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欲望都市】第一章 码农重生 第二章 淫荡水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异世界管理员
2021-2-25 发表于ZodGame论坛
非本站首发
字数:7860

              第一章 码农重生

  滴答……滴答……

  段明桌前的时钟不断的跳动着,但专注于工作的段明完全感觉不到这滴答的
韵律声。

  他已经被手头的工作弄的心情烦乱,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他这几天都在公
司的休息区凑合,双眼无神,眼窝乌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回想起自己大学
时网吧里通宵数天的自己,可是他已经32岁,不再年轻,也没有那么多的体力
精力了。

  此刻他只觉得身体又沉又重,他走到窗前的咖啡机前又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

  窗外,繁华的创世SOHO写字楼下没有行人,偶尔才有一辆车路过。段明突然
觉得自己和这座城市的夜景很相称,一样孤独,一样寂寞。

  已经夜里3点了,办公室里仍然灯火通明。

  已经32岁的码农段明来说,已经到了码农职业黄金期的末期,作为顶尖的IT
公司,啊哩哩对自己的数字农民工的压榨也是彻彻底底的。没有利用价值的人,
公司会毫不手软的T出。只能用更加拼命地工作量来挽来一点对年轻人的劣势了。

  还好他还是条单身狗,没有家庭的负担。但这恰恰也是他的悲哀,再饿再累,
回到家也没有一句关怀。倒头就睡,第二天继续这个轮回。只为能在大公司多拿
一点薪水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三十多岁没车,没房,没有女朋友。但是帮着父

  母在老家买了楼房,让辛辛苦苦培养他的父母不用再辛苦的重地,小区附近
买了一个小小的店铺,开了一个小超市。

  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可是他自己呢?用他自己的话说,习惯了。习惯了一个
人,习惯了孤独。

  滴答……凌晨四点整。

  段明的哥们,王二盯着时钟,终于解放了。

  他10分钟前就开始关注时钟的指针了。虽然他比段明年轻,还是架不过这小
子能拼,这几天都要这个点才肯收工。

  他兴奋地跑到段明的桌前,想着睡觉之前哥俩去楼下的烧烤摊犒劳一番,对
于段明这个小气鬼,他是十分尊重的。一个这么孝顺的人,真的是不多见。反正
他自己是做不到的。看着趴在桌上睡着的段明,好啊,你小子今天也撑不住了吧,
快起来,下去吃点烧烤,喝点酒。

  「怎么舍不得花钱?」

  推了记下,段明好像不为所动。

  「行了,叫声哥哥,这钱我掏了。」

  段明是个老实人,老实人对于看到别人要占他便宜,当然就是老老实实地答
应。

  往常这时候,段明都会笑着说,哥哥今天让你破费了。不沾便宜白不占。家
里父母又能多吃一炖肉了。可是今天段明没有反应,王二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但
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与生存的斗争都败下阵来,默默地随着急救车的呼叫声
消逝在孤寂的黑夜中。

  段明还依稀记得自己死的时候,心脏的绞痛,让他趴在桌上动弹不得。在最
后的一刻他才恍惚的意识到可能要死了,他没有想到家人以后该怎么办,只想着
该死的文档还没来得及保存。有点傻又让人心酸。

  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段明像是在梦中一般,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自己这是要进入地狱了吗?天堂
总不会这般漆黑吧。

  心中杂念丛生,远处却透过一丝光来。像是指引的信号。在一片漆黑中给迷
茫的人指明了方向。

  那道光逐渐清晰,那是一位晶莹剔透的光团,迷蒙的云烟中时隐时现出一位
绝美的佳人身影,凹凸有致的身材让人想入非非。

  「你是谁?是天使吗?又或是……仙子?」

  那窈窕身影中传来银铃般呵呵的笑容。

  「都可以,并无多大的区别。」

  「呃……我……死了吗?」

  「是的,你已经死了。」

  段明多少有些沮丧,想想自己的父母在得知自己死讯后该是多么的伤心难过。

  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不过……你还可以活。」

  那窈窕身影的话让段明心中顿时又燃起希望。

  「我能复活?」

  「你是一个善人,心地善良,孝顺父母。所以根据它的意思,你是可以活的。」

  「它?」

  「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上帝或者神吧,都是它。」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回去?回不去了,因为你的善良积分满足条件,你可以在神创造的另外一
个世界中继续生活,而且还可以获得一些额外的力量。」

  「回不去?新世界?力量?」段明一时之间有些懵逼,这TM都是什么玩意。

  「你可以获得一些恶魔的力量,同样还有一些和你一样获得力量的人,也是
从不同的轮回中传送而来。」

  一时间的信息量太大,段明还没好好消化,就听着恶魔的力量觉得格外刺耳。

  「恶魔的力量?我没听说吧,我好人,好善良积分够多,你给我一个恶魔能
力?」

  「你就当做是神的小小恶作剧吧,好好珍惜重生的恩赐吧。」

  「喂……我不要做恶魔啊!」

  段明还有好多疑问,还没来得及出口,那团光就已经飞出很远,很快世界又
回到了一片漆黑。

  这漆黑渐渐带了一点温度,冰冷刺骨。

  身体也送轻飘飘的变得越来越重,像是铅球一般止不住的下坠。

  一时间呼吸也开始困难了,段明只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

  好吧,如果可以活,我……也许……可以做一个恶魔。

  段明心里有些后悔地这样想着,痛苦的感觉却没有一丝的缓解。

  远处乌云将至,风也越来越大了。

  小渔船摆动的也越来越激烈起来。

  「爸爸我们回去吧,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一位身穿水手服的少女在驾驶
室里喊道。

  「恩,好,捞完这一网。」满脸大胡子的男子看了看远处乌压压的黑云回道。

  吱……吱……

  电机转动开始拉动渔网,渔网收的很快,看来这一网又是没什么太大的收获。

  「有个人在渔网里?!」

  大胡子把段明从渔网中弄出来平放甲板上。按着他的胸部挤压出了好多海水,
但是呼吸极其微弱。

  天边的乌云越来越近,风也越来越大,风中开始夹杂着雨水,这是暴风雨的
预警。

  大胡子男子忧心忡忡地说道:「欣儿,你照看好他,我要赶紧把船开回港,
暴风雨不等人。」

  「嗯,好的。」

  少女艰难的把段明拖进小小的休息隔舱里,看着眼前这个带着一副眼镜,面
色苍白,有些斯斯文文的男子。

  摸了摸他的脸,冰一般的冷,又探了探他的鼻子,呼吸微不可闻。

  「怕不是快要死了,必须赶紧人口呼吸啊。」

  少女想到这里只觉得脸颊滚烫,她还真的没有和别的男人亲吻过。

  终于她说服自己,鼓起勇气,对着段明的嘴,呼气——吸气——呼气。

  段明只是觉得冰冷的身体好些有了些温暖。

  又觉得嘴巴上有着温柔甜蜜的触感,像是蜂蜜一般,忍不住的用舌头去添。

  两个人的舌头像是交织在一起的蜜胶一般,缠绕着,打着转。

  少女惊觉,突然弹起身来,看着慢慢有些苏醒的男子,一阵娇羞难言,刚才
的触感……有些奇怪,全身像是触电了一般。

  段明恍惚中看着眼前的少女,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明眸大眼,脸颊些红扑
扑十分可爱。一身简易朴素的水手服更显得人俊俏。

  「你……你是天使?」

  段明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女和刚才光团中的身影有些相似的感觉,不置可否的
问道。

  少女本来还在娇羞不知所措中,被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逗的呵呵地笑起来。

  「天……使?」

  心想着这人莫不是脑袋坏了。

  「我和爸爸刚才在扑鱼,然后……呃……就救了你。」

  少女前言不搭后语说着,段明才意识到自己怕是已经来到了你个天使所谓新
世界。又想着恶魔力量,另一个世界的父母,还有没有保存的工作文档。心中一
片乱麻。

  「你是谁?哪里来的?」

  少女眨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问。

  「呃……我记不清了,哦……我只记得自己叫段明?」段明自己还是一团乱
码,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这光怪陆离的事件,只得谎称自己失忆了。

  对话中了解到这个美丽青春的少女叫做程欣,另外还有一个大胡子男人是他
的爸爸叫程断。

  小小的渔船赶在风暴来临之前回道了海港。

  「老程这么大的风雨还在海上混到现在!这么拼命?」

  港口负责卸货的老孙头对着小渔船的大胡子程断吆喝道。

  「没办法,孩子的学费不够啊。」程断提给老孙头一支烟。

  「怎么样,今天的收成。」

  「不行啊,没有捞到多少鱼,不过……捞上来一个人来。」

  「捞到人?美人鱼啊?哈哈哈,那不是正好给你续弦,给程欣找个后妈啊。」

  「少他妈拿我们家欣儿开玩笑,我可是说真的,呶,就是那小子。」

  就见到程欣扶着一个戴眼镜的小白脸走向了老程的小皮卡。

  「货你帮我卸了,我带这个「美人鱼」去医院看看。」

  老孙头一脸将信将疑地看着大胡子的背影大声吆喝道:「唉——你这可等于
欠我一顿酒啊。」

  郊区外的一座二层小楼前程断的小皮卡停了下来。

  「到了,去洗个热水澡吧。」

  在段明的拒绝下,车子并没有开去医院。一方面段明在这个世界并没有身份,
他不想在没有了解这个世界之前惹上一些没有必要的麻烦。而程断其实也舍不得
拿女儿的学费去给一个陌生人看病治疗。

  所以双方客套一番,先回家,再做下一步研究。

  哗哗哗……

  浴室里段明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样貌应该是自己年轻了十来岁吧,黑眼圈不
见了,小肚腩也消失了,难道说获得了恶魔力量返老还童了?

  又看了看脸上复古的粗框眼镜,自己虽然是个码农,却不是个近视眼啊。

  奇怪,这眼镜好像也没有度数。复古的眼镜让自己看上去有几分斯文的书生
气。

  说好的恶魔力量呢?心中这般想着,眼镜片上立马呈现出一行文字是否开始
恶魔之力。

  「不开启,不开启。」段明心中连忙默念,也不知道如果开启了自己会不会
立马变成一只血盆大口的妖怪,吃人肉喝人血……

  他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那眼镜中的字迹随着他的拒绝立刻消失不见了。

  看来这一切都不是梦,只是这世界和自己了解的世界有几分相似,这神的恶
作剧到底又是什么。

  没有头绪,段明在淋浴中洗着身子,半个小时前还冰冷的身体此刻暖暖得很
舒服。

  不知不觉间自己的小弟弟竟然也欢快的膨胀起来。又粗又大的阳具挺拔起来,
这一刻段明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这可比以前自己以前原装JJ大的太多了。

  这……段明发誓自己可没有去刺激他啊……好吧……顶多就是用浴巾搓了几
下。

  浴巾?看着面前粉红色的浴巾,这该不会是……

  突然浴室的门被推开了,那看起来纯情无比的小女生突然闯了了进来。

  「你……已经开始……洗……了……」

  突然看到段明雄壮的小弟弟和他手里拿着的自己专用的毛巾,突然支支吾吾
的,脸颊滚烫。

  「那浴巾是我的……你用这个吧……」

  程欣说完丢过来一个新的毛巾,拿着自己的毛巾头也不回跑开了。

  段明也是一脸的不好意思,不会当成变态吧。

  看着自己的小弟弟坚挺不拔,又想着刚才那个清纯娇羞的小美女,联想到她
那娇小的嘴巴给自己人工呼吸的样子,情不自禁的在浴室里用自己的右手冲了一
发,浓浓的精液挂在墙上,散发出一股异样的味道。

  「爸,你去好好休息吧,看会电视,我今天来给你烧个鱼汤。」

  厨房里程欣抢过父亲手里的汤勺,带着撒娇的口吻命令道。

  老程一开始是等着自己的乖女儿做饭来着,可是她刚才满脸通红的跑进自己
的房间,喊了半天也没反应,这才准备自己动手做饭。

  「好好好……我去看看那小子怎么样了。」

  程欣脑中禁不住又立马浮现出了那巨大的小弟弟和自己粉红色毛巾在一起的
画面。

  满脸的娇羞通红。

  「嗯嗯……你去吧。」极力的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慌乱。

  段明从浴室中出来,身上已经换了程欣爸爸的一身衣服。看见程欣的爸爸走
过去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谢谢你们救了我。」

  「不用这么客气,过来坐吧。」

  段明把自己失忆的一套说法又和程父说了一遍,一方面死后重生这种事情就
算说出来也没人信,再说自己前生身世也很简单,一个苦逼码农,没有什么好说
的。

  「失忆,一点都不记得了?是不是还是要去医院看一看比较好。」

  「呃……我还记得自己叫段明,以前应该就是一个打工的,至于其他的没有
太多印象,只有些零零散散的记忆了。」

  段明搓了搓手,一边观察周边的环境一边想着怎么才能在这个世界立住脚。

  这家人看着并不十分富裕,车子很老旧之外,装修也很简约,从家具家电上
看,应该和自己以前所处的社会是差不多的科技水平。但是人是极好的,程欣不
但可爱清纯,对自己的父亲也是极好的。看着父女相爱有加的画面,段明也好像
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

  「医院不用去了,我刚才仔细看了,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伤,现在也已经恢复
的差不多了。只是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希望程叔叔能给我找个
工作什么的……」

  「这……」

  程断看着面前这白白净净的小伙子,有几分斯文,倒也不像是坏人。如果报
警,自己说从海里捞出来这么一个人,怕也难以服众,说不定又会惹上什么麻烦。

  又看了看厨房里忙里忙外的乖巧女儿,女儿的大学学费还没凑齐,让这小伙
子跟着自己干一阵子,帮着赚点女儿的学费也未尝不可。有自己每天看着他,倒
也没什么太大的担心。

  「这样吧,你先跟着我捕鱼。家里多一双碗筷的事情。包吃包住,但是工钱
嘛可能会少一些。如果你想起什么了,到时候再回去找你的家人也不迟。你看怎
么样……」程老试探的问道。

  「好啊,好啊。」程欣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好像很高兴段明能留下来,又
觉得自己好像不太矜持急忙转移话题,「爸,段哥哥,饭好了,吃饭了。」

              第二章 淫荡水

  一个月的时间,段明的皮肤黝黑了不少。原本看似柔弱的身体也越发的健壮
起来。

  「程叔,这一网后应该就满仓了,可以回港了。」段明熟练地操作渔船的操
纵杆开始收网。

  程断这段时间很是高兴,自从段明给他打下手后,运气也是时来运转,每次
捕鱼都满载而归。程欣的大学学费总算是有着落了。

  「好,今天早点回去,明天就是欣儿的生日了,我们去给他买点礼物。」

  「那太好了。」

  段明这段时间过得很充实,他甚至已经渐渐淡忘了神,恶魔之力等等让人心
烦意乱的事情。也许他可以选择过的平凡一些。

  想到这里,又不禁想到程欣,可爱,说话也甜,害羞的时候特别好看。而且
身材也很棒,十七八岁就已经凹凸有致了,以后要是能和欣儿结婚,那样岂不是
性福死了。

  段明脑中正在浮现出一幅幅不可描述的画面。

  自己轻柔的抚摸着程欣柔软的双乳,突然大力地揉搓起来。

  程欣满脸通红,呼吸也急促起来。

  自己的大JJ在粉嫩的小穴上来回的摩擦。

  「段哥哥,我……我想……」

  「欣儿……想什么……大声地说出来,你不说出来我怎么明白啊?」

  「段哥哥,你……你坏……」

  「哈哈哈……欣儿乖……哥哥不欺负你了,让我好好地疼疼你。」

  说完大JJ猛的扎入粉嫩的小穴中,预热已久的小穴里早已经水汪汪的一片,
嫩滑柔软,舒畅无比,自己的肉棒像是在蜂蜜中一般,包裹,黏腻。

  啪……啪……啪……啪……段明抽插的速度不断的加快速度……触电般的快
感传遍全身……

  「段哥哥,你的……好大……好舒服……」

  哗啦啦……正在这激情的时刻,升起的渔网经过段明的头顶,把段明浇了一
个透心凉……

  「想什么小子,还不赶紧收网。」

  「好……好嘞……」段明尴尬地笑着附和道。

  回到港口,卸完鱼,忙碌完收尾的工作。

  程断和段明来到了市区的百货大楼,程断给程欣买了一双运动鞋,对自己的
宝贝女儿他还是很了解的,这双鞋子她一直想要,可惜之前为了学费不能满足她。

  「这次她一定会很高兴」程断心里这样想着。

  又看了看段明,挑了一个发卡。这也难怪,他其实给段明开的工资是很低的。

  但是段明没有一句怨言。

  即便如此,他也不希望段明和自己的宝贝女儿发展不该发展的感情。

  他自己是个苦出身,没有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过上一天好日子。早早地自己的
妻子就去世了,自己的女儿更是从小很懂事,还时不时地和自己出海,补贴家用。

  所以他打定主意,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过苦日子。

  段明虽然看上去斯文本分,干活也很勤快,可惜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以后欣
儿和他在一起只会过苦日子,毫无意义的重复自己的悲剧罢了。

  停车场里,程断的皮卡旁停了一辆粉色敞篷复古跑车,旁边簇拥着几个非主
流。

  一位穿着校服的女孩子,此刻正坐在后排,眼神有些迷离,红唇中伸出些许
粉嫩嫩的舌尖,在她旁边一个黄毛小青年则肆意吸吮着嫩滑的少女香舌。

  「这女孩和欣儿应该差不多大,他们的父母还真是悲剧。」程断看着这一幕
不禁为对方父母感到惋惜。

  「他妈的,糟老头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一旁的绿毛小伙子看到程断悲悯的眼神怒喝着说道。

  「误会了,这是我的车。我们准备走了。麻烦让让。」程断客客气气说。

  那绿毛青年看着这身材健硕的大胡子老头这般怯弱,胆气又壮了三分。

  「草,就这破车吗?抢了我们鸡头哥的车位知道吗?」

  「商场的停车场不是随便停吗?」

  「别的车位你可以随便停,这88号车位只有我们鸡头哥可以停!懂规矩吗?

  臭老头。」绿毛青年一边说一边用手对着程断指指点点。

  「我劝你说话客气点。」段明实在气不过,这几个瘦的跟猴子一样的非主流,
他有信心,自己一个人就能全部把他们干趴下。

  绿帽青年看了看带着眼镜的段明,一个斯文柔弱的的四眼男也敢和我叫嚣,
简直不能忍!

  「怎么着,四眼,你他妈找死?」

  「你……」

  段明血气上头,正要上前理论便被程断拦住。

  「几位小哥,有话好好说。」

  程断想要息事宁人,可是这种态度只是让对面几个小青年更加的兴奋起来。

  「干你妈的,四眼和我嚣张是吧!」那黄毛青年,松开怀里的女孩,一步跨
出后座,来到程断面前,被称作鸡哥的黄毛青年抚了抚自己的鸡冠头,双脚叉开,
撅起屁股,胯部又是猛的往前一捅。在自己的弟兄们面前充分的显示出自己的威
武雄壮的风姿。

  「我他妈干死你们,砸了他们的破车。」

  几个青年正准备找家伙砸烂这辆破车,「砰」的一声,众人都呆呆的愣在了
原地。刚才还一脸讨好样子的大胡子大叔此刻面目阴沉无比。

  他粗壮的右臂提这黄毛的头像是领小鸡一般,「砰」——黄毛的头又一次撞
在粉色的复古跑车上,

  「砰」「砰」「砰」黄毛鸡哥门牙全部掉落,满脸的血污。想要说什么却什
么都说不出了。

  「有爹生没娘养的东西,我来帮你们的父母管教管教你们。」

  另外几个社会青年呆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抄起棍棒一起扑了过来。

  程断在海上和鲨鱼较量时也从来没有皱过眉头,眼前这几个社会小青年,在
他的眼里只不过是一只只雏鸡,他双拳挥舞,只几个回合几个青年就全部头破血
流像是一摊烂肉躺在地上半死不活。

  车辆后座的校服女孩,并没有惊恐的神情,此刻她自己用手不断地在自己的
下体抚摸着,嘴里还不停地低声重复着「肉棒,请给我肉棒……」不得不承认这
画面非常的色情。

  「程叔,你看这里。」段明发现后座上还有一个箱子,里面装满了一瓶瓶紫
色的玻璃药瓶,药瓶上写着「淫荡水」。

  「这应该是新式毒品」程断看了看紫色的药瓶,又看了看一脸淫荡的校服少
女「这女孩子估计也是用了这个。」

  「怎么处理?」

  程断拿举起手中紫色的药瓶重重地向地上摔去,这种东西真是伤天害理,作
为一个深爱自己女儿的父亲他毫不犹豫地说道。「全部砸了。」

  在回家的路上程断和段明都一言不发,他们砸了毒品,但是却没有去管那个
女孩。

  段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如果按照他的意思,怎么也要等对方清醒了,放在
一个安全的地方,这样才更合适。

  看着身穿校服的少女,他本能的愿意相信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是好人,但
是这个世界,其实他并不了解,他只是一厢情愿的相信着,人之初性本善。

  而程断当时则果断发动了汽车,离开现场。不能说他冷血,没有同情心。一
方面并不知道这女孩子的底细,她和这群小混混是什么样的关系。

  另一方面,如果在那里呆得久了难免惹得一身麻烦,尤其是在一个商场的停
车场里,砸了这种混社会的毒品,等于惹到背后的势力,如果被知道了具体身份
只怕是没有安稳日子可过了。和同情心比起来,安稳的日子才更加的珍贵。

  天边还有最后一丝夕阳的余晖。

  段明望向车窗外,海面上堆叠着厚厚的积雨云,黑压压的,一层又一层。风
中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腥味,暴风雨又要来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