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阳春三月】(第二十八章 母女)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三月
2021年5月1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9203

              第二十八章 母女

  自打得了月媚之后,阿东就时时惦念着自己的林妹妹,平时总发信息嘘寒问
暖,女孩也对阿东说些女儿家的心事。却没想大约一周后,突然出了事故。

  阿东联系不上月媚了,电话完全打不通,通过任梦联系月媚妈妈,还是打不
通。阿东心急之下,叫上任梦直接去家里找,男人却在家里,只推说不知道。阿
东二话不说,出门又叫来那几个汉子来帮忙。每次阿东都给了不少劳务费,几人
乐得有钱赚,招之即来。

  几个汉子把男人强行架到一处荒山,一顿拳打脚踢后再行一顿逼问。男人这
次却很嘴硬,忍着疼只说不知道。直到阿东打开手机,给男人看月媚母女俩的乘
车记录时,男人方才不再抵赖。阿东却不等男人开口,直接让人下狠手,将他一
条胳膊给弄断了。

  原来,男人眼见家里没钱,只把过错全安在母女二人身上。自己也是大半辈
子一事无成,就想来个了断。先是假意要重新做人,骗取了月媚妈妈的信任,又
让她妈妈把月媚也骗回了家。可怜母女二人刚过了三五天和谐的生活,就被男人
以旅游的名义骗到了国外。

  来到了国外,男人找了一处荒僻野外,本想害死母女二人再自杀,却没想被
二人提前发觉跑掉了。男人追了一阵没寻到她们,怕母女两个报警抓他,自己也
不想死了,就先回了国。这几天正张罗着把最后的房产卖掉好逍遥快活。

  他却不知道阿东和月媚有别关系,阿东整日都惦记着呢。月媚回到家后一直
和阿东有联系,月媚的每一步行踪阿东都有掌握。得知她们全家出国后,阿东虽
然有所怀疑,但人家是一家三口,自己也没有理由阻止。

  母女二人联系不上是因为手机被男人骗去扔掉了。阿东不想原地等着,就买
了最快的机票,要直接赶赴事发地去寻找。就在候机厅里,有个陌生的电话打了
进来。阿东接了,正是月媚,听见女孩哭泣着讲明了现在的位置,阿东总算稍放
心。月媚说手机是借了一位国内的游客的,打完电话就要还给人家,阿东让二女
一定呆在原地不动,他大概四五个小时就能到。

  几个小时后,阿东机场上打了个车,直奔目的地。见到阿东,月媚跑过去就
直接扑在男人的怀里,再不肯下来。只剩下略有尴尬的阿东和后面的月媚妈妈对
视。月媚妈妈很瘦弱,看上去不比月媚高多少,眉眼和月媚长的一个样,让人一
看就是母女俩,面容上三十出头的模样,应当比实际年龄更年轻些。脸上楚楚可
怜的样子,比起月媚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阿东跟月媚说了声,走上前去,开口却不知如何称呼。

  还是月媚妈妈先说的话,「你就是阿东吧,谢谢你来接我们。叫我小玉好了。」

  女人本来坐在石台上,说着话想要站起来。

  「小玉——那个,妹子,你这是受伤了吗?」阿东问。

  「是脚扭了。」月媚妈妈扶着栏杆点着一只脚尖站了起来。

  「那我扶你,我们先去宾馆住下吧。我给你们订机票,明天就可以飞回国。」

  阿东正要去扶,低头却看见女人的一只鞋子不见了,袜子上也有污泥,应该
是慌乱中跑丢的。女人见阿东注意到了自己的狼狈样,又想到自己男人的狠心薄
情。终于再也忍不住,弯腰捂住脸哭泣起来。阿东上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扶住
女人的肩膀,出声安慰。女人本就站立不稳,在女儿面前还要表现坚强,这时终
于得到了关怀,就扑在了阿东的怀里,情绪激动,却又强忍着只小声抽泣。

  初次见面,就抱在一起,况且这个女人,说是自己岳母也不为过,阿东有些
尴尬。

  后面月媚也走了过来,出声安慰,「妈,你别哭,阿东叔叔是特意来救我们
的,我们安全了。」

  女人这才直起身子,脸上梨花带雨又要说感谢的话。阿东却不想站在这里任
人围观。「小玉,这里人多。我背你吧,先去旁边买双鞋袜,再去宾馆住下。」

  阿东倒底不好意思叫人家妹子了,也没别的合适称呼,只好直呼其名。

  阿东说完,也不等女人回话,就干脆的转过身去,把女人背在背上。女人有
些不好意思,却还是顺从了。

  小玉脚上穿的是短丝袜和低根的皮鞋,三人先去旁边便利店里买了双袜子。

  阿东背着小玉行动不太方便,就掏出钱包,让月媚拿着付款。三人出了便利
店又向前走了一小段,来到了鞋店。也不细挑,就随便拿了双尺码合适的布鞋让
小玉先穿着。店里有些简陋,没有座椅。阿东就靠近了扶着女人,但仍是不方便,
就蹲下去让女人按住阿东的肩膀,这才把原来的袜子脱下来换上新的,又把新买
的鞋换上。

  阿东是想着小玉扭了脚,穿着布鞋更舒服。这一双布鞋是当地的传统样式,
鞋面上绣着民族风格的花纹,穿在脚上别有风致。女人被阿东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就又连连说感谢的话。阿东见女人穿好了才站起来,见女人手里还拿着穿脏了的
袜子,就接了过来,扔进旁边的垃圾筒。

  从认识到现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女人多次体会到了阿东的细心和体贴,心
里起了异样的感觉。又很快省悟男人应当是天生就对女人好,而不是对自己这样
的半老徐娘有意,自己该摆正身份才对。又想到女儿已经跟了这个男人,将来不
会再像自己一样受苦了。

  女人有了鞋子穿,就不用阿东背了,只是扶着女儿的肩走路。三人找了家宾
馆,开了两间房。安顿下来后,三人都在母女的房间里聊天,小玉又开始为以后
的生活发起忧愁来。小玉的男人即然动了丧尽天良的心思,回到家里也必然没有
好日子过。

  阿东就问,「小玉姐,我是真心想要帮你们,所以请恕我心直口快,我问一
下:这样的男人,你还要吗?这样的日了,你还想过下去吗?」

  「这样的日子,我也不想过,这段时间我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可是又有什
么法子,离婚我早就提过,他不答应,一提就打我。再说,我的工资不高,孩子
还小……」女人情绪低落的讲着。

  在女人的讲述里,男人是个无赖性子,对母女二人不好,甚至还打过女人儿
主意。但却又不肯离婚一拍两散。因为男人自觉没有女人能看上自己,失了母女
二人自己就变孤家寡人了,所以就坚决不肯离婚,一提离婚就更加羞怒,打骂得
更厉害了。

  想着男人仗着表哥的身份进了任梦的家后,对任梦起了不轨之心,阿东对这
个男人同样是恨得咬牙。又想到任梦竟然被这样一个垃圾男人用强失身,为了自
己和家人的脸面,只要了区区五千块钱就选择了忍气吞声,不免对任梦怜惜起来。

  之前因为设计害月媚而对她产生的一丝怨气也消散了。

  听到妈妈说自己的苦事儿,月媚就上前安慰,「妈妈别怕,有阿东叔叔在呢!

  他不会不管我,也不会抛下你的。」

  女人听到这儿,就用怪异的眼神看了阿东一下,想是早知道了阿东和自己女
儿间的关系。

  月媚本来并没有和自己妈妈提起过阿东,但两个人逃难途中,手机也丢掉了,
惶惶不可终时,月媚就一直叨咕着「阿东叔叔会来救我的,阿东叔叔会来救我的」。

  女人听女儿这么坚信会有人来救,也当了救命稻草,就一直追问。月媚见隐
瞒不过,就合盘托出了,只是没有提中间让自己难堪的详细过程。

  女人听了本来对阿东心情复杂,一方面希望这个陌生的男人真的会来救,另
一方面又恼恨阿东把自己才十四岁的女儿给诱骗失了身。但是阿东到来后的一番
体贴,不仅给女人带来了获救的希望,还让女人的心里有了久违的安全感,对阿
东的怨气就渐渐消散了,只剩下感激。

  在南疆,当地的风俗是早婚,很多少男少女十六七就成家了。所以十四岁找
男人虽然确实稍早一些,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阿东见了小玉的表情就知道月媚一定说了二人的关系了,现在这样子也没必
要隐瞒什么,自己想要介入人家家事,也需要一个更贴近的身份。于是拉过月媚
的手,那个,「小玉,妹子……」

  小玉记起了自己刚才的心思浮动,想要摆正三人的关系,就出言打断,「都
这样了,怎么还叫我妹子。」

  阿东却不想把小玉放在长辈的位置上,「咱们俩年龄相仿,你应当还比我小
几岁。我和月媚阴差阳错在一起了。但是我还是叫你妹子合适一些……」

  「我会敬重你是月媚的妈妈,但称呼上,还是各论各的。可能我这样有些太
自以为是,但我一直是这样的人,不愿意自己活得不自在。」阿东诚恳的说道。

  「那……好吧!我就叫你哥。我不想和他过了,我们该怎么做?你给我们母
女出出主意吧。」

  「一切交给我好了。小玉,我看看你的脚吧,要是伤得厉害,得去诊所看看。」

  小玉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任由阿东给除去了鞋袜。露出了一双白嫩的小脚,
女人的脚码不大,这一点刚才买鞋子就知道了。现在看上去,皮肤白嫩,一点也
不输少女的玉足。阿东伸出手来轻轻的碰触,入手柔软细腻,真的好想握在手里
捏一捏,又生生忍住了。

  阿东拿手仔细检查着,当手指按到一处位置时,女人表示疼痛,阿东仔细看
了看,「应当只是扭伤,我去弄点药,擦一擦就行了。」说完就出去买药。

  去药店买了药,返回宾馆的路上,阿东想着,月媚的小脚自己还没有看过呢,
会不会和妈妈的一样?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手里拿着药,已
经站在了宾馆房间门口。

  敲门进去,阿东就要帮小玉涂药,小玉这次却坚决不允许阿东代劳了,只让
女儿帮忙。阿东见着月媚在妈妈的脚上细心的涂着。心想:涂药这么简单的活,
自己也能做的,为什么就不让自己做了呢?

  阿东呆了一会儿,又出去了一趟,买了家饭菜、水果、饮水什么的,三个人
边吃边聊。吃完饭后,想着母女二人这一天辛苦,阿东吩咐二人早点睡,自己回
房去了。

  阿东洗漱了一番,刚躺下不久,月媚就敲门进了来。月媚直接钻到阿东的被
子里,阿东伸手把她搂住了,说道,「被你妈妈发现多不好!」

  「妈妈没睡着,我出来时,她知道的,也没阻止我。」

  阿东把月媚搂在怀里,伸手去摸月媚的小脚,月媚就曲起腿任由阿东摸着。

  阿东摸在手里捏一捏,柔若无骨,比起其它女孩都柔软得多,再感受怀里的
娇躯,也是软软的。这个月媚,可能是天生的媚骨,是最能吸引男人的那种身子,
再加上楚楚可怜的气质,难怪雪儿大生警惕之心。

  自己的小脚被大手握着揉捏个不停,月媚似是也觉得很舒服,忍不住开口问,
「叔叔,你是不是喜欢我的脚?」

  阿东默不作声,不敢回答,怕一时忍不住又想要女孩。这房间不是太隔音,
女孩妈妈就在隔壁,被听见了不好。再说母女二人的事还没有解决完呢,他不想
在此时机放纵自己的淫欲。

  见阿东不回答,月媚又问,「叔叔,我该叫你什么?」

  「月媚喜欢叫我什么?」阿东微笑着反问。

  「我不想叫叔叔了。想着叫你哥哥吧,妈妈也在叫你哥哥。想要叫你爸爸吧,
可是你已经有女儿了。」

  「女儿又不是只能有一个,而且,她们她们刚开始也是叫我叔叔的。」说着
阿东给月媚讲了讲自己和四女之间的关系,相识的经历,以及每个人的脾气爱好。

  「那,我也可以叫你爸爸吗?」月媚又问。

  「你不是……我们已经发生了关系了呀!你不是不能接受和爸爸那样吗?」

  「他怎么能和你放在一起比,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再说,他是坏人,你是
好人。你的那个雪儿和小梅,和你也那个了,还不是天天叫你爸爸?以后,我只
有一个亲爸爸,就是你了。」

  「那你就叫我爸爸吧!」

  「我现在不叫。」

  「为什么?」

  「等小雪承认我是你女儿了才叫。」女孩也是不服输的性子。

  「好吧……雪儿其实心肠很好的,叔叔希望你们有一天能消除误会。」

  「嗯,如果有那么一天,就让她当姐姐,我可以听她的。」顿了一下,女孩
忽然来了一句,「叔叔,你是不是也喜欢妈妈的脚?」

  阿东鸡巴一跳,「哪有?我就是给你妈妈看看伤得厉不厉害。」

  阿东正思量着怎样才能遮掩得更严密呢,却不防女孩的小手伸到了自己的内
裤里,一下子把鸡吧给抓住了。正憋着的欲火一下子有了宣泄的渠道,女孩凉凉
的小手让阿东感觉像三伏天吃了西瓜。

  「叔叔,你是不是想要我?」

  「嗯……有点。」

  「叔叔,你是不是在担心我和妈妈的事儿?」

  「是在考虑,但不担心,我会帮你们彻底解决掉。」

  女孩的小手开始轻轻的上下撸动,阿东舒服得不要不要的。撸了一会儿,阿
东的鸡吧硬硬的了。女孩悄悄把头缩到被子里,阿东感觉鸡巴被一个温热的腔道
包裹住了,是女孩用嘴含住它。女孩的口腔软嫩无比,偏又力度适中,一吸一夹,
没几下,阿东就忍受不住,发泄了出来。

  月媚从被子里钻了出来,重新枕在阿东胳膊上。阿东想提醒月媚吐出去,却
不料月媚早已把精液咽了下去,张嘴说,「叔叔的味道我喜欢的。」

  阿东心中感动,将自己的下巴贴在了女孩的一头秀发上。

  又听月媚说,「叔叔,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也可以对我妈妈好一些。

  她过得很苦,不像我,能遇到叔叔。」

  阿东感觉到月媚凉凉的泪水滴到了自己的胳膊上,瞬间明白了女孩刚才一番
动作的用意,月媚只是在取悦阿东。虽然眼见着阿东没有辜负她们,特意乘飞机
来救,但是内心深处仍然没有着落似的,想着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付出,只为求一
点点安全感作为回报。

  想到这里,阿东一阵阵的心疼。帮女孩擦去泪水。「月媚,你听叔叔跟你说。

  以后不要这样了。我们在一起,只有你我都真的想要爱对方了,才会去做那
种事,不要像刚才这样委屈了自己。你妈妈我会让她过上开心的日子,一天都不
用多等,你就等着看明天的结果吧。」说完,阿东轻轻的搂着女孩,往自己的身
上靠拢,把女孩的身体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

  这是第一次亲身体会到月媚的柔软,阿东觉得小雪说月媚是狐狸是不对的,
月媚是一条美女蛇。身子软得可以变形,甚至好似可以缠在男人身上一般。

  阿东想了想,决定要对女孩说一些真心话,让她真正的了解自己。「月媚,
其实,叔叔,确实喜欢女孩子的脚,甚至你妈妈那样年纪的女人,只要脚长的好
看,叔叔也喜欢。」

  怀里的少女微笑着,「叔叔,你终于坦白了呀,月媚好开心。」

  「那,月媚,你再把脚放到叔叔的手上。」

  被子里女孩曲起腿,小脚轻微的移动几下,终于找到了阿东手的位置,就落
在阿东的掌心不动了,阿东立刻握住了。

  「叔叔,怎么样,摸着少女的脚,你心里是不是美美的?」

  「是呀,月媚真了解叔叔。」

  「那如果有一天,妈妈的脚也给你摸,叔叔愿意摸吗?」

  「嗯,月媚会怎么想呢?」

  「只要叔叔喜欢就好,叔叔开心了,月媚也跟着开心。」

  阿东心里一阵感动,「月媚呀,其实你刚才含住叔叔那,叔叔的肉棒有话对
你说。」

  女孩一阵好奇,「它说什么了?」

  「它说它要谢谢你,它在里面很舒服,感觉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归宿,以后要
经常呆在里面。月媚你愿意吗?」

  「月媚愿意,自从被叔叔插进来后,月媚就想着自己的身子就全是叔叔的了,
不论叔叔怎么弄我,我都愿意的。」

  阿东轻轻揉捏着女孩的脚,「那月媚,你描述一下刚才做的事呀,用写作文
的手法,还要让叔叔听了很舒服,好不好?」

  「嗯,我想一下啊,」月媚思考几秒种,开口说,「叔叔,一个十四岁的小
女孩,张开了她娇嫩的小嘴,含住了你的龟头,任由叔叔在女孩子的嘴里射精,
小女孩认真吮吸着,把你的精液吸出来吃下去。叔叔我这样说行吗?」

  阿东听得鸡巴一跳,「好月媚,叔叔听了好开心。」

  月媚就笑嘻嘻的伸手抓住了阿东的鸡巴,用柔软的手指玩弄着,一会鸡巴就
又有点硬了。「叔叔,让我再为你……」

  阿东点头,月媚就钻到了被子里,头贴到了阿东的两腿间,龟头又进入了那
个温热的腔道。阿东放松的用胯部微夹着女孩的头,鸡吧放肆的往前挺往前伸,
一会儿阿东就舒服到了极致。阿东头一次体验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一直在
高潮的顶点,自己要是不努力配合着运动,就可以一直不会射,但是却一直保持
着待射精前一刻的状态。这样持续的快感让阿东爽得直吸气。

  女孩动作不快也不慢的吞吐着,力度轻重适中,鸡巴进入口腔的长度也恰恰
好。阿东在高峰体验了好一会儿,怕女孩累坏了,决定还是要射精,就伸手微用
力把女孩的头往自己的裤裆里按,嘴里说着,「好月媚,叔叔要来——了……」

  精关一松,精液喷射而出。

  因为刚才高潮积累时间过长,阿东每射一下海绵体都是用力瘪紧再用力挺直
弹出,精液飙射而出重重的击打在女孩的口腔内。阿东的鸡巴就像是罩在孩子口
上的长条形的塑料口袋那样,随着小孩子的呼吸不断紧缩胀大。阿东一直射了十
多下才停,到最后射得阿东鸡巴上都有肌肉拉伤的痛觉。

  射完后,阿东精神恍惚,再也说不出话来,女孩乖巧的咽下精液又喝了口水
清理口腔,就又钻到阿东怀里让阿东搂着,二人不再说话一动不动的,一觉睡到
大天亮。

  阿东说到做到,第二天三人回国返家。阿东没去别的地方,提前联系了那几
个汉子,见到男人又是一顿打。把男人打服了,就让他带齐所有的证件,直接去
民政局办理离婚。虽然两人都同意离婚,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还要劝合。阿东早
有准备,让两人开口对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这才肯给办理了理婚。

  办完离婚后,阿东又带着二人马不停蹄的去房产局把房子过户到小玉名下,
最后甩给男人两万块钱让他去治疗断了的胳膊。整个过程男人顺从无比,就算对
着妻女也不多说一句。阿东之前教训他时就讲明白了:来明的就报警告他谋害妻
女。来暗的就把他彻底打残。

  阿东陪二女回到家中,环顾着熟悉的家,想着从此能过上踏实的日子,母女
俩都激动得哭了出来。小玉还是有些担心,就问,「他,他会不会还回来。」

  阿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不会了,今晚就会有人把他送走,带他
去东南亚,给他找份工作,让他自己也能生活。」

  原来阿东眼见着男人一路离婚过户配合无比,心中却起了警惕。又见男人望
向母女二人时掩藏不住的阴鸷眼神,心知绝不能留下后患。就出了一大笔钱给那
几个道上的兄弟。让他们假装陪着治疗,实际上直接走私线胁持到国外,弄到热
带雨林里将他人道毁灭掉。至于骗她们说找工作什么的,必竟人命关天,不想让
二女平添恐慌而已。

  二女听到这里,终于放下心来。小玉直直的跪倒在阿东面前,阿东心想这怎
么使得,连忙也跪下去扶。

  「哥哥,我以前还怨过你要了月媚的身子,现在我只盼着以后月媚能一直跟
着你。」

  「小玉,别担心了,我会一直照顾你们。你们都可以跟着我。」

  小玉只低头不语。

  阿东情知自己的话让人起了歧义,连忙纠正,「我是说,我爱月媚,也会一
样对待你。」想了想这句话好像也不太对,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了。

  月媚出声解围,「妈妈,家里要不要收拾一下。」

  于是阿东也留下来帮忙,三人把男人的东西全扔出去,又把家简单的收拾一
下。阿东盘算着过两天联系装修工人,把家里再装修粉刷一翻。阿东告诉母女二
人要转变心思,和过去的日子永远说再见。二女又要感恩,阿东有些受不住。大
手一挥,转身去附近餐馆订了餐。

  后来阿东果然帮二女把家里弄得焕然一新,母女二人脸上也开始有了笑容。

  阿东还把这件事详细给任梦讲了,任梦对阿东更加依从,表现在性爱上就是
愈发的对阿东的心思了,就连小刚也对阿东敬佩不已,母子聚会时,完全收起了
自己的小心思,对阿东的指挥彻底的服从。此为后话。

  此后阿东大约每周都过来一次。也不过夜,就吃顿饭,看看母女家里还需要
些什么,就下单添置。渐渐的家里的家电什么的都换了新的。

  母女二人生活稳定,心情舒畅,围在阿东身边时的动作表情也丰富起来。阿
东看着两位林妹妹娇艳欲滴的样子,心生欢喜,往往就会拉着月媚到卧室里一顿
爱抚,不一会月媚的娇嫩叫声就传遍了整个居室。小玉在自己屋里听到了,坐卧
不安,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室内不太隔音,想捂着耳朵都压不住,心里烦躁
得不行。后来实在没办法顺其自然,于是各种淫言浪语就往耳朵里灌。

  「月媚,你的身子好软,你和你妈妈身材一样,都很柔软。」

  「叔叔,你轻点,压着我了。」

  「不要叫叔叔,叫爸爸。」

  「雪儿不让叫,我才不叫。」

  「她早晚会同意的,你就叫一声,好宝贝,我可想听。」

  「爸——爸——」

  小玉坐在自己卧室里的床上听着,脸上烧得不行,不自觉的就夹紧双腿。后
来听着话语越来越下流刺激,实在受不了了,就把手伸到内裤里揉几下,才减稍
微轻一下难受的感觉。

  墙那边却还不停。

  「爸爸,你怎么亲我的脚呀?」

  「女孩儿家的小美脚是爸爸的最爱,你的脚软软的,又白又嫩的,叔叔看了
不亲会受不了。」

  「妈妈的脚也是又白又嫩的,和我的一样,你是不是也想亲?」

  「你妈妈要是肯的话,我当然要亲。我还要和你的放在一起亲,怎么样?」

  「爸爸你好坏,你要打妈妈的坏主意。不过,要是妈妈愿意的话,爸爸你就
亲吧。」

  「乖宝贝,帮爸爸含一会儿,我们倒过来……」

  「啊——爸爸,不要舔那里——啊——」

  小玉一边听着,一边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象着隔壁卧室内的情形,猜测着自
己女儿的哪个敏感部位正被男人舔弄。想着想着不自觉的越揉越快,当女儿高潮
时,她也用力的夹紧了双腿,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很快就瘫软在了床上。

  半晌,听到那边开门的声音,小玉又赶紧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假装毫无察觉
的去擦桌子。

  阿东走的时候,小玉不好不相送一下。每当这时,阿东看她的眼神都是微笑
着好像看透了什么似的,小玉就低了头不敢对视。

  阿东对小玉是起了心思的,但他并不打算主动出击,只是慢慢的接近,悄悄
的暗示,他想等到女人主动臣服的那一天。

  阿东偶尔对小玉动手动脚。小玉用冷水洗菜,他就抢过去,还要握住人家的
手,说不要凉着,换他来洗。小玉很喜欢穿阿东在国外给买的那双布鞋,阿东就
在网上邮寄了几双不同款式的,也给月媚买了双。他由此得知,母女俩竟然穿同
样尺码的,甚至都可以换着穿。

  鞋子到了,阿东眼见小玉穿上了一只,就迅速拿起另一只,帮小玉套在脚上,
手上捏了几下,嘴里还说着,「看样子合适,怎么样,不挤脚吧?」

  小玉虽然羞涩难奈,却也无可奈何。

  最过分的是有时三个会一起去看电影。看完后往回走时,夜深风冷,阿东就
一边一个,搂着母女俩的腰一齐往前走。小玉想要抗拒,又觉得不该因此就惹男
人不快,就只好忍耐。

  小玉其实也对阿东动了情,但是一嫌自己年纪偏大,二是按伦理阿东是自己
女儿的男人,自己不该有任何心思。所以无论阿东怎么做,小玉就是绝不肯张嘴
表露真情。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阿东每次见到小玉都欲火暗烧,就更加使劲的蹂躏月媚。

  而小玉在一旁听着,每次都只能自渎才能排解。有一次小玉实在忍不住了,
墙那边传来的话实在太淫荡了,就开门跑出去了。过半个小时小玉回来后,阿东
阴着个脸,一句话不说。

  阿东走后,小玉问女儿,女儿就说以为妈妈讨厌阿东,那以后就不来了。下
次阿东再来时,小玉就吱吱唔唔的跑来解释。又不敢直说,说了一堆拐弯抹角的
话来表示欢迎阿东来自己家,欢迎阿东肏自己的女儿(这句是阿东脑补的)。阿
东就笑咪咪的,对着小玉的脸就亲了一下,惊得小玉脸红红的直接就跑掉了。

  此后阿东再和月媚性交时,小玉再也不敢跑出去了,就在隔壁房里乖乖的听
着,只是一次比一次把自己抠挖得更厉害。

  「宝贝,爸爸可以肏女儿吗?」

  「可以呀,爸爸来肏女儿吧。」

  「可是爸爸本来是应该肏妈妈的呀?」

  「那就连妈妈一起肏!」

  「宝贝,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吧,爸爸的鸡巴喂你吃。」

  「嗯,爸爸的鸡巴好好吃。」

  「啊——爸爸要射了!」

  「啊——射给我,我要吃爸爸的精液!」

  小玉在那边到了高潮,没忍住,呻吟出声,被一直留意着的阿东听到了,嘴
角露出了微笑,精关一松,精液排泄到女孩的嘴里。

  阿东极有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女人主动臣服的那一天。

【阳春三月】(第一章 初识)
【阳春三月】(第二章 相知)
【阳春三月】(第三章 再相知)
【阳春三月】(第四章 定情)
【阳春三月】(第五章 前戏)
【阳春三月】(第六章 得手)
【阳春三月】(第七章 二度)
【阳春三月】(第八章 两欢)
【阳春三月】(第九章 进献)
【阳春三月】(第十章 夜谈)
【阳春三月】(第十三章 三人世界之幼母)
【阳春三月】(第十一章 梅开)
【阳春三月】(第十二章 三人世界之初探)
【阳春三月】(第十四章 三人世界之淫师)
【阳春三月】(第十五章 三人世界之纵剑 第十六章 小晴)
【阳春三月】(第十七章 小晴二)
【阳春三月】(第十八章 女老师和女学生)
【阳春三月】(第十九章 小晴的婚礼)
【阳春三月】(第二十章 丽娜的沉沦)
【阳春三月】(第二十一章 江湖四美)
【阳春三月】(第二十二章 师生)
【阳春三月】(第二十三章 母子)
【阳春三月】(第二十四章 这是我的妈妈)
【阳春三月】(第二十五章 非诚勿扰)
【阳春三月】(第二十六章 非诚勿扰二)
【阳春三月】(第二十七章 月媚)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