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迁爱 - 教坛下的白浊液 第十叁章:口交接力棒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迁爱 – 教坛下的白浊液 第十叁章:口交接力棒
作者:大太零
2021/02/15发表于:四合院

  静静地呆坐在窗沿下过了几分钟,室内开始传出一阵阵浓密茵艳的嗯啊声,
呼嗤呼嗤的吮吸声也带着节奏感传出窗外。

  就算隔着一道玻璃窗户,口腔与鸡巴交织的淫靡声响也被我听得真真切切,
不用去看我也能想象得到嘴唇在肉棒上快速滑动的画面。

  可见妈妈是多麽的忘我投入,她爱她的“爸爸”,爱到可以为了那根小鸡巴
而抛夫弃子。

  呵呵。我无奈的笑了笑,低头望了望两腿间支起的帐篷,不禁再度仰头感叹,
这事真他妈的奇葩。

  本想和妈妈敞开心扉好好谈谈,可看她现在的样子八成还会继续欺骗我,甚
至有可能直接将我出卖。

  当然,妈妈也可能是迫于小姦夫的淫威而不得不卑贱,不过我心裏明白,
现在绝不是袒露心扉的好时机,最好不要冒险。

  第一道预备铃声响起的时候,屋内传出的吸吮声变得更加激烈,忽然间又嘎
然而止。

  「妳干嘛,谁叫妳停了?」

    紧接着,我听到了小男生的责备之声。

  「爸,爸爸,有人过来了……」

  我翻身往上望去,衹见妈妈已从地板上站了起来,不经修饰的美艳脸庞上散
发着情慾的红晕,双手慌慌张张的在两颊边上整理着几簇散落的秀发,她眼瞟着
门口的方向,一把抓住被她舔的晶光透亮的小屌塞回裤裆。

  小男生双手反撑着办公桌,偏着脑袋嗤气一笑,「妳就这麽怕被人知道我们
的关係?妳脸面重要还是我的鸡巴重要?」

  「我……爸爸,我……」

  「刚刚还在口口声声跟我保证,现在就原形毕露了吧。」

  就像做错事的小女生似的,妈妈低着头辩解道,「可是,万一被人看见……」

  「看见就看见,怎麽了?」小男生一屁股从办公桌上跳下来,沉声道,「妳
要是真心和我在一起,那妳就就要有抛弃一切的觉悟。」

  他斜眼瞪着妈妈,往前走一步,继续说道,「不然我们还是一刀两段为好,
我也不敢让妳办事,我的计划不能出一点儿差错。」

  ……计划?

  我眉头一皱,再举近屏幕看了看,当务之急,我得弄清这小鬼的来路和他嘴
裏的“计划”,若是能找机会给他装上监控程序,相信一切信息都能手到擒来。

  妈妈双手紧紧拽着衣角,微微回头看了一眼房门,贝齿轻咬着嘴唇默不作声,
似乎在经历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哐当。

  这时,复印室的大门传出重重的声响,房门被别住,外面的人显然错估了推
门的力道。

  妈妈的身体微微一震,瞟向身后的眼神掩饰不住此刻她内心的紧张。

  小男生淡定地笑着,缓缓踱步走到她身侧,抬手搭上一衹高耸的乳峰,仰头
笑道,「再给妳一次机会,今天妳就好好考虑下到底要不要跟我。」

  哐当。

  房门又传出一声响,紧接着外面的人发出了悠长的疑问之声,「咦——?」

  哐哐,哐。

  「裏面有人吗?奇怪,怎麽打不开呢?」

  小男生捏了捏妈妈的乳房,手掌往前一拨,低声笑道,「去吧,把小白给我
叫过来。」

  妈妈紧张兮兮地点点头,默默转身过去,小步走到门前,啪的一声拧开了门
锁。

  门口站着一位头扎马尾的年轻女教师,看见妈妈又咦出了声,笑问道,「肖
老师?」

  她往房间裏望了望,微笑道,「小武也在吶。」

  「啊,杨老师,我让小武陪我来复印一些试卷。」妈妈努力让表情看不出异
常,侧身把女教师让进了屋内。

  女教师踏进屋内,停在门前偏了偏头,看着房门疑惑道,「妳们怎麽把门锁
住了?我还以为今天没开门呢。」

  「这门……」妈妈手掌轻抚着门锁,微笑着答道,「我也奇怪啊,我们进来
的时候还好好的,怎麽自己就锁上了呢?刚才我弄了半天才打开。」

  女教师轻轻哦了一声,快步走到复印机前,抽出手中文件夹裏的一张纸叶,
一边往机器上面放,一边低头说道,「那估计是门锁坏了,说起来我之前也遇到
过,上次一班教室那门我就死活都打不开。」

  妈妈听她不以为意,低头撩了下耳边的空气发丝,轻轻吸进一口气,舒心一
笑。

  当她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完全恢复到平常那种端庄祥和的表情。

  她挺直腰身,带着温婉端庄的笑容看向室内,柔声道,「小武同学,老师先
去办公室,试卷打印好后麻烦妳带过来。」

  小男生恭敬地点了点头,「好的肖老师,我待会儿就抱过去。」

  妈妈含羞低头,媚眼如丝般最后看他一眼,抿了抿嘴唇,优雅地转身,离开
了房门。

  就在妈妈消失在门口的下一刻,小男生轻轻走到了房门前,再次将房门缓缓
合了上来。

  随后,他转头看向朝弯腰摆弄复印机的女教师,嘴角轻轻上扬,脸上浮现出
了一丝淫邪的微笑。

  我眉头一皱,偷窥的视线不禁在小男生和女教师的身影间来回打量。

  女教师的身材纤细挺拔,下身穿着学校配发的黑色长裤和皮鞋,上身是和妈
妈同样制式的教师制服,但她没有穿外套,白色的衬衣工整地扎在长裤内,贴身
的布料将她玲珑的腰线和坚挺的胸脯衬托得凹凸有致。

  小男生脚步轻盈,慢慢靠近女教师的身后,他低着头,双目集中在了前方被
黑色长裤绷紧的两衹圆润的翘臀上。

  突然间,小男生抬手抚摸了上去,女教师呀的回头发出一声低呼,立刻扭着
身子躲避着,「小武不要,肖老师在外面。」

  「嘿嘿。」小男生一把搂住她的腰,一衹手掌按在她的臀蛋上大力揉捏着,
仰头凑近颇具姿色的白皙脸庞,淫笑道,「人都走了,怕什麽。」

  「不要啊小武,不要在这裏……」女教师花容失色,柳叶般的黛眉紧紧凑成
一团,快速摇着脑后扎成马尾的秀发。

  「不在这裏那妳来干什麽?」小男生说完一把抓住女教师的后脑,淫笑着吻
在她紧闭的薄唇上,另一衹手摸上乳邱,摊开五指肆意的抓揉着高挺的乳房。

  尽管女教师的双眼中满满都是不情愿,但她却没有反抗,呜呜耶耶的由着小
男生惦着脚亲吻自己,双手推也不是抱也不是,最后认命似的闭上双眼,主动俯
下头去贴住小男生的嘴唇。

  小男生心满意足的砸吧下嘴,捏着女教师的瓜子脸笑道,「这就对了嘛,门
是我锁的,就是为了先试试,等妳过来,咱们才方便办事啊。」

  他凑近鼻头在女教师被捏成O 字形的嘴唇前嗅了嗅,笑道,「嗯——,不错,
真香。」

  女教师弯弯眼笑了笑,表情似在无奈,又似在讨好,她挤着嘴唇,有些囫囵
不清的说道,「小,小武,老师给妳亲亲,摸摸也可以……就不要做了,我们换,
换……唔。」

  「也是,妳这脱裤子穿裤子麻烦,现在给我唆一管子就成。」小男生手指稍
稍使力,将女教师红润的嘴唇挤成一朵喇叭花形状,伸嘴在上面啵了一口。

  他放开女教师,单手拨开运动裤,小肉棒像弹簧一样蹦了出来,「我对妳好
吧,杨老师?」

  「谢谢小武。」女教师低头一瞥,略作停顿后,两衹纤细的手臂轻轻拥抱住
小男生,伸过瓜子脸,主动亲吻在了他的嘴唇上。

  小男生抬手按住女教师的双肩,笑道,「不用谢我,谢谢我的鸡巴。」

  女教师依次屈下双膝,跪在了地上,杏眼盯着小肉棒黏哒哒的表皮,微微
皱眉,迟迟不肯动口,小男生见状,微笑着催促道,「还不抓紧时间?」

  女教师抬头讨巧一笑,再偏着脑袋低下头,两片薄唇凑近小鸡巴,就像蜻蜓
点水那般,一口一口轻轻地含吻着肉棒侧面。

  啵、啵、啵——

    等她慢慢吻到肉棒的正前端,张开粉薄的唇瓣,探头含进了半截肉棒,没做
停歇,螓首立刻开始甩动,带着脑后摇晃的马尾快速吞吐起来。

  小男生笑盈盈地低头看着她,手掌伸到脑后,顺着口交的节奏,饶有兴致地
拨弄起跳动的马尾,赞道,「不错,不错哦。」

  他淫笑着叹出一口气,圈起五指,轻轻捉住了俏皮的马尾辫,另一衹手也伸
到女教师脑后,抚摸起了修长而略显骨感的秀颈。

  呜呒、呜姆、呜姆……

  女教师似乎想要让他尽快发射,抬起一对有着长长睫毛的明眸望着小男生,
十指拉着校服缓缓向上攀爬,不时上下爱抚,最后停在了胸口的位置。

  她再慢慢翻动手掌,将两手各四衹指尖朝外,大拇指按在小男生乳头位置划
起了圆圈,同时加速摆动螓首,叼住小鸡巴的殷唇更加卖力的吞吐起来。

  小男生放开马尾,两手顺着玉颈的弧度慢慢滑进了衬衣的领口,轻轻摩挲着
她后背上的肌肤,而窗外的我悄然绕到了另一个角落,将此前到目前为止的淫靡
景象全都偷录到了手机中。

  我半蹲在窗外,两手举着手机,胯下鸡巴也被刺激得发胀,不禁咂了下嘴,
暗道偷拍下这些场面,说不定以后会有用处。

  女教师继续口了几十回合,哐哐两声,门口又传出了响动。

  就像妈妈的反应一样,她立刻吐出口中的肉棒,腾的一下从地板上站了起来,
一脸紧张的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低头使劲拍了拍膝盖。

  小男生不紧不慢的把鸡巴收进裤裆,回手抄起复印机上的文件夹塞进女教师
怀中,笑道,「去吧,下次再找妳。」

  「嗯……嗯。」女教师喉头耸动,咽下口中的唾沫,然后努力作出平静的表
情,咵哒咵哒着平底皮鞋几步走到门前,抬手拧开了门锁。

  房门打开,衹见刘晨北站在门口,微笑着向她轻轻点了点头,「杨老师好。」

  女教师看见来人,似乎略显惊讶,身体向后微微一顿,回头望了小男生一眼,
脸上的表情似乎想要说些什麽,最终没有开口,拽着手臂间的文件夹走出了房门。

  「哼。」小男生看着刘晨北,又把他的鸡巴放了出来,手指握着小肉棒挥舞
着,「一个两个都这样,老子想要安安静静射一炮都不成。」

  「操妳妈的,看什麽看?难道妳想帮老子吃两口?」

  「不,不是。」刘晨北赶紧别开了目光。

  「楞着干什麽,还不赶紧把人给我叫进来。」

  刘晨北立刻转身,探出手臂朝着走廊方向招呼了两下,十几秒钟后,一个小
女生出现在了房门口。我看清她的长相,正是早先和肖静媛一起过来的那个小女
生,她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小男生,羞怯怯地鞠了一躬,「小武哥。」

  「菲菲乖,快过来。」小男生笑着指了指裤裆。

  羞羞小女生低头走了过去,小巧的步伐擦在地面上,看着就像一衹小兔子似
的。

  她径直跪在地上,两衹小手握住小鸡巴,仰着乖巧的小脑袋,张开小嘴,吸
住了龟头。

  又来?接力棒?

  我忍不住暗骂,这小王八蛋到底有多少女人?

  说起来,刚才的女教师被他们称做“杨老师”,眼前的小美女又被称作“菲
菲”,两人的称谓都在网帖裏出现过。

  小男生朝门口扬了杨脑袋,眼睛盯着刘晨北,「关门,说事。」

  刘晨北虚掩上房门,回身毕恭毕敬的答道,「我爸今早七点出的门,走的时
候带上了前两天的融资文件。陈一凡那边……」

  刘晨北微微一顿,继续说道,「目前一切正常。」

  「嗯。」小男生点了点头,低头盯着在小美女嘴裏进出的小肉棍,若有所思
地微笑了片刻,开口道,「肖静媛的反应,和我预计的一样。今天中午,妳就照
原计划,找他谈话。」

  「要不要威胁一下肖静媛?」刘晨北小心问道。

  「不用。」小男生的嘴角微微扬起,盯着他笑道,「妳对我没信心?」

  「没有。」刘晨北轻声低头答道,不知是碰巧还是有意,他的视线往我所在
的窗户角落轻轻一扫。

  我心口一紧,立刻缩到了窗下,竖起耳朵,紧张兮兮的聆听着室内的动向。

  刘晨北接着说道,「我有些担心,万一肖静媛……」

  「如果她真想离开我,那就随她的便。」小男生呵呵笑道,「不过我
要是不想放手,妳们这些人,谁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是。」

  「没其他事的话,出去替我望风。」

  墻角下的我轻轻叹出一口气,看来没有被他发现。稳当了一小会儿,我再次
小心翼翼地支起身子,準备继续偷拍,以备后用。

  这位小姦夫举手投足间透露出莫大的自信和淡定,样貌虽小,但谈吐和举止
都相当老成,想必他的背景很不简单。

  给他口交的小美女应该是和他同年的初叁女生,不过看她驾轻就熟的口交动
作,显然已久经人事,自我举起镜头起,她就一直支着小嘴和小舌熟练地在鸡巴
上吸吻舔挑。

  嗡——。

  突然间手机振动起来,我像惊弓之鸟那般再度缩下墻角,看向屏幕,居然是
刘晨北手机给我打来的电话。

  心情顿时又紧张起来,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脖颈,我缓缓扭头,
看向来时的方向。

  不出所料,他从楼道窗口中伸出了半个身体,正面无表情远远地望着我。

  还是被发现了。

  我屏住呼吸,尽力保持心态平和,同时脑子急速运转,心中再度预演此前想
好的说辞。

  这时,刘晨北朝我晃了晃手机,而后举在眼前,手指在屏幕上快速跳动了一
阵,紧接着我就收到他发来的短信:「离他远点,不要再跟蹤他。」

  我怔了怔,甩头看过去,他也在默默望着我,与我对视了两秒后,收回了身
体。

  怎麽回事?他没打算揭发我?

  ……他在帮我?

  我关闭掉监控程序,抹掉图标,再将手机揣回了裤兜。

  做完这一切,我呼出一口气,像来时那样猫腰半蹲在地上,不动声色,慢慢
地走了回去。

  翻过窗台,刘晨北就站在楼道口,他的扑克脸上看不出丝毫感情,没有昨夜
的癫狂,也没有身为走狗的卑微,衹有平淡如水的沉稳。

  「什麽都不要问。中午到旧校捨谈。」他轻轻的说道。

  我眉头深深一皱,紧闭着嘴唇迈动脚步,立刻朝着楼体外的出口走去。

  与他插肩而过时,我用余光再扫了他一眼。

    种种迹象表明,事情远不止是妈妈出轨或爸爸犯罪那麽简单,事情可能比我
预想中还要复杂得多。

  刚才的对话中,他甚至在帮叫小武的男生监视自己的父亲,所有人,所有事,
无一不预示着我已身处在阴云密布的诡秘漩涡之中。

  ……

  「凡凡?」

  走回教学楼,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转头望去,妈妈站在
不选处的阶梯上。

  我悄然瞟了一眼她吸过小屌的嘴唇,缓步走上前去,轻轻问了一声,「妈。」

  「马上就要上课了,怎麽还不去教室?」妈妈柔声问道。

  「我……」我很想就此说出我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可我明白,现在必须得沉
住气。

  我迅速调整好脸色,对她报以微笑,「妈,我有些心烦,就想走走,散散心。」

  妈妈美眸轻轻收紧,目光微微颤动,眉角带着一丝幽邃,脸上浮现出我所熟
悉的、慈母般的关怀表情。

  她微微偏头,看向身后,确认无人后,抬手抚摸着我的脸颊,低声忧心道,
「如果心裏不舒服,跟妈妈说,千万不要憋着。」

  柔软的手心有着让我安心的温度,温柔的话语柔和而平静,完全感受不到它
们是从呜咽娇喘着吸吻鸡巴的同一张口中说出的词语。

  「我没事。」我脸上努力做出开朗的表情,对着她轻轻摇了摇头。

  她柳叶般的两道眉黛深深一皱,用她慈爱的嗓音,从柔和性感的唇瓣间吐出
了如微风般低微的叁个字,「对不起。」

  「喝——。」我深深吸进一口气,苦笑着低下头,试想这句对不起的含义。

  她说的是要彻底抛弃我和爸爸,还是意指我最近的经历?

  ……其实,都无所谓。

  不知不觉间,我发现自己平静了不少。

  也许是出于这些天的经历,我始终觉着她在欺骗我的感情,与此相对,我对
她的感情也变得有些稀薄而朦胧,本能地就压抑住体内涌动的情绪,心底没有像
前些天那样风起云涌。

  感情是相对的,人一旦失去了心灵深处的依仗,便不会因为伤心和失望而有
太多痛苦。

  「妈,我明白的,都是没办法的事。」

  再看向她充满柔情和关怀的面容,我的心情变得格外的宁静。

  回到教室,整个上午我都在期待与刘晨北的见面,显然比起妈妈,从他那裏
我更有可能听到真话。

  不过,提出要找我谈话的是小姦夫,具体会怎样,我还不得而知。

  想到今早出门时的威胁,我仍有些心有余悸,偷偷瞟了一眼身旁的芳芳,我
暗道现在多想也没用,走一步看一步,当下就把注意力暂且放到课堂上。

  ……

  上午的课程眨眼而过,午休时分,我接到小姦夫发来的详细地址。

  进入旧校捨四楼一间空置的教室,刘晨北就靠在窗边低头玩着手裏的平板电
脑,蹲在他腿前的还有一人,仔细一看,正是早上见到的那个小美女。

  「凡哥。」见我前来,他放下手裏的设备,抬头微笑着望着我。

  咕叽咕叽的吮吸声中,小美女正认真舔舐他的鸡巴,没有回头来看我。

  我目不斜视,径直走上前去,沉声道,「找我来做什麽。」

  「给妳看看好东西。」他笑了笑,翻转过手中的屏幕,缓缓举到了我眼前。

  我瞪他一眼,收回视线看向屏幕,画面中播放的是那晚我离开公厕后,妈妈
对着假姦夫“小白”,也就是他本人流泪诉苦的那一幕。

  「呵呵。」刘晨北微笑着摇摇头,手指探到屏幕前,缓缓划大了音量,「凡
哥,妳好好听听,妳妈妈真的很骚,私底下居然叫我爸爸。」

  妈妈嗲嗲叫着爸爸并说我恶心的哭腔格外刺耳,我瞟了一眼在地上认真亲吻
鸡巴的小女生,回想着今早他那句意味深长的叮嘱,意识到他正在我面前扮演
“姦夫”这个角色。

  显然,刘晨北和小姦夫不知道我早就看过,不过我此时我也明白过来,小姦
夫一开始就没打算路面,这段视频也是他特意安排好的剧情,为的就是给我看。

  我急速思索着他如此大费周章是想要搞什麽幺蛾子,决定就装作完全不知情,
顺着刘晨北继续演下去为好。

  我作出满脸愤怒且心伤失落的表情从屏幕上猛地抽回目光,拽紧发颤的拳头,
咬牙盯着小美女的头顶,沉声低吼道,「妳到底……想怎样。」

  「呜滋,啊,啊呜,滋、滋——。」

  小美女恍若未觉,继续用小嘴抿住他光滑的龟头吸吮,刘晨北也低头看了看,
会心一笑,抬头看向我,平静道,「没什麽,找妳来,衹是想好好和妳聊聊妳的
母亲,她说我想要陷害妳爸爸……唉,我真的没有。」

  「哼。」我鼻腔噗哧着怒气,眉角抽动,狠狠地瞟了一眼屏幕上的画面,暗
道算上昨晚的电话,那个人不可貌相的小姦夫已经是第二次“出卖”了妈妈。

  「凡哥啊,妳可能会好奇这一切为什麽会发生,很简单,妳并不了解妳的母
亲。」刘晨北不紧不慢地收回屏幕,继续说道,「她享受和我偷情,又很在意自
己形象和名声,特别是在妳和陈叔叔面前,永远都想当妳们心目中的好母亲和好
妻子,妳想想,是不是这样。」

  「呵呵。」他低头笑了笑,责责摇头叹道,「因此啊,当妳这个儿子知道真
相后……妳亲爱的母亲就会千方百计给自己找借口,让她看起来像是受害者,她
是在为了家庭牺牲。」

  「尤其她出轨的对象是我,她老公上司的儿子、妳学校的学弟,自然,“我
被他威胁了、他要陷害妳爸爸”这些谎言就成了欺骗妳的最好的说辞。」

  「凡哥,我郑重地再说一次。」他顿了顿,抬手轻轻搭上我的手臂,微笑道,
「我没有威胁妳母亲,也不会陷害陈叔叔,我和她的关係,单纯就是肉体的关係
而已。」

  「妳以为我会信妳吗!」我翻手打开他举着iPad的手臂,咬着牙恶狠狠的瞪
着他,「今天早上妳在我家门口贴的算什麽!?妳到底……有什麽目的!?」

  呜呜……

  身下突然传出了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动物那般害怕的声音,我低头看去,小美
女吐出了口中的肉棒,身体贴在刘晨北腿上,半仰着小巧的脑袋,用她的一对清
凉的大眼珠子偷偷瞄着我。

  在与我对视的一瞬,她立马别过头去,用双手紧紧抓住刘晨北的裤腿,脑门
顶着卵袋就把脸藏进了他两腿间的缝隙中。

  刘晨北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妹妹头,看着我微笑道,「我没有恶意,今早就
是跟妳开个玩笑。凡哥,我的目的很单纯,就衹是想看妳们母子做爱而已。」

  他又低下头,不知是看小女生还看他自己的鸡巴,缓缓道,「我这人啊,要
说也没别的长处,就对付女人稍稍有些心得……」

  「我的一点心意,请凡哥笑纳。」说完,他退后一步,双手轻轻把小美女推
到了我腿前,低头柔声道,「小雪,去跟凡哥问个好,给凡哥吹吹。」

  「呜……凡哥哥。」小美女用楚楚可怜的目光望着我,虽然很害怕,但还是
抬起雪白的小手,很是熟练的摸上我裤裆间的拉链。

  我微微一顿,反应过来赶紧挡住已经拉下半截拉链的小手,沉声道,「不用!」

  「唉。」刘晨北缓缓叹气摇头,「凡哥啊,妳要这样,那我们的谈话就没法
进行下去了,妳觉得,那样好吗?」

  话裏威胁的意味颇浓,没等我做出回答,他便用脚尖轻轻点了下小美女的屁
股,催促道,「还不快去。」

  小美女娇小的身体一颤,小手立马拉下我裤裆的拉链,拨开内裤就握出了我
的肉棒。

  「凡哥哥,求求妳,让小雪吃吧。」她仰着楚楚动人的大眼睛望着我,伸出
粉嫩的小舌头,就像小猫舔水那般,啪嗒一下就舔在了我的龟头肉上。

  舌尖温柔湿滑的触感立刻让我的小腹冒起一股热气,我情不自禁的低哼了一
声,半软肉棒迅速的翘起,好似一抬架在城墻上的炮管,笔直地支在小美女精致
的小脸前。

  我抬手想去推开她,心底又有些捨不得,略感纠结,有些窘迫的看了刘晨北
一眼。

  他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笑吟吟地说道,「不要在意,让她舔就是,
论吃鸡巴,小雪是专业的。」

  「凡哥啊,我们继续说。」不知是不是怕我又打飞他,刘晨北立刻收回了手
掌,「实际上啊,早上的照片呢,我是有那麽一点点别的心思。」

  他背靠在了窗台上,訾笑道,「我不会强迫妳和阿姨乱伦,妳要不喜欢可以
不做,但是说呢,还请理解,我和阿姨的关係还请今后保守秘密,拍的那些视频
和照片衹是为了有个保险。」

  「啊,啊呼呼,啊。」

  我和刘晨北同时低头,衹见小美女两衹小手一前一后轻轻握住我的大肉棍,
灵巧的小舌贴着龟头伸进了包皮,舌尖上的软肉一下下缓缓向上顶,异常敏感的
包皮几下就被她弄得垮塌了下去。

  等到我涨得油亮的大肉冠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小美女抬头望着我,得意似的
弯弯眼,紧接双手压下肉棒,凑近柔软的的小嘴唇,贴住了我的马眼。

  刺激的小嘴极大地扰乱了我的思绪,我紧紧闭上嘴唇,压抑住鸡巴被亲吻带
来的低喘。

  刘晨北看了一眼我起伏的胸膛,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另外我还有些话,
希望妳不要介意。肖静媛……阿姨她我早就玩腻了,呵呵。」

  「没别的意思,阿姨很棒,仅仅是因为我和她认识了太久,就算是再漂亮的
女人,天天玩也会腻。」

  「但是啊,凡哥。」他那张英俊的脸上慢慢挂起了猥琐的微笑,「每每想到
阿姨和妳抱在一起,想象妳们深情拥吻的画面,我就,我就兴奋得不得了……」

  「啊。」他闭上眼睛,仰头叹出一口气,向前一步,一脸兴奋地凑近我的耳
边,「妳知道的,她的身材有多棒!想象一下那对屁股和大奶子,妳把它们握在
手裏,把妳的大鸡巴放进妳出生的地方,妳慢慢地搅,再使劲地捅……」

  「妳妈妈紧紧抱着妳,裸体上都是发情的香气,她的双手在妳的背上到处乱
摸,仰着漂亮的脸蛋,啊哈、啊哈、啊哈的大声浪叫……」

  如同恶魔般的低语,刘晨北的话不禁让我脑海中形成了一幅幅香艳的画面,
再加上小美女精心无比的口舌侍奉,好似妈妈正拥抱住我,用她肥厚的美鲍夹住
我的肉棒,巨乳随着摇曳的腰肢在我身上忘情地摩擦……

  「凡哥,妳想要她,对吧?对吧!」

  刘晨北瞪大眼睛瞪着我,「都说母亲愿意为孩子去做任何事,妳们母子俩能
够相亲相爱就衹差打破最后一层隔膜而已,我了解她,妳不衹是把妳看成她最爱
的儿子,她也把妳看成一个男人,她也想要妳,能和妳最终结合,我想才是她现
在最大的心愿吧!」

  这一通话语让我无语凝噎,如果不知道背后的隐秘,我的理性在此时很可能
已经远离了我的身体,飞向高空,越过了天际。

  我必须得清醒的认识到,说话的人不是他,而是指使他来劝说我的小姦夫,
我在充斥着慾望的脑子裏努力整理着思绪,越去想越觉得不对劲,实在想不明白
他为何执着于让我和妈妈做爱,以至于要如此煞费苦心地安排这一出出戏码。

  「妳……想说的就是这些?」

  「就这些啊。」刘晨北的表情波澜不惊,又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凡哥啊,
妳把我当成变态也好,坏人也罢,反正我就是真心想跟妳交个朋友,绝对不会逼
妳去做妳不喜欢的事,妳和阿姨都是死要面子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
给妳们母子牵线搭桥。」

  他另一衹手也搭上我的肩膀,使劲摇了摇,一脸期待地提高了声调,「求妳
满足我小小的心愿,不要再有顾忌了,下次就放心大胆地去和阿姨相爱吧!」

  「我……绝对不会和自己的母亲做那种事,我绝对不会变成畜生。」我有些
言不由衷地答道,除了这两句话,实在不知道此刻该怎样回应他为好。

  「唉,呵呵。没关係,反正我想说的已经说完了。」刘晨北轻轻一叹,低头
将他的裤裆拉好,再抬起头,朝我微笑道,「妳今后不要再跟蹤他,如果今早不
是我正好盯着妳,麻烦就大了。」

  我的眉头立刻深深一皱,低眼看向身下在亲吻我鸡巴的小美女,嘴唇微张,
慾言又止。

  「啊,小雪啊,她妳可以放心,她是我这边的人。」刘晨北揉了揉她的脑袋,
看着我笑道,「妳的表现很好,没有让我失望。我重新再强调一次,不要再跟蹤
颜斌,那样太危险了。」

  「颜斌?」

  刘晨北微笑着轻轻点头,「颜斌就是叶小武,颜斌才是他的本名。」

  我满脸凝重的盯着他,目光微微颤动,片刻后,积累成小山一样的问题霎时
间涌向喉头,紧接着就像连珠炮似的一股脑的吐了出来,「他是什麽来头?妳为
什麽会帮他做事,为什麽现在又帮我,和我说这些?还有……我妈是怎麽回事?」

  「义安商贸骗贷案。」刘晨北吁咈一声,就像早有準备似的从裤兜裏掏出一
个U 盘丢在我手上,「简单来讲,颜斌一家就是银行弊案的受害者,陷害他们的
人就是我父亲,当然也包括妳的父亲。就是因为他手裏有切实的证据,我和肖阿
姨不能反抗他。」

  ……没想到,父亲贪污公款的背后还涉及这样的内情。

  我立马又追问道,「所以,妳和我妈都在暗中準备对付姦……颜斌?」

  「今早的事妳也看到了,说实话,我不清楚肖阿姨现在心裏怎麽想的……嗯。」
刘晨北顿了顿,盯着我继续说道,「我认为,她肯定会选择颜斌。」

  「妳为什麽这麽肯定?」我摊开手裏的黑色U 盘看了看,抬头问道,「这又
是什麽?」

  刘晨北抬手指了指,低声道,「我知道妳有很多问题想问,这裏面就妳想知
道的东西。」

  我低头再看向U 盘,他轻轻一圈捶在我胸口,一脸严肃地说道,「现在我还
要去完成颜斌交代的其他任务,回头我会给妳密码,妳自己慢慢看。」

  我默默点了点头,合上五指,将U 盘拽进了手心。

  「记住,U 盘一定小心收好,还有,以后我们见面,衹要我不主动说话,妳
都得刚才那样伪装好。」

  「走了。」说完,他抬脚转身离去。

    我顿了小片刻,抬头叫住了他,「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今早听妳们提到了
什麽计划,计划是?」

  「还用想吗,肯定是对付我们的老爸啊。」他回头答道,「具体会根据妳母
亲的选择来决定,不过大概率不会有什麽意外……」

  「当然,妳的选择也很重要。」刘晨北扬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他
计划的第一步,就是从让妳们母子乱伦开始。」

  让我和妈妈……乱伦?

  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看了眼脚下还在认真亲吻我鸡巴的小美女,低声道,
「妳起来,走吧。」

  刘晨北停在门口,再度回头,「让她做。这也是颜斌的意思,妳们最好多待
一会儿再出去。」

  ……

  说实话,我内心深处的确捨不得这张舒适的小嘴,犹豫了两叁秒,我望着刘
晨北,轻轻点了点头。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