绝大多数的女人都不配,但很明显林若溪例外,这个已经被
强烈的感官刺激到发狂而尖叫的女人是例外。

  林若溪感觉自己此时的状态仿佛大学时那些嗑药的同学们一样,敏感的感官
加倍升级的敏感,迷人的身体又灼热又躁动,虚弱却绷紧的身体快要融化了,可
灵魂漂浮于半空有着说不出的舒爽,哪怕是被操的三魂升天,哪怕感觉仿佛处于
被操死的边缘,可快被操出血来的蜜穴不顾被撕裂的痛苦,依然凭借淫蕩的本能
继续蠕动吮吸着裏面的肉棒与龟头,用全部的力气为这根大熊鞭服务,她甚至在
想,如果花心要是被操开,是不是会更好受一点,黑熊鞭也能操进来的更多一点……
..

  【不,会死掉的,不行的。被胖子开宫都快死掉了,大黑熊的龟头那麽大,
会被操烂的…..】林若溪意识模糊中闪过这个念头,拼命控制随着沖击被一点一
点操开的娇嫩宫颈口。可突然身后的男人动作更猛烈了,粗暴的大鸡巴仿佛要操
进她的身体操到她的内脏一样。她直接被操的白眼乱飞,早就大大张开的樱唇嘴
角流露出了口水。隐约中她听到了身后男人带着怒气的声音。

  【……胖子…….胖子,爸爸。。。。谁。更爽。。。。。】

  【我刚刚说话了吗。。。。。】林若溪只觉得脑子的思考能力越来越薄弱,
一片茫茫然。她的视线都已经模糊了,身体的感觉全部集中到格外刺激的小骚逼
上,连绵不断的蜜液滋润了整个下体,更是把她脚下的厚厚地毯都打湿了。她不
知道自己有没有说话,有没有回答,她被前所未有的快感沖击的没有了意识,刚
刚最后的意识防备也被操松开了。

  她开始期待赵构那大鸡巴快点撞开那恼人的花心口,直接插到她身体最深处。
她不是千金公主,不是金融女王,更不是乖巧可爱的小女儿,她就是个小骚逼,
渴望被爸爸操死的小骚逼,不值得赵构怜惜。她开始试图蠕动自己的身体去配合
那随便进出都能刮蹭摩擦到让她颤抖的镶珠大鸡巴,用力的挤压着臀部拼命的吃
进更多未完全含入的熊鞭。

  终于,她再次感受到了破处时的疼痛,她身体最深处的大门第二次被男人打
开,留下了永远刻画于身体底部的痕迹。她痛的尖叫了起来,颤抖着,额头布满
了汗珠。可宫颈传来的快感前所未有的炽烈,尚未孕育过生命的子宫紧裹着硕大
的龟头,虽然酥麻酸爽,但超好的弹性无疑给双方都带来了美妙的享受。

  一个男人覆盖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成就,林若溪的敏感身体再度易主。

  痛的要上天了,爽的要上天了,羞耻的要上天了…….三种不同的感觉混杂在
一起,把她最后的念头都淹没在快感的洪水中。随着花心大门被撞开,她的心门
也被撞开了,本就有了影子的大黑熊瞬间活了过来,在此刻以绝对的优势击倒了
其他敌手,宣示着对这个浪蕩淫女的绝对主权。生下来就注定是女王的林若溪开
始癡迷这一刻的臣服,外表丑陋粗鲁的老男人带给她这番暴戾的性爱快感让她小
穴带着身体痉挛,股股阴精拼命从子宫口喷出,内壁紧紧的收缩如同临死般的回
光返照裹住兴风作浪的大鸡巴,却好像挤压出了比阴精还炽热粘稠的阳精,这亡
命一搏般的战斗竟然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大黑熊……

  林若溪心中升起胜利者的骄傲,她以后可以不屑的嘲笑大黑熊不过是能和她
一比一的选手,浑然忘了自己被操的有多惨。只是她觉得身体完全软了下来,觉
得困意累意同样如潮水淹没,她昏前仿佛听到了赵构的怒吼,怒吼的内容仿佛重
复了很多遍,像小孩子的患得患失一般格外好笑却温暖……..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  ***  ***

  【说你是大黑熊你还真那麽野蛮,刚睡醒就又被你操昏过去了。还在窗前,
万一楼对面有人怎麽办?】马心妍不知何时又进来了,之前被赵构一个眼神就吓
的灰溜溜的逃跑经历让她有些不忿,这次语气中奚落埋怨远大于调侃。她看向坐
在床边漠然抽着烟的赵构,心裏格外不是滋味。

  林若溪若是武则天,他赵构最多不过一个薛怀义,还不如感情深厚的张易之,
凭什麽能对她这位上官婉儿吆三喝四的。就连高宗齐小年不也多数时候对她客客
气气彰显亲昵。她越想越来气,看向赵构的眼神也愈发不善,脑海裏已经在琢磨
等林若溪醒来怎麽说赵构坏话了。对了,必须和齐小年汇报今早的性爱,让正宫
亲自出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四。

  【啪!】她正沈浸于赵构吃了苦头后痛改前非和之前一样用豪礼收买她的美
滋滋幻想时,脸上迎来了一记势大力沈的巴掌!左边俏脸瞬间红肿了起来!

  【你敢打我!】马心妍尖叫了起来,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怨毒与愤恨。她不可
思议的看向赵构,可【我和你拼了】这种泼妇骂街的第二句话还没说出来,右脸
又挨了一记,这下正好对称了,而身材高大手臂修长的赵构压根就被起过身!

  【呀!!!!】马心妍的尖叫声分贝都压过了林若溪高潮前的长吟,可蕴含
的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情感,有怨恨,有愤怒,还有明显不能再明显的惧怕。迷迷
糊糊被操昏的林若溪也被惊醒了,翻转个身子睁开了迷离的星眸,眉毛紧蹙,
【谁在鬼叫哇,烦死人了,怎麽了?】

  【没事。】赵构扭动着肥硕的身体轻吻了林若溪的脸颊一下,柔声说道,
【没事,我在帮你教训下人呢。】

  【唔。你们小点声。】林若溪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让床前
伫立抱有浓浓希望的的马心妍瞬间心死,都快站不稳了。

  赵构掐灭了烟屁股,瞇着眼轻声开了口,语气格外轻柔,【真把你当成大内
总管,我是需要讨好你这个大内总管才能让皇上多翻几次牌的妃子了?】

  【我警告过你不止一次,你怎麽就没把你的那份小聪明用在自省上面?】

  【啊?我给你送钱是让你当我大爷的吗?

  【那五百万那麽好收的吗?】

  赵构一连串的询问让马心妍的嘴唇瞬间失去了血色,变得无比苍白,与两颊
的血红对比格外明显。他没想到赵构会那麽直截了当的在林若溪面前说出来这些
事,林若溪现在睡没睡听不听的到谁都不知道,他自己都不怕林若溪生气的吗?

  赵构仿佛能看出马心妍心中所想一般嗤笑了一声,他懒得给这个只有小聪明
却没有大智慧,有野心却还有贪心的蠢女人上课。他只需要帮林若溪调教打骂一
下不懂事的下人,让她别天天抱有着不切实际的想法就可。他昨晚睡前电话的最
后一句也不是询问,而是通告。天底下哪有更换男主人需要问丫鬟的意见这种荒
唐的事。

  【跪下!】赵构的声音虽然很低,但语气重了很多,像一道惊雷一样在马心
妍耳边炸起。而这个一步登天自以为蜕变成了大人物的小女人根本没有相应的心
理素质,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喃喃的看向主子的这位情人,和另一位完全不是一
个世界的情人。

  赵构熄灭了第二根烟时,马心妍已经醒悟过来了,她的智商从来不低,也很
懂得察颜观色,只是并没有足够的心理素质。她的所有一切都来源于林若溪,林
若溪无论把她当秘书当密友当蕾丝伙伴,她都不可能变成秦婉如,她只是个小秘
书,或者说大小姐的丫鬟。

  赵构今天给她上了一课,她开始知道了她在主子的任何一个情人面前都没有
任何自矜的资本,林若溪可以把她当丫鬟,那麽林若溪的男人们或姐妹同样可以
把她当丫鬟,甚至包括那个她极为看不起除了大鸡巴与床上百变花样的胖子。她
面对这些男人时没有任何有效的选择,以往自以为是的小花招没有被戳穿是因为
齐小年君子一般的温润心性,而眼前这个暴戾的男人不是,他同样是个王者,甚
至比自己那生下来就注定是女王的主子气势还足。

  马心妍觉得自己是聪明人,在魔都,聪明人就一定要学会攀附强者,而且是
一群强者中的最强者。她没有站起来,反而从跪坐变成了标準的跪态,用膝盖在
地毯上挪动,来到了床边,拿起赵构那还未来得及清理的事后大鸡巴,乖巧的用
唇舌做着事后清理。在她眼裏,聪明人的标誌之一就是要学会用行动表明态度,
而不是和傻子一样直来直去的语言交流。

  【这肉棒,丝毫不比胖子的差,甚至还略胜一筹……可惜就是年龄太大了,
不知道满足了林总之后还能不能轮到我…….】马心妍已经将自己的心态定位成了
陪床丫鬟,尽管这只是她的工作之一。她认真细心体贴的舔弄完了赵构刚刚结束
酣畅大战的鸡巴,连蛋囊都没放过,甚至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再往下舔,反正她也
不是没有舔过男人的屁眼,要是把赵构口硬了,她也能爽一下。身体成熟的她刚
刚全程旁观了那场猛烈的性爱大战,也有些许湿润。

  赵构却在这时轻轻的推了推她的额头。她疑惑的抬起头看着赵构,发现脸上
正对着赵构的大龟头。她妩媚的笑了笑,曾在公关部服侍过无数老男人的她很清
楚赵构要做什麽,她一点都不会排斥,只是有些疑惑。以往那些老男人都是把她
嘴巴当初小穴操了一会快要射的时候才摆出这个姿势正对着她的脸,赵构现在还
是软着的,他是要自己撸硬再撸软,多浪费时间啊。这个男人的坚挺她刚刚也旁
观到了…….

  【哗……】一股温热腥臭的液体沖击到她的脸上,并不是她熟悉的粘稠乳白
色液体,要稀的多。她很清楚这是什麽,心中涌起无尽羞辱,可完全无可奈何。
她只不过是林若溪的小秘书,有什麽资格能拒绝把林若溪操到神誌不清狂喊爸爸
的男人。

  【讨厌,臭爸爸不许这麽羞辱心妍,她是我的好朋友…….】熟悉的女人声音
响起,像是在为她这个好友打抱不平控诉男人过分的举动。马心妍却悲凉的笑了
笑,反而张大了嘴巴拼命的接着新的男主子的教训,一滴不漏。

  【啊…….】

人到了中年觉就会便少,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破开窗帘的缝隙照射在他那如
小山般魁梧的身体上时,赵构便醒了。他没有吵醒蜷缩成一团紧紧挨着他如同小
猫儿般慵懒的林若溪,昨天夜裏贪吃的小妮子又缠着他来了一发,两个人从床上
搞到浴室中,最后她被赵构操到虚脱,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赵构想让她多睡
会儿,自己静静的保持一个姿势什麽都不动,就爱怜的看着她,仿佛欣赏上一辈
子都不够。

  马心妍轻轻推开卧室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美若维塔斯的赤裸
女神紧紧的贴着黝黑肥壮的大魔王,在些许破隙而入的阳光洗礼下,就连淫靡都
披上了艺术的光辉。她在赵构的眼神示意下轻轻的将两包衣服放下,却没有离去,
而是凑到床前用无比熟络的语气调侃道:【昨晚玩的那麽激烈,看把若溪累的!】

  赵构无声的嗤笑了一下,他不是齐小年那个年纪的年轻人,不会被调侃的尴
尬,亦不会受到某个小秘书的冒犯便动怒。只是马心妍的出现终归打破了他静默
注视睡梦中林若溪的心态,他没有搭理马心妍,用极为轻微的幅度起床赤脚走进
浴室,把水流调到最低开始洗漱。

  同样是总裁,他与林若溪不同。他白手起家,几经风雨才创下今天的基业,
蓝鲸如同他的孩子一般。多年来的勤勉让他格外珍惜并在意时间,但自打搭上恒
林的东风后,他花费了越来越多的时间与心思在林若溪这位恒林总裁的身上,而
直到昨天,成熟如他也不能不承认他是花费了越来越的时间与心血在林若溪这个
人上。

  他走出浴室发现马心妍仍然没走时不禁再度生出厌恶之情,他沖卧室门的方
向努了努嘴,无声的开口:【出去!】马心妍楞了一下,估计没想到他一个小三
都算不上的情人居然敢沖她这位总裁身边的「贴心人「无礼。可不知为何,看到
赵构那赫人的壮硕躯体与黝黑不耐的大脸,她仿佛被猛兽注视的小白兔一样,乖
巧的点了点头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马心妍刚出卧室林若溪便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从蜷缩的侧卧变成平躺了,慵
懒惬意的嘤咛声在赵构耳朵裏宛若最动听的音符。他裹着浴巾又爬上了床,大身
位的体重将弹性极优的乳胶床垫都坐出了深深的凹陷。

  【醒了?】

  【嗯。】

  【不再睡会?】

  【不了。大黑熊。】

  【嗯?】

  【亲亲我…….】

  男女间自然的对话温馨无比,与一对对热恋中的情侣的事后清晨并无任何区
别。可床上的画面则是迪士尼最出名的一部动画最真实的写照——美女与野兽!
美丽的白雪公主醒来后并没有见到王子,而是一头仿若大黑熊的野兽张开血盆大
嘴,俯身直接噙上了她高耸的雪乳,直接含住了殷红的小乳头。

  【咯咯咯~】公主的娇笑不知是因为痒还是对野兽的亲吻部位格外满意,可在
野兽的耳朵裏则是沖锋的号角,再成熟的中间绅士也会变成热血的少年。

  赵构久违的感受到了年轻时的活力,自打创建蓝鲸以后他虽然没有少过女人,
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夜裏尽情发泄后第二天早上仅凭几句简单的对话就让
他再度狂性大发的。他大嘴含住林若溪大半个乳房,一遍一遍的允吸吐出,来回
亲吻了每一处莹白娇嫩的雪乳之后,脑袋往下移动,舔过小腹,肚脐,然而却略
过昨夜癡迷无比的的白虎小穴,而是用舌头快速的划过两条修长的美腿,来到了
床尾看着昨夜就心心念念的赤裸纤美的玉足。

  林若溪的美足浑然天成,象牙般细腻洁白,纤巧自然。昨夜裏林若溪问赵构
最喜欢她身体哪儿的时候,他脑海中碰出过「小脚「这个答案。赵构轻轻的握住
一只玉足放在手心磨搓着,感受着着光滑而娇嫩的质感与林若溪温柔的体温,她
小巧的美脚还没他那蒲扇一样的手大。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在一起,幼嫩
的淡红色的嫩肉像初春的花蕾,含苞待放娇艳欲滴。光滑圆润的脚踝,白玉无瑕
的脚腕,柔绵丝滑的脚背,组成了这造物主都赞叹不已的完美秀足,也让赵构实
在忍不住,饿极了一般直接把林若溪的小脚送入了嘴中……

  【咯咯咯,变态,大变态,好痒…….讨厌…….】明明嘴上说着变态讨厌这
种气话,林若溪的脸上却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她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可不断蹙动
的修长睫毛显示着她心境的不一般。她明明只是想早上体验一下赵构那如父爱般
的温柔呵护,却没想到这个老男人和急色的毛头小子一样从乳儿上开始舔起,更
是一路舔到了她同样分外敏感的小脚。然而这种「吻「并没有让她不满,给她带
来不一样却同是所渴望的感受。她隐约意识到了一点危险,上一个无论怎麽做都
会让她开心的人正是齐小年。

  可是当她的玉趾被赵构一一吮吸欺负的时候,一颗心和脚趾的感受一样,陷
入了一片温暖的海洋。赵构这个老男人粗糙的不像百亿富翁而是饱经风霜的农家
大汉,连舌头都那麽粗糙,让她娇嫩敏感的脚趾每次被磨蹭时都觉得有点灼热,
从教灼热到清晨刚醒的芳心……

  【嗯嗯,呀,大黑熊你干嘛……】还在体验脚底那异样的酸痒身躯逐渐发软
的林若溪突然觉得身子一轻,感觉被扔在了半空。她睁开星眸,发现被赵构淩空
抱起抱到了床下。

  【你干嘛?】林若溪看着赵构眼底的狂热情欲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明明
对性爱无比癡迷身体也是餵不饱的极品名器的她却觉得有点惊慌。昨夜在床上和
浴室的两场超长超高质量的性爱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如潮快感,赵构并没有搞
胖子喜欢搞的那些花裏胡哨的玩法刺激,却让她完整的体验了纯粹的性爱的乐趣。
而她同样认可了赵构那「黑洞制造者「的外号,她已不是懵懂无知的小白少女,
知晓自己的淫蕩小穴敏感而极品,可就这麽极品胖子怎麽操都没操坏的小穴现在
还有些红肿不堪。

  【大黑熊,不要,快放开我…..我要回恒林办公,今天还有事呢。】林若溪
慌乱的找着借口,可发软的身体怎麽能脱离发情了大黑熊那强有力的禁锢。可昨
天跟爸爸一样对女儿言听计从的老男人此时充耳不闻,一直往窗前走,林若溪话
音刚落就发现她被赵构按在了落地窗上。

  说是落地窗,其实就是不能打开的大玻璃,住在这间套房中的旅客往往早上
睁开眼就能看到窗外的外滩与繁华的陆家嘴,极大的满足了人们心中的那居高临
下睥睨天下的豪情。可是林若溪却觉得羞耻了起来,她知晓这是高空,窗外也没
有正对着任何一栋大楼,可她总有种赤身裸体暴露在整个外滩的羞耻感…….

  【哪天要不要试试在自己的办公室裏,俯瞰着整个陆家嘴……..】明明赵构
还没开始干什麽,林若溪就胡思乱想了起来。她没等太久,那熟悉的炽热的顶端
是球状物的粗长圆柱就破开了她那贼没出息明明还红肿酸痛却要鸡巴不要命的敏
感小穴顶湿漉漉的花唇,直接一股作气的捅入她的小穴深处,给花心来了一发
「good morning「!

  【呀!】这是比任何叫醒服务都有效的方法,林若溪直接一个激灵身心彻底
全醒了。她被赵构用力的抓着纤腰,让她那修长的天鹅颈拼命的后仰,一双坚挺
的巨乳完全紧压在有些许冰凉的玻璃上。可她并没半点不适,反而是凉凉的玻璃
在给她炽热的快要烧起来的身体降温。如果此时有蜘蛛侠爬上高空来到窗外,看
到那被欺压成扁平的两团大白馒头和硬起来的小红点,估计都会被牢牢的吸死视
线而忘了惩善扬恶吧。

  可怜的林若溪美乳被紧紧的压在玻璃上,翘起的圆滚滚的臀部还在不停的颤
抖。但赵构的大鸡巴就是钉死公主的有魔力的长枪,一下一下用火热粗大的龟头
暴力逼迫娇嫩的花心,让美人上来就不断的哀婉娇啼。

  【哇!】

  【啊!】

  【呀!】

  这三声最简单的音符没有任何意义,可连绵不绝的组合在一起就意味着女人
被操的大脑空白爽的忘乎所以了。这让赵构极为满意,不仅满意自己宝刀未老,
更是让那颗历经沧桑的心脏再度散发着活力。他没办法不骄傲,在五星级酒店总
统套房居高临下俯视外滩很容易,可有哪个男人能边操着这片金融王国裏最骄傲
的女王边君临天下呢?或许还有两个男人同样能做到,但已经更改初心的赵构决
定让这个数字马上就会变成一,如果那个幸运的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就算他身
后还有同样权势滔天的女人撑腰,他也会让他付出代价。而现在,他这个爸爸,
只需要一边运动着下身坚硬的大鸡巴享受好女儿柔软肉壁的摩擦嫩滑,一边抽打
她还有掌痕的翘臀,体会着她性感身体的颤抖与骚媚入骨的呻吟。

  赵构是爽了,可林若溪是又爽又倒霉了。她弹性十足的乳房被冰凉的玻璃挤
的格外难受,以至于她开始羡慕起秦婉如的绵软,要是她被这麽压着,肯定早就
扁成肉饼了吧。插入小穴中的鸡巴那麽粗大,身后的男人沖击还连绵不绝根本没
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她都不清楚小穴已经流了多少水,恐怕早就在男人进来的时
候就更名为水帘洞了。

  然而这又爽又难受的感觉让她格外沈迷,她的娇躯明明被大黑熊那壮硕的身
体沖击的快要散了架,可快感依然如潮愈来愈猛。她现在不仅要把奶子贴到玻璃
上,恨不得整个人都趴在冰凉的玻璃上好缓解一下体内的炽热。为了更好的贴合
男人大肉棒进进出出的角度,她几乎将所有的重量都撑在玉足上,足背紧紧的绷
着,几乎与双腿成了一条直线,脚背处的青筋都隐约可现,接近极致了。要不是
她打小就一直坚持跳舞练芭蕾身体柔韧性极佳,早就被操趴下了。

  【哇唔啊!】林若溪已经被高大的赵构操的神誌不清鬼叫乱嚎了。没有哪个
爸爸会忍心这麽暴戾的教训女儿,鬼父除外。赵构同样大声狂暴的吼着叫着,通
过死死的抓住林若溪滑不留手的白嫩臀肉来帮助早已没有一丝力气的女儿勉强维
持这被操的姿势。他粗大的大鸡巴在两片已经被磨蹭到充血了的花蕊蜜唇之间来
回进出,每次都会带出黏稠的淫液。

  他硕士毕业,几十年来从未间断过读书,但此时想不清用任何语句能清楚描
述出他大鸡巴是何等的享受,被那一层层的嫩肉包裹夹紧的享受,被小肉芽紧紧
箍住的享受,以及那娇嫩的花心处奇妙触感。

  他在身后看着林若溪那被他操的放大到极致和其他被他玩坏玩松了女人一样
的蜜穴,心中格外满足。没有一个女人像林若溪这样娇媚,那嫩嫩的粉红色穴肉
紧啜住他最大的鸡巴,裹在上面,还不断蠕动。他一次又一次的插入,带出又带
入蠕动的嫩肉,格外淫靡而刺激视觉。他很清楚,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的骚逼会是
他这根镶了宝珠的大鸡巴的对手,林若溪也不例外,可他头一次怀疑在他还能硬
的起来的有生之年,是否能把这麽极品的蜜穴操的松松垮垮,成为他大鸡巴下又
一个黑洞。

  【真是漂亮。】赵构由衷的发出赞叹,他很少在性爱中用言语刺激女人。一
是觉得没必要,二是绝大多数的女人都不配,但很明显林若溪例外,这个已经被
强烈的感官刺激到发狂而尖叫的女人是例外。

  林若溪感觉自己此时的状态仿佛大学时那些嗑药的同学们一样,敏感的感官
加倍升级的敏感,迷人的身体又灼热又躁动,虚弱却绷紧的身体快要融化了,可
灵魂漂浮于半空有着说不出的舒爽,哪怕是被操的三魂升天,哪怕感觉仿佛处于
被操死的边缘,可快被操出血来的蜜穴不顾被撕裂的痛苦,依然凭借淫蕩的本能
继续蠕动吮吸着裏面的肉棒与龟头,用全部的力气为这根大熊鞭服务,她甚至在
想,如果花心要是被操开,是不是会更好受一点,黑熊鞭也能操进来的更多一点……
..

  【不,会死掉的,不行的。被胖子开宫都快死掉了,大黑熊的龟头那麽大,
会被操烂的…..】林若溪意识模糊中闪过这个念头,拼命控制随着沖击被一点一
点操开的娇嫩宫颈口。可突然身后的男人动作更猛烈了,粗暴的大鸡巴仿佛要操
进她的身体操到她的内脏一样。她直接被操的白眼乱飞,早就大大张开的樱唇嘴
角流露出了口水。隐约中她听到了身后男人带着怒气的声音。

  【……胖子…….胖子,爸爸。。。。谁。更爽。。。。。】

  【我刚刚说话了吗。。。。。】林若溪只觉得脑子的思考能力越来越薄弱,
一片茫茫然。她的视线都已经模糊了,身体的感觉全部集中到格外刺激的小骚逼
上,连绵不断的蜜液滋润了整个下体,更是把她脚下的厚厚地毯都打湿了。她不
知道自己有没有说话,有没有回答,她被前所未有的快感沖击的没有了意识,刚
刚最后的意识防备也被操松开了。

  她开始期待赵构那大鸡巴快点撞开那恼人的花心口,直接插到她身体最深处。
她不是千金公主,不是金融女王,更不是乖巧可爱的小女儿,她就是个小骚逼,
渴望被爸爸操死的小骚逼,不值得赵构怜惜。她开始试图蠕动自己的身体去配合
那随便进出都能刮蹭摩擦到让她颤抖的镶珠大鸡巴,用力的挤压着臀部拼命的吃
进更多未完全含入的熊鞭。

  终于,她再次感受到了破处时的疼痛,她身体最深处的大门第二次被男人打
开,留下了永远刻画于身体底部的痕迹。她痛的尖叫了起来,颤抖着,额头布满
了汗珠。可宫颈传来的快感前所未有的炽烈,尚未孕育过生命的子宫紧裹着硕大
的龟头,虽然酥麻酸爽,但超好的弹性无疑给双方都带来了美妙的享受。

  一个男人覆盖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成就,林若溪的敏感身体再度易主。

  痛的要上天了,爽的要上天了,羞耻的要上天了…….三种不同的感觉混杂在
一起,把她最后的念头都淹没在快感的洪水中。随着花心大门被撞开,她的心门
也被撞开了,本就有了影子的大黑熊瞬间活了过来,在此刻以绝对的优势击倒了
其他敌手,宣示着对这个浪蕩淫女的绝对主权。生下来就注定是女王的林若溪开
始癡迷这一刻的臣服,外表丑陋粗鲁的老男人带给她这番暴戾的性爱快感让她小
穴带着身体痉挛,股股阴精拼命从子宫口喷出,内壁紧紧的收缩如同临死般的回
光返照裹住兴风作浪的大鸡巴,却好像挤压出了比阴精还炽热粘稠的阳精,这亡
命一搏般的战斗竟然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大黑熊……

  林若溪心中升起胜利者的骄傲,她以后可以不屑的嘲笑大黑熊不过是能和她
一比一的选手,浑然忘了自己被操的有多惨。只是她觉得身体完全软了下来,觉
得困意累意同样如潮水淹没,她昏前仿佛听到了赵构的怒吼,怒吼的内容仿佛重
复了很多遍,像小孩子的患得患失一般格外好笑却温暖……..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  ***  ***

  【说你是大黑熊你还真那麽野蛮,刚睡醒就又被你操昏过去了。还在窗前,
万一楼对面有人怎麽办?】马心妍不知何时又进来了,之前被赵构一个眼神就吓
的灰溜溜的逃跑经历让她有些不忿,这次语气中奚落埋怨远大于调侃。她看向坐
在床边漠然抽着烟的赵构,心裏格外不是滋味。

  林若溪若是武则天,他赵构最多不过一个薛怀义,还不如感情深厚的张易之,
凭什麽能对她这位上官婉儿吆三喝四的。就连高宗齐小年不也多数时候对她客客
气气彰显亲昵。她越想越来气,看向赵构的眼神也愈发不善,脑海裏已经在琢磨
等林若溪醒来怎麽说赵构坏话了。对了,必须和齐小年汇报今早的性爱,让正宫
亲自出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四。

  【啪!】她正沈浸于赵构吃了苦头后痛改前非和之前一样用豪礼收买她的美
滋滋幻想时,脸上迎来了一记势大力沈的巴掌!左边俏脸瞬间红肿了起来!

  【你敢打我!】马心妍尖叫了起来,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怨毒与愤恨。她不可
思议的看向赵构,可【我和你拼了】这种泼妇骂街的第二句话还没说出来,右脸
又挨了一记,这下正好对称了,而身材高大手臂修长的赵构压根就被起过身!

  【呀!!!!】马心妍的尖叫声分贝都压过了林若溪高潮前的长吟,可蕴含
的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情感,有怨恨,有愤怒,还有明显不能再明显的惧怕。迷迷
糊糊被操昏的林若溪也被惊醒了,翻转个身子睁开了迷离的星眸,眉毛紧蹙,
【谁在鬼叫哇,烦死人了,怎麽了?】

  【没事。】赵构扭动着肥硕的身体轻吻了林若溪的脸颊一下,柔声说道,
【没事,我在帮你教训下人呢。】

  【唔。你们小点声。】林若溪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让床前
伫立抱有浓浓希望的的马心妍瞬间心死,都快站不稳了。

  赵构掐灭了烟屁股,瞇着眼轻声开了口,语气格外轻柔,【真把你当成大内
总管,我是需要讨好你这个大内总管才能让皇上多翻几次牌的妃子了?】

  【我警告过你不止一次,你怎麽就没把你的那份小聪明用在自省上面?】

  【啊?我给你送钱是让你当我大爷的吗?

  【那五百万那麽好收的吗?】

  赵构一连串的询问让马心妍的嘴唇瞬间失去了血色,变得无比苍白,与两颊
的血红对比格外明显。他没想到赵构会那麽直截了当的在林若溪面前说出来这些
事,林若溪现在睡没睡听不听的到谁都不知道,他自己都不怕林若溪生气的吗?

  赵构仿佛能看出马心妍心中所想一般嗤笑了一声,他懒得给这个只有小聪明
却没有大智慧,有野心却还有贪心的蠢女人上课。他只需要帮林若溪调教打骂一
下不懂事的下人,让她别天天抱有着不切实际的想法就可。他昨晚睡前电话的最
后一句也不是询问,而是通告。天底下哪有更换男主人需要问丫鬟的意见这种荒
唐的事。

  【跪下!】赵构的声音虽然很低,但语气重了很多,像一道惊雷一样在马心
妍耳边炸起。而这个一步登天自以为蜕变成了大人物的小女人根本没有相应的心
理素质,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喃喃的看向主子的这位情人,和另一位完全不是一
个世界的情人。

  赵构熄灭了第二根烟时,马心妍已经醒悟过来了,她的智商从来不低,也很
懂得察颜观色,只是并没有足够的心理素质。她的所有一切都来源于林若溪,林
若溪无论把她当秘书当密友当蕾丝伙伴,她都不可能变成秦婉如,她只是个小秘
书,或者说大小姐的丫鬟。

  赵构今天给她上了一课,她开始知道了她在主子的任何一个情人面前都没有
任何自矜的资本,林若溪可以把她当丫鬟,那麽林若溪的男人们或姐妹同样可以
把她当丫鬟,甚至包括那个她极为看不起除了大鸡巴与床上百变花样的胖子。她
面对这些男人时没有任何有效的选择,以往自以为是的小花招没有被戳穿是因为
齐小年君子一般的温润心性,而眼前这个暴戾的男人不是,他同样是个王者,甚
至比自己那生下来就注定是女王的主子气势还足。

  马心妍觉得自己是聪明人,在魔都,聪明人就一定要学会攀附强者,而且是
一群强者中的最强者。她没有站起来,反而从跪坐变成了标準的跪态,用膝盖在
地毯上挪动,来到了床边,拿起赵构那还未来得及清理的事后大鸡巴,乖巧的用
唇舌做着事后清理。在她眼裏,聪明人的标誌之一就是要学会用行动表明态度,
而不是和傻子一样直来直去的语言交流。

  【这肉棒,丝毫不比胖子的差,甚至还略胜一筹……可惜就是年龄太大了,
不知道满足了林总之后还能不能轮到我…….】马心妍已经将自己的心态定位成了
陪床丫鬟,尽管这只是她的工作之一。她认真细心体贴的舔弄完了赵构刚刚结束
酣畅大战的鸡巴,连蛋囊都没放过,甚至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再往下舔,反正她也
不是没有舔过男人的屁眼,要是把赵构口硬了,她也能爽一下。身体成熟的她刚
刚全程旁观了那场猛烈的性爱大战,也有些许湿润。

  赵构却在这时轻轻的推了推她的额头。她疑惑的抬起头看着赵构,发现脸上
正对着赵构的大龟头。她妩媚的笑了笑,曾在公关部服侍过无数老男人的她很清
楚赵构要做什麽,她一点都不会排斥,只是有些疑惑。以往那些老男人都是把她
嘴巴当初小穴操了一会快要射的时候才摆出这个姿势正对着她的脸,赵构现在还
是软着的,他是要自己撸硬再撸软,多浪费时间啊。这个男人的坚挺她刚刚也旁
观到了…….

  【哗……】一股温热腥臭的液体沖击到她的脸上,并不是她熟悉的粘稠乳白
色液体,要稀的多。她很清楚这是什麽,心中涌起无尽羞辱,可完全无可奈何。
她只不过是林若溪的小秘书,有什麽资格能拒绝把林若溪操到神誌不清狂喊爸爸
的男人。

  【讨厌,臭爸爸不许这麽羞辱心妍,她是我的好朋友…….】熟悉的女人声音
响起,像是在为她这个好友打抱不平控诉男人过分的举动。马心妍却悲凉的笑了
笑,反而张大了嘴巴拼命的接着新的男主子的教训,一滴不漏。

  【啊…….】

人到了中年觉就会便少,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破开窗帘的缝隙照射在他那如
小山般魁梧的身体上时,赵构便醒了。他没有吵醒蜷缩成一团紧紧挨着他如同小
猫儿般慵懒的林若溪,昨天夜裏贪吃的小妮子又缠着他来了一发,两个人从床上
搞到浴室中,最后她被赵构操到虚脱,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赵构想让她多睡
会儿,自己静静的保持一个姿势什麽都不动,就爱怜的看着她,仿佛欣赏上一辈
子都不够。

  马心妍轻轻推开卧室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美若维塔斯的赤裸
女神紧紧的贴着黝黑肥壮的大魔王,在些许破隙而入的阳光洗礼下,就连淫靡都
披上了艺术的光辉。她在赵构的眼神示意下轻轻的将两包衣服放下,却没有离去,
而是凑到床前用无比熟络的语气调侃道:【昨晚玩的那麽激烈,看把若溪累的!】

  赵构无声的嗤笑了一下,他不是齐小年那个年纪的年轻人,不会被调侃的尴
尬,亦不会受到某个小秘书的冒犯便动怒。只是马心妍的出现终归打破了他静默
注视睡梦中林若溪的心态,他没有搭理马心妍,用极为轻微的幅度起床赤脚走进
浴室,把水流调到最低开始洗漱。

  同样是总裁,他与林若溪不同。他白手起家,几经风雨才创下今天的基业,
蓝鲸如同他的孩子一般。多年来的勤勉让他格外珍惜并在意时间,但自打搭上恒
林的东风后,他花费了越来越多的时间与心思在林若溪这位恒林总裁的身上,而
直到昨天,成熟如他也不能不承认他是花费了越来越的时间与心血在林若溪这个
人上。

  他走出浴室发现马心妍仍然没走时不禁再度生出厌恶之情,他沖卧室门的方
向努了努嘴,无声的开口:【出去!】马心妍楞了一下,估计没想到他一个小三
都算不上的情人居然敢沖她这位总裁身边的「贴心人「无礼。可不知为何,看到
赵构那赫人的壮硕躯体与黝黑不耐的大脸,她仿佛被猛兽注视的小白兔一样,乖
巧的点了点头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马心妍刚出卧室林若溪便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从蜷缩的侧卧变成平躺了,慵
懒惬意的嘤咛声在赵构耳朵裏宛若最动听的音符。他裹着浴巾又爬上了床,大身
位的体重将弹性极优的乳胶床垫都坐出了深深的凹陷。

  【醒了?】

  【嗯。】

  【不再睡会?】

  【不了。大黑熊。】

  【嗯?】

  【亲亲我…….】

  男女间自然的对话温馨无比,与一对对热恋中的情侣的事后清晨并无任何区
别。可床上的画面则是迪士尼最出名的一部动画最真实的写照——美女与野兽!
美丽的白雪公主醒来后并没有见到王子,而是一头仿若大黑熊的野兽张开血盆大
嘴,俯身直接噙上了她高耸的雪乳,直接含住了殷红的小乳头。

  【咯咯咯~】公主的娇笑不知是因为痒还是对野兽的亲吻部位格外满意,可在
野兽的耳朵裏则是沖锋的号角,再成熟的中间绅士也会变成热血的少年。

  赵构久违的感受到了年轻时的活力,自打创建蓝鲸以后他虽然没有少过女人,
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夜裏尽情发泄后第二天早上仅凭几句简单的对话就让
他再度狂性大发的。他大嘴含住林若溪大半个乳房,一遍一遍的允吸吐出,来回
亲吻了每一处莹白娇嫩的雪乳之后,脑袋往下移动,舔过小腹,肚脐,然而却略
过昨夜癡迷无比的的白虎小穴,而是用舌头快速的划过两条修长的美腿,来到了
床尾看着昨夜就心心念念的赤裸纤美的玉足。

  林若溪的美足浑然天成,象牙般细腻洁白,纤巧自然。昨夜裏林若溪问赵构
最喜欢她身体哪儿的时候,他脑海中碰出过「小脚「这个答案。赵构轻轻的握住
一只玉足放在手心磨搓着,感受着着光滑而娇嫩的质感与林若溪温柔的体温,她
小巧的美脚还没他那蒲扇一样的手大。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在一起,幼嫩
的淡红色的嫩肉像初春的花蕾,含苞待放娇艳欲滴。光滑圆润的脚踝,白玉无瑕
的脚腕,柔绵丝滑的脚背,组成了这造物主都赞叹不已的完美秀足,也让赵构实
在忍不住,饿极了一般直接把林若溪的小脚送入了嘴中……

  【咯咯咯,变态,大变态,好痒…….讨厌…….】明明嘴上说着变态讨厌这
种气话,林若溪的脸上却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她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可不断蹙动
的修长睫毛显示着她心境的不一般。她明明只是想早上体验一下赵构那如父爱般
的温柔呵护,却没想到这个老男人和急色的毛头小子一样从乳儿上开始舔起,更
是一路舔到了她同样分外敏感的小脚。然而这种「吻「并没有让她不满,给她带
来不一样却同是所渴望的感受。她隐约意识到了一点危险,上一个无论怎麽做都
会让她开心的人正是齐小年。

  可是当她的玉趾被赵构一一吮吸欺负的时候,一颗心和脚趾的感受一样,陷
入了一片温暖的海洋。赵构这个老男人粗糙的不像百亿富翁而是饱经风霜的农家
大汉,连舌头都那麽粗糙,让她娇嫩敏感的脚趾每次被磨蹭时都觉得有点灼热,
从教灼热到清晨刚醒的芳心……

  【嗯嗯,呀,大黑熊你干嘛……】还在体验脚底那异样的酸痒身躯逐渐发软
的林若溪突然觉得身子一轻,感觉被扔在了半空。她睁开星眸,发现被赵构淩空
抱起抱到了床下。

  【你干嘛?】林若溪看着赵构眼底的狂热情欲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明明
对性爱无比癡迷身体也是餵不饱的极品名器的她却觉得有点惊慌。昨夜在床上和
浴室的两场超长超高质量的性爱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如潮快感,赵构并没有搞
胖子喜欢搞的那些花裏胡哨的玩法刺激,却让她完整的体验了纯粹的性爱的乐趣。
而她同样认可了赵构那「黑洞制造者「的外号,她已不是懵懂无知的小白少女,
知晓自己的淫蕩小穴敏感而极品,可就这麽极品胖子怎麽操都没操坏的小穴现在
还有些红肿不堪。

  【大黑熊,不要,快放开我…..我要回恒林办公,今天还有事呢。】林若溪
慌乱的找着借口,可发软的身体怎麽能脱离发情了大黑熊那强有力的禁锢。可昨
天跟爸爸一样对女儿言听计从的老男人此时充耳不闻,一直往窗前走,林若溪话
音刚落就发现她被赵构按在了落地窗上。

  说是落地窗,其实就是不能打开的大玻璃,住在这间套房中的旅客往往早上
睁开眼就能看到窗外的外滩与繁华的陆家嘴,极大的满足了人们心中的那居高临
下睥睨天下的豪情。可是林若溪却觉得羞耻了起来,她知晓这是高空,窗外也没
有正对着任何一栋大楼,可她总有种赤身裸体暴露在整个外滩的羞耻感…….

  【哪天要不要试试在自己的办公室裏,俯瞰着整个陆家嘴……..】明明赵构
还没开始干什麽,林若溪就胡思乱想了起来。她没等太久,那熟悉的炽热的顶端
是球状物的粗长圆柱就破开了她那贼没出息明明还红肿酸痛却要鸡巴不要命的敏
感小穴顶湿漉漉的花唇,直接一股作气的捅入她的小穴深处,给花心来了一发
「good morning「!

  【呀!】这是比任何叫醒服务都有效的方法,林若溪直接一个激灵身心彻底
全醒了。她被赵构用力的抓着纤腰,让她那修长的天鹅颈拼命的后仰,一双坚挺
的巨乳完全紧压在有些许冰凉的玻璃上。可她并没半点不适,反而是凉凉的玻璃
在给她炽热的快要烧起来的身体降温。如果此时有蜘蛛侠爬上高空来到窗外,看
到那被欺压成扁平的两团大白馒头和硬起来的小红点,估计都会被牢牢的吸死视
线而忘了惩善扬恶吧。

  可怜的林若溪美乳被紧紧的压在玻璃上,翘起的圆滚滚的臀部还在不停的颤
抖。但赵构的大鸡巴就是钉死公主的有魔力的长枪,一下一下用火热粗大的龟头
暴力逼迫娇嫩的花心,让美人上来就不断的哀婉娇啼。

  【哇!】

  【啊!】

  【呀!】

  这三声最简单的音符没有任何意义,可连绵不绝的组合在一起就意味着女人
被操的大脑空白爽的忘乎所以了。这让赵构极为满意,不仅满意自己宝刀未老,
更是让那颗历经沧桑的心脏再度散发着活力。他没办法不骄傲,在五星级酒店总
统套房居高临下俯视外滩很容易,可有哪个男人能边操着这片金融王国裏最骄傲
的女王边君临天下呢?或许还有两个男人同样能做到,但已经更改初心的赵构决
定让这个数字马上就会变成一,如果那个幸运的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就算他身
后还有同样权势滔天的女人撑腰,他也会让他付出代价。而现在,他这个爸爸,
只需要一边运动着下身坚硬的大鸡巴享受好女儿柔软肉壁的摩擦嫩滑,一边抽打
她还有掌痕的翘臀,体会着她性感身体的颤抖与骚媚入骨的呻吟。

  赵构是爽了,可林若溪是又爽又倒霉了。她弹性十足的乳房被冰凉的玻璃挤
的格外难受,以至于她开始羡慕起秦婉如的绵软,要是她被这麽压着,肯定早就
扁成肉饼了吧。插入小穴中的鸡巴那麽粗大,身后的男人沖击还连绵不绝根本没
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她都不清楚小穴已经流了多少水,恐怕早就在男人进来的时
候就更名为水帘洞了。

  然而这又爽又难受的感觉让她格外沈迷,她的娇躯明明被大黑熊那壮硕的身
体沖击的快要散了架,可快感依然如潮愈来愈猛。她现在不仅要把奶子贴到玻璃
上,恨不得整个人都趴在冰凉的玻璃上好缓解一下体内的炽热。为了更好的贴合
男人大肉棒进进出出的角度,她几乎将所有的重量都撑在玉足上,足背紧紧的绷
着,几乎与双腿成了一条直线,脚背处的青筋都隐约可现,接近极致了。要不是
她打小就一直坚持跳舞练芭蕾身体柔韧性极佳,早就被操趴下了。

  【哇唔啊!】林若溪已经被高大的赵构操的神誌不清鬼叫乱嚎了。没有哪个
爸爸会忍心这麽暴戾的教训女儿,鬼父除外。赵构同样大声狂暴的吼着叫着,通
过死死的抓住林若溪滑不留手的白嫩臀肉来帮助早已没有一丝力气的女儿勉强维
持这被操的姿势。他粗大的大鸡巴在两片已经被磨蹭到充血了的花蕊蜜唇之间来
回进出,每次都会带出黏稠的淫液。

  他硕士毕业,几十年来从未间断过读书,但此时想不清用任何语句能清楚描
述出他大鸡巴是何等的享受,被那一层层的嫩肉包裹夹紧的享受,被小肉芽紧紧
箍住的享受,以及那娇嫩的花心处奇妙触感。

  他在身后看着林若溪那被他操的放大到极致和其他被他玩坏玩松了女人一样
的蜜穴,心中格外满足。没有一个女人像林若溪这样娇媚,那嫩嫩的粉红色穴肉
紧啜住他最大的鸡巴,裹在上面,还不断蠕动。他一次又一次的插入,带出又带
入蠕动的嫩肉,格外淫靡而刺激视觉。他很清楚,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的骚逼会是
他这根镶了宝珠的大鸡巴的对手,林若溪也不例外,可他头一次怀疑在他还能硬
的起来的有生之年,是否能把这麽极品的蜜穴操的松松垮垮,成为他大鸡巴下又
一个黑洞。

  【真是漂亮。】赵构由衷的发出赞叹,他很少在性爱中用言语刺激女人。一
是觉得没必要,二是绝大多数的女人都不配,但很明显林若溪例外,这个已经被
强烈的感官刺激到发狂而尖叫的女人是例外。

  林若溪感觉自己此时的状态仿佛大学时那些嗑药的同学们一样,敏感的感官
加倍升级的敏感,迷人的身体又灼热又躁动,虚弱却绷紧的身体快要融化了,可
灵魂漂浮于半空有着说不出的舒爽,哪怕是被操的三魂升天,哪怕感觉仿佛处于
被操死的边缘,可快被操出血来的蜜穴不顾被撕裂的痛苦,依然凭借淫蕩的本能
继续蠕动吮吸着裏面的肉棒与龟头,用全部的力气为这根大熊鞭服务,她甚至在
想,如果花心要是被操开,是不是会更好受一点,黑熊鞭也能操进来的更多一点……
..

  【不,会死掉的,不行的。被胖子开宫都快死掉了,大黑熊的龟头那麽大,
会被操烂的…..】林若溪意识模糊中闪过这个念头,拼命控制随着沖击被一点一
点操开的娇嫩宫颈口。可突然身后的男人动作更猛烈了,粗暴的大鸡巴仿佛要操
进她的身体操到她的内脏一样。她直接被操的白眼乱飞,早就大大张开的樱唇嘴
角流露出了口水。隐约中她听到了身后男人带着怒气的声音。

  【……胖子…….胖子,爸爸。。。。谁。更爽。。。。。】

  【我刚刚说话了吗。。。。。】林若溪只觉得脑子的思考能力越来越薄弱,
一片茫茫然。她的视线都已经模糊了,身体的感觉全部集中到格外刺激的小骚逼
上,连绵不断的蜜液滋润了整个下体,更是把她脚下的厚厚地毯都打湿了。她不
知道自己有没有说话,有没有回答,她被前所未有的快感沖击的没有了意识,刚
刚最后的意识防备也被操松开了。

  她开始期待赵构那大鸡巴快点撞开那恼人的花心口,直接插到她身体最深处。
她不是千金公主,不是金融女王,更不是乖巧可爱的小女儿,她就是个小骚逼,
渴望被爸爸操死的小骚逼,不值得赵构怜惜。她开始试图蠕动自己的身体去配合
那随便进出都能刮蹭摩擦到让她颤抖的镶珠大鸡巴,用力的挤压着臀部拼命的吃
进更多未完全含入的熊鞭。

  终于,她再次感受到了破处时的疼痛,她身体最深处的大门第二次被男人打
开,留下了永远刻画于身体底部的痕迹。她痛的尖叫了起来,颤抖着,额头布满
了汗珠。可宫颈传来的快感前所未有的炽烈,尚未孕育过生命的子宫紧裹着硕大
的龟头,虽然酥麻酸爽,但超好的弹性无疑给双方都带来了美妙的享受。

  一个男人覆盖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成就,林若溪的敏感身体再度易主。

  痛的要上天了,爽的要上天了,羞耻的要上天了…….三种不同的感觉混杂在
一起,把她最后的念头都淹没在快感的洪水中。随着花心大门被撞开,她的心门
也被撞开了,本就有了影子的大黑熊瞬间活了过来,在此刻以绝对的优势击倒了
其他敌手,宣示着对这个浪蕩淫女的绝对主权。生下来就注定是女王的林若溪开
始癡迷这一刻的臣服,外表丑陋粗鲁的老男人带给她这番暴戾的性爱快感让她小
穴带着身体痉挛,股股阴精拼命从子宫口喷出,内壁紧紧的收缩如同临死般的回
光返照裹住兴风作浪的大鸡巴,却好像挤压出了比阴精还炽热粘稠的阳精,这亡
命一搏般的战斗竟然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大黑熊……

  林若溪心中升起胜利者的骄傲,她以后可以不屑的嘲笑大黑熊不过是能和她
一比一的选手,浑然忘了自己被操的有多惨。只是她觉得身体完全软了下来,觉
得困意累意同样如潮水淹没,她昏前仿佛听到了赵构的怒吼,怒吼的内容仿佛重
复了很多遍,像小孩子的患得患失一般格外好笑却温暖……..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  ***  ***

  【说你是大黑熊你还真那麽野蛮,刚睡醒就又被你操昏过去了。还在窗前,
万一楼对面有人怎麽办?】马心妍不知何时又进来了,之前被赵构一个眼神就吓
的灰溜溜的逃跑经历让她有些不忿,这次语气中奚落埋怨远大于调侃。她看向坐
在床边漠然抽着烟的赵构,心裏格外不是滋味。

  林若溪若是武则天,他赵构最多不过一个薛怀义,还不如感情深厚的张易之,
凭什麽能对她这位上官婉儿吆三喝四的。就连高宗齐小年不也多数时候对她客客
气气彰显亲昵。她越想越来气,看向赵构的眼神也愈发不善,脑海裏已经在琢磨
等林若溪醒来怎麽说赵构坏话了。对了,必须和齐小年汇报今早的性爱,让正宫
亲自出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四。

  【啪!】她正沈浸于赵构吃了苦头后痛改前非和之前一样用豪礼收买她的美
滋滋幻想时,脸上迎来了一记势大力沈的巴掌!左边俏脸瞬间红肿了起来!

  【你敢打我!】马心妍尖叫了起来,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怨毒与愤恨。她不可
思议的看向赵构,可【我和你拼了】这种泼妇骂街的第二句话还没说出来,右脸
又挨了一记,这下正好对称了,而身材高大手臂修长的赵构压根就被起过身!

  【呀!!!!】马心妍的尖叫声分贝都压过了林若溪高潮前的长吟,可蕴含
的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情感,有怨恨,有愤怒,还有明显不能再明显的惧怕。迷迷
糊糊被操昏的林若溪也被惊醒了,翻转个身子睁开了迷离的星眸,眉毛紧蹙,
【谁在鬼叫哇,烦死人了,怎麽了?】

  【没事。】赵构扭动着肥硕的身体轻吻了林若溪的脸颊一下,柔声说道,
【没事,我在帮你教训下人呢。】

  【唔。你们小点声。】林若溪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让床前
伫立抱有浓浓希望的的马心妍瞬间心死,都快站不稳了。

  赵构掐灭了烟屁股,瞇着眼轻声开了口,语气格外轻柔,【真把你当成大内
总管,我是需要讨好你这个大内总管才能让皇上多翻几次牌的妃子了?】

  【我警告过你不止一次,你怎麽就没把你的那份小聪明用在自省上面?】

  【啊?我给你送钱是让你当我大爷的吗?

  【那五百万那麽好收的吗?】

  赵构一连串的询问让马心妍的嘴唇瞬间失去了血色,变得无比苍白,与两颊
的血红对比格外明显。他没想到赵构会那麽直截了当的在林若溪面前说出来这些
事,林若溪现在睡没睡听不听的到谁都不知道,他自己都不怕林若溪生气的吗?

  赵构仿佛能看出马心妍心中所想一般嗤笑了一声,他懒得给这个只有小聪明
却没有大智慧,有野心却还有贪心的蠢女人上课。他只需要帮林若溪调教打骂一
下不懂事的下人,让她别天天抱有着不切实际的想法就可。他昨晚睡前电话的最
后一句也不是询问,而是通告。天底下哪有更换男主人需要问丫鬟的意见这种荒
唐的事。

  【跪下!】赵构的声音虽然很低,但语气重了很多,像一道惊雷一样在马心
妍耳边炸起。而这个一步登天自以为蜕变成了大人物的小女人根本没有相应的心
理素质,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喃喃的看向主子的这位情人,和另一位完全不是一
个世界的情人。

  赵构熄灭了第二根烟时,马心妍已经醒悟过来了,她的智商从来不低,也很
懂得察颜观色,只是并没有足够的心理素质。她的所有一切都来源于林若溪,林
若溪无论把她当秘书当密友当蕾丝伙伴,她都不可能变成秦婉如,她只是个小秘
书,或者说大小姐的丫鬟。

  赵构今天给她上了一课,她开始知道了她在主子的任何一个情人面前都没有
任何自矜的资本,林若溪可以把她当丫鬟,那麽林若溪的男人们或姐妹同样可以
把她当丫鬟,甚至包括那个她极为看不起除了大鸡巴与床上百变花样的胖子。她
面对这些男人时没有任何有效的选择,以往自以为是的小花招没有被戳穿是因为
齐小年君子一般的温润心性,而眼前这个暴戾的男人不是,他同样是个王者,甚
至比自己那生下来就注定是女王的主子气势还足。

  马心妍觉得自己是聪明人,在魔都,聪明人就一定要学会攀附强者,而且是
一群强者中的最强者。她没有站起来,反而从跪坐变成了标準的跪态,用膝盖在
地毯上挪动,来到了床边,拿起赵构那还未来得及清理的事后大鸡巴,乖巧的用
唇舌做着事后清理。在她眼裏,聪明人的标誌之一就是要学会用行动表明态度,
而不是和傻子一样直来直去的语言交流。

  【这肉棒,丝毫不比胖子的差,甚至还略胜一筹……可惜就是年龄太大了,
不知道满足了林总之后还能不能轮到我…….】马心妍已经将自己的心态定位成了
陪床丫鬟,尽管这只是她的工作之一。她认真细心体贴的舔弄完了赵构刚刚结束
酣畅大战的鸡巴,连蛋囊都没放过,甚至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再往下舔,反正她也
不是没有舔过男人的屁眼,要是把赵构口硬了,她也能爽一下。身体成熟的她刚
刚全程旁观了那场猛烈的性爱大战,也有些许湿润。

  赵构却在这时轻轻的推了推她的额头。她疑惑的抬起头看着赵构,发现脸上
正对着赵构的大龟头。她妩媚的笑了笑,曾在公关部服侍过无数老男人的她很清
楚赵构要做什麽,她一点都不会排斥,只是有些疑惑。以往那些老男人都是把她
嘴巴当初小穴操了一会快要射的时候才摆出这个姿势正对着她的脸,赵构现在还
是软着的,他是要自己撸硬再撸软,多浪费时间啊。这个男人的坚挺她刚刚也旁
观到了…….

  【哗……】一股温热腥臭的液体沖击到她的脸上,并不是她熟悉的粘稠乳白
色液体,要稀的多。她很清楚这是什麽,心中涌起无尽羞辱,可完全无可奈何。
她只不过是林若溪的小秘书,有什麽资格能拒绝把林若溪操到神誌不清狂喊爸爸
的男人。

  【讨厌,臭爸爸不许这麽羞辱心妍,她是我的好朋友…….】熟悉的女人声音
响起,像是在为她这个好友打抱不平控诉男人过分的举动。马心妍却悲凉的笑了
笑,反而张大了嘴巴拼命的接着新的男主子的教训,一滴不漏。

  【啊…….】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