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秦时明月之机关城受辱】(3)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秦时明月之机关城受辱】(3)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秦时明月之机关城受辱】

作者:yu25670
字数:10880
首发:9-21-2020 首发于sexinsex

                (3)

  天明和月儿顺利的潜入了禁地,从小在机关城长大,月儿熟悉机关城的每个
地方,一条数米宽的河流在禁地前流过,只有一座桥横在河流之上,桥前石碑森
然而立,像是守位一般,

  「墨家禁地,墨门弟子禁入」,这就到了禁地,天明怎么也想不到事情居然
是如此的简单,没有一个人看着,比起机关城天罗地网一般的严密守卫,这里就
像被遗弃了一般。

  「我从小在机关城长大,小时候我一个人也没人陪我,就喜欢跑到禁地这边
来,这里从来都没有人的」。

  「这是怎么回事啊,禁地不是你们机关城最重要的地方,你不是说禁地里面
放着你们机关城研究的宝物?」

  「天明,我也不知道的,我们现在进去吧。

  「桥上有机关,你要跟着我走,记住口诀,走奇不走偶,遇十莫停留,花鸟
横着走,终点不回头」。

  两人顺利的通过桥,迎接他们的是一座空荡荡的大殿,四周挂着列代墨家钜
子的画像,

  正对大门的是墨家第一代钜子——

  墨子,

  传说中墨子得天人传道,习得一身非凡的本领,他将自已从天人处学到的知
识分享给别人,从无到有的创立了墨门这个庞然大物,

  因墨家弟子谨守兼爱非攻的思想,因此行走世间又被人称为墨侠。

  当世,秦国行法家思想,崇功,尊上,严律,利交,统一六国后,儒墨两家
便成了帝国的心头刺,皆因这两家思想都于秦国治国思想背道而驰,皆是天生的
叛逆贼人。

  月儿在墨子面前俯首祈祷,

  「墨家祖师在上,墨家第十代弟子高月拜上,秦国残暴,持强凌弱,残杀无
辜,六国尽是千里赤土,渺无人烟,尸横遍野,鼠犬相食,如今秦国兵陈山下,
欲灭我墨门,望列祖列宗保佑,墨家逢凶化吉,爹爹早日归来,保佑天明平平安
安。

  天明自然是跟着月儿一起拜了下去,只是他心思毕竟单纯,只是希望墨子慷
慨大方,赐他神兵宝器,成为一代大侠保护月儿。

  「月儿,这大殿里面是不是有机关啊,墨家不就擅长这个」,天明闲不住,
在整个大殿里面转悠,东面敲几下,又跑到西面去推墙,可惜耗尽他力气也没什
么收获。

  月儿用手绢给天明擦着汗,

  「禁地自然是有机关的,你看到那个大门了没,那是绝天锁,用来封闭整个
禁地的」,

  「绝天锁是第三代钜子制作的,其意为封天绝地,一但被绝天锁锁住,任你
武功再高也毫无办法」,

  「第四代钜子将它制成了这座大门,用来看守禁地」,

  「这么厉害的东西你们居然拿它看大门,还是什么都没有的大门」,提到这
个问题,月儿立刻严肃了起来,

  「天明,你记住,机关术威力巨大,哪怕普通人掌握也能发挥出极为可怕的
力量,但机关术是用来造福百姓生活,为人提供便利,从来都不是让人持之横行
天下」。

  ……

  「对了月儿,少羽不是说看什么青龙,那是什么啊」,就在天明说完,一声
嘶吼突然从地下传来,又慢慢的变得低沉,消失。

  「这就是青龙了」,

  「他在地底下」,天明兴奋的叫了起来,若是少羽在此,恐怕立刻就会想到,
能在地底将它可怕的嘶吼传出来,这东西是应该有多恐怖,墨家是不是已经准备
用它杀敌了。

  两人在禁地,月儿不断的向天明讲解着整个墨家的历史,墨家有二百多年的
历史,历代墨家钜子首领都是惊天地地的人物,墨门弟子更是人才辈出,天明本
就想成为一代大侠,听到月儿讲墨家历代侠客,心里便对墨家景仰无比。

  ……

  一晚上的时间,鸩羽千夜的毒随着水流传便了整个机关城,就在太阳升起之
时,日光照耀在机关城上,这美轮美奂的机关城顿时成了人家炼狱,可怕的毒气
从水中弥漫而出,不多时便遍布整个机关城,普通墨家弟子毫无抵抗力的就倒了
下来,一 时间,整个机关城顿时空了。

  徐夫子,小高,盗跖,范先生,此时班大师经过治疗,已经转醒了过来,整
个机关城只有他才最了解,也只有在他手上才能完整的运转。

  「这究竟是什么毒啊」,看到这可怕的景象,几人心里都是发冷,

  「蓉姑娘到底在哪?」几人心里沉沉的,都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如果敌
人一开始就用的毒攻,那作为医仙的蓉姑娘。

  ……

  但毒还是在扩散着,

  「报告几位首领,经过弟子们初步调查,这素主要是能致人昏迷,倒在毒物
中的弟子却多是窒息而亡」,

  「弟子伤亡如何,可查清毒雾的源头」,

  「在外围巡逻的弟子最先碰到毒雾,已经全部牺牲,随着毒雾扩散,如今已
经有三成弟子死亡六成弟子感染了毒素,其它人都在向城内撤退,只是……弟子
们至今尚未查清素雾来源」。

  "可曾见到敌人?""未曾见到敌人"。

  「你下去吧,告诉所有弟子一刻钟内去丁辛两区聚集」,

  「各位,敌人狠辣,墨家弟子伤亡惨重,而没了墨家弟子配合,机关城威力
十不存一」,

  「如今之计,唯有让其它弟子先撤退,我封闭丁辛两地,而我们凭借墨核和
敌人周旋,算算日子,钜子两日内必然返回,到时我们联手钜子再做反击」。

  只是众人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端木蓉和雪女二人…………凶多吉少

  「小跖,还有件事要落到你头上,如果我们封闭墨核,固然固若金汤,但却
无法联系到钜子了,趁着流沙还没包围我们,你得先找到钜子」。

  「没问题,这事交给我」,话音未落,盗跖便已是百步之外,不一时,他的
身影便顺着悬崖消失,

  「盗王之王,名不虚传,这手飞檐走壁,当世可无二人了」。

  这是范先生的声音,只是他现在也是忧心不已,少羽如今不知所踪。

  …………

  于此同时机关城外,

  「城门开了,看来麟儿已经得手」,

  「我们进去」,卫庄当先一步,就领头走了过去,这时一个阴影从山崖上冲
出,双方无形的眼光交汇而过,那道阴影便踩树干越过了他们,冲进密林之中。

  一声冷哼,却见白凤已经顺着那道身影追踪而去,两人先后消失在密林当中,
卫庄脚步不停,朝着机关城走去。

  「卫庄大人,这毒还没散呢?」流沙众人却是看都没看他,公输仇武功平平,
他可没有胆量闯进毒雾之中。

  「哼,里面机关重重,有你们苦头吃的」,这城外这伙人,却也不是一条心啊。

  「这位将军,敌人大门尽开,军功在前,你怎么不去,反而在这里陪着我这
个糟老头子」,

  「公输先生说笑了,在下可没流沙首领这般本领,而且敌人余孽不少,刚刚
不就冲出来了一个。 杀人让给流沙就是,在下还是好好保护公输先生,先生乃是帝
国柱石,破开机关城还要仰仗先生,要是被那么余孽伤到了,我担待不起」。

  这时他心里想到的却是蒙恬的话,「此次你去机关城,破不破城都是他们的
事,但要是城破了,青龙却必须掌握在帝国手中」。

  「那真是有劳将军了」,对这位监视自己的人,公输仇心里明白,只是想摘
桃子又哪是那般简单的事。

  …………

  「蓉姑娘想知道什么?」端木蓉看着眼前的少年,他眉目俊朗,一身阳刚之
气,自然是不可多得的少年俊才,只是此时却做出这般禽畜之事。

  「你为什么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对我们做这等事

  ……

  做这等事」,一想到自己居然被此人污辱,端木蓉便想着喂他一副百毒散,
把他心肝肠肺的都毒烂了,让他死上个七天七夜。

  少羽自然不敢说自己是见色起意,如今这情景他算是看明白了, 这两位墨
家首领是真着了别人的道,怕如今为了掩盖这般丑事多半要杀人灭口,自己真是
性命堪忧。

  「两位首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只是醒过来的时候就和两位
在一起了,我堂堂项家少主,如今跟你们机关城结盟,怎么做这般禽兽不如的事。
当时醒过来后本想将两位叫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靠近端木姑娘便失去
了理智,这才干下这般丑事」,

提到项家,两人脸色变都没变,少羽心里暗骂,
这群江湖草莽向来视世家为无物,只是提到跟机关城结盟一事,她们才有点凝重。

  端木蓉脸色一红,自己身上催情气味的秘密怕是已经被这少年识破了。

  只不过她脸色立刻冷了下来,自己身上虽然有催情气味,但可没这么大的作
用,这少年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糊弄我们。

  眼看端林蓉脸色阴了下来,少羽心里叫苦,只能硬撑了,左右都是死,博一
博,还有条活路走,端木蓉冷冷的看着他,

  「你以为我查不出来吗?居然敢使用这种小手段」,少羽心里一跳,这医仙
的医术难道真的可怕到了这种程度,春药不是药,可是查无可查的。

  其实端蓉心里也苦,春药素来透支潜力,如果他检查少羽身体,自然能从虚
实之间判断出他有没有说谎,但少羽气血雄厚,自然不会像普通人一样亏了身子,
而且他现在刚被雪女给冻成冰棍,就算她有通天的医术也是什么都查不出来。

  「端木首领要是能查出来,正好还在下一个清白,等日后找那贼人,定将他
剥皮抽骨」,端木蓉将手指搭在少羽手腕,见到要把脉,少羽心里一定。

  「你说你是被人抓来的,被谁抓来的,」

  「当时一个墨家弟子从背后偷袭了我」,

  「他长什么样子」,于是少羽随手将一个墨家弟子的长相报了出来,没查出
什么结果,但端木蓉还是决定诈他一诈,

  「你根本没有中春药」,她看着他,

  「端木姑娘要杀人灭口吗?」

  「我醒来的时候,你双目清明,毫无混乱,由此可见,你当时根本没事」,
雪女却是冷冷的插了一刀

  …………

  「当时在下确实已经清醒了,只是当时那种情况,在下又不是儒家君子」,

  「你承认就好,既然如此,那你可以上路了」,

  「什么味道?」就在雪女要动手时,端木蓉鼻子一抽,

  「从外面传过来的」,她对气味敏感,比二人更先一步察觉到这股味道,被
她的话惊到,雪女暂缓杀人,只是开门一看,端木蓉手脚冰凉,差点就倒了下去,

  「鸩羽千夜」,无力的呻吟从她口中传出,雪女也背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到处都是灰蒙蒙的雾气,此情此景,可不是机关城应该有的。

  端木蓉医术高超,认出这毒药的瞬间就明白了所有事情,更是明白了机关城
如今面临的绝望处境,反倒是雪女不明就理,反而比她镇定。

  随着端木蓉将鸩羽千夜的秘密道出,雪女也是浑身冰凉,少羽虽然震惊天下
居然有这种可怕的毒药,却因机关城跟自己关系不亲,反而无比冷静,此时的他
想到了如何借这事脱身。

  「两位姑娘,如今情势危急,你们应该想办法速速救人才是」,少羽倒不是
真的关心救人,但只要她们决定救人,以墨家如今的情况必然用到自己,小命到
时自然无忧。

  「少羽说的是,只是如今我二人心思已乱,不知以少羽的看法当如何」,端
木蓉自是知晓,此人年龄虽小,但却是项家少主,而且是兵家天才人物,不可小
瞧的。

  「以我看,墨家如今的情况还没到绝望的地步,只要诸位诚心合作,未必没
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两人听了精神一震,虽说对方是小孩子,但这话确实鼓励人心,「此次流沙
倾巢而来,便实际上与秦兵貌合神离,如今这个情况,我断定秦兵不会大举进攻
机关城,因此我们如今面对的敌人其实只有流沙一众团伙」。

  「你们兵家做事,讲究一个快字,如今墨家疲弊,正是乘胜追击之时,你怎
么会说秦兵不会大举进入机关城。」

  「一来对方用毒,如此规模的毒流沙绝不可能配了解药给对方用,所以毒雾
未散,秦兵反而不会冒险进来。」

  「二来兵家讲究有利则合,无利则分,流沙与秦国共破机关城,如今大事已
成,正是到了分赃的时候,两方现在当是分道而行」,

  「三来机关城不适合大规模用兵,机关城处处都是机关,贸然轻进必然死伤
惨重。而且机关城是个适合江湖高手的战场,我若是领兵的将领,只会步步为营,
徐徐推进。等兵势一成流沙也就无力对抗,到时候可尽吞机关城。」

  「你说的倒好听,我墨家钜子一回来,难道你们还有机会吗?」

  「等墨家钜子回来,大军早就严阵以待,难道墨家钜子还敢冲阵不成」。

  「按少羽你的说法,我们机关城岂不是要拱手让人了」,

  少羽不由摇摇头,终究是江湖人士,「如今倒有一计可以救机关城」,

  「流沙轻敌冒进,正是击破他的时候,只要将流沙击败,到时就可以把反过
来占据入口,机关城易守难攻,定可将秦兵挡在机关城外」。

  「两位多犹豫一分,墨家可就多损失一分,错过了时机,可就回天乏术了」,

  「那好,我们去找盖先生帮忙,少羽就麻烦你去救助墨家弟子」,

  「找盖先生这事交给我就行,蓉姑娘和雪女姑娘对墨家机关熟悉,不如先去
启动机关城内的机关,也好争取时间」。

  两人一愣,只觉得少羽说的甚是有理,不愧是兵家天才,此番安排,当真是
合情合理,「蓉姑娘,如今墨家情况危急,你身上如果有什么手段,可莫要心慈
手软」,

  端木蓉脸色一变,自是知晓他说的是用毒,医毒不分家,她宅心仁厚,就算
机关城如今情况危急,她也没想过要放毒来对付普通士兵,只是为了墨家,她能
有什么选择……

  端木蓉被 称为医仙,此次辣手施为,普通的秦兵连人都看不到就成片的倒
下,尚未站稳脚跟的秦兵儿只能狼狈退出机关城,只留下小数人的人在安全处搜
刮。

  ……

  机关城墨核处,这卫庄果然如传闻中的那般厉害,墨家一干人等已经完全退
守墨核之中,只是各人脸色难看,先前众人正忙着启动各处的机关,然而卫庄突
然横空杀来,众人苦苦抵抗,却无一人是其数合之敌,只能一路退到墨核之内,
被他堵在了这绝地。

  至此,墨家几乎丧失了对机关城的控制。

  「各位,如今应该如何办?」

  ……墨核之内一片窒息。

  「卫庄大人,现在怎么办,此处机关连无双都打不破,要不要把公输老头叫
来」,

  「不急,我们等着就是,该急的可不是我们……」

  于此同时,公输仇正走在机关城内,只是他所走之处却极少有毒雾,破土三
郎成群的走在他面前,连绵不绝的咳嚓之声响着,墨家纵横天下的机关术在他面
前竟是不堪一击,只是那位监视着他的将军如今已是不知去向。

  ……

  盗跖一路风驰电掣,真如幽灵一般诡异莫测,只是无论如何他身后都有一道
白影牢牢的在他身后,两人平分秋色,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突然一排树叶从他面前射来,他匆忙转身,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杀身之祸,
只是这样一来他也无法控制身体,一路不知撞到了多少树木才停在了地上,身上
骨头又不知撞断了多少。

  「阴阳家,少司命」,这话却不是他说出来的,

  白凤正与少司命隔着十数米相对而立,只是看了白凤一眼,少司命手便抬了
起来,万叶飞花已是直接启动。

  果然如传闻中的一般,这位少司命不言不语,面对流沙四天王排名第一的白
凤王竟是直接动手。

  只是面对少司命的杀意,他竟是转身而去,丝毫没有争夺的意思。

  「这么娇滴滴的小美女,你跑什么,还是不是男人,你是四天王还是四阉王」。

  ……

  「原来不只是小美女来了,大美女也跟着呢,我盗跖真是好福气啊,由阴阳
家的两大美女侍候着。」

  阴阳家的这对姐妹花,大的妖娆撩人,小的清冷独立。大司命火爆的身材扭
来扭去,都说三等女人卖身材,二等女人卖才艺,一等女人卖气质,这般粗俗的
动作由大司命作出来 却是道无尽的风情,是个男人都要致敬

  大司命却是对着他摇了摇头,扭着脚肢一步一甩臀就朝着他走了过来,

  「你可别过来啊,我可是良家妇男,就算你用强,我也不会从你的」,盗跖
心急如火,对方要是杀了他倒也罢了,如今摆出这么一个姿态,铁定有不为人道
的阴谋要用在他身上了,随着大司命的到来,盗跖只觉得自己一步一步的掉落深
渊,再难回头。

  阴阳家秘术——
  摄魂,从一见面开始,大司命就对他使出了媚术而且附加了这般秘术,等大
司命走到他面前时,盗跖已经是心神俱动,疲惫不堪,

  这时大司命如能诱惑一般从将手指伸进嘴里吸吮起来,然后用手指插进盗跖
嘴里抽动着,两人的目光对在一起,阴阳家秘术——

  控魂、入梦同时发动。

  睡梦之中,大司命却是对他妖娆一笑,盗跖的意识便变得模糊起来,迷迷糊
糊的完全被 大司命火爆的身体吸引着,他看着大司命将自己的衣物扯下,露出
她完美的身材,这纤腰肥臀,这爆满的胸前,

  欲火从他身上窜起,下射的肉棒急速充血膨胀。

  只见大司命在盗跖面前扭着腰,双手揉着自己的大奶子,这乳波臀浪占满了
盗跖的视野,喉头无意思的吞咽着。

  这时大司命用手捏着自己的乳头,狠狠的向上拽起,一对大奶顿时被拉扯的
变了形状,大司命又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奶子。

  盗跖饥渴的眼神仿佛要生吞了大司命一般,尤其是盯着她那对豪乳,想要吧,

  大司命抱着次跖的头,让他含住自己的乳头,

  「嗯,多吃点,什么都别想,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一股奇异的力量钻进他的身体里,在他经脉之中流转,滋润着他受损的身体,
盗跖感觉自己的力量又回来了。

  他用力的抓住大司命的奶子,粗暴的搓起来,一对大奶子被他挤的不成样子,
不断的扭曲着,如同两个气球随时会破裂。

  只是在这般粗暴的动作下,大司命不但没有丝毫的痛苦,反而十分的愉悦享
受,毫不掩饰自己的快乐,一声声的娇吟从她口中传出。

  「荡妇」,盗跖双眼赤红,此时的他冲满了暴力,凭着原始的本能,对着这
具身体发泄而出,他将大司命狠狠的推倒,坐在她的身上,用力扯着她的乳头,
高高的拉起,

  「啊,好痛啊,不要这样,轻点,奶子要被扯坏了」,也许是她真的感觉到
了痛苦,也许只是在暴力下的本能屈服求饶,此时的大司命反击没了刚才那般魅
惑苍生的气质,

  反而柔柔弱弱,惹人怜爱,只是这般可怜的样子反而让被欲望冲昏了脑子的
盗跖更加的冲满了攻击性。

  他拉着大司命的脑袋,用自己的大鸡巴全根插入她的嘴巴,将她的嘴巴当成
肉穴用力的抽插起来,可怜大司命娇嫩只能勉强的转动着脑袋,适应着他的抽插,
很快就被他干的翻着白眼,口水横流。

  「放过我」,喘不过气的大司命突然就摆脱了盗跖的控制,背对着她朝着外
面爬去,只是盗跖伸手一拉,又将她拉回自己的身边,

  「婊子,还敢反抗,大爷操死你这个贱人」,这时大司命背对着次跖,而失
去理智的盗跖顺着本能将自己的大鸡巴塞进洞里,

  「啊,弄错了,屁眼裂开了」,虽然叫的很惨,但大司命却是耸着屁股迎合
着,让大鸡巴深深的插入肛肠之中。

  「用力,用力,妾身爽死了」,这时大司命又变成了主动的姿势,坐在盗跖
的身上,看着她的目光柔情似水,而此时的盗跖也奇异的没了刚才的暴力。

  「蓉姑娘?」

  「你受了伤,好好躺着,让我给你治伤」,大司命坐着盗跖的身上,慢慢的
让大鸡巴在肛门里面抽动,

  「舒服吗?」

  「蓉姑娘,我在干你屁眼吗?怎么会这样。」

  「不要管那么多,好好享受不行了」,两人又一次陷入情欲之中。

  人有七情六欲,植于魂魄之中,阴阳家深谙此道 ,以些为根基开创不少惊
人秘术,此次盗跖所经历的就是种魂之术,

  随着他在幻境中七情六欲改变,魂魄每次都会被阴阳术侵蚀一分,直到阴阳
术扎根魂魄,形成魂种,然后魂种生成新魂取代老魂,人也就完成 新生,而新
魂由于是被人生生的种下的,自然受制于施术者。

  此种逆天之术本被阴阳家列为禁术,历代弟子都不得修习,只是这一代阴阳
家首领东皇太一乃是千年一出的奇才,阴阳术的修行超越历代祖师,过去种种皆
不被他放在眼里,阴阳家的诸多禁术都被他放了出来。

  随着禁术施成,大司命也如释重负。

  「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招待下那位墨家钜子」。

  墨家钜子与道家人宗逍遥子、儒家三掌门张良联手商议抗秦大业,听说帝国
兵围机关城,于是快马加鞭,不眠不休的赶回机关城。

  被阴阳家堵住路,张良便感觉不妙,这次帝国不但请动了流沙而且出动了阴
阳家,对机关城可谓志在必得。

  如今儒家乃是中立,尚没有和帝国公开决裂,而儒家大掌门伏念也无意将儒
家卷入风雨当中。

  有此心态,也是儒家地理位置优越,帝国发于咸阳,而儒家却位于桑海之滨,
两者隔着大陆遥不可见,七国统一后,儒家便淡出政治,专心育书教人,帝国对
儒家的态度也大为缓和。

  张良不得不考虑儒家的立场,此时如果出面对抗阴阳家,等于将儒家拖进了
绝地,于是悄然间他的身影便被众人遮挡住。

  原本二女在此埋伏墨家钜子,此时却突然多了个道家人宗掌门,二人的脸色
也变得难看起来,

  以二对二,她先前出手偷袭,但也被对方所伤,一击之下,她便判断出自己
绝对不是墨家钜子的对手,而六魂恐咒胜在阴毒难防,此时对她毫无帮助。

  「道兄,情况危急,你我联手速速擒住她二人如何」,

  「这是自然」。

  阴阳家发于道家又脱离道家自成一派,两家种种妙术都有相通之处,一经交
手,少司命便被逍遥子克制的死死的,为求速胜,两人出手都是威力巨大的招数,
很快二女便伤在二人手下,更可恨的是其它墨家弟子已经将他们包围,就算想逃
也是难如登天。

  就在二女重伤,眼看命丧于此,几道剑气却打断了二人的攻势,只见一年轻
人提着盗跖站在旁边含笑而立,而墨家弟子却在刚才一波剑气下多有轻伤,有几
人甚至已经站不起来。

  「聚气成刃,你是阴阳家左护法星魂」,

  得益于东皇太一的手段,阴阳家这一代可谓人才辈出,而左护法星魂便是其
中的佼佼者,比之阴阳家少司命更加出名,年龄比少司命小,手段比少司命狠,
地位比少司命高。

  传说他在跟右护法月神争夺下任阴阳家首领的位置,阴阳家除首领外就是
左右护法地位最高,其下就是五大长老。

  只是传说中阴阳家这一代首领和护法之间凭空多出了一位东君,乃是阴阳家
第二号人物,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连阴阳家自己都说不清楚有没有这号人物。

  「机关城已经被流沙攻破,两位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吗!」

  「什么,机关城破了?」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这个消息,经营百年,这才几天
就被人破了,

  看着众人的反应,星魂更是笑的含蓄,

  「流沙用鸩羽午夜放毒,机关城措手不及,如今已经是尸横遍野,只剩数人
还在苦苦支撑」,

  ……死一般的沉寂

  他将盗跖抛给钜子,对二女说道,「你们跟我走吧,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
了」,

  「回机关城」,无论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他们总是要回去看看的。

  「听说月神大人也来了机关城,你二人可有见到?」

  「不曾见到月神大人」,

  「都为东皇大人效力,月神能做到的,我也可以,你们说呢?」

  阴阳家二女如何也想不到,此人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对她们发难,五大长老
地位崇高,乃是阴阳家内部的实权人物,此次星魂趁她们重伤,居然要强逼她们
站队。

  「星魂大人自然是东皇大人的左膀右臂,东皇大人英明,月神之事,想来自
有安排」,少司命不说话,只有她来接这个话题了,这番话她在东皇两个字上咬
的格外用力。

  机关城的情况比其它人想的好多了,秦兵被端木蓉吓到,进展缓慢,而流沙
一众人却已经被盖聂给挡了下来,此时他正对卫庄,而机关城众人则围绕在他身
边。

  此时白凤已经返回,而端木蓉却是落在了流沙手上,原来白凤回来时正好端
木蓉跟雪女在放手施毒,雪女武功不弱,他没有把握直接擒下,但端木蓉在他眼
里跟普通柔弱女子又有什么分别。

  原本流沙要用端木蓉威胁墨家众人,但此时盖聂突然杀出,墨家众人见盖聂
挡住了卫庄,自然出了墨核跟流沙对峙起来。

  而白凤也将阴阳家出现的消息告诉了卫庄,也不知道卫庄心里如何想的,竟
是毫无反应。

  此时两方气氛相当古怪,盖聂一出现,流沙全歼墨家的希望已经没有,正是
避其锋芒,让帝国在前拼杀。但卫庄如今仍然剑指墨家,紧逼不让,什么时候流
沙成了帝国走狗了。墨家倒是有心救出蓉姑娘,击退流沙,但现在墨家只能在旁
边看着,墨家的命运由着这对师兄弟决定。

  「小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师兄,你可认得这个?」卫庄手上带着鬼谷一派的掌门指环,盖聂深深的
看了一眼,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情绪,

  「鬼谷历代都只有一个弟子行走天下,但你叛出鬼谷,这场决战便一直搁置
了下来,如今是时候分出胜负了」。

  鬼谷双雄的大战一触即发,而此时天明少羽跟月儿却是碰到了公输仇这个老
头,

  要说他们三个人怎么又跑到一块的还得说少羽跑去找盖聂,天明跟月儿胡闹
一夜醒来,见到机关城弥漫的毒雾,月儿跟端木蓉呆的时间久,身上也不缺少解
毒丸,自然无事,二人深入毒雾,见到的都是墨家弟子的尸体,月儿便被这景象
吓着了,反是天明大大咧咧的,于是带着她直接跑去找他最信任的人,三人便巧
合的碰了头。

  天明跟月儿不认得他,但少羽作为兵家传人却对他知之甚详,一看他那对特
色机关手便知道了。

  三人中的两个都是胆大包天的,一看公输仇要干坏事,于是就跟了上去准备
打他一闷棍。

  破土三郎一路开道,月儿很快认出这是去禁地的路。

  「他是冲青龙去的」,三人跟在后面小声商量,两人刚从禁地回来,月儿又
把自己知道的跟少羽说了。

  「那我们正好跟在公输老头后面,如果他找到青龙,我们就抢了」。

  …….

  「绝天锁?雕虫小技罢了,破土三郎,去拆了它」。

  随着绝天锁被毁,墨家禁地真正的入口也暴露出来,几人跟着公输仇进入墨
家禁地。

  行了一段,几人看到的尽是被公输仇拆的七零八落的机关,真是所向披靡,
无人可挡,直到三人来到一间洞穴,

  这间洞穴开着好几个路,其中一条却已经闭上,想来公输仇选的就是那条路,

  「我们墨家弟子都知道,禁地里面不只是有青龙,历代墨家研制的一些禁忌
之物也放在禁地里面,还有许多首领也会将自己的得意宝物放在禁地,这几条路
想来就是存放不同的宝物的」。

  「你们墨家怎么不把宝物传给后人啊」,少羽跟天明都很是疑惑,

  「班大师说过,研究机关术最重要的是创新,每个研究机关术的人都会碰到
自己的天花板,到那时终生再无进步可能,把东西留在这里就是希望后代不被前
人的经验束缚」,

  「多学点不好吗?」两人对墨家观念不以为然,

  「人脑子都是有限量的,就跟这间洞穴一样,这门都是别的前辈开出来的,
你学的越多,离哪个门就越近,如果走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墨家的前辈会将弟子带到这里,然后希望他们能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我以前缠着大叔学剑的时候,大叔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我看是你小子资质太差,人家剑圣看不上你」,

  「胡说八道,大叔怎么会看不上我,而且大叔已经交了我鬼谷吐纳术」。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我们还是选个路进去吧」,

  「月儿,这里的路相通吗?」「这可难说」,

  「那这些路有能通向青龙的吗?」

  「我听爹爹说,青龙并非死物,而且以青龙的重要性,应该位于禁地最深处
才是」,

  「那就是说,任何一条路都可能找到青龙,那我们应该分开找,这样才可能
比公输老头更有机会找到青龙」,少羽说到,

  「可是禁地危险,我们分开了不是更危险,而且你们都不懂机关术」,

  「我身手倒还可以,自保没什么问题,倒是天明这小子吗?」

  「我要跟月儿在一起,保护月儿」。

  ……

  「少羽,你自己小心,碰到过不去机关就往回跑」,

  三人一路前行,各有所得,一路居然磕磕碰碰的闯到了禁地深处,

  天明月儿推开一道大门,却看到公输老头一脸郁闷的坐在地上,

  「是公输坏老头」,天明立刻叫了起来,

  「喔,来了两个陪葬的,一个毛头小子,这小姑娘倒是细皮嫩肉」,

  两人正要退出密室,却发现背后大门已经关上,两人用力推大门却是纹丝不
动,

  「现在墨家弟子都已经这么没用了,这点机关都看不懂」。

  「我们是修为浅薄,但前辈身为公输家族家主,号称当代机关术第一,不一
样被我们墨家困住了」,

  「胡说八道,墨家这点老掉牙的机关怎么可能难的住老夫」,看到两个小娃
娃居然质疑自己机关术,公输仇立刻怒了起来,

  「这道机关只能从外面破开,破起来有什么难的,不过你们现在跟老夫一样
被困,出去就别想了,老老实实呆着吧」,说完又拿着墨家那份机关总图看了起
来。

  ……

  大同小异,天明被骗去重启机关,月儿落入公输仇手里,

  「小姑娘细皮嫩肉的,没想到来了墨家还有你这种意外收获,以后就跟着老
夫吧」,

  公输仇用她恶心的舌头舔了舔月儿的裸露的脖子,枯瘦的双手在月儿身上揉
捏着,

  「真是年轻的身体啊,水嫩」,

  「变态,恶心」,

  「嘿,等离开墨家老夫就让你知道什么是老当益壮,小姑娘这样的,老夫可
是没少干」。

  天明福灵心至,墨家祖先保佑,居然幸运的打开了墨家的机关,让整个机关
城水流重新活了起来,随着活水注入,遍布城内的毒气顿时成了无源之水,随风
而散,而公输仇一怒之下让破土三郎大肆破坏,整个禁地顿时多处破裂,一条通
路摆在少羽面前。

  ……

  鬼谷双雄的战斗还没结束,但墨家钜子归来的消息却被放哨的流沙弟子传了
回来,卫庄以蓉姑娘为要挟,迅速离开机关城,「想要救人,就来桑海」,卫庄
阴沉的话语回响在机关城,这场阴谋仍然没有结束。

  当墨家钜子回到机关城时,墨家弟子正在和帝国士兵交手,流沙的突然离开
让帝国没高手可用,以至于被打的节节败退,而在这混乱之中,公输仇偷偷的溜
了,月儿却被月神擒走。

  墨家钜子身中六魂恐咒之下为救盗跖耗费了过多内力,终于压制不住六魂恐
咒身亡,天明意外继任墨家钜子。

  一日之后,墨家启动青龙,将整个机关城埋葬,青龙消失前大肆屠杀,帝国
士兵损失惨重,随后退兵。

              《机关城篇完结》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迈博体育下载 | 欧宝导航 | 2021欧洲杯投注 | 原味日漫 | 5M导航 | 粉色导航 | 免费A片 | 线上AV | 新笔趣阁 | 星空小说 | 八荒小说 | 大发娱乐 | 迈博体育 | 蜗牛扑克 | 顺博体育下载 | GG扑克官网 | 迈博导航 |