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风景传奇系列】道之花 上、中、下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是谁:风景
是否首发:是
发表日期:4-4-2021

———————————————————————————-

第一回    幻觉?奇遇?(上)

        香港的冬天不是很冷,尤甚者近年来的冬天更是炎热,世界趋向结束,随之而来的会是下一个人类文明吗?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外貌中庸,身材偏胖,戴眼镜,原本这么平凡的我,根本想不到会成为故事中的主角,然而,我以下要说的,不单止是本人的故事,不单止我是主角,或许你和你身边的人都会成为主角!!

        故事发生在二零二零年的冬天,正值全球新冠肺炎肆虐的时候,全球经济放缓之下,商店一一结业,零售、餐饮、旅游、物流等等都大受影响。

        香港失业人数迅速飙升,而我,也刚刚加入失业大军……

        我闲着没事做,就上网上的论坛交流,顺便看看有没有工作介绍,奈何本人言语不善,不不不,是不擅,是擅长的擅啦……总是交不到朋友,所以也没有人介绍工作给我,我自己也知道自己学历不高,只有高中程度,会考更是零分,嗄,能有甚么「荀」工呢?

        正当我在房间中对着电脑之时,大门外传来一声响亮的叫声:「邮差!!」

        我不慌不忙地走到大门前,看见一位身型臃肿的中年男人穿着绿色的邮差工作服,他手中拿着一封信,对我说:「请问是风景先生吗?」

        风景当然不是我的真名,这是我网上用的网名,特意用来当作本文主角的名字,但很多人都喜欢叫我啊景,这是真的~~~

        我爽快地回应:「我就是。」

        邮差说:「哦,收挂号信。」

        我打开铁闸,在信上签收,然后邮差撕下一页信件上的证件的纸,我随口问了一句:「是那儿寄来的?」

        邮差收起那一页纸,也随口应道:「应该是中国吧。」

        我「哦」了一声,顺手关了铁闸,然后撕开信封,边看边回到房间,但是,我突然惊呆的站着,眼睛骨碌碌地看着信上的一句话——来这儿找我。

        就这么的一句话,简单不能再简单,我怎么会惊呆了呢?

        原因是因为信上付上的卡片,上面写着「宇道玄天学院」及「宋天祐」两行字。

        我惊呆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两行文字的含意,我压根儿不知道甚么是宇道玄天学院,更不知道宋天祐这号人物,这和我一点关係也没有!!

        我惊呆的原因是因为我看见这两行字的时候,脑海里就出现一幕惊豔的场景,尸山血海,天地昏暗,日月失真,这么可怕的画面是我有生之年头一次看见,太可怕了,可怕到我只能用惊呆来形容我的反应,我根本没有其他反应了吧,这景象的含意我完全不明白,但我知道,我从此要走上一条不凡的道路上了。

        过了好一会,我才反应过来,马上收起这张卡片,然后立刻更换衣服,穿上鞋子,立即出门!!

        ……

        当我走到街上,我才再次拿出那张卡片来看,这才惊觉上面没有地址……

        就在这时,我脑海里出现一把声音,说:「有一辆计程车来,你上这车,他会送你到我这儿。」我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对方身份,对方立即严厉地道:「别问,照着做。」

        这是甚么葫芦卖甚么药呀?

        不久,果真有一辆计程车停在我面前,并开了门,我心想:「如果我上了车,我真的一去不返的话,岂不是玩完了么?要上?」

        几秒后,我咬了咬牙,决心改写自己的命运!!

        上车。

        行程中,我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问过司机去哪,他也没有说话,彷彿早已知道该去哪。

        说真的,香港这么小,可是我还没逛个遍呢,所以不用多久,我便不知身在哪儿了。

        这真的是香港吗?

        一片茂林之中,彷彿寻幽探秘一样,车子沿着石路开往前方,直到去到一座偌大的门庭前才停下。

        「到了。」司机轻轻的说一句。

        我没有不下车的理由,我怀着忐忑的心下了车,看着计程车从原路回去,而我,心情久久未能平伏,然后我才打量四周,这儿一片绿幽树林,而眼前的门庭虽大,却不显得华丽,有种简朴自然之美,与四周融为一体,走近一看,门顶上有一牌匾,雕刻着「宇道玄天学院」几个金色大字。

        字体飞舞和带着一股苍劲,似是用剑加上内力激发自身功力而刻成,此牌匾材质不一般啊。

        我正望得出神,大门就慢慢移开来,一位道童走了出来,对我说:「施主,请入内,家师等待多时。」

        我只是「哦」了一声,没有甚么好好奇的,既然对方都为我安排好了,我也选择来了,那就没甚么好担忧的,难不成对方会把我鸡姦了么?

        「不要胡思乱想。」道童彷彿听见我心中所想的说。

        我心感称奇,小小的道童也有这般能耐吗?

        脚下刚好踩中一颗小石子,我便欲踢起,击向道童身后,谁知刚起脚,对方就说:「不要试探我。」

        结果那一脚踢下去,小石子倒是没有飞出去,而我的脚趾头却痛得眼泪水也流了。

        我一瘸一拐的走到一间楼房外,道童恭敬地叩门,并道:「师尊,那人带到了。」

        「进来。」大门内传来一把不知是男是女的美妙声音,彷似孩童,天真烂漫。

        道童领我步进内堂,正中央有一大药鼎,阵阵紫烟飘出,异香弥漫,道童带我绕过药鼎,来到纱帘前,道童说:「你站在这,不准入内。」我又「哦」了一声,乖乖地站着,而他则走进纱帘后,我隐约看见纱帘后有一道人影,以人影的大小来看,绝对不会是小孩子,那么此人的声音何以像小孩一样天真呢?他就是宋天祐?

        「你就是宋天祐?」我不禁好奇地问。

        道童手中拿着一物走出来,劈头就骂:「大胆!师尊没问你话你敢作声?」

        「我只是好奇一名男人为何声音如小孩一样天真?」

        「放肆!!」道童右手点出两指,两道白光射向我的膝盖,顿时关节软了,无力地跪了下来,我吃惊地问:「你干甚么?」正欲起来,道童旋即爆发强大的气,这气死死地压着我,使我起不来了。

        「跪!」

        道童气势凌人,我好歹也是来作客的,他竟然如斯对待我?但我另一方面很是兴奋,因为这世间果真有道法不成?他散发出来的气,是甚么气呢?

        我也有打坐修练的,偶尔也有一种特殊感觉,周身出现莫名奇妙的热气,或者是热的感觉吧,人们称之为气感。

        但和道童的气相比,显然是微不足道的。

        道童表情严肃,打开手中那一物的盖,那一物显然是一个盒子,里面藏有一颗种子?

        他走到我面前,一手拎着我的脖子,用力一捏,我顿时痛苦得张开口,他瞬间将那一颗「种子」丢进我口内,直接滑进我腹中……

        「你!」他一鬆了手,我马上叫道:「你给甚么我吃?」

        他大手一挥,一阵狂风刮起,直接把我轰出房间……

        我只感到眼前一花,当再定睛一看,赫然身处在马路上,正是我家楼下!!

        我又回到原点了?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

        为了确认,我马上拿出钱包,搜索那张卡片,竟发现不见了?

        一切都是幻觉?

        是何时开始产生幻觉的?那邮差……??

        这是幻觉?还是奇遇?

        (未完,待续。)

———————————–

第二回    出道,绅士!(中)

        平凡的日子又过了数天,我整天蹓蹥网站,不务正业,找工作一事也搁置,渐渐忘记了自己一无事业,二无女友,三无金钱!落魄如斯,还有闲情逸緻上网玩?

        我的生活费都靠我那勤奋的老妈子撑着,虽然她整天唠唠叨叨的,但正中了慈母多败儿一语,我就是那败家儿了,如果我老爸是富豪的话。

        我一直在等运到,日盼夜盼上天会可怜我这个中年男人,死宅男的梦想嘛,不就是那些么?

        有钱有女人,青春任意挥霍,谁不想快活过日子?

        但这个残酷的世界永远不给人面子,愈穷愈堕落,愈贱愈快乐。

        我就是穷!我就是贱!

        这天我到街上闲逛,忽然遇到一位老乞丐在行乞,我当然二话不说兜路走,谁知他脸皮厚,喊着我:「年青人。」

        我左兜右转,那老乞丐就跟足我全程,我的样子像有钱人吗?

        我终于停下来,转身对他说:「你想怎样?」

        「年青人,你额有朝天骨,两眼有灵光,必定是仙人託世,神仙下凡,我见你骨格精奇,必然是练武……」我立即打住,说:「闸住!想要钱吧,好,我给,我身上只有七元,你拿去买个包吃,之后各行各路,不要再烦我。」

        谁知他右手一翻,手上生生多了几本书。

        「如来神掌,独孤九剑,一阳指,六脉神剑,还有这本……」

        我双目放光,二话不说将最后一本书抓到手中。

        我一边翻看,一边兴奋,叫道:「好武功……好好好,妙妙妙……」

        当我回头问老乞丐多少钱卖时,老乞丐在我眼前化作一阵青烟消失了。

        我心想:「神仙啊!」然后耳中听见一把声音说:「修成正果,得道成仙后,必以道化人心,以心消怨仇,广施恩泽,惠民教民,功德无量,无量道德天尊敕令!」

        我心大大惊惶,不由自主地跪下向天叩首,一连三次,才站起来欢欢喜喜地回家。

        自此以后,我潜心修练,依照着书中法诀修持,运气凝气,开通经脉。

        时间如指间沙般过去,短短半年多时间,我已经略有小成,会些小法术,加上神功护体,整个人瘦了一圈,脱胎换骨,皮肤晶莹剔透,白里透红,血气旺盛。

        今年我三十六岁了,大器晚成者,也不过四十岁,最迟也才一甲子年岁罢了,古人十五而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也不过如此。

        我三十六岁才自立,也不会太晚吧。

        晚是晚了点,总比不立为好,于是我便开始行医,运用灵气替一些人治疗疾病,一些和气有关的病,都是因气窒而起,只要我输灵气开通其经脉,自然有治疗效果。

        当然,一些重病还是无能为力,如新冠肺炎。

        我尝试过替新冠肺炎患者医治,可是病毒深入肺腑,病根深种,难以单靠灵气驱除,灌输灵气属于外治,而新冠肺炎则需要内治。

        此时此际,国家的疫苗也急急推行全国,甚至各国都疯狂抢购,慢慢地,疫苗供应才稳定下来,但成效不如理想,打了疫苗致死的病例数目不少,引起各界关注。

        临近夏天,天气变得炎热,不利病毒传播,相信疫情会放缓下来,加上各国加紧疫苗接种,国际间对抗疫保持审慎乐观态度。

        同时,中美贸易战也演变成政治斗争,是民主政制与专政独裁之间的较量,战争的火药味浓郁,加之中国对香港的强硬姿态,围稳局面,似乎渐渐能腾出双手,剑指台湾……

        我继续周游香港,到处医治病人,我自号景仙,散播道教思想,赚取微薄收入同时,也一心一意弘扬道教精神。

        但由于我受基督教薰陶日久,思想中难免保留基督教一神论那一套说词,故此我也修改了多神论的道教风格,传扬一神,就是道主,光明的化身,正如圣经所记「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其实我也没想过立教,只是出于善意教化民众,导人向善罢了。

        渐渐地,我身边凝聚了一群信众,说不上收徒,只是有些人想跟我学道,好奇我为人治病的能力从何而得。

        我也没有隐瞒不说,自说是有奇遇,得明师指点,习得仙术,加以修练,才练出灵气,以灵气治病,原理坊间也有人说过,其意相近。

        可是即使我说完又说,民众仍把我说得神乎其神,加之我又以仙人自居,慢慢地有传闻我是某某仙人託世,又论说到我背祖忘宗,想自立成派,又说我误人子弟,误传道义,叛逆道统等等。

        那些攻击我的人,大多数是那些自称名门正派的道教门派,都是近代道教文化的产物。

        即使如此,我也一如故我,没有反驳,也没有辩解,我只是凭一句话而问心无愧,就是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的事,既然我有这种能力,就不要东躲西藏,敝帚自珍!

        我也教想学此道的人修练,其实也没有如何特别,只是运气提气时有多少奥妙而已。

        其实我后来才知道,我之所以修练奇速和成功,全赖当日那道童硬塞我吃的那一颗种子。

        所以,有些人修练起来感觉满有门道,有些人修练起来却平淡之极,因而有些人慢慢退出群众之中,我也没话可说,如果只为了学我那丁点儿法术才跟我混,这等人学成以后会做成甚么后果可想而知,这不是俗称的心术不正之人吗?

        道家那套性命双修之理论我也十分讚同的,修练不单止修功练法,也是修心养性的过程!

        久而久之,跟随我的人渐渐变少了,围在我身边团团转那些烦人的古怪问题也消失。

        我看病的价钱也比看政府医院贵,但比私家诊所便宜,是一个中道的价格,既可免去繁琐的小病之症,也能有较高的收入。

        慢慢地我储了一笔钱,收入也渐趋稳定,我想是时候固定下来了。

        我找了一个近我家的店舖,租了下来,开始营业做生意。

        每天早上替人治病,下午休息,然后晚上又成立讲座,宣扬教义。

        这就是我一直想过的理想生活了吧,之后再找到一位合心意的女朋友,最后结婚生子,这人生就完美了哦~~~

        只是,人生怎会如人意发展呢?

        当我的生活模式渐渐由出名变为平凡,每天平稳地赚取一定额度的收入后,麻烦终于找上门来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狂风暴雨的晚上,因风暴来袭,原定的晚上聚会被迫停止,各人陆续散去后,有一位古怪的绅士却仍然坐在座位上。

        我对他说:「先生,风暴要来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他似答非答地道:「暴风啊,终于要来了,我等了很久。」

        怪人啊,他等了这风暴很久了?每年夏季不是会有很多颱风袭港吗?嘛,一年一次也是很久了吗?不,一年几次才对。

        我不知道对方来路,不敢恶言相对,我仍然客气地道:「抱歉,我要关门回家了,不好意思,明天或许会再开班,到时你再来吧。」

        「我等不及了……」他沉吟地说。

        我差点没给他气坏,甚么等不及了?难道等一天也等不及?

        我语气不善地道:「我真的要关门了,你再不走我就……」正在此时,店内的灯关了,只剩下外面的街灯,我吓了一跳,这名绅士站了起来,黑暗中现出一道恶魔般的身影,他双目变成血红色,张开的口露出白森森的獠牙。

        「你……你是……甚么人……」我一边退后,一边牙关打颤地说。

        气温骤降,空气中冷冽得像寒冬,下雪那种。

        (未完,待续。)

——————————-

第三回    日轮,奔跑!(下)

        冷!很冷!身体僵硬,动不了!

        眼前的绅士化作吸血魔鬼,他招了招手,我就被一股吸力吸了过去,他贪婪的色慾眼神,既血腥亦令我心悸。

        他手指弹动几下,我裤子上的皮带自动鬆开,裤脱落到地上,然后他粗鲁地抓破我的内裤,我羞愤难当,如果我的生殖器强悍一点的话倒没甚么,然而我没勃起的生殖器,竟和小童的小鸡鸡没分别!羞辱感侵袭我弱小的男性自尊心。

        他狰狞地笑了笑,舔了舔嘴角,简直想把我的「小鸡鸡」连根吃掉!

        我想挣扎,但全身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控制着,最后,我担心的事没有发生,他邪笑着说:「这宝贝太小,需要勃起。」拜託,我即使勃起了也没多长啦,不合你胃口的,放过我吧。

        他彻去我身上的力量,我整个人跌到地上,然后他转身走了数步,我听见他用蛇语说甚么话,然后室内出现一个血红色的光洞,从洞中降下一名婀娜多姿的金髮美女,身材火辣,就是我喜欢的巨乳姐姐啊!!

        原本这个紧要关头,我不应产生淫念,可是脑子不听唤,身体是老实的啊!

        我的阳物迅速充血胀大,如一根腊肠般,长度比我的中指长一些,如二指并合般粗吧。

        金髮美女全身赤裸,妖娆动人的身姿,慢慢地靠近我,她一点也不温柔,一把抓起我的头髮,将我扯起来,然后用她烈焰般的红唇吻我。

        该死的色色细胞发作,我双手自然游移到她饱满丰硕的巨乳上,肆意地揉搓,触感不单止柔软,并且弹力十足,又滑手,手感自然不错。

        吻久,唇分。

        她邪笑一下,勾起嘴角,像是轻视我,然后俯首低头于我胯间,激烈的口交使我完全忘记那吸血淫鬼绅士的存在,对,何必记挂这种可怕的事,男人就是要享受女人嘛?

        怪事,我脑筋何时变得如此居危思安了?随着我的阳物黏满对方的唾液,她那绝技夹带雷霆万钧之势,一含到底……然后……没有然后了……射了!

        兴奋过后,心中还没细细品嚐余温,又一次激烈的口交又开始……

        渐渐地,我开始迷失自我,感觉整个人被抽乾了精力似的,不对劲啊!

        双手软弱地想推开金髮美女,可是身体竟然违心地抱紧她的头……又一次射精!

        这样下去不行,绝对会死掉!

        反抗啊!我的小弟弟!!

        当我双眼慢慢合上,整个人迎来最后的一线光辉……

        在我内心深处,那沉澱于灵海的种子,忽然大发异彩!

        一股温暖的力量自体内流到四肢百骸,及至五脏六腑……

        我张开双眼,以胜利的目光看着惊愕中的金髮美女,四周是一片花海!

        我的阳物飞快胀大无数倍,一支旷世神枪傲立于天地间!

        哈哈哈哈哈~~~这才是男人!不!是男人中的男人!

        吸血淫鬼绅士神色之凝重地说:「这是……道之花中其一的日轮花?想不到我想收割道种,反而催化了它的力量,使它迅速成长!」

        这次到我揪住金髮美女,使她站起来,然后我抬起她的右腿,奋力插进她的蜜穴中!

        炙热的阳物一进入她体内,立即使她痛苦呻吟,似乎本能地接受不了我的日轮之枪~~~

        我疯狂地抽插,她淫水流涟,飞溅四喷,一次又一次高潮,伴随着暗淡的眼神,她渐渐化作幽幽绿芒消失。

        我得意地望着吸血淫鬼绅士,只见他收起厉容,转为随和,并向我伸出橄榄枝,他说:「我诚意邀请你加入光明会。」

        「光明会?」我疑惑地道,这神秘的组织我不是第一次听,在网上有很多关係这组织的讯息,都是负评,阴谋论的核心,影子政府的实体!

        「你是命运中选定的光明之王啊,唯有加入我们,才能发挥你最大的力量!」

        「我拒绝!」

        「为何?」

        「就因为你之前对我无礼,羞辱我!这理由够了吗?」

        「哼!别给脸不要脸!」

        「怎样给脸?又怎样不要脸?」我释放敌意,四周的日轮花收到我的意念,都绽放了,散发出点点蓝光,飘散于空气中。

        吸血淫鬼绅士欲吐不适,这地方对他来说不是甚么善地啊,我胸有盛竹,决定在这儿干掉他!

        「日轮圣境果然名不虚传,今天算你走运,我们走着瞧!」说毕,右手撕裂虚空,从狭缝中逃走了。

        我舒了一口气,危机解除,才一屁股坐到地上,日轮圣境彷彿知道我脱离危险,自动收功,我又回到店中。

        内裤被那吸血鬼绅士撕破了,我唯有只穿长裤,重重吁一口气后,匆匆离开这儿。

        这次事件,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中,也让我知道,自己已经和光明会对上了,以后会不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生物找我麻烦呢?

        既来之则安之,多余的担心于事无补,故此过了数天,我就忘掉光明会的事了。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我六时钟就起床,穿好运动鞋,就出门跑步了,即使我不会武功,只会一些小法术,并不能帮助我战斗,但锻鍊好身体,总没有错吧。

        天空还没露出鱼肚白,我独个儿在马路上慢跑,跑了不久,就听见身后传来急速飞奔的脚步声……

        由远至近来了一位年青的小伙子,约莫十六七岁吧,冬菇头,浓眉大眼,样子刚毅不屈,十足十火影忍者中的体术天才李洛克。

        他穿着一件紧身的蓝色运动衣,结实的肌肉表露无遗,连同样身为男人的我也为之羡慕,要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一百八十磅的我了,我现才不过一百六十五磅而已。

        但对方那种天然的阳光气息,和那傲人的肌肉感,好想要哦!!

        他如一支箭一样飞奔过我身旁,速度之快,无人能及。

        我在心中为自己打气道:「不要放弃!继续修练!一定会摆脱死肥宅的命运的!加油啊,风景!」

        跑啊跑!

        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天亮了,我才停止,回家洗个热水澡,驱散疲劳。

        往后的日子,我不时晨练,然后才去开店营业,过着十分有规律的生活。

        明天会更好,这一句话成为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道之花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