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隋萌的日常】(第九章:隋萌的“婚礼”)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yaya90
2021年5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9965

  还有一到两章「日常」这篇文就结束了,外传之类的也许会写,但是一时半
会是没时间了,感谢版主、感谢狼友们。

            第九章:隋萌的「婚礼」

  今天就是隋萌和三个流浪汉结婚的日子了。

  天还没亮隋萌就起来开始忙活。先把院子打扫了一遍,然后支上桌子摆上四
张椅子。做完这些就该叫大傻起床了,大傻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迷迷糊糊的撒尿,
而作为大傻的妻子、性奴、肉便器,隋萌自然有义务帮忙。喝完大傻的晨尿,隋
萌开始帮大傻穿衣服,穿完衣服的大傻在客厅坐着,而隋萌去厨房做早饭。

  吃过早饭的大傻也开始给隋萌做「早饭」,当然是在厕所。隋萌跪在大傻的
一边,等大傻拉完屎,然后她连忙躺在地上。大傻从马桶上下来,一屁股坐到了
隋萌脸上,让隋萌给他「擦屁股」。隋萌用舌头给大傻擦完屁眼儿,然后就让大
傻出去了,而她则趴在马桶前面,用手捞起里面的大便,一口口的吃掉了自己的
早饭。

  吃完早饭的隋萌爬出了厕所,来到卧室开始穿起衣服来。婚纱由医生提供的,
说是婚纱,但是东西很少,只有一条白色头纱、一双白色丝娟手套、一双白色高
筒丝袜、一双白色高跟鞋,没错,隋萌今天就是要光着屁股结婚。穿戴好婚纱的
隋萌出了屋子,又检查了一遍为婚礼准备的东西后,才来到客厅,客厅里大傻已
经坐在沙发上等着了。

  隋萌来到大傻身边,跪了下来,取出准备好的狗项圈,戴在了脖子上,然后
将连在项圈上的绳子,递给大傻,并说道:「大傻,把贱母狗牵到门口去。」大
傻很听话的站起身,牵着四脚着地的隋萌往门口走去。就这样,大傻站在门口,
隋萌恭恭敬敬的跪在大傻脚边,脑门着地,撅着屁股,撅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左右,
敲门声响了起来。

  大傻连忙牵着隋萌去开门,打开门后,一个一米六几全身脏兮兮的矮个流浪
汉走了进来,来人正是二傻。二傻咧着的嘴里有一口黑黄的牙,对着大傻笑了笑,
说道:「你丢了好几天,我怎么也找不到你,可把我急坏了,谁成想你小子在这
里呢。」

  当他看到隋萌以后,有点懵圈。大傻见二傻有点迷惑,解释道:「这是我,
不对,是咱媳妇儿。」

  隋萌立即给二傻磕了一个头,并说道:「贱母狗欢迎二叔。」

  而二傻也回过味儿来,说道:「大傻,这娘们儿真没死啊。」

  大傻也不理会,自顾自的说道:「二傻,你来了,老三来了没?」

  「他走的慢,在后边呢,这是我带的东西。」

  二傻说完就把门口的两个桶拎了进来,只见两个臭气熏天的塑料桶里一个装
了一桶屎,一个装了一桶尿。「这可是工厂那边的兄弟们今天早上现拉的,还热
乎呢。」二傻邀功般的炫耀道。

  隋萌则是一脸的兴奋,连忙磕头说道:「谢谢二叔的礼物。」

  就在大傻和隋萌把拎着礼物的二傻迎进院里时,一个瘦弱的身影也走了门。
虽然穿的衣服看起来比二傻干净不少,但是浑身散发着烂肉似的恶臭,连隋萌都
差点把早上吃的屎吐出来。大傻迎了过去,并喊道:「老三!」

  三傻一身的烂脓疮,而且老是咳嗽痰多,隋萌在工厂那会儿,没少吃三傻吐
给早就的痰。而这次三傻带来的礼物就是两玻璃罐的痰和鼻涕。

  就在三人叙旧的时候,一身休闲装的医生也来到了。三个流浪汉对医生只是
点头应和,并没有什么交流,而隋萌则是欢喜的靠了上去,不停的用脸蹭医生的
鞋子和裤腿。医生俯身看着已经跪起来的隋萌,说道:「怎么样,人家带的订婚
礼物满意吗?」

  「满意,满意,贱母狗满意。」

  说话间,医生就掏出一个小药盒。「这是一支是我研究了十几个强奸、虐待
女性的死刑犯的脑组织后提取的药物。这药可以让大傻变成虐玩女人的高手,虐
残、虐死,各种花样,可以一天一个方式虐你一年不带重样的。怎么样,喜欢吗?」

  隋萌听着都差点高潮了,连忙就要给医生磕头。医生制止道:「自己家的性
奴,马上就要送给别人虐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今天你结婚,我怎么也得给你准
备点礼物。这是最新的体制增强药,可以保证你每天接受高强度的虐待而不会残
疾、死亡,而且会提高身体的敏感度,对疼痛和快感的感受更加深刻,此外还会
改造你的消化系统,以后你就算天天吃屎喝尿吃垃圾也不会得病了。打了这药,
哪怕以后不吃不喝不睡觉,挨上三五天虐也死不了的。好了,小萌萌,你可以开
始表达你的感激了。」

  隋萌听完立即给医生磕了几个响头。

  「好了,贱奴,转过去,趴下。」

  隋萌立即转过身,平趴在地上。医生把体质增强针打在了隋萌的屁股上。没
一会儿,隋萌就趴在地上昏昏的睡去了。医生也不管隋萌,而是走进了厨房开始
沏茶,同时把给大傻的药倒进了茶水里。端着茶壶走出厨房的医生看到三个流浪
汉正在围着隋萌,而隋萌已经醒来,一脸娇媚的看着自己的三个准老公。

  「好了,来喝茶了。」

  隋萌立即爬了起来,接过茶壶给四个人倒茶,四人分别落座,开始喝茶。没
两分钟,三个流浪汉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隋萌则跪在医生脚边,乞求道:
「主人,您都好久没虐玩贱奴了,贱奴身上痒死了。」

  医生淡然道:「不用担心,一会儿他们三个醒后,你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而且天天如此。当然了,大傻身上的药效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彻底发挥出来,所以
今天就由他们对你进行一个中等强度的虐待。既是让你适应自己的身体,也是为
了让他们适应自己的脑子。」说话间,三个流浪汉相继醒来,二傻、三傻本身就
不傻,看隋萌的目光本身就是散发着淫邪的。而此时的大傻,虽说看起来痴傻依
旧但是看隋萌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同的意味了。

  「好了。」医生拍手道,「今天是诸位与贱奴隋萌结婚的大好日子,希望以
后诸位好好调教虐玩贱奴,而贱奴,你以后要好好侍奉三位丈夫,不得忤逆,明
白吗?」

  三个流浪汉点头称是。而隋萌则答道:「主人的话就是命令,贱奴这身贱肉
从此就是老公们的了。」

  说完隋萌又转向三个流浪汉这边,继续道:「三位亲老公,从此贱母狗就是
你们的狗,你们的肉便器,要杀要剐贱母狗都认了。从今以后,您三位就是贱母
狗的主人了。」

  大傻此时看起来一点也不傻了,说道:「那这里有三个主人呢,怎么区分啊?」
隋萌想了想,答道:「贱母狗最早跟的是您,所以您就是大主人。」

  然后对二傻说:「您就是贱母狗的二主人。」

  然后又对三傻说:「您就是贱母狗的三主人。」

  认完主人的隋萌紧接着就是三个响头磕了下去。医生见场面皆大欢喜,于是
道:「那么,婚礼就继续进行吧。接下来,就有请新娘上台来展示一段精彩表演。」

  隋萌听到后立即爬上了门台,与此同时她还把三傻带来的一罐子鼻涕和痰带
了上去。隋萌坐在台上,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然后隋萌打开了装着鼻涕和痰的
玻璃罐,往一只高跟鞋里倒了一些,然后拿起另一只高跟鞋,把鞋尖往罐子里沾
了沾就算润滑了,紧接着就把沾了不少鼻涕和痰的高跟鞋硬塞进了自己的阴道里,
一边用高跟鞋自慰,一边拿起装有鼻涕和痰的高跟鞋,开始一点点的品尝。门台
下的四个人看着隋萌一边用高跟鞋自慰一边用高跟鞋喝着三傻的鼻涕和痰不由自
主的都硬了起来。

  隋萌自慰了四五分钟后,就达到了高潮,喷出的尿液被隋萌用刚才喝鼻涕和
痰的高跟鞋收集了起来,然后又一滴不剩的灌回了肚里。医生见三个流浪汉已经
按耐不住了,于是道:「好了,新郎们可以上台肏新娘了。」

  三个流浪汉听言立即扑了上去。二傻一马当先,上去一脚把隋萌踹倒,然后
拽着她栓在脖子上的绳子就往客厅里拖。来到客厅,大傻对着隋萌说道∶「贱母
狗接下来你要被你的三个主人一起上了,怎么样高兴吗?」

  隋萌虽然没有被三洞齐开过,但是三个肉洞都塞上了鸡巴,想起来蛮刺激的,
于是她答道:「贱母狗的命都是主人的,更何况是三个贱肉洞,主人尽管来虐它
们好了。」

  大傻让二傻躺在地上,说道:「贱母狗你坐在你二主人的鸡巴上。」

  隋萌跨了上去,蹲坐下来,二傻那已经勃起的鸡巴一下子就插进她了的阴道
里。「好,老三,你来干她的屁眼儿。」

  三傻虽然瘦小,但是鸡巴却不小,勃起后大约有二十公分长,而且还有一个
很大的龟头。隋萌害怕三傻会直接粗暴的往自己干燥的屁眼儿里插,但是三傻的
表现似乎像是个玩惯了女人的老手。他吐了口痰在手上,然后涂抹到了隋萌的屁
眼儿处,让她的屁眼儿上布满了他的痰液,再吐了一口口水抹在自己的龟头上,
接着跨坐在隋萌的屁股上,将鸡巴抵住隋萌的屁眼儿,慢慢地往里插。三傻的动
作如此温柔,让隋萌相当意外,同时她也彻底的放松了屁眼儿的括约肌让三傻可
以更轻松的插入。

  当三傻的整根鸡巴插进隋萌的屁眼儿时,隋萌轻轻叫了一声,这并不是因为
痛,而是那根大鸡巴插入自己直肠的感觉让隋萌十分爽。已经有两根鸡巴插进隋
萌的下体里了,现在只剩站在隋萌面前的大傻了。

  大傻一边搓着自己的鸡巴,一边等着隋萌习惯被前后同时夹击的滋味,大傻
的鸡巴越来越大,隋萌看着这根大鸡巴,脸上浮现出了淫荡的媚笑。隋萌用两只
手捧起那根大鸡巴,张开嘴吸吮,她含住龟头就停了下来,等口水将其完全浸湿
后,她开始慢慢地将整根鸡巴含进去。大傻肏隋萌嘴的动作很轻,插得很慢,他
抱着隋萌的脑袋,把鸡巴又往里插了一些,他的龟头已经抵到了隋萌的喉咙那里。
而这个时候,隋萌的下体正被肏的欲仙欲死,任由大傻摆布。

  大傻往前插了一点,准备插隋萌的喉咙,而隋萌则伸直了脖子,嘴巴张得大
大的,方便大傻把他的大鸡巴尽可能深的插进她的喉咙里。大鸡巴一点一点消失
在隋萌的口中,她的脖子也因为插入了鸡巴而鼓了起来。在插进去十几公分后,
大傻见时机成熟,于是一口气插到底,让隋萌的嘴唇贴在他的两个蛋蛋上,而他
的大鸡巴已经完全插进了隋萌的嘴里了。

  大傻快速地拔出他的鸡巴,好让隋萌喘一口气,然后再次把鸡巴插进隋萌的
嘴里,而且是直接把鸡巴全插进隋萌的嘴里,隋萌的三个淫洞已经被完全打开了。

  讲道理,深喉对于隋萌来讲没有什么生理快感,但是可以带来心理上的快感。
隋萌用手抱住大傻的屁股,想让他往里面插得更深,而大傻的蛋蛋不停撞在隋萌
的下巴上,隋萌努力的让自己的头不动,让大傻可以在她的口腔里、喉咙里、食
道里尽情抽插。

  就这样十来分钟后,大傻把他的鸡巴从隋萌的嘴里拔了出来,而鸡巴上的口
水、黏液还和隋萌的嘴藕断丝连。就在隋萌喘气的时候,大傻说道:「含住,嘬。」

  隋萌连忙含住大傻的龟头部分,没嘬两下,一大股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口中,
隋萌立即吞了下去,紧接着她用手握住那根鸡巴,将龟头舔了个乾乾净净,她望
着大傻说道:「谢主人赏赐。」

  这时,正在干隋萌屁眼儿的三傻把他的鸡巴拔了出来,来到隋萌面前,将精
液射进隋萌的嘴里,隋萌吃光口中的精液后,还意犹未尽的用嘴清理了那根沾满
了自己肠液和大便的鸡巴。不过隋萌还没来得及回味大便混合着精液的味道,她
身下的二傻也射精了,一股股温热的精液射到了隋萌的阴道里、子宫里。

  被三个主人肏完的隋萌以为婚礼可以继续进行了,结果,隋萌的主人们相互
交换位置,又给隋萌来了次三洞齐开,就这样,三人不停交换位置,隋萌被不停
的三洞齐开,一直从上午干到了中午。隋萌刚开始还很享受,主动迎合主人们的
肏弄,到后来开始求饶,到最后完全就像一块死肉一样,任由主人摆弄。

  到了中午,不知道被灌了多少泡精液的隋萌死狗一般趴在地上,头纱和手套
被塞到了嘴里,防止里面的精液涌出来;丝袜上布满了汗渍和精液;下体也十分
淫荡,两只高跟鞋一只塞在阴道里,一只塞在屁眼儿里,但是依然挡不住汨汨而
出的精液。

  见隋萌不省人事的样子,三人看向了医生,医生为了婚礼能够继续进行,于
是道:「把她拖出来。」

  二傻听言立即拽着隋萌的头发,把她拖出了屋。医生把二傻带来的尿拎了过
来。「把她的脑袋按进去,憋醒她。」

  二傻立即拎起隋萌的脑袋,按进了桶里,没一会儿,隋萌就挣扎着醒来,摆
动着脑袋,要从尿桶里出来。二傻拎起隋萌的脑袋,让她喘口气,然后将其再次
按进了尿桶,等隋萌再次开始挣扎,就再次拎起来、按进去。等二傻玩弄了隋萌
一会儿后,医生才制止了他:「好了,良辰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回到台上。」

  一下子,本来还算宽敞的门台,在站了三个男人外加跪了一只叫隋萌的母狗
后,变得有些局促。

  「下面,请问新娘,你将用自己的三个淫洞和你的这身贱肉无条件的侍奉你
的三位老公,直到你被虐死为止,你愿意吗?」

  隋萌被肏了一上午已经被肏傻了,又被尿呛了个半死,所以根本没反应过来
医生说了个什么。站在隋萌身后的二傻使劲扇了隋萌的后脑勺一巴掌,而三傻则
按着隋萌的脑袋,点了两下头。

  医生见隋萌「同意」了,继续问道:「那么请问三位先生,你们将用你们能
想到的任何方式虐玩新娘,直到你们一方死亡为止,你们愿意吗?」

  「我们愿意。」大傻抢先开口道。

  医生见状,继续道:「好了,我宣布,你们现在正式结为夫妻。好了,贱奴
快去厨房做饭去吧,我都快饿死了。」

  大傻拍了拍隋萌的脑袋,说道:「快点去,还有,嘴里和下边的东西不允许
拿出来,滚吧。」

  隋萌被二傻一脚踹倒,滚下门台,往厨房滚去。见隋萌如此听话,三个乞丐
笑着回到桌前坐下,嗑瓜子、喝茶、聊天,交流着虐待隋萌的经验。

  隋萌虽说贱到了骨子里,但是做家务还是一把好手,三、四十分钟的时间,
四菜一汤就做了出来。酒菜上桌,四人便开始吃喝,而隋萌则跪在一边伺候着,
还时不时把快滑出来的高跟鞋往阴道里塞一塞。三傻一边吃一边往地上时不时吐
口痰,没一会儿就在脚下吐了一片。这时他瞥了一眼旁边的隋萌,隋萌的眼睛看
着桌上的饭菜,不停的咽口水。三傻说道:「贱母狗,你只配吃这个。」

  说完,把隋萌的头按到了地上自已的痰旁边,而隋萌嘴里塞着头纱和手套,
没办法舔食地上的痰,她只好用脸在地上不停的蹭,把痰蹭到自己脸上。蹭完的
隋萌抬起脸看向三傻,而三傻看着满脸尘土和痰的隋萌,觉得十分倒胃口,于是
一脚把隋萌踢到一边去,继续吃自己的。隋萌被踢了一个跟头,嘴里发出沉闷的
哀鸣,但是却不敢回头看,只是跪在地上不敢动。

  又过了大概不到一个小时后,桌上的四人终于吃完了。得到命令的隋萌连忙
把桌子收拾了,然后将桌椅搬走。隋萌很饿,但是她知道真正的虐待即将开始,
所以眼中兴奋、期待的神情都多一些。四人围住隋萌,将她嘴里的头纱和手套掏
了出来,并且给她戴回到头上、手上,然后又将隋萌下体里的高跟鞋拽出来,给
她套到脚上。医生说道:「贱奴,接下来你会接受长时间的虐待,所以先吃点东
西吧。」

  话音刚落,二傻和三傻就把两个塑料桶和两个玻璃瓶摆在了隋萌面前,而这
里面装的什么,不言而喻。

  隋萌的面前总共摆了一桶三升的大便,一桶三升的尿,两瓶一升不到的鼻涕
和痰,这就是隋萌的食物了。饿极了的隋萌连忙爬过去,拧开玻璃罐,仰头就把
罐里的黄褐色的散发着浓浓的腐烂气味儿的鼻涕和痰灌到了嘴里,然后大口的吞
咽下去。隋萌以前没有这么大口的喝过鼻涕和痰,那恶心的味道让隋萌差点把刚
喝下去的鼻涕和痰吐出来,虽然恶心,但是隋萌内心变态的欲望也再次得到些许
满足。

  喝完半罐鼻涕和痰后,隋萌把带着白色丝绢手套的手伸到了大便桶里,抓起
一把,随手一团,塞进嘴里,看着自己的主人们,带劲的咀嚼着嘴里恶臭的大便。
一连吃了好几口大便后,隋萌趴到尿桶边上,把头埋进尿桶,豪饮几口骚臭的尿,
然后继续抱着大便桶大快朵颐。呼噜呼噜吃屎喝尿的隋萌,让旁边看着的四个人
既觉得恶心,又想把隋萌按在地上好好虐玩一番。

  一连吃了二十多分钟,隋萌把一瓶鼻涕和痰、半升尿、半升大便硬塞进了肚
子里。撑的直打嗝的隋萌,摸了摸自己鼓起来的肚子,咧嘴一笑,露出了黄褐色
的牙齿,让一旁的四个人顿时一点肏她的欲望都没有了。

  「鉴于晚上还有活动,所以中午我们要休息一会儿,至于你嘛,也休息一下
好了。」

  医生说完就拿出来一些工具,都有什么呢,一副手铐,一副脚镣,一段绳子,
外加一根一米多的木棍。隋萌认得这根木棍,平时医生没少拿这根棍子捣她的阴
道和屁眼儿,也偶尔会拿这根棍子揍她。

  医生命令隋萌坐在地上,让她自己戴上手铐和脚镣,然后将绳子的一端捆在
脚镣中间用来连接的铁链上,中间绑住手铐,另一端绑在了隋萌脖子里的项圈上。
由于绳子短,所以坐在地上的隋萌不得不蜷缩着身子,把手脚和头凑到了一起,
就这样,隋萌被绑成了一个肉团。医生让二傻抱起隋萌,然后将隋萌项圈上本来
就有的绳子,绑在了梯子的一根横梁上。隋萌在先被绑成肉团之后,又被吊在了
梯子上。可这样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项圈上,隋萌又会被项圈勒死,怎么办呢?
不是还有根棍子呢嘛。医生先是拿棍子比划了一下,又把隋萌往下降了一点,然
后让三傻去厨房给棍子抹点油润滑一下。

  领会医生意思的三傻拿着棍子去了厨房,等了好长一会儿,抱着隋萌的二傻
都要吃不住劲儿时,三傻才回来。医生接过棍子,立在隋萌屁股下面,比划了一
下,然后一点点的塞进隋萌的屁眼儿里,塞好以后,就让二傻放手了。隋萌的重
量压着自己的身子,一点点的往下滑,屁眼儿里的棍子也越来越深入。

  就在棍子插进去十几公分后,隋萌忽然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疯狂的扭起屁
股来。医生一问才知,去厨房往棍子上抹油的三傻,往棍子上抹的是辣椒油,怪
不得隋萌会跟疯了一样,疯狂的扭屁股呢,原来是辣椒油在屁眼儿里蜇的。可是,
隋萌胡乱耸动屁股,不但解不了痛,甩不掉屁眼儿里的棍子,反而使这根棍子越
来越深入。隋萌只能咬牙切齿的求饶:「爸爸啊,贱女儿的腚眼子快疼死啦,放
过贱母狗吧!」

  三个乞丐看着隋萌的精彩表演,也来了兴致。大傻让三傻抓稳下面的棍子,
然后他托起隋萌的身体,等托起十几公分后,猛然松手,隋萌的身体猛的坠下来,
当然棍子也猛的插了隋萌的屁眼儿一下,「噗——」隋萌也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就这样,三个傻子又玩了半个小时,才去睡觉,此时隋萌的屁眼儿,已经被
玩弄的流出了血,而隋萌本人,也已经昏了过去。医生临走前,还很坏的掐了掐
隋萌的人中,让隋萌醒了过来。醒过来的隋萌,觉得屁眼儿已经没有知觉了,而
肚子里,则是撕裂般的疼痛,但是她却不敢再随便的扭动,万一失去棍子的支撑,
可是会被吊死的。于是隋萌紧咬牙关,忍受着下体的剧痛,心里想着:三个主人
虐起自己来,比医生凶残多了,以后的日子,可能真是生不如死的生活呢。想着
想着,隋萌的阴道里又渗出了一丝淫水……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已经是傍晚了,医生四人才相继醒来,四人出来看看隋
萌。而隋萌此时也已经适应了辣椒油对自己肛肠的折磨,觉得无聊起来,四人的
新一轮虐待已经让隋萌跃跃欲试了,所以抢先说道:「主人们,贱母狗的腚眼子
已经废了,但是小逼可痒了,求主人快来把贱女儿的小逼也肏废吧。」

  医生见隋萌又开始发骚了,于是走过去,把吊着隋萌的绳子解开了。虽然吊
着隋萌的绳子解开了,但她的屁眼儿里还插着棍子呢,随着隋萌的下坠,棍子又
往隋萌的屁眼儿里插进去了十公分左右,隋萌的惨叫都变了声音,似乎不是人能
发出叫声了。倒在地上的隋萌捂着屁股不停的抽搐,屁眼儿处再一次渗出了血水,
但是她的三个主人并没有放过她。大傻走过去,一脚踢在隋萌头上,叫道:「起
来!贱母狗!」

  隋萌战战巍巍的爬了起来,跪在地上,屁股撅的老高,生怕棍子碰到地上。
二傻上去又是一脚踢在隋萌的奶子上,说道:「是站起来,贱狗。」

  隋萌立即站了起来,但是依旧撅着屁股,猫着腰,也是怕棍子碰到地面,但
是屁股里伸出来的一米来长的棍子,仿佛真是根尾巴似的,吊在后面。三傻拉着
她项圈上的绳子,跟遛狗似的遛着隋萌,而其余两个人,轮流在后面,踢、推、
拽、转隋萌屁眼儿里的棍子。

  隋萌强忍着疼痛,故意叫出一些挑逗的声音,「啊——好爽!」、「干死我
了!」、「爹啊,使劲!」、「肏死贱母狗了!」

  隋萌的努力有了效果。遛了隋萌十来分钟后,三个乞丐就有了强烈的反应,
所以,隋萌就在门台上,屁眼儿里插着棍子,被三人轮肏了一个多小时。等三人
肏完隋萌,天已经黑透了,医生拔出了隋萌屁眼儿里的棍子,让隋萌去做饭。因
为晚上还有活动,所以四个人吃的时间比较长,而没有资格上桌吃饭的隋萌就跪
在桌子底下,给二傻和三傻脱鞋、舔脚。(医生的不用隋萌舔,而大傻的早就舔
干净了。)两双大臭脚加臭鞋舔下来,四个人已经吃完饭了。收拾了碗筷,接下
来就是隋萌的吃饭时间了,和中午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隋萌给自己加了
个餐,当然是医生和三个乞丐允许的情况下。加的餐就是隋萌自己拉的一坨新鲜
的冒热气的屎。是的,没错,隋萌就算是拉屎和吃屎也得有命令才行。

  经过一天的折腾,隋萌已经没有新娘的样子了,头纱、手套、丝袜、高跟鞋
虽然还在但是都已经沾染了污秽,浑身散发着汗臭和屎臭味儿。所以晚上活动临
出发前,大傻提议要给新娘洗洗澡再出门,当然了,洗澡水什么的就是四个人的
尿。于是在卫生间的浴缸里,四泡尿浇在了隋萌身上,加上二傻带来的尿桶里的
尿,再加上隋萌自己的尿,居然像模像样的凑了将近半浴缸的「洗澡水」。隋萌
在浴缸里里里外外把自己洗了个遍,阴道、屁眼儿也没放过,甚至还淑了淑嘴。
总之,晚上活动出发时,隋萌用尿骚味替代了身上的汗臭和屎臭。

  「啊——」隋萌带着哭腔的叫声刚出喉咙就被堵在嘴里,而堵隋萌嘴的东西
就是二傻那大半年没换的臭内裤。此时的隋萌正在公路上裸奔,嗯,穿着丝袜和
高跟鞋裸奔。而她后面是四个骑着自行车或电车的人,手里或拿着鞭子,或拿着
棍子,在后面抽打隋萌的屁股、后背。而他们四人的目的,是把隋萌赶到三里地
外的一处荒林中。

  一路不停的奔跑,隋萌不仅仅跑掉了自己的高跟鞋,还磨破了丝袜,最后一
段土路,隋萌的脚都磨流血了,才到达那片荒林的外围。到达目的地的隋萌累的
躺在地上就不肯起来了。反正一会儿在这片树林里还有各种惨无人道的虐待等着
自己,在这儿躺会儿就当休息了。当然,隋萌的三个主人并没有放过她,在一顿
鞭打无效后,大傻和二傻架起隋萌就把她拖进了树林里。

  在医生的带领下,四个人拖着一条贱母狗走了百十米,来到了一处窝棚前。
医生钻进窝棚,拿出来一条绳子,四个人一起,把隋萌的双手捆了起来,然后把
她吊在了一棵大树的横叉上,再然后,就是愉快的单打、双打、混合打了。而且
他们还拿掉了隋萌嘴里的臭内裤,让隋萌在这片无人的荒林里尽情的哭嚎。屁股、
后背、肚子、奶子,在这些部位都遍布青紫痕以后,这四个人决定把隋萌倒过来
吊着打,而此时的隋萌经过将近半个小的虐打已经叫不出太大的声音了。

  隋萌被叉开双腿倒吊在树上,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二傻的棍子带着风声,
狠狠的落在隋萌的阴部上,下体撕裂般的疼痛让隋萌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
晕了过去。而隋萌的阴部也立马肿了起来,没一会儿,就肿的跟一块面包一样了。
这就完了吗?当然没有,晕过去的隋萌被解了下来,拖进了窝棚里,拖到了破草
席子上。之前被棍子插的流血的屁眼儿还有刚刚打肿的阴部,正和这四个人的胃
口,然后一场让隋萌疼的撕心裂肺的轮奸便开始了。隋萌是嘴里咬着树枝才忍住
被肏时的疼痛的,无论是屁眼儿还是阴道,每次的抽插带给隋萌的不是愉悦而是
痛苦。

  等四个人都肏完了,隋萌已经咬断了七八根树枝了。隋萌是被拖进树林的,
也是被拖出树林的。已经走不了路的隋萌,没有受到任何额外照顾,反而这四个
人很残忍的绑住了隋萌的脚踝,然后把她挂在了医生骑的电车的后面。捆好了隋
萌,四个人开始向下一处目的地进发。隋萌被倒着拖在后面,屁股和后背与乡间
的土路剧烈摩擦着,好在这条路并不长,被拖行了二百米左右,一股刺鼻的臭味
飘进了隋萌的鼻子。

  这个气味儿很熟悉,隋萌知道这是哪里,这是一条河,准确的说这是一条从
县城蜿蜒而出的臭水沟。这条臭水沟相当于县城的地上排污管道,什么居民生活
污水(洗漱、便溺、餐余废水)什么工业污水(印刷厂、化肥厂)半个县城的污
水都走这儿排走,黑中泛绿的污水里漂的什么都有,塑料袋、烂菜叶、死猫死狗
死耗子什么的屡见不鲜。但是隋萌跟这条臭水沟熟悉并不是因为生活在这里,而
是平时医生给隋萌布置任务时,会涉及到这条臭水沟,比如:去臭水沟练习憋气;
去里面自慰;去里面游泳什么的。现在又来到了这里,想来接下来的虐待就和这
条臭水沟有联系了。隋萌虽然知道到了哪儿,但是全身的疼痛已经让她提不起兴
趣来猜测接下来的虐待活动是什么了。

  这时,医生从车筐子里拿出了些东西,走到隋萌身边,说道:「今天是你的
婚礼,怎么能少了鞭炮呢。」

  说完,就把好几挂鞭炮缠在了隋萌身上,还很可恶的用胶布粘了好几圈。粘
完以后,就用打火机,点燃了粘在隋萌身上的鞭炮。

  「啪、啪、啪、啪、啪、啪、啪——」身上的刺痛,让隋萌立即爬了起来,
尖叫着往臭水沟冲去。连路都走不了的隋萌居然用了十几秒的速度就一头扎进了
臭水沟,但是隋萌身上的鞭炮并没有因为隋萌钻进了水里就停止爆炸。隋萌一边
忍受着鞭炮爆炸的疼痛,一边要保持身体在水里的平衡。可是鞭炮依然如附骨之
蛆,在隋萌身上炸了半分钟才停息下来,而此时的隋萌已经灌了好几口臭水了,
再加上身体的疼痛和体力不支,险些淹死在臭水沟里。

  挣扎着上了岸的隋萌被倒着扶了起来,屁股朝天,医生把一根闪光雷塞进了
隋萌的阴道里,然后点燃了药捻。随着烟花飞上天,炸开,隋萌再也支持不住,
昏昏的沉睡过去,隋萌的婚礼,就这样结束了。

  还得辛苦编辑大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